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五行

中国哲学思想

五行中国古代哲学的一种系統观,古人把宇宙万物根据其特征划分成五大类,统称“五行”。五行并非指具体的五种单一的事物,而是对宇宙间万事万物的五种不同属性的抽象概括。

五行
Zentao.png
汉语 五行
北京市天坛中的神主板,用中文滿語,為五方天神而設。滿族字usiha,意為“明星”,意指神主板用於拜祭五星:木星,火星,土星,金星和水星以及它們所代表的基本型態。

如果说阴阳是古代的对立统一学说,那么五行可以说是一种原始的系统论。五行学说认为,大自然的現象由「木、火、土、金、水」這五种气的变化所總括,不但影响到人的命运,同时也使宇宙万物循环不已;它强调整体概念,描绘了事物的结构关系和运动形式。

五行和陰陽一样,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成分,涉及到中医学堪輿命理相術占卜等方面。

出处及本义编辑

今言木火土金水五行者,一般上溯至《尚书洪范》: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前副所长陳久金在关于彝族十月曆的研究基础上,梳理大量相关古代文献,得出「五行即五时」的结论[1],五行即古人说的五时、五节、五辰,本是季节、节气的概念[2]

五行中“行”字的涵义是行动,而不是物质,五行就是五种不同气的运动,而气即指节气。由此可见,五行原来的意义是天地阴阳之气的运行,亦即五个季节的变化。……
早期的五行决不是单纯地指五种物质材料,也不是指一种抽象的哲学概念,而是指一年中的五时或五季。四时之说是后起的,在此之前只有五行而无四时。这说明在上古时代曾经存在一种一年分为五时或五季的历法系统,即十月太阳历[1]

五行历与四时历对比
一年 天数 五行历[3] 四时历
太阳回归年 360天
  • 一年五季(木、火、土、金、水),每季72天
  • 一年十个月(对应十天干),每月36天
  • 一年三十节气,每节12天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每季90天
  • 一年十二个月(对应十二地支),每月30天
  • 一年二十四节气,每节15天
5-6天 过年日、休废日、腊日

关于《洪范》五行,有学者质疑,若“初一曰五行”之“五行”系历法含义,则其与后文所叙岁、月、日、星辰、历数的“次四曰协用五纪”有冲突,即“九畴”中“五行—五纪”两畴有重叠,故《洪范》后两“五行”当全为五材义而用字非“五材”。《洪范》“初一曰五行”之“五行”,系由“五材”所讹,秦汉时邹衍式金木水火土五德说已泛滥成大思潮,《尚书》在传抄中发生“五材→五行”之改夺亦属可能。[4]

历史编辑

中国西周末年,已经有了一种五材说。从《国语·郑语》“以土与金、木、水、火杂,以成万物”和《左传》“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废一不可”到《尚书·洪范》“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的记载,开始把五行属性抽象出来,推演到其他事物,构成一个固定的组合形式。

在战国晚期邹衍提出了五行相胜(剋)相生的思想(用来说明王朝统治的趋势),且已把胜(剋)、生的次序固定下来,形成了事物之间相互关联的模式,自发地体现了事物内部的结构关系及其整体把握的思想。就在这个时期,《内经》把五行学说应用于医学,这对研究和整理古代人民积累的大量临床经验,形成中医特有的理论体系,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荀子子思孟轲的学派统称为五行,并加以严厉的批评[5]。1998年9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庞朴根据马王堆帛书郭店楚简的内容研究指出,子思所谓五行指的是“仁义礼智信”[5]或“仁义礼智聖”这五种德行;這五種德行,後來又合稱為「五常[5]

漢代思想家董仲舒認為,木代表仁、火代表禮、土代表信、金代表義、水代表智。

中國哲學史上的五行思想類別,綜合列舉如下:

  1. 指五種行為原則,疑為荀子所持。
  2. 指五種物性,如《尚書·洪範》及周子太極圖說所持。
  3. 人類生活上的五種必須的物質條件,如《左傳》裏蔡墨所持。
  4. 為分類學上的五種分類原則,如《呂氏春秋》所持。
  5. 指藉著陰陽二氣之流動而存在的五種「存在形式」,如《白虎通》及《黃帝內經》素問所持。
  6. 指植物、火炎、泥土、金屬及流水。它們的象徵意義分別為生機興發,活動或變化,孕育或培植,禁制與伏藏。此為蕭吉所持。

五行模式编辑

五行可分為生剋五行和五方五行兩種模式。

生剋五行编辑

 
五行相生相剋
  • 五行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 五行相剋: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火剋金,金剋木。

五行以“比相生、间相胜”的原则形成生剋五行模式。因两两之间总会存在“相生”或“相剋”的关系,故五行之间无主次之分,地位对等。

與中國王朝更迭的關係编辑

戰國時代齊國人鄒衍發展了陰陽學派,並提出王朝更迭與五行生剋循環之間的聯繫。鄒衍將“五行”推演為代表王朝運數的“五德”,認為五行的循環不僅代表著季節的更替、更是預示著王朝的興衰與更迭。鄒衍將從黃帝到夏、商、周之間的所有朝代更替都解釋為五德的循環相勝,認為當一個新的王朝即將興起之時,上天必會降下與代表著新王朝德運的瑞應徵兆,以預示著舊王朝的謝幕和新一輪王朝循環的開啓。例如,當殷商的金德式微、姬周德火德興起之時,鄒衍如是描述上天的瑞應:

及文王之時,天先見火赤烏銜丹書集於周社。文王曰:“火氣勝。”火氣勝,故其色尚赤,其事則火。[6]

以鄒衍的五德說來論證王朝正統性的傳統濫觴自秦朝。據《史記•封禪書》記載:“昔秦文公出獵,獲黑龍”。龍自然是帝王的象徵,而黑色則是水德之色,由是太史公云“此其水德之瑞”。由於周居火德,根據鄒衍的理論推演,水剋火,秦居水德恰好印證了秦將代周而得天下。據《始皇本紀》載,為了宣揚新朝的德運,秦始皇登基改元後立即宣布改服色為黑,由是“衣服旄旌節旗皆上黑”

秦亡漢興後,雖然新興的漢王朝沿用了五德理論來解釋其王朝正統,但朝野之中對漢朝究竟當居何德運、尚何服色一直爭論不休。高祖建國之初,曾宣布漢承秦之水德、尚黑色。但以公孫臣等為代表的一派認為,宣布漢當居剋秦之水德的土德。雖然此提議遭到了丞相張蒼的反對,但到了武帝太初元年,漢朝終於改朔易服,宣布漢居土德、尚黃色。而到新莽代漢之時,劉向、劉歆父子的新五德說盛行,不但推翻了鄒衍建立的從遠古到周的王朝德運次序,更是提出了新的王朝德運理論:新王朝的德運當由舊王朝所生,而非舊王朝的德運為新王朝所剋。根據劉氏父子的說法,漢當居火德、尚紅色,火生土,所以代替漢朝的王莽新朝當居土德、尚黃色。此後,中國王朝更迭大多以五德相生來推演。[7][8]

中醫學之五行编辑

 
五臟五腑

五行在中醫學有特殊含义。

  • “金曰从革”,代表沉降、肃杀、收敛等性质,在人体为(臟)和大腸(腑)。
  • “水曰润下”,代表了滋润、下行、寒凉、闭藏的性质,在人体为(臟)和膀胱(腑)。
  • “木曰曲直”,代表生长、升发、条达、舒畅的功能,在人体为(臟)和(腑)。
  • “火曰炎上”,代表了温热、向上等性质,在人体为(臟)和小腸(腑)。
  • “土曰稼穡”,代表了生化、承载、受纳等性质,在人体为(臟)和(腑)。

肝臟主宰憤怒,過分憤怒會傷肝臟; 心臟主宰喜樂,過分喜樂會傷心臟; 脾臟主宰考慮及擔憂,過分思慮會傷脾臟; 肺主宰悲傷,過分悲傷會傷肺; 腎主宰恐懼與驚燥,過分恐懼會傷腎。

五方五行编辑

 
五行與顏色、季節、方位的關係

五方对应五行:东方木、南方火、中央土、西方金、北方水。此模式下,中央土与四方不处于同一个层面,有控制四方之意。[9]

生成数编辑

易传·系辞》:“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这里说了十个数,一至五,是五个生数,五个生数各与五合而得六至十,是谓五个成数。

汉代经学家对这十个数有一定的解释。如郑玄说:“《易》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而五行自水始,火次之,木次之,金次之,土为后。天一生水于北,地二生火于南,天三生木于东,地四生金于西,天五生土于中。阳无偶,阴无配,未得相成。地六成水于北与天一并,天七成火于南与地二并,地八成木于东与天三并,天九成金于西与地四并,地十成土于中与天五并。”[10]

但有文章[11]指,五行数到“九”为止,《系辞》的“天地之数”并不是指五行生成数。“土有成数十”是阴阳思想进入五行学说的结果。

五行分類编辑

陰陽编辑

  • 《漢書‧律曆志》另有記載:“太极中央元气”,故中央土可看作是太极。

八卦编辑

汉代学者李君明(后世称京房)首创的八宫卦,提出后天八卦与五行如下对应关系:震、巽为木,离为火,坤、艮为土,兑、乾为金,坎为水。

干支编辑

淮南子‧天文訓》:“甲乙寅卯,木也;丙丁巳午,火也;戊己四季,土也;庚辛申酉,金也;壬癸亥子,水也。”其中四季即丑、辰、未、戌。

五行
陰陽
天干
地支
生肖
  • 表中有陰陽之分的是天干和地支,五行原本就被用來表示陰陽二氣消長過程中的不同狀態,所以五行本身不應再分陰陽。平時經常聽到的“甲為陽木”、“巳為陰火”等說法,其實是把干支的陰陽和五行兩種屬性合在一起表示,而不是木有“陽木”、“陰木”的區別。

其他中国传统文化编辑

五行
五材
五方 西
五色
  青
  赤
  黄
  白
  黑
季节 長夏(季夏)
每季末月
四立前十八日
五帝 太皞 炎帝 黃帝 少昊 颛顼
五神/五佐 句芒 祝融 後土 蓐收 玄冥
五星 歲星 熒惑 鎮星 太白 辰星
五兽 青龙 朱雀 黄龙
勾陳麒麟)、螣蛇
白虎 玄武
五器
五蟲
五音
五數
五味
五臭
五祀 [注 1] 中霤[注 2] [注 3]/
五常
五經 《樂》 《禮》[注 4] 《詩》 《書》 《易》
五事

中醫编辑

五行
五味
五臟
五腑 小腸 大腸 膀胱
病位 頸項 胸脅 肩背 腰股
五體 皮毛
五声
變動 [注 5]
五官
五覺
五志
五榮/五華
五穀
五果
五畜
五菜
五惡 湿
五液
五走/五味所禁
五勞 久行伤筋 久视伤血 久坐伤肉 久卧伤气 久立伤骨
五藏
五脈
五化
五指 食指 中指 大拇指 無名指 小指

《黄帝内经》裡的描述编辑

在《黄帝内经·素问》有不少關於五行的論述。例如:

陰陽應象大論五〉:「天有四時五行,以生長收藏,以生寒暑燥濕風……」

  • 「東方生風,風生,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
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體為筋,在藏為肝,在色為蒼,在音為角,在聲為呼,在變動為握,在竅為目,
在味為酸,在志為怒。怒傷肝,悲勝怒;風傷筋,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 「南方生熱,熱生,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
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體為脈,在藏為心,在色為赤,在音為徵,在聲為笑,在變動為憂,在竅為舌,
在味為苦,在志為喜。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氣,寒勝熱,苦傷氣,鹹勝苦。
  • 「中央生濕,濕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
其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體為肉,在藏為脾,在色為黃,在音為宮,在聲為歌,在變動為噦,在竅為口,
在味為甘,在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 「西方生燥,燥生,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
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體為皮毛,在藏為肺,在色為白,在音為商,在聲為哭,在變動為欬,在竅為鼻,
在味為辛,在志為憂。憂傷肺,喜勝憂;燥傷皮毛,熱勝燥;辛傷皮毛,苦勝辛。
  • 「北方生寒,寒生,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
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體為骨,在藏為腎,在色為黑,在音為羽,在聲為呻,在變動為慄,在竅為耳,
在味為鹹,在志為恐。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濕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六節藏象論九〉:「歧伯曰︰五日謂之候,三候謂之氣,六氣謂之時,四時謂之歲,而各從其主治焉。五運相襲,而皆治之……春勝長夏,長夏勝冬,冬勝夏,夏勝秋,秋勝春,所謂得五行時之勝,各以氣命其藏。」

脈要精微論十七〉:「從陰陽始,始之有經,從五行生,生之有度……是故聲合五音,色合五行,脈合陰陽……」

三部九候論二十〉:「上應天光星辰歷紀,下副四時五行……」

藏氣法時論二十二〉:

「黃帝問曰︰合人形以法四時五行而治,何如而從,何如而逆,得失之意,願聞其事。
歧伯對曰︰五行者,金水木火土也……」

宣明五氣篇二十三〉:

「五味所入;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鹹入腎,甘入脾,是謂五入。……
五味所禁︰辛走氣,氣病無多食辛;鹹走血,血病無多食鹹;苦走骨,骨病無多食苦;甘走肉,肉病無多食甘;酸走筋,筋病無多食酸;是謂五禁,無令多食。……
五臟所主︰心主脈,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腎主骨,是謂五主。」

離合真邪論二十七〉:「不知三部九候,故不能久長。因不知合之四時五行……」

鍼解五十四〉:「人髮齒耳目五聲,應五音六律……五音一以候宮商角徵羽……」

調經論六十二〉:「有餘有五,不足亦有五……神有餘有不足,氣有餘有不足,血有餘有不足,形有餘有不足,志有餘有不足」

素問第十九卷编辑

天元紀大論六十六〉:

「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思憂恐,論言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期之日,周而復始……夫五運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故物生謂之化,物極謂之變,陰陽不測謂之神,神用無方謂之聖。……
  • 神在天為,在地為
  • 在天為,在地為
  • 在天為,在地為
  • 在天為,在地為
  • 在天為,在地為
故在天為氣,在地成形,形氣相感而化生萬物矣。……
「寒暑燥濕風熱,天之陰陽也,三陰三陽上奉之。木火土金水火,地之陰陽也,生長化收藏下應之。……
  • 甲己之歲,運統之。
  • 乙庚之歲,運統之。
  • 丙辛之歲,運統之。
  • 丁壬之歲,運統之。
  • 戊癸之歲,運統之。

五運行大論六十七〉:

主甲己,主乙庚,主丙辛,主丁壬,主戊癸。……此天地之陰陽也」
  • 「東方生風,風生,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
其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體為筋,在氣為柔,在藏為肝。
其性為暄,其德為和,其用為動,其色為蒼,其化為榮,
其蟲毛,其政為散,其令宣發,其變摧拉,其眚為隕,
其味為酸,其志為怒。怒傷肝,悲勝怒,風傷肝,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 「南方生熱,熱生,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
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體為脈,在氣為息,在藏為心。
其性為暑,其德為顯,其用為躁,其色為赤,其化為茂,
其蟲羽,其政為明,其令鬱蒸,其變炎爍,其眚燔倦,
其味為苦,其志為喜。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氣,寒勝熱,苦傷氣,鹹勝苦。
  • 「中央生濕,濕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
其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體為肉,在氣為充,在藏為脾。
其性靜兼,其德為濡,其用為化,其色為黃,其化為盈,
其蟲真。其政為謐,其令雲雨,其變動注,其眚淫潰,
其味為甘,其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脾,酸勝甘。
  • 「西方生燥,燥生,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
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體為皮毛,在氣為成,在藏為肺,
其性為涼,其德為清,其用為固,其色為白,其化為斂,
其蟲介,其政為勁,其令霧露,其變肅殺,其眚蒼落,
其味為辛,其志為憂。憂傷肺,喜勝憂,燥傷皮毛,熱勝燥,辛傷皮毛,苦勝辛。
  • 「北方生寒,寒生,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
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體為骨,在氣為堅,在藏為腎,
其性為凜,其德為寒,……其色為黑,其化為肅,
其蟲鱗,其政為靜,……其變凝冽,其眚冰雹,
其味為鹹,其志為恐。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濕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五氣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則邪,當其位則正。」

素問第二十卷编辑

氣交變大論六十九〉:

  • 東方生風,風生,其德敷和,其化生榮,其政舒啟,其令風,其變振發,其災散落。
  • 南方生熱,熱生,其德彰顯,其化蕃茂,其政明曜,其令熱,其變銷爍,其災燔倦。
  • 中央生濕,濕生,其德溽蒸,其化豐備,其政安靜,其令濕,其變驟注,其災霖潰。
  • 西方生燥,燥生,其德清潔,其化緊斂,其政勁切,其令燥,其變肅殺,其災蒼隕。
  • 北方生寒,寒生,其德淒滄,其化清謐,其政凝肅,其令寒,其變溧冽,其災冰雪霜雹。

五常政大論七十〉:

「願聞平氣何如而名,何如而紀也。
 ……昭乎哉問也。曰敷和,曰升明,曰備化,曰審平,曰靜順。
「其不及,奈何?……曰委和,曰伏明,曰卑監,曰從革,曰涸流。
「太過何謂?……曰發生,曰赫曦,曰敦阜,曰堅成,曰流衍。」

素問第二十一卷编辑

六元正紀大論七十一〉:

「……先立其年以明其氣,金水木火土運行之數,寒暑燥濕風火臨御之化,則天道可見,民氣可調,陰陽卷舒,近而無惑。」
「土鬱之發……金鬱之發……水鬱之發……火鬱之發……謹候其時,病可與期,失時反歲,五氣不行,生化收藏,政無恒也。」
「水發而雹雪,土發而飄驟,木發而毀折,金發而清明,火發而曛昧」
「鬱之甚者,治之奈何?……木鬱達之,火鬱發之,土鬱奪之,金鬱泄之,水鬱折之……」

素問第二十二卷编辑

至真要大論七十四〉:

  • 位之主,其瀉以酸,其補以辛。
    • 厥陰之客,以辛補之,以酸瀉之,以甘緩之。
  • 位之主,其瀉以甘,其補以鹹。
    • 少陰之客,以鹹補之,以甘瀉之,以鹹收之。
    • 少陽之客,以鹹補之,以甘瀉之,以鹹耎之。
  • 位之主,其瀉以苦,其補以甘。
    • 太陰之客,以甘補之,以苦瀉之,以甘緩之。
  • 位之主,其瀉以辛,其補以酸。
    • 陽明之客,以酸補之。以辛瀉之,以苦泄之。
  • 位之主,其瀉以鹹,其補以苦。」
    • 太陽之客,以苦補之,以鹹瀉之,以苦堅之,以辛潤之,開發腠理,致津液通氣也。

……

  • 清氣大來,燥之勝也,風受邪,肝病生焉。
  • 熱氣大來,之勝也,金燥受邪,肺病生焉。
  • 寒氣大來,之勝之,火熱受邪,心病生焉。
  • 濕氣大來,之勝也,寒水受邪,腎病生焉。
  • 風氣大來,之勝也,土濕受邪,脾病生焉。

參見编辑

注释编辑

  1. ^ 《康熙字典》:“《六書精薀》室之口也。凡室之口曰戶,堂之口曰門。內曰戶,外曰門。一扉曰戶,兩扉曰門。”
  2. ^ 《康熙字典》:“《禮·月令》其祀中霤。《註》中霤,猶中室也。土主中央,而神在室,古者複穴,是以名室爲霤。 又《禮·祭法》中霤。《註》中霤,主堂室居處。”
  3. ^ 《康熙字典》:“《增韻》路也。《禮·月令》孟冬,其祀行。《註》行,在廟門外之西,爲軷壤,高二寸,廣五寸,輪四尺,設主軷上。”
  4. ^ 《礼》原指《仪礼》,唐朝时被《礼记》取代。
  5. ^ 《康熙字典》:“人憂則頭低垂。《禮·曲禮》下于帶則憂。《註》憂則低也。”

參考來源编辑

  1. ^ 1.0 1.1 陳久金. 陰陽五行八卦起源新說. 自然科學史研究. 1986, 5 (2): 97–112. 
  2. ^ 林桂榛. 「五行」本為歷數概念詳證. 哲學與文化 (台北). 2016, 43 (11): 171–193. 
  3. ^ 翟玉忠. 河图洛书图说考:上古四时、五行历初探(三). 2012-05-13. 
  4. ^ 林桂榛. “五行”说再考源. 光明日报. 2016-01-11: 16. 
  5. ^ 5.0 5.1 5.2 庞朴:竹帛五行篇与思孟五行说. 人文与社会. 1998-09-24 [2011-08-19]. 
  6. ^ 呂氏春秋. 上海書店. 1985: 126–127. 
  7. ^ 陳元. 台北故宮藏宋元明帝王畫像與其隱喻的王朝正統性. 中國文化. 2016, (44): 137-153. 
  8. ^ Yuan Chen. Legitimation Discourse and the Theory of the Five Elements in Imperial China. Journal of Song Yuan Studies. 2014, (44): 325-364. 
  9. ^ 任海燕. 五行五时说中的生克五行与中土五行比较. 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4, 37 (12): 805–807,824. 
  10. ^ 郑玄,《礼记正义·月令》引。
  11. ^ 汪显超. 《河图》五行数与《周易》四象数之间的关系. 周易研究. 2001, (1): 79–84. 

研究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