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末年

唐朝末年(875年-907年,乾符元年-天祐四年)是指黃巢之亂起,直至朱溫篡唐結束,持續33年,这段时间内军阀割据,彼此混戰。

唐朝末年,由於各地節度使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加上中央政府政治黑暗,皇權虛弱無力,因而造成群雄割據的局面。

而這些割據勢力又有著不同的興起過程與發展脈絡,反映出那個動亂時代的多元面向。

唐朝末年被歸入廣義的五代十國時期。

唐末民变形势图

帝國權威的崩潰(875-884)编辑

黃巢起義(875-882)编辑

唐宣宗去世後,相繼為帝的唐懿宗唐僖宗是著名的无道昏君,使唐朝的國勢一直走下坡。政治敗壞、社會貧富差距過大,不少叛亂相繼發生,唐朝經濟命脈的江南地區也被破壞殆盡,徹底動搖這個政權,也產生李國昌朱全忠等新藩鎮。859年唐懿宗繼位,他為人驕奢淫逸,寵信宦官;並且篤信佛教。為了崇佛,不惜削減軍費。860年後相繼發生裘甫之亂、庞勋之变王郢之变(僖宗時期)。其中庞勋之变破壞關東地區的經濟,有賴沙陀軍首領朱邪赤心率軍助戰而定,朱邪赤心因功賜名李國昌,子稱李克用。873年唐僖宗繼位,僖宗專好擊毬鬥雞,寡聞朝政,更大的叛亂在北方誕生。由於關東連年水災,加上政治敗壞,盐价锐升,使得盜賊不斷。874年王仙芝聚眾於長垣(今河南省長垣县)起事,隔年攻陷山東西部、流竄河南淮南一帶,聲勢益盛。878年王仙芝戰死於黃梅(今湖北省黃梅县),餘部潰散投奔黃巢。黃巢亳州(今安徽省亳州市)南下掠奪江南與嶺南地區,沿路屠殺不斷,並且攻陷商業大城廣州,華南經濟幾乎全毀。879年因為軍隊遭遇瘟疫,黃巢率軍經桂州、沿湘江北上竄回江南。隔年,黃巢正式西進,攻陷洛陽與潼關。掌權宦官田令孜帶唐僖宗逃往四川,黃巢入長安後稱帝,號稱大齊,改元金統。各地勤王之師也因為號令不整,收復的長安又被黃巢奪回。

勤王反擊 (882-884)编辑

唐室只好赦免叛逃漠北的李國昌、李克用父子,李克用率沙陀兵馬,協助唐軍克復長安。另一方面,黃巢部將朱溫投降,賜名朱全忠,受封宣武節度使(治汴州)。黃巢東走並且包圍朱全忠於陳州。884年李克用率軍解陳州之圍,並且追擊黃巢軍。黃巢於隔年被其甥林言斬殺,歷時十餘年的黄巢之乱被平定[1]

藩鎮之亂(884-904)编辑

藩鎮混戰(889-895)编辑

黃巢降將秦宗權叛變,率軍在中原地區四處攻掠,一度攻陷東都(今河南省洛陽市),造成「極目千里、無復煙火」的局面[2],直到唐昭宗時才由朱全忠平定[3]:113。平定民變後的唐室因為國力衰退而被關中藩鎮反噬。而宦官與外廷為了政治鬥爭又拉攏藩鎮加入戰局,最後演變成各藩鎮爭奪朝廷。這些實力軍頭們以李國昌朱全忠李茂貞最強。885年唐僖宗返京後,仍然信任宦官田令孜。田令孜與河中節度使(轄今山西省南部)王重榮交惡,雙方都拉攏藩鎮並抗衡。王重榮與李克用聯軍成功的攻入長安,田令孜又帶唐僖宗出京避難。原本與田令孜合作的朱玫李昌符也倒戈,率軍追擊田令孜。兩人奉襄王李熅監國,朱玫拜相,李昌符暗中不滿,在興元(今陝西南鄭)的唐室趁機說服王重榮李克用與李昌符聯兵收復長安。唐僖宗返京途中又與李昌符發生衝突,當時王重榮被部下所殺,唐僖宗有賴李茂貞平定才得以返回長安,李茂貞也繼任鳳翔節度使。888年唐僖宗去世,其弟李曄被宦官楊復恭擁立,即唐昭宗。宣武朱全忠與河東李克用因故不合[註 1],雙方上至朝廷,下至藩鎮,都鬥爭不斷。當時張全義李罕之爭奪河陽節度使(治河南省孟州市),雙方分別拉朱全忠與李克用對戰。結果朱全忠獲勝,兼併河陽、洛陽,擊敗秦宗權後幾乎占領全河南省。當時宦官楊復恭與宰相张濬不和,雙方分別拉攏李克用與朱全忠。890年朱全忠與张濬攻河東軍失敗,张濬被貶。李克用趁機併吞昭義潞州澤州,約佔領今山西省地區。不久宦官楊復恭失勢,南依其兄子山南西道節度使楊守亮叛變,唐室以李茂貞等人平亂,李克用在朝廷的勢力衰退。鳳翔李茂貞因不能擴張地盤與唐帝不和,雙方發生戰爭。最後李茂貞與王行瑜戰勝,他們掌控關中地區,宦官與外廷受其管制,唐室只剩首都一地[3]:114。此時唐帝淪為各藩鎮角力的戰利品,最後被藩鎮擄走,取而代之。895年河中王重盈去世,王行瑜、李茂貞與韓建等人與河東李克用爭奪河中。王行瑜趁機入京殺宰相韋昭度等人,並謀廢唐昭宗。李克用緊急率軍入援,而王行瑜被部下所殺,唐室才得以安定。

朱李爭雄(895-904)编辑

事後,唐室建立殿後四軍,李茂貞、韓建搶先於896年逼近長安,唐昭宗逃到華州,殿後四軍被廢。最後有賴李克用、朱全忠率軍入援,唐昭宗得以於898年返回長安。900年宦官劉季述立唐昭宗嫡长子皇太子李𥙿為皇帝(李縝,即德王),901年李縝被崔胤所廢,改回原名李𥙿并降封為德王,昭宗復辟。而後宰相崔胤与宦官韓全誨争权,韓全誨强迫唐昭宗投靠自己的盟友李茂貞,崔胤緊急召喚朱全忠入援,朱全忠于是率軍圍困鳳翔。隔年,鳳翔軍糧草耗盡,李茂貞只好殺宦官韓全誨等人,與朱全忠和解。朱全忠趁機掌控朝中大權,還屠杀宦官數百人,派兵控制長安。崔胤後悔不已,有意擺脫朱全忠的威脅,暗中召募六軍十二衛,被朱全忠在長安的眼線所察觉。

殘唐而亡(904-907)编辑

東遷洛陽(904-907)编辑

904年朱全忠殺崔胤,逼迫唐昭宗遷都洛陽,長安城被毀。同年8月朱全忠弑帝,另立昭宗子李柷为帝,即唐哀帝。隔年,朱全忠杀李𥙿等昭宗年长九子,大肆貶逐朝官,並全部殺死於白馬驛,投屍於黄河,史稱白馬之禍,年末又听信诬告杀害哀帝母何太后

朱溫篡唐(907)编辑

朱全忠本想等一統天下後再篡位,但因征淮南失利,所以提早於907年逼迫唐哀帝禅让,建國後梁,唐朝亡,五代十國時期开始[3]:115

割據勢力列表编辑

後世影響编辑

由於唐代的衰亡,中國失去了帶領東亞文明的能力,鄰國契丹、新羅、南詔和日本因而以唐文化為基礎獨立發展自己的文化。[註 2]

注释编辑

  1. ^ 黃巢之亂後期,黃巢東征攻打朱全忠的領地陳州]](今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當時有賴李克用率沙陀軍入援破敵。事後朱全忠款待之,但李克用於宴會間對朱全忠不敬,使朱全忠於夜間率軍放火襲擊李克用。李克用逃回河東軍治所晉陽後,雙方至此不合[4]
  2. ^ 杉山正明(《世界史:大蒙古時代》)、西尾漢字(《決定民族的歷史》)等人的理論。

参考文献编辑

  1. ^ Eberhard 2005,第189–190頁.
  2. ^ 《舊唐書‧卷第兩百‧列傳一百五十‧秦宗權傳》:「賊首(指秦宗權)皆慓銳慘毒,所至屠殘人物,燔燒郡邑。西至關內,東極青、齊,南出江淮,北至衛滑,魚爛鳥散,人煙斷絕,荊榛蔽野。賊既乏食,啖人為儲,軍士四齣,則鹽屍而從。關東郡邑,多被攻陷。」
  3. ^ 3.0 3.1 3.2 傅樂成. 第十三章〈唐帝國的滅亡〉. 《中國通史 隋唐五代史》. 1993. 
  4. ^ 《旧五代史·武皇纪上》:「(唐中和四年,884年)是月,班师过汴,汴帅迎劳于封禅寺,请武皇休于府第,乃以从官三百人及监军使陈景思馆于上源驿。是夜,张乐陈宴席,汴帅自佐飨,出珍币侑劝。武皇酒酣,戏诸侍妓,与汴帅握手,叙破贼事以为乐。汴帅素忌武皇,乃与其将杨彦洪密谋窃发,彦洪于巷陌连车树栅,以扼奔窜之路。时武皇之从官皆醉,俄而伏兵窜发,来攻传舍。武皇方大醉,噪声动地,从官十余人捍贼。侍人郭景铢灭烛扶武皇,以茵幕裹之,匿于床下,以水洒面,徐曰:“汴帅谋害司空!”武皇方张目而起,引弓抗贼。有顷,烟火四合,复大雨震电,武皇得从者薛铁山、贺回鹘等数人而去。雨水如澍,不辨人物,随电光登尉氏门,缒城而出,得还本营。监军陈景思、大将史敬思并遇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