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用户页,如果我说话不中立而带有我个人的感情色彩,也请你理解,“不想看可以右上角点×”,谢谢!

认识我编辑

初步内容
3008419這位用戶是第3008419
中文维基人
Start
Wiki
這位用户已經參與中文維基百科199天了。
 這位用戶是男性
這個用戶目前單身
 這個用戶現正尋求導師指導。
 这位用户是全域的
IP封禁豁免者检查

这里给出的都是我作为一个以及一个维基人该有的基本信息。访问到这里的朋友们也可以看得出来,我参与到维基百科社群里的时间也没有多久。如果大家只是在这里看个新奇的话(而并不是想对我有什么更多了解),那么到这里已经够了。开头的话本来就没必要多华丽。

我比较喜欢顾恺之评价吃甘蔗那种“渐入佳境”的味道,因此我还会把我的更多适合公开的信息编辑在剩下的条目中。很快你们也许会发现我的话很多,当然仅靠这上面的一点皮毛还是看不出来什么的。而且我也发现,想把这段开头介绍的文字在右边打个满屏并不容易。不过该有的东西在左边的用户框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看起来没有反复嚼的必要。我的文采也常常不在线,需要及时的灵感还有充分的构思才能把剩下的文本打完,同时我在这个过程中还不能犯懒——不然这个页面就完不成。

作为一个刚刚步入Wikipedia,甚至说刚刚步入网页程序界的新手,我摸索代码的使用方式、编辑的注意事项是不容易的。我也会在不久的未来尝试摸索一下是否可以给我所编辑的页面创造一些视觉上的新花样,尽管我知道这个过程会很缓慢,但我依然希望从这个用户页开始的我能在未来获得一些大进步。如有导师愿意帮助我,那便更是再好不过。我会尽量认真地听取来自各方的教导,自然地,有些我难以忍受的言论除外——这一点我在下文中会说明。

还需要说一句,不管这个ChargeAxes的用户页到底有没有编辑完,我都希望走过路过的看官们不要破坏我的页面,即使你不认同我说的话或是认为它们有争议。毕竟对一个时常的懒鬼来说,保持活跃和“多多益善”式地编辑条目实在是耗费心血的事情。

另外还需要感谢帮我操办这方面业务(比如注册之类)的管理员和我的一位朋友,指导我申请了IP封禁豁免,让我能和防火长城之外的百科世界充分互动。

和我搭上话编辑

第一件事编辑

大方向的国族归属
 这个用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这个用户现在或曾经住在与台湾隔海相望的地方

 這位用戶是汉族人。 
zh-Hans-N
此用户自幼使用简体中文
zh-min-2
该用户能以一般闽语进行交流。
zh-Hant-1
此用戶能讀寫基本繁体中文

我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这好像是句废话),一直在本省沿海的一座小县城里生活。我知道在防火长城之外你们对中国的印象是什么样子的,但同时我也知道我周围的人对外面的世界有什么看法。这类东西我会在下文展开讲讲清楚,不占用这里的空间了,“渐入佳境”嘛不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这点简介在左边已经讲得很清楚。也许我在未来可以运用对排版和格式的操作方式使这一栏的布局看起来更加舒适一些。

这种大方向的内容,多数在这里只需要蜻蜓点水一下便够了,不过也为了不使后文说话卡壳,我还是拿一件事作为这里的谈资。对,就是汉字简化。我国现有人口约14.11亿,汉语作为我们的官方语言,其影响力和使用范围也早已超脱出占到大约13亿人的汉族。而汉字作为记录我们语言的工具,就更是我们最亲近的语言。我国政府自1955年开始大刀阔斧地去做汉字简化工程,如今政令已下超过60年,尽管还在时常修修补补,可是老百姓早就用习惯了。但是我总注意到,我国文学界和有关研究方面的教授学者,对繁体字的争议颇大,新浪微博也是他们发出这类声音的平台之一。而如果说他们还是站在学术与审美的角度来讨论问题的话,有些对岸的文字狂热分子和我们大陆上一些令人作呕的精神台湾人对“台湾正体”的疯狂追捧,恐怕就带有很浓厚的政治色彩了。我在此说说我的想法:

文字作为记录语言的工具,首先肯定要方便人的使用。当然不是说越简化越方便,比如我国在1977年发行过的二简字,纵使有极少一部分字能得到使用价值并流传下来,然而整个制定和使用的过程完全就是一场胡闹。而方便人使用的重要判据,不是那些上流的显贵们为了强行附庸风雅而乱造字(看看带清乾隆皇帝吧),也不完全是优雅的文人士子们在吟风弄月时因着移步换景产生的不可捉摸的需要,而应该是市井百姓在日常的烟火气息、琐碎话音中自然而然创造出的改变——就算是你们推崇“自由民主”的带政治家们估计也没办法反驳这一点。我们看看老百姓的选择是什么样的,从甲骨文金文小篆文,到隶书、楷书,最后到今天并存的书写形式格局,主流演变完全就是表现出简化的趋势,而且越来越简。主流之外的枝干也一样,《宋元俗字谱》还有其他收录古简体字的书籍便是极好的证明。我们的人民在数千年的文明积累中早已默默选择了汉字简化,上个世纪的我国把这件事搬到台面上,难道有什么错吗?难道不是顺着历史潮流前进吗?难道你们能够否认,这种易写易学易记的新字体,对中国的扫盲有很大贡献吗?!

而且非要从历史角度上看汉字变化不可的话,值得圈点的东西比字体的繁简要多得多[a]了,姑且不展开,我们继续讨论汉字简化。

审美的观点看,我也知道你们的反对理由主要是什么:汉字作为象形文字的一种,从诞生起就是对人身边各种事物的描摹,这也注定它会具有图画的美感。“简体字难道不是抹杀了这种美感吗?!”你们也觉得,阅读古文的时候,没有繁体字总是缺那么一种味道,对不对?你们也觉得,简体字歪曲了对应的繁体字本来该有的意思,对不对?也正因此,你们总是不停上蹿下跳:一会又说“繁体字进课本”,一会又说“废除简体字,重新使用繁体字”……你们怀揣这种毫无意义的想法四处作妖的时候,不知有没有想过,开历史的倒车真的那么爽吗?简化字又不是毫无根据,从“見”到“见”,从“貝”到“贝”,不就是草书楷化的结果吗?从“塵”到“尘”,不就是简化字承载民间智慧的最好体现吗?简化字本身就有属于自己的美感和特质,为什么总要努力证明它一无是处呢?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我国推行简化字也不是张口就来的行为,它在近代也是有渊源的。就拿你们这些带政治家津津乐道的民国来说,那个年代的大师们,比如鲁迅钱玄同刘半农,那个不是力主废除汉字、推行拉丁化文字的“时代鼓手”?他们吃饱了没事干吗?他们是要救国啊!大藩王们老k统治下的旧中国,人民文盲率高达90%,手写时代难写难记的繁体字让没有足够外部辅助的初学者看了都想吐。那些初学者不就是中国人民吗?外部辅助不就要钱吗?那个年代的老百姓很有钱吗?他们愿意做文盲吗?但是文盲就是很多啊!大藩王们天天抢地盘没空搞教育(可能阎老西是个例外),好啊,那你蒋委员长老k集团坐稳国统区22年,去掉全面抗战也有14年,连南京郊区农民的识字率都提不上去,敢问你们的这些榜样除了吃钱还会什么别的?(不要急,这个问题我在下文还会问不止一遍)因此那个年代的文学巨匠们,不得不用这种看起来非常荒诞的方式来探索救国的方法,毕竟实在没有出路,任何有可能的都要试一试。要是没有赵元任这一帮人在努力,怕是汉字早就没有了,还轮得到你们(这样你们就会和许多越南人一样连族谱都读不懂)拿着“台湾正体”来撕大陆简体?(笑)对比之下,解放[b]以后,我国采取的简化汉字的政策,只将某些结构复杂的字符号化,已经是很温和的举动了。从这个意义看,汉字简化也是多年救国浪潮的一个缩影,它肯定不完美,但也请你为广大中国人民考虑一下(不愿意的话就少装自由民主的圣母婊了),还是别太过于苛责它了。说实在的,汉字简化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

同时还要特别指出,大陆推行简化字并不是完全禁止使用繁体字,《新华字典》和各种《古汉语字典》已经非常保留面子地给繁体字以篇幅了,这也算是给繁体字的一种补偿吧。大陆人民也不是不认识繁体字,比如说“忧郁的台湾乌龟”和“懮鬰的臺灣烏龜”之间存在的联系,我们倒还是可以很容易地看出来的。(笑)我们已经习惯了用简体字来做大多数事情,繁体字只是我们的文化补充。试想,我们这么大的人口基数,加上教育的普及率也在这几十年高了很多,如果再按你们的设想“恢复繁体字”,不好意思,我们真的折腾不起。当然这番话是相对我国大陆的一般人来说,那些屁股歪的人可就说不定了。(笑)最搞笑的就是那种一口一个“热爱台湾正体”,实际上自己连繁体字都不认识几个,只不过输入法里带了几个繁体字罢了的家伙。这样人我都见过,Wiki上的估计尤其多。

我国在语言文字方面做的变动还有很多,比如推广普通话,这是成效很显著的事情,如果没有这一招恐怕跨地域的交流都会有问题。不过执行过程较为粗暴,也是我不满的地方。跟汉字简化一样,此过程也并不禁止老百姓讲方言,而且我国对方言的保护工作也已经启动很久了。就我在这个小县城所看见的情况,反馈还不错。至于“推普废粤”这种极端p话,听听就好了,别拿着不存在的事情蹬鼻子上脸的。我国大城市的地铁,到站了都是“汉语普通话--当地方言--英语”三遍播报的,你们中有人所谓的“歧视方言”,真的存在吗?

这段话就到这里讲完了,不过是开场戏,让我打几个框结尾一下:

標準
漢語
這個用戶能說現代標準漢語
 这个用户很爱简化字
简体万岁这个用户深爱简体中文
這個用戶認為繁簡中文應該共存共榮。

第二件事编辑

身份信息
 這位用戶是学生
 这个用户是或曾是中国共青团团员。
18这位用户今年18岁了。
这个用户属 

我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学生,编辑此处时距离我高中毕业还不到3个月,而且我还常常要盯着福建省教育厅的官网来随时捕捉可能的大学录取信息。在这里我们先暂不考虑我的价值体系以及我对中国教育制度等等各种东西的看法,反正后面我要花在这上面的篇幅还多的是。我们就让这一部分的内容轻松愉快一点,毕竟我们中国学生也不会向你们之中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头上带顶斗笠,手里捧个饭碗,嘴角留着米饭,腰间挂本语录”甚至还“张口‘共产党好’,闭口‘毛主席万岁!’”如果真是这样,投身到你们阵营的“有志青年”早该绝迹了。(笑)

另:此时是2021年7月28日23:04:56,作者有一场电话会议,先走了,烦请勿动。




其他编辑

 这个用户支持实现一个统一的中国。 


平反
六四?
这个用户认为六四事件在现在作为一个公开的秘密,已失去了作为谈资的意义无聊
至极!



這個用戶姓



 这个用户是共产主义者


 
這個用戶喜爱波兰球漫画创作。


地域歧视这位用户反对一切形式的地域歧视


 這位用戶是学生
QQ
這個用戶使用腾讯QQ
帳號是:1440468036


高考
638
此用户参加了2021年福建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理科类考试,成績為638分。






 這個用戶反对法輪功


 这个用户支持中国共产党



注释编辑

  1. ^ 不能光看字形。光看字形,现代不用的字只有四个: …… 可是联系字的意义和用法来看,真正古今一致的,除人名、地名外,也只有12个字 …… 大多数的字,不是意义有所不同,就是用法有些两样。大致说来,有三种情形。 第一种情形是意义没有改变,但是现在不能单用,只能作为复音词或者成语的一个成分。 …… 第二种情形是意义没有改变,可是使用受很大限制。 …… 第三种情形是这里所用的意义现代已经不用,尽管别的意义还用。 以上摘自吕叔湘《语言的演变》
  2. ^ 我知道你们很讨厌这个词,宁可说“中共接管了中国大陆政权”这么长的句子也不愿意用这个词,可是,我就是写给你们看的,怎么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