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兒才藏

可兒才藏(1554年-1613年8月10日)是日本戰國時代江戶時代前期武將。本名吉長,才蔵是他的通稱。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可児 才蔵/吉長
假名かに さいぞう/よしなが
平文式罗马字Kani Saizō / Yoshinaga
日語舊字體可兒 才藏/吉長

生平编辑

前半生编辑

天文23年(1554年)出生於美濃可兒郡,曾向寶藏院流槍術的始祖胤榮學習槍術

最初仕於齋藤氏齋藤龍興,直到永祿10年(1567年)因為齋藤氏被織田信長侵攻而滅亡,於是仕於信長的家臣柴田勝家明智光秀前田利家等人(有說法指亦曾仕於森可成)。後來仕於織田信孝天正11年(1583年),信孝受到羽柴秀吉攻擊而自殺,之後仕於秀吉的外甥羽柴秀次

但是秀次在小牧長久手之戰中被德川家康大敗,以及與秀次對立而成為浪人。後來仕於佐佐成政

福島正則家臣時期编辑

在成政被秀吉處死後,仕於伊予11萬石的領主福島正則而被給予750石知行。在天正18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中參與攻擊北條氏規守備的韮山城,此戰中站於最前線積極進攻。

慶長5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擔任福島軍先鋒隊長,在前哨戦岐阜城之戰、以及關原本戰中取下17個敵軍首級令德川家康讚賞不已。因為此武功而被正則賜予500石知行。(『戦国武将名言録』,作者是楠戶義昭

最後编辑

正則因為關原的功績而被加增轉封至安藝國廣島藩,於是才藏亦跟隨正則前往廣島

才藏由年輕時就對愛宕權現有著深厚的信仰(『戦国武将名言録』),曾預言「我會在愛宕權現的緣日中死去」(『翁草』)。與這個預言相同,在慶長18年(1613年)的愛宕權現的神誕中,穿著甲冑並在床機上死去(『戦国武将名言録』)。根據其遺言而被葬於廣島矢賀之坂,有刻著「尾州羽栗郡之住人可兒才藏吉長」的石塔。現在於廣島市東區東山町才藏寺被弔唁著。享年60歲。

人物‧逸話编辑

勇武编辑

  • 相比起同樣是多次易主的藤堂高虎被多數人非議,才藏的人氣在當時就已經很高。當時在墓前經過的人都會因為欣賞才藏的武勇而在墓前下馬並送禮。
  • 在戰爭中背著製(中國稱華箬竹)的旗幟戰鬥,由於在戰鬥中砍下太多敵人的首級,不好攜帶,於是把旗幟上笹的葉子摘下塞進首級的嘴內(或說是塞入首級的傷口中)當作識別。因此被才藏所斬殺的敵首,在戰後清掃戰場,馬上就能識別。因為這樣的習慣而被稱為「笹之才藏」(笹の才蔵)。把笹葉放入敵人首級,是才藏在擔任森長可部下的期間所發明的,在武田征伐後,森長可開始檢驗460多個敵人首級,才藏持著3個首級,對長可說:「我斬了16個首級」(16の首を捕り申した)。長可看才藏只拿著3個首級,心中疑惑,才藏對此解釋:「砍了太多首級不好帶,所以丟了。但是我砍的首級嘴裏都塞了笹葉」(首が多すぎて捨てました。ただし捕った首には笹の葉を含ませて置いて参りました)。長可馬上檢查,發現有戰場上還13個首級,口中都有笹葉,於是才藏在此時就有「笹之才藏」的異名。(『戦国武将名言録』)
  • 才藏比起武將,更像大名家中的一員兵士的身分,但是能持有高名的理由是由於在關原的合戰中的活躍,而受到家康很大的讚賞。

福島家時期以前编辑

  • 羽柴秀次長久手之戰中大敗時,才藏第一個拔腿就逃,見到才藏逃走的秀次大怒並將其解僱。敗軍後,混亂中徒歩逃走的秀次遇到騎著馬的才藏,向才藏說:「把馬給我!」(馬を寄越せ),才藏卻回答「(這匹馬現在是)雨天的傘啊!」(雨の日の傘に候)並拋棄秀次,騎馬離開。就是說如同雨中讓了傘,會淋濕,讓了馬給你,就會死於亂軍,故即使是主公,亦不能相讓。異説是,才藏說了:「這個敵人(德川軍)是不能用槍打敗的啊。你喫屎罷!」(此の敵に槍は通じない。糞食らえだ)的說話而激怒秀次。還有後來自己述說「無意識下幹了這樣的事嗎?」(意識無くそんな事をやったか)並離開而成為浪人
  • 在向寶藏院胤榮學習槍術之際,並不是使槍的好手,在詢問過後,被建議「因為是在中途學習,因此技術不佳而不能很好地使用。在做到無心的狀態下仍能使用之前請專心修行」(中途に技術を使おうとするから上手くいかないのです。無心の状態でも使えるようになるまで一心に修行なさい),這個修行的結果是令才藏在沒有疑惑並自在地把槍使好。

福島家時期编辑

  • 在進攻韮山城時,北條氏規對才藏的剛勇相當感嘆,並特地向別人追問「那個武將是誰」(あの武将は誰か)。
  • 關原之戰中,東軍的先鋒已經決定了是福島正則,但是德川家的井伊直政松平忠吉卻爭著向敵軍進攻。此時才藏對其責難,但是因為直政以忠吉的名號(忠吉為家康的兒子)而強行通過,才藏亦不再阻止並讓路,對於直政等人盗去先陣的功勞並沒有感到不滿。
  • 相當珍惜自己的部下,特別是武勇優秀的人物,會毫不吝惜地把自己的俸祿分給他們。
  • 曾經有武者向才藏提出比武。對此才藏會背著笹製的旗幟並穿著甲冑,更命10名部下持著鐵砲在比試場地出現。對手說「這不是實戰而是比武啊」(これは実戦ではなく試合だ),才藏笑著回答「我的比武全都是實戰」(俺の試合は実戦が全てだ)。這件事顯示出才藏即使在比武中亦不會疏忽大意。
  • 據說發生過此事:才藏在晩年,氣魄亦沒有絲毫減退,常常乘馬來回,周圍的人們對其說:「考慮一下自己的年齢如何?」(年齢を考えては),才藏則笑著回答「衰老是因人而異」(老衰するのは人による))。但是大多時候,還是把沈重的長刀交給部下拿。一次,持刀的部下說:「才藏大人也老了呢。」(才蔵様も年をとられましたね),才藏聽到以後,拿了長刀,把該部下的頭砍了。(『戦国武将名言録』)

登場作品编辑

小說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