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起義

一月起義是指1863年1月开始,於波兰-立陶宛聯邦舊領土上發生的反俄罗斯帝国起義,這是1795年波-立聯邦滅亡後,波蘭民族主義者發起的又一次大規模「復國」起義,但俄軍之後以優勢軍力鎮壓下去。起義連帶造成沙皇在1864年3月2日宣布「波蘭-立陶宛之農奴解放令」,摧毀了原屬社會上層的波蘭-立陶宛貴族,也導致形式上半自治的波蘭議會王國於1867年被完全廢除。

一月起義
Rok 1863 Polonia.JPG
《波妮亞, 1863》(波妮亞為波蘭國家化身),揚·馬泰伊科繪於1864年,布面油畫, 156 × 232 公分,克拉科夫國家博物館藏。 內容為1863年1月起義失敗的餘波。被捕者等待被押送至西伯利亞。 俄軍軍官和士兵監督鐵匠將黑衣婦女(波妮亞)銬上手銬 。 她旁邊的金髮女孩代表立陶宛
日期1863年1月22日 – 1864年6月18日
(1年4个月又27天)
地点
结果 俄國成功鎮壓
参战方
Coat of arms of the January Uprising.svg 波蘭國家政府
與 複雜成分的叛軍。
俄羅斯帝國
兵力
200,000(起義過程中) 大約29萬士兵(舊波蘭地區有9萬兵、舊立陶宛大公國區近20萬兵)
伤亡与损失
10,000 至 20,000死亡(波蘭方估計);2.2萬人傷亡、七千人被捕(俄方估計)
戒嚴期間駐紮在華沙的俄軍,1861年

過程编辑

 
一月起義集中發生在俄羅斯帝國最西邊的四個顏色區:「米紅色與黃色的波蘭議會王國」、「灰綠色與青色立陶宛省

当时波兰民族主义者的主要领袖有右翼“白党”的吉莱尔和左翼“红党”的帕德列夫斯基。在后者主持下,波蘭地區的中央民族委员会于1863年1月22日宣布起义。当天夜晚,6000名波兰下层民众组成的起义军揭竿起義。他们获得了农民的支持,在基埃尔策卢布林东部获得一些胜利,但由于沙俄军队围剿,遂转入游击战。起义烽火后来蔓延至立陶宛白俄罗斯,然而,4月至6月,在沙俄的严厉镇压下多处义军都遭到失败,帕德列夫斯基也在5月15日阵亡。

4月之后,起义的领导权渐渐转入“白党”手中,因為那些反俄且具有動員力的波蘭-立陶宛貴族,只願意團結在白黨的「復國」名號下,要求恢復曾經「偉大的」波-立聯邦。反俄貴族們希望藉由軍事反抗,迫使俄國擴大波-立貴族(什拉赫塔)的自主權力、恢復維爾紐斯大學,並以母語出版書報而不受審查言論法案束縛。5月10日白黨成立了民族政府,但是起義軍立刻面對數量與槍砲都占優勢的27萬俄軍,於是接連吃下許多敗仗,不得不放棄大規模的正面交鋒。[1]到10月,採納紅黨「均分土地」意見的罗·特劳古特将军控制了政权,他宣布農奴皆可分到土地並镇压地主,藉此獲得大量農民的支持而力挽狂瀾,但也使大量“白党”的貴族开始投靠沙俄政府。到1863年7月,增援至34萬的俄軍再度取得一連串的勝利。1864年3月2日,亚历山大二世在波兰废除农奴制、分配田地給農奴。这些改革立刻使起义军丧失了许多农民的支持,4月特劳古特被捕,起义失败。[2]

國際反應编辑

起義爆發之後,歐洲各國大多對波蘭起義報以同情的態度,並批評沙俄鎮壓民族主義的血腥手段。同情波蘭的大國以英國、法國、奧國三國為代表,於1863年先後三次向俄國發出「照會」,要求沙俄尊重波蘭議會王國的(有限)自治權並放棄「血腥報復」的鎮壓手段,其他國家如瑞典、丹麥、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王國鄂圖曼土耳其等也加入此一呼籲的行列。支持俄國的列強只有俾斯麥主政的普魯士,成功換得俄國的感謝及友好態度,使俄國於之後的普奧戰爭普法戰爭中偏袒普魯士,間接幫助普魯士在1871年完成了德意志統一

歐洲的輿論圈也幾乎都是同情或力挺波蘭起義者的「壯舉」。如天主教的教宗庇護九世因其保守立場,雖然稍稍批判波蘭起義中紅黨激進立場,但他公開讚揚白黨的「十字軍精神」,並號召信徒一起為波蘭的天主教信仰祈求上帝恩典、擺脫俄國的東正教「魔掌」,大大增強了歐洲民眾對波蘭起義的同情;而力挺紅黨的「熱血」人士,則包含了流亡倫敦的法國文豪雨果、匈牙利民族革命家科蘇特、義大利民族主義英雄馬志尼加里波底,以及左派的共產主義馬克斯恩格斯,與俄國赫爾岑無政府主義巴枯寧,他們不只號召歐洲各界捐款出軍火給起義軍,甚至不少人率隊到波蘭參加起義,如加里波底之子就義無反顧地加入波軍,最後壯烈犧牲。

結果與評價编辑

一月起義遭到鎮壓,使「波蘭-立陶宛」的社會主力階層──什拉赫塔貴族遭到巨大打擊,包含沒收什拉赫塔的大片土地並課以重稅,導致什拉赫塔快速裂解。這使原本弱小的知識份子和中產階級,能在後續的政治及社會現代化運動中,展開對農民的連結及母語宣傳工作,團結彼此力量,進而使貴族階級因此喪失社會中的龍頭地位。

學界對1863年一月起義的評價和意義頗為矛盾,一方面波蘭、立陶宛的民族自主性受到重大打擊和迫害,但因為俄國同時終止了什拉赫塔貴族對農奴的強大剝削,並藉由貫徹1861年農奴廢除法令使農奴解脫、得到自耕地而大幅受益[a],這對社會公平的巨大功勞也必須肯定,因此好壞參半的矛盾評價隨之而來。然而起義被鎮壓的連帶夢魘是,沙俄開始強力的俄羅斯化政策,下重手打擊天主教會和波蘭、立陶宛族語學校。譬如政府禁止傳統拉丁字母的使用、限制天主教會的洗禮權利,又關閉許多知名且以母語授課的中等學校,代之以俄語教學的各級學校,其目的是要讓波蘭人、立陶宛人都改信俄國的東正教,並使殘於的天主教會臣服於東正教之下。[3]

一月起義的另一結果,就是波蘭議會王國剩餘的獨立地位遭到完全廢除,1867年「波蘭(議會)王國」這個政治實體遭到俄羅斯的直接吞併。以前的非官方性名稱「維斯瓦河地區」(俄語:Привислинский Край)取代「波蘭王國」成為這一地區的正式名稱,這個地區成為了由總督統治的「總督區」,直到1875年該地區成為省。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2/24/Powstanie_Styczniowe_flag.svg/2560px-Powstanie_Styczniowe_flag.svg.png 波蘭起義軍的旗幟

注釋编辑

  1. ^ 沙俄對波蘭、立陶宛的農奴贖地條款極其優惠,大大高於俄羅斯農奴的條款,造就波、立農奴後來的生活水準是俄羅斯農奴的兩倍多。會有這樣的差別,原因是沙俄在波-立的解放農奴是為了消滅什拉赫塔貴族,波-立農奴可贖得什拉赫塔全部的土地;而在俄羅斯地區沙俄則偏向保護俄羅斯貴族,所以俄羅斯農奴可贖作自家耕地的份額,只占貴族莊園地的一半而已

参考资料编辑

  1. ^ 張明珠編著,《波羅的海三小國史》(台北:三民出版社,2004),頁51-52
  2. ^ 刘祖熙编著. 波兰通史简编.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88年9月: 244–253. ISBN 9787010001500. 
  3. ^ 張明珠編著,《波羅的海三小國史》,頁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