打开主菜单

龙潜(1910年-1979年1月22日)曾用名龙高轩徐维平四川省云阳县人。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1][2][3]

生平编辑

龙潜早年考入上海一所大学后,其父为他说了一门亲事,强迫他结婚。婚后不久,龙潜即去上海开始大学生活。[4]1930年,龙潜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2]当时“白色恐怖”严重,1932年他们在一个小剧场秘密开会,因叛徒告密,剧场被军警包围,与会者几乎全部被捕,其中包括龙潜,此即当时有名的“共舞台”案件。[4]龙潜被关在南京军人监狱。[3]在狱中坚持斗争。1933年2月在狱中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2]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经中共党组织营救出狱。后赴延安,历任陕北公学人事部科长,中共中央长江局党训班主任。1938年春,出任新四军驻桂林办事处主任。1938年8月到1940年9月,任新四军驻湘办事处指导员。1939年2月到1941年2月,任广西桂林八路军办事处秘书、行政负责人,新四军驻桂林办事处主任。后来担任中共中央南方局组织部秘书,中共南方局工作检查委员会秘书主任,周恩来的秘书。1943年返回延安。1945年4月到6月,作为大后方代表团成员,出席中共七大。1945年8月到1949年7月,任中共中央社会(情报)部第二室副主任。[1][2]

1949年9月到10月,任中共南京市委公安局党委书记。1949年11月到1950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后来出任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第一副部长,中共湖南大学党组书记,中共湖南省文联党组书记。1952年7月到1954年6月,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宣传部副部长。1952年8月到1953年12月,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直属机关委员会书记。[1][2]

1955年4月到1956年6月,任中山大学副校长。1955年8月到1956年6月,任中共中山大学党委书记。[1][2]在中山大学任内,龙潜紧跟中共中央步伐,在中山大学开展政治运动。他还曾在大会上多次公开批评教授陈寅恪思想右倾,是“封建余孽”。这引起了中山大学老教师们的反感,同时这也不符合当时中共对知识分子的政策,所以龙潜受到中共广东省委的批评。后来龙潜曾到北京找周恩来诉委屈,被周恩来严厉批评。[3]

此后龙潜任昆明工学院副院长。[1][2]1962年至1966年,任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党委书记。[5][1][2]他在指书、指画方面造诣很深。[1][2]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龙潜遭受强烈冲击。但因周恩来关照,所以在文革中期便恢复工作,担任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领导小组成员。[4][1][2]龙潜同胡愈之是老友,时常到胡愈之处聊天,互相交换“小道消息”。约1974年,胡愈之告诉龙潜,江青接受了一个外国人采访,那人写了本《红都女皇》,毛泽东乃发脾气狠批江青。龙潜听到江青挨批,感到很高兴。不久龙潜向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领导小组的人讲了此事,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随即向上报告。王洪文批示,要求彻底追查,查出“黑后台”。鉴于龙潜和周恩来的密切关系,追查者想通过追查龙潜牵出周恩来。龙潜随即被撤职并接受无休止的批斗,但龙潜一口咬定自己是听说的,也忘记了是谁说的。他坚决没有说出胡愈之。但胡愈之听说因龙潜《红都女皇》之事被批斗,便找到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说此事是自己告诉龙潜的,自己就是“黑后台”。胡愈之是知名的民主人士,追查者对其自白不置可否,仍然揪住龙潜不放,继续批斗。直到龙潜被折磨得精神恍惚,医院开了诊断证明,这才停止批斗。[4]

不久,1976年周恩来病逝,这令龙潜受到精神打击。一次龙潜说:昨夜播了新闻,毛主席去悼念周总理了。楼下的邻居宋一平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副主任)得知后对龙潜之女贝璐瑛说,龙潜是太希望毛主席去悼念周总理才产生这幻觉,这说明龙潜的病情加重了。贝璐瑛等家属便帮龙潜致信谷牧副总理,谷牧做了批示,龙潜去外地疗养,病情有所好转。[4]

粉碎“四人帮”后,龙潜获得平反并恢复名誉。曾任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顾问等职。1978年3月,以全票当选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1][2][4]

1979年1月22日,龙潜在北京病逝,享年69岁。1979年2月6日,龙潜同志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邓小平汪东兴党和国家领导人胡耀邦王震方毅吴德赵紫阳廖承志谷牧全国政协副主席宋任穷沈雁冰康克清王首道等送花圈。宋任穷和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组织部、国家出版局等单位负责人和代表,以及龙潜生前友好等数百人出席追悼会。追悼会由胡耀邦主持,康克清致悼词。[1][2]

家庭编辑

  • 第一任妻子:为包办婚姻。和龙潜育有一子龙骥。龙潜的父亲死后,龙潜的兄弟将家产据为己有,将龙潜的第一任妻子和儿子赶出家门。第一任妻子靠织布养活儿子和自己,并省吃俭用寄钱给坐牢的龙潜。龙潜当即把钱交给监狱内的中共地下党组织。龙潜出狱后,不承认这桩包办婚姻,也没有联系第一任妻子。周恩来得知情况后,通过中共地下党组织找到龙潜的第一任妻子,当时龙潜的长子龙骥已十一、二岁,其母希望让孩子出来读书。周恩来遂安排将这对母子自四川送往延安。龙骥上学,其母学当护士。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其母因身体不好,很早便退职,随儿子龙骥一起生活。[4][3]
    • 长子:龙骥,第一任妻子在四川所生。在延安一直上到中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考入唐山铁道学院隧道工程专业,毕业后回四川从事铁路工作。[4][3]
  • 第二任妻子:贝海燕抗日战争初期在武汉与龙潜结婚,二人育有一子一女。1954年离婚。[4][6][3]
    • 次子:1941年贝海燕生于延安[4][3]
    • 长女:贝璐瑛,1945年贝海燕生。[4][3]
  • 第三任妻子
    • 次女:龙云莎,第三任妻子所生。[7]
    • 三子:龙云斌,第三任妻子所生。[7]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龙潜与中山大学. 中山大学校史. [2017-01-16].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龙潜同志追悼会在北京举行 叶剑英邓小平汪东兴等送花圈,胡耀邦主持追悼会,人民日报1979年2月10日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贝璐瑛口述、秦海整理.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文史博览2008年09期. [永久失效連結]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贝璐瑛口述、秦海整理,永远的感念,同舟共进2008年03期
  5. ^ 历任领导. 中国国家博物馆. [2017-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5). 
  6. ^ 贝璐瑛口述、秦海整理. 贝璐瑛:我所接触的胡耀邦. 网易. 2008-04-09. 
  7. ^ 7.0 7.1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公告. 光明日报. 2000-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