ハ行轉呼

ハ行轉呼(日语:ハ行転呼はぎょうてんこ hagyōtenko)是日語發展史中的一次大的語音流變,指的是語中和語尾的ハ行假名發音向ワ行變化的現象。該流變在平安時代前期便已經開始發生,在鐮倉時代普遍化。因通過此流變而讀成ワ行發音的音,稱作ハ行轉呼音

語音變化编辑

平安時代初期,ハ行假名的輔音音值清双唇擦音[ɸ],而後發生唇音退化的音變,其輔音變化爲雙脣近音[β̞](即ワ行音)。

例如:

  • 川 かは /kaɸa/かわ /kaβ̞a/
  • 恋 こひ /koɸi/こゐ /koβ̞i/
  • 上 うへ /uɸe/うゑ /uβ̞e/
  • 顔 かほ /kaɸo/かを /kaβ̞o/

由於ハ行转呼的進行,如上例中,本應寫作「うへ」卻有寫作「うゑ」的。反過來講,作爲當時的筆記的一等資料(特別是訓點資料)中,可以看到ハ行的假名寫法有所搖擺,即說明了當時正是ハ行転呼的進行期。另外,支倉常長的在拉丁語文獻中寫法是「FAXICVRA」,也能進一步證明,16至17世紀時,日語中仍讀作脣音。

另外,詞頭的ハ行音,除了「」以外,後來也因唇音退化現象的發生,變成了不使用唇部發音的清喉擦音[h]。此後,[ɸa][ɸi][ɸe][ɸo]的音從日語中消失,不過近代因導入外來語的需要,又以「ファ」「フィ」「フェ」「フォ」的形式重新出現在日語中。

此外,隨著之後ワ行假名的進一步的語音變化,「」「」「」最終同化成ア行的「」「」「」三個,變成如今的樣子:

恋(こい) 上(うえ) 顔(かお)

表記方法编辑

但是,受到以往表記形式習慣的限定,實際上ハ行轉呼音往往仍寫作ハ行的假名。究其原因,若是沿語音變化隨意改換寫法的話,可能會造成詞語識別上的障礙。「恋(こひ)」在文獻中固定寫爲「こひ」,「思ふ」這樣有着活用詞尾爲「ふ」的連體形或終止形的詞也類推之,並沒有變成「う」。

藤原定家所著《下官集》爲濫觴之定家仮名遣日语定家假名遣中也是同樣。不過使用頻率比較低的詞,也有以ワ行假名書寫的。例如在《仮名文字遣》中所見「鯉(こひ)」不同於「恋(こひ)」而寫作「こい」「こゐ」之類。以及《伊勢物語》起首有

むかし、おとこうゐかうぶりして… (天福本)

其中「初冠(うゐかうぶり)」本來作「うひかうぶり」而作「うゐ」。因「うひかうぶり」這個詞在這個《伊勢物語》的起首之外基本見不到,寫作「ゐ」也不會產生識別上的障礙。

進入江戶時代後,契沖以語音變化之前的上代和平安時代的寫法爲正而著《和字正濫抄》,其中表述的所謂契沖仮名遣受到日本國學者之間的支持。最終在明治時代,基於此而成的歷史假名遣於學校教育中施行,含有ハ行轉呼音的詞彙也據歷史假名遣區分書寫。具體地,儘管ハ行轉呼音的發音與ワ行假名無異,卻依然寫作ハ行假名。不過歷史假名遣與實際發音乖離,知識負擔比較大。戰後,保守派退後,施行了現代假名遣,至此爲止由「」「」「」「」「」組成的詞中詞尾的假名文字也忠實於現代音,分別寫作「」「」「」「」「」了。

不過助詞的「」和「」並沒有根據發音寫作「」「」作爲假名遣保留下來了,這一點往往是日語初學者的最初幾個困難之一。

詞彙史上的特徵编辑

因爲這個現象,可以知道在日語詞彙上,語中和語尾含有ハ行假名的詞(合成語除外),均為自鐮倉時代以來形成的詞。有一個例外是「はは(母)」,這個詞發音也曾變為「はわ」,後來再次變為「はは」。據考證這是爲了維持和「ちち(父)」、ぢぢ(爺)」相對應的「はは(母)」、「ばば(婆)」體系而再次變化。此外作為助詞的「」「」為一個單獨的詞,處於語尾也會轉呼,變成ワ行音。

對漢字音讀的影響编辑

中古漢語中有音節末尾為塞音,稱作入聲聲類(事實上為塞音中的唯閉音)。日語漢字音讀中,在塞音後面加入元音,因此這些漢字音讀都以「フ・ツ・チ・キ・ク」結尾。表記[-p]入聲字就使用假名「」。據考證在此時假名「」的輔音還是[p]。隨後音值變成[ɸ],再接下來因ハ行轉呼的緣故,發音變得與假名「」相同。不過「」在清音之前沒有插入元音,留下了和原本入聲音相近的音,表示成促音

但是,後來即使在清音之前也出現了詞尾為「」的情況。比如漢字合(ゴフ・コフ),原本有如合体(ガッタイ)、合戦(カッセン)這樣的發音,而在合成(ゴウセイ)這種詞中即使在清音之前,發音末尾也變成了「」。還有,使用漢字甲(カフ)的詞「甲子」有「コウシ」和「カッシ」兩種讀音。

相反的,不在清音之前,有時也沒有「」,而使用「」。比如說,「立(リフ)」也有像建立(コンリュウ)這樣的詞一樣向「ウ」變化的詞彙體系,但大部份詞彙都像設立(セツリツ)、立案(リツアン)那樣,使用促音「」。正因此,也有像「押(アフ→オウ)」和「圧(アフ→アツ)」那樣原本同音的詞後來變成不同音的情況。甚至還有像雑(ザフ)那樣「ゾウ」和「ザツ」兩種發音並立存在的情況:雑巾雑菌倆詞雖然其後半部份發音都是「キン」,但是前半部份發音并不同。

此外,在現代日語使用者的口中,發生了像單詞「十回」不讀「ジッカイ」而讀成「ジュッカイ」這樣的情況。這是原本的清音之前為促音這一規則,和加入「」的變化兩者混在一起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