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哩岛核泄漏事故

三哩岛核洩露事故,通常简称「三哩岛事件」,是1979年3月28日发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萨斯奎哈纳河三哩島核電廠Three-Miles Island Nuclear Generating Station)的一次部分堆芯熔毁事故。这是美国商业核电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事故[1]。該事件被评为国际核事件分级的7级系统中的第5级:事故带有广泛后果[2][3]反核运动积极分子表达对事故造成的区域健康影响的担忧[4]。 然而,流行病学研究分析自事故发生以来该地区及其周围地区的癌症发病率,确定该数据在统计上没有显着增加,因此没有因事故与这些癌症相关联的因果关系得到证实[5][6][7][8][9][10]。但處理所需要的經濟損失很大,場內污染清理工作开始于1979年8月,并于1993年12月才正式结束,总清理费用约为10亿美元[11]

三哩岛核泄漏事故
日期1979年3月28日 (1979-03-28)
时间4:00 (北美东部时区 UTC-5)
地点 美國宾夕法尼亚州萨斯奎哈納河三哩岛
三里岛核电厂,右方是两个反应堆的圆柱体保护壳,四座高聳的建筑物为冷却塔
TMI-2机组的结构简图
TMI-2机组爐心融毀的示意图

三哩島事件是美國至今最為嚴重的核事故,但與之後發生的車諾比核能電廠事故與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相比,三哩島事件仍然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在該核電廠周遭的居民以及鄰近的幾個州也都沒出現像烏克蘭或是日本福島那樣大規模的汙染,另外該事件的知名度也不如車諾比核能電廠事故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那樣被世界廣為人知。

反应堆简介编辑

二号机组为压水堆,1978年12月30日开始商业运行。额定电功率880MW。堆芯为177束燃料组件,共计37000根燃料棒,含二氧化铀100吨。二氧化铀的濃度为2.57%。

反应堆有两套回路。每套回路包含2台主泵、3台辅助泵(2台电动泵、1台汽动泵)、1台蒸汽產生器(SG)、1台布设在一次側热段的調壓槽。調壓槽压力达到15.5MPa时,調壓槽卸压阀自动开启,将冷却剂排放到調壓槽卸压箱。

事故简述编辑

当天凌晨4时0分0秒,三哩岛核電廠95万千瓦压水式二号反应堆一次側的给水主泵停转,汽轮机停机。此時备用泵應按照预设的程序启动,但是由于辅助给水系统中隔离阀在此前的例行检修中没有按规定打开,导致辅助给水系统没有動作。

二號机组的一次側冷却水没有按照程序进入蒸汽產生器,热量在反應堆中心處持續聚集,爐心压力上升,导致調壓槽卸压阀于4时0分03秒开启,放出爐心内的部分汽水混合物。當下反应堆于4时0分08秒自动停堆,当反应堆内压力下降至正常时,卸压阀又由于故障未能自动關閉,使爐心冷却剂以45m3/s继续外流。压力降至正常值以下,卻由于发生机械故障,在堆心压力回复正常值后爐心冷却水继续注入减压水槽,造成减压水槽水满外溢;4时2分2秒主系统压力繼續下降至11.3MPa,“爐心緊急冷却系统(RCIC)”的高壓注水自动启动,向爐心注入冷卻水。但反应堆操作员未判明卸压阀没有關閉,反而于4时3分13秒关闭应急爐心冷却系统,停止向爐心内注水。

一次側冷却水大量排出造成爐心上部失水,爐心上部燃料棒的温度超过2760度,堆腔上部形成蒸汽。爐心燃料棒因大量高溫水蒸氣開始像玻璃一样破裂,爐心坍塌。爐心90%的燃料棒包壳破损,47%的核燃料已经融毁并发生泄漏,系统发出放射性物质外漏的警报,但由于警报響起時并未引起运行人员的注意,甚至现时的紀錄報告都指出沒有人注意到警报。

事故細節编辑

二迴路停擺编辑

1979年3月28日凌晨,三哩島二號機(TMI-2)輸出達最大功率之97%,一號機處於停機狀態。上午4時0分37秒(東部標準時間),二號機二迴路給水主泵停轉,被認為是三哩島事故一系列連鎖事件的起點。

時間倒退回十一小時以前,二迴路的八組凝結水除礦器中,七號除礦器發生了堵塞問題。除礦器含有樹脂濾芯,能夠捕捉循環水的礦物質與雜質,降低二迴路管線腐蝕速率,但也容易在水流通過一段時間後逐漸被壓縮,最終產生堵塞。通常而言,對濾芯使用壓縮空氣便能排除此類堵塞。但在技工維修七號除礦器的過程中,壓縮空氣將有瑕疵的止回閥頂開,一部分水因此進入了送氣管線。經過十一小時循環後,積水在四點抵達共同歧管,造成八組除礦器同時停機,同樣在二迴路上的給水主汞,壓縮幫浦被迫停機。兩秒後,二迴路渦輪進入停轉狀態(turbine trip)。

洩壓閥故障编辑

隨著二迴路停止與一回路的熱交換,一回路反應爐冷卻液系統(Reactor Coolant System)溫度迅速上升,冷卻劑膨脹產生壓力,並湧入與RCS相連的調壓槽(pressurizer)。渦輪停轉四秒後,壓力來到2255 Psig (155.5 bar),與一迴路相連,調壓槽頂端的引導式洩壓閥(Pilot-operated relief valve, PORV)自動打開,將蒸氣排入位於核反應堆安全殼地下室的冷卻劑排水槽。

渦輪停轉八秒後,壓力進一步來到2355 Psig (162.4 bar),反應爐保護裝置(Reactor Protection System)隨之啟動,借助重力插入所有控制棒,立即停止了鏈式反應。此時反應爐內持續產出相當於停機前百分之六的衰減熱。儘管不多,但在一迴路無法與二迴路進行正常熱交換的情況下,反應爐芯仍會持續累積熱量。

緊急飼水泵進水閥自動啟動,試圖向熱交換器輸水以移除衰減熱。然而,兩條緊急飼水管線上的進水閥在兩天前的例行檢測中雙雙關閉,事後又沒有開啟,導致緊急系統毫無用武之地。這違反了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NRC)所制訂,在備援給水系統全數關閉時反應爐必須停機的規定,事後被NRC官員認定為重大違規。控制室內的操作員也未能於第一時間察覺進水閥誤關問題。

渦輪停轉十五秒後,反應爐冷卻液系統的壓力隨著PORV排出蒸氣而下降,回到了2205 Psig (152 bar),PORV重置點。此時PORV控制線圈自動斷電,閥門理應關閉停止洩壓。不料閥門此時卻卡住了,蒸氣持續溢出,導致一迴路的冷卻劑不斷流失。另一方面,控制室面板的PORV指示燈設計錯誤,指示燈只是解釋線圈通電與否,而非反映閥門實際位置。操作員因此錯誤地認為PORV沒有卡住,浪費了數小時診斷其他問題。

關閉高壓注水系統编辑

在卡住的PORV形成冷卻劑流失事故後,緊急爐心冷卻系統(Emergency Core Cooling System)自動介入,啟用高壓注水系統替爐芯補充冷卻劑。另一方面,PORV不斷洩出調壓槽上方的蒸氣,促使RCS壓力下降,調壓槽水位因替代上方蒸氣而上升。

在操作員的訓練中,冷卻劑流失事故的症狀被描述為壓力水位雙雙下降,沒有提及壓力降水位升的可能性。反應爐操作員因此沒有想到冷卻劑流失的可能性,反而更加關注調壓槽水位問題。水位過高將使調整槽失去壓力緩衝能力,是操作指南中註明需要避免的狀況。兩分鐘後,操作員判定水位已經夠高,高壓注水系統毋須繼續向RCS注水,因此手動關閉了高壓注水系統。

上午4時11分,PORV連結的冷卻劑排水槽已被填滿,冷卻劑開始溢出,排入安全殼建築的廢液池並觸發警報。此一警報與PORV管線異常高溫(超過華氏200度)已是極為明顯的冷卻劑流失提示,現場操作員仍然未能發現。

堆芯熔毀编辑

上午5時20分,隨著一迴路不斷流失冷卻劑,剩下的冷卻劑開始隨著壓力下降,溫度上升而沸騰,在迴路內生成蒸氣氣泡。當蒸氣通過主循環泵時,空穴現象產生連控制室都能感受到的震動。根據作業指南,主汞必須關閉以避免燒壞。操作員決定逐漸關閉四座主汞。由於調壓槽水位夠高,冷卻劑被認為是足夠的,高壓注水系統仍然維持關閉狀態。

上午5時44分,四座主汞全數關閉,一迴路完全失去循環能力,蒸汽產生速度更加上升。

上午6時,隨著爐內的反應堆燃料棒上半部開始暴露於越來越多的蒸汽中,燃料棒的合金外殼與水蒸氣反應產生二氧化鋯,氫氣與熱,使得外殼本身逐漸融化,露出裡面的核燃料顆粒。控制室同時也開始換班,交接過程中,一位員工終於注意到了PORV管線的異常高溫,關上了管線上的備用閥,至此已有超過32000加侖冷卻劑流出一迴路。

上午6時44分,核燃料顆粒飄逸出的同位素開始被廠房各處的輻射偵測器捕捉並發出警報,控制室終於發現正在發生的堆芯熔毀

緊急狀態编辑

上午6時56分,廠區主管宣布廠區緊急狀態。30分鐘後,廠長Gary Miller宣布進入全面緊急狀態。大都會愛迪生公司(Met Ed)通知賓州緊急狀態管理局(PEMA)後,PEMA迅速通了地方政府,賓州州長索伯格(Richard L. Thornburgh)。索伯格旋即指派副州長史堪頓(RWilliam Scranton III)負責處理三哩島事故。

事故后果编辑

事故后,原子能管理委員會[12]对周围居民进行连续追踪研究,研究结果显示:

  1. 在以三哩岛核电站为圆心的50英里范围内,220万居民中无人发生急性辐射反应
  2. 周围居民所受到的辐射相当于进行一次胸部X光照射的辐射剂量。
  3. 三哩岛核泄漏事故对于周围居民的癌症发生率没有显著性影响。
  4. 三哩岛附近未发现动植物异常现象。
  5. 当地农作物产量未发生异常变化。

事故影響编辑

 
哈里斯堡的反核运动
 
三哩岛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工作人员在清理放射性污染

三哩島核洩漏事故是核能史上第一次反應堆爐心融毀的事故,此事故的嚴重後果反映在經濟上,公共安全及周圍居民的健康上則沒有不良影響。究其原因在於圍阻體發揮重要作用,凸顯其作為核電廠最後一道安全防線的重要作用。在整個事件中,人員的操作錯誤和機械故障是主要的原因,因此核電站運行人員的培訓、面對緊急事件的處理能力、控制系統的人性化設計等細節對核電站的安全運行有著重要影響。

這場事故恰巧發生在描述核電站安全問題的驚悚片《中國綜合症》(China Symdrome)上映12天後,美國公眾對核電信心大受影響,美國核電產業陷入長期的不景氣,也因此核電廠的興建計畫銳減,美國核電相關的公司因此流失了許多資深經驗的工程師。雖然說此事故並沒有證明西方國家的核電廠事故會造成人畜傷亡及公共危害,但也大幅提高核電廠安全設施的建造成本,以免事故造成重大的經濟損失。但提高安全係數後的核電廠造價昂貴,因此核電廠興建數量大減,直到21世紀初的化石燃料價格大漲及全球暖化效應顯現後,各國才開始重啟核能計劃。

1986年車諾比核能電廠事故後,核能的安全性一度被許多人質疑,但由於該蘇聯電廠的設計隱患,加上安全設備遠落後西方核電廠,因此三哩島事故後的美國的核能安全形象並沒有遭到嚴重影響,但是在2011年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中,美國奇異製造的反應爐最終還是出了事故,確實使許多人對核能安全再度產生不信任。

事故分類编辑

  1. 緊急戒備事故(Alert):安全狀況有顯著劣化或有發生的可能,尚不須執行核子事故民眾防護行動。
  2. 廠區緊急事故(Site Area Emergency):安全功能重大失效或有發生的可能性,可能須執行核子事故民眾防護行動。
  3. 全面緊急事故(General Emergency):發生爐心嚴重惡化或熔損,可能喪失圍阻體完整性或有發生的可能,必須執行核子事故民眾防護行動。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 Backgrounder on the Three Mile Island Accident. [2009-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6). 
  2. ^ Spiegelberg-Planer, Rejane. A Matter of Degree: A revised International Nuclear and Radiological Event Scale (INES) extends its reach.. IAEA.org. [March 19,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1月5日). 
  3. ^ King, Laura; Kenji Hall and Mark Magnier. In Japan, workers struggling to hook up power to Fukushima reactor. Los Angeles Times. March 18, 2011 [March 19, 2011]. 
  4. ^ Gofman, John W.; Tamplin, Arthur R. Poisoned Power: The Case Against Nuclear Power Plants Before and After Three Mile Island Updated. Emmaus, PA: Rodale Press. December 1, 1979: xvii [October 1,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5). (In 1979 Foreword:) "...we arrive at 333 fatal cancers or leukemias." 
  5. ^ Hatch, Maureen C.; et al. Cancer near the Three Mile Island Nuclear Plant: Radiation Emissions.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1990, 132 (3): 397–412 [2019-05-09]. PMID 238974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08). 
  6. ^ Levin, R. J. Incidence of thyroid cancer in residents surrounding the Three-Mile Island nuclear facility. Laryngoscope. 2008, 118 (4): 618–628. PMID 18300710. doi:10.1097/MLG.0b013e3181613ad2. Thyroid cancer incidence has not increased in Dauphin County, the county in which TMI is located. York County demonstrated a trend toward increasing thyroid cancer incidence beginning in 1995, approximately 15 years after the TMI accident. Lancaster County showed a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thyroid cancer incidence beginning in 1990. These findings, however, do not provide a causal link to the TMI accident. 
  7. ^ Levin, R. J.; De Simone, N. F.; Slotkin, J. F.; Henson, B. L. Incidence of thyroid cancer surrounding Three Mile Island nuclear facility: the 30-year follow-up. Laryngoscope. August 2013, 123 (8): 2064–2071. PMID 23371046. doi:10.1002/lary.23953. 
  8. ^ Han, Y Y.; Youk, A. O.; Sasser, H.; Talbott, E. O. Cancer incidence among residents of the Three Mile Island accident area: 1982–1995. Environ Res. November 2011, 111 (8): 1230–1235. Bibcode:2011ER....111.1230H. PMID 21855866. doi:10.1016/j.envres.2011.08.005. 
  9. ^ Hatch, M.C.; Wallenstein, S.; Beyea, J.; Nieves, J. W.; Susser, M. Cancer rates after the Three Mile Island nuclear accident and proximity of residence to the plant.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June 1991, 81 (6): 719–724. PMC 1405170 . PMID 2029040. doi:10.2105/AJPH.81.6.719. 
  10. ^ Backgrounder on the Three Mile Island Accident: Health Effects.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January 13,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The NRC conducted detailed studies of the accident's radiological consequences, as did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Education and Welfare (now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the 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the Commonwealth of Pennsylvania. Several independent groups also conducted studies. The approximately 2 million people around TMI-2 during the accident are estimated to have received an average radiation dose of only about 1 millirem above the usual background dose. To put this into context, exposure from a chest X-ray is about 6 millirem and the area's natural radioactive background dose is about 100-125 millirem per year for the area. The accident's maximum dose to a person at the site boundary would have been less than 100 millirem above background. In the months following the accident, although questions were raised about possible adverse effects from radiation on human, animal, and plant life in the TMI area, none could be directly correlated to the accident. Thousands of environmental samples of air, water, milk, vegetation, soil, and foodstuffs were collected by various government agencies monitoring the area. Very low levels of radionuclides could be attributed to releases from the accident. Comprehensive investigations and assessments by several well respected organizations, such as Columbia University and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have concluded that in spite of serious damage to the reactor, the actual release had negligible effects on the physical health of individuals or the environment. 
  11. ^ 14-Year Cleanup at Three Mile Island Concludes. The New York Times. August 15, 1993 [March 28,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17). 
  12. ^ Fact Sheet on the Three Mile Island Accident (NRC). [2009-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