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公制化

计量单位转换至公制体系的过程
同时显示英制和公制单位的汽车速度表
美国英国汽车中使用的一种速度计,显示车辆以英里计的时速(外圈、白色)和以公里计的时速(内部,红色)——对于加拿大车辆来说布局是内外相反的,或者仅有千米显示。[1]
一辆澳大利亚汽车的速度计,仅以千米/时(km/h)显示车辆的速度,而几乎所有国家都是如此。

公制化英语:Metrication)是计量单位转换为公制的过程。[2] 在全世界范围内,各国由各种地方和传统计量制度各自独立地向公制转变已有很长的历程;1790年代发端于法国,并在随后的两个世纪中广泛传播,但公制并未在所有国家和领域得到完全采用。

1860年,托斯卡纳成为现代意大利的一部分,这是公制化的一个例子。

目录

概述编辑

截至2017年,有7个国家未致力于完成公制化全面转型的进程[3]美国及其联系邦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帕劳,官方使用美国的习惯单位(美制单位);利比里亚官方使用美制单位[4]缅甸官方使用缅甸计量单位。然而,据报道,缅甸和利比里亚基本上使用公制,即使没有官方立法支持。[5]

英国公制是多数受监管的计重交易,或以计量目的使用的官方计量单位制度,但一些英制单位仍然是主要的官方计量单位。例如,英里英尺仍然是道路标志的官方单位,而且英制单位使用广泛。[6][7] 此外,英制品脱(Imperial pint)也仍然是可回收瓶装牛奶以及英国酒吧里生啤酒苹果酒的许可单位。 英制单位也可合法地与公制单位一起使用于食品包装和散装货物标价;在用于描述产品时英制单位可单独使用,但不可作为计量出售的单位。例如:电视屏幕和服装尺码往往只以英寸为单位,但除非附有公制单位价格,否则以每英寸标示一块材料的价格不合法。

利比里亚政府现在确定以使用公制为目标推进[8],且缅甸政府表示,该国将以在2019年前完成为目标推进公制化。[9][10]缅甸和利比里亚实质上都是公制国家,以公制单位进行国际贸易。公制化倡导者对两个国家的访问显示,他们在国内使用公制单位处理许多事务,例外如缅甸使用英制加仑的旧汽油泵。这些国家和其他国家通过国际贸易和标准化在一定程度上采纳了公制度量,例如,塞拉利昂在2011年5月转向以升出售燃料。[11][12]美国在1866年强制商业和法律诉讼接受公制,但不得取代其习惯单位。[13]1897年英国亦效仿,直到1995年才强制大多数用途必须使用公制单位。

1971年,美国国家标准局(National Bureau of Standards)完成了一项为期三年的研究,研究了全球公制使用不断增加对美国的影响。这项研究最后向国会提交了一份题为《公制美国——顺势而为》(A Metric America - A Decision Whose Time Has Come)英语A Metric America的报告。自此之后,美国的公制使用增加了,主要是在制造业和教育领域。1974年8月21日颁布的第93-380号公共法律规定,美国的政策是鼓励教育机构和机构,作为常规教育方案的一部分使学生做好准备,以轻松和便利地使用公制度量制度。1975年12月23日,时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签署了公共法94-168,《1975年公制转换法案》(Metric Conversion Act)英语Metric Conversion Act。 该法案宣布了一项协调美国境内逐渐增加的公制使用的国家政策。法案设立了一个美国公制委员会,其职能从1982年10月1日起转移到商务部公制办公室,以协调向公制的自愿转换。[14]

大多数国家在一段并用新旧度量衡的过渡时期后正式采用了公制制度。一些国家如圭亚那已经正式采用了公制,但在实施时却遇到了一些麻烦。[15]安提瓜和巴布达,也是“官方”使用公制,正在向公制计量系统的全面实施迈进,但较预期的要慢。该国政府已经宣布,他们计划在2015年第一季度之前将他们的国家转为使用公制。[16]圣卢西亚等其他加勒比地区国家是官方使用公制,但仍处于全面转换的过程中。[17]

欧洲联盟试图利用《计量单位指令》(Units of Measure Directive)英语Units of Measure Directive建立共同的计量单位体系,并为欧洲单一市场提供便利。在整个1990年代,欧洲联盟委员会帮助成员国加快完成其公制转换进程。其中包括英国,该国的法律在部分或所有情况授权或允许使用许多英制度量单位,如道路标志上距离所用的英里,以英里每小时标示的限速,啤酒的品脱,以及衣服的英寸[18]英国获得了对道路标识中的英里和码,和(与爱尔兰相同的)在酒吧出售的一品脱(英制)生啤酒的永久豁免(参见英国的公制化英语Metrication in the United Kingdom)。[19]2007年,欧洲联盟委员会还宣布(为了安抚英国公众舆论和促进与美国的贸易),它将放弃要求包装商品仅使用公制标签,并允许公制-英制双重标识无限期地继续下去。

在20世纪下半叶或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其他使用英制单位的国家完成了官方的公制化。最近完成这一进程的是爱尔兰共和国,该国于1970年代开始进行公制化改造,并于2005年初完成。[20]

2007年1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决定与其他空间机构保持一致,在今后所有的月球任务中使用公制单位。[21]

美国[22][23]英国[24][25][26]加拿大[27]国内有积极反对公制化的意见,特别是更新的计量单位法律将使历史计量体系遭到淘汰的情况下。其他国家,比如法国[28]日本[29],曾经有大众的强烈反对声音,但现在已经完全接受了公制化。

在公制体系之前编辑

罗马帝国曾使用pes(“尺”)作为度量。此单位被分为12个uniciae(“寸”)。单位libra(“磅”)则是在罗马时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对欧洲的重量和货币单位有着广泛的影响,如(pound)和英镑(pound sterling,其符号即来源于libra的花体字母L[30])。 随着时间的推移,单位变化很大。[31]查理曼大帝是几位发起改革的统治者之一,计划在他们统治的帝国内标准化计量单位和货币,但是并没有真正的总体突破。[32][33][34]

在中世纪的欧洲,关于度量衡的当地法律是由同业公会逐城制定的。例如,厄尔(ell,或elle)是欧洲常用的长度单位,但其长度从德国部分地区的40.2厘米到荷兰的70厘米和苏格兰爱丁堡的94.5厘米不等。1838年瑞士的一项调查显示,foot(尺)有37种不同的区域变体,厄尔则有68种;干谷粒有83种不同计量单位,液体有70种,禽畜“胴体重量”则有63种。[35]当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在1687年撰写《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时,他引用了“巴黎尺”(Parisan feet)作为测量单位,使读者就可以理解书中涉及的尺寸。至于制定地方城际或国家计量标准的努力,例子有1641年的苏格兰法律和1824年的英国标准英制制度(imperial system)——后者仍在英国普遍使用。曾几何时,封建中国已经成功地在全国范围内标准化了单位,但到了1936年,官方调查发现了的53种数值,从200毫米到1250毫米不等; 32个版本的,数值在500毫升和8升之间;36种不同的,从300克到2500克不等。[36] 然而,大革命时期的法国将产生一个决定性的国际单位体系,这个体系现在已经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使用。

对单一国际计量体系的渴望来自日益增长的国际贸易以及对货物应用共同标准的需要。对于一家公司而言,购买在另一个国家生产的产品时,他们需要确保收到的货物与描述相符。中世纪的单位厄尔之所以被废弃,部分原因是它的数值无法标准化。国际单位制(SI)的一个主要优势就是它是国际性的,随着其日益成为国际通行标准,对各国施加的遵守国际单位制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然而,它也简化了测量的教学,因为所有的国际单位制(SI)单位都是基于少数基本单位(特别是米、千克和秒囊括了大部分的日常测量场景),使用十进制前缀来涵盖所有量级。这与前公制(pre-metric)单位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的名称大多不直接相关(例如英寸英尺英里),而且它们之间的比例不一致,必须直接记忆(例如12、3、1760)。由于国际单位制(SI)表达式中的值总是小数(即没有普通分数),以及SI不使用混合单位(如“X英尺Y英寸”),测量值容易相加或相乘。此外,科学测量和计算大大简化,因为电学、力学等领域的单位是SI系统的一部分,因此都以一致的方式相互关联(例如1 J=1 kg·m2·s-2=1 V·A·s)。计量标准化对工业革命和一般技术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37][38][39][32]。国际单位制不是国际标准化的唯一例子;除了企业之间成立的私有标准化组织,若干强大的国际标准化组织存在于多个行业,如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国际电工委员会(IEC)及国际电信联盟(ITU)。[39]

公制系统的先行者编辑

十进制数是公制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系统只有一个基本单位和以10为基底创建的倍数,而前面的数字保持不变。这令计算得到简化。虽然印度人曾用十进制数字进行数学计算,但是直到1585年才由西蒙·斯蒂文(Simon Stevin)在他的小册子De Thiende(古荷兰语中意为“第十”)中首先提倡日常使用小数。 他还宣称,将十进制数用于货币和计量只是时间问题。他对十进制小数的表示方法很笨拙,但随着小数点的引入,这一点得到克服,这一般归功于巴塞洛缪·皮提斯卡斯(Bartholomaeus Pitiscus)英语Bartholomaeus Pitiscus,在他的三角表(1595年)中使用了这种表示法。[40]

约翰·威尔金斯在他1668年发表的《关于真实性格和哲学语言的论文》(Essay towards a Real Character and a Philosophical Language)英语Essay towards a Real Character and a Philosophical Language中,提出一个与今天的公制系统非常相似的计量系统。他建议保留作为时间的基本单位,并建议每秒经过起始位置一次的钟摆移动的长度(即周期为两秒)应作为长度的基本单位。这一长度——他提议的名称是“标准”(standard)——将是994毫米。他的基本质量单位——他提议称之为“百”(hundred)——是一个立方“标准”体积的蒸馏雨水的质量。他所提议的基本计量单位的十进制倍数和子单位的名称是当时使用的计量单位的名称。[41][42]

1670年,加布里埃尔·穆顿(Gabriel Mouton)英语Gabriel Mouton公布了一项建议,其实质上与威尔金斯的建议相似,只是他的基本长度单位是地理纬度的1/1000弧分(约为1.852米)。他提议把这个单位叫做“virga”。他没有为每个长度单位使用不同的名称,而是提出了一系列有前缀的名称,这种做法与国际单位制类似。[40]

1790年,托马斯·杰弗逊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报告,他在报告中提议采用十进制硬币、重量和度量体系。他建议将基本单位长度称为“尺”(foot),并认为这个单位应该是周期为1秒钟摆摆动距离的3/10或1/3——也就是威尔金斯一个世纪前提出的“标准”(standard)的3/10或1/3。此单位相当于11.755英寸(29.8厘米)或13.06英寸(33.1厘米)。与威尔金斯一样,他提出的基准计量单位的倍数和子单位的名称是当时计量单位的名称。[43]在这个时代,人们对大地测量学的极大兴趣,以及发展起来的计量系统思想,影响了美国大陆被测量和分割的方式。苏格兰历史作家安德罗·林克莱特(Andro Linklater)英语Andro Linklater的《测量美国》中,探讨了杰弗逊对新计量系统的完整愿景,及其如何接近取代和传统的英亩但最终却未如此。[44]

采用公制度量衡制度编辑

在19世纪荷兰德国意大利的统一进程中,公制度量衡制度被证明是一种方便的政治妥协。1814年,葡萄牙成为法兰西帝国以外第一个正式采用公制的国家。西班牙在1858年发现效仿法国的做法是有益的,在十年之内,拉丁美洲也采用了公制。在英国美国,公制化受到了相当大的阻力;唯英国于1965年宣布了公制化计划,英联邦也随之效仿。

法国编辑

 
拿破仑·波拿巴于1812年引入了习惯度量衡(Mesures usuelles)英语Mesures usuelles

1795年,法国引入公制,逐个地区推行,巴黎是第一个实施地区;但按照现代标准,这一过渡期管理不善。虽然分发了数以千计的小册子,负责监督这一过程的计量局却低估了所涉及的工作量。仅巴黎一个城市就需要50万支米柱(米原器),然而在米成为唯一的法定计量单位一个月后,他们只有25000支的存量。[7]:269这一点,加上其他过分的革命措施和高文盲率,使公制不受欢迎。尽管1801年9月公制成为陆上贸易可用的唯一计量单位体制,许多人依然使用旧单位工作后再转换结果至公制,反抗这一变化。[28]

拿破仑本人嘲笑公制,但作为一个能干的管理者,承认公制作为计量系统健全基础的价值,并根据1812年2月12日帝国法令(décret impérial du 12 février 1812 ),引进了一种新的计量系统——用于小型零售企业的“习惯度量衡”(mesures usuelles)英语mesures usuelles——所有政府、法律和类似工作领域仍然必须使用公制,公制继续在各级教育中教授。[45]古代使用的许多单位的名称被重新引进,但被重新定义为公制单位。 因此,突阿斯(法语:toise)的定义是2米长,6法尺(法语:pied)为一突阿斯,12法寸(法语:pouce)为一法尺和12个liges组成一法寸。同样,里弗(法语:livre)也被定义为500克,每里弗由16 once组成,每个once等于8 gros,aune为120厘米。[46]

根据《1837年7月4日法》(La loi du 4 juillet 1837),路易-菲利普一世,通过重申1795年和1799年衡量法,从1840年5月1日开始取缔习惯度量衡的使用。[47][48] 然而,许多计量单位,如里弗(半千克) ,仍然在日常中使用多年[48][49],残余影响直到今天。

德意志关税同盟编辑

 
坐落于蓬泰巴的奥匈帝国-意大利界碑上刻有19世纪中欧使用的单位万米英语myriametre(10公里)。

在法国大革命爆发时,现代德国和奥地利的大部分国土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后者变成了一个由王国、公国、自由城市、教区和其他封地组成的松散联邦,每个封地都有自己的度量衡系统——尽管多数情况下这些系统是从一千年前由查理曼大帝建立的加洛林王朝时代的体制松散地衍生出来的。

在拿破仑时代,德意志的一些邦国采取行动,改革他们的计量体系,使用原型米和千克作为新单位的基础。例如,巴登在1810年重新定义了杆(德語:Ruthe为3.0米,并将杆的子单位定义为1杆=10尺(德語:Fuß)=100寸(德語:Zoll)=1,000线(德語:Linie)=10,000点(德語:Punkt),而磅(德語:Pfund)被定义为500克,分为30盎司(德語:Loth),每盎司16.67克。[50][51]巴伐利亚在其1811年的改革中,将巴伐利亚磅(德語:Pfund)从561.288克精确地削减到560克,相当于32盎司(德語:Loth) 组成,每盎司等于17.5克,[52]而普鲁士磅(德語:Pfund)保持在467.711克。[53]

维也纳会议之后,德意志各邦国之间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商业合作,成果是德意志关税同盟(德語:Zollverein)。然而,在1856年巴伐利亚率先制定《德国商法典》之前,贸易壁垒仍然很多。作为法规的一部分,关税同盟引入了Zollpfund(海关磅),其定义为500克整,可分为30“lot”。[54]这个单位用于邦国间货物运输,但并不全部适用于所有国家的内部使用。

虽然在1866年的普奥战争之后,关税同盟崩溃了,但在1872年新成立的德意志帝国和1875年的奥地利,公制体系成为了官方的计量体系。[55][56]1877年以后,海关磅在德国不再合法。[57]

意大利编辑

 
托斯卡纳维科皮萨诺的石板展示了旧式度量衡单位到公制单位的换算

1797年拿破仑意大利北部建立,定都米兰奇萨尔皮尼共和国,首先采用了基于“奇萨尔皮尼腕尺”(意大利語bracio cisalpino)的改良公制系统,该单位定义为半米。[58]1802年,奇萨尔皮尼共和国改称意大利共和国,以拿破仑为国家元首。次年,奇萨尔皮尼计量体系被公制体系所取代。[58]

1806年,意大利共和国被意大利王国取代,拿破仑成为其皇帝。至1812年,整个意大利从罗马向北都在拿破仑的控制之下,无论是作为法兰西的一部分或作为意大利王国的一部分,确保了公制在整个地区内的使用。

维也纳会议之后,意大利各邦国恢复了它们原来的计量体系;但在1845年,萨丁尼亚王国通过了立法,在五年内引入了公制。到1860年,意大利大部分地区统一在萨丁尼亚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的统治之下,且依据1861年7月28日第132号法律,令公制成为整个王国的官方计量制度。1870年12月31日前,许多转换表(意大利語Tavole di ragguaglio)展示在商店里。[58]

荷兰编辑

荷兰先前使用公制,后于1812年起作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的一部分使用“习惯度量衡”(mesures usuelles)英语mesures usuelles。根据1817年3月27日皇家法令(Koningklijk besluit van den 27 Maart 1817),新成立的荷兰王国放弃了习惯度量衡系统,采用“荷兰”公制系统(荷蘭語Nederlands metrisch stelsel),当中公制单位以当时使用的计量单位命名。 例子包括被定义为100克的盎司(荷蘭語ons)。[59]


葡萄牙编辑

1814年8月,葡萄牙正式采用公制,但其单位名称跟随葡萄牙传统单位英语Portuguese customary units。在这个系统中,基本单位是: 1手(葡萄牙語:mão-travessa)=1分米,10手=1码(葡萄牙語:vara)=1米;1加纳得(葡萄牙語:canada)=1;1磅(葡萄牙語:libra)=1千克。


西班牙编辑

直到1700年波旁王朝崛起前,西班牙的每个地区都保留了自己的计量系统。新的波旁王朝试图将控制权集中,并随之推行计量制度。关于保留卡斯蒂利亚时代单位,或者为了协调而采用法国体系是否可取曾经有过争论。[60]虽然西班牙协助了皮埃尔·梅尚(法语:Pierre Méchain)进行子午线调查,但政府惧怕法国革命运动,并以加强卡斯蒂利亚时代单位体系的方式抗衡法国大革命运动。然而到了1849年,事实证明旧体系很难维持,当年公制成为西班牙的法定计量制度。[60]

 
堂·卡洛斯·伊瓦涅斯·伊瓦涅斯· 德伊韦罗(Carlos Ibáñez e Ibáñez de Ibero),穆拉森侯爵

1852年,西班牙皇家科学院英语Spanish Royal Academy of Sciences敦促政府批准绘制一幅大比例的西班牙地图。次年,卡洛斯·伊瓦涅斯·伊瓦涅斯· 德伊韦罗(Carlos Ibáñez e Ibáñez de Ibero)英语Carlos Ibáñez e Ibáñez de Ibero被任命承担这项任务。所有的科学和技术材料都必须创造出来。卡洛斯·伊瓦涅斯·伊瓦涅斯·德伊韦罗和萨韦德拉(Saavedra)前往巴黎,监督布伦纳(Brunner)生产他们设计的一种测量仪器,后来他们将这种仪器与让-夏尔·德博尔达(Jean-Charles de Borda)英语Jean-Charles de Borda的双突阿斯N°1进行了比较,后者是法国所有大地测量基准的主要参考,长度为3.8980732米。

1865年,西班牙的三角测量网络与葡萄牙法国的联系在一起。1866年,在纳沙泰尔的大地测量协会(Association of Geodesy)会议上,伊瓦涅斯宣布西班牙将合作重新测量巴黎子午线弧。1879年,伊瓦涅斯和法国军官弗朗索瓦·佩里耶(François Perrier)英语François Perrier (French Army officer)完成了西班牙大地测量网和法属阿尔及利亚之间的连接,从而完成了从设得兰群岛延伸到撒哈拉的巴黎子午线弧的测量。

1867年,俄罗斯、西班牙和葡萄牙加入了欧洲大地测量协会(德語:Europäische Gradmessung),该组织后演变为国际大地测量协会英语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Geodesy。同年,在柏林举行的第二届欧洲弧度测量大会上,讨论了国际标准长度单位的问题,以便将不同国家的测量结果结合起来,确定地球的大小和形状。根据约翰·雅各布·拜耳(Johann Jacob Baeyer,普鲁士军官)英语Johann Jacob Baeyer阿道夫·希尔施(Adolphe Hirsch,德国天文学家)和卡洛斯·伊瓦涅斯·伊瓦涅斯·德伊韦罗的提议,会议建议采用米制并设立一个国际米制委员会。

1869年11月,法国政府发出加入该委员会的邀请。西班牙接受,卡洛斯·伊瓦涅斯·伊瓦涅斯·德伊韦罗参加了1870年国际米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筹备研究委员会的工作。 1872年,他成为国际米制委员会常设委员会主席。1874年,伊瓦涅斯被选为欧洲弧度测量常设委员会主席。他还主持了1875年在巴黎举行的欧洲弧测量大会,当时该协会决定为基地的测量建立一个国际大地测量标准。[61]他代表西班牙参加了1875年在巴黎召开的米制公约会议。这位西班牙大地测量工作者当选为国际度量衡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他的活动成果是在1889年举行的国际度量衡大会第一次会议期间向所有米制公约缔约国分发了一个合金米原器。这些米原器直至1960年都作为米的定义基准。

英国和英联邦编辑

1824年的《度量衡法案》(Weights and Measures Act)将一个标准的“帝国”(Imperial)度量衡体系加诸于大英帝国。[62]这一法案的效果是使现有的英国计量单位标准化,而不是使它们与公制统一。

在接下来的80年里,一些议会特别委员会建议采用公制,每次都有更高程度的紧迫性,但议会却犹豫不决。1862年的一份特别委员会报告建议强制公制化,但设有一个“中间宽容阶段”;1864年议会的反应是将公制单位合法化,但仅限于“合同和交易”。[63]联合王国最初拒绝《米制公约》,但在1883年最终签署。与此同时,英国科学家技术人员走在了公制化运动的前沿——正是不列颠科学协会厘米-克-秒制(CGS system of units)作为一个连贯的系统进行推广,也正是英国公司庄信万丰(Johnson Matthey)在1889年被国际度量衡大会(CGPM)接受为国际米和千克原器的铸造者。[64]:109[65]

1895年,另一个议会特别委员会建议在两年的宽容期之后强制采用公制。1897年的《度量衡法案》使公制贸易单位合法化,但没有强制执行。一项规定强制使用公制,目的是使英国工业基地能够击退新生的德国基地的挑战的法案,1904年在上议院获得通过。但是英国下议院没有在下一次大选前通过这项法案。1907年,由于兰开夏郡棉花产业的反对,一项类似的法案以150票对118票在英国下议院被否决。

1965年,英国启动了官方的公制化计划,截止2012年还没有完成。英国的公制化计划标志着英联邦其他地方公制化计划的开始;但印度在1959年已启动其计划,比联合王国早6年。南非(当时不是英联邦成员)在1967年设立了一个公制化咨询委员会(Metrication Advisory Board),新西兰在1969年设立了它的公制咨询委员会(Metric Advisory Board),澳大利亚在1970年通过了公制转换法案(Metric Conversion Act),加拿大在1971年任命了一个公制化委员会(Metrication Commission)。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非在十年内基本完成了公制化,而印度和加拿大的公制化尚未完成。此外,lakh(十万卢比)和crore(一千万卢比)在印度仍然广泛使用;而在加拿大,由于与美国的密切贸易关系,平方英尺仍然广泛用于商业和住宅广告,部分用于建筑工程,而铁路继续以英里表示轨道里程和时速限制,因其也在美国范围内运营业务。大多数其他英联邦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改用公制。[66]

美国编辑

1805年,瑞士大地测量师费迪南德·鲁道夫·哈斯勒(Ferdinand Rudolph Hassler)英语Ferdinand Rudolph Hassler将法国米和千克原器的复制品带到了美国。[67]1830年,国会决定在美国建立统一的长度和重量标准。[68]哈斯勒受命制定新的标准,并提议采用公制。[68]国会选择了1758年的英国议会标准和1824年的英国特洛伊磅作为长度重量的标准。[68]然而,美国海岸测量英语U.S. National Geodetic Survey的主要基线是1834年在纽约州法尔岛英语Fire Island用4根2米长的铁棒测量的,这些铁棒则是于英国按照哈斯勒的规格制造的,并于1815年运回美国。[69][70]美国国家大地测量中的所有距离都是以米计算的。[71]186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在美国使用公制合法。该法案性质为许可,而非强制执行;它用惯用的美制单位而非国际米和千克原器来定义公制。[72][73]:10–13至1893年,以美制单位作为参考标准变得不可靠。此外,美国作为米制公约的签署国,拥有本国的米和公斤标准原器,这些原器参照世界其他地方所用的校准。这引出了门登霍尔法令(Mendenhall Order)英语Mendenhall Order,该法令参照国家公制原器重新定义了美制单位,但使用了1866年法案的换算系数。[73]:16–20 1896年,一项将令公制变为强制性使用的法案递交至美国国会。在国会委员会面前作证的29人中,23人赞成该法案,6人反对。6位反对者中有4位代表制造业利益,另外2位代表美国税务局。反对者引述的理据是转换的成本和不便。该法案未获通过。其后的法案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56]

转换进度编辑

公制系统于1799年正式引入法国。在19世纪中,公制系统获得了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的采用:葡萄牙(1814年)[74]荷兰比利时卢森堡(1820年);瑞士(1835年);西班牙(1850年代);意大利(1861);罗马尼亚(1864);德国(1870年,法定为1872年1月1日)[75];和奥匈帝国(1876,法律上于1871年)[56]。泰国在1923年前未曾正式采用,但其皇家测量部门(Royal Thai Survey Department)英语Royal Thai Survey Department早至1896年即将公制用于地籍测量[76]丹麦冰岛于1907年采用公制。

按国家列出的公制转换年表及完成状态编辑

 
按当前公制化进程区分的各国:
  完成
  接近完成
  部分完成
  少有采用

官方公制化进程起始年份一栏中的链接指向有关对应国家或地区公制化的条目[77]

官方公制化进程起始年份[78][79][80] 国家或地区 原度量衡系统 公制化状态
1795 法国 法制英语French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14 葡萄牙[Note 1] 葡萄牙制英语Portuguese customary units 5完成
1820 比利时 多种 5完成
1820 荷兰 荷兰制英语Dutch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48英语Metrication in Chile 智利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 3几近完成
1852[81] 墨西哥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变体 4完成(部分全国和地区性单位仍在使用中,且部分行业使用部分美制单位
1852 西班牙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 5完成,但部分前公制单位仍在使用中,包括:土地单位ferradofanegaatahúllaquiñón;重量单位libraarroba;液体单位cuartilla;屏幕尺寸单位pulgada
1861 意大利 多种 5完成
1862[82] 巴西 葡萄牙制英语Portuguese customary units 5完成,但有部分非公制单位用于特定领域:农村土地alqueire;牲畜重量arroba;屏幕尺寸polegada;轮胎气压libra-força por polegada quadrada以英语缩写psi称之
1862英语Metrication in Peru 秘鲁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 4几近完成
1863 乌拉圭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 5完成
1864 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制英语Romani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68 北德意志邦联 多种英语Germ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69 南德意志诸邦 多种英语Germ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71 奥地利 多种 5完成
1872[Note 2] 德国 多种英语Germ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73[83] 塞尔维亚 多种 5完成
1874 匈牙利 匈牙利制英语Hungari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75 奥斯曼土耳其 奥斯曼制英语Ottom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75[84] 挪威 挪威制英语Norwegi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76英语Metrication in Sweden 瑞典 瑞典制英语Swedish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旧长度单位“里(mil)英语Scandinavian mile”于1876年重新定义为10公里,仍在日常中使用,包括在日常对话和广告中用“升每里”表示机动车油耗;在一些语境中,例如计算拥有车辆的成本(“milkostnad”,意为每里成本)和使用私人车辆代替公司车辆后的报销(“milersättning”),“里”依然在法律文本中使用,尽管在官方层面并非合法长度单位。
1876 瑞士 多种 5完成
1886 阿根廷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 5完成
1886[85] 芬兰 芬兰制英语Finnish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899 巴拉圭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变体 5完成
1907 丹麦 丹麦制英语Danish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907 冰岛 冰岛制英语Icelandic units of measurement/丹麦制英语Danish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907 菲律宾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美制单位和本地制 3几近完成,英制习惯单位仍用于身体尺寸测量
1908 哥斯达黎加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 5完成
1912 多米尼加 西班牙制英语Spanish customary units 5完成
1918[86][87] 俄罗斯 俄制英语Obsolete Russi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923[88][89] 泰国 多种 3几近完成
1924英语Metrication of Japan[90] 日本 日制(尺贯法) 5完成,英语ge (unit)仍然非正式地分别作为容量和楼面积单位使用
1925 中国 营造尺库平制
中国度量衡
3几近完成,大陆台湾地区的部分领域仍在分别并行使用市制台制
1929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制英语Estoni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946 印度尼西亚 多种 3几近完成
1948 以色列 奥斯曼制英语Ottoman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954英语Metrication in India 印度 多种 5完成
1954 苏丹 多种 5完成
1959[91] 希腊 古希腊制英语Ancient Greek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961英语Metrication of South Korea 韩国 朝鲜制英语Korean units 5完成,仍非正式使用作为楼面积单位
1963 老挝 (未知) 5完成
1963 越南 越南制英语Vietnamese units of measurement 5完成
1965英语Metrication in the United Kingdom[Note 3] 英国 英制 2部分完成
1967英语Metrication in Ireland 爱尔兰 英制[Note 4] 5完成
1967 巴基斯坦 英制 5完成
1969英语Metrication in New Zealand 新西兰 英制 5完成
1970英语Metrication in Australia 澳大利亚 英制 5完成
1971 南非[Note 5] 英制 5完成
1972 马来西亚 英制马来制英语Malay units of measurement 2部分完成,一些传统湿货街市英语wet markets早市(pasar pagi)仍然使用马来制英语Malay units of measurement英制单位仍广泛使用,在表示房地产面积等的场合使用平方英尺多于平方米。
1973英语Metrication in Canada[92] 加拿大 英制英语Weights and Measures Act (R.S. 1985) 2几近完成(非正式身体尺寸使用英制单位,特定行业如房地产、建筑工程和家电因为高度依赖美国生产仍使用英制) [93]
1975英语Metri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Note 6][94] 美国 美制 1部分采用[95]
1975英语Metrication of North Korea[96] 朝鲜 朝鲜制英语Korean units 2部分完成,传统单位英语Korean units仍在正式使用中[97][98]
1976[99] 斯里兰卡 英制 3几近完成[100]
1976 香港 英制中国度量衡 3几近完成(传统市场仍然使用中国传统单位英制单位;地产行业使用平方英尺作为建筑楼面积单位。)
1984 台湾 台制 3几近完成(传统市场和地产业仍使用台制单位
1992 澳门 英制中国度量衡
(同时有美制单位
3几近完成
1998英语Metrication in Jamaica 牙买加 英制 2部分完成
2005 圣卢西亚 英制 5完成
未确定 利比里亚[Note 7] 英制[94] 1部分采用[Note 8][101]
2011[Note 9][102]
2013[103]
缅甸 缅甸制英制[94] 1部分采用[104]
声明全面公制化,并有来自德国度量衡学院英语Physikalisch-Technische Bundesanstalt的技术支持[105]

Notes

  1. ^ 包括多数已经独立的葡萄牙殖民地
  2. ^ 许多德意志邦国,特别是在拿破仑战争时期处于法国保护下的(莱茵邦联),于1806至1815年间采用了米制。
  3. ^ 1965年宣布分阶段过渡
  4. ^ 1807年前使用爱尔兰旧度量衡英语Old Irish units of measurement,参见爱尔兰土地测量英语Irish measure
  5. ^ 包括当时名为西南非洲的纳米比亚
  6. ^ 首先于1866年“采用”,直至1975年签署公制转换法案英语Metric Conversion Act前未颁行
  7. ^ 参见利比里亚度量衡系统英语Liberia#Measurement system
  8. ^ 利比里亚政府开始从英制向公制过渡;但这一改变是渐进的,政府方面据报同时使用两种计量系统。
  9. ^ 2011年6月,缅甸商务部开始讨论改革国内计量系统并引入多数贸易伙伴使用的公制的提案。

世界各国由传统度量衡转向公制系统有三种通常的方式。第一种为快速的“长痛不如短痛”(“Big-Bang”)路线,在1960年代曾为印度和其后数个国家如澳大利亚新西兰所用。第二种为渐进路线,分阶段引入公制单位并逐步宣布传统单位不合法。这一受到部分工业国青睐的方法,更慢且一般更不彻底。第三种方式为将传统单位以公制定义。这一方式已成功运用在传统单位不明确且有地区变体的情况下。

“长痛不如短痛”(“Big-Bang”)方法是同时宣布前公制英语History of measurement计量单位失效、公制化、重新颁布所有政府出版物和法律,及将教育系统转换为公制。印度的转型过程自1960年4月1日起始,公制计量合法,至1962年4月1日所有其他系统被禁用。印度模式极为成功并复制至发展中世界的许多地方。

渐进方式是通过公制和传统单位并行的法律,辅以公制单位教育,随后逐渐禁止使用旧有计量单位。一般而言这是迈向公制的缓慢路线。大英帝国在1873年允许使用公制单位,但多数英联邦国家的转型过程,直至1970和1980年代政府担当公制转换的积极角色前仍未完成。根据法律,计重出售的散货须以公制系统称重和出售。2001年,欧盟的80/181/EEC指令英语Units of Measure Directive宣称附属单位(随公制单位一同印制在包装标签上的英制单位)将于2010年起不合法。2007年9月[19]开始的一项咨询程序最终令附属单位可以无限期地继续使用下去。

第三种方法是将传统单位以公制单位重新定义。这些重新定义的“准公制”(“quasi-metric”)单位常常在公制化宣布完成之后许久仍在使用当中。大革命前的法国对公制化的阻力,令拿破仑退而使用习惯度量衡英语mesures usuelles(法语:mesures usuelles),且其单位名称仍在欧洲范围内有残余。1814年,葡萄牙采用了公制系统,但单位名称都以葡萄牙传统单位英语Portuguese customary units的取而代之。在这一系统中基本单位是手(葡萄牙語:mão-travessa),1手=1分米,10手=1码(葡萄牙語:vara)=1米,1加纳得(葡萄牙語:canada)=1;1磅(葡萄牙語:libra)=1千克。[74]在荷兰,500克非正式地称为一磅(荷蘭語pond),100克则是一盎司(荷蘭語ons)。而在德国和法国,500克的非正式称谓分别是“ein Pfund”和“une livre”,同样意为“一磅”。[106]在丹麦,重新定义的磅(丹麥語pund,等于500克)偶尔使用,特别是老一辈和(年长的)水果种植者,因为原先是以生产水果的磅数计算报酬。在瑞典和挪威,[[:斯堪的纳维亚里|里(斯堪的纳维亚里,瑞典語mil)]]英语Scandinavian mile非正式地等同于10公里,并且继续以描述地理距离的主导性单位存在着。在19世纪,瑞士曾有一个完全基于公制体系的非公制系统,例如等于30厘米的尺(德語:Fuss)、等于3厘米的寸(德語:Zoll)和等于3毫米的线(德語:Linie)。在中国,市制下的(市斤)等于500克,市两等于50克。

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多大程度上习惯使用公制是很难判断的。在近年转换为公制的国家,高龄段人口倾向于继续使用旧单位。此外,本地变体多种多样,覆盖了已经或还未被公制化的数量,例如香港的商品规格可以是一磅(454克)或是一市斤(500克)。在加拿大,烤箱和烹饪温度通常以华氏度摄氏度标示。除了进口商品的情况外,所有菜谱和包装都包括摄氏度和华氏度,因此加拿大人有代表性地适应了两种计量系统。这一情况延伸至生产领域,企业可使用英制或公制单位,因为主要出口市场是美国;但公制被要求用于国内和所有其他出口目的地。这可能是因为近邻美国压倒性的影响;类似地,许多加拿大人依然经常在日常讨论中使用高度和重量的非公制计量,尽管多数驾驶执照和官方政府文件使用公制记录重量和高度(萨斯克彻温省的驾驶执照,在引入现时的一件式款式前使用英尺和英寸记录身高,但已随着新款驾照而改用厘米[來源請求])。在加拿大的学校中,公制是标准,除了涉及菜谱(此时会两者皆备),或是涉及测量木料或其他生产材料的实践课程。在英国,极少遇到华氏度(除了一些人谈及炎夏天气时),其他公制单位通常与旧有计量体系协同使用,道路标牌更多使用英里而非公里。另一个例子是“硬”和“软”公制。加拿大将液态奶制品转换为公升、500毫升和250毫升规格,在当时造成了一些抱怨,因为一公升牛奶稍稍多于35英制液体盎司,而加拿大原有的英制夸脱是40盎司。这是“硬”公制转换的一个例子。相反地,加拿大的黄油主要以454克的包装规格销售,即英制的1磅。这被认为是“软”的公制转换。

例外编辑

截止2015年,公制计量体系在多数国家占据支配地位;一些传统单位仍然在许多地方的特定行业使用。例如:

  • 照相机摄像机固定在三脚架上时使用的标准化底脚螺钉,根据ISO 1222:2010,以英寸标记的规格为14-20(直径-齿距;云台-相机螺钉)和38-16(同上;云台-三脚架螺钉)。[107]
  • 汽车胎压在部分国家通常以磅/平方英寸(英语:pound per square inch,psi)表示,包括巴西秘鲁阿根廷澳大利亚智利英国美国
  • 汽车发动机功率在俄罗斯通常以马力(而不是千瓦)衡量,以及多数其他前苏联国家和德语国家(注意通常是公制马力而非英制马力),但在欧盟范围内自2010年起马力只允许用作附属单位。[108]
  • 香港,特定类型的贸易通常使用传统中国单位和英制单位而非公制单位。
  • 北欧的建筑工人通常以基于寸的老名称称呼木板钉子
  • 小型帆船的长度在大众交谈中以英尺表示。
  • 办公空间通常以传统单位租赁,例如香港和印度的平方英尺,日本韩国台湾
  • 在上下水管工程中,因历史上各国对特定管道尺寸和螺纹序列的认可,如BSP / ISO 7 / EN 10226螺纹英语British Standard Pipe,一些管道及管道螺纹依然以英寸尺寸标定。
  • 在英国和英联邦国家,家用燃气烤箱的温度常以“气标”(英语:Gas Mark英语gas mark表示。[109][110]相似地,老式的法国烤箱和食谱书通常使用基于华氏度的[[:燃气档位|恒温器档位(法语:Thermostat)]]法语Thermostat (four),1档相当于传统烤箱的100°F,往上每增加一档温度增加50°F。[111]
  • 汽车和自行车车轮英语Bicycle wheel直径仍然通常(虽然并不总是)为整数英寸;尽管轮胎宽度以毫米计。
  • 每英寸点数每英寸像素仍然继续用于描述计算机和印刷行业的图形解析度。
  • 织物经纬密度英语Thread count经常以“每英寸线数”(英语:threads per inch)或“经密”(英语:ends per inch)衡量。
  • 电视显示器屏幕在许多国家依然通常以英寸标示;但是在澳大利亚、法国和南非等国家,厘米常用于电视机,CRT计算机显示器和所有LCD显示器以英寸量度。
  • 许多大幅面的计算机打印机,通常称作绘图仪,滑架尺寸以英寸度量。常见宽度为24英寸(610 mm)、36英寸(910 mm)、44英寸(1,100 mm)和60英寸(1,500 mm),尽管通常引述的是公制媒介尺寸(如A0、A1),薄膜卷、普通纸或相纸一般以这些尺寸销售,引致裁剪时的浪费增加。纸卷长度单位不一,有英尺和米。
  • 在电子行业,元件之间的间距是基于110英寸(2.54 mm),改动会导致连接器等产生兼容性问题。
  • 在机械行业,基于英寸的备件偶尔得以保留,例如为了保养美式或二战前的机器,但在维护中螺丝可能换为ISO公制螺纹规格。
  • 爱尔兰,公制化进程中的唯一例外是酒吧、酒馆和俱乐部中的品脱(重新定义为570毫升),但其他地方出售的很多酒精是使用公制单位(通常为330毫升(瓶装啤酒)、500毫升(罐装啤酒)、750毫升(红酒)或是1升、700毫升(烈酒))。
  • 在澳大利亚,一品脱啤酒被重定义为570毫升(见澳大利亚啤酒杯英语Australian beer#beer glasses)。
  • 在公制国家和非公制国家,公路自行车车架通常以厘米为尺寸,同时山地自行车和其他车架以公制和非公制尺寸中的两种或一种表示。
  • 在西班牙及其前殖民地,如美洲和菲律宾,特定前公制单位仍然在使用中,例如使用于菲律宾的quiñón,和在西班牙及其前属地使用的fanegaferrado以及atahúlla这三个土地单位。
    • 西班牙寸(西班牙語:pulgada)相当于23毫米,比英寸短2毫米。
  • 在很多公制化历史较长的国家,当使用非公制单位时,通常以简短形式给出一个粗略的估计值,而精确计量则总是公制的;如“6英尺”感觉上较不精确及比使用“1.8米”和“180厘米”简短。[來源請求]测量寸的工具在这些地方难以找到,仅部分木工尺英语Meterstick的背面有标注,可能是本国传统寸或是英寸,容易导致显著的测量错误。
  • 英制加仑在安圭拉安提瓜和巴布达缅甸开曼群岛多米尼加格林纳达蒙塞拉特圣基茨和尼维斯以及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是燃料单位。在英国,车辆燃料效率在官方层面以以英里每英制加仑计量,但燃料却以升买卖英语Gasoline and diesel usage and pricing
  • 美制加仑使用于巴哈马伯利兹英属维京群岛哥伦比亚多米尼加共和国厄瓜多尔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海地洪都拉斯利比里亚秘鲁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以及美国,尤其是标价。
  • 在拉丁美洲,国际单位制单位是标准,但涉及燃油经济性时使用千米每升和西班牙语单词galón偶尔可能用于指代常为5-20升的手提燃油容器。
  • 道路里程和限速在美国、英国、缅甸和多个加勒比国家依旧使用英里和英里每小时标示。[112]

在一些国家,例如安提瓜和巴布达(见前文表格),公制化转换仍在进行中。加勒比岛国圣卢西亚宣布2005年的公制化项目将与加勒比共同体(CARICOM)相容。[113]

英国编辑

英国,部分人口继续在不同程度上抵抗公制化。传统的英制度量衡受到大部分人的偏爱并继续在部分用途受到广泛使用。[114][115]公制体系被多数商业活动使用,[116]并用于多数买卖交易。特定的贸易活动必须使用公制单位(比如按重量或按长度销售),但英制单位可能继续与之并行显示。[117]

英国法律已经颁布了对应欧盟80/181/EEC指令英语Units of Measure Directive的条款,该指令编录了可用于“经济、公共卫生、公共安全和行政用途”的计量单位。[118]这些单位包括国际度量衡大会的推荐部分,[64]部分可用于特定用途的附加单位作为补充。[119]公制单位在公制化进程英语Metrication in the United Kingdom真正开始前的一个世纪已可合法地用于交易用途。英国政府自1862年度量和特别委员会(英语:Select Committee on Weights and Measures)建议时开始已为转换进行准备[120],1864年度量衡法案(英语:Weights and Measures Act of 1864)和1896年(公制)度量衡法案(英语:Weights and Measures (Metric System) Act of 1896)使公制体系合法化。[121]1965年,在英国产业界的游说和加入欧洲单一市场的愿景驱动下,英国政府设立了一个10年全面转换的目标,并在1969年创立了公制化委员会(Metrication Board)英语Metrication Board。在这一时间段内,部分领域的确出现了公制化,包括1970年对英国地形测量局地图的再测量,1971年货币十进制化英语Decimalisation,以及在学校教授公制体系。并无计划强制公制使用,而公制化委员会亦于1980年因应政府变动而撤销。[122]

英国通过就延期实施(Derogation)英语Derogation谈判,避开了欧盟要求所有成员国强制使用公制的1989年计量单位指令(89/617/EEC,1989 European Units of Measurement Directive),范围包括道路标志的英里和生啤酒、苹果酒和牛奶销售中的品脱。[123]

随着英国公投脱离欧盟,零售商开始请求恢复使用英制单位,并有未经许可的回复使用行为。公投脱欧后的一项民意调查也显示45%的英国人寻求回复以英制单位销售产品。[124]

在大众会话中,单位英石广泛用于衡量一个人的体重,英尺和英寸则用于身高。

美国和加拿大编辑

 
一个1980年左右生产销售于美国的量杯,同时提供美制和公制刻度。以右手握持时,使用者将面对在前的公制刻度。但当从另一容器加注时,右利手者会以左手握持,并以美制单位刻度读数。

随着时间推移,公制体系通过国际贸易标准化影响了美国。公制作为一个计量体系的使用于1866年合法化[125],并且美国也是国际度量衡局1875年的创始成员。[126]公制体系于1875年正式为联邦政府采用于军事和政府单位,以及作为商业贸易的优先计量体系。[127]除了1990年代将其作为必要条件的尝试,联邦和州道路标志使用公制单位仍然是自愿的。[128]

1992年一项针对公平包装及标签法案(Fair Packaging and Labeling Act,FPLA)英语Fair Packaging and Labeling Act,生效于1994年的修正案,要求受联邦监管的“消费者商品”(consumer commodities)[129]标签包含公制和美制单位。截止2013年,除纽约州外的美国所有州已通过法律允许受监管的产品使用仅有公制单位的标签。[130]同样地,加拿大也在法律上允许货物使用公制单位在前和说明美制/英制加仑的双重标签。[131]

今日,美国大众和许多私有企业及产业依旧使用美制单位,尽管非正式和自选的公制化已存在多年。[132]至少有两个州份,肯塔基和加利福尼亚,甚至已在公路建设项目上朝向“去公制化”(demetrication)进发。[133][134][135]

空中和海上运输编辑

空中和海上运输通常使用海里。此单位相当于任意经度上1分长子午线弧并被精确定义为1852米(约1.151法定英里)。海里不是国际单位制单位,但被国际度量衡局接受使用在国际单位制中。航海和空中导航所使用的主要速度或速率单位仍旧是(海里每小时)。

航空的主要计量单位(高度或飞航空层)通常基于气压值推算,在许多国家依然以英尺表示,尽管许多其他国家使用米。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与计量有关的政策为:

  • 全世界应使用单一单位体系;
  • 单一体系应是国际单位制;
  • 在高度使用英尺是允许的变种。

与国际民航组织的政策一致,航空界在多年间已进行了相当程度的公制化。例如,跑道长度通常以米标示。美国在1996年将气温报告数据交换格式(METAR)公制化。[136]货物重量和尺寸,以及燃料体积和重量,也逐渐进行了公制化。

在一些地方例如中国大陆俄罗斯前苏联加盟国,航空系统使用米制体系(在俄罗斯,转换空层以上的高度以英尺给出)。[137][138]在许多欧洲国家滑翔机使用米制体系。

相关事件和事故编辑

在公制化进程中混淆单位有时会引发事故。最著名的事例发生于加拿大公制化期间。1983年加拿大航空一架事后获命名为“吉姆利滑翔机”的波音767客机,在飞行途中燃油告罄。该事件一大部分归因于在转换过程中混淆了单位千克,导致飞机只加注了22,300磅而非要求的22,300千克燃油。[139]

尽管严格而言并非全国性公制化下的例子,但两个计量体系混用是1999年火星气候探测者(Mars Climate Orbiter)任务失败的一个影响因素。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合同中指定了公制单位。NASA和其他机构在公制单位下工作,然而一家分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向团队提供推进器性能数据时使用了磅力-秒单位而非牛顿-秒。探测器原定在150千米高度的轨道环绕火星,但错误的数据令其下降到57千米高度。结果是火星气候探测者在火星大气层中燃烧解体。[140]

2009年9月25日,英国运输部出版了一份修订道路标志法规英语Traffic Signs Regulations and General Directions的草案[141]供收集意见。在草案拟议的变更中有针对现有法规的修正,令双单位宽度/高度警告和限制标识变为强制执行内容。这在影响分析[142]的第53段得到证明:“……基于2008年4月以来英国国铁的事件记录,大约10%至12%的桥梁撞击事件牵涉到外国卡车。这与道路网中行驶的外国卡车数量相比不成比例地高。”这一提案因应2010年政府的变动而被搁置,但是许多桥梁现在以两种单位标识。最新的标志指导方针咨询也再次提出了这一动议。

参见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 Maintenance Required Indicator (PDF). Techinfo.honda.com. [2014-11-2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04). 
  2. ^ Metrication. 牛津英語詞典 (第三版).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01 (英语).  (英文)
  3. ^ Appendix G – Weights and Measures. The World Factbook. CIA. 2006 [2006-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06) (英语). 
  4. ^ Gov’t Pledges Commitment to Adopt Metric System | Liberian Observer. [2018-08-25] (美国英语). 
  5. ^ Kuhn, Markus. USENET Metric System FAQ. 2017-10-02 [2017-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0) (英语). 
  6. ^ Kelly, Jon. Will British people ever think in metric?. BBC. 2011-12-21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24) (英语). 
  7. ^ 7.0 7.1 Alder, Ken. The Measure of all Things – The Seven-Year-Odyssey that Transformed the World. 伦敦: Abacus. 2002. ISBN 978-0-349-11507-8 (英语). 
  8. ^ Dopoe, Robin. Gov’t Pledges Commitment to Adopt Metric System - Liberian Observer. 每日观察报(Liberian Observer)英语Liberian Observer. [2019-01-10] (美国英语). 
  9. ^ Kohler, Nicholas. Metrication in Myanmar.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30). 
  10. ^ Myanmar to adopt metric system. Eleven Media Group. 2013-10-10 [2013-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10). 
  11. ^ Metric usage and metrication in other countries. 美国公制协会英语US Metric Association. 2009 [2009-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1999-02-21). 
  12. ^ Introduction of the metric system and the prices of petroleum products. Sierra Leone Embassy. 2011-05-09 [2011-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8) (英语). 
  13. ^ Metric Act of 1866 (PDF). Metric Program, Weights and Measures Division, United States 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Technology and Technology. [2009-11-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0-05-27) (英语). 
  14. ^ Howard B. Bradley (编). Petroleum Engineering Handbook. 1987: 1–69. ISBN 1555630103 (英语). 
  15. ^ Warwick Cairns英语Warwick Cairns. About the Size of It. 麥克米倫出版公司. 2007: 145. ISBN 978-0-230-01628-6 (英语). 
  16. ^ Finance minister outlines metrication plans, goals and timetable. Antigua Observer. 2011-10-18 [2011-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0) (英语). 
  17. ^ St Lucia begins drive to implement metric system to catch up with region. The Jamaica Observer. 美联社. 2005 [2007-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18) (英语). 
  18. ^ 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statement on metric road signs. 英国度量衡协会英语British Weights and Measures Association. 2002 [2009-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25) (英语). 
  19. ^ 19.0 19.1 EU gives up on 'metric Britain. BBC News. 2007-09-11 [2009-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17) (英语). 
  20. ^ Ireland goes metric - fast. The Independent.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9) (英语). 
  21. ^ Metric Moon.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2007 [2010-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11) (英语). 
  22. ^ How Did We Get Here? - The Metric Maven. 2012-06-30 [2019-01-18] (美国英语). 
  23. ^ Terminating Metric With Extreme Prejudice - The Metric Maven. 2014-11-10 [2019-01-18] (美国英语). 
  24. ^ English weights and measures: Anti-metrication. home.clara.net. 2014-12-07 [2019-01-17]. 
  25. ^ Chris Keenan, Special UK Correspondent to the USMA. UK Metrication History and Status. www.us-metric.org. 美国公制协会(U.S. Metric Association)英语U.S. Metric Association. [2019-01-18]. 
  26. ^ Metric martyr market trader dies.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04-03-14 [2019-01-18] (英国英语). 
  27. ^ Joseph B. Reid, President Emeritus, Canadian Metric Association. Canadian Metrication. www.us-metric.org. 美国公制协会(U.S. Metric Association)英语U.S. Metric Association. [2019-01-18]. 
  28. ^ 28.0 28.1 Wenzlhuemer, Roland. The History of Standardisation in Europe Standardisation in Europe. EGO(http://www.ieg-ego.eu). [2019-01-17] (英语). By September 1801, the new units had to be used for all transactions in land. Many people, however, resisted such change and continued to measure with the help of the old units, only later converting their findings into the new system. 
  29. ^ Joseph B. Reid, President Emeritus, Canadian Metric Association. Metrication in other countries - Japanese Metric Changeover. www.us-metric.org. 美国公制协会(U.S. Metric Association)英语U.S. Metric Association. [2019-01-17]. The change went rather smoothly at the beginning, but as the second decade approached opposition became furious beyond all reason. The opponents of the metric system believed that the adoption of a foreign measuring system would have a bad influence on national sentiment, cause dislocations in public life, needless expense to the nation, prove disadvantageous to foreign trade, and hurt the national language and culture. In 1933 the government postponed the date of conversion of the first stage by five years, and the date of the second stage by ten years. After this postponement opposition to the metric system became stronger, and a second postponement was announced. An Imperial Ordinance in 1939 allowed shaku-kan to be used indefinitely in special cases.  参数|quote=值左起第561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30. ^ Chris Parker. A short history of the British pound. World Economic Forum. 世界经济论坛. 2016-06-27 [2019-01-17]. The British pound has its origins in continental Europe under the Roman era. Its name derives from the Latin word "poundus" meaning "weight". The £ symbol comes from an ornate L in Libra. 
  31. ^ Livio C. Stecchini. Roman and Egyptian Foot. A History of Measures. www.metrum.org. [2019-01-18]. 
  32. ^ 32.0 32.1 The history of units - Réseau National de la Métrologie Française. metrologie-francaise.lne.fr. 法国全国计量网络(Réseau National de la Métrologie Française). [2019-01-18]. 
  33. ^ Verhulst, Adriaan. Demography. The Carolingian Economy. 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10-17: 25. ISBN 9780521004749 (英语). 
  34. ^ Livio C. Stecchini. The Derivation of European Units. A History of Measures. www.metrum.org. [2019-01-18]. 
  35. ^ Thomas McGreevy, Peter Cunningham. The Basis of Measurement: Historical Aspects. Picton Publishing. 1995. ISBN 0-948251-82-4 (英语). 
  36. ^ Witold Kula. For all peoples; for all time. Measures and Men. Richard Szreter (tran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6. ISBN 0-691-05446-0 (英语). 
  37. ^ Through History with Standards. www.ansi.org. 美国国家标准学会(ANSI). [2019-01-11]. With the advent of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in the 19th century, the increased demand to transport goods from place to place led to advanced modes of transportation. The invention of the Railroad was a fast, economical and effective means of sending products cross-country. This feat was made possible by the standardization of the railroad gauge...... 
  38. ^ ALEC LIU. A Brief History of Standards. Ripple. 2015-03-24 [2019-01-11] (美国英语). Indeed, it was broad standardization that paved the way for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Interchangeable parts dramatically reduced costs, allowing for easy assembly of new goods, cheap repairs, and most of all, they reduced the time and skill required for workers. 
  39. ^ 39.0 39.1 Wang Ping. A Brief History of Standards and Standardization Organizations: A Chinese Perspective (PDF). East-West Center Working Papers, Economic Series (火奴鲁鲁: East-West Center). April, 2011, (117) [2019-01-19] (英语). 
  40. ^ 40.0 40.1 O'Connor, John J.; Robertson, Edmund F., Stevin, MacTutor History of Mathematics archive, 2004-01 (英语) (英文)
  41. ^ Reproduction (33 MB):约翰·威尔金斯. VII. An Essay towards a Real Character and a Philosophical Language (PDF). The Royal Society. 1668: 190–194 [2011-03-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5-10) (英语). 
  42. ^ An ESSAY Towards a REAL CHARACTER, And a PHILOSOPHICAL LANGUAGE (PDF). Metricationmatters.com.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5-10) (英语). 
  43. ^ 杰弗逊, 托马斯. Plan for Establishing Uniformity in the Coinage, Weights, and Measure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mmunicated to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July 13, 1790. 纽约. 1790-07-04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0) (英语). 
  44. ^ Linklater, Andro. Measuring America: How an Untamed Wilderness Shaped the United States and Fulfilled the Promise of Democracy. Walker & Co. 2002. ISBN 978-0-8027-1396-4 (英语). 
  45. ^ Denis Février. Un historique du mètre. Ministère de l'Economie, des Finances et de l'Industrie. [2011-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2-28) (法语). 
  46. ^ Hallock, William; Wade, Herbert T. Outlines of the evolution of weights and measures and the metric system. 伦敦: 麦克米伦出版公司: 66–69. 1906 (英语). 
  47. ^ Ferdinand Malaisé. History of measuremen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instruction in arithmetic]. München: Laboratoire national de métrologie et d'essais (LNE) (Métrologie française). 1842: 307–322 [2011-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25) (德语). 
  48. ^ 48.0 48.1 Crease, Robert P. World in the Balance: The Historical Quest for an Absolute System of Measurement. W. W. Norton & Company: 124 & 164. 2011 [2011-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22) (德语). 
  49. ^ Crease(2011)引用:Kennelly, Arthur E. Vestiges of Pre-metric Weights and Measures Persisting in Metric-system Europe, 1926–27. 纽约: 麦克米伦. 1928: vii (英语). 
  50. ^ Amtliche Maßeinheiten in Europa 1842 [Official units of measure in Europe 1842]. [2011-03-26] (德语)Text version of Malaisé's book 
  51. ^ Ferdinand Malaisé. Theoretisch-practischer Unterricht im Rechnen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instruction in arithmetic]. München. 1842: 307–322 [2011-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23) (德语). 
  52. ^ Heinrich Grebenau. Tabellen zur Umwandlung des bayerischen Masses und Gewichtes in metrisches Maß und Gewicht und umgekehrt [Conversion tables for converting between Bavarian units of measure and metric units]. 慕尼黑. 1870 [2011-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22) (德语). 
  53. ^ Silke Parras. Der Marstall des Schlosses Anholt (16. bis 18. Jahrhundert) – Quellen und Materialien zur Geschichte der Pferdehaltung im Münsterland [The stables of the castle Anholt (16th to 18th century) – sources and materials on the history of horses in Munster] (PDF) (Dr. med. vet论文). Tierärztliche Hochschule Hannover [Hannover veterinary university]: 14–20. 2006 [2011-03-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7-19) (德语). 
  54. ^ Meyer-Stoll, Cornelia. Die Mass-und Gewichtsreformen in Deutschland im 19. Jahrhundert unter besonderer Berucksichtigung der Rolle Carl August Steinheils und der Bayer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19世纪的德国度量衡改革,特别参考了Rolle Carl August和巴伐利亚科学院 [The weights and measure reforms in Germany in the 19th century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Rolle Carl August and the Bavarian Academy of Sciences]]. 慕尼黑: Bayer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Bavarian Academy of Sciences]. 2010: 129. ISBN 978-3-7696-0124-4 (德语). 
  55. ^ Loidi, Juan Navarro. The units of length in the Spanish treatises of military engineering (PDF). The Press of the Polish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2006-09-06 - 2006-09-09 [2011-03-17] (英语). 
  56. ^ 56.0 56.1 56.2 W Leconte Stephens. The Metric System – Shall it be compulsory?. Popular Science Monthly. 1904-03: 394–405 [2011-05-17] (英语). 
  57. ^ Pfund. Universal-Lexikon. 2010 [2011-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6) (德语). 
  58. ^ 58.0 58.1 58.2 Maria Teresa Borgato. The first applications of the metric system in Italy (PDF). The Global and the Local:The History of Science and the Cultural Integration of Europe. Proceedings of the 2nd ICESHS. Cracow, Poland: The Press of the Polish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2006-09-06-2009-09-09 [2011-03-17] (英语). 
  59. ^ Jacob de Gelder. Allereerste Gronden der Cijferkunst [Introduction to Numeracy]. 's Gravenhage and Amsterdam: de Gebroeders van Cleef. 1824: 155–157 [2011-03-02] (荷兰语). 
  60. ^ 60.0 60.1 Loidi, Juan Navarro; Saenz, Pilar Merino. The units of length in the Spanish treatises of military engineering (PDF). The Global and the Local: The History of Science and the Cultural Integration of Europe. Proceedings of the 2nd ICESHS. 波兰克拉科夫: The Press of the Polish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2006-09-06-2006-09-09 [2011-03-17] (英语). 
  61. ^ Lebon, Ernest (1846-1922) Auteur du texte. Histoire abrégée de l'astronomie / par Ernest Lebon,.... 巴黎: Gauthier-Villars. 1899: 171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法语). 
  62. ^ Fátima Paixão. Industry and community – Key dates (PDF). United Kingdom Parliament. 2006 [2011-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06) (英语). 
  63. ^ Frederik Hyttel. Working man's pint – An investigation of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metric system in Britain 1851–1979 (PDF) (BA论文). 英国巴斯: 巴斯思巴大学. 2009-05 [2011-03-2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06) (英语). [失效連結]
  64. ^ 64.0 64.1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 of Units (SI) (PDF) 8th ed. www.bipm.org. 2006: 109. ISBN 92-822-2213-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8-14) (英语). 
  65. ^ Jabbour, Z.J.; Yaniv, S.L. The Kilogram and Measurements of Mass and Force (PDF). J. Res. Natl. Inst. Stand. Technol. (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 (NIST)). 2001, 106 (1): 25–46 [2011-03-28]. doi:10.6028/jres.106.00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6-04) (英语). 
  66. ^ Metrication status and history. United States Metrication Association. 2009 [201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24) (英语). 
  67. ^ e-expo: Ferdinand Rudolf Hassler. www.f-r-hassler.ch. [2017-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2) (英语). 
  68. ^ 68.0 68.1 68.2 e-expo: Ferdinand Rudolf Hassler. www.f-r-hassler.ch. [2017-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2) (英语). 
  69. ^ NIST Special Publication 1068 Ferdinand Rudolph Hassler (1770-1843) A Twenty Year Retrospective, 1987-2007 (PDF). NIST: 51–52. [2017-11-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11-28) (英语). 
  70. ^ e-expo: Ferdinand Rudolf Hassler. www.f-r-hassler.ch. [2017-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2) (英语). 
  71. ^ Clarke, Alexander Ross; James, Henry. XIII. Results of the comparisons of the standards of length of England, Austria, Spain, United States, Cape of Good Hope, and of a second Russian standard, made at the Ordnance Survey Office, Southampton. With a preface and notes on the Greek and Egyptian measures of length by Sir Henry James.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1873-01-01, 163: 445–469 [2019-01-08]. ISSN 0261-0523. doi:10.1098/rstl.1873.0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6) (英语). 
  72. ^ 美国第29届国会第1会期(29th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Session 1 ). H.R. 596, An Act to authorize the use of the metric system of weights and measures. 1866-05-13 [201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5) (英语). 
  73. ^ 73.0 73.1 Barbrow, Louis E.; Judson, Lewis V. Weights and Measures Standards of the United States: A brief history. NIST. 1976 [201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3) (英语). 
  74. ^ 74.0 74.1 Fátima Paixão; Fátima Regina Jorge. Success and constraints in adoption of the metric system in Portugal (PDF). The Global and the Local: History of Science and the Cultural Integration of Europe. 2006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02-20) (英语). 
  75. ^ Andreas Dreizler; 等. Metrologie (PDF). Technische Universität Darmstaft. 2009-04-20 [2011-03-2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3-20) (德语). 
  76. ^ Giblin, R. W. Royal Survey Work.. (编) Wright, Arnold; Breakspear, Oliver T. Twentieth century impressions of Siam (65.3 MB). London&c: Lloyds Greater Britain Publishing Company. 2008: 126 [1908] [2012-01-28] (英语). It so happens that 40 metres or 4,000 centimetres are equal to one sen, which is the Siamese unit of linear measurement英语Thai units of measurement. 
  77. ^ AD Dunn. Notes on the standardization of paper sizes (PDF). Ottawa: 11. 1969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11-15) (英语). 
  78. ^ Page, Chester H; Vigoureux, Paul (编). The International Bureau of Weights and Measures 1875 - 1975: NBS Special Publication 420. 华盛顿特区: 美国国家标准局(National Bureau of Standards). 1975-05-20: 244 (英语). 
  79. ^ Zupko, Ronald Edward. Revolution in Measurement – Western European Weights and Measures Since the Age of Science. Memoirs of th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 186. 1990: 242–245 [2012-04-21]. ISBN 0-87169-186-8 (英语). 
  80. ^ The Metric versus the English System of Weights and Measures. National Industrial Conference Board. 1921-10: 12–13 [2013-06-01]. Research Report Number 42 (英语). 
  81. ^ Metrication in Mexico. Lamar.colostate.edu.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31) (英语). 
  82. ^ Histórico do Inmetro. Inmetro.gov.br.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8) (葡萄牙语). 
  83. ^ History. 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 Misitry of finance and economy: Directorate of Measures and Precious Metals. [2013-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84. ^ Kapittel 4 : Internasjonale avtaler (PDF). Regjeringen.no.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12-03) (挪威语). 
  85. ^ Metric usage and metrication in other countries. Lamar.colostate.edu.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1999-02-21) (英语). 
  86. ^ Metric. Собрание узаконений РСФСР俄语Собрание узаконений РСФСР. 1918, (66): 725 (俄语). 
  87. ^ Настольный Советский Календарь [Desk Soviet Calendar]. The New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New York. 1920: 8 (俄语). 
  88. ^ History of weights and measures in Thailand.htm. Northern Weights and Measures Center (Thailand). 2004-04 [2011-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02) (英语). ..."Weights and Measures Act, B.E.英语Thai solar calendar#Buddhist Era 2466" [1923 A.D.] .... [superseded by ] "Weights and Measures Act, B.E. 2542" ... Government Gazette, Royal Decree Version, Volume 116, Part 29 a, dated 21 April 1999 ... effective since 18 October 1999 
  89. ^ 存档副本 ประวัติชั่งตวงวัดไทย. Northern Weights and Measures Center (Thailand). 2004-04 [2011-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02) (泰语). 
  90. ^ Mitsuo, Tamano, Japan's Transition to the Metric System, US Metric Study Interim Report, No. 3: Commercial Weights and Measures, National Bureau of Standards Special Publication 345-3, 华盛顿特区: 美国商务部(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97–98, 1971-07 (英语) .
  91. ^ ΕΛΛΗΝΙΚΗ ΔΗΜΟΚΡΑΤΙΑ ΥΠΟΥΡΓΕΙΟ ΕΣΩΤΕΡΙΚΩΝ ΤΜΗΜΑ ΕΚΔΟΣΕΩΝ ΚΑΙ ΓΡΑΜΜΑΤΕΙΑΚΗΣ-ΛΟΓΙΣΤΙΚΗΣ ΕΞΥΠΗΡΕΤΗΣΗΣ : ΔΙΑΡΚΗΣ ΚΩΔΙΚΑΣ ΝΟΜΟΘΕΣΙΑΣ : ΙΔΡΥΤΗΣ – ΔΩΡΗΤΗΣ (DOC). E-themis.gov.gr. [2017-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希腊语). 
  92. ^ Weights and Measures Act. Chapter 36 Section 7. Minister of Justice. 1985 [2018-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25) (英语). 
  93. ^ Dr. Natarajan Ganapathy. Metric Conversion. Science & Medicine. The Canadian Encyclopedia. 2009 [2018-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9) (英语). 
  94. ^ 94.0 94.1 94.2 CIA The World Factbook. Appendix G: Weights and Measures. US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010 [2013-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06) (英语). 
  95. ^ FAQ: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the metric system:. 美国公制协会英语U.S. Metric Association. 2012-08-03 [2012-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04) (英语). 
  96. ^ DPR Korea, Official site, Asia–Pacific Legal Metrology Forum, 2015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9) (英语) .
  97. ^ "The Law of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on Metrology" (PDF), No. 484-112, 平壤: Supreme People's Assembly of the DPRK, 1993-02-03 . (韓文) & (英文)
  98. ^ North Korea: Summary, 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伦敦: 经济学人集团, 2017-02-10 (英语) .
  99. ^ Numerical Metric Conversion (PDF). Commonlii.org. [2017-09-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英语). 
  100. ^ -- Letters. Archives.dailynews.lk. [2017-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0) (英语). 
  101. ^ Dr. Michael D. Wilcox, Jr.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Reforming Cocoa and Coffee Marketing in Liberia (PDF). Presentation and Policy Brief. 田纳西大学. 2008 [2010-04-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0-06-24) (英语). 
  102. ^ Ko Ko Gyi. Ditch the viss, govt urges traders. The Myanmar Times. 2011-07-18-2011-07-24 [2013-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8) (英语). 
  103. ^ Myanmar to adopt metric system. Eleven Media Group英语Eleven Media Group. 2013-10-10 [2015-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0) (英语). 
  104. ^ Htar Htar Khin. Workshop to mull new weight and measurement standards. The Myanmar Times. 2012-02-20 [2013-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19). 
  105. ^ Kohler, Nicholas. Metrication in Myanmar. 密支那新闻英语Mizzima News. 2014-03-03 [2015-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6) (英语). 
  106. ^ Hubert Fontaine. Confiture de rhubarbe. [2007-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8) (法语).  "1 zeste de citron par livre (500g) de rhubarbe"
  107. ^ ANSI, American National Standards Institute. Find Standards using keywords and publication number. Webstore.ansi.org. [2017-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1) (英语). 
  108. ^ Directive 2009/3/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1 March 2009 (PDF).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Union. [2015-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4) (英语). 
  109. ^ Conversion Guides. BBC Good Food. [2015-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5) (英语). 
  110. ^ Cooking Conversion Charts. 卫报. [2015-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英语). 
  111. ^ Oven Temperatures. Practically Edible. 2007-10-05 [201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30) (英语). 
  112. ^ ChartsBin. Road Distance and Speed Units by Country. ChartsBin.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9) (英语). 
  113. ^ St Lucia moving to metric system. Caribbean Net News. 2005 [2006-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11-29) (英语). 
  114. ^ Jon Kelly. Will British people ever think in metric?. News Magazine (英国广播公司). 2011-12-21 [2012-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24) (英语). ...but today the British remain unique in Europe by holding onto imperial weights and measures. ...the persistent British preference for imperial over metric is particularly noteworthy... 
  115. ^ Melanie McDonagh. In the merry old land of lb and oz. The Times. 2007-05-10 (英语). A survey from the British Weights and Measures Association, admittedly a partial source, suggested that 80 per cent of people prefer imperial to metric and 70 per cent, including, remarkably, 18- to 24-year-olds, can make sense of weights only in imperial measurements. 
  116. ^ Final Report of the Metrication Board (1980) (PDF). 伦敦: 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 Consumer and Competition Policy Directorate. para 1.6 & 1.10. [2012-06-2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5-01) (英语). 
  117. ^ Weights and measures legislation – hallmarking and metrication. Business Link. UK Government. [2015-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5) (英语). 
  118. ^ Weights and Measures Report 1995 – 2008 (PDF). National Weights and Measures Laboratory. [2014-11-24] (英语). 
  119. ^ The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 Council Directive 80/181/EEC of 20 December 1979 on the approximation of the laws of the Member States relating to Unit of measurement and on the repeal of Directive 71/354/EEC. 2000-02-09 [2011-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3) (英语). 
  120. ^ Report (1862) from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Weights and Measures (PDF). 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 United Kingdom. 1862 [2009-05-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06-09) (英语). 
  121. ^ Metrication Timeline. 英国公制协会英语UK Metric Association. 2008 [2009-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08) (英语). 
  122. ^ Jim Humble. Historical perspectives by the last Director of the UK Metrication Board. 英国公制协会英语UK Metric Association. [2009-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15) (英语). 
  123. ^ The Units of Measurement Regulations 1995. Statutory Instrument 1995 No. 1804 (联合王国). 1995 [2006-08-27]. ISBN 0-11-053334-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07) (英语). 
  124. ^ After Brexit, some Brits want to ditch the metric system, too. Washington Post. [2016-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05) (英语). 
  125. ^ Metric Act of 1866. Lamar.colostate.edu.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0) (英语). 
  126. ^ Metric Convention of 1875. Lamar.colostate.edu.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01) (英语). 
  127. ^ Metric Conversion Act of 1975. Lamar.colostate.edu.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3-07-14) (英语). 
  128. ^ National Highway System Designation Act of 1995. Lamar.colostate.edu.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12-14) (英语). 
  129. ^ Fair Packaging and Labeling Act. Lamar.colostate.edu.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12-14) (英语). 
  130. ^ U.S. Metric Association (USMA). Lamar.colostate.edu.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20) (英语). 
  131. ^ Chapter 2 – Basic Labelling Requirements.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 : (also available in French) [2007-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10) (英语). 
  132. ^ Waits and Measures. Mother Jones. [2014-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9) (英语). 
  133. ^ John B. Sacksteder, P.E., Director, Division of Highway Design. Design Memo 11-98. transportation.ky.gov. 1998-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24) (英语). 
  134. ^ Metric to U.S. Customary Units (English) Transition (PDF). Dot.ca.gov. [2017-12-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12-16) (英语). 
  135. ^ Richard D. Land, Chief Engineer. Declaration of Units of Measure—"Metric" or "English" Project (PDF). State of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2006-06-16 [2017-12-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12-16) (英语). 
  136. ^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METAR/SPECI and TAF. National Weather Service METAR/TAF Information. [2009-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20) (英语). 
  137. ^ Aviation's Crazy, Mixed Up Units of Measure - AeroSavvy. 2014-09-05 (英语). 
  138. ^ measurement - Why doesn't the aviation industry use SI units?. Aviation Stack Exchange. [2019-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4) (英语). 
  139. ^ Merran Williams. The 156-tonne GIMLI GLIDER (PDF). Flight Safety Australia. 2003-07-2003-08: 22, 25 [2007-11-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7-11-27) (英语). 
  140. ^ NASA's metric confusion caused Mars orbiter loss. CNN. 1999-09-30 [2013-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18) (英语). 
  141. ^ The Traffic Signs (Amendment) Regulations and General Directions 2010 (Draft) (PDF). 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2011-03-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09-04) (英语). 
  142. ^ Impact Assessment of the Traffic Signs (Amendment) Regulations and General Directions 2010 and of the Traffic Signs (Temporary Obstructions) (Amendment) Regulations 2010. (PDF). Department for Transport. [2011-03-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09-04)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