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匈帝國解體

奧匈帝國解體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最大的地緣政治事件之一。1917年十月革命和1918年十四點和平原則促進了民族獨立的思潮[1]。1918年10月17日,匈牙利宣布終止和奧地利的聯盟,並宣布獨立。10月28日,捷克斯洛伐克宣布獨立。10月29日,南斯拉夫宣布獨立。11月3日,西烏克蘭宣布獨立。11月6日,波蘭克拉科夫復國。

奧匈帝國解體
Auflösung Österreich-Ungarns(德文)
Dissolution of Austria-Hungary.png
奧匈帝國解體後獨立的國家有:
奧地利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羅馬尼亞南斯拉夫
日期8月17日 - 8月31日,1918
地点 奥匈帝国

背景编辑

奧匈帝國的覆滅编辑

1918年,奥匈帝国的经济形式受恶化。左翼的工人组织开始有人罢工。在意大利最后一次进攻奥匈帝国时,前线在食物和弹药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国家还是派遣军队前往前线作战,导致战况失利。意大利在结束了維托里奧威尼託的决定性进攻后,1918年11月3日,奥匈帝国签署了《維拉朱斯蒂停戰協定》。

奧匈帝國的前線宣告嚴重失利。

1918年春天,奧匈帝國的社會因飢荒和流行病而以驚人的速度崩潰。奧匈帝國的首都維也納布達佩斯,左翼自由者以及政治家(反對黨)支持少數民族分裂。這些左翼政治家和左翼自由主義者支持協約國的“反對君主製而使用獨黨制”作為政府形式(一戰同盟國國家德國奧地利土耳其保加利亞都是君主制國家),並且認為自己是國際主義者而不是愛國主義者。

奧匈帝國的解體编辑

隨著同盟國即將贏得一戰的勝利,此前一直呼籲在各個領域實現更大程度自治的民族主義運動開始敦促完全獨立。隨著帝國的瓦解,皇帝的統治權開始被動搖。

作為提出“十四點”的美國總統威爾遜呼籲奧匈帝國的各民族要有“自由和自由的發展機會”。作為回應,皇帝卡爾同意在1917年再次召開帝國會議,並允許每個民族和國家集團可以組成一個聯邦。然而,這些國家團體的領導人拒絕了這個想法。他們不信任維也納,也不信任帝國,他們想要馬上就獲得獨立。

1918年10月14日,外交部長布里安·馮·拉幾克茲(Baron István Burián von Rajecz)要求根據十四點停戰。兩天後,皇帝卡爾發表了一項公告,即《1918年10月16日帝國宣言》,這將改變奧匈帝國的雙君主制的政治結構,而原本屬於波蘭的帝國領土和加利西亞地區被授予脫離帝國的選擇權。雖然如此,但帝國政府還是試圖保留加利西亞和洛多梅里亞的部分地區以煽動波蘭與烏克蘭發生衝突以遏制波蘭,目的是建立一個在帝國境內的烏克蘭政體。旨要建立一個“德意志人、捷克人、南斯拉夫人、烏克蘭人聯邦國”,其中每個民族都會有一個帝國委員作代表。的里雅斯特將獲得特殊地位,為匈牙利則可以維持“聖斯蒂芬的神聖王國”。

領土分配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编辑

下列國家為奧匈帝國解體後成立、復國後得到領土擴張的國家:

以前向奧地利尋求保護的國家列支敦士登瑞士建立了關稅和國防的國家聯盟,因而轉用瑞士貨幣而非奧地利貨幣。 1919年4月,奧地利最西部的省份福拉爾貝格德語:Vorarlberg開始了投票,而多數的人投“加入瑞士”。然而,瑞士卻視若無睹

 
特里亞農條約》和《聖日耳曼條約》(1919年-1920年)從奧匈帝國獨立出來的國家與它們之間的邊界,手繪地圖
 
特里亞農條約》和《聖日耳曼條約》後的奧匈帝國邊界
  1914年的奧匈邊界
  1914年的邊界
  1920年的邊界
  1914年的奧地利帝國
  1914年的匈牙利邊界
  1914年的波黑
一戰之後奧匈帝國領土裡各民族的分佈

參考資料编辑

  1. ^ The collapse of Austria-Hungary.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8). 
  2. ^ 亞歷山大·沃森英语Alexander Watson (historian),鋼鐵之環: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德國和奧匈帝國,2014年(Ring of Steel: Germany and Austria–Hungary in World War I英语Ring of Steel (book)), p 536


  1. ^ 英語原文“Across central Europe ... The majority lived in a state of advanced misery by the spring of 1918, and conditions later worsened, for the summer of 1918 saw both the drop in food supplied to the levels of the 'turnip winter', and the onset of the 1918 flu pandemic that killed at least 20 million worldwide. Society was relieved, exhausted and yearned for peac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