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佉卢文Kharoṣṭhī,意為“驢唇”),又名犍陀羅文,是一种古代文字,通用于印度西北部、巴基斯坦阿富汗一带,最早發現的佉卢文可追溯至公元前251年,至公元3世纪时就已逐渐消失,但在丝绸之路各地仍被使用,可能一直到7世纪才彻底被遗弃。

佉卢文
YingpanKharoshthi.jpg
新疆塔里木盆地發現的佉卢文手稿殘卷
类型 元音附標文字
语言 巴利語
梵語
普拉克里特诸语言
使用时期 公元前四世紀 - 三世紀
母书写系统
姊妹书写系统 婆羅米文
納巴泰字母
敘利亞字母
Palmyrene字母
曼达字母
巴列维文
粟特文
ISO 15924 Khar、305
书写方向 从右到左
Unicode范围 U+10A00—U+10A5F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名稱傳說编辑

佉卢這個字的是音譯,因為相傳這種文字為印度古代神話傳說中的驢唇仙人所創,所以又名驴唇体文书[1]

月藏經·》曰:「怯盧蝨吒,驢神仙人,隋言驢唇,身體端正,唯唇似驢,是故為驢唇仙人。」 [2]

概述编辑

佉卢文可能是在波斯人统治时从亞蘭字母演变出来的,但是没有发现这种演变的确实证据。佉卢文字大约和印度的婆罗米文的出现时间相近,但婆罗米文字在印度和东南亚的许多文字中派生,而佉卢文没有什麽后继文字,最後被婆罗米系文字取代。然而,佉卢文使用时正是佛教发展时期,有许多佛经是用佉卢文记载的,并通过丝绸之路向中亚和中国西部流传。大英图书馆在1994年獲赠公元1世纪用佉卢文字书写的最早佛教樺樹皮經,是在阿富汗发现的。

佉卢文字是一种元音附標文字,由252个不同的符号表示各种辅音元音的组合,从右向左横向书写,一般用草体,也有在金属钱币上和石头上的铭文。如同婆羅米文一樣,但與其他元音附標文字不同的是,佉盧文的元音附標很多時都不單單是一個附標,一來因為它的位置並不固定,更多時會跟原來的字母組合成一個合體字。

阿育王摩崖敕令

字母表编辑

 
阿育王刻文字母表
  𐨀 a   𐨀𐨁 i   𐨀𐨂 u   𐨀𐨅 e   𐨀𐨆 o   𐨀𐨃
  𐨐 k   𐨑 kh   𐨒 g   𐨓 gh
  𐨕 c   𐨖 ch   𐨗 j   𐨙 ñ
  𐨚   𐨛 ṭh   𐨜   𐨝 ḍh   𐨞
  𐨟 t   𐨠 th   𐨡 d   𐨢 dh   𐨣 n
  𐨤 p   𐨥 ph   𐨦 b   𐨧 bh   𐨨 m
  𐨩 y   𐨪 r   𐨫 l   𐨬 v
  𐨭 ś   𐨮   𐨯 s   𐨱 h
  𐨲   𐨳 ṭ́h

數字编辑

數字符號。

  𐩀 1   𐩁 2   𐩂 3   𐩃 4   𐩄 10   𐩅 20   𐩆 100   𐩇 1000

佉盧文采用類似羅馬數字的系統。

佉盧數字
𐩀 𐩁 𐩂 𐩃 𐩃𐩀 𐩃𐩀𐩀 𐩃𐩀𐩀𐩀 𐩃𐩃 𐩃𐩃𐩀
1 2 3 4 5 6 7 8 9
𐩄 𐩅 𐩄𐩅 𐩅𐩅 𐩄𐩅𐩅 𐩅𐩅𐩅 𐩄𐩅𐩅𐩅
10 20 30 40 50 60 70
ʎI ʎII
100 200

Unicode編碼编辑

在Unicode標準6.0中為佉盧文分配了範圍U+U+10A00–U+U+10A58。

現在支援這些字元的字體有Noto Sans Kharoshthi[3]和Windows 10內建的Segoe UI Historic [4]

佉盧文
Unicode.org chart (PDF)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U+10A0x 𐨀 𐨁 𐨂 𐨃   𐨅 𐨆           𐨌 𐨍 𐨎 𐨏
U+10A1x 𐨐 𐨑 𐨒 𐨓   𐨕 𐨖 𐨗   𐨙 𐨚 𐨛 𐨜 𐨝 𐨞 𐨟
U+10A2x 𐨠 𐨡 𐨢 𐨣 𐨤 𐨥 𐨦 𐨧 𐨨 𐨩 𐨪 𐨫 𐨬 𐨭 𐨮 𐨯
U+10A3x 𐨰 𐨱 𐨲 𐨳         𐨸 𐨹 𐨺         𐨿
U+10A4x 𐩀 𐩁 𐩂 𐩃 𐩄 𐩅 𐩆 𐩇                
U+10A5x 𐩐 𐩑 𐩒 𐩓 𐩔 𐩕 𐩖 𐩗 𐩘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林梅村. 佉盧文. 20世纪中国学术大典:考古学,博物馆学: 470 (中文(简体)‎). 
  2. ^ 丁福保. 佉樓. 
  3. ^ Noto Sans Kharoshthi下載頁
  4. ^ MSDN: Script and Font Support in Windows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