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刘逵济南郡人,中国西晋官员。晋惠帝时侍中。

生平编辑

刘逵初任中书郎、黄门侍郎。赵王司马伦专权,有人对侍中、辅国将军、相国司马孙秀说:“散骑常侍杨准、黄门侍郎刘逵想要尊奉梁王司马肜来讨伐司马伦。”当时有星变,于是转任司马肜为丞相,居住在司徒府,转任杨准、刘逵为外官[1]

司马伦篡位,孙秀与义阳王司马威等十余人预先撰写了禅让的仪式禅文。司马伦失败后,齐王司马冏抓捕了侍中刘逵、常侍驺捷、杜育、黄门郎陆机、右丞周导、王尊等人交付廷尉[2]

注释三都赋编辑

刘逵经学渊博,文才美茂,欣赏左思的文章。张载、刘逵、怀县令卫权为左思《三都赋》作注三卷[3]。刘逵给《吴都赋》《蜀都赋》作注。对里面的山川土域,草木鸟兽,奇怪珍异,全都研精他们的由来,分析他们的意义。刘逵为这两篇文章作序:“观中古以来为赋者多矣,相如《子虚》擅名于前,班固《两都》理胜其辞,张衡《二京》文过其意。至若此赋,拟议数家,傅辞会义,抑多精致,非夫研核者不能练其旨,非夫博物者不能统其异。世咸贵远而贱近,莫肯用心于明物。斯文吾有异焉,故聊以余思为其引诂,亦犹胡广之于《官箴》,蔡邕之于《典引》也。”[4]刘逵又有《丧服要记》二卷,后来失传。[5]

  • 史记 秦始皇本纪》称秦始皇的疆域南至北乡户,《吴都赋》:“开北户以向日。”刘逵注释:“日南之北户,犹日北之南户也。”《史记集解》引用刘逵的注释,就是说秦始皇的疆域南界已经超过北回归线,太阳可以到北方。
  • 《史记 吴太伯世家》、《史记 刺客列传》称吴王僚公子光的家,随从都夹持长铍。《史记索隐》引用《刘逵注吴都赋》“铍,两刃小刀”。
  • 《史记 赵世家》称赵武灵王公子成吴国黑齿雕题,《史记集解》引用《刘逵注吴都赋》“以草染齿,用白作黑”。
  • 《史记 淮阴侯列传》记载广武君李左车韩信说,以飨士大夫醳兵。《魏都赋》:“肴醳顺时。”刘逵注释:“醳酒也。”《史记集解》引用刘逵的注释,醳酒就是用酒食养兵士。

参考文献编辑

  1. ^ 晋书》卷五十九 列传第二十九 赵王伦
  2. ^ 《晋书》卷四十七 列传第十七 傅祗
  3. ^ 隋书》卷三十五 志第三十 经籍四 集 道经 佛经
  4. ^ 《晋书》卷九十二 列传第六十二 文苑 左思
  5. ^ 《隋书》卷三十二 志第二十七 经籍一(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