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

中國儒家經典,四書五經之一
(重定向自禮記

禮記》,儒家經典之一,是孔子學生及戰國時期儒家學者解說《禮經》和「禮學」的文集。這些篇章原本分散流傳,數量頗多,大多無法確知作者的姓名身分,所以《漢書·藝文志》泛稱為:「《記》百三十一篇,七十子後學所記也。」。漢代的儒者選錄這些「《》之記文」,編輯成書,作為教授《儀禮》的參考[1]。漢代授《禮》者,自后蒼起分三家,戴德大戴禮記》八十五篇,戴聖《小戴禮記》四十九篇,慶普《慶普禮記》四十九篇,其中《慶普禮》不傳,《大戴禮》殘缺,而以《小戴禮》最為通行,一般所稱的《禮記》通常就是指《小戴禮記》。

礼记
Liji.jpg
全名礼记
撰者孔子後學
编集者戴圣
文字中文
成书年代战国时代
篇数49篇

汉景帝时魯恭王劉餘因整修宮室,毀壞孔府舊宅,得古文經》五十六篇於壞壁之中[2][3]。其中有十七篇与今文經》相同,餘下三十九篇則屬於逸《禮》。禮家將〈奔丧〉、〈投壶〉等逸禮篇章錄於《禮記》而流傳下來,其餘篇章因藏之秘府,世人难得一见,後來散逸不传[4][5]

《礼记》全書以散文撰成,一些篇章饒具文学价值。有的用短小的生动故事阐明某一道理,有的气势磅礴、结构谨严,有的言简意赅、意味隽永,有的擅长心理描写和刻画,书中还收有大量富有哲理的格言、警句,精辟而深刻。

《礼记》不仅涉及了周朝的禮樂制度,也重視君子的道德修養和治世理想。其中有名的篇章,有〈大學〉、〈中庸〉、〈禮運〉等等。〈大学〉与〈中庸〉為朱熹选入“四书”,作為君子修身的指引。〈禮運〉首段是孔子与子游的对话[6],又稱為〈禮運·大同〉篇,反映了儒家治世的理想境界。

篇章编辑

  • 曲礼上
  • 曲礼下
  • 檀弓上
  • 檀弓下
  • 王制
  • 月令
  • 曾子问
  • 文王世子
  • 礼运
  • 礼器
  • 郊特牲

  • 内则
  • 玉藻
  • 明堂位
  • 丧服小记
  • 大传
  • 少仪
  • 学记
  • 乐记
  • 杂记上
  • 杂记下
  • 丧大记

  • 祭法
  • 祭义
  • 祭统
  • 经解
  • 哀公问
  • 仲尼燕居
  • 孔子闲居
  • 坊记
  • 中庸
  • 表记
  • 缁衣

  • 奔丧
  • 问丧
  • 服问
  • 间传
  • 三年问
  • 深衣
  • 投壶
  • 儒行
  • 大学
  • 冠义
  • 昏义[7]

  • 乡饮酒义
  • 射义
  • 燕义
  • 聘义
  • 丧服四制

文本承续编辑

孔颖达礼记正义》引郑玄《六艺论》:“汉兴,高堂生得《礼》十七篇;后得孔氏壁中、河间献王古文《礼》五十六篇、《记》百三十一篇”。小戴传《礼记》四十九篇的说法,也是从东汉郑玄开始的,依据的是也是孔引《六艺论》:“案《汉书·艺文志》、《儒林传》云,传《礼》者十三家,惟高堂生及五传弟子戴德、戴圣名在也”、“今礼行于世者戴德、戴圣之学也”、“戴德传《记》八十五篇,则《大戴记》是也,戴圣传《记》四十九篇,则此《礼记》是也。”而“大戴删古《记》,小戴删大戴”的说法,依据为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序录》引晋陈邵《周礼论·序》所云:“戴德删古礼二百四篇为八十五篇,谓之《大戴礼》。戴圣删《大戴礼》为四十九篇,是为《小戴礼》。后汉马融、卢植考诸家异同,附戴圣篇章,去其繁重,及所叙略,而行于世,即今之《礼记》也。郑玄亦依卢、马之本而注焉。” 唐贞观官撰《隋书·经籍志》也使用了类似说法。

晚近以来,多人对删书说法提出了怀疑,对大戴礼记、小戴礼记的篇章数与篇章异同,以及材料来源,乃至汉时是否存在大戴礼记,是否已成书并流传,都提出了问题。因为《汉书·艺文志》做为书目,没有记载大小戴传的是哪些内容,以及是否为礼之《记》。《汉书·艺文志》原记载为:“《礼古经》五十六卷,《经》七十(十七?)篇,《记》百三十一篇,......。凡《礼》十三家,五百五十五篇”。不过,《汉书·艺文志》下文记载了二戴“立学官”:“汉兴,鲁高堂生传《士礼》十七篇。讫孝宣世,后仓最明。戴德、戴圣、庆普皆其弟子,三家立于学官。《礼古经》者,出于鲁淹中及孔氏,与十七篇文相似,多三十九篇。”《汉书·儒林传》另处记载了二戴师承及授业事。现在知道,汉人在使用“礼”与“礼记”这两个词时,界限不是那么清楚的。而当代新发现的简帛文献对廓清文本传承带来了新的期望,如郭店楚简文字的分析就证实了《缁衣》篇的源头出于先秦。

注疏编辑

地位编辑

朱熹撰有《朱子家禮》一书,他認為“《禮記》只是解《儀禮》”[9]。「《儀禮》是經,《禮記》是解《儀禮》。且如《儀禮》有〈冠禮〉,《禮記》便有〈冠義〉;《儀禮》有〈昏禮〉,《禮記》便有〈昏義〉。以至燕、射之禮,莫不皆然。」

阮元在《书东莞陈氏〈学蔀通辩〉后》说:“朱子中年讲理,固已精实,晚年讲礼,尤耐繁难,诚有见乎理必出于礼也。古今所以治天下者礼也,五伦皆礼……且如殷尚白,周尚赤,礼也。使居周而有尚白者,若以非礼折之,则人不能争,以非理折之,则不能无争矣。故理必附乎礼以行,空言理,则可彼可此之邪说起矣。”[10]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皮锡瑞《经学通论·三礼》:“ 汉所谓《礼》,即今十七篇之《仪礼》,而汉不名《仪礼》,专主经言,则曰《礼经》,合记而言,则曰《礼记》。许慎 、卢植所称《礼记》,皆即《仪礼》与篇中之记,非今四十九篇之《礼记》也。其后《礼记》之名为四十九篇之记所夺,乃以十七篇之《礼经》别称《仪礼》。”
  2. ^ 《漢書卷五十三·列傳第二十三·景十三王傳》“魯恭王餘以孝景前二年立為淮陽王。吳、楚反破後,以孝景前三年徙王魯。”“恭王初好治宮室,壞孔子舊宅以廣其宮,聞鐘磬琴瑟之聲,遂不敢復壞,於其壁中得古文經傳。”
  3. ^ 《移書讓太常博士》「及魯恭王壞孔子宅,欲以為宮,而得古文於壞壁之中,逸《禮》有三十九篇。」
  4. ^ 陸德明《經典釋文》:「鄭《六藝論》:公後得孔氏壁中河間獻王古文《禮》五十六篇,《記》百三十一篇,《周禮》六篇。其十七篇與髙堂生所傳同,而字多異。劉向別錄云古文《記》二百四篇。藝文志曰《禮》古經五十六篇出于魯淹中。」
  5. ^ 孔穎達《禮記正義》:「漢興後得古文,而禮家又貪其說,因合於《禮記》耳。〈奔喪〉禮」司兇禮也……謂之逸《禮》,其〈投壺〉禮亦此類也。」
  6. ^ 郭沫若《儒家八派的批判》:“《礼记·礼运》一篇,毫 无疑问,便是子游氏之儒的主要经典。那是孔子与子游的对话。”但《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谓子游“少孔子四十五岁”,《洙泗考信录》考得孔子任大司寇時年五十二歲,此时子游年仅七岁,如何能论“大同小康”之义。
  7. ^ 「昏」「婚」。
  8. ^ 《南康府志》:「太宗文皇帝纂修大全,特取其書,頒行天下,列聖相承,教人取士亦皆遵行」。
  9. ^ 《朱子語類·卷八十七》
  10. ^ 《揅经室续集三集》

书籍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延伸阅读编辑

[]

 维基文库阅读本作品原文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經籍典·禮記部》,出自《古今圖書集成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