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但懋辛(1886年1月25日-1965年11月7日),字怒刚四川荣县人,中华民国军事及政治人物、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人物。[1]

但懋辛
Dan Maoxin.jpg
但懋辛
出生 1886年1月25日
 大清四川省荣县方家冲
逝世 1965年11月7日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职业 中华民国军事将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参加革命编辑

1886年1月25日,但懋辛生于四川荣县方家冲一个富裕人家。但懋辛之父是一位医生。但懋辛自幼入私塾,12岁时赴井研县私塾学习,和熊克武是同学,老师是吴蜀筹。1904年,但懋辛18岁时,和熊克武考取成都东文学堂(即留日预备学堂)。同年12月,但懋辛、熊克武自上海日本横滨,随后到东京。此后,他们首先在东京大成中学补习日语,后入东斌学堂学军事。当时,清政府严禁自费留学生学军事,东斌学堂则是一所私立振武学校,由日本士寺尾亨博士为支持中国革命而创办。1905年7月25日,补习班的翻译程家柽下课时在黑板上写下:“孙逸仙先生到了东京。”仰慕孙中山的但懋辛看到后,乃和熊克武找程家柽打听,遇到了在程家柽家的孙中山,并和孙中山进行谈话。[1]

1905年8月19日,但懋辛经黄兴介绍,孙中山主盟,加入中国同盟会。8月20日,在中国同盟会成立大会上,但懋辛当选评议会评议员。大会决定成立中国同盟会四川分会,但懋辛的任务是宣传、联络。中国同盟会成立后,清政府要求日本政府严格监管中国留学生。日本政府于11月2日发布《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为对此进行抗议,12月6日,在东京的中国留学生罢课游行,但懋辛作为纠察员负责维持罢课游行队伍的秩序。12月8日,因不满《朝日新闻》诬蔑中国人,留学生陈天华自杀。中国留学生决定集体归国。12月下旬,但懋辛在码头为熊克武秋瑾等人送行。[1]

不久,但懋辛回到上海,向熊克武传达了中国同盟会总部的要求,该要求命他们以办学作为掩护,在上海创办联络站,负责日本、上海和中国内地同盟会会员的联络工作。1906年2月,经熊克武、但懋辛等中国同盟会会员努力,中国公学开学,该校即中国同盟会在上海的联络机关。同年6月,奉中国同盟会之命,但懋辛和熊克武赴上海西牢迎接因苏报案坐牢的章太炎出狱。随后,但懋辛派人将章太炎送往日本。不久,孙中山化名“高野”,乘坐法国邮轮经上海赴新加坡,但懋辛和熊克武负责保卫,并登船向孙中山汇报国内同盟会活动情况。后来,熊克武奉命回四川成立中国同盟会泸州分部,进行武装斗争,但懋辛则留在上海继续办联络站。1908年5月,中国同盟会自东京为四川的革命党人购置了一批枪支弹药,经但懋辛安排运到了四川革命党人处,为广安起义做了准备。[1]

刺杀载沣编辑

1908年9月,但懋辛奉中国同盟会之命联系吴玉章,置办军火、成立暗杀团,准备炸死端方。但懋辛、黄复生喻培伦等人自日本赴汉口侦察端方行踪。在革命党人孙武的协助下,但懋辛等人确定了暗杀计划。端方则佯装经汉口赴北京,但到镇江后又回上海。但懋辛等乃追踪至上海,端方改乘轮船赴北京。但懋辛等追至北京,乃改刺杀对象为清朝重要大臣。他们在琉璃厂开办“守真照相馆”,但懋辛主持馆务,喻培伦在馆内秘密制造炸弹。同年12月,汪精卫到达北京,大家再次进行研究,准备炸奕劻载洵载涛,但均未成功,后来改炸摄政王载沣。1909年2月21日,他们在什刹海旁的甘水桥下埋设炸药,被乘车人发现并报警。汪精卫黄复生被捕,但懋辛逃离北京回到上海。[1]

黄花岗起义编辑

1909年5月,但懋辛、熊克武、吴玉章、井勿幕等在香港学习炸弹制造。但懋辛、喻培伦和黄兴胡汉民一日赴怡园喝茶,黄兴认为暗杀清朝大臣不解决问题,孙中山也不赞成。但懋辛认为,过去革命力量使用过于分散,不如集中革命力量在广州举行大规模起义。大家同意但懋辛的提议,决定黄兴、胡汉民找孙中山向华侨募款,但懋辛、喻培伦回上海进行准备。[1]

1911年1月,但懋辛、熊克武、喻培伦等再赴香港,开始筹备起义。2月初,但懋辛、熊克武、喻培伦赴广州察看地形。2月中旬,但懋辛携10万元赴日本交给吴玉章购买武器弹药。革命党人将军火分为六批运回中国,但懋辛负责押送第五批,于3月28日抵达广州。当天,黄兴和众人商定,于3月29日下午5点30分举行起义。在黄花岗起义中,但懋辛冲进两广总督府时负伤,喻培伦为其包扎,后来熊克武扶其撤退,但清军搜查甚严,但懋辛让熊克武到东一区找巡官李天均(革命党人)回香港。李天均送走了熊克武,却因胆小而未搭救但懋辛。此后,但懋辛赴东一区找李天均,途中被捕。巡警道王秉恩见其自供状文辞巧妙,惜其才学,乃上报假称但懋辛是自首,为其开脱。[1]

辛亥革命编辑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但懋辛自广东被解回四川时,重庆已经宣布独立,但懋辛因此获得自由。但中国同盟会的会员们以为其真自首了,只让其在新政府的招待所中当招待。中国同盟会的机关报《民立报》还发表文章斥责但懋辛自首。在讨论参谋长的人选时,谢持认为其自首属贪生怕死,新任财政部部长李湛阳对此进行澄清,但懋辛乃被推为蜀军政府参谋长。[1]

1912年4月,成都和重庆的军政府合并,在成都设四川都督府,尹昌衡任都督、张培爵任副都督,但懋辛任成都府知府兼四川团务督办。熊克武奉孙中山命率部返回四川时,万县刘汉卿率巡防军奉都督尹昌衡手下军团长胡景伊之命截击。但懋辛闻讯提前通知熊克武,并找副都督张培爵商量,力图阻止火并。但是战事依然发生,刘汉卿被熊克武击败。[1]

反袁世凯编辑

1912年7月,四川都督尹昌衡率兵赴川边,袁世凯乃派胡景伊代理都督。四川的革命党人很不满,但懋辛乃辞去成都府知府职务,赴重庆任熊克武的第5师参谋长。[1]

二次革命中,1913年8月4日,熊克武就任四川讨袁总司令,杨庶堪为民政厅长,刘植藩为总参谋长,但懋辛为副总参谋长。8月8日,但懋辛赴永川督战,此后不断取胜。但黄兴李烈钧讨袁失败。四川都督胡景伊电告袁世凯求援,袁世凯派滇、黔、陕、甘、鄂五省军队会剿熊克武。熊克武率讨袁军退出重庆,第5师解散。[1]

1914年8月,但懋辛、李根源陈炯明李烈钧、熊克武、程潜等100余人在东京成立欧事研究会。1915年2月,四川的革命党人在上海开会,但懋辛与会。9月初,熊克武自海外回到上海,邀但懋辛赴南洋为倒袁进行准备。但懋辛在启程前获悉袁世凯已命各省于年底前召集代表会议,投票赞成君主立宪。他们乃取消赴南洋,致信李烈钧商议云南起兵事宜。随后,熊克武、李烈钧赴昆明,但懋辛在上海组织革命党人回四川策动军队。12月,但懋辛赴云南参加护国军。12月23日,但懋辛、熊克武等随护国军第一支队邓泰中部赴叙府,途中熊克武收编大批地方民团和旧部,再次成立川军,熊克武任护国军四川招讨军总司令,但懋辛任参谋长。[1]

1916年6月6日袁世凯逝世,7月6日北京政府任命蔡锷为四川督军兼省长。此后熊克武任重庆镇守使兼第5军军长,但懋辛任第9旅旅长。[1]

四川混战编辑

1916年9月10日,孙中山就任大元帅。熊克武响应护法运动。1918年1月9日,熊克武任四川靖国军总司令,在重庆同滇军黔军召开军事会议,准备分三路进攻成都,讨伐北京政府任命的四川督军刘存厚。东路为滇军顾品珍部、赵又新部,中路为黔军袁祖铭部、王天培部,北路为但懋辛率吕超喻培棣自川北进军成都。刘存厚闻讯率部逃跑。2月24日,熊克武电令但懋辛代理四川省省长。3月8日,大元帅孙中山任命熊克武为四川督军。4月7日,但懋辛任四川靖国军第一军司令,此后他命吕超、喻培棣追击刘存厚,刘存厚被驱至陕西汉中[1]

1919年4月27日,北洋政府的长江上游总司令吴光新发出感电,通告川东种鸦片、征烟捐,舆论乃多指责广州政府。孙中山命熊克武查办,熊克武乃任命但懋辛为查烟督办,到川东禁烟。但因禁烟有损唐继尧的利益,唐继尧乃令驻万县的滇军旅长田种谷会同复查。因滇军阻挠,但懋辛被迫辞职并回成都。[1]

1919年夏,熊克武部进攻滇军。但懋辛师攻克简阳,后来又攻克内江。但因唐继尧从中分化,但懋辛部军心涣散,作战连败。[1]

1920年,唐继尧联合四川的国民党人黄复生卢师谛吕超等发兵反对熊克武。唐继尧令驻扎川南的滇军赵又新吕超攻成都,顾品珍内江石青阳同黔军攻岳池合川。熊克武、但懋辛退往阆中,于阆中整编军队,成立靖国军,熊克武自任督军,下辖3个军及1个师。其中,刘湘为第2军军长,刘成勳为第3军军长。但懋辛担任第1军军长,辖喻培棣的第1师、张冲的第2混成旅、何光烈的第5师、余际唐的全川江防总队。同年8月,熊克武发动驱滇黔之战,任命刘湘为前敌总指挥,两路进攻,但懋辛率第一路自绵阳罗江广汉进攻成都,第二路则由三台中江金堂同第一路会合。9月8日到21日,双方在龙泉驿交战,滇军失败,赵又新泸州阵亡,顾品珍不顾唐继尧而回云南。9月19日,刘湘夺取成都,10月15日,但懋辛再度占领重庆。10月30日,熊克武到达重庆后,同但懋辛、刘湘、赖心辉等商议四川善后办法。[1]

1920年,中国各省纷纷主张自治及废除督军。12月10日,川军将士联名致电熊克武,要求四川自治、自主。经但懋辛支持,12月30日,熊克武正式通电解任督军职务,宣布四川自治。但懋辛、刘湘分别代表第1、2军通电支持。但懋辛还拟了《告全军将士书》。北洋政府随即任命刘存厚为四川督军,熊克武为省长,刘湘为重庆镇守使。熊克武当即通电拒绝该任命,第1军军长但懋辛、第2军军长刘湘、第3军军长刘成勳通电响应熊克武的决定,拒绝北洋政府的任命。[1]

刘存厚派兵镇压呼吁四川省自治的成都市民、学生,四川舆论哗然。1921年2月18日,熊克武、但懋辛、刘湘联名通电宣布刘存厚之罪,举兵三路讨伐刘存厚。3月中旬,刘存厚率部退到陕西宁羌,成为“流亡督军”。战争结束之后,熊克武通电退隐,刘湘出任四川总司令兼省长。[1]

刘湘在四川掌权后,不再支持联省自治,转而联络吴佩孚的代表孙传芳,签订《川鄂联防协定》,准备投向北京政府。1922年,刘湘邀请但懋辛赴重庆,提议第1、2军裁兵。但懋辛同刘湘达成协议,第1军裁杨春芳旅,第2军裁汤子模旅。但懋辛裁兵之际获得密报称,刘湘乃借改编为名,准备消灭第1军。但懋辛将该情况汇报熊克武,并向各友军揭露刘湘的图谋。川军各部对刘湘十分不满,刘湘被迫通电辞职。[1]

第2军军长杨森乘此时机游说但懋辛同其合作,分掌军政、民政,被但懋辛拒绝。此后杨森转同刘湘合作,进攻但懋辛的第1军。双方开战后,刘成勳以川军总司令的名义发布通电讨伐杨森,邓锡侯担任北路司令,赖心辉担任东路司令,川北边防军张英第1旅也增援第1军。讨杨之战获胜,杨森自奉节逃至宜昌[1]

10月26日,在成都召开善后会议,经熊克武提议,会议作出决议:“一、四川采取联省自治态度,促成国宪之合作统一;二、推刘成勳为川军总司令,在省宪法未制之前,权摄民政;三、废除军长制,分期裁兵;四、破除防区,统一财政。”[1]

邓锡侯、陈国栋不满废除军长制,川军再次内讧。1923年2月,邓锡侯、陈国栋同第1军在江津永川铜梁大足荣县内江资中进行拉锯战。杨森部在吴佩孚的支持下占领重庆。6月4日,孙中山任命熊克武为四川讨贼军总司令,赖心辉为前敌总指挥。但懋辛率第1师、第6师及第2混成旅、第8混成旅在上川东同吴佩孚方面的刘湘、杨森、潘文华唐式遵黔军袁祖铭等战斗20余天。因军心涣散,但懋辛部占领重庆后又失守,部队一度瓦解。[1]

从北伐到内战编辑

失败之后,但懋辛被熊克武派遣,同湖北讨贼总司令孔庚石青阳一起赴贵阳刘显世达成三省合作意向。随后征得云南唐继尧同意,但懋辛拟成《建国联军协议》,三省代表签字。建国联军由此成立,唐继尧任总司令,刘显世任副司令。熊克武任前敌各军总司令兼建国联军川军总司令,驻湖南常德[1]

协议达成后,但懋辛、石青阳、孔庚携协议赴广东向孙中山汇报,获得孙中山赞赏。孙中山任命但懋辛为大元帅大本营政治顾问兼国民参政员。为了北伐,孙中山派但懋辛赴东江说服陈炯明林虎同广东革命政府保持一致。孙中山对但懋辛称:“只要陈炯明写一个悔过书,(对陈反对他的事)就不加追究。”但懋辛到东江会见陈炯明,陈炯明则称,需要林虎、洪兆麟同意才可答复。但懋辛随即又见林虎,林虎称不会乘孙中山北伐之机进攻广东。但懋辛完成任务,返回韶关向孙中山汇报。[1]

11月2日,孙中山应冯玉祥段祺瑞之邀赴北京“共筹统一建国之方略”,但懋辛随行。抵达北京后,孙中山准备推动召开国民会议,但染病不起,乃派汪精卫张作霖段祺瑞商量同意开善后会议。但懋辛作为建国军四川代表参加善后会议。后因南方代表提出邀请职业团体参加善后会议,遭段祺瑞反对,但懋辛乃据孙中山的指示退出了善后会议。[1]

胡景翼知熊克武准备北伐进攻武汉,乃邀请但懋辛自北京赴河南开封商讨大计。受胡景翼委托,但懋辛、张冲洛阳联络憨玉琨。经但懋辛介绍,胡景翼同憨玉琨结拜。[1]

湖南赵恒惕十分忌惮熊克武在湖南驻军,但胡景翼警告赵恒惕不得妨碍西南联军北伐。1925年2月,熊克武邀赵恒惕会谈,但不欢而散。3月12日孙中山病逝于北京。3月 20日,但懋辛赴河南,逢胡景翼突然病逝,北伐计划落空。6月,为免引起冲突,熊克武率部赴广东连山连南阳山驻扎。汪精卫谭延闿蒋介石为夺熊克武的兵权,以熊克武派但懋辛勾结陈炯明的罪名,于8月16日将熊克武扣押于虎门,并通缉但懋辛。四川建国联军瓦解。[1][2]

在北京的但懋辛闻讯致信汪精卫,但无回音。但懋辛又转赴上海、香港,试图营救熊克武但未果。直到1927年熊克武之妻发现了孙中山赴北京前致熊克武的英文亲笔信,托张群南京国民政府,蒋介石才不得不释放熊克武。熊克武在香港车站受到但懋辛迎接。[1]

1929年,但懋辛和熊克武在上海再办中国公学。1931年,蒋介石拘押胡汉民。但懋辛、熊克武试图营救胡汉民,未能成功。[1]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杨森率第二十军参加淞沪抗战,但懋辛、熊克武赴战地慰问官兵。淞沪抗战失败后,但懋辛赴南京任军事参议院上将参议。1938年5月,但懋辛回成都定居,兼任川康绥靖公署高等顾问。1941年,但懋辛作为社会贤达出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兼川东办事处主任。1943年,当选第三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1945年,以陆军上将退役。[1]

1947年,但懋辛当选四川第二行政区国大代表,1948年当选立法委员。他参加了金绍先等人在立法院组织的以反独裁为目的的“二·五座谈会”。在北平和谈期间,座谈会由但懋辛领衔发表了《拥护和谈的宣言》。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成都前夕,但懋辛协助中国共产党地 下组织在国民党方面的军政界策反,促使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鲁崇义等起义。[1]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1949年10月18日政务院第六次会议提议,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第四次会议批准,但懋辛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司法部部长。1950年7月,但懋辛赴北京开会,经李济深朱蕴山介绍,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任中央委员。民革川康临时工委成立时,但懋辛出任副主任委员。[1]

1954年,中央人民政府撤销了西南大区,但懋辛赴成都任职。他是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人民代表,四川省政协第一、二、三届副主席,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委员、常委,民革四川省委主委。[1]

1965年11月7日,但懋辛因心力衰竭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病逝,享年79岁。[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但懋辛,民革中央,2008-09-27[永久失效連結]
  2. ^ 张宪文等主编. 中华民国史大辞典. 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 2001.08: 977. ISBN 7-80643-4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