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公职追放(日语:公職追放こうしょくついほう Kōshoku tsuihō),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投降后,駐日盟軍總司令部(GHQ)在盟軍佔領時期发出的剥夺公职政策,要求将战犯军国主义倾向者等从政府机构、企业、事业单位等的要职中驱逐出去(“追放”)。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驻日盟军总司令部也逐渐修改、缩小清洗的范围(“追放解除”),直至1952年,彻底废除“公职追放”令。

概述编辑

1946年(昭和21年)1月4日,由驻日盟军总司令签发的《关于褫夺不适合从事公务者的公职的文件》(“公務従事に適しない者の公職からの除去に関する件”)中,将下列人物列入剥夺公职名单中:

基于上述文件,日本方面以敕令的形式,颁布了《關於禁止就职、退官、退职的敕令日语公職に関する就職禁止、退職等に関する勅令》(昭和21年勅令第109号),以指导具体的公职驱逐行动的执行。据此,日本方面将职场中的战犯、协助战争者,以及大政翼赞会、大日本武德會护国同志会日语護国同志会相关人员进行清洗。至当年2月底,被剥夺公职者已达1067人,包括5名时任阁僚和高级官吏、贵族院、众议院议员[1]。次年则更进一步出台了《關於禁止公职就职、退职等敕令日语公職に関する就職禁止、退職等に関する勅令》(昭和22年勅令第1号),将公职的范围扩大至战前以及战争期间的主要企业和军需企业的干部。受此影响,至1948年5月为止,超过二十万人被从公职中驱逐清洗[2]

为了确保公职剥夺的实行,政府对被剥夺了公职的相关人员的动向进行监视。

1947年3月,有关部门设立了“公职资格诉愿审查委员会”(“公職資格訴願審査委員会”),以处理公职被剥夺者的相关异议以及申诉。1948年3月该委员会曾被短暂废止,相关职能由内阁代替,1949年2月委员会又重新恢复运作。

影响编辑

日本战前及战时的政经各界重要人物大多因禁制命令而被迫引退,大量职位由中间阶层取而代之,使得日本当时的政经各界普遍年轻化。但是在保守派的重要人物纷纷遭到急遽清洗后,工会等左派以及共产主义同情者随之在学校以及大众传媒等领域扩大了自己的影响。

另一方面,公职剥夺对于官僚阶层的清算相当不彻底。在法官等领域保守派人物依然把持着相当多的职位,其中曾利用《治安维持法》对进步思想进行镇压的法官们无一受到驱逐。而旧特别高等警察(“特高”)之中,更有不少摇身一变加入了战后成立的公安警察的行列。此外,虽然大批政界人士遭到驱逐,如有八成众议院议员被剥夺公职,但不少人通过推出世袭候選人日语世襲政治家或者秘书等代替自己改头换面重返政治(公职追放令虽然规定,被剥夺公职者自其被指定之日起10年内,禁止其三等亲内亲族及其配偶担任其职务;但民选公职不在此限制之列,因此可以利用这一点推出自己的亲人作为候選人)。

随着局势的发展,勞工運動日益壮大(如二・一总罢工日语二・一ゼネスト等计划)、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国共内战的胜利、朝鲜战争爆发等,駐日盟軍總司令部改变了占领政策,公职剥夺指定者的范围逐渐改变成指向日本共产党党员以及共产主义同情者,此即所谓“赤色清洗”或“赤狩”。

1950年,随着和约将近,駐日盟軍總司令部解除了对部分政治家和旧军人的禁制。1951年5月1日,作为占领政策调整的一环,駐日盟軍總司令马修·李奇微确认了日本政府对公职剥夺的缓和,以及解除禁制的权限。同年即有25万人解除了禁制。1952年,随着《舊金山和約》的签订,同时颁行《关于公职的〈關於禁止就职、退官、退职的敕令〉的废止的相关法律》(公職に関する就職禁止、退職等に関する勅令等の廃止に関する法律,1952年法律第94号),公职剥夺正式废止。此前随着对岡田啟介宇垣一成重光葵等原内阁成员的禁制解除,在94号文件颁布时依然处于被剥夺公职状态者只剩下岸信介等约5500人而已。

部分受剥夺公职者编辑

政界编辑

财经界编辑

教育界编辑

  • 大河内正敏 - 贵族院议员、理化学研究所第三代所长。1945年作为甲级战犯而被收监。1946年被剥夺公职,1951年8月6日禁制解除。
  • 板泽武雄 - 历史学者,专注于日本近代史以及日荷贸易史。原東京帝国大学教授、法政大学教授。1948年1月被剥夺公职。1952年在法政大学任教授。
  • 小野清一郎 - 東京大学法学部教授,专注于刑法方面。1946年被剥夺公职,1951年禁制解除。
  • 紀平正美 - 学习院教授。因为曾在国民精神文化研究所任职而被剥夺公职,未及解除禁制即于1949年逝世。
  • 木村秀政 - 東京大学教授,专注于航空力学。因为在战时参与开发军用飞机而被剥夺公职。日本大学教授(後に名誉教授)。
  • 杉靖三郎 - 1928年毕业于東京帝国大学医学部,在桥田邦彦的指导下专注于电生理学方面的研究。因其赞同发展“日本的科学”而于1941年担任国民精神文化研究所文化部主任。1947年3月被剥夺公职。1951年8月禁制解除。1946-1951年 间任医学书院总编辑,1952-1969年于東京教育大学任教授。在战后,活跃于性教育以及大众医学知识等领域。
  • 西田直二郎 - 历史学家,以倡导“文化史学”“文化史观”而为人所知。其政治主张和思想相当保守,在滝川事件后就任新闻部长,对当时新闻部内高涨的自由主义倾向进行回击。在战时于国民精神文化研究所任所员,以鼓励国民战争意志,也因为这一段经历而在战后被剥夺公职。
  • 西谷啓治 - 哲学家、宗教哲学研究者,属于所谓京都学派。被剥夺公职,曾获颁京都大学文学部名誉教授、文化功劳者等荣誉。
  • 平泉澄 - 理事学家、東京帝国大学教授,皇国史观的权威人物。其门生被称为平泉学派。1948年被剥夺公职,1952年禁制解除。
  • 松前重義 - 東海大學创始人。战时为大政翼赞会总务部长,后任遞信省工务局长。1946年被剥夺公职,1950年禁制解除。
  • 宮川米次 - 医学家、病理学家、細菌学家,医学博士,東京大学名誉教授。曾任東京帝国大学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被剥夺公职,后解除。
  • 八木秀次 - 电气工程学家、八木天线共同开发者。战时任内阁技术院总裁。1946年任大阪帝国大学总长,不久即被剥夺公职。禁制期间任日本业余无线联盟会长,还兼任国有铁道审议会委员、日本學術會議会员、科学技术行政协议会委员、电气通信省日语電気通信省运营审议会委员、日本工业标准调查会委员、外资委员会委员。1951年禁制解除,同年入选为日本学士院会员[4]
  • 山田孝雄 - 日本国語学者、神宫皇学馆大学日语皇學館大學学长。1946年被剥夺公职,1951年禁制解除。

传媒界编辑

  • 伊豆富人 - 九州日日新闻社社长、众议院议员。
  • 加藤谦一 - 讲谈社《少年倶乐部》总编辑。加藤为了预防被列入公职剥夺名单,而主动从讲坛社辞职。1947年创立学童社(名义上由其妻经营),发行《漫画少年》。1948年1月被正式剥夺公职[5]。加藤培育了手塚治虫等作者。
  • 菊池宽 - 作家、大映社长。参与了内阁情报部的活动,倡导“文艺枪后运动”。1948年逝世,至死都未获解除禁制。
  • 正力松太郎 - 讀賣新聞社长。1945年作为甲级战犯嫌疑人而被捕,收监于巢鴨監獄。后决定不予起诉,1947年获释,其后被剥夺公职。1951年禁制解除。
  • 徳富苏峰 - 记者、思想家。1945年被列入为甲级战犯嫌疑人。其后被剥夺公职。1952年禁制解除。
  • 前田久吉 - 《大阪新闻日语大阪新聞》社长、《產經新聞》创刊者。战时致力于鼓舞战争士气。1946年被剥夺公职,1950年10月禁制解除。
  • 松本重治 - 记者、财团法人“国际文化会馆”专务理事、美国学会会长。1947年被剥夺公职。

其他编辑

  • 岩本徹三 - 日本海军飞行员,有“最強零战驾驶员”之称。被剥夺公职后移居北海道务农。1952年禁制解除后,在益田大和纺织会社任职。
  • 圆谷英二 - 電影導演特效導演。因为其战时拍摄了用于军人教育用的“教材电影”以及宣传战争的“战争电影”、特攝片,而于1947年被剥夺公职,并离开东宝。1952年禁制解除后返回东宝。
  • 原田大六 - 考古学家。复员后回老家福冈县前原町(今絲島市)的中学里担任代用教员日语代用教員。但因为曾在中国大陆当憲兵而被剥夺公职。其后一直作为民间考古学者。
  • 安冈正笃 - 思想家、大東亞省顾问。1952年禁制解除。
  • 山冈荘八 - 作家。因为有战时从军经历而被剥夺公职。1950年禁制解除。

注释编辑

  1. ^ 日本通史,P612
  2. ^ 拥抱战败,P51
  3. ^ 吉田茂とその時代,P297
  4. ^ 八木秀次
  5. ^ 加藤丈夫,2002年 p.12

参考文献编辑

  • 冯玮. 日本通史. 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2年4月. ISBN 978-7-5520-0016-0. 
  • 约翰 W 道尔. 胡博, 编. 拥抱战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 三联书店. 2008. ISBN 978-7-108-02974-4. 
  • 岡崎久彦. 吉田茂とその時代. PHP文庫版. 
  • 沢井実. 八木秀次. 吉川弘文館. 2013. ISBN 978-4-642-05268-9. 
  • 加藤丈夫. 「漫画少年」物語 編集者加藤謙一伝. 都市出版. 2002. ISBN 4-901783-04-1. 

关联项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