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夏文達

英國政治人物

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Anthony Hammond PC MP,1955年12月4日[1],香港譯作夏文達,台湾譯作菲利普·韓蒙德英國政治家、保守黨員、下議院兰尼米德和韦布里奇选区议员。

尊敬的
菲利普·哈蒙德 阁下
国会议员
Official portrait of Mr Philip Hammond crop 2.jpg
英國第二財政大臣兼國庫卿
任期
2016年7月13日-2019年7月24日
君主 伊利沙伯二世
首相 文翠珊
前任 歐思邦
继任 萨吉德·贾伟德
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
任期
2014年7月15日-2016年7月13日
君主 伊利沙伯二世
首相 卡梅倫
前任 夏偉林
继任 鲍里斯·约翰逊
英國國防大臣
任期
2011年10月14日-2014年7月15日
君主 伊利沙伯二世
首相 卡梅倫
前任 霍理林
继任 房應麟
英国运输大臣英语Secretary of State for Transport
任期
2010年5月11日-2011年10月14日
君主 伊利沙伯二世
首相 卡梅倫
前任 安东尼·阿多尼斯英语Andrew Adonis, Baron Adonis
继任 贾斯汀·葛林宁
影子财政部首席秘书英语Shadow Chief Secretary to the Treasury
任期
2007年6月2日-2010年5月11日
领袖 卡梅倫
影子大臣 乔治·奥斯本
前任 特雷莎·维利尔斯
继任 连姆·伯恩
影子工作和养老金大臣英语Shadow Secretary of State for Work and Pensions
任期
2005年12月6日-2007年6月2日
领袖 卡梅倫
前任 马尔科姆·里夫金德
继任 克里斯·葛瑞林
影子财政部首席秘书英语Shadow Chief Secretary to the Treasury
任期
2005年5月10日-2005年12月6日
领袖 迈克尔·霍华德
影子大臣 乔治·奥斯本
前任 乔治·奥斯本
继任 特雷莎·维利尔斯
英国国会议员
兰尼米德和韦布里奇选区
现任
就任日期
1997年5月1日
前任 选区创立
多数票 18,050 (35%)
个人资料
出生 (1955-12-04) 1955年12月4日63歲)
 英國埃塞克斯郡埃平
国籍  英國
政党 保守党
配偶 苏珊·威廉姆斯-沃克
儿女 3
居住地 唐宁街11号 (官方)
英格兰萨里郡森德英语Send, Surrey
职业 政治家
宗教信仰 聖公宗
签名

夏文達生於英國埃塞克斯郡埃平。在牛津大学大学学院就读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专业,畢業後從商,1984年在一家医疗保健和护理公司任总监。1995至1997年任马拉维政府顾问。1997年英國大選,他當選英國下議院議員。2005年他被保守党领袖卡梅倫提拔进影子内阁,曾任保守黨影子就業及退休保障大臣(2005年-2007年)、影子財政部首席秘書(2007年-2010年)。

2010年英國大選,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的聯合政府上台後,出任運輸大臣并成为枢密院成员。2011年10月,原國防大臣霍理林醜聞辭職,由夏文達接任國防大臣。2014年7月,英國首相卡梅倫改組內閣,夏文達由國防大臣升任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2][3]2015年英國大選後,夏文達續任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

2016年7月,新任英國首相文翠珊籌組新內閣,夏文達改任財政大臣,原職位由鲍里斯·约翰逊接任,至因不滿约翰逊於2019年7月拜相而請辭,並與文翠珊一同退居後坐。

目录

早年生活编辑

哈蒙德出生在埃塞克斯的埃平,[4]是土木工程师的儿子。[5]他在埃塞克斯的布伦特伍德的设菲尔德学校(现在的设菲尔德高中)接受教育。[5]他在牛津大学学院学习哲学、政治和经济学[5]并以一等文学士学位毕业。

哈蒙德于1977年加入医疗设备制造商斯皮伍德实验室有限公司,1981年成为斯皮伍德医疗有限公司的主管。[6]他于1983年离任,1984年起担任城堡蜜酒有限公司的主管。[4]

1993年到1995年,他是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认证的合伙人和顾问。[7]他有许多商业利益,包括房地产、制造业、医疗保健、石油和天然气。他在拉丁美洲世界银行进行了各种咨询任务,并且从1995年成为马拉维政府顾问直到1997年当选为国会议员。[4]

早年政治生涯编辑

哈蒙德自1989年起任东刘易舍姆选区保守党协会的主席,在任七年,1994年他参加了由工党把持的东北纽汉英语Newham North East (UK Parliament constituency)选区的补选,以11818票之差败于工党候选人斯蒂芬·蒂姆斯[8]1997年大选他在新创立的兰尼米德和韦布里奇选区当选。[9]他以9875张多数票赢得这个席位,1997年6月17日在国会作首次发言。[10]

在国会,他从1997年到环境、运输和区域事务委员会任职,直到他被威廉·黑格提拔为保守党卫生事务发言人。[8][9]伊恩·邓肯·史密斯成为党领袖后,哈蒙德调任贸易和工业事务发言人。[9]2002年,迈克尔·霍华德任党领袖,哈蒙德又改任影子地方政府和区域副大臣。[9]

2005年大选后,霍华德提拔哈蒙德进入影子内阁任影子财政部首席秘书英语Shadow Chief Secretary to the Treasury[9],当年12月戴维·卡梅伦当选保守党领袖,哈蒙德转任影子工作和养老金大臣英语Shadow Secretary of State for Work and Pensions,2007年戈登·布朗任首相,卡梅伦亦随之改组影子内阁,哈蒙德回任影子财政部首席秘书英语Shadow Chief Secretary to the Treasury[9]

政府任职编辑

运输大臣编辑

2010年5月12日联合政府成立后,菲利普·哈蒙德被任命为交通运输大臣,任期至2011年10月14日。

2011年9月28日,他宣布政府将启动高速公路提速计划,将高速公路的速度限制从70英里提高到80英里,希望在2013年实行。[11][12] 。然而,这项计划预计会将高速公路车祸死亡率提高20%,而且保守党的女性选民也不支持,所以他的继任者放弃了这项计划。[13][14]

国防大臣编辑

2011年10月14日,利亚姆·福克斯辞职,[15]哈蒙德继任国防大臣。作为国防部长,哈蒙德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

2011年12月,他宣布允许女性在皇家海军潜艇上服役。第一位女军官于2013年年底开始在前卫级核潜艇上执行任务。2015年时女性军官还会在机敏级核潜艇上服役,[16] 并担任更高级职务。英国在利比亚的军事活动花销也被确定,为2.12亿英镑,少于此前预计,包括6700万英镑用于更换废弹药,所有花销将由英国财政部的储备金支付。[17]

2012年1月,国防部宣布武装部队第二轮裁员额4200人。陆军将削减多达2900个员额,包括400名廓尔喀士兵,而皇家空军将削减1000名成员,皇家海军最多削减300名。这项裁员行动旨在堵上前政府留下的380亿英镑国防预算亏空。哈蒙德说,政府“别无选择,只能减少武装部队的规模,同时重新优化配置以确保军队保持敏捷、适应性和有效性”。[18]

哈蒙德在2012年2月表示,国防部380亿英镑的财政“黑洞”已经被“处理”,部门“无法糊口的日子过去了”。大臣们甚至省下了21亿英镑,计划用于几个主要项目,这会在未来几周内宣布。这笔钱来自过去两年的节省、与军火供应商讨价还价以及1%的国防预算增加。[19] 2012年2月,哈蒙德说,福克兰群岛没有面临来自阿根廷方面的“现时可信的军事威胁”。他补充说,英国“没有欲望或意图使福克兰群岛周围的局势升温”。下议院演讲时,他说“与媒体的猜测相反,福克兰群岛最近没有军事力量的变化,没有证据表明目前福克兰群岛的安全面临任何明确的军事威胁,因此目前没有对军队部署进行重大改变的计划。”[20]

 
哈蒙德在阿富汗赫尔曼德省视察英国军队

2012年8月,哈蒙德宣布,军方的“顶层”高级职位(准将以上)将削减四分之一。大约有26个高级公务员和军官的职位将从2013年4月起合并进一个新机构中,这预计将为国防部每年节省380万英镑。[21]

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四周,安全公司G4S宣布,它不能如数提供最初承诺部署的安保人员。哈蒙德解决了这个问题,部署5000名军人弥补了这个缺口。军人的表现受到广泛赞誉。[22]

外交和英联邦事务大臣编辑

2014年7月15日,哈蒙德被任命为外交和英联邦大臣。报纸突出报道了他的“欧洲怀疑主义者”的证据,他相信英国可以“改革”欧盟的协议。他说如果英国和欧洲的关系不改变,他会支持英国通过公投脱离欧盟[23]卡梅伦首相重启与欧盟的谈判后,哈蒙德表示自己支持留在欧盟中。[24]

2014年8月,哈蒙德说,他对突然辞职的自己的副手萨伊德·沃瑟英语Sayeeda Warsi,Baroness Warsi感到惊讶,这在外交部的高层中产生了“巨大的不安”情绪。[25]

2015年3月,哈蒙德说,英国将支持沙特阿拉伯主导的干预也门的军事行动,“但不会参与战斗。”[26]

2015年3月,作为主管秘密情报局(军情六处)的大臣,他提议恐怖分子的“辩护者”必须被谴责,“但是巨大的责任负担由那些辩护者们承担”。[27]

2015年7月8日,哈蒙德谴责俄罗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对他的四页决议草案S / 2015/508 进行的打击,[28]该决议草案将对波斯尼亚穆斯林在1995年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的遭遇定义为种族灭绝。[29]安哥拉、中国、尼日利亚、委内瑞拉弃权,[30]而草案是由约旦、立陶宛、马来西亚、新西兰、英国、美国提出的。[28]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丘尔金批评英国的措辞是“富有对抗性和预设政治立场,特意突出波斯尼亚塞族人的暴行是不公正的,三个民族都是暴行的受害者。”[29] 哈蒙德回应说:“我们对纪念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二十周年的纪念决议被否决感到失望。”[31]

 
2016年2月5日,哈蒙德在伦敦会见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

2015年7月14日,经过几年艰苦谈判,伊朗核问题六方与伊朗就伊朗核计划达成协议。哈蒙德代表英国出席了在维也纳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签字仪式。[32]第二天哈蒙德前往耶路撒冷向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解释协议内容,[33]并出席联合记者招待会,被描述为“紧张”。[33][34]

哈蒙德称联合国发现朱利安·阿桑奇于2016年2月6日在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被拘留的消息“荒谬”。[35]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特别报告员马兹·安德纳斯英语Mads Andenas评论称“各国如此回应会破坏法治及对联合国的尊重”。[36]

 
2015年10月19日,哈蒙德欢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伦敦

2015年10月,司法大臣迈克尔·戈夫取消了为沙特阿拉伯的监狱提供服务的价值590万英镑的合同,并说:“英国政府不应该协助一个使用斩首、石刑、火刑和绑扎作为刑罚手段的政权。外交大臣哈蒙德指控戈夫“天真”。[37]

2015年11月哈蒙德因接受一位名叫谢赫·马里·穆巴拉克·马赫福兹·本·马赫福兹(Sheikh Marei Mubarak Mahfouz bin Mahfouz)的沙特阿拉伯商人的一块价值1950英镑的手表而被批评。这只手表是6月15日大宪章签订800周年的纪念仪式后作为礼物送给哈蒙德的。按照规定,大臣不能接受价值140英镑以上的礼品,但哈蒙德称这件事发生在他的选区而不是外交部,因此大臣收受礼品的禁令在这里不适用。工党议员约翰·曼评论道:“他到底在做什么?没有哪个议员应该接受价值将近2000英镑的礼物,现在他应该将其捐给慈善机构。”[38]

财相编辑

2016年7月13日,哈蒙德被新任首相特蕾莎·梅任命为财政大臣。[39]

哈蒙德曾支持留在欧盟,但大局已定后他确认会支持英国退出欧盟,并说:“没有如果,没有但是,没有第二次公投,我们将离开欧盟。但同样明确的是英国人民未曾在6月23日的投票中选择更贫穷和更不安全的选项。”他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保护经济,工作和生活水平。[40]

在2016年10月,哈蒙德面临着企图“破坏英国脱欧”的指责,因为他敦促对控制移民的举措要谨慎,他被内阁同事批评“争论起来就像看什么都有风险的会计师”而不是推进脱欧计划。据了解,哈蒙德先生是上周在内阁脱欧委员会会议中敦促谨慎的声音之一,这个会议讨论了减少移民的新工作许可证的提议,在会议上,内政大臣安珀·路德提出了一项脱欧后签证制度的计划,这将迫使所有来自欧盟的工人证明他们在进入英国之前获得了熟练的工作技能。[41]

根据《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哈蒙德的首要任务是确保英国金融业保留与欧盟单一市场的对接。[42][43]2017年1月,他宣布,英国将离开单一市场,因为在英国脱欧公投后,继续遵守欧盟关于活动自由的所有规则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还表示说他们会去追求一个“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44]

 
哈蒙德陪同特蕾莎·梅首相出席2017年G20汉堡峰会

哈蒙德在2017年3月的第一个预算案中增加了个体经营人士必须支付国民保险英语National Insurance费的内容,尽管保守党在2015年大选宣言中承诺不增加国民保险。[45]一个星期后,在本党后座议员的反对下,该政策被放弃。[46]财政研究所英语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赞成上涨国民保险费,称原来不加税的承诺不明智。“正如我们当时所说,这些承诺是愚蠢的。承诺不提高三大主要税收 - 所得税、国民保险和增值税 - 把你的手脚束缚到一个荒谬的程度。”[47]政治记者乔治·伊顿英语George Eaton坚持说这一承诺就是谈判的工具,因为当时保守党并不期望能完全执政。[48]哈蒙德的预算延续了政府冻结福利的政策。[49]

2017年大选后,哈蒙德暗示他可能在即将到来的秋季预算中放松紧缩政策英语United Kingdom government austerity programme。哈蒙德说:“显然我们不是聋哑人。我们收到了大选传递出的信息,我们需要找寻处理危机的对策。我明白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努力工作重建经济以使人们感到疲惫,我们必须或在现实中……我们从未承诺不加税。”[50]

哈蒙德在2017年6月的演讲中表示,英国脱欧协议首先保证是就业和繁荣,这是英国经济能够摆脱长期紧缩局面实现强劲增长的唯一途径。他呼吁在2019年底谈判时间截止前,应将全面的贸易协定、过渡协议和保持边境开放做为英国退欧计划的三个要点。他说,如果谈判能达成有利营商的协议的话,人们会“长出一口气”。[51]

2017年10月,哈蒙德将欧盟脱欧谈判代表称为“敌人”。[52]不久之后,他为自己的言论遗憾。[53]

2019年7月,因不滿鮑里斯·約翰遜拜相而請辭,並與文翠珊一同退居後坐。

政治观点编辑

2008年金融危机编辑

2012年5月,哈蒙德说,银行并不应该对2008年金融危机负责,因为“他们必须借钱给一些人”。哈蒙德说,贷款人都是“成年人”,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54]

同性婚姻编辑

2012年5月,哈蒙德说同性婚姻是“太有争议”。[55]2013年1月,在访问伦敦皇家哈洛威学院期间,他把即将要提交的同性婚姻法与社会不可接受的一些行为放在一起,与乱伦罪相较。在粉红新闻英语PinkNews采访他时他澄清自己的言论,哈蒙德在电子邮件上写道:“讨论范围非常广泛,并不限于同性关系。”[55]

2013年5月,哈蒙德作为弃权的四名内阁大臣之一,不赞成同性恋婚姻。[56]哈蒙德公开批评时任首相戴维·卡梅伦对《2013年婚姻(同性伴侣)法英语Marriage (Same Sex Couples) Act 2013》的态度,在2013年11月说,他被这项法律通过的速度“震惊”,这“损害”保守党的。

私人生活编辑

菲利普·哈蒙德与苏珊·威廉姆斯-沃克在1991年6月29日结婚,[57][58]他们育有二女一子,定居于萨里郡森德村,另一个家在伦敦。2009哈蒙德财产估计在900万英镑。[59]

參考文獻编辑

  1. Philip Hammond MP [菲利普·哈蒙德议员]. BBC. [13 October 2011]. 
  2. William Hague quits as foreign secretary in cabinet reshuffle [威廉·黑格在内阁改组中辞去外交大臣职务]. BBC News. [14 July 2014]. 
  3. Grande-Bretagne : l'eurosceptique Philip Hammond remplace Hague aux Affaires étrangères [疑欧派菲利普·哈蒙德取代黑格任外交大臣]. euronews. [15 July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7月17日). 
  4. 4.0 4.1 4.2 Ten things you didn't know about Philip Hammond [关于菲利普·哈蒙德十件你不知道的事情].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5. 5.0 5.1 5.2 Philip Hammond: The rise of the quiet man [菲利普·哈蒙德:默默的崛起]. New Statesman. 
  6. Debrett's [德倍礼]. debretts.co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3). 
  7. http://www.castlemead-ltd.co.uk Castlemead Homes
  8. 8.0 8.1 Philip Hammond Bio [哈蒙德简历]. 
  9. 9.0 9.1 9.2 9.3 9.4 9.5 PHILIP HAMMOND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RUNNYMEDE AND WEYBRIDGE [菲利普·哈蒙德当选为兰尼米德和韦布里奇选区的议员]. 
  10. 存档副本. [2017-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3). 
  11. 80mph motorway speed limit plan criticised [80英里每小时高速公路限速计划遭批评]. BBC News. 30 September 2011 [15 July 2016]. 
  12. Stratton, Allegra. Government plans to raise speed limit to 80mph [政府计划将速度限制提高到每小时80英里]. The Guardian (London). 29 September 2011. 
  13. Walker, Peter. 80mph speed limit 'would increase deaths by 20%' [提速至每小时80英里,死亡率上升20%]. The Guardian (London). 25 December 2011 [13 July 2016]. 
  14. Philipson, Alice. Ministers abandon plans for 80mph motorway speed limit [大臣们放弃了80英里高速公路限速的计划].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2 June 2013 [15 July 2016]. 
  15. Milmo, Dan. Philip Hammond and Justine Greening named defence and transport ministers [菲利普·哈蒙德任国防大臣,贾斯汀·葛雷宁任运输大臣]. The Guardian (London). 14 October 2011 [14 October 2011]. 
  16. Women to be allowed to serve on Royal Navy submarines [女性被允许在皇家海军潜艇服役]. BBC News. 8 December 2011. 
  17. Hammond says UK not seeking 'perfect Afghanistan' [哈蒙德称英国不寻求‘完美的阿富汗问题解决方案’]. BBC News. 8 December 2011. 
  18. MoD announces details of 4,200 job cuts [国防部宣布了4,200个裁员的细节]. BBC News. 17 January 2012. 
  19. MoD balances books first time in four decades, Defence Secretary to announce [国防大臣宣布,国防部40年来第一次收支平衡].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 Winnett, Robert. Argentina does not pose threat to Falklands, says Philip Hammond [阿根廷不对福克兰群岛构成威胁,菲利普·哈蒙德说].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1 February 2012. 
  21. Military's 'top-heavy' command to be cut by a quarter [军方的“高级”军职将削减四分之一]. BBC News. 19 August 2012. 
  22. G4S proves we can't always rely on private sector, says minister [G4S的事件证明,我们不能总是依赖私营部门,大臣说]. The Independent (London). 14 August 2012. 
  23. Philip Hammond: I am serious about reforming EU [哈蒙德:我认真对待改革欧盟].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4. EU vote: Where the cabinet and other MPs stand [脱欧公投:内阁和国会成员站队情况]. BBC News. 
  25. Hope, Christopher. How Baroness Warsi's resignation letter lifts a lid on frustrations in the Coalition [萨伊德·沃瑟女男爵的辞职怎样增加了联合政府的挫折]. The Daily Telegraph (Telegraph Media Group Limited). 5 August 2014 [5 August 2014]. 
  26. UK 'will support Saudi-led assault on Yemeni rebels – but not engaging in combat' [英国“将支持沙特领导的对也门叛军的攻击 - 但不参与战斗”]. The Daily Telegraph (Telegraph Media Group Limited). 27 March 2015. 
  27. Terror 'apologists' must share blame [为恐怖分子辩护的人必须被谴责]. BBC News. [8 September 2015]. 
  28. 28.0 28.1 un.org: "United Nations – S/2015/508 – Security Council – Jordan, Lithuania, Malaysia, New Zealand,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and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draft resolution", 8 July 2015
  29. 29.0 29.1 "Russia blocks UN resolution condemning Srebrenica massacre as genocide", The Daily Telegraph, 8 July 2015
  30. un.org: "UN News Centre: UN officials recall 'horror' of Srebrenica as Security Council fails to adopt measure condemning massacre", 8 July 2015
  31. gov.uk: "Foreign Secretary statement following UN Security Council vote on Srebrenica resolution", 8 July 2015
  32. "Iran nuclear deal: agreement reached in Vienna – as it happened", 14 July 2015
  33. 33.0 33.1 "Benjamin Netanyahu intends to fight Iran nuclear deal all the way, says Philip Hammond", The Daily Telegraph, 15 July 2015
  34. "Netanyahu rebuffs Philip Hammond over Iran deal", The Daily Telegraph, 16 July 2015
  35. Addley, Esther; Elgot, Jessica; Bowcott, Owen. Julian Assange accuses UK minister of insulting UN after detention finding [朱利安·阿桑奇指责英国大臣侮辱联合国]. The Guardian (London). 5 February 2016 [5 February 2016]. 
  36. Maurizi, Stefania. Pressioni politiche sulle Nazioni Unite per la decisione su Julian Assange [关于联合国对朱利安·阿桑奇决定的政治压力]. L'espresso. 9 February 2016 [10 February 2016] (意大利语). 
  37. Saudi prisons contract: Gove and Hammond clash over deal [沙特监狱合同:戈夫和哈蒙德冲突]. The Guardian (London). 13 October 2015. 
  38. Ungoed-Thomas, Jon. Saudi gift row engulfs minister. 
  39. Cabinet: Hammond Chancellor, Johnson Foreign [新内阁:哈蒙德任财政大臣,约翰逊任外交大臣]. Sky News. 14 July 2016. 
  40. Philip Hammond spells out plans to tackle Brexit 'turbulence'. Sky News. 3 October 2016 [15 March 2017]. 
  41. [1]
  42. Shipmamn, Tim; Pancevski, Bojan. Chancellor blamed as cabinet splits over single market. The Sunday Times. 28 August 2016 [17 July 2017].   
  43. May, Joss. Theresa May asks Cabinet ministers for Brexit proposals. Politics Home. 28 August 2016 [4 February 2017]. 
  44. Hammond says Britain will leave EU single market. Bloomberg. 17 January 2017 [15 March 2017]. 
  45. Budget 2017: manifesto row clouds chancellor's attempt at low-key package 卫报
  46. Philip Hammond ditches national insurance rise for self-employed The Guardian
  47. 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 backs National Insurance increase BBC
  48. The Conservatives' manifesto problems won't end here. www.newstatesman.com. 
  49. What welfare changes did Philip Hammond make in his Budget 2017? New Statesman
  50. Philip Hammond hints government will ease up on austerity The Guardian
  51. [2]
  52. Hammond calls EU negotiators 'the enemy'. BBC News. 13 October 2017 [13 October 2017] (英国英语). 
  53. Elliott, Larry. Hammond says he regrets calling EU negotiators 'the enemy'. The Guardian. 13 October 2017 [13 October 2017]. ISSN 0261-3077 (英国英语). 
  54. Kirkup, James. Families must accept share of blame for Britain's woes [家庭必须为英国的困境分担责任].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3 May 2012. 
  55. 55.0 55.1 Exclusive: Defence Secretary Philip Hammond links incest with same-sex marriage [独家:国防大臣菲利普·哈蒙德将乱伦与同性婚姻联系起来]. Pink News. [19 February 2015]. 
  56. Wigmore, Tim. Philip Hammond taken to task over anti-gay rights record [菲利普·哈蒙德反同性恋权利的记录]. New Statesman. 17 February 2011 [8 September 2015]. 
  57. Philip Hammond. 
  58. VOTE 2001 – CANDIDATES. 
  59. The new ruling class [新的统治阶级]. New Statesman (London). 1 October 200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