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中的魔法符咒

維基媒體列表條目

J.K.羅琳的《哈利波特》小說系列中,魔法被描述為一種可用作凌駕於通常的自然法則之上的超自然力量。該系列中存在著許多虛構的魔法生物,而一般生物有時也會表現出具魔法屬性。魔法物品也有被描述。少數能夠施展魔法的人類(女巫和巫師)會把其他不知道魔法世界存在的人群有其他統稱,在英國被稱為「麻瓜(Muggles)」,在美國被稱為「莫魔(No-Maj)」。

在人類中,魔法或缺乏魔法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屬性。它通常是遺傳的,帶有「顯性彈性基因」[1]。魔法是具魔力的夫婦所生孩子的常態,在麻瓜中不太常見。存在例外的是:那些由魔法父母所生的無法施展魔法的人被稱為「爆竹(Squibs)」;而麻瓜父母所生的巫師或女巫則被稱為「麻瓜出身 (Muggle-born)」,或一種貶稱為「麻種(Mudblood)」。雖然麻瓜出身很常見,但爆竹卻極為罕見。

羅琳基於哈利波特世界中的許多魔法元素建立於現實世界的神話與魔法之上,她將其描述為「一種賦予世界質感的方式」[2]。這些小說提出的想法是,麻瓜對這些故事的解釋是對巫師世界所發生事情的扭曲版本。

《哈利波特》中的魔法成為了2017年大英圖書館展覽和隨附紀錄片的主題。這個名為《哈利波特:魔法史(Harry Potter: A History of Magic)》的展覽是大英圖書館首次以在世作家的單一系列為靈感的作品展覽[3]

使用魔法编辑

女巫和巫師需要學習及訓練如何控制他們使用的魔法。對於年幼且未受過訓練的孩子,魔法會在其強烈的憂慮、恐懼、憤怒和悲傷等情感中下意識地顯現出來[4]。例如,哈利·波特曾經在剪了一次糟糕的髮型後讓頭髮重新長出來;在倫敦動物園給他的表兄達力·德思禮放了一條蟒蛇;並讓瑪姬姑媽膨脹到一個巨大的尺碼。雖然這種反應通常是無法控制的,但作為一個未受過訓練的孩子,湯姆·魔佛羅·瑞斗能夠在不接觸物體的情況下讓它們移動,讓動物為他做他想做的事而毋需訓練牠們,讓那些惹惱他的人發生「壞事」,或者若他願意的話就讓他們受到傷害[5]。此外,莉莉·伊凡能夠透過想要來引導和控制花朵的綻放。

幾乎所有魔法都是利用魔杖來完成的。關於使用無魔杖的魔法,羅琳說[6]

巫師或女巫只有在使用自己的魔杖時才可處於最佳的狀態。當使用別人的魔杖時,那個人的咒語不會如平時那般強[7]

在小說中,咒語的技術細節是模糊的。在哈利的課程中,只有那些涉及到魔法生物、魔藥、占卜的課程才會有詳細的介紹。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賽佛勒斯·石內卜於第一堂鎖心術(Occlumency)的課堂上,他曾告訴哈利·波特指「時間和空間在魔法裡是很重要的」;和在找到通往分靈體—小金匣的神奇隱藏船後,阿不思·鄧不利多曾告訴哈利指「魔法總是會留下痕跡,有時會留下非常獨特的痕跡」[8]

施法编辑

咒語是巫師或女巫的萬能工具;用於完成單一的專門任務的短暫魔法爆發,例如開鎖或生火。施咒通常需要一個咒語,最常見的是拉丁語的變體形式(如狗拉丁英语Dog Latin),然後利用魔杖做手勢。然而,羅琳透露指特別有天賦的巫師可以在沒有魔杖輔助下施展魔法,儘管利用魔杖產生的魔法通常更精確更強[9]

咒語也可以經非語言方式施展,但需要使用魔杖。這種特殊的技巧於霍格華茲的六年級教授得到,並要求施法者把注意力專注於咒語之中。一些咒語(如飄浮咒)顯然是為非語言使用而設計的。雖然小說中所展示的大部分魔法都需要施法者利用他們的聲音,但有些並不需要(這可能取決於女巫或巫師)。眾所周知,鄧不利多可在不說話的情況下作出讓人印象深刻的魔法,比如召喚足夠容納整個學生群體的柔軟紫色睡袋[10],或者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即將結束時與佛地魔決鬥期間。這也可以在不握住魔杖的情況下使用咒語。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當魔杖躺在哈利附近某處的地上時,哈利自己會利用咒語路摸思(Lumos)來點亮他的魔杖[11]。此外,化獸師(Animagus)和變形師(Metamorphmagus)並不需要魔杖來進行變形。

咒語也有粗略的類別之分,例如符咒(charms)、詛咒(curses)、魔咒(hexes)或惡咒(jinxes)。儘管攻擊性和潛在危險的詛咒數量眾多,其中三個被認為僅對於大邪惡可用,這使他們獲得了特殊的分類—不赦咒(Unforgivable Curses)。

使用魔法的限制编辑

在第一部《哈利波特》系列小說出版之前,羅琳花了五年時間確立魔法的局限性—確定它可以做甚麼和甚麼不能做。她在2000年時說:「決定何時創造幻想世界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角色們有甚麼不能做。」例如,雖然可以憑空變出事物,但建立符合確切規格而不是通用規格的東西便棘手得多。此外,任何如此變幻出來的物體往往不會持久[12]

情緒编辑

如前所述,未經訓練的年輕巫師在處於情緒高漲的狀態下可觸發不受控制的魔法。然而情緒也會影響經過受訓的女巫和巫師,以及其魔法能力。例如在《混血王子的背叛》中,當雷木思·路平開始疏遠小仙女·東施時,傷心欲絕的東施暫時失去了她作為變身巫師的混合體—變形師(Metamorphmagus)的力量,其守護神的形態也會跟隨著她的抑鬱而改變。另一個例子是梅洛普·岡特,當她從父親的壓迫中解脫出來才展現其魔法能力,但是當其丈夫把她拋棄時,她再次失去其魔法能力。

一些魔法咒語在施展時需要使用特定的情緒,例如護法咒(Patronus Charm)要求施法者專注於一段快樂的回憶。意志力在情有可原的情況下會有很大的幫助,這方面的一個例子是,當天狼星·布萊克正處於催狂魔之吻的危險時,哈利能夠召喚出一個有形的護法咒[13];另一個例子是導致被咒者承受巨大痛苦的酷刑咒(Cruciatus Curse);正如哈利在跟貝拉·雷斯壯的決鬥中所發現的那樣,有效地使用這種被禁止的黑魔法需要施虐狂的慾望[14]

(在其最廣泛的意義上)被描述為一種特別強大的魔法形式。根據鄧不利多的說法,愛是一種「相比起自然的力量與人類的智慧和死亡,來得更奇妙及更可怕的力量」[15]。莉莉·波特為了哈利而自願犧牲,她把嬰兒時期的他從佛地魔手中救了下來,而哈利於《死神的聖物》結尾中也為拯救他的朋友而作出了類似的犧牲[16]。該系列中的某個關鍵預言把哈利描述為「黑魔王不知道的力量」,當中提到了他去愛的能力[17]

真愛並不可能由魔法創造;一種愛情魔藥「痴心水(Amortentia)」,只能營造出強烈的迷戀和痴迷感覺。

死亡编辑

羅琳把死亡描述為小說中最重要的主題[18]。因此,正如鄧不利多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所說的那樣,沒有任何咒語能真正讓死者起死回生。雖然屍體可以根據活著的巫師的命令變成順從的陰屍(Inferi),但它們只不過是沒有自己的靈魂或意志的喪屍。然而,魔法世界裡有一些跟死者交流的方式,但效果有限。例如,所有霍格華茲的校長於死後都會出現在肖像中,以供後代諮詢。還可以通過罕見的符咒倒轉(Priori Incantatem)效果來跟被魔法謀殺了的人之幽靈般的「影子」進行交流。重生石也允許一個人與死者交談,但被重生石帶回來的並非死者的肉體,他們也不希望在平靜的安息中受到打擾。在整個系列中,這個限制不斷被重覆提及著,並且巫師們經常試圖超越它,但後果自負。

同樣,除非人們使用具有強烈力量的物體來維持生命,例如魔法石分靈體,否則不可能長生不死。如果一個人擁有傳說中的三件死神聖物,他將擁有成為「死神主宰」的工具。然而,暗示要成為真正的「死神主宰」,就是要願意接受死亡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其他延長生命的方法包括喝下獨角獸的血,即使死亡迫在眉睫也能讓喝下它的人活著,但要付出永遠被詛咒的可怕代價。魔法可以延長一個人的壽命,因為該系列中有幾個角色異常長壽(例如在阿不思·鄧布利多的O.W.L考試期間擔任監考員之格麗澤爾達·馬奇班克斯(Griselda Marchbanks)。差點沒頭的尼克於第五部小說中透露,所有的女巫及巫師都可以選擇於死後變成鬼魂;然而,它被描述為「對生活的蒼白模仿」。石內卜指鬼魂只是「逝去靈魂留在地上的印記」。神秘事務司在一個裝有神秘面紗鏡子的房間裡研究死亡,羅琳將其描述為「生與死的分界線」。至於另一邊是甚麼,她解釋道:「我相信你會繼續嗎? 對呀,我相信你會繼續下去。雖然我絕對對此抱著懷疑並且一直如此,但我確實相信來世,你就在那裡[19]。」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裡,天狼星·布萊克貝拉·雷斯壯的咒語擊中後穿過這塊面紗鏡子並掉了進去。

甘普基本變形定律的主要例外编辑

甘普基本變形定律的主要例外是妙麗曾經提及的魔法理論,後來被榮恩於最後一部小說中重複了一遍。她解釋說,食物就是其中之一:女巫或巫師可以使用魔法烹飪和準備食物,甚至可以繁殖食物,但不能無中生有。在該系列小說的食物中,有許多例子似乎都是從無到有的,例如莫莉·衛斯理廚房鍋子裡的配料突然物質化的出現,以及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麥教授為哈利及榮恩製作了一盤可自動填充的三明治。在所有情況下,這些事件都可以合理地解釋為食物的繁殖或是從其他地方運輸而來的。後者的另一個例子是在霍格華茲舉行的宴會上—食物是由精靈在廚房準備的,直接放在大禮堂四個學院實際的複製餐桌之正下方,然後食物便會巧妙地運送至餐桌上。

這是該系列中唯一明確提到的例外。然而,羅琳本人曾在一次採訪中表示,金錢是巫師不能憑空變現的東西[12],否則巫師世界的經濟體系將會出現嚴重缺陷和破壞。雖然魔法石確實允許由鍊金術製作,在其擁有者並未利用其力量的情況下,它被描繪成一個極其罕有、甚至獨一無二的物品。

魔法能力编辑

以下是哈利波特世界中的巫師或女巫可能擁有的特殊能力:

化獸師编辑

化獸師(Animagi)是動物(animal)與魔法師(magus)的混成詞,那是女巫或巫師在保留原本心智下,可以隨意把自己的外型變成特定動物或魔法生物。這種能力不是天生的:它必須透過魔法獲取,然而修煉時間長且非常困難,所以很多巫師寧願花時間學其他咒語。所有化獸師都必須依法在中央機關註冊(本世紀登記在案的僅七人),儘管在該系列中揭示了一些角色仍然處於不合法未註冊的階段:如詹姆·波特天狼星·布萊克彼得·佩迪魯麗塔·史譏米奈娃·麥是經魔法部註冊並接受監管的化獸師。

化獸師的變身可以在無魔杖地執行。天狼星和彼得失去了魔杖10多年,但兩人都保留了能力,並沒有明顯的不良影響。當化獸師變身時,他們將呈現出正常動物的外觀。然而,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當中,值得注意的是,榮恩的寵物鼠斑斑已經活了12年,而預計一般只能活3年(後來被揭露為佩迪魯的化獸師形態)。此外,動物形態的化獸師保留了像人類一樣的思考能力,這就是成為化獸師與變身為動物之間的主要區別。除此以外,變身成為動物的他們會忘記自己是一名巫師,並且會在不知不覺中被困在這種形式裡,除非被另一名巫師把他變回原狀。化獸師的人形特徵可以在動物的轉化中表現出來;麥教授與麗塔·史譏的眼睛周圍有類似眼鏡的標記,而佩迪魯的一隻前爪上有一個缺失的腳趾,以代表他缺失了的手指。當進行化獸師登記時,他們必須記錄其動物形態的種類和所有定義性身體特徵,以便該部門能夠識別他們(如麥教授變形後將化為虎斑貓)。每位化獸師都有其特定的動物形態,不能變成任何其他動物。化獸師無法選擇動物:它是唯一適合該人的個性,在大多數情況下,化獸師會變身成為與此人的護法咒相同的動物[20]。私自成為化獸師的巫師或女巫,將會被監禁於阿茲卡班監獄

小說中明確強調了化獸師與狼人之間的區別。化獸師可以完全控制他們的轉變並保留他們的思想,而狼人的轉變則是非自願的,包括性格上的嚴重變化。變成狼人後「...他會不再記得自己是誰。他會把他最好的朋友殺掉。狼人只會回應自己同類的呼喚[21]。」狼人在變身時使用縛狼汁(Wolfsbane Potion)是維持其理智、智力與記憶力的唯一方法。

變形師编辑

變形師(Metamorphmagi)是變形(metamorph)與魔術師(magus)的混成詞。那是女巫或巫師天生具有隨意改變他們的部分或全部外觀的天賦。這種天賦的女巫或巫師必須與生俱來,無法透過其他方式擁有。

小仙女·東施和她的兒子泰迪·路平(Teddy Lupin),他們是目前該系列中唯一已知的變形師;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能力,可能是遺傳的。眾所周知,東施能根據心情而改變其髮色與髮型。有時她甚至會以老婦人的身份出現。她還可以改變其鼻子的外觀,就像她跟衛斯理一家晚餐時招待金妮和妙麗所做的那樣;泰迪·路平也繼承了這項特徵,據說他的頭髮會反覆變色。

這些外觀改變能力的範圍及其限制尚未完全清楚。根據羅琳的說法,變形師可以完全改變其外表,例如,從黑膚色到白膚色,從年輕到年老,從英俊到樸素等等[22]。在一個例子中,東施透過將她的鼻子改造成「像石內卜一樣的喙狀突起」、「類似於鈕扣蘑菇的東西」,還有「像豬鼻子一樣的東西」來改變她的面部外觀,這讓哈利想起了他的表弟達力[23]。變形師的情緒狀態會影響他們的能力。

爬說語编辑

爬說語(Parseltongue)是蛇的語言。它通常與黑魔法有關,儘管鄧不利多指它不一定是邪惡的品質。擁有爬說嘴(Parselmouths)說話能力的人很少出現。人們顯然透過學習或通過特殊語言能力的方式獲得技能,例如是透過基因遺傳(或通過使用黑暗或危險的魔法)。《哈利·波特与密室》中解釋說由於佛地魔在試圖殺死哈利的那天晚上同時把他的一些能力傳給了哈利,從而使哈利在17歲之前是個爬說嘴。《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揭示了哈利體內藏著的佛地魔部分靈魂賦予了他這種能力,後來由於它被摧毀,哈利的這個能力被剝奪了[24]。哈利於《被詛咒的孩子》中暫時恢復了這個能力,伴隨著疤痕的痛楚。

其他已知的爬說嘴包括史拉扎·史萊哲林和他的後裔—當中包括佛地魔岡特家族。鄧不利多也能理解爬說語;然而,他學會了但他沒有天然具備這種能力[25]。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他重覆了魔份·岡特(Morfin Gaunt)的話語「在路上的大房子」,就是用爬說語說出來的。

榮恩在最後一部小說中利用了爬說語把密室重新打開了密室,但他只是在模仿哈利在小說早期所使用短語的聲音。羅琳借用了「對嘴巴有問題的人來說是一個古老的詞,例如兔唇」的語句[26]

先知编辑

先知(Seer)是那些女巫或巫師具有透視能力以預測未來事件。透過這種能力給出的預測有時可以是自我實現預言,而鄧不利多於《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指出,並非所有預測都會成真,這取決於所提到的那些人所作的選擇。這似乎表明了先知預測到可能或將會發生的事件,至少在某些情況下是這樣。

神秘事務司的預言大廳(Hall of Prophecy)中,成千上萬的玻璃球充滿了先知所作的預言記錄。只有預言中提到的人才能安全地取回它;任何試圖這樣做的人都會被逼瘋。

根據麥教授的說法,真正的先知極其罕見。西碧·崔老妮是小說中唯一描繪的先知,她的學生認為她是「老騙子」— 儘管有人提到西碧的曾曾祖母卡桑德拉·崔老妮(Cassandra Trelawney)在她那個時代是一位著名的先知。崔老妮最終在第五本小說中由於被指她缺乏能力而被桃樂絲·恩不里居解僱。然而,她曾經兩次作出了真實的預言—這兩個預言對哈利·波特都尤其重要—但後來她對任何一個預測都不記得了。

破心術與鎖心術编辑

破心術(Legilimency)是一種從別人的腦海提取感情和記憶的魔法技能—「心靈感應」的魔法方式,簡單來說是能夠獲知一個人內心的意識層面,最顯然易見的功能是知道一個人有沒有說謊 — 儘管石內卜是這種藝術有能力的實踐者,他駁斥了口語化的「讀心術」一詞過於極端的簡單化。它還容許一個人向另一個人傳達願景或記憶,無論是真實的還是想像的。擁有此技能的女巫或巫師被稱為破心者(Legilimens),例如他可以發現另一個人的謊言和欺騙,見證另一個人過去的記憶,或「植入」虛假的幻象至別人的腦海中。已知佛地魔、鄧不利多皆為高階的破心者。

破心術的反技能是鎖心術(Occlumency),使用它的人被稱為大腦封閉大師(Occlumens),透過它可以區分自己的情緒,或阻止破心者發現與自己所說的話或行為跟其思想或記憶互相矛盾,以保護心智免受外界魔法的入侵。這門科目非常冷僻,但十分有用。鎖心術的高階形式是在封鎖所有其他真實記憶的同時,在大腦封閉大師的腦海中植入虛假的臨時記憶,因此即使是一位技藝高超的破心者,若試圖讀取心靈,他或她只會發現錯誤的記憶,並相信這一切都是正確的。該種技能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首次被提及。破心術與鎖心術並非霍格華茲正規課程的一部分,並且大部分學生會在沒有學習它們的情況下畢業。已知石內卜及史拉轟為高階的鎖心者。在《鳳凰會的密令》中,鄧不利多指示石內卡向哈利傳授鎖心術課程,然而哈利到《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才成功學會這門魔法。

佛地魔、石內卜和鄧不利多都擅長破心術與鎖心術,儘管他們會使用魔杖。石內卜曾指佛地魔是破心者,因為他幾乎在所有情況下都能立即知道是否有人對他撒謊。此外,在《死神的聖物》中,佛地魔反覆使用破心術來審問他的受害者。佛地魔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的整個時期都在練習鎖心術,以阻止哈利接觸其思想與情感。然而在《死神的聖物》中,佛地魔一再失去控制,導致其非常強大的思想、願景和情感爆發偶爾傳至哈利的腦海中。由於哈利跟佛地魔二人對立的關係,哈利暗中想得知佛地魔的想法,但進展緩慢,他只有一次成功衝破石內卜的鎖心術而進入了他的腦海[27]。石內卜於整個系列中一再被指對鎖心術的掌握非常熟練,這就能解釋了他如何能夠欺騙佛地魔那麼多年[28]。甚至在《鳳凰會的密令》之前,哈利就有著石內卜能夠讀心的印象。

在《死神的聖物》中,當多比去世時,哈利終於掌握了鎖心術—對佛地魔封閉了心智。他意識到自己的悲傷—或者如鄧不利多所說的,愛—是可以擋住黑魔王的東西。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的奎妮·金坦(Queenie Goldstein)被揭示為天生具有精通這種能力的破心者,因為她能夠讀懂電影中雅各·科沃斯基及其他人的思想,並能從遠處通過他們的思想和情感來感知並聽到他們的聲音。然而,她跟石內卜、鄧不利多及佛地魔不同的是,她並不需要使用魔杖來施展破心術,因為她天生就具有這種讀心的能力。

現影術與消影術编辑

現影術(Apparition)和消影術(Disapparition)是巫師世界中的一種瞬間移動的魔法方式,通過這種形式,女巫或巫師可以從一個位置消失(消影)並在另一個位置重新出現(現影)。它通常伴隨著巨大的爆裂聲或砰的一聲,儘管如鄧不利多這樣熟練的巫師可以「如此突然而無聲地現影」,以至於他們似乎「從地下冒出來」。根據哈利的說法,現影術還伴隨著一種非常不愉快的擠壓感,就像是通過著一道拉緊了的橡膠管般傳送[29]

女巫及巫師必須年滿17歲,並且擁有現影術作為交通工具的執照,並在魔法部的許可下才能使用現影術,這就如在麻瓜的現實世界的政府要求個人擁有駕駛機動車輛的執照大致相同。霍格華茲的學生可以在六年級的時候參與由魔法部管理的現影術課程,並在他們年滿17歲時參加考試。事實證明,雖然可以在沒有許可的情況下使用現影術,但通常不會這樣做(除非在課程中),並且此行為是非法的。未成年的巫師可以與成年巫師同行時使用現影術和消影術,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哈利並沒有執照,但由於其蹤跡已被解除,魔法部很可能不知道他曾經這樣做。由於只要能夠成功消影,其他巫師便無法追蹤,因此在魔法部正式承認佛地魔回歸後,他們要求所有英國巫師家庭的成年成員都會施行此咒。

學習現影術是有一定難度,有些人會認為是非常困難的事,學生需冒著「被分裂(肢體異位)」的危險性—在起點和終點之間被物理分割—雖然巖愛草的精華也可以修補某些傷口,但這還需要魔法部的「意外魔法逆轉小隊(Accidental Magic Reversal Squad)」的協助才能正確撤銷。在課堂中,身體被分裂是很常見的事,而且根據被分裂的身體部位可能會讓施展者感到特有的不適(有時甚至相當可怕),但若是正確逆轉的話,最終是不會受傷害的。儘管榮恩懂得使用現影術,然而其技術並非十分熟練,並且他至少把自己扭傷了三次(一次失去了半邊眉毛、兩塊指甲和部分手臂)。相比之下,哈利和妙麗都很快掌握了這項技能。

正如《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所解釋,那裡並沒有現影和消影的咒語,但是施法者必須專注於他必須現影的位置,這需要全神貫注於咒語之中,並且還必須通過整個身體來「感受」它。

有人曾指出,使用現影術直接進入私人區域(例如家)被認為是粗魯的行為。鄧不利多在《混血王子的背叛》中說這「就像踢前門一樣粗魯」。許多家庭出於這個原因,也因為保安原因,許多住宅都有反現影術咒語(Anti-Apparition Charm)以保護他們免受不請自來的入侵。以現影術到別人家中的一種公認的方式為現影到目的地附近的地點,然後步行到達至最終目的地。在長距離中使用現影術被認為是不可靠的,即使是對該技術的有經驗的巫師有時也更喜歡其他交通工具,例如飛天掃帚。羅琳曾表示遠距離使用現影術取決於巫師的技能,而「跨大陸現影術幾乎肯定會導致嚴重的傷害或死亡」[30]。事實上,即使是技術精湛的佛地魔在前往遙遠的紐蒙迦德監獄後也選擇飛回英國。

為了安全原因,霍格華茲城堡的場地和建築物均受到古老的反現影術咒(Anti-Apparition Charm)和反消影術咒(Anti-Disapparition Charm)咒語保護,以防止外來的人類隨便闖入城堡及在校園內現影,然而此咒語無法限制家庭小精靈的現影術。還有一個咒語防止個人消影,鄧不利多在《鳳凰會的密令》中把它置於被魔法部抓獲的食死人身上;其讓一個人現影到一個位置,但防止他們消影的姊妹咒語,這與食死人在活米村施展的嘯叫咒(Caterwauling Charm)一致。若要防止侵入的巫師利用消影術逃離,則可以在這個區域施行反消影術,使其於該區域內無法消影,霍格華茲的全域都施有反消影術。若要強行離開霍格華茲的話就必須使用飛天掃帚或騎乘鷹馬。由於鄧不利多是霍格華茲的校長,故他是唯一能夠在校園中使用現影術及消影術的人。

女巫或巫師可以利用「隨行現形術(Side-Along Apparition)、隨行消影術(Side-Along Disapparition)」來於現影術、消影術期間把其他人一併帶走。在《鳳凰會的密令》中,食死人與鳳凰會的成員分別在黑色與白色的煙雲中現影及消影。在電影中,雙方似乎也能夠「半現影(half-apparate)、半消影(helf-disapparate)」— 他們的身體由煙霧構成,使他們能夠飛行。弗雷與喬治兩次的現影和消影,他們都像小說裡一樣砰的一聲做到了。鄧不利多在《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多次成功地以這種方式運送哈利,而哈利首次非課程的嘗試是在跟鄧不利多從海邊洞穴回程時,跟虛弱的鄧不利多一起進行隨從顯形。

在小說中,現影(Apparate)和消影(Disapparate)這兩個詞語就像羅琳在小說中所使用的許多其他新詞一樣以大楷來書寫,而諸如「惡咒(jinx)」和「魔咒(hex)」之類的既定英語單字則不是。那兩個意思為「出現」和「消失」的詞語本身很可能源自法語「apparaître」及「disparaître」。另一種可能性是衍生自英語單字「幻影(apparition)」,其意思是「一種人或事物的超自然外觀;任何出現的東西,尤其是顯著或令人吃驚的東西;出現的行為」,它來自出席的拉丁語「Apparitio」;而「Disapparate」可能來自同一個詞,但其前綴為「dis-」以表示否定或逆轉。

其他傳送方式编辑

一些魔法生物有其自己的瞬間旅行的方式,例如家庭小精靈具瞬間轉移能力,或是鳳凰能夠在火焰的爆發中具現影和消影的能力。這些生物跟巫師不同,牠們不受反幻影術(Anti-Apparition)的限制。多比、怪角和其他家庭小精靈可以在霍格華茲的校園裡施展現影術,正如牠們在多個場合中所展示的那樣。最值得注意的是,當家庭小精靈多比到醫院探望哈利時,以及當哈利召喚多比和怪角並指派牠們跟蹤跩哥·馬份;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當鄧不利多躲避魔法部官員的逮捕時,佛客使鄧不利多跟一起從魔法部官員的手中利用消影術在霍格華茲校長辦公室中消失。

一些魔法的裝置如呼嚕網港口鑰消失衣櫥也提供了魔法傳送的方式。

迷拉魔咒编辑

一種歸因於迷拉的能力和那些迷拉的繼承物,就如花兒·戴樂古,迷拉的魔咒用於吸引男性,就如《奧德賽》裡的塞壬一樣。隨著時間的推移,接觸牠的男性會變得更加抗拒它,雖然若迷拉給男性帶來驚喜,迷拉的魔咒就會充分地發揮作用,這就正如榮恩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所說的那樣。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所示,迷拉的毛髮可以用於作為魔杖的杖芯。根據著名的魔杖製造者奧利凡德先生所說,這些魔杖有點「喜怒無常」。

魔法抗性编辑

這是指對洞穴巨人巨人等存在於強大生物中的妖術和咒語有一定程度的免疫。海格由於他流著巨人的血液,他對某些咒語具有抵抗力,比如昏迷咒(Stunning Spell)。這種阻力並非不可逾越;例如,如果一次向具有魔法抗性的生物施展足夠多的昏迷咒,該生物仍可能會失去知覺。此外,巫師和女巫可以憑著自己的意志抵抗某些咒語,例如《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哈利所作的,當時小巴堤·柯羅奇偽裝成阿拉特·穆迪試圖以蠻橫咒(Imperius Curse)來控制哈利,而哈利把它反抗了。

在同一本小說中,老巴提·柯羅奇(Barty Crouch Sr.)被證明在使用蠻橫咒的數個月後擺脫了它。

霍格華茲的科目编辑

學生於霍格華茲的首兩年必須學習一組核心科目,之後他們必須在幾門選修科中進行選擇。在學生最後兩年的校園生活中,他們可以修讀更專門的科目,例如煉金術。

魔法史、天文學、黑魔法防禦術、變形術、魔咒學、草藥學及魔藥學是前五年的必修科目,以及第一年的飛行課課程,這些都是餘下六年的選修課程。在二年級完結束時,學生必須在三年級開始時的教學大綱中添加最少兩個選修科目。五個選修科目為:奇獸飼育學、古代符文研究、麻瓜研究、占卜學和算命學。若有足夠需求的話,霍格華茲有時會為學生的最後兩年課程提供非常專門的科目,例如煉金術。霍格華茲裡一共有12名教授,每位教授專攻其中一門科目。

飛行課编辑

飛行課(Flying)教授如何使用專為飛行而製造的飛天掃帚—該科目是唯一需要物理的主體,並且僅由羅蘭達·胡奇夫人教授給霍格華茲的一年級學生。哈利波特系列中唯一描繪的飛行課是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該課程在接下來的系列集數中從未被提及;因它並不屬於學校五年級普等巫測(O.W.L.)考試的一部分。

魔法史编辑

魔法史(History of Magic)是對魔法歷史的研究。卡斯伯特·丙斯的課堂被指是霍格華茲裡最無聊的課程。它們只是關於巫師歷史上重大事件的講課,其主題包括妖精叛亂、巨人戰爭和巫師保密的起源,當中沒有停頓。這是霍格華茲裡唯一一個由幽靈教授的課堂,因為該教授從來沒有注意到他其實經已死了並繼續教學,彷彿從來甚麼都沒有改變。

天文學编辑

天文學(Astronomy)是在霍格華茲最高的天文塔進行課程,並由奧羅拉·辛尼區教授授課。該課程包括使用望遠鏡觀察夜空。正如《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所述,天文塔是霍格華茲最高的三座塔樓之一。小說中並沒有顯示天文學課程,但它經常被引用。已知的學生作業活動包括學習恆星、星星及星座的名稱,以及其位置、運轉和環境。此外,在整個電影系列中都可以看到天文塔的部分,例如《哈利·波特与密室》及《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描述了哈利的一次天文學考試,並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裡出現作為鄧不利多去世的地方,該處在《死神的聖物》也有出現。

黑魔法防禦術编辑

黑魔法防禦術(Defence Against the Dark Arts)通常縮寫為D.A.D.A.[31],該課程教授學生防禦技術以抵禦黑魔法,並保護他們免受黑暗的魔法生物的傷害。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食死人掌控學校事務,該科目更名為黑魔法(Dark Arts),並讓學生對那些被拘留的同學身上實施酷刑咒(Cruciatus Curse)[32]。該學科的教學工作人員的流動率非常高—在整個系列中,沒有任何黑魔法防禦術教師在該職位上任職超過一個學年,而哈利·波特在這方面非常熟練。

在整個系列的故事中,該課程分別由奎若教授(第一輯)、吉德羅·洛哈第二輯)、雷木思·路平第三輯)、被小巴提·柯羅奇冒充的阿拉特·穆敵第四輯)、桃樂絲·恩不里居第五輯)、賽佛勒斯·石內卜第六輯),以及艾米克·卡羅第七輯)。魯霸·海格於《哈利·波特与密室》中暗示著「他們開始認為這份工作很糟糕。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人能夠堅持得久了。」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鄧不利多暗示著由於佛地魔的申請曾被拒絕,於是他對這個職位進行詛咒[33]。詛咒的存在最終獲羅琳的證實。這個職位也曾被石內卜所覬覦,但他也被拒絕了。石內卜最終在《混血王子的背叛》中被任命為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羅琳在一次訪談中宣布,在佛地魔死後,他所施放到這門課的詛咒就解除了,以及在《死神的聖物》和19年後設定的後記之間,有一位常任教授一直在教授這門科目。此外,她還想像得到哈利·波特偶爾會來到課堂上就著這個主題進行主題講座[34]

變形術编辑

變形術(Transfiguration)是本質上改變物品屬性的藝術[35]。變形術是一門以理論為基礎的科目,包括例如只改變某個物體的一部分,如海格給了哈利的達力表弟一條豬尾巴的「轉換咒語(Switching Spells)」;使物體完全消失的「消失咒語(Vanishing Spells)」[36];以及憑空創造物體的「召喚咒語(Conjuring Spells)」[37]。它可以把無生命的物體變成有生命的物體,反之亦然 —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班上的老師麥教授能夠把她的桌子變成,然而又把它變回桌子[38]

符咒學编辑

符咒學(Charms)是一門教授如何開發用於施以魔法用途而使用的咒語。羅琳把它描述為一種涉及賦予對象新鮮及意想不到屬性的魔法咒語[35]。小說中許多說明序列都是在符咒學課堂中設置於霍格華茲的二樓,由於符咒學的課程主要是實用性的,該課堂被描述為臭名昭著的嘈雜和混亂。這門課程由菲力·孚立維任教。

魔藥學编辑

 
在《哈利波特》電影系列中所看到的各種魔藥。

魔藥學(Potions)被描述為創造具有魔法效果混合物的藝術。它需要在正確的時間和溫度下把成份正確的混合和攪拌。至於麻瓜是否可以釀造魔藥的問題,在考慮到正確的魔法成分,羅琳曾說過:「從表面上看,魔藥似乎是對麻瓜最友好的主題。但確實到了一個時候,你需要做的不僅僅是攪拌[39]。」羅琳後來在《Pottermore》上證實,「製作魔藥總是需要一些魔杖的元素[40]。」賽佛勒斯·石內卜的課堂被描繪成設在城堡陰暗的地下室裡度過不愉快和壓抑的時光,而取代石內卜成為魔藥大師的赫瑞司·史拉轟有時表現得更開朗,甚至更有趣。羅琳解釋說,她把石內卜寫成哈利於霍格華茲學院裡的大敵,因為她本人討厭化學課,這相當於霍格華茲裡的魔藥學[41]

在整個《哈利波特》系列中著名的魔藥包括了作為迷情劑(Love Potions)的痴心水[42](Amortentia)、迷亂藥[43](Confusing Concoction)、一飲活死水[42][44][45](Draught of Living Death)、緩和劑[42](Draught of Peace)、幸運藥水福來福喜[42](Felix Felicis)、提神劑[42](Pepperup Potion)、變身水[46](Polyjuice Potion)、生骨藥[47](Skele-Gro)、速順滑髮劑[48][49](Sleekeazy's Hair Potion),以及吐真藥英语Truth serum吐真劑[50][51](Veritaserum)。

草藥學编辑

草藥學(Herbology)是對魔法植物的研究,以及如何指認、照料、利用和對抗它們。小說中描述了霍格華茲有至少三個溫室,裡面種植著各種魔法植物。

草藥學也是奈威·隆巴頓唯一擅長的科目,《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的尾聲解釋指,他後來接替了帕莫娜·芽菜教授成為了霍格華茲的草藥學教授。

奇獸飼育學编辑

 
出現於海格所教的奇獸飼育學課程中的《怪物之書》。

奇獸飼育學(Care of Magical Creatures)是指導學生如何指認及照顧魔法動物的課程。課程在霍格華茲的城堡外進行。在哈利於霍格華茲的首兩年,這門科目由西納華·焦壺教授任教,後來他為了「跟他餘下的四肢享受更多的時間」而退休了,鄧不利多隨後招募了獵場看守員魯霸·海格在獵場看守人的職責之下接受教職。雖然海格顯然非常具有經驗且知識淵博,然而他並沒有「正常人對危險的看法」,其中一個例子是,奇獸飼育學的學生被要求獲得一本名為《怪物之書(Monster Book of Monsters)》的課本—那是一本簡直是兇猛的教科書,因此他一直錯誤地判斷他於課程中所使用的魔法動物給其學生帶來的風險[52],這有時會導致混亂。當海格不在時,他的課程由鄧不利多熟識的女巫薇米·葛柏蘭接手。

麻瓜研究编辑

麻瓜研究(Muggle Studies)是一門涉及「從巫師的角度」來研究麻瓜(非魔法人類)文化的課程。巫師們唯一需要了解麻瓜的方法手段就是要確保他們在有需要的時候能夠融入麻瓜的生活(例如在1994年的魁地奇世界盃上)。由於這門課程被提到只有妙麗選修,而且只有僅僅一年時間,所以人們對其課程知之甚少。在最後一部小說的開篇,由於慈恩·波八吉教授從積極的眼光來看待麻瓜,並且反對將巫術僅限於純種血統的人,於是她被佛地魔謀殺了。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所涵蓋的學年剩餘時間裡,麻瓜研究這門科目由食死人艾朵·卡羅所教授。然而,其課程(改為強制性的必修課)主要把麻瓜和麻瓜出身者描述為不齒於人類並且值得被迫害。

古代北歐神秘文字研究编辑

古代北歐神秘文字研究(Study of Ancient Runes),通常稱為古代北歐神秘文字(Ancient Runes),它是研究古代北歐神秘文字的一般理論學科。由於只有妙麗修讀該學科,所以對這個由芭斯謝達·巴布林(Bathsheda Babbling)任教的主題所知甚少[53]。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鄧不利多把他以古代北歐神秘文字寫成的《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的副本以遺贈的方式送給妙麗。

算命學编辑

算命學(Arithmancy)是一個與數字的魔法屬性有關的魔法分支,由於哈利·波特並沒有選修這門科目,所以小說中從未描述過這門課程。然而,這是妙麗最喜歡的科目。算命學這科目據稱是很困難的科目,因為它需要記住或使用許多圖表。

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它提到若要成為古靈閣的解咒師,這需要學習算命學這門科目。該科目由塞蒂瑪·薇朵(Septima Vector)任教。

占卜學编辑

占卜(Divination)是一種預測未來的藝術。當中描述了各種不同的方法,包括茶葉占卜英语Tasseography、火兆(fire omens)、水晶球手相紙牌卜卦英语Cartomancy(包括閱讀傳統撲克牌塔羅牌)、占星術解夢麥教授把占卜學描述為「魔法中最不精確的一個分支」[54]。該門科目的支持者聲稱這是一門不精確的科學,這需要有如「心眼(Inner Eye)」般先天的天賦。反對者聲稱該學科既無關緊要且具有欺詐性。哈利由西碧·崔老妮首先於三年級教授這學科,然而在哈利五年級時,由於崔老妮被桃樂絲·恩不里居解僱後,便由翡冷翠教授。在六年級(也可能是七年級),崔老妮與翡冷翠按年份劃分來共同教授占卜學課程。

現影術及消影術编辑

現影術(Apparition)、消影術(Disarrarition)是霍格華茲的六年級和七年級學生的一門選修課程,以讓他們獲得現影、消影與立即在另一個位置重新出現的許可證作準備。在哈利六年級的時候,由魔法部的現形術教官微奇·推克羅(Wilkie Twycross)任教該課程。霍格華茲城堡和場地上設置了魔法結界以防止城堡內使用現形術及消影術;然而,《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解釋說,這些保護措施會在大禮堂內暫時取消一段時間以容許學生進行練習。然而,學生們被警告指他們將無法在大禮堂外使用現影術,而嘗試是不明智之舉。「分裂(Splinching)」是現影術中的一個常見錯誤,這會導致身體部位分裂。除非有人抓住了使用現影術之人的衣服或身體,否則不可能透過現影術來追蹤任何人。

煉金術编辑

煉金術(Alchemy)是整個《哈利波特系列》中並沒有提及到的課程;然而,羅琳利用了煉金術作為霍格華茲在有足夠需求下會為學生提供「專門」科目的例子。

煉金術是尋找魔法石的一種哲學傳統。據說它具有將賤價金屬變成黃金的能力,並包括能讓飲用者保持年輕和不朽的長生不老藥。正如《神秘的魔法石》中提到的,尼樂·勒梅創造了一枚魔法石,但它在哈利的一年級結束時被銷毀。

咒語相似的效果编辑

不破誓编辑

不破誓(The Unbreakable Vow)這是兩個女巫或巫師之間自願達成的協議。它需要三人同施放的咒語儀式,一人對另一人發誓,二人手邊必須有另一人作為證人(稱為契約者—Bonder)的情況下進行。儀式進行時,發誓人會與接受誓言的人雙手緊握在一起,而見證人會以魔杖指向二人雙手,並把他們的魔杖握在雙方同意的人相互連接的手上,其時見證人的魔杖會伸出一條細細紅紅像火舌般的魔法繩索把他們緊緊地纏繞在一起。目前尚不清楚若另一方拒絕的話會造成甚麼後果。該誓言並非單是字面意義上的「牢不可破」,因為若接受誓言的人背棄其諾言的話,這導致其立即死亡。

不破誓首次出現於《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當中由於跩哥·馬份試圖完成黑魔王的任務時,在貝拉·雷斯壯作為契約者之下,石內卜向水仙·馬份承諾保護她的兒子跩哥,若她的兒子跩哥失敗了的話,石內卜則要完成任務;《混血王子的背叛》中的另一個例子是,榮恩告訴哈利指弗雷和喬治如何試圖讓他發下不破誓,但由於他們父親的干預,使他們沒有成功。

符咒倒轉编辑

符咒倒轉(Priori Incantatem),或稱為重放咒效果(Reverse-spell Effect)用於檢測魔杖所施展的咒語。魔杖所施展的咒語將以反向的順序出現於煙霧繚繞或幽靈般的複製品之中,最新的咒語會最先出現。它首先出現於《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當時老巴堤·柯羅奇的家庭小精靈眨眨(Winky)被抓到拿著哈利的魔杖。這個咒語用來揭示柯羅奇的兒子確實是用哈利的魔杖來施放黑魔標記。

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揭示了佛地魔於少年時利用其叔父莫爾芬的魔杖謀殺了其父親及祖父母,因為他知道經過檢查後,魔杖會認定莫爾芬就是兇手。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哈利擔心著食死人拿到妙麗的魔杖後,會在她的魔杖上施放符咒倒轉。這將揭示了他們倆在較早時候險些從佛地魔身上逃脫時,當妙麗的詛咒失敗,她在不小心的情況下把哈利的冬青與鳳羽魔杖弄斷了。結果,共享核心的保護丟失了,更糟糕的是,就是被佛地魔知道了這一點。在哈利與佛地魔的最後對決中,佛地魔提到他知道哈利的冬青與鳳羽魔杖被毀,這意味著正如二人所擔心的那樣,符咒倒轉確實是在妙麗的魔杖上執行。

強迫兩根共享杖心來源的魔杖進行對決也會導致一種更有效的符咒倒轉的形式。當兩名魔杖的主人正在展開一場意志較量的戰鬥時,兩根魔杖的尖端會連結在一起,形成一條粗壯的金色能量「脈絡」。失敗者的魔杖會把咒語的陰影以反向的順序投射湧回去。這種現象曾經發生於《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尾聲時跟佛地魔之間的決鬥中。他們同時分別施展的咒語—哈利施展了繳械咒「去去武器走(Expelliarmus)」,而佛地魔施展了索命咒「阿哇呾喀呾啦(Avada Kedavra)」以觸發了脈絡的形成。當佛地魔輸掉意志之戰時,其魔杖的能量以相反的方向投射,並迴盪著其魔杖最後殺害之人的迴聲:西追·迪哥里、法蘭克·布萊斯(Frank Bryce)、伯莎·喬金斯(Bertha Jorkins),以及哈利的父母。魔杖店的奧利凡德先生之前曾告訴哈利,「選擇」他的冬青木魔杖是是紫杉木魔杖的「兄弟」,這讓他額頭上有一道閃電狀的傷疤,儘管當時並沒有討論這一點的重要性。鄧不利多後來向哈利透露,他跟佛地魔的魔杖都包含著鄧不利多寵物鳳凰佛客使所給出的一根尾羽所製。

黑魔法编辑

黑魔法(Dark Arts)是通常用於惡意目的之魔咒與實踐。黑魔法的實踐者通常被稱為黑巫師或黑女巫,當中最著名的是佛地魔,那被他們稱為黑魔王(Dark Lord),其追隨者一般被稱為食死人,他們於聽命於佛地魔的同時一邊練習黑魔法。黑魔法特有的咒語特徵被稱為詛咒[55],這通常會對目標人物造成傷害。在一定程度上,所有這些在某些情況下都是合理的。施法者的動機會影響詛咒的結果。這在酷刑咒(Cruciatus Curse)的案例中最為顯著:當哈利對他的教父死於貝拉·雷斯壯之手時,他感到憤怒並希望施展此咒語來懲罰她,這會引起短暫的痛苦。正如貝拉·雷斯壯本人評論的那樣,正義之怒不會讓咒語持續太久。當被佛地魔這樣的人物施展時,那些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渴望對別人施加痛苦,只要黑巫師或黑女巫願意的話,這所導致強烈的痛苦便會持續多久。使用黑魔法會腐蝕身體與靈魂;佛地魔在他尋求延長生命和獲得強大力量的過程中使用了這種魔法。黑魔法也讓佛地魔看起來畸形和不人道,這就是將其靈魂分裂成為分靈體的副作用。

根據石內卜的說法,黑魔法「是多種多樣、千變萬化、永恆的……不固定、變異的、堅不可摧的」[56]。在魔法決鬥中,有許多咒語可以用來攻擊、固定或解除對手的武裝而不會造成痛苦或永久傷害;然而,像酷刑咒(Cruciatus Curse)或撕淌三步殺(Sectumsempra)這樣的咒語,被可靠的權威判定為黑魔法,以某種方式對受害者造成傷害或嚴重痛苦。黑魔法咒語可以分為三類:惡咒(jinxes)、魔咒(hexes)和詛咒(curses)。

在魔法世界中,黑魔法的使用受到強烈的污名化,某些方面更是非法的;然而,這些咒語是非常普遍的,甚至在佛地魔崛起之前,許多魔法學校(包括霍格華茲)都把黑魔法防禦術作為標準的科目來教授。當中的技巧包括反詛咒和簡單的咒語來消除或解除攻擊者的武裝或擊退某些魔法生物。一些魔法學校如德姆蘭會教授黑魔法,而霍格華茲在食死人的控制下還會教授黑魔法課程。

黑魔標記编辑

黑魔標記(Dark Mark)是佛地魔食死人的標記象徵物,其形狀採用一個骷髏頭並以蛇代替舌頭從嘴裡冒出來的形式。每當食死人謀殺別人時,這個印記便會拋向天空,「魔魔斃(Morsmordre)」就是召喚此印記的咒語。它首次出現於《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它被形容為一個「由看起來像翡翠星星的東西組成的巨大骷髏頭,有一根像蛇一樣的舌頭從嘴裡伸了出來」。一旦在天空中,它就「在綠色煙霧的陰霾中燃燒」。黑魔標記也烙印在佛地魔最親密的追隨者之左前臂上。這個標記也是佛地魔跟每個擁有它的追隨者之間的聯繫;他可以透過觸摸自己的標記來召喚他們,導致他和其追隨者的標記燃燒並變色。食死人也可以利用同樣方式來召喚佛地魔。在佛地魔最終倒台了之後,其食死人身上的黑魔標記逐漸變成了跟哈利身上「相似」的疤痕[24]。黑魔標記於小說中被描述為綠色;然而在電影中,它在魁地奇世界盃上是呈綠色的,而它在所有其他電影中都是灰色的。

分靈體编辑

分靈體(Horcrux)是一種使用黑魔法創造以達致有效永生的物體。儘管分靈體曾於該系列小說的早期出現而沒有被描述或擴展,這個概念首次出現在第六部小說《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女巫或巫師若要創造分靈體的話,他們必須首先在儀式中準備已選定的物件[57],而這種儀式僅被稱為「太可怕而無法詳述」。在準備好物件之後,女巫或巫師必須奪走生命,這是一種分裂靈魂的行為。隨後,需要進一步的黑暗儀式才能從製作者身上取出靈魂碎片並將其放入已準備好的物件中。一旦完成後,分靈體幾乎不受任何形式的破壞,它需要極其強大的魔法或物質才能這樣做。

通常,當一個人的身體被殺,其靈魂會前往下一個世界。然而,若分靈體擁有人的身體被殺,殘留在其身體中的那部分靈魂不會前往到下一個世界,而是能夠被另一個巫師以非物質形式存在以作復活。如果一個人的分靈體全數被摧毀,那麼其靈魂在物質世界中唯一的錨點就是其肉身,其肉身的破壞將導致他終極的死亡。若要摧毀分靈體,毀滅者必須以無法以魔法修復的方式來摧毀它。在第七本小說中,沾到蛇妖毒液的葛萊芬多劍、蛇妖的毒牙,以及咒語「惡魔之火(Fiendfyre)」都是用來摧毀它們的物質。

行屍编辑

行屍(Inferius)是指被黑巫師以咒語控制的屍體。行屍並非活的生命體,而是一具被施了魔法的屍體,就像巫術中的傀儡一樣;在被控制的屍體眼中呈現為白霧。它們無法為自己思考:它們被創造用來執行由指揮它們的黑巫師分派的特定職務,就如在海邊洞穴中守衛佛地魔分靈體的行屍中所見,它們在執行任務之前可以一直處於閒置狀態,然後無論是否會產生任何結果,這項任務都會被輕率地執行。陰屍很難被魔法傷害;然而,它們可以被火或任何其他形式的光或熱的物體驅散,因為佛地魔洞穴中的行屍從未接觸過這些元素;當它們被擊敗後,它們又回復到閒置狀態。

行屍被魔法世界認為是足夠危險和可怕的東西,以至於冒充行屍是一種值得監禁於阿茲卡班監獄的罪行(據報導蒙當葛·弗列契曾於《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那樣做過)。

魔法部擔心佛地魔殺了足夠多的人以組建一支行屍大軍:因為他們死了,所以難以阻止。當佛地魔在過去藏匿他其中一個分靈體時,他在一個山洞的湖中利用許多行屍來填滿了它,這些行屍會攻擊並淹死除了佛地魔以外進入洞穴並取走小金匣任何人。當哈利與鄧不利多拿到小金匣時,行屍集體攻擊哈利;鄧不利多使用火繩擊退了它們。它也透露了當怪角從盆裡把藥水喝下以協助佛地魔隱藏他的分靈體後,行屍差點把他殺死,但它在完成跟佛地魔的任務後被命令返回其主人身邊,他能夠以現影術離開該洞穴。當獅子阿爾發·布萊克把分靈體偷去並命令家庭小精靈怪角把它摧毀它時,這些行屍後來把布萊克殺死了。

在拉丁語中,單數「行屍(inferi)」一詞的意思是「下面」,通常以複數形式「inferi」來指代「下面的眾神(見 冥界神)」或是死者的靈魂[58]。行屍一般以「Inferius」低等的中性單數形式來表示,那是一個比較形容詞,意思為「下級」[58][59]

不赦咒编辑

不赦咒(Unforgivable Curses)是已知最強大的黑魔法咒語,它們於1717年首次被歸類為不可饒恕。此類咒語被小說中的反派角色使用,如佛地魔食死人,在某些情況下還有魔法部的人,他們用於激發恐怖和引起其他人產生極大的恐懼。此詛咒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為它們於巫師世界中的使用是被禁止和不可原諒的,並且會被判處於阿茲卡班監獄無期徒刑的監禁。唯一的例外是若果一個人被證明在精神控制的影響下完成此行為。因此,這些詛咒很少被公開使用。

  • 索命咒(Killing Curse)
    • 中文也稱作殺戮咒,其咒語為「啊哇呾喀呾啦(Avada Kedavra)」,其表現為一束綠光,並會導致中咒者立即且無痛的死亡。殺戮詛咒並沒有反詛咒,也無法被大多數魔法手段擋住,然而它可以被愛擋住。然而,綠色能量箭可能會被躲閃、被固體物體阻擋,或被其他一些強大的快速咒語攔截,尤其是昏迷咒(Stunning Spell)。哈利·波特是已知唯一一個倖存下來(兩次)、消除(一次)並擺脫(一次)這種詛咒的人。
  • 酷刑咒(Cruciatus Curse)
    • 其咒語為「咒咒虐(Crucio)」,其拉丁語意思為「我折磨」,它被用於酷刑並會導致受害者劇烈疼痛,但不會對他們造成實際身體傷害,而詛咒的強度由施法者決定。有效的施法要求施法者有虐待狂的慾望,食死人經常使用此咒語。此詛咒可以用於折磨一個人,以至於他們筋疲力竭而死,或者在更施虐成性的情況下,它會導致受虐者永久性失憶和精神錯亂。此詛咒在施放時會顯示為一道明亮的褪藍光(儘管它在電影中通常是不可見的,甚至是紅色的光柱)。
  • 蠻橫咒(Imperius Curse)
    • 其咒語為「噩噩令(Imperio)」,不正規的拉丁語為祈使語氣的「我命令」,此詛咒用於精神控制催眠,並且可以強迫受害者做他們通常不願意或不能做的事情。詛咒的強度和持續時間取決於施法者,以及受害者的抵禦能力。此詛咒在施放時會表現為一道明亮的陰霾(雖然它在電影中若非隱形的,便是綠色霧狀的薄霧)。

在第一次巫師戰爭期間,老巴提·柯羅奇授權可對佛地魔及其追隨者使用不赦咒(在佛地魔復活後不久,他把兩名食死人命名為「被正氣師殺死」)。此外,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一些忠角大量地使用不赦咒,從使用了蠻橫咒的麥教授,以至有效地使用了酷刑咒的哈利。在哈利一行人對古靈閣銀行的變相襲擊期間,哈利還對精靈和一個可疑的食死人使用了蠻橫咒。

咒語编辑

在巫師世界中,很多事情都是依賴魔法符咒的使用來完成,以下為部分在小說中所描述的魔法符咒。這些符咒一般會由角色們加上他們的魔杖,並以特定的姿勢及一些狀態而使用出來。不管在小說中抑或是其相關的電影系列,大部分的咒語及符咒都是作者從拉丁文相近或相關的詞彙中重組出來。

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正式介紹了無須唸出而施放的咒語。在較早期的作品中,除了一些成年巫師偶而會使出無須唸出的咒語外,重要角色們每使出一道符咒時都會唸出適當的咒語。雖然如此,打從第六集及第七集中所出現的那些無須唸出的咒語,最終沒有被正式紀錄下來,僅以其出現時相關的狀態而加上名稱。

以下的中文咒語列表括號內為其英語或拉丁語原文名稱;部份未知咒語名稱的魔法則僅以其所知而命名,這是因為它們曾在小說中被施放但未有其咒語紀錄,或是部份只是曾被描述但卻沒有被施放。值得注意的是,該系列合共七部作品中,在最後決鬥時被用到的魔法符咒多數是沒有被紀錄下來的,而這些符咒則只能以其使用效果作區別。

《哈利波特》系列中的魔法符咒
咒語 電影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哈利·波特与密室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I
II
飞来飞去或_____飞来(Accio)/召喚咒(Summoning Charm)
水水噴(Aguamenti)/造水咒(Water-Making Spell)
阿拉霍洞开(Alohomora)
路路通(Anapneo)
阿八拉象(Aparecium)
蜘蛛退散/阿拉尼亞艾特密(Arania Exumai)
升升降(Ascendio)
啊哇呾喀呾啦/索命咒(Avada Kedavra)
飛飛禽(Avis)
驅逐咒(Banishing Charm)
無形伸展咒(Capacious Extremis!)
密密膠(Colloportus)
爆爆炸(Confringo)/爆炸咒(Blasting Curse)
糊糊迷(Confundo)/混淆咒(Confundus Charm)
咒咒虐(Crucio)/酷刑咒(Cruciatus Curse)
洞洞鑿(Defodio)/挖掘咒(Gouging Spell)
吹吹除(Deletrius)
门牙赛大棒(Densaugeo)
窟窿現(Deprimo)
低低降(Descendo)
吩吩綻(Diffindo)
咻咻降(Dissendium)
硬硬堅(Duro)/硬化咒(Hardening Charm)
萎萎起(Enervate)
暴暴吞(Engorgio)/暴食咒(Engorgement Charm)
消失不见(Evanesco)
疾疾,護法現身(Expecto Patronum)
除你武器(Expelliarmus)/繳械咒(Disarming Charm)
咕咕圈(Ferula)
固若金湯(Fianto Duri)
止止,魔咒消(Finite Incantatem)
辣辣燃(Flagrate)
熔熔沸(Furnunculus)
雙雙製(Geminio)/複製咒(Gemino Curse)
光光滑(Glisseo)
人人現(Homenum Revelio)
全部定身(Immobulus)
噴噴障(Impedimenta)
噩噩令(Imperio)/蠻橫咒(Imperius Curse)
止止,不透(Impervius)
繩繩禁(Incarcerous)
吼吼燒(Incendio)/生火咒(Fire-Making Spell)
噤噤言(Langlock)
破破心(Legilimens)
倒倒吊(Levicorpus)
退退降(Liberacorpus)
榫頭—失準(Locomotor Mortis)
疾疾動箱(Locomotor Trunk)
路摸思(Lumos)
終極路摸思(Lumos Maxima)
吶剋斯(Nox)
撒撒—氣象(Meteolojinx Recanto)
呼呼移(Mobiliarbus)
僵尸飘行(Mobilicorpus)
魔魔斃(Morsmordre)
嗡嗡鳴(Muffliato)
空空,遺忘(Obliviate)/記憶咒(Memory Charm)
衝衝攻(Oppugno)
噗噗蘭(Orchideous)
收拾(Pack)
啪銳喀錀(Periculum)
整整—石化(Petrificus Totalus)
雕像,行行起(Piertotum Locomotor)
指引我方向(Point me)/定向咒(Four-Point Spell)
港口現(Portus)
呼呼前咒現(Prior Incantato)
多身咒(Protean Charm)
破心護(Protego)
破心護,強強厲威(Protego Horribilis)
全全破心護(Protego Totalum)
噓噓靜(Quietus)
啾啾縮(Reducio)/收縮咒(Shrinking Charm)
嚗嚗消(Reducto)
嘶嘶退(Relashio)
力力復(Rennervate)
復復修(Reparo)
護護,敵不近(Repello Inimicumt)
去去,麻瓜走(Repello Muggletum)
咧嘴呼啦啦(Rictusempra)
叱叱,荒唐(Riddikulus)
安安除惡咒(Salvio Hexia)
滅滅淨(Scourgify)
撕淌三步殺(Sectum Sempra)
蛇蛇攻(Serpensortia)
默默靜(Silencio)
哄哄響(Sonorus)/擴音咒(Amplifying Charm)
原形立現(Specialis Revelio)
測盜咒(Stealth-sensoring Charm)
咄咄失(Stupefy)/昏迷咒(Stunning Spell)
塔朗泰拉跳(Tarantallegra)
哆哆潔(Tergeo)
速速愈合(Vulnera Sanentur)
哇嘀哇唏(Waddiwasi)
溫咖癲啦唯啊薩(Wingardium Leviosa)
遮遮蒙眼(不詳
高高起(不詳
超級感應咒(不詳
吃蛞蝓(Eat Slugs)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惡作劇完成(Mischief managed)

其他编辑

魔法肖像编辑

在整個《哈利波特》系列中,魔法肖像的主體(甚至那些經已死去的角色)可以移動、跟活著的觀察者進行互動及說話,並表現出明顯的情感與個性。有些甚至可以移動到與其他肖像互相拜訪,或傳遞訊息,又或通過他們的肖像在不同的地點之間移動(若它們不止存在於一幅主題的畫作中)。這方面的一個例子是菲尼亞斯·奈傑勒斯·布萊克(Phineas Nigellus Black),他是天狼星·布萊克的曾曾祖父,在霍格華茲校長辦公室裡有他的一幅肖像畫作給現任校長提供建議,他的另一幅肖像位於古里某街12號。在霍格華茲的牆上還可以找到許多類似的肖像。

一些肖像用於隱藏房間或通道的入口,例如肥女士的肖像覆蓋了葛萊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入口,學生及教職員需要向她給出正確的密碼來讓她把肖像擺動打開,以及在防止進入的時候關閉。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在萬應室裡有一幅阿蕊亞娜·鄧不利多的肖像,裡面隱藏著通往豬頭酒吧的秘密通道。霍格華茲的廚房前方還有一幅大水果碗的畫作,若梨子被撓癢的話,那裡便會露出並擺開那一扇隱藏了的門。肖像被藝術家以魔法來移動,但它們與別人互動的程度取決於其主體的力量[60]。羅琳曾評論指肖像只是死者的一個微弱印記,模仿著他們的基本性格和思維模式,他們因此「不會像幽靈那樣擁有徹底意識」[61]。在《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中,阿不思·鄧不利多的肖像把他自己描述為「繪畫與記憶」,而麥教授(其繼任者)評論指,雖然她能跟鄧不利多交談來協助她作出決定,但她會謹慎地記著的是,肖像甚至不能代表他們一半的主體。

校長辦公室裡的肖像编辑

霍格華茲的校長辦公室裡有著所有霍格華茲歷任校長的肖像(除了桃樂絲·恩不里居)。它們會為現任校長提供建議,根據前校長阿曼多·狄劈的說法,他們「有義務為現任校長提供服務」。羅琳解釋指,歷任校長的肖像往往比大多數人的畫像來得更真實,因為所討論的主題通常會傳授知識並教他們於去世之前如何行事。石內卜的肖像應哈利·波特的要求置於校長辦公室當中[60]

肥女士的肖像编辑

葛萊芬多塔的門上以肥女士的畫像覆蓋著。當給出正確的密碼時,她會把門打開(有時會不情願地)。她經常在被喚醒後感到心煩意亂,有時會看到她跟其最好的朋友薇奥莱特(Violet)喝醉。肥女士並沒有其他已知的名字—即使是一貫彬彬有禮的阿不思·鄧不利多也只稱她為「肥女士」— 而且她可能並非代表一個真實的人,而是其肖像畫家的發明。在《神秘的魔法石》中,肥女士於半夜把她的肖像留下,把哈利、榮恩、妙麗和奈威鎖定於葛萊芬多塔之外,迫使他們繞著學校跑。對他們來說幸運的是,當他們回來時,她已回到其肖像之中,讓他們逃進葛萊芬多塔。天狼星·布萊克於《阿茲卡班的逃犯》裡因沒有密碼的情況下被肥女士拒之門外後,他把肥女士的畫像砍掉了,她需要一段時間後才敢再次守衛葛萊芬多塔。在她的肖像獲修復後,她請求保護以防有人再次試圖攻擊其肖像,因此,霍格華茲僱用了兩個保安山怪。在《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她對哈利的夜歸感到惱怒,以至於她假裝密碼已更改,並試圖在他跟鄧不利多交談時把他攔截以喚他回來。當哈利後來確認鄧不利多的死訊時,她抽泣起來,她於悲傷中不需要哈利給出密碼便為他打開大門,這是該系列中唯一的一次。

在《神秘的魔法石》中,肥女士一角由伊麗莎白·斯普里格斯英语Elizabeth Spriggs飾演,而唐·弗蘭奇則在《阿茲卡班的逃犯》中飾演此角色。

照片编辑

巫師世界中魔法人物照片跟魔法肖像都具有相似的特性:照片當中的人物能夠四處走動,甚至有時會離開照片框架。它們會出現於巫師報章及其他印刷媒體上,還有朱古力蛙的卡片上[62]柯林·克利維於《哈利·波特与密室》中提到其宿舍裡的一個男孩說,若他以「正確的魔藥」沖洗以麻瓜相機拍攝的膠卷的話,照片就會移動[63]。然而,跟肖像不同的是,巫師照片中的人物不能說話,也不能表現出一點感覺。看起來他們確實對現世時事有一些了解,比如在《鳳凰會的密令》中,在亞瑟·衛斯理辦公桌上的全家福照片顯示,除了珀西以外,所有人都「似乎已經走出了照片以外」[64]

其他编辑

  • 抗辨識魔法(Unplottability)

令一塊地區不能被標示在地圖上的魔法。已知被此魔法施展的地方包括有:德列島(因為住滿危險的魔法生物五足怪)、霍格華茲、德姆蘭和波巴洞。

  • 催狂魔之吻(Dementor's kiss)

催狂魔的終極武器。能夠從人的口中吸收他的靈魂,但只要心臟和大腦繼續運作,沒有靈魂仍能活下去,只是所有記憶、情緒、感覺均已永久失去,如同活死人一樣。小巴堤‧柯羅奇在第4集中就被執行了此刑決。

  • 滅幻咒(Disillusion)

將施咒對象隱藏起來的魔法,一般的巫師能做到把施咒對象加上保護色,使它與周邊環境同化,難以發覺,少數的厲害巫師使用此咒時,能做到讓施咒對象完全隱形,不過效果不能持續很久,要長期以滅幻咒隱藏某種生物或物品時,最低限度必須每日施咒。

魔法部正式承認佛地魔復活後,魔法部要求英國所有巫師家庭成員都必須學會使用這個咒語,以增加被食死人襲擊時的生存機率,另外,飼育特別顯眼的魔法生物(如天馬,鷹馬)時,飼主必須會使用此咒以防被麻瓜發現

  • 飛行

佛地魔自行開發的魔法,施術者能不藉助任何物品(飛天掃帚)或生物(鷹馬)而在空中飛行,對空中交戰以及長距離移動極為有利。在佛地魔之前,從未有巫師能做到這一點。佛地魔只將此魔法傳授給親信石內卜,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正氣師和食死人交戰時,皆有使出此技。

  • 忠實咒

一種特殊而複雜的符咒,主要的用途是用這個符咒將一個秘密隱藏在"守密人"心中,之後,除非守密人主動對他人洩漏這個秘密,否則此秘密永遠無法被人發現。聽過此秘密的人對他人轉述是無效的,一定要由守密人口中聽到,或者看到守密人自己寫的字條。在佛地魔回歸後,英國巫界家庭會使用此咒的家長紛紛施展此咒把自己的居住地隱藏起來。只要守密人(通常是家長)未被食死人逼問出秘密,則這個家庭永遠不會被食死人發現。但若守密人死亡,則其餘從守密人處獲得秘密的人通通成為新的守密人,問出秘密的機會增加,忠實咒效力因此大減。

魔藥编辑

  • 變身水(Polyjuice Potion)
可變成其他人的樣貌。變身水是不能拿來做動物變身用的,它也對動物產生不了效果(這裡的「動物」包括半人半動物的生物,更嚴格來說只能用做純人類變身用),誤用動物毛髮的話,則會變成動物的容貌。妙麗在《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就因為誤用了貓的毛髮而在醫院裏躺了好幾個月。
  • 活地狱汤剂(Draught of Living Death)
一種強效的安眠藥。在苦艾汁中加入水仙球根粉末調配而成。
  • 吐真劑(Veritaserum)
能讓人說出真話的魔藥。
  • 福灵剂(Felix Felicis)
幸運水,規定不能使用於考試及比賽。過量會導致頭昏眼花、莽撞、過度危險的自負。顏色是金色。
  • 還童水(Shrinking Potion)
使動物還原為小時候的模樣,顏色是鮮豔的綠色。
  • 安寧劑(Sleeping Draught)
可以用來減輕焦慮,撫平煩躁。如成分下得太重,有可能讓喝下這種魔藥的人陷入深沉、甚至醒不過來的睡眠狀態中。
  • 生骨水(Skelegro)
讓骨頭重新增長的魔藥,味道十分糟糕,龐苪夫人在《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裡,給中了軟骨術的哈利服用這種藥。
  • 長生不死藥(Elixir of Life)
讓人永生不死的魔藥,只有魔法石才能提煉出這種魔藥,佛地魔在《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曾打算偷取魔法石以製造長生不死藥。
  • 愛情魔藥(Love Potions)
一種讓飲用者痴情或痴迷於給他藥水的人的魔藥,但是,真正的愛情無法被製造或仿造的。因此愛情魔藥能夠產生的感覺更像是一種強烈的痴迷或迷戀。意亂情迷水(Amortentia)是現有最強大有效的愛情魔藥,具有獨特的珠母光澤和螺旋狀的上升蒸氣,氣味氣味因人而異,根據個人的喜好而定。
  • 縛狼汁(Wolfsbane Potion)
狼人滿月期間也能變得安全無害的魔藥。必須於月圓前的一週中持續飲用,才能使狼人在變形後仍保有理性,並等待月亮再度轉盈為虧。在雷木思‧路平於霍格華茲執教期間,賽弗勒斯‧石內卜專門為他調配縛狼汁。

外部連結编辑

  1. ^ FAQ jkrowling.com. [2017-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1). 
  2. ^ Harry Potter: A History of Magic. 28 October 2017. BBC. 
  3. ^ Flood, Alison. Harry Potter's 20th birthday to be marked with British Library show. The Guardian. 2016-08-08 [2017-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5). 
  4. ^ J.K Rowling Official Site. [2008-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6). 
  5. ^ Template:HP6, 第13章
  6. ^ 2001: Accio Quote!, the largest archive of J.K Rowling interviews on the web. [2008-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3). 
  7. ^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8. ^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9. ^ History of Magic in North America. Pottermore. [2017-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2). 
  10. ^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
  11.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12. ^ 12.0 12.1 JKR quotes about "the rules" of Harry Potter's Wizarding World:. [2008-02-27]. 
  13. ^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
  14.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15.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16. ^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17.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18. ^ Harry Potter and Me. Accio Quote. 28 December 2001. BBC. 
  19. ^ Anelli, Melissa. More About that Veil. Harry, A History. [2017-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20). 
  20. ^ Rowling, J.K. Pottermore Presents: Short Stories from Hogwarts of Heroism, Hardship and Dangerous Hobbies. Pottermore. ISBN 978-1-78110-628-0. 
  21. ^ 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 (Motion Picture). 2004 (英语). Hermione during Defence against the Dark Arts as Snape substitutes for Lupin. 
  22. ^ J.K. Rowling's Official Site, rumour sec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 
  23. ^ J·K·羅琳:《哈利波特與鳳凰會的密令》,第85頁。美國學樂教育集團,2003年版。
  24. ^ 24.0 24.1 J.K. Rowling Web Chat Transcript.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08). 
  25. ^ Transcript of JK Rowling web chat—Harry Potter Beyond. [2008-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21). 
  26. ^ J.K Rowling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 26 June 2003. [2008-02-27]. 
  27. ^ Template:HP5, chapter 26
  28. ^ 王子, 阿倫(2011年)—《塞弗勒斯·石內卜的真實故事:一篇關於哈利·波特中最受爭議人物的文章(The True Story of Severus Snape: An Essay About Harry Potter's Most Disputed Character)》第52頁。
  29. ^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30. ^ Rowling, J.K. Welcome to my new website!. jkrowling.com. [5 May 2017]. 
  31. ^ Template:HPref
  32. ^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第29章。
  33. ^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第20章。
  34. ^ Brown, Jen. Stop your sobbing! More Potter to come. TODAYshow.com (NBC). 24 July 2007 [24 July 2007]. 
  35. ^ 35.0 35.1 Simpson, Anne. Casting a spell over young minds; Anne Simpson face to face with JK Rowling. The Herald. 7 December 1998 [20 April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10 January 2020). 
  36.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第13章
  37.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第13章
  38. ^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第8章
  39. ^ 2006: Accio Quote!, the largest archive of J.K. Rowling interviews on the web, quick-quote.quill.org
  40. ^ Potions. Pottermore. [5 May 2017]. 
  41. ^ Rowling, J K. Potions. Wizarding World. [21 March 2020]. 
  42. ^ 42.0 42.1 42.2 42.3 42.4 Spencer, R.A. Harry Potter and the Classical World: Greek and Roman Allusions in J.K. Rowling's Modern Epic. McFarland. 2015: 207 [June 18, 2016]. ISBN 978-1-4766-2141-8. 
  43. ^ Stouffer, T. 2007, pp. 152–153
  44. ^ Stouffer, T. 2007, pp. 152–153
  45. ^ Boyle, F. A Muggle's Guide to the Wizarding World: Exploring the Harry Potter Universe. ECW Press. 2004: 192–195 [June 18, 2016]. ISBN 978-1-55022-655-3.   
  46. ^ Highfield, R. The Science of Harry Potter: How Magic Really Works. Penguin. 2003: 111 [June 19, 2016]. ISBN 978-0-14-200355-8. 
  47. ^ Stouffer, T. 2007, pp. 159–160
  48. ^ Stouffer, T. 2007, p. 160
  49. ^ Rowling, J. K. The Potter Family. Pottermore. [6 August 2016]. 
  50. ^ Fowler, C. The Ravenclaw Chronicles: Reflections from Edinboro. 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er. 2014: 74–77 [2016-06-18]. ISBN 978-1-4438-6598-2. 
  51. ^ Neal, C.W.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Harry Potter: Spirituality in the Stories of the World's Most Famous Seeker. Gospel According to Series.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2: 143 [June 18, 2016]. ISBN 978-0-664-22601-5.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access= (帮助)
  52. ^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及《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53. ^ Steve Vander Ark. HP-lexicon.org. HP-lexicon.org. [16 July 2011]. 
  54. ^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 第6章。
  55. ^ J.K. Rowling's Official Sit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4 January 2008.
  56. ^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第9章。
  57. ^ "PotterCast Interviews J.K. Rowling, part one." (2007), Accio Quote!. www.accio-quote.org. [2017-12-31]. 
  58. ^ 58.0 58.1 Lewis, Charlton T.; Short, Charles. q.v., inferus, as positive noun I.B, as comparative adjective II.A. A Latin Dictionary.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879. 
  59. ^ Morphology of inferius by The Perseus Project
  60. ^ 60.0 60.1 Rowling, J.K. Hogwarts Portraits. Pottermore. [9 May 2017]. 
  61. ^ JK Rowling at the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J. K. Rowling Official Web Site. 15 August 2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1 July 2011). 
  62. ^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63. ^ 哈利·波特与密室第6章。
  64.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