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钦 (钜平县侯)

(重定向自元钦 (钜平县公)

元钦(470年-528年5月17日),字思若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之孙,阳平幽王拓跋新成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元钦在幼年时就受到魏献文帝拓跋弘和魏孝文帝元宏的看重。太和年间,元钦以元士起家官,很快升任正员郎,转任左中郎将景明初年,元钦出任司徒右长史正始末年,元钦出任辅国将军尚书吏部郎中,转任散骑常侍给事黄门侍郎。当时北魏的荆扬地区天降暴雨,朝廷任命元钦以给事黄门侍郎持节前往慰劳,返回后元钦出任大鸿胪卿,很快出任度支尚书,转任大宗正卿七兵尚书,又加抚军将军、仍为七兵尚书。元钦为生母李太妃守丧,服丧结束后出任镇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升任卫大将军中书监,又出任尚书右仆射。正光三年十二月乙酉(523年1月29日),车骑大将军、尚书右仆射元钦加仪同三司[1][2],又出任宗师侍中尚书左仆射骠骑大将军、仍仪同三司。元钦的脸色特别的黑,当时的人称他为黑面仆射。元钦与堂兄元丽的妻子崔氏通奸,受到御史中尉封回的弹劾奏告[3][4],遇到大赦免于处罚。当时北魏准备南征,任命元钦为大将军、二道都督,得胜后元钦回朝担任司州牧、骠骑将军、仪同三司。元钦因为患病请求解除职务,因此出任侍中特进左光禄大夫。元钦年轻时喜爱学习,很早有好名声,当时的人编歌谣说:“皇宗气派轩昂,是元寿安、元思若。”等到元钦晚年地位尊贵,不能有所匡正补益,有见识的人轻视他。元钦曾委托青州人高僧寿给儿子寻找老师,老师到了之后,没过多久就逃走了。元钦为此责备高僧寿,高僧寿性格滑稽,反而对元钦说:“一般人断绝饮食,七天就死了,这人刚断绝饮食五天,就迅速逃遁,去掉食物接受诚信,实在有所缺略。”元钦因此大为惭愧,从此对待客人逐渐优厚。之后,元钦出任侍中司空公,封钜平县开国侯,食邑五百户。建义元年四月庚子(528年5月17日),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元钦在北芒之阴被杀死[5][6],虚岁五十九。朝廷赠予侍中太师太尉尚书令骠骑大将军定州刺史,谥号文懿,派遣鸿胪太常监护丧事,赠予最高等级的东垣秘器、朝服一套,以太牢之礼祭祀,永安元年十一月甲寅朔八日辛酉(528年12月4日)葬于西陵[7][8][9]

其他编辑

魏宣武帝元恪去世后,领军于忠假托皇帝诏书杀死左仆射郭祚、尚书裴植和都水使者韦俊,韦俊死前向元钦上诉称冤,元钦知道却不敢为韦俊伸冤昭雪[10][11]

崔休到当了尚书之后,儿子崔仲文娶丞相元雍第二女,女儿嫁给领军元乂庶长子秘书郎元稚舒,崔休倚仗着两家,志气略微改变,内心洋洋得意,轻视和欺负同僚。尚书令李崇左仆射萧宝寅右仆射元钦都以元雍和元乂的缘故而畏惧崔休[12][13]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 拓跋新成,北魏征西大将军、内都大官、阳平幽王
  • 顿丘李氏,东晋南顿郡太守李贤孙女,刘宋龙骧将军、哲县侯李超之女[14][15]

兄弟编辑

  • 元頤,北魏青州刺史、阳平庄王
  • 元衍,北魏雍州刺史、广陵康侯
  • 元振,北魏征西大将军、夏州刺史、文烈公
  • 元某,北魏夏州刺史、西郡公
  • 元匡,北魏镇东将军、关右都督、尚书行台、济南文贞王
  • 元颺,北魏左中郎將、显武将军

儿子编辑

  • 元崇业,北魏宁朔将军、员外散骑常侍[16]
  • 元诞业,北魏襄威将军、员外散骑侍郎[17]
  • 拓跋子孝,西魏柱国大将军、特进、尚书令、少师、义阳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九·帝纪第九》:乙酉,以车骑大将军、尚书右仆射元钦为仪同三司,太保、京兆王继为太傅,司徒崔光为太保。
  2.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九》:十二月,乙酉,魏以车骑大将军、尚书右仆射元钦为仪同三司,太保京兆王继为太傅,司徒崔光为太保。
  3. ^ 《魏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尚书右仆射元钦与从父兄丽妻崔氏奸通,回乃劾奏,时人称之。
  4.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转七兵尚书,领御史中尉,劾奏尚书右仆射元钦与从兄丽妻崔氏奸通,时人称之。
  5.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庚子,车驾巡河,西至陶渚。荣以兵权在己,遂有异志,乃害灵太后及幼主,次害无上王劭、始平王子正,又害丞相高阳王雍、司空公元钦、仪同三司元恒芝、仪同三司东平王略、广平王悌、常山王邵、北平王超、任城王彝、赵郡王毓、中山王叔仁、齐郡王温,公卿已下二千馀人。
  6.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二·梁纪八》:因纵兵杀之,自丞相高阳王雍、司空元钦、仪同三司义阳王略以下,死者二千馀人。
  7.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衍弟钦,字思若。位中书监、尚书右仆射、仪同三司。钦色尤黑,故时人号为黑面仆射。钦淫从兄丽妻崔氏,为御史中尉封回劾奏,遇赦免。寻除司州牧。钦少好学,早有令誉,时人语曰:“皇宗略略,寿安、思若。”及晚年贵重,不能有所匡益,识者轻之。钦曾托青州人高僧寿为子求师,师至,未几逃去。钦以让僧寿。僧寿性滑稽,反谓钦曰:“凡人绝粒,七日乃死,始经五朝,便尔逃遁,去食就信,实有所阙。”钦乃大惭,于是待客稍厚。后除司空公,封钜平县公。于河阴遇害,赠假黄钺、太师、太尉公。
  8.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衍弟钦,字思若,位中书监、尚书右仆射、仪同三司。钦色尤黑,故时人号为黑面仆射。钦淫从兄丽妻崔氏,为御史中尉封回劾奏,遇赦免。寻除司州牧。钦少好学,早有令誉。时人语曰:“皇宗略略,寿安、思若。”及晚年贵重,不能有所匡益,论者轻之。钦曾托青州人高僧寿为子求师,师至,未几逃去。钦以让僧寿。僧寿性滑稽,反谓钦曰:“凡人绝粒七日乃死,始经五朝,便尔逃遁,去食就信,实有所阙。”钦乃大惭,于是待客稍厚。后除司空公,封钜平县公。于河阴遇害,赠假黄钺、太师、太尉公。
  9.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大魏故侍中特進驃騎大將軍尚書左僕射司州牧司空公鉅平縣開國侯元君之神銘」君諱欽,字思若,河南洛陽人也。恭宗景穆皇帝之孫,陽平哀王之季子也。長源與積石分流,」崇峰共昇極齊峻。丹書寫其深玄,綠圖窮其妙跡。固以備諸篆素,磬於金石者矣。君資五行」之秀質,稟七耀之淳精,生而瑰奇,幼而俊異。磊落拔俗之韻,發自天衷;俶儻逸群之操,起於」衿抱。三墳五典之秘,丱歲已通;九流七略之文,綺年盡學。齒在僮稚,雅為獻文所矜;未及」弱冠,偏蒙高祖流愛。出入之際,與眾不同,醼會之日,每見優禮。太和中出身元士,俄遷正員」郎,尋轉左中郎將。景明初,除司徒右長史。正始末,為輔國將軍尚書吏部郎中公。神兼物表,」識洞人先,毗台闡譽,贊省有聲。即授散騎常侍給事黃門侍郎。羽儀華閣,絲綸紫幃,凝然若」山,渙乎如水。於時陰衡泛極,降沴荊楊,原漯滔流,民用惛墊。辰居耿慮,弔彼萌黎,思杖才良,」慰茲齊庶。以公望實宗賢,仁潤兼暢,光揚之寄,實唯伊人。即以本官持節慰勞,銜命載馳,皇」澤攸孚。於是人飽注川,家蒙挾纊,洪濤斯弭,黿鼉不勃。還除大鴻臚卿,尋授度支尚書,轉大」宗正卿七兵尚書。頻昇九棘,聯涉五省,官人以能,朝野榮之。又加撫軍將軍仍尚書。遂丁太妃憂,泣四消魂,哀號毀骨,水漿不入,扶杖不出,一二年間,幾於滅性。服闋,除鎮南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又遷衛大將軍中書監。任維國秘,職司王言,筆下雲飛,紙上風起,忠規良謀,內外」稱焉。又除尚書右僕射加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復授宗師侍中尚書左僕射驃騎大將軍」仍儀同。端衡政本,百揆斯歸。薄領紛騰,文翰委積,公心閑治要,性練鴻綱,舉凡而巨細無遺,」撮目而隱顯俱曉,虛來實返,浩浩同歌,千條萬緒,遊遊共詠。雖荀公之明辨未然,陳君之預」瞻不或,方之於公,遠有慚色。既如隴右匪民,荊蠻蠢服,蔓草將延,望根待滅。皇帝酬咨鷹揚,」僉屬攸歸,遂以公為大將軍二道都督。公乃仰察廟勝之規,俯荷推轂之寄,長旌西指,豳雍」風靡,秉鉞南麾,荒夷草偃,洪勳茂積,簡在帝心,振旅旋旆,除司州牧仍驃騎將軍儀同三司。」赫赫之威既備,巖巖之重攸鍾。三河六輔之民,敬之如神明;七相五公之家,畏之如雷電。以」病乞解,蒙授侍中特進左光祿大夫。未幾,復除侍中司空公開國侯,食邑五百戶。公宦通兩」京,首登三事,燮陰陽於四海,諧水土於天下。汪汪乎若大川,陶陶乎若巨壑,注之不盈,泄之」不竭者也。至於秋臺引月,春帳來風,琴吐新聲,觞流芳味,高談天人之初,清言萬物之祭;雖」林下七子,不足稱奇;巖裏四公,曷云能上。方將望北辰以未移,指南山而亢壽,參稷契如并」馳,共且奭而齊軫。而上天不弔,降禍斯人,春秋五十九,以建義元年四月十三日遇害於北」芒之陰。金玉隨瓦礫同泯,蘭蕙從芛蕕俱盡,哀乎悲矣,何酷如之。天子悼傷,迺贈侍中太師」太尉尚書令驃騎大將軍定州刺史,謚曰文懿,禮也。使鴻臚太常監護喪事,賜東垣秘器、朝服一襲,祭以太牢。粵永安元年十一月甲寅朔八日辛酉遷窆於西陵之阿。痛德音之滅響,」傷神影之潛輝,題斯言於一石,庶萬古而可期。迺作銘曰:」綿邈帝始,杳眇皇初,跡潛綠帙,名隱丹書。金道移運,水德應符,赫哉大魏,勃矣其敷。恭宗纂」廟,陽平闡蕃,握圖龍躍,裂璧鸞翻。功兼九有,績覆三元,麟趾既茂,椒聊亦繁。惟公誕載,實資」妙氣,精褒五像,神融七緯。識洞玄文,學窮秘記,指岳方仁,瞻河比思。憑海濯鱗,摶風聳翼,一」舉圖南,九萬不息。再飛青槐,三栖丹棘,淹留樞揆,從容禁閾。官以德設,爵用才行,若人出處,」所在文明。棟樑廣夏,鹽梅大羹,水流土止,地平天成。報善參差,酬仁淼漫,逸翮方騰,駿足將」半。中途頓駕,陵空落翰,山頹河悲,良折豈嘆。日沉朱陸,月次黃鍾,室卷組帳,庭設龜龍。泉門幽隱,隴戶深重,一去永矣,歸來無從。
  10. ^ 《魏书·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三》:世宗崩,领军于忠矫擅威刑,与左仆射郭祚、尚书裴植同时遇害,语在《植传》。时年五十七。俊与祚婚家,为忠所恶,故及于难。临终,俊诉枉于尚书元钦,钦知而不敢申理。
  11. ^ 《北史·卷二十六·列传第十四/武英殿本》宣武崩,领军于忠矫擅威刑,俊与左仆射郭祚昏嫁,故亦同时遇害。临终,诉枉于尚书元钦,钦知而不敢申理。
  12.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休少而谦退,事母孝谨。及为尚书,子仲文纳丞相雍第二女,女妻领军元叉长庶子秘书郎稚舒,挟恃二家,志气微改,内有自得之心,外则陵藉同列。尚书令李崇、左仆射萧宝寅、右仆射元钦,皆以雍、叉之故,每惮下之。
  13.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休少而谦退,事母孝谨。及为尚书,子仲文娶丞相高阳王雍女,女适领军元叉庶长子舒,挟恃二家,志气微改,陵藉同列。尚书令李崇、左仆射萧宝寅、右仆射元钦皆以此惮下之。
  14.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太妃李氏,頓丘衛國人也。魏故使持節大將軍陽平幽王之妃。使」持節衛大將軍青定二州刺史陽平惠王之母。鴻基肇於軒轅,寶」冑啟於伯陽,哲人之後,弈葉官華,龜玉相承,重光不絕。祖賢,晉南」頓太守。神鑒朗悟,知名往朝。父超,宋龍驤將軍哲縣侯。風德高邁,」見重劉主。太妃稟婺光之淑靈,陶湘川之妙氣,生而端嶷,幼則貞」華,睿性自高,神衿孤遠。風儀容豫,比素月而共暉;蘭姿炤灼,擬芳」煙而等映。柔湛內恭,溫明外發,凝然若雲,潔然如玉。若夫汪汪沖」操,狀淵而獨邃;英英瑤質,似和璧而起照。志量寬明,性度方雅,」顧史自脩,問道鍼闕,五禮既融,四德兼朗。九族稱其貞淑,邦黨敬」其風華。於是鳲鳩延娉,玉帛盈門,就百兩之盛儀,居層樔以作配。」太妃遂內執恭謙,外秉禮憲,慕關睢之高範,遵雞鳴之鴻軌,柔裕」以奉上,慈順以接下,發言必也清穆,舉動其於令則。湛如淥泉之」發浦,皎若明月如昇漢。婦德徽於大邦,母儀光於蕃國,四育寶璋,」道映當世,奉時之績,鴻冊流芬。故廟堂慶其誕載,王業賴其作」輔,烈岳之胤,太妃其有焉。太妃慈惠為心,聰令為德,嚴而易奉,和」而難悅,恭己以政人,剋躬以齊物,儉不侵禮,華不損誥。雖榮貴彌」隆,而志操不俞,歡恚弗形於顏,憍矜莫現於色,聽其聲則無鄙郄」之心,睹其容則失傲慢之志,故能長幼剋諧,小大斯穆。至於孝慕」仁厚之感,慈明恭允之量,垂衿泛愛之道,溫柔和裕之至,信可以」踵武大姜,繼軌任氏者矣。天不報善,殲此仁淑。春秋八十,熙平二」年歲次大梁十月己丑朔二日庚寅寢疾薨於第。朝野悲惻于上,」雲宗痛慕于下,凡在有懷,莫不摧惋。粵十一月戊午朔廿八日癸」未窆于洛陽之西陵。夜宮無曉,晨光長絕,圖淑德於清泉,刊無朽」於玄石。乃作銘曰:」舒宮降彩,婺光垂曜,若妃誕載,神儀挺妙。剋令剋聰,以仁以孝,貞」華內朗,德音外照。雲姿窈窕,容禮堂堂,於穆仁妃,作配君王。溫恭」有則,閑裕有章,徽聲夙振,青風載揚。皎皎玉問,穆穆淵情,談玄簡」妙,雅論飛聲。如彼泉流,彌潔彌清,如彼琳瑯,俞久俞貞。報善未徵,」雲儀奄烈,浩月沉天,白雲空結。思鳥啼霜,悲風舞雪,追慕餘芳,痛」此長絕。
  15. ^ 胡, 海帆, 《<元昂墓志>及北魏阳平幽王嗣息之探析》,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1年, (09期): 47–50 
  16.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持節輔國將軍平州刺史元使君墓誌銘」君諱崇業,字子建,洛陽人也。景穆皇帝之曾孫,大」將軍陽平幽王之孫,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左」僕射宗師之長子。君三光降而為靈,六氣結而成烈,」秀若高桐,峻似孤岳,藻韻清遙,談論機發。士流挹其」萬頃,帝宗歎其千里。弱冠譽高,拜秘書郎中。秉牘麟」閣,釐校墳藝,洋洋之美,典素載清。舉上第,辟司徒錄」事參軍。君器懷凝峻,神衿挺照,橫藻台庭,灑落群外,」領袖之望,於焉為首。優賢之舉,拜寧朔將軍員外散」騎常侍。君風量秀整,英拔異流,參侍軒陛,儀形獨俊,」加以文彩豐豔,草麗雕華,凝辭逸韻,昭灼篇牘。逝將」變禮教於端闈,宣風化於槐路,而輔仁之慶虛文,草」露之危先集。春秋卅八,正光五年三月廿七日卒於」第。詔贈持節輔國將軍平州刺史禮也。其年冬十」一月十四日葬於長陵之東北。乃作銘曰:」丹陵發輝,華渚開耀,君侯誕載,神儀挺照。英量高偉,」風骨凝峭,端思出玄,談入妙。沖衿秀整,器宇標俊,昇」朝振響,藻韻清峻。冰情外朗,謙光內潤,汪汪淵湛,亭」亭岳鎮。近隧無賒,遠期已促,霜庭飛素,松門罕綠。思」鳥啁噍,哀禽躑躅,唯茲景行,德音如玉。
  17. ^ 朱亮主编;洛阳市文物局编. 《洛阳出土北魏墓志选编》.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1年6月: 一四一—一四二. ISBN 7-03-008655-4 (中文(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