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叠纪

古生代的一个纪
二叠纪
298.9–251.902百万年前
全時期平均大氣O2含量 约23 Vol %[1]
(为現代的115% )
全時期平均大氣CO2含量 约900 ppm[2]
(为前工業時期3倍)
全時期平均地表溫度 约16℃[3]
(高於現代2℃)
海平面(高於現代) 在二疊紀早期相對穩定於是60米(200英尺),在中期下降,末期穩定於−20米(−66英尺)[4]
二叠纪主要分界
二叠纪时间表
直轴:百万年前

二叠纪(英語:Permian,符號P)是古生代的最后一个地质时代,时间处于石炭紀三叠紀之間(2.99-2.51亿年前)。定义二叠纪的岩石层是比较分明的,但开始、结束的精确年代却有争议。其不精确度可达数百万年。由地质学家莫企逊1841年提出[5]。以往,二叠纪为二分,目前二叠纪使用三分法:烏拉爾世(Cisuralian)、瓜德魯普世(Guadalupian)、樂平世(Lopingian)。取名于俄罗斯彼尔姆州。中文译为二叠纪一說是在德國的同年代地層的上層是灰岩,下層是紅色砂岩之故[6]

生物编辑

 
二叠纪时期的代表生物化石

植物编辑

早期的植物以真蕨种子蕨为主。晚期有较大变化,鳞木类、芦木类、柯达树等趋于衰微、灭绝,代之以较耐寒耐旱的种子蕨裸子植物,尤其是松柏类大为增加。苏铁类银杏类的早期种类在这时期出现。植物已经出现了地理区系的分化[7]

另外在彼尔姆-昆古尔地区化石群发现了一类全新的植物化石,在二叠纪结束时灭绝,该化石种类具有类似花朵型态和种子带翅的特征,但幼苗形态更类似于针叶树[8]

动物编辑

海洋编辑

软骨鱼类继续繁盛;腕足类继续繁盛,長身貝类占优势;䗴类海百合软体动物也是重要部分,菊石类有明显分异;四射珊瑚和横板珊瑚繁盛;苔藓虫逐渐衰退;三叶虫趋于灭绝。

陆地编辑

  1. 盘龙目(二叠纪早期)、兽孔目(二叠纪中晚期)等合弓纲动物具有陆地的统治地位。
  2. 中龙目始鳄目空尾蜥兰炭鳄蜥形纲动物开始尝试向天空和水域发展。

灭绝事件编辑

 
峨嵋山暗色岩事件期间的地球,黑色五角星表示主龍形下綱的化石分布

二叠纪-三叠纪灭绝事件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灭绝事件,其导致当中96%的海洋生物消失,其詳細原因目前尚不明確。

地理编辑

 
二叠纪至三叠纪期间的重要代表化石分布,被視為是大陸漂移的證據:
  犬颌兽属Cynognathus
  中龍屬Mesosaurus
  水龍獸屬Lystrosaurus
  舌羊齿属Glossopteris
  • 二叠纪早期寒冷、冰川广布;晚期海退、干旱。南美非洲南部、印度半岛巴基斯坦盐岭、澳大利亚南极洲中国西藏南部等地有冰碛岩、冰水沉积。
  • 早期火山活动广泛,晚期趋于沉寂。北美的阿巴拉契亚运动,是二叠纪末强烈的构造运动。西部的科迪勒拉碰撞带在连续地壳运动中,伴有强烈的火山活动。乌拉尔残余地槽在晚二叠世褶皱隆起,欧亚陆域融为一体。中亚和中国北部、西南部的板块碰撞带于二叠纪经历了一段褶皱、变质、火山活动,包括花岗岩侵入及中、酸性熔岩凝灰岩的喷出。
  • 古特提斯洋,存在于北纬30°~40°,自地中海西部达印度尼西亚;南支沿澳大利亚西海岸到南纬30°;东北支与覆盖中国的陆表海相连,与日本离散小板块相通,向北与乌拉尔残余海相通。二叠紀晚期時冈瓦纳大陆的北缘出现一道裂谷,古特提斯洋的南边开始出现新的海洋,名为特提斯洋

參考資料编辑

  1. ^ http://uahost.uantwerpen.be/funmorph/raoul/fylsyst/Berner2006.pdf
  2. ^ Image:Phanerozoic Carbon Dioxide.png
  3. ^ Image:All palaeotemps.png
  4. ^ Haq, B. U.; Schutter, SR. A Chronology of Paleozoic Sea-Level Changes. Science. 2008, 322 (5898): 64–68. Bibcode:2008Sci...322...64H. PMID 18832639. doi:10.1126/science.1161648. 
  5. ^ 辞海编纂委员会. 《辞海》(1999年版) (M) 1.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0. ISBN 7-5326-0630-9. 
  6. ^ 台灣海洋生態資訊學習網 二疊紀
  7. ^ 何琦,王军,探寻远古生命的足迹──国际石炭-二叠系地质大会山西、内蒙古野外地质考察纪实[J]. 生物进化,2007(4)
  8. ^ Michael Wachtler, Early Permian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Angiosperms: The Flowering of Angara-Land
  9. ^ KRASSILOV, VALENTIN A.; RASNITSYN, ALEXANDER P. Pollen in the guts of Permian insects: first evidence of pollinivory and its evolutionary significance. Lethaia. 1996-12, 29 (4): 369–372. ISSN 0024-1164. doi:10.1111/j.1502-3931.1996.tb01672.x. 
  10. ^ Garrouste, Romain; Hugel, Sylvain; Jacquelin, Lauriane; Rostan, Pierre; Steyer, J.-Sébastien; Desutter-Grandcolas, Laure; Nel, André. Insect mimicry of plants dates back to the Permian.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6-12, 7 (1): 13735. ISSN 2041-1723. PMC 5187432. PMID 27996977. doi:10.1038/ncomms13735 (英语). 
  11. ^ Feng, Zhuo; Wang, Jun; Rößler, Ronny; Ślipiński, Adam; Labandeira, Conrad. Late Permian wood-borings reveal an intricate network of ecological relationships.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7-12, 8 (1): 556. ISSN 2041-1723. PMC 5601472. PMID 28916787. doi:10.1038/s41467-017-00696-0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