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海軍

中華民國的海上武裝力量

中華民國海軍,為中華民國國軍海上武裝部隊,隸屬國防部海軍司令部,轄下有海軍艦隊指揮部海軍陸戰隊指揮部海軍教育訓練暨準則發展指揮部海軍保修指揮部海軍軍官學校等單位,共有41,000餘人,包含海軍陸戰隊10,000人。主要武器裝備是以主作戰艦輔助艦艇潛艦海軍陸戰隊海軍航空隊等核心戰力為主,以建立現代化海軍,並且以「高效質精、快速部署、遠距打擊」之海軍戰力作為目標,包括反封鎖能力、保存戰力等等。中華民國海軍在積極推進國艦國造程序,强調國防自主以適應需求,產生了磐石油彈補給艦玉山級船塢運輸艦以及海鯤級潛艦等一系列現代艦艇。

中華民國海軍
Republic of China Navy(ROCN)

存在時期1912年(民國元年)至今
國家或地區 中華民國
效忠於 中華民國
軍種海軍
功能海上作戰、水中作戰
規模41,000人(2021年)
隸屬於國防部海軍司令部
駐地臺北市中山區
裝備
別稱水軍
格言忠義軍風
專用顏色  白色
參與戰役
指挥官
海軍司令 唐華 海軍二級上將
海軍副司令 敖以智 海軍中將
(暫缺)陸戰隊中將
海軍參謀長 邱俊榮 海軍中將
海軍副參謀長 張獻瑞 海軍少將
樊傳聲 陸戰隊少將
標識
軍旗
艦艏旗
長旒
飛機
直昇機S-70C(M)-1/2 海鷹直升機MD 500防衛者式直昇機

國防報告書》指出中華民國海軍的任務是:「平時臺灣海峽偵巡,確保海域安全,主動協助地方災害防救;戰時聯合友軍遂行反制與阻敵對我之海上封鎖或武力進犯,並擊滅進犯敵軍,以維護臺海對外航運暢通,確保國家安全。」

海軍艦艇兵的新兵訓練中心位於高雄市左營區海軍左營基地海軍陸戰隊新兵訓練中心位於屏東縣內埔鄉龍泉營區

歷史 编辑

大陸時期 编辑

中國國土內有長江黃河等利於航運之河流,且有京杭大運河等人工運輸線維持國家運作,為了保護這些設施,故熟於水面作戰的水師成立相當久遠,其中有各種不同功能的船艦如補給艦、運兵艦、補水船等,並有專師各種江湖或近海、遠海作戰的戰艦。

然而,這些水師仍然是以木造帆船為主;真正具規模,且以蒸汽動力、鋼鐵造船的近代化海軍則自清朝19世紀中葉後甫建設。

南北洋艦隊時期

近代海軍最初建設的契機是在英法聯軍之役後、太平天國之亂時,清朝得知太平軍可能向國外採購新式砲船,所以清廷緊急自英國購買戰艦,成立阿思本艦隊,但因人謀不臧而計劃失敗;自強運動執行時,曾國藩左宗棠等人籌備在國內建立新式海軍,物質面來說,成立可造新式艦艇與後膛火炮之江南製造局福州船政局來建造新武器;人才面則是沈葆楨成立海軍學校船政學堂來培育海軍人才,日後清廷最精銳的海軍武力-北洋艦隊指揮高級將領大多為該校畢業生。然而福州船政局的自建成果在中法戰爭馬江海戰遭摧殘殆盡,因此自強運動後期新式海軍籌建轉向和國外購艦為主。

 
定遠艦、鎮遠艦同為北洋艦隊的主力,也是當時亞洲噸位最大的戰艦

由於清廷經費有限,清廷的新式海軍雖確定分成三支艦隊(北洋艦隊負責山東及以北之黃海南洋艦隊負責山東以南及長江以外之東海广东水师則負責福建南海),主要建軍重點便以有鞏固京畿需要的北洋建軍優先。在北洋建軍全盛期,曾一度聲稱為世界海軍前十強;但清廷在1890年後未能持續更新海軍軍艦及裝備,海軍人才在思想與素養也未足,導致在甲午戰爭時的慘敗。在19世紀末到清朝下臺前,清政府仍努力重振軍備;除繼續向國外採購新艦補充戰力,也將剩餘軍艦改編為巡洋艦隊及長江艦隊。但是在辛亥革命爆發之際海軍軍官多支持革命政府,沒有意願保衛清廷,最後清朝建立的海軍包括器物及教育人才大部分都順利轉移給了中華民國,不少由清廷開辦的海軍學校訓練出的海軍軍官均繼續向易幟後的政府效命。

北洋政府時期

1912年北洋政府中華民國海軍部,統轄的艦隊有:海軍第一艦隊、海軍第二艦隊、海軍練習艦隊。1926年北洋政府中華民國海軍部統轄的艦隊有:海軍第一艦隊、海軍練習艦隊、渤海舰队(在山東沿海)、东北海防舰队(在遼东半島沿海)

中華民國建立後,海軍艦艇由海軍部指揮;雖然海軍部多度提出擴軍計劃,然而受限於經費不足,加上後續國家爆發延綿日久的軍閥內戰,中華民國海軍發展進入停滯期;同時孫中山領導的國民黨政府以護法運動為號召多度策反北京政府的海軍改幟,更加劇海軍內部的分裂狀態。停滯期間因中華民國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成為勝利國,使得當時海軍獲得第一批戰利艦,但因中國陷入南北內戰,1918年後世界各國決定對中國實施軍武禁運,海軍建軍進入死寂狀態。直到國民革命軍北伐完成,1928年解除禁運,十年建設期間海軍才有較大規模的建艦計劃。

1927年中華民國海軍部撤銷,改立海軍署後,北洋政府統轄的艦隊有:海軍第一艦隊(原东北海防舰队)、海軍第二艦隊(原渤海舰队,同年中華民國海軍第一艦隊司令沈鸿烈合併將兩個艦隊與江防舰队合組為东北海军联合舰队。

 
孫中山在永豐號(中山艦)上與船員的合影

於此同時,南方廣州國民政府曾先後有以下艦隊存在:北伐艦隊(1911年中華民國南京臨時政府的海軍艦隊)、廣東艦隊(成立於清朝末年。後1917年護法艦隊來投)、西征艦隊(1927年國民革命軍西征唐生智時組建)。1927年至1928年北伐軍海軍下轄艦隊有:北伐軍海軍第一艦隊、北伐軍海軍練習艦隊、北伐軍海軍魚雷遊擊隊

南京政府至抗戰前
 
中華民國初期海軍軍官。後排左第二人為許鳳藻
 
1930年訪問華盛頓的中華民國海軍代表團。
 
抗戰時期海軍宣傳畫。

早在中華民國建立時,為了持續發展海軍,而成立中華民國海軍署。1928年北伐勝利後,1928年12月1日,國民政府國民政府行政院軍政部之下設立海軍署,任命陳紹寬中將為署長。該署下置總務處和軍衡、軍務、艦械、教育、海政五司。1929年南京國民政府將海軍署擴建為國民政府海軍部,下設總務廳及軍衡軍務艦政軍械海政軍學等六司,並開始培養海軍,但國民政府軍政部轄下也有艦隊。[1]初期艦隊約44艘,排水量3萬餘頓;至抗戰前夕,艦隊增至58艘,5萬餘噸。

1928年中華民國中央海軍下辖:[2]中央海軍第一艦隊、中央海軍第二艦隊、中央海軍練習艦隊、中央海軍魚雷游擊隊、中央海軍巡防隊、中央海軍測量隊;同年東北易幟後,东北海军編為[3]東北第一海防艦隊、、東北第二海防艦隊、吉黑江防艦隊

1930年國民政府海軍艦隊再調整為:海軍第一艦隊(隸屬國民政府海軍部)、海軍第二艦隊(隸屬國民政府海軍部)、海軍練習艦隊、海軍巡防艦隊、海軍第三艦隊(原東北海軍,隸屬國民政府行政院軍政部)、粵海艦隊(原廣東艦隊,隸屬國民政府行政院軍政部)。1937年八年抗戰爆發前海軍艦隊再調整為:[4]海軍第一艦隊、海軍第二艦隊、海軍練習艦隊、海軍巡防艦隊、海軍測量隊、海軍第三艦隊(原東北海軍)、海軍廣東江防艦隊(原廣東艦隊)、電雷學校快艇大隊(隸屬電雷學校

對日抗戰至國共內戰時期

對日抗戰期間的1937年江陰海戰讓中華民國海軍失去全部主力艦隻,1939年中央政府為了節省經費而將海軍部降為中華民國海軍總司令部,而後海軍在日本海軍艦隊攻勢下自沉長江,海岸線的喪失使得海軍僅剩少量炮艦在內河與內湖佈雷,阻撓日軍利用河道將船艦、軍隊及補給深入中國內部。1945年9月1日,軍政部之下設立海軍處,軍政部部長陳誠上將兼任處長,而掌實權的副處長為周憲章少將,審批“海總”的全部公文,辦理海軍有關事宜。抗戰勝利後,中華民國海軍接收日本降艦數十艘,美國也贈與登陸艦20餘艘、護衛艦數艘,使得海軍得以重建。1945年12月,撤銷海軍總司令部,同時將軍政部海軍處擴大為海軍署,由軍政部部長陳誠兼任署長。1946年7月1日海軍署撤銷,改編為中華民國海軍總司令部,隸屬中華民國國防部陳誠參謀總長名義掛名海軍總司令。编组为海防舰队(驻青岛)、江防舰队(驻江阴)、运输舰队(驻上海)及8个炮艇队。

1946年10月16日,國民政府正式發表中國駐英國軍事代表團團長桂永清中將為海軍副總司令,代理總司令職。第二次國共內戰於1949年接近尾聲時,部份海軍撤出長江,另有部分閩系海軍官兵因與中央政府長期不和,或因局勢因數,脫離中華民國海軍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1949年5月,海軍總司令部撤退到臺灣[5]:184,6月起,行政院命令海軍開始執行關閉政策封鎖中國領海。1950年中華民國政府撤往臺北後,海軍艦隊在多次海戰失利下也分別由舟山群島海南島撤退,以集中主力防衛臺灣

1948年至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所轄艦隊及各轄艦單位如下(各軍區除外):[6]海軍海防第一艦隊、海軍海防第二艦隊、海軍海防第三艦隊(1949年成立,1950年撤銷)、海軍登陸艦隊、海軍江防艦隊、海軍訓練艦隊、海軍巡防艇隊、海軍海道測量局、海軍造船廠

臺灣時期 编辑

 
中華民國海軍山字級巡防艦PF-35福山號,攝於1960年
 
現任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校閱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
 
基隆港海軍碼頭
 
海軍水兵、士官、軍官各式制帽
 
海軍儀隊冬季制服
 
中華民國海軍目前唯一的除役軍艦博物館-德陽號驅逐艦(DDG-925)

1950年2月,中華民國政府關閉政策下的封鎖海域擴大至中國大陸的全部沿海地帶,封鎖臺灣海峽長達三十年。1952年,中華民國海軍進行改編,成立驅逐、巡防、掃雷、登陸、後勤等艦隊。由於臺灣四面環海,海軍日益重要;所以陸續自美國接收退役軍艦,擴充艦隊,並更新武器系統。

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破中華民國對臺灣海峽的封鎖,臺灣海峽復航。1990年代,中華民國海軍因應艦艇老化,引進成功級巡防艦康定級巡防艦等二代兵力。2002年3月海軍總司令部改稱國防部海軍總司令部,2006年2月16日再依《國防部組織法》規定而改稱國防部海軍司令部。2010年代,海軍提出國艦國造12項造艦計畫等三代艦項目,包含潛艦、軍艦。

組織架構 编辑

 
現任海軍司令唐華二級上將

编制 编辑

指挥 编辑

艦隊 编辑

艦隊/戰隊 艦隊長/戰隊長 駐地 主要艦艇
一六八艦隊   吳慕樵 海軍少將 臺灣宜蘭縣蘇澳港
一四六艦隊   陳永福 海軍少將 臺灣澎湖馬公港
一二四艦隊   朱惠民 海軍少將 臺灣高雄左營港
一三一艦隊   薛柏洋 海軍少將 臺灣基隆港
一五一艦隊   王田耀宗 海軍少將 臺灣高雄左營港
一九二艦隊   原聖華 海軍少將 臺灣高雄左營港
二五六戰隊   魏義文 海軍少將 臺灣高雄左營港

兵力 编辑

  • 總兵力:41,000 人
  • 海軍艦隊指揮部:31,000 人
  • 海軍陸戰隊指揮部:10,000 人

新兵訓練中心 编辑

教育訓練機構 编辑

海軍兵科 编辑

  • 戰鬥軍官官科:海軍不分科、海軍陸戰隊
  • 戰鬥支援軍官官科:補給工程測量通信政戰軍法軍醫行政財務航空
  • 士官長兵科:補給工程測量電信政戰軍法軍醫行政財務航空海軍陸戰隊
  • 海軍艦艇士官、士兵兵科:
    • 兵器兵科:魚雷水雷飛彈砲械聲納射控
    • 輪機兵科:油(汽)機、損管、鍋爐、油水管理、機械、水中機械、電機、電系、工程
    • 航海兵科:航海、帆纜、氣象、測量
    • 通信兵科:電子、電戰、譯電、無線電、有線電信、信號、雷達
    • 行政兵科:照相、行政、駕駛、軍樂、印刷
    • 補給兵科:補給、食勤、事務
    • 其他兵科:政戰、醫務、軍法、航空
  • 海軍陸戰隊士官、士兵:詳見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
  • 備註:士官長的兵科跟軍官的一樣;其中後勤、軍醫、軍法、財務(主計)、政戰兵科由專屬官校培育,畢業分配至各軍種。
  • 將官仍分官科,著夏季軍常服時,肩章以上為官科、下為海錨為代表。軍官的技術勤務官科和政戰官科,軍常服上可明顯看出官科圖章;海軍本軍專長,以國徽為官科圖章。
  • 海軍陸戰隊體系所屬士官、軍官所有兵科均配掛陸戰隊徽,例:海軍陸戰隊裡面的政戰官科,著軍常服時以配掛海軍陸戰隊徽為主。

標誌與佩章 编辑

軍徽 编辑

 

  • 青天白日國徽象徵效忠中華民國,保護國土與領海之意涵。
  • 國花梅花象徵克服惡劣環境、堅忍不拔之精神,代表國軍軍人有克服自然堅忍不拔之毅力,為救國戰勝一切的本能,贏得最後之勝利。
  • 嘉禾代表祥瑞及豐收戰果之意。
  • 雙船錨代表海軍艦隊及陸戰隊,雙錨交叉為海軍同舟共濟、團結合作。

旗幟 编辑

1911年,中華民國海軍在九江首義時,即已換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海軍旗。1912年1月3日,中華民國各省代表會及臨時參議院議決:以五色旗為國旗(取五族共和之意),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海軍旗。6月8日,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袁世凱公佈參議院議決,以五色旗為國旗,並頒佈海陸軍旗式。11月7日,袁世凱頒行「海軍旗章條列」,明定五色旗為艦首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海軍旗。1921年5月5日,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非常大總統,公佈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國旗。1927年3月14日,北洋政府海軍投向國民革命軍,所轄各艦改懸青天白日旗幟為艦首旗。1928年11月2日,國民政府第五次國務會議議決:制定「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以青天白日為國徽,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國旗。12月17日公佈實施,海軍旗未變,仍與國旗同式。1929年12月20日,國民政府明定海軍旗與國旗同式,艦首旗為青天白日旗至今。[7]

海上用旗悬挂方法

中華民國海軍軍艦於上午8時至日沒停泊時,懸掛國旗(海軍旗)於艦尾旗桿及艦首旗於艦首旗桿,且同時升降。遇他國軍艦出、入港時,若在上午8時以前日沒以後,亦懸掛國旗(海軍旗)。中華民國總統登艦時,雙桅艦懸掛中華民國統帥旗於主桅頂,單桅艦懸於桅頂,乘汽艇或舢舨時,懸掛於汽艇或舢舨之首。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參謀總長登艦時,雙桅艦懸掛其官職旗於主桅頂,單桅艦懸於桅頂,乘汽艇或舢舨時,懸於汽艇或舢舨之首。中華民國海軍司令及海軍上將登雙桅軍艦時,懸其官職(官階)旗於主桅頂,中將以下海軍將官及海軍戰隊長登軍艦時,其官階旗及海軍戰隊長旗懸於前桅頂。[8]


中華民國海軍階級章 编辑

軍官 编辑

北约代碼 OF-10 OF-9 OF-8 OF-7 OF-6 OF-5 OF-4 OF-3 OF-2 OF-1
階級標示 已廢止                      
軍階 特級上將
(General, Special-Class)
一級上將
(Full Admiral)
二級上將
(Admiral)
中將
(Vice Admiral)
少將
(Rear Admiral)
代將
(Commodore)
於1956年廢止
上校
(Captain)
中校
(Commander)
少校
(Lieutenant Commander)
上尉
(Lieutenant)
中尉
(Lieutenant Junior Grade)
少尉
(Ensign)

士官與士兵 编辑

北约代碼 OR-9 OR-8 OR-7 OR-6 OR-5 OR-4 OR-3 OR-2 OR-1
階級標示                    
軍階 一等士官長(First class chief petty officer) 二等士官長(Second class chief petty officer) 三等士官長(Third class chief petty officer) 資深上士(Senior Petty officer) 上士(Petty officer first class) 中士(Petty officer second class) 下士(Petty officer third class) 上等兵(Seaman specialist) 一等兵(Seaman first class) 二等兵(Seaman)
  • 海軍上士於上士階級服役滿十年未升士官長則成為資深上士。
  • 現行的中華民國海軍軍階與其他軍種統一由《陸海空軍軍官任官條例》規範。該法規將軍官分為將官、校官、尉官共3官等10官階;士官分為6個官階(資深上士為海軍獨有,且仍屬於上士並非獨立的單一階級);而士兵則分為3個等級。值得注意的是,中華民國國軍曾經出現特級上將作為陸、海、空軍最高軍事長官,但已於2000年11月1日廢止;另外,在承平時期,二級上將立下特殊功勳才得以晉升一級上將,國軍承平時期最後一位晉升四星一級上將為沈一鳴空軍一級上將。

帽徽與帽飾 编辑

 
海軍軍官、士官長大盤帽帽徽(上士大盤帽的帽徽為藍邊橢圓形無嘉禾)

 
海軍一等士官長、中校以上高級軍官之帽飾

主要武器裝備 编辑

海軍主要武器裝備以主作戰艦、輔戰艦、潛艦陸戰隊、空中等「核心戰力」為主。

飛行器 编辑

  • 海軍航空大隊:

自2013年7月1日起,海軍固定翼反潛巡邏機移交中華民國空軍體系,海軍航空指揮部也在同一天降編為海軍反潛航空大隊[9]

航空器 來源 類型 版本 服役 備註
SH-60海鷹直升機   美國 海軍效用/反潛直升機 S-70C(M)-1/2 海鷹 17 [10][11] 輸出訂購21架,折損4架
MD 500防衛者式直昇機   美國 反潛直升機 500MD/ASW Defender 9 輸出訂購12架,折損4架,修復1架
航空器 來源 類型 版本 服役 備註
銳鳶無人機   中華民國 中型無人機 中翔二號 26 32架,折損6架,原隸屬於中華民國陸軍航特部戰術偵搜大隊,
自2017年9月1日起改隸屬中華民國海軍海軍艦隊指揮部海上戰術偵蒐大隊
負責情報偵蒐、戰場監控、目標搜尋及戰損評估、不對稱作戰與提供天然災害救災資訊為主[12]

海軍陸戰隊軍備 编辑

  • 輕兵器、車輛、火炮、飛彈、直升機


造艦計劃及建造與採購計畫 编辑

12項造艦計劃 编辑

採購中(預算編列年度) 编辑

  • (海昌計畫)潛艦國造第二階段原型艦籌建(2019-2024年)原型艦1艘(已下水)[13][14]
  • 輕型巡防艦原型艦2艘(2022年-2026年)[15]
  • 沱江級巡邏艦2-12號艦(2023年-2026年,2艘已服役、4艘已交艦、2艘建造中、3艘計畫中)[16]
  • (安海計畫)新型救難艦原型艦1艘(2019年-2023年)編列29億7516萬元以研發建造(已下水)[13]
  • FIM-92刺針肩射式防空飛彈(2017年-2025年)[14]
  • 方陣快砲(2017年-2025年)新購13座Block1B、性能提升8座Block1B[14]
  • 新式港勤拖船(2020年-2024年)[13],規劃購置3,200匹以上馬力拖船預計7艘,以維港勤作業順遂,計畫投入新台幣9億6,800.2萬元[17]
  • 康定級巡防艦性能提升(2022年-2030年)431億5990萬元的持續預算,提升海軍124艦隊6艘康定級艦(拉法葉艦)戰鬥系統性能。[18][19]
  • 海軍新建浮塢(2017年-2027年)[20]
  • 魚叉海岸防禦系統(HCDS),包括400枚RGM-84L-4飛彈實彈、4枚RTM-84L-4訓練彈、411個飛彈集裝箱、100輛岸置型魚叉飛彈系統發射載具、25輛雷達卡車[21]
  • (慧龍專案)編列36億6千多萬元預算,將自2020年起以5年的期程研發無人潛航原型艇計劃,計畫在 2023 年能夠下水開始各項測試[22][23]
  • 威海計畫(2006年-2032年)左營二港口興建工程[24]
  • 「陸用監偵型無人機」48套,其中包含48套導控裝置,以及96架飛行載具,總預算約24億餘元(2023年-2028年)[25][26]
  • 「艦載型監偵無人機」8套,包含8套導控系統、16架飛行載具及4套飛行模擬套件(2023年-2028年)[25][26]

計畫中 编辑

主要靠泊港口 编辑

 
蘇澳港全景,圖中右側可以見到南方澳大橋
 
海軍新濱營區
 
中正軍港營區入口前的山型錨,礎基1985年10月劉和謙題。

除左營港為軍艦專用港外,其餘皆為軍民共用港。

維修基地 编辑

注释 编辑

参考文献 编辑

  1. ^ 海軍總司令部舊址,南京民國建築網,於2010-12-17查閲. [2010-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11). 
  2. ^ 中華民國中央海軍(1928年北伐後),中國軍艦博物館,於2010-12-17查閲. [2010-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2). 
  3. ^ 東北海軍艦隊,中國軍艦博物館,於2010-12-17查閲. [2010-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2). 
  4. ^ 中華民國海軍(1937年抗戰前),中國軍艦博物館,於2010-12-17查閲. [2010-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2). 
  5. ^ 松田康博:〈蔣介石的領導風格與遷臺戰略〉,刊呂芳上主編:《論民國時期領導精英》,香港:商務印書館,2009年12月
  6. ^ 中華民國海軍(1949年撤臺前),中國軍艦博物館,於2010-12-17查閲. [2010-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2). 
  7. ^ 我國海軍旗簡史. 中華民國海軍. [2017-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06). 
  8. ^ 陸海空軍軍旗條例施行細則. [2017-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05) (中文(臺灣)). 
  9. ^ 定翼反潛機 海軍移交空軍. 中央社. [2012-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30) (中文(臺灣)). 
  10. ^ 海軍S70C到MH-60R 升級路遙遙. [2022-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4). 
  11. ^ 海軍直升機意外組專案小組調查 國防部今10點說明. [2022-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5). 
  12. ^ 軍方報告曝光:銳鳶無人機今年1月墜海 7年摔掉7架. [2019-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9).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艦船與海洋工程產業特性與發展前景 (PDF). 台灣國際造船公司. 2016-08-05 [2017-09-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9-13) (中文(臺灣)). 
  14. ^ 14.0 14.1 14.2 中華民國109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國防部所屬單位預算
  15. ^ 自由時報電子報. 「反潛型」輕型巡防艦開工! 飛彈採傾斜式發射、配備拖曳式聲納 - 自由軍武頻道. def.ltn.com.tw. 2024-01-16 [2024-02-02] (中文(臺灣)). 
  16. ^ 國艦國造大點兵 我十年內要造238艘軍警艦艇. [2019-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8). 
  17. ^ 大小拖駁管用 海軍耗資9億餘元換裝7艘新港勤拖船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9-11-03 10:50聯合報 記者洪哲政
  18. ^ 海軍砸431億 提升6康定艦戰鬥性能. [2021-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9). 
  19. ^ 承德號1208軍艦裝備拆光光 將換裝「華陽」垂發系統+海劍二飛彈. 自由時報. [2023-12-27]. 
  20. ^ 洪哲政. 浮塢新建延宕7年 海軍:增預算拚今年開標. 聯合報. 2023-03-12 [2023-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5-26). 
  21. ^ 對美採購岸置魚叉飛彈 可望112年服役. [2020-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1). 
  22. ^ 台海軍情》國防部委中科院研發無人潛艇 將可偵蒐解放軍艦隊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9-11-02 自由時報
  23. ^ Alan Chen. 台灣首款自製無人水下潛艦,「慧龍專案」預計 2023 年下水 (新闻稿). TechNews Inc. 2022-12-05 [2022-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05 (中文(臺灣)). 
  24. ^ 涂鉅旻. 增艦隊存活率 海軍左營二港東側碼頭拚5年後完工. 自由時報. 2023-05-30 [2023-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7-11). 
  25. ^ 25.0 25.1 劉宇捷. 國軍5年買3221架「軍用商規」無人機 部分機型已通過測評待量產. 自由時報. 2023-10-19 [2023-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1-16). 
  26. ^ 26.0 26.1 涂鉅旻. 濱海作戰指揮部將成立 陸用監偵無人機將成「反艦飛彈之眼」. 自由時報. 2024-03-31 [2024-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3-31). 
  27. ^ 海軍欲造6,500噸級驅逐艦 研究評估案建議採「斧型」船艏
  28. ^ 101億新造「潛艦救難艦」 國防部證實核定納入5年兵力整建計畫. [2023-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3-22). 
  29. ^ 國造重型魚雷計畫可望重啟 2025與國造潛艦同步成軍服役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9/04/02 自由時報
  30. ^ 羅添斌. 軍方籌購282輛105公厘輪型戰車 國造XT112火砲明年6月試製. 自由時報. 2022-03-23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31. ^ 羅添斌. 海軍將籌獲無人偵獵雷艦艇 現役老舊獵雷艦加裝無人遙控載具. 自由時報. 2022-12-16 [2022-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32. ^ 羅添斌. 海軍公開徵求攻擊型小型無人機 性能類似美規「彈簧刀300型」. 自由時報. 2022-12-31 [2022-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1-03. 

参閲 编辑

外部連結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