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里斯·约翰逊

英國政治人物

约翰逊[註 1](英語:Alexander Boris de Pfeffel Johnson,1964年6月19日),英國保守黨政治人物,現任英國首相保守黨領袖[6],也是一位通俗史学家英语popular history文學作家,早年曾任職於傳播媒體界,有報社記者雜誌編輯電視節目策劃等相關職務的工作經歷。強森曾於2001年至2008年期間在亨利選區擔任過國會議員,以及於2008年英语2008 London mayoral election至2016年期間擔任過大倫敦市長,自2015年起獲選為堊橋及南雷士廉選區國會議員,並在2016年7月至2018年7月期間任職過文翠珊內閣中的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後於2019年7月下旬接替德蕾莎·梅伊出任英國首相及保守黨領袖。其政見主張奉進步的一國保守主義為基調,與此同時,他亦執行了許多經濟自由主義社會自由主義的政策。

约翰逊
The Rt Hon. Boris Johnson
議員 閣下
Boris Johnson official portrait (cropped).jpg
英国 联合王国首相
现任
就任日期
2019年7月24日
君主伊丽莎白二世
副首相藍韜文
前任特雷莎·梅
英国保守党领袖
现任
就任日期
2019年7月23日
主席柯維立
阿曼达·米林
前任特雷莎·梅
英联邦轮值主席英语Commonwealth Chair-in-Office
现任
就任日期
2019年7月24日
元首伊利沙伯二世
前任特雷莎·梅
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
任期
2016年7月13日-2018年7月9日
君主伊丽莎白二世
首相特雷莎·梅
前任夏文達
继任侯俊偉
第2任大倫敦市長
任期
2008年5月4日-2016年5月9日
副职理查·巴恩斯英语Richard Barnes (British politician)
維多莉亞·柏威克英语Victoria Borwick
羅傑·伊凡斯英语Roger Evans
前任肯·利文斯通
继任萨迪克·汗
影子艺术副大臣英语Minister for Culture, Communications and Creative Industries
任期
2004年4月14日-2004年11月17日
领袖迈克尔·霍华德
影子大臣朱莉·科克布莱德英语Julie Kirkbride
前任杰拉尔德·豪沃斯
继任托尼·巴尔德里英语Tony Baldry
保守党副主席
任期
2003年11月11日-2004年11月17日
领袖迈克尔·霍华德
主席利亚姆·福克斯莫里斯·萨奇英语Maurice Saatchi, Baron Saatchi勋爵
英國下議院議員
现任
就任日期
2015年5月7日
前任藍道昌英语John Randall (British politician)
选区堊橋及南雷士廉
多数票10,695(23.9%)
任期
2001年6月9日-2008年6月4日
前任夏舜霆
继任約翰·豪威爾
选区亨利
个人资料
出生亚历山大·鲍里斯·德普费费尔·约翰逊
Alexander Joris de Pfeffel Johnson

(1964-06-19) 1964年6月19日57歲)
 美國紐約州紐約市曼哈頓區上東城
国籍
政党保守党
配偶阿萊格拉·莫斯廷-歐文英语Allegra Mostyn-Owen1987年結婚;1993年離婚)
瑪麗娜·惠勒1993年結婚;2020年離婚)
凱莉·西蒙茲2021年結婚)
儿女至少6名
亲属約·約翰遜(弟)
居住地卡尔顿花园1号[2]
母校伊顿公学
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
宗教信仰英國國教會
签名
网站下議院網站

強森出生於美國紐約,父母均為英國人,父系帶有土耳其裔血統,幼年家境寬裕,其曾於布魯塞爾歐洲學校英语European School of Brussels I阿什當宅第英语Ashdown House, East Sussex伊頓公學就讀,後考入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修讀古典學,並於1986年當選牛津聯盟英语Oxford Union主席英语List of Presidents of the Oxford Union。青年時期的強森先後任職於《泰晤士報》及《每日電訊報》兩家報社,在《每日電訊報》撰稿時經常起筆有關歐洲懷疑主義論述的文章,後於1999年至2005年期間在《旁觀者》雜誌擔任主編,且於1998年至2005年期間兼任BBC1電視節目策劃。加入保守黨後,強森於2001年亨利選區當選國會議員,並在迈克尔·霍华德大衛·卡麥隆兩位保守黨領袖的領導下進入影子內閣,其自身的政治立場大部分與保守黨相同。由於強森時常在電視上露面,還呈現一頭金色亂髮的樣子令人印象深刻,並持續發表內容尖銳的聲明與撰寫書籍和專欄,這讓他迅速成為英國最受矚目的政治人物之一。

強森於2008年大倫敦市長選舉英语2008 London mayoral election中擊敗工黨籍的時任市長肯尼斯·李文斯頓當選大倫敦市長,因而辭去了國會議員的職務。他在首個任期內實行了禁止在公共交通工具內飲酒、支持金融業發展和建設公共交通設施(包括:新倫敦巴士桑坦德自行車泰晤士河纜車)。2012年5月,強森於2012年大伦敦市长選舉中再度擊敗昔日的競選對手肯尼斯·李文斯頓順利連任大倫敦市長,並於第二個任期內成功舉辦了倫敦奧運,他亦在2015年英國大選中當選為堊橋及南雷士廉選區的國會議員。2016年5月,強森卸任大倫敦市長後,在即將舉行的脫歐公投裡和同黨籍的時任英國首相大衛·卡麥隆留歐派人士立場相左,支持脫離歐洲聯盟,進而成為英國政壇中脫歐派的領導人物之一。最終,6月23日舉行的公投結果顯示脫歐陣營獲得勝利,致使大衛·卡麥隆為負起政治責任而辭去了擔任六年多的首相職務。

2016年7月至2018年7月,強森在繼任大衛·卡麥隆為英國首相的德蕾莎·梅伊內閣中出任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2019年5月,在時任英國首相德蕾莎·梅伊宣布辭職後,作為國會後座議員的強森參加了保守黨內繼任黨領袖及首相的競爭,與同為挑戰者之一的時任外相杰里米·亨特擊敗黨內眾多對手,雙雙進入了決選投票的階段,最終根據7月23日的開票結果,強森所獲票數力壓杰里米·亨特取得勝利,當選新一任保守黨領袖,並於7月24日起正式接任首相及大英國協輪值主席職務,成為英王伊莉莎白二世在位時期第十四位英國首相。同年12月12日,強森帶領保守黨在大選中贏取國會過半席次,成功續任首相且得以組建多數政府,本次大選亦使保守黨創下繼1987年大選以來在國會斬獲最多席次的歷史新紀錄。

強森於英國是一名備受爭議的政治人物。其支持者指稱他性格幽默,能吸引非傳統的保守黨選民的支持,如工人階級出身的選民和非保守黨的疑歐派選民。但他亦同時被批評奉行菁英主義排外任人唯親、懒惰和不誠實,也遭指控曾多次發表涉及種族主義性別歧視的言論。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童年(1964年-1977年)编辑

1964年6月19日约翰逊出生於美國紐約市上东城的一家医院里,[7]他的出生是在美国有关部门和英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登记过的,所以他持有英、美双重国籍[8]他的父亲时年24岁的斯坦利·约翰逊当时正在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9]斯坦利的祖父是有切尔克斯土耳其血统的奥斯曼土耳其内政大臣阿里·凯末尔英语Ali Kemal[10][11][12]他的其他祖先有英国人法国人,其中包括英国国王乔治二世[13]斯坦利与鲍里斯的母亲夏洛特·约翰逊·华尔英语Charlotte Johnson Wahl(娘家姓福西特)[14]于1963年結婚,之前他们迁居美国;夏洛特为来自自由知识分子家庭的艺术家。[15]她是立陶宛猶太人美国古文书学家[16]伊利亚斯·艾弗里·洛威英语Elias Avery Lowe和翻译家海伦·特蕾茜·洛-珀特英语Helen Tracy Lowe-Porter的孙女。关于自己不同的祖先,约翰逊描述自己是“熔炉式的人”——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徒祖父母们血统的组合。[17]鲍里斯英语Boris (given name)被他的父母以他们在墨西哥见到一位俄罗斯流亡分子的名字命名。[9]

约翰逊出生后随父母住在切尔西旅馆对面的公寓中,[18]不久就前往加拿大新英格兰旅行。[19]1964年9月,回到英國,其母在牛津大学学习。[20]1965年其母在牛津的夏镇生下了女儿蕾切尔。[19] 1965年7月,全家搬到了伦敦北部的克劳克·恩德;[21]在1966年2月,其父斯坦利获得了在世界银行的工作而举家移居华盛顿[22]第三个孩子利奥生于1967年,其母夏洛特也因一幅画作而小有名气。[23]斯坦利又因工作调动在当年6月将全家搬到康涅狄格州诺沃克[24]

 
约翰逊就读过的阿什顿-霍斯学校

在1969年夏天,这个家庭回到英国,定居在位于萨默塞特郡温斯福德附近的埃克斯穆尔约翰逊家族农场。[25]在那里,约翰逊第一次狩猎狐狸,[26]从此成为他毕生的爱好。斯坦利经常离开埃克斯穆尔,约翰逊在她母亲和寄住在家的互惠生的帮助下大大提高了学识。[27]孩提时,约翰逊很安静、知识面广,虽然他患有严重的耳聋,不得不借助助听设备如鼓室导管。[28]约翰逊和妹妹弟弟很小时就被鼓励参与高层次社会活动和挑战一些高难度的事,[29]约翰逊有记录的最早的野心是成为“世界之王”。[30]除了兄弟姐妹之外他没有别的朋友,兄弟姐妹之间变得非常亲密。[31]1969年全家搬到北伦敦麦达维尔,因为斯坦利成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后[32]1970年,夏洛特和孩子们回到了埃克斯穆尔小住,约翰逊在那里的温斯福德学校上学,后再返伦敦定居在樱草山,[33]约翰逊又转学至樱草山小学。[34]1971年底,四弟约·约翰逊诞生。[35]

斯坦利进入欧盟委员会工作后,1973年4月,将全家迁至布鲁塞尔郊区的于克勒,约翰逊得以学会流利法语。[36][37]夏洛特患神经衰弱,并因抑郁症住院。1975年,约翰逊和他的兄弟姐妹被送往东萨塞克斯郡的阿什顿-霍斯预备寄宿学校。[38]在那里约翰逊迷上了英式橄榄球,并取得出色的拉丁语古希腊语成绩。[39]他对教师体罚学生感到震惊。[40]斯坦利和夏洛特的关系在1978年12月破裂,1980年两人离婚。[41]夏洛特搬进了诺丁山的一所公寓,约翰逊及弟妹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在那里陪伴她。[42]

伊顿和牛津(1977年-1987年)编辑

“作为小孩,我有很多暗瘡,书呆子气重,刻苦不善谈笑,我消遣时间的办法就是到伦敦乘坐地下鐵去大英博物馆待上一天。”
鲍里斯·约翰逊[43]

1977年秋天[44],约翰逊以国王奖学金英语King's Scholar入读伯克郡伊顿公学[45]。中學期間,约翰逊开始使用中间名“鲍里斯”而不是“亚历山大”作为自己的名字,并后来才知道那时同学们管他叫“怪人”。[46]约翰逊年輕時於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學習西洋古典學,並積極參與學生活動。他也放弃了母亲信仰的天主教,成为英国国教徒[47]虽然学校报告说他游手好闲、自满和迟到,[48]但他还是把自己变成了校内知名人物。[46]他的朋友大多来自富裕的上层中产阶级,最好的朋友是后来成为商人的大流士·古比英语Darius Guppy戴安娜王妃的弟弟、后来的第九代史賓沙伯爵查尔斯英语Charles Spencer, 9th Earl Spencer,他们都成了约翰逊的牛津校友,成年后依然交好。[49]约翰逊的英语和古典学成绩优异,[50]常年拿奖学金,他还是学校辩论社的秘书,[51]后来成为校报《伊顿公学纪事报》的编辑。[52]1981年加入伊顿俱乐部,[53]在伊顿毕业后,约翰逊在澳大利亚游学一年,在精英阶层的独立寄宿学校吉朗语法学校英语Geelong Grammar School教授英语和拉丁语。[54]

 
约翰逊讀古典学的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

约翰逊在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拿到奖学金,读了四年古典学[55]1983年秋到校报到,[56]作为牛津大学的一代日后将主宰英国政坛和媒体界的本科生中的一员,他的同学有戴维·卡梅伦乔治·奥斯本威廉·黑格迈克尔·戈夫杰里米·亨特尼克·博尔斯[57]他与伊顿的校友代表貝利奧爾學院在大学里打橄榄球,[58]还加入了著名的布灵顿俱乐部英语Bullingdon Club[59][60]约翰逊与据称是同年级最漂亮的女生、贵族出身的阿萊格拉·莫斯廷-歐文(Allegra Mostyn-Owen)成為情侶,仍在大学时已經订婚。[61]

约翰逊成为牛津大学里受欢迎的知名公众人物。[62]与大流士·古比共同编辑大学的讽刺杂志《支流》。[63]1984年,约翰逊当选为学生辩论社牛津联盟英语Oxford Union的秘书,[64]后竞选辩论社主席,失利。1986年,约翰逊在本科生、后来的美国政治顾问弗兰克·伦茨的帮助下再次竞选主席;[65]竞选运动侧重于从其上层支持者出发建立自己的人格魅力,淡化他与保守党的关系,[66]以博得中间派社会民主党自由党青年团体的支持。[67]伦茨后来指称,约翰逊在竞选期间表示自己是社民党的支持者,但约翰逊声称没有这方面的回忆。[67][68]约翰逊最终如愿以偿,[69]虽然他的主席任期并不特别突出或令人难忘,[70] 且其能力和严肃性受到质疑。[71]约翰逊专业从事古典文学古典哲学的研究,[72][73]二等文学士学位英语British undergraduate degree classification从貝利奧爾學院毕业,由于不是一等学位,他以此为耻。[74]

早期事业编辑

《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1987年-1994年)编辑

“我看到整体(欧盟)的变化,那令人愉快。法国人和德国人不得不决定如何处理柏林墙倒塌,还有欧洲将往何处去,还有创造单一政治体以回应一个历史的德国的巨大压力,这非常巧妙的收紧了保守党的空间,所以我在布鲁塞尔写下的一切,我看着花园石墙脱落,听着英国的隔壁温室惊人的巨响,我在布鲁塞尔写下的惊人的一切,对于保守党来说都是爆炸性的,它真的给了我关于权力相当宿命般的感觉。”
鲍里斯·约翰逊[75]

1987年9月,约翰逊与阿萊格拉·莫斯廷-歐文在什罗普郡的西费尔顿结婚,这个婚礼特别委托德国作曲家汉斯·维尔纳·亨策作小提琴独奏。[76]新婚夫妇去埃及度蜜月,回国后定居于伦敦西肯辛顿[77]约翰逊在管理咨询公司L.E.K. Consulting从事咨询工作,结果发现工作无聊的要命,一个星期后就辞职了。[78]通过家族关系,1987年底,他成为《泰晤士报》的实习记者,[79]跟随一名正式记者。当约翰逊为报纸撰写一篇关于爱德华二世时期宫殿的考古发现的文章时,丑闻爆发了。他引用了一段自己编造的话作为权威来源,而谎称是自己的教父、历史学家科林·卢卡斯英语Colin Lucas写的。《泰晤士报》主编查尔斯·威尔逊英语Charles Wilson (journalist)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解雇了约翰逊。[80][81]

约翰逊通过自己牛津辩论社主席的人脉给《每日电讯报》主编马克斯·黑斯廷斯的办公室写求职信,最终获得录用。[82]其文章的读者是保守、中产阶级、中年的“中英格兰英语Middle England”人,[83]并以独特的文风而闻名,充满古老的单词和短语,时常称其读者为“我的朋友”。[84]在1989年春天,约翰逊被报社派往布鲁塞尔报道欧盟委员会[85]作为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雅克·德洛尔的批评者,他以布鲁塞尔少见的欧洲怀疑主义记者而出名。[86]布鲁塞尔的许多记者同行批评他的文章,认为他经常不诚实,抹黑欧盟委员会,[87]卫报》的约翰·帕尔默说,“作为记者,他完全不负责任地虚构故事。”[88]

约翰逊的传记作家安德鲁·金森英语Andrew Gimson认为,这些文章是约翰逊“欧洲怀疑主义最著名的名片”。[75]根据传记作家索尼娅·普内尔英语Sonia Purnell的观点,他帮助欧洲怀疑主义成为“右派有吸引力和能引发情感共鸣的因素”,而以前这些只与英国左派有关联。[89]约翰逊的文章使他成为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最喜欢的记者,[90]尽管撒切尔的继任者约翰·梅杰反感约翰逊,还花了很多时间试图反驳他的观点。[91]约翰逊的文章加剧了保守党内亲欧派和疑欧派之间的紧张关系,这种紧张关系被广泛视为保守党在1997年大选失败的一个原因。[92]结果,约翰逊被许多保守党党员不信任。他的作品也对20世纪90年代初右翼英国独立党出现产生关键影响。[89]

1990年2月,约翰逊的妻子阿萊格拉离开他回到伦敦。尝试了几次不成功的调和后,他们于1993年4月离婚。[93]他与其童年的朋友、律师瑪麗娜·惠勒恋爱,她1990年搬到了布鲁塞尔。[94]1993年他们在苏塞克斯郡霍舍姆结婚,[95]并在不久后生下了一女。[96]约翰逊和他的新妻子定居在以左派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而闻名的伊斯灵顿[97]在这种环境和他的妻子的影响下,约翰逊对气候变化LGBT权利和种族关系等问题采取了更自由的立场。[98]在那里,这对夫妇育有三个孩子,每个孩子都用“约翰逊-惠勒”—父母两人姓氏的组合—为姓,[99]他们被送到当地的卡农贝里小学和私立中学受教育。[100]约翰逊为孩子们投入了很多时间,并撰写了一本诗集,《固执父母的风险:一个警示故事》,这本书出版后反响不佳。[101]

政治专栏作家(1994年-1999年)编辑

回到伦敦后,约翰逊申请成为战地记者[102]他的主编拒绝了他的要求,并提拔他担任助理主编兼首席政治专栏作家。[103]约翰逊的专栏因意识形态的折中主义和独特的文风而广受赞誉,并获得了广播节目《报章摘要英语What the Papers Say》年度评论员奖。[104]他也被指责为偏执;2002年在其《每日电讯报》专栏中,约翰逊建议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必须爱上在英联邦国家巡游因为她会受到“欢呼者挥舞着旗帜的黑人小孩英语黑人小孩”欢迎,而在刚果,托尼·布莱尔会遇到“西瓜微笑英语Watermelon stereotype”,[105][106]并在乌干达倡导欧洲殖民主义,[107][108][109]还把一名同性恋男子称为“穿紧身短背心的兄弟”。[110]

 
保守党政府的首相约翰·梅杰不喜欢约翰逊并否决了约翰逊作为保守党候选人的资格

1993年约翰逊流露出从政的愿望,希望作为保守党候选人参加199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尽管时任首相梅杰考虑否决约翰逊的候选人资格,党鞭安德鲁·米切尔(后在卡梅伦内阁任党鞭长)劝梅杰别那样做。但约翰逊最终没有参加选举,因为他找不到一个选区。[111]于是他转而寻求在英国下议院获得自己的选区。在又一次遭拒绝后,他被派往威尔士工党安全席位南克卢伊德任保守党候选人。在六个星期的竞选活动中,他在1997年的大选中获得了9091票,得票率23%,输给了工党候选人。[112]

1995年6月发生了丑闻,约翰逊与他的朋友大流士·古比在1990年的通话被曝光。[113]通话中古比说自己正在私自调查《世界新闻报》记者斯图尔特·科利尔(Stuart Collier),希望约翰逊给自己科利尔的住址,让这个记者挨一顿打。[113]约翰逊同意了但是担心会牵连到自己。丑闻曝光后,约翰逊坚持说他最终没有把信息提供给古比;约翰逊的主编黑斯廷斯谴责约翰逊的行为,但没有解雇他。[113]

约翰逊得到了《每日电讯报》的姐妹报《旁观者》的一个常规专栏,发表一些思想混杂甚至互相冲突的文章。[114]1999年,他在男性时尚杂志《智族》上写新车专栏。[115]因为约翰逊为了测试新车常常得到大量违章停车的罚单,他的编辑对此感到恼火;[110]由于其在《每日电讯报》和《旁观者》的两个专栏经常不能按时交稿,他的同事常被迫熬夜等他交稿;同事们说,如果报刊不等约翰逊交稿而照常刊印的话,约翰逊就会非常愤怒并咒骂他们。[116]

1998年4月,约翰逊登上电视节目《我有新闻告诉你》崭露头角;他塑造的一位装模作样的上流人物获得很大成功,后来作为客串主持人被再次邀请参加节目。[117]之后,他由公众熟识,开始在其他电视节目上露面,如《英国疯狂汽车秀》、《帕金森》、《弗罗斯特早餐时间英语Breakfast with Frost》和《问题时间英语Question Time (TV series)》。[118]

《旁观者报》和亨利选区国会议员(1999年-2008年)编辑

“选择约翰逊……说明保守党不得不依靠名人效应的悲惨政治现实。约翰逊,尽管有天赋,却不可能被提拔进未来的任何一个保守党政府。实际上,他对严肃的政策细节没有太大兴趣,很难想象他作为社会保障部的副大臣忙碌地处理晦涩的行政细节的身影。为了保持他风趣男人的名声,毫无疑问,他会发现自己比《万能管家》的角色更为出色。”
《标准晚报》马克斯·黑斯廷斯, [119]

1999年7月,当时《每日电讯报》和《旁观者》的老板康拉德·布莱克向约翰逊提供了后者的主编职位,条件是约翰逊放弃从政的愿望;他同意了。[120]他网罗了一批旧交来周刊工作,[121]在保持周刊传统的右倾前提下吸纳左派作家和漫画家。[122]在约翰逊的主持下,订阅量增长了10%,达到62000份,并开始盈利。[123]他的主编任期也受到批评;一些人认为,在他的领导下,读者不能关注严肃的问题,[124]而专注于微不足道的主题,而同事们却恼火于他经常不在岗,错过会议和活动。[125]由于他在杂志上作出的不正确的政治预言,其政治判断力的名声被严重打击。[124]由于允许作家塔基·西奥多拉托帕罗斯英语Taki Theodoracopulos在杂志上发表种族歧视和反犹太言论,他广受批评,批评者中甚至包括他的岳父、BBC记者查尔斯·惠勒英语Charles Wheeler (journalist)[126]

在前副首相迈克尔·赫塞尔廷退休,其选区亨利的议员空缺出来,约翰逊决定争取成为该选区的保守党候选人,这是位于牛津郡的保守党安全席位。[127] 当地的保守党协会发生分裂,一些人发现他有趣和迷人,而其他人批评他对严肃的事情轻率态度和对当地知识的贫乏。最终他被选中。[128]2001年大选中,约翰逊作为选区的保守党候选人,在其电视曝光度的帮助下,赢得8500票的多数票。[129] 他还在他的选区购买了新的房产,[130]经常参加亨利的社交活动,并偶尔为当地报纸《亨利标准报英语Henley Standard》写专栏。[131]约翰逊的选区活动很成功,他参加了当地为保留医院和救护车的运动,还支持当地的酿酒厂商Brakspear Brewery。[132]

 
2006年,約翰遜擔任影子高等教育副大臣期間參觀諾汀罕大學

当选议员后,他违背了对老板布莱克的承诺,提出辞去《旁观者》的主编职位。虽然约翰逊称为“不可持续的兼职”,但布莱克没有解雇他,认为他是“有能力的主编”、“帮助促进杂志和提高其发行量”。[133]进入国会后,约翰逊被任命参加评估《犯罪所得的法案英语Proceeds of Crime Act 2002》的常设委员会,他错过了许多会议。[134]尽管他作为公共演讲者甚有声名,但在下议院的发言却被广泛认为死气沉沉和缺乏激情,约翰逊后来承认那些演讲是“垃圾”。[135]作为议员第一个四年任期内,他参加了下议院的一半以上的投票,虽然他的第二个任期已经下降到45%。[136]在大多数情况下,约翰逊支持保守党立场,在这段时间里只反对过本党5次,当时他采取比党内主流更社会自由的态度;例如表决废除第28条英语Local Government Act 2003,并支持2004年《性别承认法英语Gender Recognition Act 2004》。[137]虽然最初声称他不会这样做,但他投票支持政府计划加入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行动,并于2003年4月访问了巴格达[138]2004年8月,约翰逊似乎对他的决定感到遗憾,他支持对时任首相托尼·布莱尔在入侵伊拉克的作用发起调查的呼吁,[139]2006年12月,他把入侵描述为“巨大的错误和不幸事件”。[140]

他除了担任议员外,还继续任《旁观者》的主编,为《每日电讯报》和《智族》写专栏,参加电视剧的制作。[141]他还出版了《朋友、选民、国民:在树桩上的记事》一书,讲述他在2001年竞选活动的经验。[142]2003年他又出版了专栏合集《借给我你的耳朵》。[143]在2004年,他发表了第一部小说《七十二个处女:错误的喜剧》,这部书围绕着保守党的党内政治生活,也包含各种传记成分。[144]有批评者认为他同时担任了太多职位,约翰逊援引保守党政治家温斯顿·丘吉尔本杰明·迪斯雷利的先例为自己辩护,他们都同时担任政治和写作职位。[145]为了缓解压力,他参加了慢跑和自行车运动,[146]后来成为众所周知的“也许是英国最著名自行车骑行者”。[147]

2001年威廉·黑格辞任保守党领袖,约翰逊引导《旁观者》支持唯一的亲欧派候选人、前财政大臣肯尼斯·克拉克。约翰逊认为克拉克是唯一能带领保守党赢得大选的候选人,但最终伊恩·邓肯·史密斯当选。[148]约翰逊与邓肯·史密斯关系紧张,《旁观者》对后者的领袖任期大力批评。[149]邓肯·史密斯在2003年11月被罢免,迈克尔·霍华德取而代之;霍华德认为约翰逊是最受欢迎的保守党政客和民选官员,任命他为保守党副主席,负责监督党的竞选活动。[150]在2004年5月的影子内阁改组中,霍华德又任命约翰逊兼任影子艺术副大臣一职。[151]

2004年8月,约翰逊是支持对首相托尼·布莱尔开始执行弹劾程序英语Impeach Blair campaign的几个议员之一,这是对布莱尔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作用提出“重罪和不端行为英语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指控的运动。但是弹劾运动很快就失败了。[152]2004年10月,霍华德命令约翰逊前往利物浦,对记者西蒙·赫弗匿名撰写并发表在《旁观者》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公开道歉;这篇文章说,希尔斯堡惨案对于利物浦人倾向于福利国家起到了推进作用。[153][154]

2004年11月,英国小报透露,自2000年以来,约翰逊一直与《旁观者》的专栏作家彼得罗纳·怀亚特英语Petronella Wyatt暧昧关系,导致后者两次流产。约翰逊最初回应为“胡说八道”。[155]在指控被证明之后,霍华德要求约翰逊辞去党副主席和影子艺术副大臣的职务,不是因为绯闻,而是因为他公开地撒谎。约翰逊拒绝,霍华德直接开除了他。[156][157]这件事被《旁观者》的戏剧评论家托比·扬和劳埃德·埃文斯(Lloyd Evans)改编为戏剧《谁是爸爸?》,2005年7月这部剧在伊斯灵顿的国王剧院英语King's Head Theatre首演,这部戏使约翰逊心烦意乱。[158]2006年4月,“《世界新闻报》指控约翰逊与记者安娜·法扎克利(Anna Fazackerley)有婚外情,法扎克利和约翰逊都拒绝评论,虽然前者失业后,很快就被约翰逊雇用。[159][160]同月,他还参加了英国和德国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和名人之间的慈善足球比赛,吸引了更多的公众的注意,在那场比赛中他赢了德国前足球运动员毛里齐奥·高迪诺。[161]2006年9月,他称去年的保守党领袖选举就像巴布亚新几内亚土著人的自相残杀,引来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的批评。[162]

2005年的大选中,约翰逊连任亨利的国会议员,将他的多数优势增加到12793张。[163]在工党赢得胜利后,霍华德辞任保守党领袖,而约翰逊支持戴维·卡梅伦作为他的继任者。[164]卡梅伦成功当选后,因约翰逊在学生中的知名度而任命他为影子高等教育副大臣。[165]约翰逊的主要兴趣在于减免大学学费,[166]他支持工党政府提议的费用充值英语Tuition fees in the United Kingdom计划。[167]2006年9月,他的形象被用在“鲍里斯需要你”和“我爱鲍里斯”的宣传材料中,以促进保守党在大学学生向导英语Student orientation群体中的形象。[168]在2006年,约翰逊竞选爱丁堡大学校监,但他支持学费充值拖了后腿,最终以第三名败选,输给国会议员马克·巴拉德英语Mark Ballard[169][170]

2005年,《旁观者》的新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尼尔英语Andrew Neil解雇了约翰逊。[171]随着收入减少,约翰逊说服《每日电讯报》将自己的工资从20万英镑提高到25万英镑,平均每个专栏5000英镑,每篇专栏文章的写作大约花去一个半小时的时间。[172][173]他策划了老虎声像出版公司英语Tiger Aspect Productions通俗歷史英语popular history电视节目《罗马的梦想英语The Dream of Rome》;该节目在2006年1月播出,同名书在2月出版。[174]通过他自己的制作公司,他推出了续集《罗马之后》,内容为早期伊斯兰历史[175]这些活动使他在2007年赚取54万英镑,成为英国国会收入第三高的议员。[176]

2007年11月希拉里·克林顿第一次总统竞选期间,约翰逊在为《每日电讯报》撰写的一篇文章中称之为“精神病院的虐待护士”。[105][177]

大伦敦市长编辑

2008年大伦敦市长选举编辑

2007年3月,约翰逊被建议2008年出马参选大伦敦市长[178]最初保守党内并不重视这个建议,而比较支持他的同学尼克·博尔斯[179]但博尔斯退出后,约翰逊获得党领袖卡梅伦[180]和《标准晚报英语London Evening Standard》的支持,[35]7月,他正式宣布他的候选资格,[181][182]并在9月份赢得党内初选,获得79%的选票。[183][184]保守党雇用选举策略家林顿·克罗斯比英语Lynton Crosby负责约翰逊的竞选活动,[185]竞选资金主要来自伦敦金融部门的私人捐助。[186]约翰逊的政策主张集中于减少青少年犯罪、使公共交通更安全并用更新的双层新伦敦巴士更换铰接式公共汽车英语Articulated buses in London[187]他还着力加强亲保守党的外伦敦地区对自己的支持,而时任市长任内更倾向于内伦敦[188]他利用自己的人气,甚至是反对他政策的人,[189]这些人和反对时任市长的人的共同态度是:“我投给鲍里斯,因为他是逗笑好玩的人。”[187]

 
约翰逊承诺如果当选市长,他将用新伦敦巴士替换铰接式公共汽车英语Articulated buses in London

工党的时任市长肯·利文斯通认真对待约翰逊,认为他是“我将在我的政治生涯中面对的最强大的对手。”[190]利文斯通的竞选运动描绘约翰逊是脱离现实的花花公子和有偏见的人,正如他在他的专栏中使用的种族主义和反同性恋语言所证明的那样;约翰逊则回应那些文字是结合当时的语境表达讽刺之意的。[191]约翰逊坚持认为自己不是怪人,宣称“我绝对100%的反种族主义;我鄙视和反对种族主义”。[192]公开强调他的土耳其血统,[193]并违反保守党的政策,宣布他支持对非法移民的大赦。[194]然而,极右的英国国家党(BNP)敦促其支持者在第二轮投票时支持约翰逊,这使得指控更加猛烈;约翰逊回答说自己“完全和毫无保留地”谴责BNP。[195][196]约翰逊承认自己在学校里时吸食过大麻可卡因,这也引发了争议。[197]

选举在2008年5月举行,大约45%的合格选民参加投票,第一轮投票中约翰逊获得43.2%的选票,利文斯顿得票37%;第二轮投票时,约翰逊获得胜利,以53.2%的得票率小胜利文斯通的46.8%。[198][199]约翰逊受益于亲保守党的地区尤其是东部的贝克斯利区和东南的布罗姆利区的高投票率[200]约翰逊因此赢得了全英国最大的直选职位。[201]在他的胜利后,他赞扬利文斯顿是“非常优秀的公仆”,并补充说,他希望“发现一种市长可以因市民对伦敦纯澈的爱而更强大的方式。”[199]他还宣布,因为获胜,自己将辞去国会议员[202][203]其选区的一些保守党员和选民则因他高升伦敦而放弃他们感到愤怒。[204]

第一届市长任期(2008年-2012年)编辑

 
约翰逊胜选后在大伦敦市政厅发表胜利演说

上任后,[205]约翰逊的第一次公务活动是出席锡克教徒特拉法加广场举办的光明节庆祝活动。[206]当月发布首个政策倡议:禁止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饮酒。[207][208]他在其执政的最初几个星期里受到批评,主要是因为他就职后首周就迟到了两个官方会议,并且三周后他就到土耳其度假去了。[209]2008年8月,约翰逊到北京参加了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闭幕式,他的着装冒犯了中国东道主。[210]约翰逊像前任市长利文斯通那样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建立了自己的执政团队。[211]那些市政厅中被认为与利文斯通政府联系过于紧密的人都被解雇。[209]约翰逊任命企业家蒂姆·帕克英语Tim Parker担任第一副市长,但后来帕克开始在市政厅揽权,并坚持所有工作人员都要直接向他报告,约翰逊解雇了他。[212]由于这些问题,许多保守党人最初对约翰逊的市政厅避而远之,担心约翰逊的所作所为不利于保守党赢得2010年大选[213]

在市长竞选期间,约翰逊向自民党候选人布赖恩·帕迪克英语Brian Paddick, Baron Paddick表示,他不确定如何依靠市长每年14万英镑的工资过活。[214]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同意在他的市长任内同时继续在《每日电讯报》专栏的笔耕,从而每年赚取25万英镑。[215]他的团队认为这会引起争议,并承诺捐赠其《每日电讯报》薪酬的五分之一给慈善事业为学生提供助学金。[216]约翰逊对此很恼怒,最终没有捐出那五分之一。当他做客BBC的《针锋相对英语HARDtalk》节目被问及《每日电讯报》薪酬时,争论爆发了;他把25万英镑称为“鸡饲料”而被广泛谴责,因为这大约是英国工人平均年工资的十倍。[217][218][219]

 
约翰逊推行的新伦敦巴士

总体上,约翰逊和利文斯通的施政内容无太大变化。[220]然而,他确实扭转了利文斯通政府实施的一系列措施,结束了该市与委内瑞拉的石油交易,关闭了公开发行的《伦敦人报英语The Londoner》,并取消了黑色出租车的半年检,虽然后者在三年后又被恢复。[221]取消了伦敦西部收拥堵费的区域,[222]还取消了对四轮驱动的机动车增收拥堵费的计划。[223]他后来被指控没有出版关于大伦敦当局委托的空气污染的独立报告。这份报告后来于2013年发布,表明伦敦自2010年在433所小学所在的地区二氧化氮的水平超标。贫困地区,如纽汉、哈克尼和哈姆莱茨大楼,平均比更富裕的地区污染严重,每年有6000名伦敦人死于高于欧盟标准的二氧化氮引起的并发症。[224][225][226][227]

他保留一些利文斯通的项目如橫貫鐵路2012年伦敦奥运会,但被指责试图将之归功于己。[228]他采用了利文斯顿政府所制定的公共自行车计划;通称为“鲍里斯自行车”,部分通过私人融资系统融资1.4亿英镑资金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虽然它被证明很受欢迎。[229][230]尽管约翰逊支持在伦敦骑自行车,他自己本身就是广为人知的自行车骑行者,他的政府被一些骑行者批评没有打造更安全的自行车骑行环境。[231]根据其选举承诺,约翰逊委托开发在市中心运营的新伦敦巴士。[232]他还命令建造连通格林威治半岛和皇家码头之间的泰晤士河缆车系统。[233]在担任市长之初,约翰逊宣布计划将现付现收的蚝卡的适用范围扩展至伦敦的国家铁路服务,[234]约翰逊选举宣言中的一个承诺是保留Tube售票处,反对利文斯通关闭多达40个伦敦地铁售票处的提议。[235]2008年7月2日,市长办公室宣布关闭计划将被放弃,售票处将保持开放。[236]2013年11月21日,伦敦交通局宣布所有伦敦地铁售票处将于2015年关闭。[237]在资助这些项目时,约翰逊政府借贷了1亿英镑,[238]而公共交通票价则增加了50%。[239]

5月4日约翰逊到任市长后,6日任命大伦敦议会保守党领袖理查德·巴恩斯英语Richard Barnes (British politician)副市长英语Deputy Mayor of London,同时任命竞选团队主要成员、前伦敦治安负责人伊恩·克莱门特英语Ian Clement为政府关系副市长,大伦敦议会议员基特·马特豪斯为治安副市长,青年工作者雷·刘易斯为青年副市长,[240]西蒙·弥尔顿英语Simon Milton (politician)爵士为政策和规划副市长兼市长幕僚长,[240]还任命马尼拉·米萨英语Munira Mirza为市长文化顾问,“政策交流”智库创始人、牛津同学尼克·博尔斯担任市长幕僚长,[241]反对者质疑约翰逊对到任两个月就因财务不当行为和虚假声明而辞职的副市长雷·刘易斯的判断。[242]

 
约翰逊实现了利文斯通的公共自行车系统的想法;结果被称为“鲍里斯自行车”。

约翰逊的首个市长任期在某些问题上被认为偏左,例如通过支持伦敦最低生活工资和大赦非法移民的想法。他试图通过伦敦的同性恋骄傲游行和赞美少数民族报纸来安抚批评家不要说他是怪胎。[243]2012年他禁止基督教团体Core Issues Trust在公交车上刊登“同性恋是病”的广告。[244]2008年8月,约翰逊打破官方不对外国选举表态的传统,公开认可贝拉克·奥巴马当选为美国总统[245][246]

约翰逊自领首都警察監管局主席,并于2008年10月成功地迫使大伦敦警察局长伊恩·布莱尔英语Ian Blair辞职,后者因为据称将合同交给朋友和处理巴西公民琼·查尔斯·德梅内塞斯的死亡案而受到批评。[247][248][249]这使约翰逊赢得了保守党的尊重,他们把此事解释为约翰逊的第一个充满力量和自信的处置。[250]虽然2010年1月他辞去首都警察監管局主席职务,[251]在其市长任内,约翰逊高度支持大伦敦警察,特别是在围绕伊恩·汤姆林森死亡英语Death of Ian Tomlinson的争论中。[252]伦敦的整体犯罪率下降,尽管约翰逊认为严重的青少年犯罪减少,但这种说法被证明是错的,因为它增加了。[253][254]同样,他声称大伦敦警察队伍扩大的说法也不正确,因为该市的警察规模在其管理下减少,与英国其他地方一致。[253]2011年英国骚乱发生时,约翰逊和家人正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度假,他没有立刻回伦敦,而是骚乱发生两天后才启程回国,他因此受到批评。在访问克拉珀姆的受害地时,他被围观的人讥讽嘲笑。[255]

 
约翰逊对2011年伦敦骚乱的反应受到批评

约翰逊支持伦敦的金融部门,并谴责2007-08年金融危机之后他所看到的“银行家受抨击”的现象,[256]谴责2011年出现的反资本主义占领伦敦运动英语Occupy London[257]他花了很多时间与那些参与金融服务的人交往,并批评政府对高收入者的50%税率。[258]他组织富人慈善捐款,捐赠给市长基金,该基金是为帮助处境不利的青年而设立的;虽然最初宣布它将筹集1亿英镑,到2010年,它只筹到了150万英镑。[259]他还保留了在英国媒体广泛的人脉,[260]帮助新闻媒体对其市政厅正面报道。[260]反过来,他在世界新闻报电话窃听丑闻期间仍然支持他的媒体朋友,其中包括鲁伯特·默多克[261]

2008年5月8日约翰逊宣布成立法务审计小组。小组的任务是监测和调查伦敦开发署英语London Development Agency大伦敦政府的财务管理。[262]约翰逊的公告受到工党的批评,认为这个名义上的独立小组的实际上是政治化的,小组成员的任命必须过问约翰逊的意见,批评言论包括“真正目的直指前市长利文斯通”和“不当利用公共开支”。[263]这个小组的负责人裴申思·惠特克罗夫特英语Patience Wheatcroft, Baroness Wheatcroft与保守党议员结婚,[264]另外四名小组成员中有三名与保守党有密切联系:斯蒂芬·格林哈尔什英语Stephen Greenhalgh(自治市保守党领袖)、[265]帕特里克·弗雷德里克(保守党东南英格兰和南伦敦商务关系主席)和爱德华·李斯特(自治市保守党领袖)。[266]

 
2010年,约翰逊在伦敦青年运动会英语London Youth Games开幕式上点燃圣火

在他第一任期内,约翰逊卷入了几个私人丑闻。搬到伊斯灵顿的新家后,他在阳台上建了一个棚子,没有获得规划许可;邻居投诉后,他拆了棚子。[267]约翰逊还被指与名为海伦·麦金太尔的女士有婚外情和私生子,他未作否认。[268][269][270][271]约翰逊还因提前警告保守党国会议员、大学学长达米安·格林警察要逮捕他的消息而惹来争议;约翰逊否认了这种说法,没有根据《刑事司法法英语Criminal Justice Act》面临刑事指控。[272]他在人事上也被批任人唯亲[273]他任命了一位支持他的前标准晚报编辑韦罗妮卡·罗德利英语Veronica Wadley为伦敦艺术委员会英语Arts council主席,她被广泛认为不适任。[274][275][276]约翰逊也卷入了国会开支丑闻英语United Kingdom parliamentary expenses scandal,他报销的出租车费用太多,与他的副市长伊恩·克莱门特被发现滥用市政府信用卡,克莱门特因此辞职。[277]约翰逊在伦敦是受欢迎的人物,具有很强的名人地位。[278]2009年11月,他骑车遇见被三个反社会青年绑架的摄影师弗兰妮·阿姆斯特朗英语Franny Armstrong并解救了她。[279][280][281]

2012年约翰逊谋求连任大伦敦市长,他再次聘请林顿·克罗斯比英语Lynton Crosby策划他的竞选活动。[282]在选举前,约翰逊出版了新书《约翰逊的伦敦生活》,这是一本受欢迎的历史作品,历史学家A·N·威尔逊英语A. N. Wilson将其称为“催票密码本”。[283]民意调查显示,尽管利文斯通的交通政策更受欢迎,但伦敦的选民对约翰逊在犯罪和经济问题上的信任度更高。[284]在2012年市长选举期间,约翰逊面对卷土重来的工党候选人、前市长利文斯通。约翰逊的选举运动强调了利文斯通犯有逃税罪,而利文斯通称约翰逊是“赤裸裸的骗子”。[285]政治学家安德鲁·克里尼斯(Andrew Crines)认为,利文斯通的竞选集中注意力于批评约翰逊,而不是对伦敦的未来提出替代和进步的政策愿景。[286]2012年,约翰逊再次击败利文斯通当选大伦敦市长。[287]

第二届市长任期(2012年-2016年)编辑

 
约翰逊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

伦敦成功地主办了2012年夏季奥运会,而申奥成功的2005年是肯·利文斯通市长任内。约翰逊在筹办中的作用是担任奥林匹克委员会的联席主席,负责监督奥运会。[288]在担任这个角色后,他的两个行动一是改善伦敦附近的交通,在繁忙和大量游客涌入的时候,加开更多的班次,并在首都附近开设更多的公共汽车线路;[289][290]二是允许商店和超市在星期日有更长的营业时间英语Sunday shopping[291]然而约翰逊被指控在奥运会开幕之前通过部署除尘剂来除去监测站附近的空气颗粒物以掩盖污染。[226]2013年11月,约翰逊宣布对伦敦地铁的运营进行重大改革,包括延长运营时间,新开周末晚间班次。还宣布,所有地下售票处将关闭,目的是每年节省超过4000万英镑,而提供自动票务系统。[292][293]

 
2016年,约翰逊在奇斯尔赫斯特和西德卡普文法学校英语Chislehurst and Sidcup Grammar School为预科教育中心揭幕

2012年2月,约翰逊批评了伦敦的圣帕特里克节庆祝活动,他将活动与新芬党联系起来,并称之为“左翼垃圾”,[294]他后来为此道歉。[295]

2013年2月,在2014年伦敦预算公布后的一次伦敦议会上,约翰逊表决后被迫退出会议,理由是他的副市长维多利亚·波雷克英语Victoria Borwick离开了议事厅。当得知投票结果意味着他不用就预算回答议员的问题后,他说自己的反对者:“非常懒的无脊椎果冻”。[296]

约翰逊出席了2013年7月在伦敦举行的世界伊斯兰经济论坛,在那里他与马来西亚首相纳吉·阿都拉萨一起回答问题。他开玩笑说,马来西亚妇女上大学是为了找丈夫,这得罪了一些女性与会者。[297][298]

2016年4月,在为《太阳报》撰写的一篇文章中,约翰逊回应了奥巴马总统认为英国应该留在欧盟的评论,称奥巴马为“半个肯尼亚人英语Barack Obama citizenship conspiracy theories”并且对英国有“源自祖先的厌恶感”。[105]这些评论被温斯顿·丘吉尔的外孙,保守党议员尼古拉斯·索梅斯爵士称为“愚蠢”和“深深冒犯”,他称这篇文章“令人遗憾”和“完全愚蠢”。[299]在一个月后的大选期间,他说有人企图建立罗马帝国式的统一欧洲。他说:“拿破仑希特勒、各种各样的人都试过,结果都不幸。欧盟试图用不同的方法达到这一目的。”[105][300]

2014年他推出了自己的新书《成为丘吉尔的条件》,媒体认为这是约翰逊把自己比作丘吉尔。[301]

市长遗产编辑

2016年5月7日,约翰逊卸任大伦敦市长。离任后,他仍然受到伦敦人民的欢迎。在其任期结束时委托舆观调查公司所做民意调查显示,52%的伦敦人认为他的市长做得“不错”,而只有29%认为他做得“糟糕”。[302]而其继任者萨迪克·汗在同一项民意调查中只有31%的受访者认为他的表现会比约翰逊更好。

在2016年,他为大伦敦警察购买的三个德国制造的水炮,未等时任内政大臣特蕾莎·梅使用,就被繼任市長出售,资金用于青年服务。[303]

约翰逊可能因在市长任上的不当行为而被调查,原因是在建造泰晤士花园桥时花费了过多的资金。工党国会议员安德鲁·格恩说:“鲍里斯·约翰逊在他的市长期间内推动了这个项目,他需要就他和他的办公室在鲁莽决定支出公共资金用于施工合同中所起的作用提供答案。”[304]2018年3月,《卫报》报道称对约翰逊的压力正在增加,并且对他试图的解释持怀疑态度。[305]

重返国会编辑

约翰逊最初否认他将回归下议院,而是将继续完成市长任期。[278]然而,经过多次媒体猜测,2014年8月,他成为保守党的安全席位堊橋及南雷士廉选区的候选人,参加2015年英國大選[306]9月正式成为候选人。[307][308]2015年在5月7日英国举行大选,约翰逊再次當選英國下議院議員,人们猜测他返回下议院是想取代戴维·卡梅伦首相保守党领袖之位。[309]约翰逊亦受卡梅伦之邀列席内阁政治性会议。

英国脱欧运动(2015年-2016年)编辑

 
曼彻斯特举行的反脱欧游行上,约翰逊是被讽刺的人物之一。

约翰逊在2016年年初成为媒体关注的中心,他拒绝澄清对英國退出歐盟的支持。2016年2月,他在“英国脱欧公投”运动中赞成投票脱欧。[310]他把卡梅伦的对脱欧的恐惧看成“非常夸张”。金融市场上,约翰逊宣布支持脱欧后英镑下跌了近2%,是自2009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311]奥巴马敦促英国留在欧盟时,约翰逊说,总统是由他的肯尼亚血统造成的反英情绪才引发如此言论的。[312]这些评论被谴责为种族主义,被一些工党自由民主党政治人物所不能接受,[313][314]伦敦国王学院学生会因此取消了对他发表演讲的邀请。[315]相反,他的评论由英国独立党(UKIP)领袖奈杰尔·法拉奇和保守党前领袖伊恩·邓肯·史密斯支持。[313][316][317][318]

约翰逊支持土耳其加入欧盟,但这与投欧运动的主题无关。反对者认为约翰逊这样主张是暗示如果英国继续留在欧盟,就会有大量土耳其人来到英国。然而,在2019年1月举行的关于脱欧的议会辩论后接受采访时,他否认在竞选期间提及土耳其。[319][320]

2016年6月22日,公投投票前一天,约翰逊在温布利球场的6000名观众现场观看的电视辩论中称那天是“英国独立日英语Debate over a British Independence Day observed in the United Kingdom”。[321]首相戴维·卡梅伦当时特别提到约翰逊的说法,公开声明:“英国是不独立的说法是无稽之谈,整场辩论说明我们完全享有主权。”[322]

6月23日,英國公民投票最終以51.9%決定英國退出歐盟,卡梅伦宣布辞职,约翰逊被广泛认为是保守党领袖和首相替补人选中的领跑者。[323][324]在即将正式开始竞选活动之前,约翰逊宣布退出领袖选举,理由是自己“不能提供党当前需要的团结力”。[325]这是由于当天早上约翰逊的盟友时任司法大臣迈克尔·戈夫不再支持约翰逊而宣布自己将参加领袖选举导致的,戈夫说,自己不再支持约翰逊的原因是约翰逊“不能为未来的任务提供足够的领导力和团队”。[326][327][328]电讯报》称戈夫粉碎约翰逊首相之梦的行动堪称“人们一生难得一见的政治暗杀”。[329]与此同时,迈克尔·赫塞尔廷指出,约翰逊“分裂了”保守党,“他造成了现代最严重的宪法危机。他使国家丧失了数十亿美元的外汇储备。”[330]约翰逊认可安德利娅·利德索姆作为保守党领袖的候选人,但她一个星期后退出,特蕾莎·梅当选。[331]

外交及联邦事务大臣(2016年-2018年)编辑

 
2016年7月,约翰逊在伦敦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和阿联酋外交大臣阿卜杜拉·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讨论也门问题

2016年7月13日,随着文翠珊成为新一任英国首相,约翰逊被任命为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332]不过由于他以前发表过许多争议性的言论,因此该任命受到一些记者和政治人物的批评。[333][334][335]瑞典前首相卡尔·比尔特说:“我希望这是一个笑话。”法国外交部长让-马克·埃罗说:“我完全不担心鲍里斯·约翰逊,但是……在竞选期间他对英国人说了很多话,现在是他无路可退”因为英国试图与欧盟就其未来关系谈判。[336]相反,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欢迎这次任命,称他为“澳大利亚的朋友”。[335]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称,约翰逊的任命将推动美国与德国的进一步关系,牺牲与英国的特殊关系[337]

一些分析家认为这项任命可能是梅在政治上削弱约翰逊的策略:新设立的脱欧大臣国际贸易大臣这两个职务将削弱外交大臣的权力,[332][338]这项任命将确保约翰逊经常出国访问,不能组织反叛联盟,同时也迫使他对从欧盟退出所引起的任何问题承担责任。[339][340]

2016年8月,首相梅在国贸大臣福克斯写信给约翰逊说英国贸易不能蓬勃发展,而未来的政策责任仍然在约翰逊的部门后奉劝“失和的大臣们”—约翰逊和霍理林—“不要闹了”。[341]约翰逊支持英国变革的录音,被《卫报》认为是给梅加快退欧过程施加压力,虽然该文件还记录了前卫生副大臣安娜·蘇布里的愤怒,中央政府不能支付“国民医疗服务(NHS)每周3.5亿英镑的”运营成本,她以前将这些言论称为谎言。[342]在一篇《华盛顿邮报》批评脱欧派人士的文章中,约翰逊的视频和他对首相缺乏忠诚被称为“浮夸的”。[343]

约翰逊曾支持沙特阿拉伯对也门的干涉[344]拒绝阻止英国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称沙特阿拉伯在也门战争中没有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明确证据。[345]2016年9月,他被指控阻止联合国调查沙特在也门的战争罪行。[346]

 
2016年9月,約翰遜會見緬甸實際領袖翁山蘇姬

约翰逊作为外交大臣第一次访问土耳其有点紧张,因为在2016年5月,他寫的一首諷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打油詩在《旁觀者》舉辦的「冒犯埃爾多安詩歌大賽」中獲勝,得到1000英鎊獎金。[347]一位记者质疑,他是否会为这首公开发表的诗道歉,约翰逊把这个问题当成“琐事一桩”。[348]约翰逊承诺帮助土耳其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加入欧盟,并表示英国继续支持土耳其的民选政府。[349] 在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于2016年9月下旬会晤后,约翰逊重申支持谈判增加英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签证,宣称澳大利亚人去英国比去斯洛伐克等欧洲国家更难以解决是“奇怪”的。[350]在2017年1月,前政府大臣威廉·华莱士英语William Wallace, Baron Wallace of Saltaire说,约翰逊在脱欧过程的表现使公务员“绝望”,他“疏远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外长们”。外交部对此为约翰逊作了辩护。[351]

在2016年12月,在罗马地中海对话会议上,约翰逊说:“有些政治家正在扭曲和滥用宗教信仰和不同宗教的差异,以便进一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这是整个地区最大的政治问题之一……这就是为什么你发现沙特阿拉伯伊朗、每个人,操控傀儡玩代理人战争。”[352]这些意见被解释为英国的外交失误,[352]因为沙特阿拉伯是英国的盟友,也是英国武器的最大买主。[353][354]

首相特蕾莎·梅表示,外交大臣的意见并不代表政府的看法。[355]其他保守党人却为约翰逊辩护。苏格兰保守党领袖露丝·戴维森说:“我认为鲍里斯·约翰逊对于代理人战争和伊朗方面的看法绝对正确。我同意他的分析。现在这可能不是英国政府的立场,但猜猜看,我未在中央政府任职,我认为他是对的。”那个月晚些时候,约翰逊访问了巴林,会见了沙特阿拉伯领导人,并对沙特阿拉伯表示赞赏,称沙特在也门是“确保自己不受胡塞武装轰炸”。[356]

 
2017年7月,約翰遜抵達東京都廳舍

2017年大选后,约翰逊否认了媒体传闻的他将挑战首相特蕾莎·梅的消息。[357]9月16日他在推特上进一步澄清“所有人在特蕾莎的领导下为了美好的脱欧(努力)”。[358]

2017年8月,瑞秋·西尔维斯特英语Rachel Sylvester在《泰晤士报》上报道说,英国脱欧期间,约翰逊在朝鲜和卡塔尔等重大问题上低效和不连贯,他对国家需要什么没有主张。他的言辞似乎表明,英国只能主宰“似乎是某种公立学校里的游戏,而不是关乎国家未来的谈判”。文章还指出欧洲的部长和白宫的官员们都将约翰逊视为笑柄。[359]接下来是6月份的《今日英语Today (BBC Radio 4)》节目采访,主持人艾迪·麦尔英语Eddie Mair询问政府对特蕾莎·梅成为首相时强调的“焚烧不公正”的回答,他表示自己对这些问题缺乏足够认识需要提示。[360]

约翰逊在2017年9月发表在《每日电讯报》上的一篇专栏文章中重申,英国脱欧后将重获每周3.5亿英镑的控制权,如果这笔资金大部分用于国民卫生服务的话,将是好事。[361]他后来重提此事时被内阁同事批评。英国统计局英语UK Statistics Authority主席戴维·诺格罗夫英语David Norgrove称其言论“显系曲解数据”。[362][363]政府称这只是报纸头条而非约翰逊实际言论。[363]9月19日,前财政大臣肯尼斯·克拉克说如果约翰逊在政局明了的时期做如此言论早已被开除了。[364]保守党年会召开前夕,约翰逊在第二次演讲中阐述了自己的脱欧方案,这甚至比内阁的还要早。露丝·戴维森呼吁以“更认真的人”取代约翰逊,批评了他的过度乐观主义,并预言英国在过渡时期之后“仍会像现在一样缺乏方向感”。[365]

约翰逊多次引起争议。2017年1月21日他访问仰光佛教圣地大金塔时,随口吟诵了一段英国作家吉卜林在缅甸写下的诗句《曼德勒之路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吉卜林生于英属时期的印度,成长于英国如日中天之时,其作品一直带有为美化殖民主义的色彩。约翰逊吟诵的《曼德勒之路》不仅赞美了英国的士兵,还带有贬损缅甸佛教的词句。约翰逊的吟诵被身边的英国驻缅甸大使打断,大使提醒他有电视台在拍摄他的访问新闻,他的身上还佩戴着麦克风,在大金塔里诵读这段诗句“不合适。”[366][367][368]

 
約翰遜在2017年聯合國大會上與美國總統唐納·川普會面

约翰逊在2017年保守党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说,利比亚城市苏尔特伊斯兰国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之间的持续冲突地点,但将来可能是新的迪拜,只要把尸体清理干净。[369]他发表这番言论后几名保守党议员即要求开除他。[370]

经济学人》杂志则称由于被外国同行嘲笑,约翰逊不喜欢外交部的工作。[371]《泰晤士报》外交版前编辑马丁·弗莱彻英语Martin Fletcher担心约翰逊损害英国的外交利益,他引用一位不具名的前大使的话:“‘约翰逊是现代最尸位素餐和最不合格的外交大臣,他已经成功地让人们所有的期望落空了’。驻伦敦的一位欧洲高级外交官对此表示赞同,称约翰逊‘不被当作外交舞台上的演员’,正在损害英国的利益。他认为欧盟27国驻英大使中有五分之三不喜欢约翰逊,剩下的大使对约翰逊极为厌恶。当然,我的对话者是他们领域的专家、都市精英和俱乐部付费会员。(......)我也对约翰逊给我国所造成的伤害感到惊愕,并对他担任首相的可能性感到震惊。”[372]

 
2017年12月,約翰遜在德黑蘭會見伊朗外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里夫

2016年11月1日,约翰逊向下院外交事务专责委员会英语Foreign Affairs Select Committee表示,英国公民纳赞宁·扎克哈里-拉特克利夫因涉嫌在伊朗探亲时训练BBC波斯语频道记者而被伊朗以颠覆政权罪逮捕,可能判处5年有期徒刑。约翰逊的这番表态似乎给伊朗方面的指控提供了证据,11月4号,伊朗法庭再次审理扎克哈里-拉特克利夫一案,检方又新加了两项罪名,而这有可能使扎克哈里的刑期提高到16年。扎克哈里-拉特克利夫的家人、雇主汤森·路透基金会英语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选区议员图丽普·西迪克英语Tulip Siddiq、影子外交大臣艾米莉·索恩伯里和前外交大臣马尔科姆·里夫金德都奉劝约翰逊收回他说的话。7日早晨,约翰逊给伊朗外长扎里夫打电话,更正了他之前所说的被捕女记者在伊朗从事过培训记者的说法。约翰逊坚持说他被误导了,而他所说的话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证明扎加里-拉特克利夫的判决是正确的。[373][374]尽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框架,但在2018年5月,约翰逊表态支持该协议框架,[375][376]约翰逊认为这笔交易可以为伊朗人民带来经济利益。[377]

在2018年2月致梅首相的一封信中,约翰逊认为北爱尔兰可能不得不接受英国退欧后的边境管制,并且不会严重影响贸易,而他最初表示硬边界是不可想象的。[378]

2018年3月,约翰逊因在下院发言时将影子外交大臣艾米莉·索恩伯里称为“努吉夫人”的“无意识性别歧视”(索恩伯里丈夫的姓氏,但索恩伯里婚后仍用娘家姓)而道歉。[379]

2018年5月,英國前俄羅斯間諜毒殺案发生后,约翰逊将普京治下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与1936年希特勒治下的柏林奥运会作比较。[380]俄罗斯外交部谴责约翰逊的“不可接受和不值得回应”的评论。[381]

据报道,2018年6月,当被问及企业界对英国“硬”脱欧的担忧时,约翰逊曾说过“去他的企業(fuck business)。”[382][383][384][385]

 
2018年6月,約翰遜會見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2018年7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契克斯别墅召开会议,与内阁成员商讨脱欧策略。会后她表示,其内阁成员已在脱欧问题上达成一致立场,并将向欧盟提出在脱欧后设立“英国-欧盟货物自由贸易区”的建议。此举遭到英国国内要求退出欧盟关税同盟与欧洲共同市场的人士批评。三天后,约翰逊随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德偉辞职表达不满。[386][387][388]他在辞职信中,称大臣们是:“对欧盟说一套话语,对选民说另一套话语,而且对欧盟比对选民要真诚些。”[389]还说:“拯救英国退欧还为时不晚。我们有时间参与这些谈判。我们已经改变了一次,我们可以再次改变。”[390]

暫居後坐(2018年-2019年)编辑

辞去外交大臣一職后,约翰逊回到后座。7月,他与《每日电讯报》下属的電訊媒體集團签署合约,为后者撰写专栏。[391]8月,商务任命咨询委员会报告这一行为违反了大臣守则。[392][393]

是月,《每日电讯报》刊登了约翰逊论丹麦罩袍禁令的文章。他反对任何对罩袍或面纱的禁令,但暗示这种服装使穿着者像“信箱”和“银行抢劫犯”。[394] 英国穆斯林理事会称约翰逊的行为是在迎合极右翼, 前保守党主席賽伊達·沃爾希则认为约翰逊在玩弄狗哨政治。[395][396] 包括首相在内的许多高级保守党人使呼吁约翰逊为此道歉。[397][398] 一些保守党议员如娜汀·多里斯认为约翰逊的批评还不到位,他们认为罩袍应被禁止。[399] 一项天空新闻民意调查发现,60%的人认为约翰逊的言论并非种族主义,而33%的人认为是;48%的受访者认为约翰逊应该道歉,43%认为不必。[400] 一个独立小组被组建起来以审查约翰逊的言论。[401] 12月,小组认为约翰逊并无不法行为,虽然他的语言可以被认为是“挑衅”,但基于“尊重和宽容”,他完全有权使用“讽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402]

同月,约翰逊被命令为瞒报5万英镑的收入向国会道歉。国会标准专员称这并非无心之失,约翰逊曾九次未在规则范围内作申报。[403]

2018年9月,约翰逊在文章中写道:“我们已经开始接受永久的政治勒索。我们把英国宪法包裹在一个炸弹背心里,而其引信却在欧盟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手中。”约翰逊的前副手阿兰·邓肯发誓要将约翰逊的这一评论变成“其政治生命的终点。”[404][405]然而約翰遜拜相後,後者放棄於同年大選中競逐連任。

Buzzfeed 新闻网报道,约翰逊与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斯蒂芬·班农私下接触。在采访中,班农称赞约翰逊,还呼吁他取特蕾莎·梅而代之。[406][407]

拜相(2019年-)编辑

第一屆(2019年7月-12月)编辑

 
2019年7月25日,約翰遜在唐寧街10號舉行首次內閣會議

隨著文翠珊於2019年6月辭去保守黨領袖,他便宣布成為候選人,參與接着舉行的保守黨領袖選舉,以謀求在7月拜相。而他在議員多輪投票中,得票皆拋離其他對手。最終他於7月23日獲宣布成功當選保守黨領袖,並於翌日下午前往白金漢宮,接受女王邀請,接替文翠珊擔任英國首相

被他稱為「現代英國的內閣」的新閣於同日組成,閣員數目由之前的29名增至33名;同時成員亦「大換血」,當中之前四位重大國務官當中祇有賈偉德留在內閣,並改任財相。另外,他也於26日創造了聯盟大臣一職,由自己兼任,旨在維繫聯合王國內四個構成國之間的關係。

9月3日,保守党下院议员奥利弗·莱特温提交申请,要求立即就是否从约翰逊手中夺取议会议程控制权进行投票。最終以328票赞成、301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从约翰逊手中夺取议会议程控制权的动议[408][409]。約翰遜隨後將倒戈黨員開除,使保守黨失去下議院多數地位。之後他向女王提出將國會休會的建議更被最高法院裁定違憲—不尋常地長的休會時間被指是冒險以硬脫歐迫使國會通過脫歐協議。

然而到了10月,在脫歐協議被國會否決後,以避免無協議脫歐,及歐盟同意延後脫歐大限至翌年一月的情況下,國會終接受強森第四度提前解散的協議,於12月進行選舉[410]。2019年12月12日,強森如願在大選帶領保守黨贏得過半的365席,創下保守黨1987年大選後新高,更取得過往被視為對手工黨的安全議席;反之工党僅得203席,亦是1935年大選後新低,故他得以繼續執政之餘,更取回國會控制權,為脫歐掃除障礙。在確認大局已定後,他於13日前往白金漢宮覲見女王,向她請示自己將籌組來屆多數政府。

第二屆(2019年12月-)编辑

新政府剛重新上任,便迅速在議會推行脫歐法案。2020年1月31日,英國準時脫歐,有十個月的時間與歐盟談判自由貿易協議。鲍里斯·约翰逊在上任不久後批准了華爲在英國使用的安全授權(但很快便要求禁用並淘汰華為),同時批准了高鐵2號在英國的建造工程。2020年2月13日,約翰遜進行第二次内閣重組,解雇了大量内閣成員,時任財政大臣薩吉德·賈偉德因不滿約翰遜對他提出的苛刻要求而辭職。二月份,因英美關係在英國批准華爲后大幅度降溫,約翰遜推遲了訪美計劃。3月2日,約翰遜正式與歐盟展開雙邊自由貿易協議談判,最終趕及於同年年底達成協議。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3月份,鲍里斯·约翰逊宣布暫時關停英國的酒吧、餐館以及一切其他的非必要的社會活動,以圖減緩冠狀病毒的傳播速度。2020年3月27日,鲍里斯·约翰逊通過Twitter發表視訊演說,宣布自己已經出現輕微的COVID-19症狀(包括咳嗽和發燒)且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但表示精神状态良好,仍會繼續帶領政府。[411][412]4月6日,約翰遜病情惡化轉入加護病房,并請外交和联邦事务大臣多米尼克·拉布臨時接替首相主持政府事務。[413]唐宁街表示,这是为了以防万一他需要使用呼吸机,而且他仍然保持着清醒的状态。[414]保守党前党魁施志安表示,他对这一消息感到震惊。工党伦敦市长簡世德表示,他为首相今晚的病情迅速康复祈祷。[415]各政治党派的国会议员也在推特上发表了类似的反应。[415]4月9日,约翰逊离开重症监护病房,入住普通病房。[416]4月12日,約翰遜出院。[417]4月27日,约翰逊恢复工作。[418]5月3日,約翰遜接受《星期日太陽報》訪問,憶述留院時的經歷,披露醫生一度預計他或面臨死亡。[419][420]

2021年底,強森深陷派對門事件的醜聞中,讓他的防疫政策備受質疑。

外交事務编辑

2020年7月1日,約翰遜於以色列報章《新消息报》頭版以希伯来语發文,抨擊以色列計劃單方面併吞約旦河西岸部分地方是違反国际法及違背以色列自身利益,明言英國不會承認以色利對1967年界線之任何單方面改變。[421][422][423][424]

政治观点编辑

 
2019年9月16日,約翰遜與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會面,討論脫歐協議

在意识形态上,约翰逊将自己描述为“一国保守主义者”。[425][426]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学者托尼·特拉弗斯描述约翰逊是“相当经典的、即小政府主义、轻度欧洲怀疑主义的保守派。他也欣然接受特拉弗斯赞赏的卡梅伦和乔治·奥斯本的“现代社会自由主义”。[427]《卫报》同意约翰逊在市长期间混合了经济和社会自由主义,[428]经济学人》声称,约翰逊这样做“超越了他的保守党身份”,并采取更自由主义的立场。[429]约翰逊《旁观者》的同事斯图尔特·里德(Stuart Reid)将后者的观点描述为“社会自由主义的自由意志主义者”观点。[430]约翰逊通过对“现有规则典章的热爱并认识到社会层次结构的必然性”,保留了其个性中的“保守党要素”。[431]

“我是支持自由市场的、宽容的和广义上的自由意志主义者(虽然也许不是极端自由意志主义者)、倾向于看到传统的优点、反政府监管、亲移民、自立自强、爱好酒、爱好狩猎、爱好驾驶和准备捍卫格伦·霍德尔的宗教信仰自由。”
鲍里斯·约翰逊[134]

民间社团“民主审计”的执行主任斯图尔特·威尔克斯-希格指出,“鲍里斯在政治上是灵活的”,[427] 而传记作家索尼娅·普内尔(Sonia Purnell)则表示约翰逊经常改变他对政治问题的看法,反映出她认为的“坚定的保守党外表下的意识形态空虚”。[432]她后来提到约翰逊的“机会主义,一些人称之为实用主义的政治方法”。[433]前大伦敦市长肯·利文斯通在接受《新政治家》采访时声称,他曾经担心约翰逊是“撒切尔夫人以来最强硬的右翼政客”,但通过观察约翰逊的市长任期,他得出结论,约翰逊是“相当懒惰的废物(tosser),只是想忝居高位”,而实绩了了。[434]约翰逊有时被描述为“民粹主义者[435][436][437]和“民族主义者”。但约翰逊则回应说他不是民族主义者如果“民族主义”意味着鄙视其他民族的文化。[438]

虽然约翰逊因为他在《每日电讯报》中强烈的疑欧论文章而广为人知,但他的许多同事认为这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诡计,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之前,约翰逊曾就加入哪一派犹豫了很长时间,为此他前往乡下别墅,闭关静思,有人提出他可能同情联邦欧洲的事业。[439]例如,2012年,他欢迎土耳其加入欧盟。[440]索尼娅·普内尔说他“既不是真欧洲主义者也不是小英格兰主义者英语Little Englander”。[441]

普内尔同时指出,约翰逊“不是精英主义者”。[442]在一篇题为《长寿的精英主义》的文章中,约翰逊说“精英和精英主义者不可能一直在他们的洞穴里。”[443]普内尔认为,约翰逊受他左翼的母亲家族的影响,导致他发自内心的“厌恶种族主义”。[444]

公众形象编辑

 
2006年3月,约翰逊与自由民主党议员约翰·海明英语John Hemming (politician)(左)和保守党议员格拉汉姆·斯图尔特(中)示威反对关闭医院

除了世人皆知的“鲍里斯”,约翰逊还有各种绰号,包括“BoJo”,[445]他的姓和名的混成词[446]传记作家索尼娅·普内尔将他的公众形象描述为“鲍里斯牌”,指出他在牛津大学时就已经开始经营了。[447]约翰逊的前主编马克斯·黑斯廷斯把这个公众形象称为“外观类似于漫画家佩勒姆·格伦维尔·伍德豪斯笔下的人物,富有智慧、魅力、辉煌而令人惊叹的不稳定闪耀”,[448]政治科学家安德鲁·克林斯说,约翰逊创造了“有强大智力资本的被喜欢和受信任的个人形象”。[449]私家侦探编辑伊恩·希斯洛普英语Ian Hislop将他定义为“儿童漫画鲍里斯”(Beano Boris),因为他的滑稽的性质,并说:“他是我们的贝卢斯科尼……他是我国唯一的对未来的持有乐观态度的政治家,其他人太忙了不能担负这个责任。”[450]对记者戴夫·希尔来说,约翰逊是“英国政治中独一无二的人物,是喜剧演员、骗子、人为颠覆性情景表演者和民粹主义媒体明星前所未有的混合体”。[451]

约翰逊有目的地培养了一种“半散漫的外表”,[452]例如当他公开露面之前,他会刻意让他的头发呈现出散乱的外观。[453]普内尔把他描述为“狂热的自我推销者”,他的生活充满了“有趣和笑话”。[454] 安德鲁·克林斯称为“小丑”,[449]约翰逊说,“幽默是一种工具,你可以用来给药丸加上糖衣(美化讨厌的东西),并得到你想要的重点。”[454]普内尔指出,同事们经常表示,约翰逊利用别人使自己受益,[455]传记作家安德鲁·金森注意到约翰逊是“我们时代的伟大奉承者之一”。[456]普内尔指出,他使用“一点幽默和一大堆虚张声势”转移了人们对严肃问题的关注点。[457]金森的文章称约翰逊是“人道的人”,当维护他自己的利益时,“也可能令人震惊地蔑视别人”。[458] 金森还指出,约翰逊“过分渴望被喜欢”。[459]

根据普内尔的文章,“约翰逊有着巨大的魅力、机智幽默、充满性张力还有一头金发;他也受到数百万人的认可和喜爱,尽管很多人不得不与他密切合作(更不用说依赖他)。凭着资源、狡猾和战略眼光,当有利时机恰巧与其个人优势相吻合,他就可以摆脱严重的政治变故,但这些手段很少取得到实际成果、甚至详细计划支持”。[460]此外,普内尔指出,约翰逊是对自己的私生活“高度回避的人”,[461]他和别人之间有明显的距离,几乎没有亲密的私人朋友。[462]在朋友和家人中,约翰逊被称为“亚力克”而不是“鲍里斯”。[463]金森说,约翰逊“有很差的礼貌,他常迟到,也不在乎迟到,不关心着装。”[464]高度雄心勃勃,非常有竞争力,生来就是“为争取至高无上而奋斗”。[465]他会特别愤怒于他认为侮辱他的个人生活的内容;例如,当《电讯报》中的一篇文章激怒他时,他通过电子邮件给编辑萨姆·利思英语Sam Leith传达了简单的信息“滚去死”(Fuck off and die)。[466]因此,普内尔指出,约翰逊“用笨拙、自嘲或幽默”掩盖了他的无情,[467]还补充说,约翰逊是“年少轻狂的讽刺和粗暴性引用”的粉丝。[468]

约翰逊能讲流利的法语意大利语德语西班牙语也很出色,[85]尤精熟拉丁语[469]经常在他的报纸专栏和演讲中引用拉丁语格言。[447]

约翰逊说过去他“经常吸大麻”,[470]他赞成使医用大麻合法化。[471]

“鲍里斯是规则的例外、刻板印象的反面,他具有高度原创性。体态丰腴还有些傻气,与美女海报截然相反。他类似于人们的洗衣筐,堆积起来却常常忘记清洗。”
传记作家 索尼娅·普内尔, [432]

约翰逊在英国政治和新闻业中是一位有争议的人物。[472][473]普内尔将约翰逊描述为“后布莱尔时代英国政治中最为非常规,但引人注目的政治家”。[461]她补充说,在英国,他“受到百万人的喜爱和所有人的熟知”。[461]吉尔斯·爱德华兹和乔纳森·伊萨比评论说,约翰逊被称为“广泛而典型的公众人物”,[474]他的朋友将他描述为“讨人喜的保守党人”,可以吸引其他保守党政客不能吸引的选民。[475]金森表示“人们爱他,因为他让他们笑”,指出他已经成为“保守党普通党员的宠儿”。[476]

普尼尔认识到,在2008年市长选举期间,他将“意见极端化”,[477]批评者认为他是“邪恶、小丑、种族主义和偏执狂”。[478]《卫报》记者波莉·汤因比的文章把他称为“小丑、花花公子、专注的反社会者和连续行骗的骗子”,[479]而工党籍前大臣黑索尔·布莱尔斯英语Hazel Blears称他为“令人讨厌的右翼精英,有恶劣的意见和犯罪的朋友”。[480]约翰逊也被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比较。[481][482][483]在2016年6月,前副首相尼克·克莱格将他描述为“唐纳德·特朗普的词典同义词”,[484]保守党国会议员、前财政大臣祁淦禮将他描述为“更友善的唐纳德·特朗普”,[485]欧洲委员会主席办公室主任马丁·塞勒迈尔英语Martin Selmayr则将约翰逊和特朗普潜在当选的可能描述为其各自国家的“恐怖情景”。[486]然而,约翰逊选择远离特朗普,在许多场合批评他,并且在北約峰會和北約數國領袖一起嘲笑特朗普。[487][488]

私人生活编辑

 
約翰遜及其弟弟利奧,攝於2013年

约翰逊的父亲斯坦利·約翰遜(Stanley Patrick Johnson,1940年8月18日-)也曾任英国国会议员,1984年落选,约翰逊的母亲夏洛特·约翰逊·沃尔(Charlotte Johnson Wahl,1942年5月29日-)是欧洲人权委员会主席詹姆斯·福西特爵士(James Fawcett,1913年4月26日-1991年6月24日)[489]的女儿[490]。约翰逊的妹妹蕾切尔(Rachel Johnson,1965年9月3日-)是记者,三弟利奧是会计公司普华永道的合伙人,[491]四弟约·约翰逊是前下議院议员,官至商务部副大臣英语Department for Business, Innovation and Skills,卻因與兄政見不合而離開了政府,卻後又獲其安排為上議院貴族。约翰逊的继父是美国学者尼古拉斯·沃尔英语Nicholas Wahl。约翰逊的继母珍妮弗(Jennifer Kidd)是前马莎百货主席泰迪·谢夫英语Joseph Sieff的继女。[492]

1987年约翰逊与阿萊格拉·莫斯廷-歐文Allegra Mostyn-Owen,1964年3月22日-)结婚,她是艺术史学家威廉·莫斯廷-歐文英语William Mostyn-Owen和意大利作家盖娅·塞瓦迪奥英语Gaia Servadio的女儿,[493]1993年离婚。[494]

1993年年底约翰逊与英國律師衛雯雅结婚(Marina Wheeler,1964年8月18日-)。[495]惠勒家族和约翰逊家族已经交往了几十年,[496]瑪麗娜·惠勒在布鲁塞尔的欧洲学校和约翰逊同时就读。他们有四个孩子:二個女拉拉和卡西娅,和二個子米洛和西奥多。[497]约翰逊和他的家人住在北伦敦的伊斯灵顿。

2009年,约翰逊与艺术顾问海伦·麦金太尔生下一女。2013年,因为这个私生女儿的存在,约翰逊打了一系列的官司,上诉法院取消了一项禁止要求报告的禁令;法官裁定公众有权知道约翰逊的“鲁莽”行为。[498][499][500]

2018年9月,鮑裡斯·约翰逊和瑪麗娜·惠勒共同宣布,约翰逊持續被指控婚姻不忠之后,他们“分开了”,还宣布离婚诉讼已经开始。其時約翰遜已與其時婚姻的第三者、現時的太太凱莉·西蒙茲(Carrie Symonds)同居[501]。離婚手續於2020年完成。

約翰遜和西蒙茲两人在2020年3月时都被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其中西蒙兹还有孕[502]。他們的第一个孩子于2020年4月29日,在倫敦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出生,母子均安[503][504]。两人的儿子名为:韦佛雷德·罗利·尼古拉斯·约翰逊(Wilfred Lawrie Nicholas Johnson),纪念两人的祖父和治療約翰遜的醫生。[505]二人2021年5月29日在西敏寺低調成婚[506]

公民权编辑

出生在纽约市的约翰逊拥有英国和美国双重国籍。在2014年,约翰逊承认他在美国国家税务局的资本增值税的问题,[507][508]最终他缴纳了这笔税金。[509]2015年2月,他宣布他打算放弃美国国籍以证明他对英国的忠诚。[510][511]2017年2月,据报道他在2016年正式放弃了美国国籍。[512]

祖先编辑

傳記编辑

注释编辑

  1. ^ 亚历山大·鲍里斯·德普费费尔·约翰逊(鲍里斯·约翰逊)[3],港澳称为約翰遜[4],台湾称为亞歷山大·鮑里斯·德菲弗爾·強森(鮑里斯·強森)[5]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放棄美國公民身份人數更多了 5411人創紀錄. 聯合新聞網. [2017-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1). 
  2. ^ "Boris Johnson forced to share Foreign Office country residence with Cabinet colleagues David Davis and Liam Fox"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elegraph, Kate McCann, 18 July 2016
  3. ^ 鲍里斯·约翰逊将接任英国首相〉,《新华网》,2019年7月23日。
  4. ^ 結果將於7.23宣佈〉,《香港蘋果日報》,2019年6月25日。
  5. ^ 「疑歐派」若當選英國首相 全球金融市場不確定性大增!〉,《ETtoday東森新聞雲》,2019年7月17日。
  6. ^ 英國新首相約翰遜擺出破釜沉舟姿態 推出全面「脫歐」內閣. BBC. BBC. [2019-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7. ^ Purnell 2011,第10頁;Gimson 2012,第1頁.
  8. ^ Purnell 2011,第11頁.
  9. ^ 9.0 9.1 Purnell 2011,第11頁;Gimson 2012,第2頁.
  10.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19–20頁;Gimson 2012,第5–7頁.
  11. ^ Acar, Özgen. Bir Baba Ocağı Ziyareti [A Visit to Family Home]. Hürriyet Daily News (Turkey). 2008-06-20 [2016-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10) (土耳其语). 
  12. ^ Gökçe, Deniz. Obama ile Boris Johnson Kapıştı [Obama versus Boris Johnson]. Akşam (Turkey). 2016-04-25 [2016-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01) (土耳其语). 
  13. ^ Purnell 2011,第21頁;Gimson 2012,第10頁.
  14. ^ 14.0 14.1 Llewellyn Smith, Julia. Boris Johnson, by his mother Charlotte Johnson Wahl. The Sunday Telegraph (London). 2008-05-18 [201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23). 
  15. ^ Purnell 2011,第11, 24–25頁;Gimson 2012,第12–13頁.
  16. ^ 16.0 16.1 Interview: Boris Johnson – my Jewish credential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Jewish Chronicle, Daniella Peled, April 2008
  17. ^ Woodward, Will. Phooey! One-man melting pot ready to take on King Newt.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5). 
  18. ^ Purnell 2011,第12頁;Gimson 2012,第2頁.
  19. ^ 19.0 19.1 Purnell 2011,第13頁.
  20.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12–13頁;Gimson 2012,第11頁.
  21. ^ Purnell 2011,第14頁.
  22.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16頁;Gimson 2012,第14頁.
  23. ^ Purnell 2011,第15頁;Gimson 2012,第14頁.
  24. ^ Purnell 2011,第16頁.
  25.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17頁;Gimson 2012,第17, 20–22頁.
  26. ^ Purnell 2011,第18頁.
  27. ^ Purnell 2011,第18頁;Gimson 2012,第25頁.
  28. ^ Purnell 2011,第13頁;Gimson 2012,第11頁.
  29. ^ Purnell 2011,第26頁;Gimson 2012,第18頁.
  30.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5頁;Purnell 2011,第28頁;Gimson 2012,第17–18頁.
  31. ^ Purnell 2011,第28–29頁.
  32. ^ Purnell 2011,第29頁.
  33. ^ Purnell 2011,第30頁.
  34.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30頁;Gimson 2012,第26頁.
  35. ^ 35.0 35.1 Purnell 2011,第31頁.
  36.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31–32頁;Gimson 2012,第26頁.
  37. ^ Johnson, Stanley. Stanley Johnson: Why I remain a fan of Brussels [斯坦利·约翰逊:为什么我仍然是布鲁塞尔的粉丝].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16-06-18 [2016-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8.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33–35頁;Gimson 2012,第27–29頁.
  39. ^ Purnell 2011,第42頁;Gimson 2012,第30–31頁.
  40. ^ Purnell 2011,第41頁;Gimson 2012,第33頁.
  41. ^ Purnell 2011,第36, 42頁.
  42.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45頁;Purnell 2011,第38–39頁;Gimson 2012,第35頁.
  43. ^ Purnell 2011,第49頁.
  44. ^ Purnell 2011,第45頁.
  45.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42頁.
  46. ^ 46.0 46.1 Purnell 2011,第47–48頁.
  47. ^ Purnell 2011,第48頁.
  48.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4頁;Purnell 2011,第50–51頁;Gimson 2012,第41–44頁.
  49. ^ Purnell 2011,第53頁.
  50. ^ Purnell 2011,第49–50頁.
  51. ^ Purnell 2011,第55頁.
  52. ^ Purnell 2011,第49, 53頁.
  53. ^ Purnell 2011,第54–55頁;Gimson 2012,第51–52頁.
  54. ^ Purnell 2011,第58–59頁.
  55.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5頁;Purnell 2011,第57頁;Gimson 2012,第83頁.
  56. ^ Gimson 2012,第56頁.
  57. ^ Purnell 2011,第62頁.
  58. ^ Gimson 2012,第62頁.
  59. ^ Purnell 2011,第63–65頁;Gimson 2012,第63–66頁.
  60. ^ David Dimbleby Slams 'Disgraceful' Boris Johnson For Ruining Bullingdon Club. The Huffington Post. 2013-05-28 [2014-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1). ; UK riots: how do Boris Johnson's Bullingdon antics compare?. The Guardian. 2011-08-10 [2014-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61. ^ Purnell 2011,第72, 74–78頁;Gimson 2012,第76–83頁.
  62. ^ Purnell 2011,第70頁;Gimson 2012,第60頁.
  63. ^ Purnell 2011,第68頁;Gimson 2012,第74頁.
  64. ^ Purnell 2011,第70–71頁.
  65. ^ Purnell 2011,第71–73頁.
  66. ^ Purnell 2011,第80–81頁.
  67. ^ 67.0 67.1 Purnell 2011,第82–83頁;Gimson 2012,第70–71頁.
  68. ^ Deedes, Henry. Pandora column: A youthful flirtation comes back to haunt Boris.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06-08-07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22). 
  69. ^ Purnell 2011,第83頁;Gimson 2012,第72頁.
  70. ^ Purnell 2011,第84頁.
  71. ^ Purnell 2011,第87頁.
  72. ^ Purnell 2011,第89–90頁;Gimson 2012,第84頁.
  73. ^ Lyn Barber Interviews Boris Johnson. The Guardian (London). 2003-10-05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74. ^ Purnell 2011,第92頁.
  75. ^ 75.0 75.1 Gimson 2012,第102頁.
  76. ^ Purnell 2011,第92–94頁;Gimson 2012,第85–86頁.
  77. ^ Purnell 2011,第94頁.
  78.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6頁;Purnell 2011,第94–95頁;Gimson 2012,第87–88頁.
  79. ^ Purnell 2011,第95–99頁;Gimson 2012,第88–90頁.
  80. ^ Purnell 2011,第100–102頁;Gimson 2012,第90–96頁.
  81. ^ "Boris Johnson's media scrap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17 July 2007.
  82. ^ Purnell 2011,第102–103頁;Gimson 2012,第97頁.
  83. ^ Purnell 2011,第108頁.
  84. ^ Purnell 2011,第106–107頁.
  85. ^ 85.0 85.1 Purnell 2011,第109頁.
  86. ^ Purnell 2011,第115–116頁.
  87. ^ Purnell 2011,第121, 126頁;Gimson 2012,第98–99, 100–101頁.
  88. ^ Purnell 2011,第127頁.
  89. ^ 89.0 89.1 Purnell 2011,第115頁.
  90. ^ Purnell 2011,第120頁;Gimson 2012,第104頁.
  91. ^ Purnell 2011,第118, 124頁.
  92. ^ Purnell 2011,第124頁.
  93. ^ Purnell 2011,第129–130, 134頁;Gimson 2012,第107–111, 113–114頁.
  94. ^ Purnell 2011,第130–133頁;Gimson 2012,第111–114頁.
  95. ^ Purnell 2011,第134頁;Gimson 2012,第114–115頁.
  96. ^ Purnell 2011,第135頁;Gimson 2012,第115頁.
  97. ^ Purnell 2011,第142頁.
  98. ^ Purnell 2011,第144, 148頁.
  99. ^ Purnell 2011,第143頁;Gimson 2012,第125頁.
  100. ^ Purnell 2011,第146–147頁.
  101. ^ Purnell 2011,第153頁.
  102. ^ Purnell 2011,第139–140頁.
  103. ^ Purnell 2011,第161頁;Gimson 2012,第124頁.
  104. ^ Purnell 2011,第168頁;Gimson 2012,第125頁.
  105. ^ 105.0 105.1 105.2 105.3 Boris Johnson's most controversial foreign insults. BBC Newsbeat. 2016-07-14 [2018-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4). 
  106. ^ Johnson, Boris. If Blair's so good at running the Congo, let him stay there. BBC Newsbeat. 2016-07-14 [2018-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8). 
  107. ^ Purnell 2011,第169頁.
  108. ^ Boris Johnson. If Blair's so good at running the Congo, let him stay there. The Daily Telegraph. 2002-01-10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8). 
  109. ^ Boris Johnson. Getting our knickers in a twist over China. The Daily Telegraph. 2005-09-01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110. ^ 110.0 110.1 Purnell 2011,第171頁.
  111. ^ Purnell 2011,第162–165頁.
  112.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6頁;Purnell 2011,第185–186頁;Gimson 2012,第125頁.
  113. ^ 113.0 113.1 113.2 Purnell 2011,第173–176頁;Gimson 2012,第117–123頁.
  114. ^ Purnell 2011,第168頁.
  115. ^ Purnell 2011,第171頁;Gimson 2012,第177–178頁.
  116. ^ Purnell 2011,第179–181頁;Gimson 2012,第177頁.
  117. ^ Purnell 2011,第176–178頁;Gimson 2012,第127–129頁.
  118. ^ Purnell 2011,第178頁;Gimson 2012,第130頁.
  119. ^ Purnell 2011,第219頁.
  120. ^ Purnell 2011,第188頁;Gimson 2012,第131頁.
  121. ^ Purnell 2011,第201頁.
  122. ^ Purnell 2011,第198–199頁.
  123. ^ Purnell 2011,第191頁.
  124. ^ 124.0 124.1 Purnell 2011,第204頁.
  125. ^ Purnell 2011,第192, 194頁.
  126. ^ Purnell 2011,第193頁.
  127. ^ Purnell 2011,第209–210頁;Gimson 2012,第141頁.
  128. ^ Purnell 2011,第211–212頁.
  129. ^ Purnell 2011,第220–221頁.
  130. ^ Purnell 2011,第240頁.
  131. ^ Purnell 2011,第238頁.
  132. ^ Purnell 2011,第239頁.
  133. ^ Purnell 2011,第189, 190頁.
  134. ^ 134.0 134.1 Purnell 2011,第225頁.
  135. ^ Purnell 2011,第232–233頁.
  136. ^ Purnell 2011,第230頁.
  137. ^ Purnell 2011,第231頁.
  138. ^ Purnell 2011,第149頁.
  139. ^ UK | Politics | Blair impeachment campaign starts. news.bbc.co.uk. [2016-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31). 
  140. ^ Gimson 2012,第265頁.
  141. ^ Purnell 2011,第226頁.
  142. ^ Purnell 2011,第230頁;Gimson 2012,第145–146頁.
  143. ^ Gimson 2012,第176–177頁.
  144. ^ Purnell 2011,第249–251頁;Gimson 2012,第189–192頁.
  145. ^ Purnell 2011,第227頁;Gimson 2012,第143頁.
  146. ^ Purnell 2011,第228頁.
  147. ^ Gimson 2012,第182頁.
  148. ^ Purnell 2011,第223–224頁;Gimson 2012,第150頁.
  149. ^ Purnell 2011,第234頁;Gimson 2012,第150頁.
  150.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6–47頁;Purnell 2011,第242–243頁;Gimson 2012,第178頁.
  151. ^ Purnell 2011,第243頁;Gimson 2012,第179頁.
  152. ^ Programmes | BBC Parliament | Impeachment in practice. news.bbc.co.uk. [2016-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153.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7頁;Purnell 2011,第251–252頁;Gimson 2012,第193–207頁.
  154. ^ Boris sorry for Scouse stereotype. BBC News. 2004-10-19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22). 
  155.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7頁;Purnell 2011,第257–263頁;Gimson 2012,第162–173, 209–218頁.
  156.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7頁;Purnell 2011,第265–267頁;Gimson 2012,第222–223頁.
  157. ^ On your bike, Boris: Howard sacks Johnson over private life.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04-11-14 [2013-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12-13). 
  158. ^ Purnell 2011,第277–281頁;Gimson 2012,第232–233頁.
  159. ^ Purnell 2011,第296–300頁;Gimson 2012,第255–257頁.
  160. ^ Barber, Lynn (19 October 2008). "No more Mr Nice Gu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Guardian (London).
  161. ^ Gimson 2012,第260頁.
  162. ^ Gimson 2012,第266頁.
  163. ^ Purnell 2011,第277頁;Gimson 2012,第232頁.
  164. ^ Purnell 2011,第283–284頁;Gimson 2012,第235–236頁.
  165.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7頁;Purnell 2011,第289頁;Gimson 2012,第243頁.
  166. ^ Purnell 2011,第302頁.
  167. ^ Purnell 2011,第291頁.
  168. ^ Woodward, Will. Boris Johnson goes Warhol to become poster boy for Tories. The Guardian (London). 2006-09-06 [2006-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169. ^ Purnell 2011,第291–292頁;Gimson 2012,第248頁.
  170. ^ Fazakerley, Anna (24 February 2006),"Blond has more fun but fails to thwart anti top-up fee vot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 (London).
  171. ^ Purnell 2011,第289–290頁;Gimson 2012,第244–245頁.
  172. ^ Purnell 2011,第294–295頁.
  173. ^ Brook, Stephen. Boris to return to Telegraph column. The Guardian (London). 2008-05-15 [201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174. ^ Purnell 2011,第292–293頁;Gimson 2012,第250–253頁.
  175. ^ Purnell 2011,第294頁.
  176. ^ Purnell 2011,第295頁.
  177. ^ Boris Johnson defends his comments about Hillary Clinton. BBC News. 2015-02-11 [2018-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2). 
  178. ^ Purnell 2011,第307頁.
  179. ^ Purnell 2011,第207–208頁.
  180. ^ Purnell 2011,第308–310頁.
  181. ^ Edwards & Isaby 2008,第52頁;Purnell 2011,第312頁;Gimson 2012,第278–279頁.
  182. ^ Jones, George. Boris Johnson to run for mayor.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07-07-16 [2013-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183. ^ Edwards & Isaby 2008,第53頁;Gimson 2012,第279頁.
  184. ^ Johnson is Tory mayor candidate. BBC News. 2007-09-27 [2010-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13). 
  185. ^ Edwards & Isaby 2008,第73頁;Purnell 2011,第322–323頁;Gimson 2012,第281頁.
  186. ^ Purnell 2011,第401頁.
  187. ^ 187.0 187.1 Purnell 2011,第327頁.
  188. ^ Purnell 2011,第327頁;Gimson 2012,第285頁.
  189. ^ Purnell 2011,第326–327頁.
  190. ^ Edwards & Isaby 2008,第67頁;Purnell 2011,第314頁.
  191. ^ Hosken 2008,第426–427頁;Edwards & Isaby 2008,第67–69, 133頁;Purnell 2011,第315, 90頁.
  192. ^ Edwards & Isaby 2008,第90頁;Purnell 2011,第332頁.
  193. ^ Purnell 2011,第340頁.
  194. ^ Edwards & Isaby 2008,第154頁;Purnell 2011,第346–347頁;Gimson 2012,第299頁.
  195. ^ Edwards & Isaby 2008,第?頁;Purnell 2011,第336頁.
  196. ^ Jones, Sam. Give second vote to Johnson, BNP tells supporters. The Guardian (London). 2008-04-02 [2010-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197. ^ Edwards & Isaby 2008,第144–145頁.
  198. ^ Edwards & Isaby 2008,第200–201頁;Purnell 2011,第348頁.
  199. ^ 199.0 199.1 Johnson wins London mayoral race. BBC News. 2008-05-03 [2008-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9). 
  200. ^ Grice, Andrew. Cripes! Boris takes London (and rounds off a rotten day for Gordon Brown).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08-05-03 [2008-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05). 
  201. ^ Edwards & Isaby 2008,第204頁.
  202. ^ Purnell 2011,第351頁.
  203. ^ Watt, Nicholas. Johnson snatches Tories' biggest prize. The Guardian (London). 2008-05-03 [2010-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04. ^ Purnell 2011,第313頁.
  205. ^ Purnell 2011,第352頁.
  206. ^ Edwards & Isaby 2008,第207頁;Purnell 2011,第353頁.
  207. ^ Purnell 2011,第265頁;Gimson 2012,第288頁.
  208. ^ Mayor unveils plan to ban alcohol on the transport network (新闻稿). Greater London Authority. 2008-05-06 [2008-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3). 
  209. ^ 209.0 209.1 Purnell 2011,第366頁.
  210. ^ Purnell 2011,第371–372頁;Gimson 2012,第308–309頁.
  211. ^ Purnell 2011,第354頁.
  212. ^ Purnell 2011,第368–271頁.
  213. ^ Purnell 2011,第368頁.
  214. ^ Purnell 2011,第360頁.
  215. ^ Purnell 2011,第361頁.
  216. ^ Purnell 2011,第362頁.
  217. ^ Purnell 2011,第363頁.
  218. ^ Mayor's £250,000 'chicken feed'. BBC News. 2009-07-14 [2010-01-02]. 
  219. ^ Mulholland, Hélène. Johnson condemned for describing £250,000 deal as 'chicken feed'. The Guardian (London). 2009-07-14 [2010-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20. ^ Purnell 2011,第373頁.
  221. ^ Edwards & Isaby 2008,第211頁;Purnell 2011,第373頁.
  222. ^ Purnell 2011,第443頁.
  223. ^ Purnell 2011,第391頁.
  224. ^ Nearly 9,500 people die each year in London because of air pollution – study. The Guardian. 2015-07-15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25. ^ Adam Vaughan. Boris Johnson accused of burying study linking pollution and deprived schools. Guardian newspapers. 2016-05-16 [2016-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26. ^ 226.0 226.1 Boris Johnson accused of hiding study linking air pollution and deprived schools. Daily Telegraph. 2016-05-17 [2016-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27. ^ Caroline Mortimer. Boris Johnson accused of burying report on the number of schools in London's most polluted areas. The Independent. 2016-05-16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3). 
  228. ^ Purnell 2011,第390頁.
  229. ^ Martin Hoscik. Exclusive: TfL reveals how much Barclays has paid for Cycle Hire scheme. MayorWatch.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0). 
  230. ^ Purnell 2011,第414–416頁;Gimson 2012,第307頁.
  231. ^ Purnell 2011,第442–443頁.
  232. ^ Purnell 2011,第417頁;Gimson 2012,第307頁.
  233. ^ Purnell 2011,第417–418頁.
  234. ^ Waugh, Paul. Boris plans to 'Oysterise' overground rail services by next May.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008-05-12 [2013-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9). 
  235. ^ Johnson, Boris. Saying No To Ticket Office Closures (PDF). Getting Londoners Moving (Transport Manifesto for the 2008 Mayoral election) (Back Boris campaign). : 38 [2013-11-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0-04-23). 
  236. ^ Murray, Dick. Mayor scraps Ken plan to axe 40 Tube ticket offices.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008-07-02 [2013-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237. ^ London Underground in 24-hour plans as ticket offices shut. BBC News. 2013-11-21 [2015-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38. ^ Purnell 2011,第437頁.
  239. ^ Purnell 2011,第416頁.
  240. ^ 240.0 240.1 Boris Johnson announces further senior appointments to his administration (新闻稿). Greater London Authority. 2008-05-06 [2008-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2). 
  241. ^ Watts, Robert; Oliver, Jonathan. Boris Tory HQ team puts reins on Boris Johnson. The Times (London). 2008-05-11 [2008-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30).  
  242. ^ Taylor, Matthew. London mayor: Johnson forced to remove his deputy mayor after magistrate claim proves false. The Guardian. 2008-07-04 [2008-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43. ^ Purnell 2011,第374–375頁.
  244. ^ Mulholland, Helene; Booth, Robert; Strudwick, Patrick. Anti-gay adverts pulled from bus campaign by Boris Johnson. The Guardian (London). 2012-04-12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7). 
  245. ^ Mulholland, Hélène. Barack Obama gets backing from Boris Johnson. The Guardian (London). 2008-08-01 [2010-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0). 
  246. ^ Prince, Rosa. Boris Johnson backs Barack Obama as US President.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08-08-01 [2010-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07). 
  247. ^ Purnell 2011,第377–278頁;Gimson 2012,第304頁.
  248. ^ Britain's top policeman resigns. BBC News. 2008-10-02 [2010-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3). 
  249. ^ O'Neill, Sean; Fresco, Adam; Coates, Sam. Boris Johnson forces Sir Ian Blair to quit as police chief. The Times (London). 2008-10-03 [2010-04-01].   
  250. ^ Purnell 2011,第379頁.
  251. ^ Purnell 2011,第388頁.
  252. ^ Purnell 2011,第387–388頁.
  253. ^ 253.0 253.1 Purnell 2011,第436頁.
  254. ^ Donovan, Tim. London mayor admits 'caveats' in youth crime statistics. BBC News. 2011-11-16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55. ^ Purnell 2011,第429–432頁;Gimson 2012,第333–335頁.
  256. ^ Purnell 2011,第400頁;Gimson 2012,第324頁.
  257. ^ Purnell 2011,第439–440頁.
  258. ^ Purnell 2011,第400頁.
  259. ^ Purnell 2011,第414頁.
  260. ^ 260.0 260.1 Purnell 2011,第389頁.
  261. ^ Purnell 2011,第424–425頁.
  262. ^ Mayor of London announces new Forensic Audit Panel to investigate GLA and LDA (新闻稿). Greater London Authority. 2008-05-08 [2008-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8). 
  263. ^ Labour accuse Mayor of 'Tory witch hunt'. MayorWatch. 2008-05-09 [2013-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3). 
  264. ^ The Media Guardian 100 – 87 Patience Wheatcrof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Guardian (London). 17 July 2006.
  265. ^ Conservative Home. [2016-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2). 
  266. ^ Ken Livingstone refuses to appear before LDA audit panel.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008-07-15 [2016-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67. ^ Purnell 2011,第396–397頁;Gimson 2012,第308頁.
  268. ^ Purnell 2011,第407–410頁;Gimson 2012,第330–331頁.
  269. ^ Mulholland, Helene. No censure for Boris Johnson over relationship with unpaid City Hall adviser. The Guardian (London). 2010-12-15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2). 
  270. ^ Mulholland, Hélène. Boris Johnson pressed for full details of the appointment of his alleged lover. The Guardian (London). 2010-07-20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71. ^ Public has right to know about Boris Johnson's secret lovechild, court rules.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13-05-21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72. ^ Purnell 2011,第380–385頁;Gimson 2012,第305–308頁.
  273. ^ Purnell 2011,第407頁.
  274. ^ Purnell 2011,第401–402頁.
  275. ^ Mulholland, Hélène. Ken Livingstone claims Boris Johnson tried to 'pay off' former Evening Standard editor. The Guardian (London). 2009-10-09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76. ^ Coates, Sam. Boris Johnson 'broke rules' by proposing ally for top London arts job. The Times (London). 2009-10-08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30).  
  277. ^ Purnell 2011,第392–395頁.
  278. ^ 278.0 278.1 Purnell 2011,第446頁.
  279. ^ Gimson 2012,第308頁.
  280. ^ Johnson saves woman from 'oiks'. BBC News. 2009-11-03 [200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1). 
  281. ^ London Mayor Boris Johnson Saves Filmmaker from Mugging. Time (New York). 2009-11-04 [200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26). 
  282. ^ Gimson 2012,第338頁.
  283. ^ Purnell 2011,第447–448頁.
  284. ^ Purnell 2011,第440頁.
  285. ^ Crines 2013,第3頁.
  286. ^ Crines 2013,第2頁.
  287. ^ London mayor: Boris Johnson wins second term by tight margin 5 May 2012 Last updated at 01:35. BBC News. 2012-05-05 [2012-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88. ^ The Mayor of London – 2012 Olympics. London 2012. [2012-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9). 
  289. ^ Boris Johnson on London 2012 Olympics tickets and transport. The Guardian (video). 2012-07-30 [2012-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90. ^ London 2012: Boris Johnson says capital is prepared. BBC News. 2012-07-22 [2012-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31). 
  291. ^ Bozier, Luke. Boris should fight for London to be open on Sundays. Conservative Home blogs. 2012-09-09 [2012-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2). 
  292. ^ Every Tube ticket office to close. BBC News. 2013-11-21 [2013-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93. ^ Beard, Matthew. 950 London Underground staff to lose their jobs in Tube ticket office shake-up.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013-11-21 [2013-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94. ^ Boris Johnson calls London St Patrick's day event lefty Sinn Féin crap. The Belfast Telegraph. 2012-02-11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24). 
  295. ^ Johnson apologises to London Irish for St Patrick's Day slur. The Irish Times (Dublin). 2012-03-13 [2012-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3). 
  296. ^ Williams, Rob. Video: 'Great supine protoplasmic invertebrate jellies!' – Boris Johnson's parting shot at London Assembly members after they vote NOT to grill him over budget cuts.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13-02-25 [2013-05-21]. 
  297. ^ Topping, Alexandra. Boris Johnson criticised for suggesting women go to university to find husband. The Guardian (London). 2013-07-08 [2013-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298. ^ Wright, Oliver. Boris Johnson gaffe: Why do women go to university? To find men to marry....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13-07-08 [2013-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3). 
  299. ^ Obama hits back at Boris Johnson's alleged smears. BBC Newsbeat. 2016-04-22 [2018-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00. ^ Ross, Tim. Boris Johnson: The EU wants a superstate, just as Hitler did. BBC Newsbeat. 2016-05-15 [2018-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01. ^ Kampfner, John. The Churchill Factor review – Boris Johnson's flawed but fascinating take on his hero. The Guardian. 2014-11-03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02. ^ Mayor Boris: the public verdict. YouGov: What the world thinks. [2018-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8).  参数|title=值左起第10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303. ^ Water cannon bought by Boris Johnson to be sold off without being used. The Guardian. 2016-07-01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04. ^ Boris Johnson could face investigation over Thames garden bridg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he Guardian 28 February 2018
  305. ^ Boris Johnson under growing pressure over scrapped garden bridg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he Guardian 19 March 2018
  306. ^ de Peyer, Robin. Boris Johnson declares he will stand in Uxbridge and South Ruislip.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014-08-26 [2014-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07. ^ Johnston, Chris. Boris Johnson selected to stand for Tories in Uxbridge and South Ruislip. The Guardian (London). 2014-09-12 [2015-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08. ^ Swinford, Steven; Holehouse, Matthew (12 September 2014). "Boris Johnson selected to stand for Tories in Uxbridge and South Ruislip"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Retrieved 4 April 2015.
  309. ^ Bennett, Asa. Boris Johnson lacks the skills to be prime minister, says Tory chairman. LondonlovesBusiness.com. 2012-09-17 [2012-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07). 
  310. ^ Boris Johnson says UK is better off outside the EU. BBC News. 2012-02-21 [2012-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11. ^ Wearden, Graeme. Pound hits seven-year low after Boris Johnson's Brexit decision. The Guardian (London). 2016-02-22 [2016-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12. ^ Stone, Jon. Barack Obama hits back at Boris Johnson and explains why he moved Winston Churchill bust in the Oval Office.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16-04-22 [2016-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4). 
  313. ^ 313.0 313.1 Obama hits back at Boris Johnson's alleged smears. BBC News. 2016-04-22 [2016-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14. ^ Lawless, Jill. London mayor under fire for 'loaded' criticism of 'part-Kenyan' Obama. The Times of Israel (Jerusalem). 2016-04-22 [2016-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15. ^ Espinoza, Javier. Boris Johnson 'no platformed' over Obama's ancestry comments.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16-04-28 [2016-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16. ^ Clark, Natasha. Duncan Smith: "There's nothing worse than hurling a word like 'racist'" . Times Red Box. 2016-04-25 [2016-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3). 
  317. ^ Sparrow, Andrew; McDonald, Henry; Asthana, Anushka. Duncan Smith says almost all forecasts are 'probably wrong'. The Guardian (London). 2016-04-25 [2016-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18. ^ Stone, Jon. Boris Johnson was not racist about Barack Obama, Iain Duncan Smith insists.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16-04-25 [2016-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6) (英国英语). 
  319. ^ Brexit: Did Boris Johnson talk Turkey during referendum campaign?. BBC politics. 2019-01-18 [2019-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20. ^ Letter to the Prime Minister and Foreign Secretary - Getting the facts clear on Turkey. VoteLeave. 2016-06-16 [2019-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0). 
  321. ^ EU debate: Boris Johnson says Brexit will be 'Britain's independence day' as Ruth Davidson attacks 'lies' of Leave campaign in front of 6,000-strong Wembley audience. The Telegraph. 2016-06-20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4). 
  322. ^ Boris Johnson's independence day claim nonsense, says David Cameron. The Guardian. 2016-06-22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6). 
  323. ^ Boris Johnson Favourite to replace David Cameron as PM after Brexit. The Guardian (London). 2016-06-24 [2016-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24. ^ Cowburn, Ashley. Michael Gove's statement on running for Tory leadership against Boris Johnson.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16-06-30 [2016-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325. ^ Boris Johnson rules himself out of Conservative leader race. BBC News. 2016-06-30 [2016-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326. ^ Witte, Griff. Stung by a betrayal, former London mayor Boris Johnson ends bid to lead Britain. The Washington Post. 2016-06-30 [2016-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27. ^ Boris Johnson won't run for Prime Minister after Michael Gove enters race.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16-06-30 [2016-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30). 
  328. ^ Hughes, Laura. Boris Johnson announces he will not run for Prime Minister as Michael Gove declares his bid after claiming his colleague 'cannot provide the leadership'.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16-06-30 [2016-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30). 
  329. ^ Swinford, Steven. Boris Johnson's allies accuse Michael Gove of 'systematic and calculated plot' to destroy his leadership hopes. The Daily Telegraph. 2016-07-01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9). 
  330. ^ May, Josh. Lord Heseltine: Boris Johnson must 'live with the shame' of his actions. Politics Home. 2016-06-30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7). 
  331. ^ Asthana, Anushka; Mason, Rowena. Boris Johnson endorses Andrea Leadsom in Tory leadership bid. The Guardian (London). 2016-07-04 [2016-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5). 
  332. ^ 332.0 332.1 RobDotHutton, Robert Hutton. Boris Johnson Appointed U.K. Foreign Secretary in May Government [约翰逊任梅内阁外交大臣]. Bloomberg.com. [2016-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333. ^ Patrick Wintour. Boris Johnson and diplomacy are not synonymous [鲍里斯·约翰逊和外交不是同义词]. The Guardian. 2016-07-13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34. ^ Boris Johnson is foreign secretary: The world reacts [约翰逊任外交大臣:世界反应]. BBC News. 2016-07-14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35. ^ 335.0 335.1 Bonnie Malkin; Philip Oltermann; Tom Phillips. 'Maybe the Brits are just having us on': the world reacts to Boris Johnson as foreign minister [“也许英国人只是和我们开玩笑”:世界对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的反应]. The Guardian. 2016-07-14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36. ^ Holton, Kate; Pitas, Costas. May builds new-look Brexit cabinet to steer EU divorce. Reuters (Thomson Reuters). 2016-07-14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37. ^ Robert Moore. Boris Johnson's appointment as Foreign Secretary has not gone down well in the United States. ITV News. 2016-07-14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38. ^ Stephen Bush. Sending Boris Johnson to the Foreign Office is bad for Britain, good for Theresa May. The New Statesman. 2016-07-14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39. ^ Thomas Hüetlin. Boris Johnson als Außenminister: Der Prügelknabe [Boris Johnson as Foreign Secretary: The whipping boy]. Der Spiegel. 2016-07-14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德语). 
  340. ^ John Cassidy. The Huge Challenge Facing Theresa May. New Yorker. 2016-07-13 [2016-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41. ^ Steven Swinford. Theresa May tells feuding ministers to 'stop playing games' and get on with the job. Daily Telegraph. 2016-08-14 [2016-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42. ^ Peter Walker and Toby Helm. Boris Johnson backs Brexit pressure campaign Change Britain. Guardian newspapers. 2016-09-11 [2016-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43. ^ Griff Witte. What does Brexit mean? With divorce talks looming, Britain still doesn’t have a clue.. Washington Post. 2016-09-17 [2016-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44. ^ Boris Johnson urged to back probe into international law violations in Yemen. The Independent. 2016-09-21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7). 
  345. ^ Boris Johnson defends UK arms sales to Saudi Arabia. The Guardian. 2016-09-05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46. ^ Boris Johnson criticised by human rights groups after blocking inquiry into war crimes in Yemen. The Independent. 2016-09-27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47. ^ Boris Johnson wins 'most offensive Erdoğan poem' competition [鲍里斯·约翰逊赢得讽刺埃尔多安诗歌赛]. The Guardian. 2016-05-19 [2016-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48. ^ Coffee House. Coffee House. 2016-09-27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9) (美国英语). 
  349. ^ Boris Johnson: UK will help Turkey join the EU. Politico. 2016-09-28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50. ^ Julie Bishop hopes for Britain-Australia exchanges in post-Brexit deal. The Australian. 2016-09-23. 
  351. ^ Baxter, Holly; Watts, Joe. Brexit: Former government member says Foreign Office ‘in despair’ over Boris Johnson. The Independent. 2017-01-04 [2017-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352. ^ 352.0 352.1 Johnson accuses Saudis over 'proxy wars'. 2016-12-08 [2018-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通过www.bbc.co.uk. 
  353. ^ Tovey, Alan. Charted: the world's biggest arms importers. 2015-03-08 [2017-11-15]. ISSN 0307-12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54. ^ Dominiczak, Peter. Row over Saudi Arabia comments blows open rift between Theresa May and Boris Johnson. The Telegraph. 2016-12-08 [2017-11-15]. ISSN 0307-12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55. ^ Johnson's Saudi comments 'not UK's view'. 2016-12-08 [2018-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通过www.bbc.co.uk. 
  356. ^ Boris Johnson charms Gulf leaders days after Saudi Arabia 'proxy wa....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57. ^ 存档副本. [2017-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11). 
  358. ^ Hope, Christopher. Boris Johnson insists he is 'all behind' Theresa May for a 'glorious Brexit' as Tories hail his vision for Britain outside EU. The Telegraph. 2017-09-16 [2017-11-15]. ISSN 0307-12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59. ^ Sylvester, Rachel. Our foreign secretary is an international joke. 2017-08-29 [2017-11-15]. ISSN 0140-046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60. ^ Boris Johnson struggles in interview. BBC News.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2). 
  361. ^ Johnson, Boris. My vision for a bold, thriving Britain enabled by Brexit. The Telegraph. 2017-09-15 [2017-11-16]. ISSN 0307-12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9) (英国英语). 
  362. ^ editor, Anushka Asthana Political. Boris Johnson left isolated as row grows over £350m post-Brexit claim. The Guardian. 2017-09-17 [2017-11-15]. ISSN 0261-307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63. ^ 363.0 363.1 Johnson and stats chief in £350m Brexit row. BBC News. 2017-09-18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64. ^ Johnson denies cabinet Brexit split. BBC News. 2017-09-19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65. ^ Hamish Macdonnell, Francis Elliott, Political Editor | Sam Coates |. Boris Johnson under fire from Ruth Davidson on eve of Tory conference. The Times. 2017-09-30 [2017-11-15]. ISSN 0140-046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66. ^ Ambassador stops Boris Johnson 'reciting colonial poem' in Burmese temple. ITV News.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语). 
  367. ^ Boris Johnson 'caught on camera quoting Kipling in Burmese temple'. Evening Standard.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68. ^ Booth, Robert. Boris Johnson caught on camera reciting Kipling in Myanmar temple. The Guardian. 2017-09-29 [2017-11-15]. ISSN 0261-307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69. ^ Anger over Johnson Libya 'bodies' comment. BBC News. 2017-10-04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70. ^ Is Boris Johnson really unsackable?. The Economist.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5) (英语). 
  371. ^ Theresa May should clear out her cabinet. The Economist.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5) (英语). 
  372. ^ The joke’s over – how Boris Johnson is damaging Britain’s global stature. www.newstatesman.com.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语). 
  373. ^ Fears for jailed mum after Johnson remark. BBC News. 2017-11-06 [2017-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74. ^ Rawlinson, Kevin. Boris Johnson to call Iran in wake of comments about jailed Briton. The Guardian. 2017-11-07 [2017-11-16]. ISSN 0261-307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英国英语). 
  375. ^ Boris Johnson defends Iran nuclear deal after Israeli claims. 2018-05-01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0). 
  376. ^ Wintour, Patrick. UK will not follow Trump in ditching Iran deal, Boris Johnson vows. The Guardian. 2018-05-09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77. ^ Trump pulls US out of Iran deal: Here's what to know.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0). 
  378. ^ Maidment, Jack. Boris Johnson accuses Remainers of trying to use Irish border issue to stop the UK leaving the EU. The Daily Telegraph. 2018-02-28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6). 
  379. ^ Speaker tells Johnson off for 'sexism'. BBC News. 2018-03-27 [2018-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80. ^ Wintour, Patrick. Boris Johnson compares Russian World Cup to Hitler's 1936 Olympics. The Guardian. 2018-03-21 [2018-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2). 
  381. ^ Osborne, Samuel. Sergei Skripal: Chemical weapons inspectors arrive in Salisbury to investigate nerve agent attack. The Independent. 2018-03-21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9). 
  382. ^ EU diplomats shocked by Boris's 'four-letter reply' to business concerns about Brexit. The Daily Telegraph. 2018-06-23 [2018-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83. ^ Enough already: in the national interest, we must stop a hard Brexit. The Guardian. 2018-06-24 [2018-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84. ^ EU diplomats reveal Boris Johnson said 'f**k business' over Brexit fears. The National. 2018-06-23 [2018-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8). 
  385. ^ Johnson challenged over 'Brexit expletive'. BBC News. 2018-06-26 [2018-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86. ^ At-a-glance: The new UK Brexit plan agreed at Chequers. BBC News. 2018-07-07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87. ^ Stewart, Heather. Brexit secretary David Davis resigns plunging government into crisis. The Guardian (London). 2018-07-09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31). 
  388. ^ Stewart, Heather; Crerar, Pippa; Sabbagh, Dan. May's plan 'sticks in the throat', says Boris Johnson as he resigns over Brexit. The Guardian (London). 2018-07-09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31). 
  389. ^ Boris Johnson on Twitter. Twitter. [2018-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需要非第一手來源]
  390. ^ Johnson: It is not too late to save Brexit. BBC News. 2018-07-18 [2018-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91. ^ ACoBA Letter to Johnson (PDF). 2018-08-08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8-09). 
  392. ^ Johnson's Telegraph contract broke rules. BBC News. 2018-08-09 [2018-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93. ^ ACoBA Letter to Johnson (PDF). 2018-08-08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8-09). 
  394. ^ Johnson, Boris. Denmark has got it wrong. Yes, the burka is oppressive and ridiculous – but that's still no reason to ban it. The Daily Telegraph. 2018-08-05 [201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95. ^ Johnson burka 'letter box' jibe sparks anger. BBC News. 2018-08-06 [2018-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5). 
  396. ^ Johnson 'won't apologise' for burka comments. BBC News. 2018-08-07 [2018-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397. ^ Criticism grows of Johnson's burka jibe. BBC News. 2018-08-08 [2018-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98. ^ Theresa May demands Boris Johnson apologise for Islamophobic burqa comments. The Independent. [2018-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399. ^ Conservative chairman calls for apology from Boris Johnson over burka remarks. BT News. 2018-08-07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400. ^ Sky Data poll: Comparing women who wear burkas to bank robbers 'not racist'. Sky News. 2018-08-08 [2018-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01. ^ Johnson to be investigated over burka row. BBC News. 2018-08-09 [2018-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02. ^ Boris Johnson cleared by investigation into burka comments. Sky News. [2018-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03. ^ Bienkov, Adam. Boris Johnson ordered to apologise to Parliament for failing to declare earnings. Business Insider. [2018-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9). 
  404. ^ Walker, Peter. Tories condemn Boris Johnson for Brexit 'suicide vest' remarks. The Guardian. 2018-09-09 [2018-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05. ^ Open warfare between top Tories over Boris Johnson 'suicide vest' jibe at May. The Independent. [2018-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06. ^ Feder, J. Lester. Boris Johnson Has Been Privately Talking To Steve Bannon As They Plot Their Next Moves. Buzzfeed News. 2018-07-25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07. ^ Wright, Oliver. Drone strikes are retribution for atrocities, Boris Johnson suggests . The Times (London). 2018-07-26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08. ^ 英国议会夺取议程控制权 约翰逊警告或将提前大选. [2019-09-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15). 
  409. ^ 英国首相约翰逊遭遇党内哗变 议会争取立法阻止“硬”脱欧. [2019-09-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4). 
  410. ^ 聯合新聞網. 賭上國運「脫歐大選」的陰謀算計?英國會提前解散,12月12日改選.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19-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中文(臺灣)). 
  411. ^ 康玉斌.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新浪网. 2020-03-27 [2020-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12. ^ Boris Johnson tests positive for coronavirus. BBC News. 2020-03-27 [2020-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5) (英国英语). 
  413. ^ 最新消息:英國首相約翰遜新冠病情惡化轉入重症病房. BBC News 中文. 2020-04-06 [2020-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3) (中文(繁體)). 
  414. ^ UK PM Boris Johnson taken to intensive care. BBC News. 6 April 2020 [6 April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3) (英国英语). 
  415. ^ 415.0 415.1 Rawlinson, Kevin. Coronavirus: Boris Johnson taken into intensive care – live updates. The Guardian. 6 April 2020 [6 April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16. ^ 肺炎疫情:英国首相父亲称“约翰逊差点为集体牺牲自己”. [2020-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17. ^ 恢复显迅速 约翰逊出院了. [2020-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18. ^ 英国首相“复工”面临三大挑战. [2020-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19. ^ 約翰遜受訪披露染疫生死一線 醫生曾打算宣布死訊. 明報. 2020-05-03 [2020-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20. ^ Boris Johnson Says Doctors Prepared to Announce His Death. Bloomberg. 2020年5月3日 [2020年7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5月4日). 
  421. ^ In Hebrew op-ed, UK’s Johnson implores Israel to drop annexation bid. The Times of Israel. 1 July 2020 [2020-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422. ^ British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decries annexation in op-ed for Israeli newspaper. Jewish Telegraphic Agency. 1 July 2020 [2020-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423. ^ Boris Johnson warns against annexation in Israeli newspaper article. The Guardian. 1 July 2020 [2020-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1). 
  424. ^ Johnson warns Israel against plans to annex part of West Bank. BBC News. 1 July 2020 [2020-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1). 
  425. ^ Brogan, Benedict. Boris Johnson interview: My advice to David Cameron? I've made savings, so can you.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10-04-29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26. ^ Parker, George. Boris Johnson aims to win back voters as 'One Nation Tory'. Financial Times (London). 2014-12-21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7). 
  427. ^ 427.0 427.1 Boris Johnson: classic Tory or political maverick?. Channel 4 News. 2012-10-09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8). 
  428. ^ Hill, Dave. Mayor Boris, the liberal. The Guardian (London). 2008-12-04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1). 
  429. ^ Generation Boris. The Economist (London). 2013-06-01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7). 
  430. ^ Gimson 2012,第136頁.
  431. ^ Gimson 2012,第342頁.
  432. ^ 432.0 432.1 Purnell 2011,第2頁.
  433. ^ Purnell 2011,第121頁.
  434. ^ Eaton, George. Ken Livingstone: "Boris is a lazy tosser who just wants to be there". New Statesman (London). 2014-04-30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35. ^ London's Popular And Populist Mayor Makes The Case For Leaving The EU. NPR. 2016-05-03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36. ^ Brussels casts Boris Johnson in populist 'horror scenario'. Financial Times. 2016-05-26. 
  437. ^ Luck Runs Out for a Leader of 'Brexit' Campaign. New York Times. 2016-06-30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2). 
  438. ^ Why the new nationalists are taking over. Politico. 2016-06-28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439. ^ Purnell 2011,第121–122頁.
  440. ^ Gimson 2012,第7頁.
  441. ^ Purnell 2011,第122頁.
  442. ^ Purnell 2011,第52頁.
  443. ^ Purnell 2011,第198頁.
  444. ^ Purnell 2011,第25頁.
  445.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3頁;Purnell 2011,第1頁.
  446. ^ The BoJo, Ken and Bri show. New Statesman (London). 2007-09-06 [201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05). 
  447. ^ 447.0 447.1 Purnell 2011,第91頁.
  448. ^ Purnell 2011,第103頁.
  449. ^ 449.0 449.1 Crines 2013,第1頁.
  450. ^ Frost, Caroline. 17 Things We Now Know About Boris Johnson, And His Worthiness, Or Not, To Be PM.... The Huffington Post. 2013-04-03 [2016-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1). 
  451. ^ Hill 2016,第31頁.
  452. ^ Edwards & Isaby 2008,第74頁.
  453. ^ Edwards & Isaby 2008,第74頁;Purnell 2011,第1頁;Gimson 2012,第301頁.
  454. ^ 454.0 454.1 Purnell 2011,第3頁.
  455. ^ Purnell 2011,第183頁.
  456. ^ Gimson 2012,第x頁.
  457. ^ Purnell 2011,第214頁.
  458. ^ Gimson 2012,第108頁.
  459. ^ Gimson 2012,第258頁.
  460. ^ Purnell 2011,第456頁.
  461. ^ 461.0 461.1 461.2 Purnell 2011,第1頁.
  462. ^ Purnell 2011,第15頁.
  463.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3頁;Purnell 2011,第1頁;Gimson 2012,第xiii頁.
  464. ^ Gimson 2012,第301頁.
  465. ^ Gimson 2012,第17頁.
  466. ^ Purnell 2011,第6–7頁.
  467. ^ Purnell 2011,第26頁.
  468. ^ Purnell 2011,第37頁.
  469. ^ London's schools: The lessons of Boris. The Economist (London). 2012-11-10 [2012-1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13). 
  470. ^ Boris: I took cocaine and cannabis. Oxford Mail. 2007-06-04 [2012-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1). 
  471. ^ Boris Johnson: Legalise cannabis for pain relief.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08-04-24 [2012-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72. ^ Olson, Donald. London for Dummies. John Wiley & Sons. 2010: 21 [2016-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73. ^ Stone, Madeline. 21 of the most absurd photos of London mayor Boris Johnson. Business Insider UK. 2015-11-04 [2016-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4). 
  474. ^ Edwards & Isaby 2008,第47頁.
  475. ^ Kirkup, James. Boris Johnson goes looking for Conservative friends in the north. The Telegraph. 2015-01-07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76. ^ Gimson 2012,第148頁.
  477. ^ Purnell 2011,第345頁.
  478. ^ Purnell 2011,第365頁.
  479. ^ Gimson 2012,第279頁.
  480. ^ Edwards & Isaby 2008,第110頁.
  481. ^ Donald Trump and Boris Johnson kiss and make Out. Politico. 2016-05-24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82. ^ New York Post compares Boris Johnson to Donald Trump. The Guardian. 2016-06-29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83. ^ London mayor Boris Johnson eyes Trump-style insurgency in EU battle. Newsweek. 2016-03-23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84. ^ Wright, Oliver. EU referendum: Boris Johnson is like Donald Trump 'with a thesaurus', claims Nick Clegg.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16-06-02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4). 
  485. ^ Ken Clarke: Boris Johnson is just a 'nicer Donald Trump'. The Daily Telegraph. 2016-05-30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86. ^ Martin Selmayr's populist 'horror scenario': Trump, Le Pen, Johnson, Grillo. Politico. 2016-05-26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87. ^ Boris Johnson: 'I was mistaken for Donald Trump'. The Daily Telegraph. 2016-03-21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88. ^ Trump's Muslim comments 'extraordinary': Ex London mayor Boris Johnson. CNBC. 2016-06-05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89. ^ Clapham, Andrew (1993). "Human Rights in the Private Sphere". OUP. p. 186.
  490. ^ Byrnes, Sholto. Who is Boris Johnson?. New Statesman (London). 2008-03-27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03). 
  491. ^ Leo Johnson, partner, PwC Sustainability and Climate Change. PricewaterhouseCoopers. 2009-01-15 [2013-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22). 
  492. ^ Bates, Stephen. People. The Guardian (London). 2008-05-14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93. ^ Boris Johnson’s first wife marries again.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17). 
  494. ^ Doward, Jamie. No dumb blond. The Observer (London). 2004-08-29 [201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24). 
  495. ^ Boris celebrates Vaisakhi in Southall. BackBoris.com. 2008-04-06 [2008-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13). 
  496. ^ Gimson, Andrew. Boris: The Rise of Boris Johnson. Pocket Books [Simon & Schuster]. 2006: 11–12, 26–27, 71, 118, 119, 254 [2007]. ISBN 0-7432-7584-5. 
  497. ^ Wheeler, Brian. The Boris Johnson story. BBC News. 2008-05-04 [2008-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06). 
  498. ^ Public has right to know about Boris Johnson's secret lovechild, court rules.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13-05-21 [2016-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99. ^ Halliday, Josh. Public has right to know Boris Johnson fathered child during affair, court rules. The Guardian. 2013-05-21 [2016-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500. ^ Pitel, Laura. 'Boris lovechild' can be public knowledge, appeal court rules. The Times (London). 2013-05-22 [2016-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7).  
  501. ^ 唐宁街10号首住未婚情侣. [2019-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2). 
  502. ^ Coronavirus: Now pregnant Carrie Symonds has Covid-19, and PM Boris Johnson is still sick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heTimes.2020-04-05.[2020-04-07].
  503. ^ 英相強生未婚妻生了 母子均安. [2020-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504. ^ When was Boris Johnson and Carrie Symonds' baby born?. The Sun. 2020-05-02 [2020-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505. ^ “Boris Johnson and Carrie Symonds name baby son Wilfred Lawrie Nichola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02-05-2020]
  506. ^ 约翰逊秘密结婚 首相办公室证实婚讯. [2021-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31). 
  507. ^ Watt, Holly. Boris Johnson could be hit with six-figure tax bill.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14-11-20 [2014-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508. ^ Siddique, Haroon. New York-born London mayor Boris Johnson refuses to pay US tax bill. The Guardian (London). 2014-11-20 [2014-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509. ^ London Mayor Boris Johnson agrees to pay US tax bill. BBC News. 2015-01-22 [2015-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510. ^ Crikey! Boris gives up White House to bid for No 10. The Sunday Times (London). 2015-02-15 [2015-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6).  
  511. ^ Мэр Лондона намерен отказаться от гражданства США [The Mayor of London is going to give up his US citizenship]. RIA Novosti. 2015-02-15 [2015-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9) (俄语). 
  512. ^ Boris Johnson among record number to renounce US citizenship in 2016. The Guardian. 2017-02-08 [2017-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2). 
  513. ^ 513.0 513.1 513.2 513.3 513.4 513.5 513.6 BORIS JOHNSON – HOW WE DID IT:. www.bbc.co.uk/whodoyouthinkyouare.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2016-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2). 
  514. ^ BORIS JOHNSON – HOW WE DID IT: European Aristocracy. www.bbc.co.uk/whodoyouthinkyouare.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2016-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2). 

来源编辑

Crines, Andrew S. Why did Boris Johnson win the 2012 mayoral election? [鲍里斯·约翰逊为什么赢得20102伦敦市长选举?]. Public Policy and Administration Research. 2013, 3 (9): 1–7. 
Edwards, Giles; Isaby, Jonathan. Boris v. Ken: How Boris Johnson Won London [鲍里斯VS肯:约翰逊如何赢得伦敦]. London: Politico's. 2008. ISBN 978-1842752258. 
Gimson, Andrew. Boris: The Rise of Boris Johnson [鲍里斯·约翰逊的兴起] 2nd. Simon & Schuster. 2012. 
Hill, Dave. Zac Versus Sadiq: The Fight to Become London Mayor [扎克VS萨迪克:京尹之争]. Not specified: Double Q. 2016. ISBN 978-1-911079-20-0. 
Hosken, Andrew. Ken: The Ups and Downs of Ken Livingstone [肯·利文斯通的崛起和淡出]. Arcadia Books. 2008. ISBN 978-1-905147-72-4. 
Johnson, Stanley. Stanley I Presume. London: Fourth Estate. 2009. ISBN 978-0007296736. 
Purnell, Sonia. Just Boris: Boris Johnson: The Irresistible Rise of a Political Celebrity [只是鲍里斯:鲍里斯·约翰逊:政治名人的不可抗拒的崛起]. London: Aurum Press Ltd. 2011. ISBN 1-84513-665-9. 
Ruddock, Andy. Invisible Centers: Boris Johnson, Authenticity, Cultural Citizenship and a Centrifugal Model of Media Power [隐形中心:鲍里斯·约翰逊,真实性,文化公民和媒体力量的离心模型]. Social Semiotics. 2006, 16 (2): 263–282. 
Yates, Candida. Turning to Flirting: Politics and the Pleasures of Boris Johnson [转向调情:政治和鲍里斯·约翰逊的乐趣]. Rising East Essays. 2010, 2 (1). 

相关书籍编辑

深入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新闻

参见编辑

政党职务
前任者:
特雷莎·梅
英国保守党领袖
2019年至今
現任
官衔
前任者:
杰拉尔德·豪沃斯
影子艺术副大臣英语Minister for Culture, Communications and Creative Industries
2004
繼任者:
托尼·巴尔德里英语Tony Baldry
前任者:
史蒂芬·欧布莱恩英语Stephen O'Brien
影子高等教育副大臣
2005–2007
繼任者:
罗伯·威尔逊
前任者:
肯·利文斯通
  大倫敦市長 繼任者:
簡世德
前任者:
菲利普·哈蒙德
  外交及联邦事务大臣
2016-2018
繼任者:
杰里米·亨特
前任者:
特雷莎·梅
英国首相
2019年至今
現任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国会
前任者:
迈克尔·赫塞尔廷
亨利选区
国会议员

2001–2008
繼任者:
約翰·豪威爾
前任者:
约翰·兰德尔
堊橋及南雷士廉选区
国会议员

2015年至今
現任
媒體職務
前任者:
弗兰克·约翰逊
旁观者周刊》主编
1999–2005
繼任者:
马修·德安科纳英语Matthew d'Ancona


Template:G20領袖 Template:NATO leaders

Template:Authority contr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