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溪笔谈

中國北宋時期由沈括所作的筆記體著作
(重定向自夢溪筆談

《夢溪筆談》中國北宋沈括所作的筆記體著作,原有26卷,分17門,題材廣泛,記錄作者所見所聞及研究心得,當中有三份一以上的內容,敘述有關科學技術的各方面先進成就,涉及天文、數學、物理、地理、醫藥和樂律等各範疇,使本書成為中國科技史研究的重要著作和珍貴資料。科技以外,《夢溪筆談》記下沈括仕途生涯中的見聞、相關知識及對政策的檢討,也記載作者在考古學、美術與音樂方面的研究心得,以及作者耳聞目睹的各種不可異議怪異事情。1956年出版的《夢溪筆談校證》合《夢溪筆談》原書、《補筆談》及《續筆談》共30卷,分609條,是目前學術界使用的標準版本。

梦溪笔谈
夢溪筆談.jpg
《夢溪筆談》書影
全名 《夢溪筆談》
撰者 沈括
类型 筆記
文字 中文
国家 中國
成书年代 北宋
篇数 17門
卷数 26卷或30卷
版本 元代1305年茶陵陳氏翻刻本、胡道靜《夢溪筆談校正》

作者编辑

《夢溪筆談》作者是北宋錢塘沈括(1031-1095),其人以博學著稱[1]:24-25,為飽學之士,以百科全書式的廣博知識聞名於世[2]:269,曾任昭文館校勘、提舉司天監事、史館檢討、集賢院校理等職,得以博覽群書。沈括是有為的政治家[1]:31、25,積極參與王安石變法,官至翰林學士、權三司使,主管財政經濟,又以察訪使名義到各地視察新政的實施情況,新法失敗後被舊黨列入新黨的黑名單,是30人中的第15名[3]:351-352 。沈括注意發展農業,在參與變法前,曾主持沭水蕪湖萬春圩的水利工程,在變法活動中又主持整治汴渠的工程,並察訪兩浙路河北西路的農田水利。他掌管過司天監,創造新天文儀器,改革曆法,採用衛朴的《奉元曆》。他能加強戰備,抵抗侵略,掌管軍器監時,研究城防、兵器及戰術;出使契丹時,駁倒遼國的無理要求,談判得勝;擔任鄜延路經略使時,擊破西夏7萬兵力的侵騷[3]:353。沈括晚年定居鎮江,在夢溪園將一生所見所聞及研究心得,寫成《夢溪筆談》[1]:25。廖咸惠指出約成書於1088年前後[4]:401傅大為則認為約成書於1090年代早期[2]:269

篇目编辑

《夢溪筆談》是筆記體作品,隨筆記錄見聞和心得,全書609條[3]:354,歸入17個門類:1.故事(前朝掌故)、2.辯證(事物與詞語的論辯)、3.樂律(音樂與律數)、4.象數(現象背後的數字規律)、5.人事(文人性格)、6.官政(官場之事)、7.權智(急智)、8.藝文(藝文活動或評論)、9.書畫、10.技藝(技術與機巧)、11.器用(高貴或古代的器物)、12.神奇(神奇驚人的事跡)、13.異事(奇異與變化)、14.謬誤(常見的錯誤)、15.譏謔(機智與諷刺)、16.雜志(對邊緣或非正統事物的記錄)、17.藥議(對藥物的議論)。《夢溪筆談》知識分類上類似《太平御覽》的傳統,趨於朝廷與官方取向,比較關注現世[2]:270

科技编辑

科技知識佔《夢溪筆談》全書內容三份一以上,貢獻最大是天文、數學、物理、地理、醫藥和樂律等方面[3]:354,也涉及氣象、化學、冶金、兵器、水利、建築、動植物等領域[1]:25

天文曆法编辑

《夢溪筆談》翔實描述五星運行的軌跡和隕石墜落時的情景[1]:27。書中記載沈括曾對北極星空,做了極精密而繁複的觀察與紀錄,連續三個月,每晚都作觀察記錄,畫出約兩百多張星圖描繪北天中北極星的運動,以定位出真正不動的北極位置,判定它離當時所謂的北極星其實有三度之遙。其實三度的結論是錯誤的,是沈括讀錯了儀器,混淆了圓周角圓心角,結果大了一倍。書中反而批評祖暅較正確「一度有餘」的數字[5]:292。《夢溪筆談》記述了沈括對漏進行的研究,第一次從理論上推導出冬至日晝夜一天的長度「百刻而有餘」,夏至日晝夜一天的長度「不及百刻」。針對傳統的陰陽合曆在曆日安排上的缺失,《夢溪筆談》提出新建議,主張使用「十二氣曆」,即以「十二氣為一年」,以立春為一年之始,「大盡三十一日,小盡三十日」,而傳統的月相變化僅作為曆注書明。這一建議既簡便又科學,比起現行公曆格列高利曆還要合理。當時這項建議招致批評,但書中指出他日必有人採納[1]:27-28

數學编辑

《夢溪筆談》研究的數學課題有「隙積術」和「會圓術」。隙積術是一種計算有空隙物體的體積的技術,計算在一種特定堆棧法下,酒的總數目:以長方形為底,平鋪一層酒甕,再層層上堆,依次縮小每層的堆棧數,使成為類以跺的平頭截體[2]:275。隙積術屬於高階等差級數求和問題,是求解垛積問題,具體提到累棋、層壇及酒家積罌等的垛積問題。會圓術是已知形的圓徑和高求長的問題,書中推導得求弓形弧長的近似公式[1]:28。《夢溪筆談》也討論圍棋棋步,延續唐代名僧一行的問題,計算所有棋步變化的總數。在縱橫十九路所劃成的棋盤中,每個交叉點只有白、黑與無三種可能,因此棋步的變化是可以窮盡的[2]:275。書中又用幾何學來解釋弩機上「望山」(類似瞄準器)的用法[3]:374

物理學编辑

磁學上,《夢溪筆談》記述指南針四種裝置的方法,並比較優劣。書心指出磁針「常微偏東,不全南也」的現象,是關於磁偏角的最早記載,比西歐的記錄要早400年左右[1]:28。書中視磁偏角為不穩定的異常現象,懷疑是否指南針本身技術上出問題,建議改用絲線來垂吊磁針,「則針常指南」[2]:285-286。光學上,《夢溪筆談》記載了對凹面鏡成像所作的實驗,指出物件在凹面鏡焦點之內時得正像,在焦點上時不成像,而在焦點之外時得倒像。書中試圖用小孔成像的原理,解釋物件在焦點外成倒象的現象,但其解釋並不完全正確[1]:28-29。《夢溪筆談》又細心觀察與研究透光鏡,透光鏡能反射背面的花紋,書中以鑄鏡時冷卻速度不同來解釋,其說不一定符合歷史事實(透光鏡的效果,從制鏡的技術史上看,較一致的看法是認為利用磨制的方法而成的)。聲學上,《夢溪筆談》記載了用紙人進行共振現象的實驗,證明弦線基音泛音的共振關係。沈括剪一個小紙人,放在基音弦線上,撥動相應的泛音弦線,紙人就跳動,彈別的弦線,紙人則不動。這個實驗要比歐洲人所做的類似實驗早幾百年。書中也探討古代扁形樂鐘的機制[1]:29

地理學编辑

地理學方面,《夢溪筆談》記載沈括對浙東地區的察訪,看到「峭拔險怪」的雁蕩山諸峰的地貌景觀,提出流水侵蝕作用的自然成因說,指出中國西部黃土地區「立土動及百尺」的地貌特徵,也是同一原因造成[1]:29。書中又記述太行山麓的山崖之間,「往往銜殼及石子如鳥卵者,橫亘石壁如帶」,推斷昔日這是海濱,進一步指出此地「今距東海已近千里,所謂大陸者,皆濁泥所湮耳」,以泥沙的淤積作用,解釋了華北平原的成因[1]:30。《夢溪筆談》記述沈括巡視各地時,沿途細心收集山川道路的地理資料,製成木刻地形模型[3]:355;又記載沈括奉命編修天下州縣圖,共繪制全國大地圖1軸(12乘10尺),小地圖1軸,又全國十八各一軸,共20軸。沈括把州縣相對方位的描述,由原先8個方位增至24個方位,同時十分注意兩地間水平直線距離(「鳥飛之數」)的測算,使州縣間的相對位置更為精確可靠[1]:30

醫學编辑

藥物學方面,《夢溪筆談》根據實物,對一物多名或多物一名的藥物,進行證同辨異,校正前人的錯誤,如指明杜若高良薑,赤箭就是天麻等等。對藥物的採集和使用,也多有糾謬正誤之處[1]:31。「藥議」一門中所有條目,都是從沈括先前的著作《良方》中擷取的,該門附在全書最後,作為附錄[2]:277。書中也記述了醫學理論「五運六氣」,沈括曾運用這個理論,成功占測久旱後的一場大雨,震動了京師[2]:272

工藝编辑

《夢溪筆談》對古代的工匠技術,頗為稱讚,例如指出唐高宗時所造的「大駕玉」技術,根本不是宋代造輅技術所能望其項背的。對各種古代工藝技術,如古透光鏡、古照物鏡、各種古劍古刀、各種出土古弩機等,都常稱讚有加,而且因其奧妙之法已失傳,無法複制而深感惋惜[5]:277。書中也忠實記錄當時的科技成就,如喻皓《木經》、畢昇活字印刷術、水工高超巧合龍門的三埽施工法,冷鍛瘊子甲和灌技術、磁針裝置四法、水法煉銅法、淮南漕渠的複閘、蘇州昆山淺水中築法等等[1]:25、27

其他內容编辑

政務编辑

《夢溪筆談》記錄沈括仕途生涯中的所見所聞,一些他從事各種官職所學到的實用知識,如製作堅固堡壘的竅門,解決軍隊給養問題的方法,也談及作者在短暫處理北宋財政事務時,對財經政策的反省,如鹽和茶的各種交換機制、錢銀的供應與錢幣通貨的平衡,穀價政策等[2]:273。《夢溪筆談》也檢視既有的政策,如陳恕茶法范祥鹽鈔法、陶鑒的建制水閘(在運河中設置水閘,以便舟船通過)、范仲淹力主維持的商稅。書中也解釋了唐代劉晏所實行,可以知道全國穀價的方法。書中記下宋朝各時期所鑄錢幣數量,背後其實是作者對錢幣供應與平衡的看法[2]:274。軍事方面,書中研究城防和陣法、行軍運糧之法,又講求改進武器,如、劍和兵車的製造,對煉鋼和鍛鐵甲也有所論述[3]:355

考古與藝術编辑

考古學方面,《夢溪筆談》相關的有廿餘條,涉及石、殷周青銅器、戰國時器和金幣、漢代銅器、畫象石印章、六朝時的古墓和玉臂、唐代的玉、肺石和銅錢。此外還有金屬武器銅弩機和鐵劍。書中也談到古器物花紋、古墓發掘,古墓和古城的考證[3]:358-359,根據考古文物,指正宋初聶崇義三禮圖》等書籍的謬誤[3]:363。有關藝術,《夢溪筆談》討論如何摹寫正午下的貓和牡丹、演奏特定音符時琵琶的撥法、畫中所呈現音樂的節拍、佛像背光的形狀、為何畫牛虎皆畫毛而惟馬不畫毛、如何寫「藏鋒」的書法,如何鋪排筆劃的間架,解釋何以王維《袁安臥雪圖》中會有「雪中芭蕉」。書中批評論書法者多謂書不必有法,以為好的書法家可以創造自己獨特的標準與藝術,即「各自成一家」,其實學書法必須師法前人,忠實臨摹前人的法書範例[2]:281-282。書中也計算出帝舜的兩個妃子在舜駕崩時已屆百歲,批評文人騷客將「黃陵二女」視為年輕仕女的說法,是瀆慢而不禮貌的[2]:271

奇聞编辑

《夢溪筆談》記述了一些現代人看來不科學的內容,卻是作者的親證,如木中紋理變成顏真卿的書法、鴨卵生得「爛然通明」、生肉轉活成小牛、人患上奇症身形縮小如兒童、之氣變成人物車馬、蛇蜃蛻化成石、寶劍可屈伸自如、鱷魚卵卻孵化成魚或黿、旋風望之插天如羊角、冰紋顯成花果林木模樣、雨看似頭顱形狀[2]:275-276。書中記載僧人文捷有預知他人命運的能力,能清楚預言沈括從侄沈遘的仕途、年壽及死後在地下世界的任職,準確至可謂神奇的地步[4]:398-399、401。《夢溪筆談》談到揚州有一能夠飛行的「張殼大珠」,光芒奪目,不能正視,「十餘里間,林木皆有影,如初日所照;遠處但見天赤如野火,倏然遠去,其行如飛,浮於波中,杳杳如日……熒熒有芒燄,殆類日光。」現代談飛碟學的著作,許多都會提到《夢溪筆談》這一條,名氣頗大[6]:9

《夢溪筆談》不會輕易批評一些古代奇術為欺誕,也沒有近代的「迷信」觀念,論述《洪範》五行術、古卜者的繇辭術、揲蓍之法,八卦的過揲之數,各種《易》法(納音納甲)與易象之學、各種六壬[5]:278。書中討論「六壬術」時,檢討傳統對「十二神將」的詮釋(十二神將配對五行、十二地支),結果認為其實只有十一位神將,因為最尊貴的「貴人」居中,左右各有五位神將隨待,十二個中最後一個名叫「天空」,位居貴人正對面,「天空」就是天中空無一物的意思,所以只有十一位神將[5]:294。書中不喜歡談鬼神,全書只談到鍾馗一隻鬼[6]:8

版本编辑

《夢溪筆談》成書以後,在當時就有刻版和流傳。現今傳世的各種版本,都源自南宋1166年揚州州學刻本,其中有一個元代1305年茶陵陳氏翻刻本由於刻印精妙,孤本僅存,被譽為稀世之珍。《夢溪筆談》出版後,沈括繼續寫有筆記,後人據其原稿,編成《補筆談》3卷,現存最早刻本是明代萬曆末年《寶顏堂秘笈.匯集》本。稍後商濬以其所得《夢溪筆談》和《補筆談》以外的沈括筆記原稿11篇刻入《稗海》,題為《續筆談》。三者合共30卷,即《四庫全書》著錄之本[7]:227 。1956年,上海出版了胡道靜的《夢溪筆談校證》,次年北京出版了《新校正夢溪筆談》,都把全部30卷全文編號為609條[7]:228。《夢溪筆談校證》是目前學術界使用的標準版本[2]:271。1978年日文譯本出版,梅原郁主譯,列入「東洋文庫[7]:228

地位编辑

在宋代文人圈子中,《夢溪筆談》是著名筆記[2]:269,內容往往為其他筆記著作所採納,並加以辯論[6]:3。《夢溪筆談》更是科技史上一部十分重要的著作[1]:27李約瑟視之為「中國整部古代科學史上的座標」[7]:226,由此可以衡量科技史的成就[6]:2。書中敘述各種創造與發明,提供第一手資料,具有非凡價值[7]:228,介紹了畢昇活字印刷術,木匠喻皓編寫的《木經》和他固定木的故事,磁州鍛坊的煉鋼、淮南漕渠的複閘和水中築長堤法。這些工匠的貢獻,在一般史籍上一字不提,只有在《夢溪筆談》中才有詳細記載,成為研究中國科技史的珍貴資料[3]:356

在「官政」門,《夢溪筆談》記錄了一些與王安石經濟政策有關的數字與金額,是宋代筆記中所特有的。如淮南漕渠在水閘設置前後,米運輸的各種數量、宋朝各時期鑄造錢幣的數量、京師所歲支吏人薪餉的最大值、對各種茶法實行後「茶收入」的絕對金額比較等等,所敘述的財政數字的精準性,即使是宋代以財政知名的士人張方平所寫的《樂全集》也比不上。書中所載類似《宋史·食貨志》中種種數字與金額,其歷史重要性很高[2]:274。部份學者對《夢溪筆談》稍有批評,認為書中「夾雜著某些封建性、神秘主義的糟粕,如宿命論、因果報應說之類」[1]:31-32

參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杜石然等. 《中國科學技術史稿》下冊. 北京: 科學出版社. 1982. ISBN 9787301200018 (中文(简体)‎).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傅大為. 〈宋代筆記裡的知識世界:以《夢溪筆談》為例〉. 《法國漢學》. 2002, 6: 269–289 (中文(简体)‎).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夏鼐. 〈沈括和考古學〉. 《考古學論文集》. 石家莊: 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0: 351–377. ISBN 9787543438699 (中文(简体)‎). 
  4. ^ 4.0 4.1 廖咸惠. 〈閒談、紀實與對話:宋人筆記與術數知識的傳遞〉 (PDF). 《清華學報》. 2018, 48:2: 387–418 [2019-08-28] (中文(繁體)‎). 
  5. ^ 5.0 5.1 5.2 5.3 傅大為. 〈從文藝復興到新視野─—中國宋代的科技與《夢溪筆談》〉. (编) 祝平一. 《中國史新論:科技與中國社會分冊》. 臺北: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010: 271–297. ISBN 9789860225709 (中文(繁體)‎). 
  6. ^ 6.0 6.1 6.2 6.3 傅大為. 〈我研究《夢溪筆談》的幾個階段經驗與感想〉 (PDF). 《科學史通訊》. 2015, 39: 1–12 [2019-08-28] (中文(繁體)‎). 
  7. ^ 7.0 7.1 7.2 7.3 7.4 胡道靜. 〈科技百科《夢溪筆談》和它的作者沈括〉. 《辭書研究》. 1981, 2: 226–233 [2019-08-28] (中文(简体)‎). 

延伸閱讀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