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西 (郑国)

公孙夏(?-前544年),,名,字子西,谥[1],是子驷的儿子[2],郑国的卿。

子西
子西
谥号
时代春秋时期
身份郑卿
子驷
子女驷带驷乞

前563年冬季的十月十四日,尉止司臣侯晋堵女父子师仆率领叛乱分子进入郑国首都,当日早晨在西宫的朝廷上杀死了当国子驷(公子騑)、司马子国(公子发)、司空子耳(公孙辄),将郑简公劫持到了北宫。[3][4]

公孙夏听说有叛乱,不设警戒就出来了,收了他父亲公子騑的尸骨就去追赶叛乱者。叛乱者进入北宫,公孙夏就回去召集甲兵,但是家臣和妾婢多数已经逃走,大多数器物也已经丢失。子产听说有叛乱,设置守门的警卫,配齐所有的官员,关闭档案库,慎重收藏,在完成防守准备后让士兵排成行列再出动,收拾了公子发的尸骨后进攻北宫的叛乱者,公孙虿(子蟜)率领国人援助他,杀了尉止和子师仆,叛乱者全部杀死,侯晋逃亡到晋国,堵女父、司臣、尉翩司齐逃亡到宋国。[5]

前558年,郑国人由于子西、伯有子产(公孙侨)的缘故,用一百六十匹马和师茷师慧两位乐师作为财礼送给宋国,又以子晳为人质,向宋国求取尉氏、司氏的叛乱残余分子。宋国司城乐喜把堵女父、尉翩司齐交给了郑国,把认为有才能的司臣放走了。托付给了季武子,武子把司臣安置在卞。郑国人把这三人剁成了肉酱。[6]

前556年冬季,晋悼公去世。[7]子西去晋国奔丧吊唁,子蟜前去送葬。[8]湨梁会盟的第二年,公孙虿已经告老了,公孙夏跟从魯襄公在尝祭的时候朝见了晋君,参与了祭祀。[9]

前555年,子孔(公子嘉)想除掉其他家族大夫。想通過楚國的兵馬進行。楚國令尹子庚沒答應,但是楚康王要求出兵。當時子蟜、伯有(子耳之子,良霄)、子张子印之子,公孙黑肱)和鄭簡公隨諸侯聯軍討伐齊國,子孔、子展(公孙舍之)、子西留守,子展、子西知道子孔的計劃,所以子孔不敢和楚軍聯絡。[10]

前554年,子展、子西,因為子孔專權,還有西宮事變和勾結楚國侵犯的事情,要殺子孔,子孔讓子革子然之子)、子良士子孔之子)和自己的甲士守衛自己。八月十一,子展、子西率国人討伐,杀子孔分其室。子革、子良逃到楚國。[11]

前549年,范宣子主持晋国政事,诸侯朝见晋国的贡品很重,郑国人对这件事感到忧虑。这年二月,郑简公去晋国。子产让公孙夏带信给范宣子。范宣子听了子产这番道理后很高兴,就减轻了贡品。

这一趟,郑简公朝见晋国是为了贡品太重的缘故,并且请求攻打陈国,郑简公行叩首礼,范宣子辞谢不敢当,公孙夏做相礼说:“由于陈国仗恃大国来欺凌侵害我国,我国的君主因此请求向陈国问罪,岂敢不叩首。”[12]

前548年冬季,十月,子展作为郑简公的相礼一起去到晋国,拜谢晋国接受他们奉献的陈国战利品。子西再次发兵进攻陈国,陈和郑讲和。前547年郑简公从晋国回来,派子西去到晋国聘问,致辞说:“寡君来麻烦执事,害怕不敬而不免于有罪,特派夏前来表示歉意。”君子说:“郑国善于事奉大国。”

前546年,郑简公在垂陇设享礼招待赵武公孙舍之、伯有、公孙夏、子产、子太叔公孙段印段跟从郑简公参与享礼。赵武说:“这七位跟从着君主,这是赐给我以光荣。请求诸位都赋诗以完成君主的恩赐,我也可以从这里看到七位的志向。”子西赋《黍苗》之四章,赵孟曰:“寡君在,武何能焉?”赵武说:“有寡君在那里,武有什么能力呢?”[13]

前544年,在伯有之乱前夕,裨谌说“上天又为子产清除障碍,使伯有丧失了精神,公孙夏又去世了,子产怎么可以逃避责任?”说明这年之前,子西已死。[14]

前任:
子驷
郑国驷氏宗主
前563年-前544年
繼任:
驷带

注释编辑

  1. ^ 《春秋释例·卷四·世族谱》
  2. ^ 《春秋经传集解》
  3. ^ 《春秋·襄公十年》:冬,盗杀郑公子騑、公子发、公孙辄。
  4. ^ 《左传·襄公十年》:于是子驷当国,子国为司马,子耳为司空,子孔为司徒。冬十月戊辰,尉止、司臣、侯晋、堵女父、子师仆帅贼以入,晨攻执政于西宫之朝,杀子驷、子国、子耳,劫郑伯以如北宫。
  5. ^ 《左传·襄公十年》:子西闻盗,不儆而出,尸而追盗,盗入于北宫,乃归授甲。臣妾多逃,器用多丧。子产闻盗,为门者,庀群司,闭府库,慎闭藏,完守备,成列而后出,兵车十七乘,尸而攻盗于北宫。子蟜帅国人助之,杀尉止,子师仆,盗众尽死。侯晋奔晋。堵女父、司臣、尉翩、司齐奔宋。
  6. ^ 《左传·襄公十五年》:郑尉氏、司氏之乱,其余盗在宋。郑人以子西、伯有、子产之故,纳贿于宋,以马四十乘与师伐、师慧。三月,公孙黑为质焉。司城子罕以堵女父、尉翩、司齐与之。良司臣而逸之,托诸季武子,武子置诸卞。郑人醢之,三人也。
  7. ^ 《左传·襄公十五年》:晋悼公卒。
  8. ^ 《左传·襄公十五年》:郑公孙夏如晋奔丧,子蟜送葬。
  9. ^ 《左传·襄公二十二年》:湨梁之明年,子蟜老矣,公孙夏从寡君以朝于君,见于尝酎,与执燔焉。
  10. ^ 春秋左氏傳·襄公十八年》:郑子孔欲去诸大夫,将叛晋而起楚师以去之。使告子庚,子庚弗许。楚子闻之,使杨豚尹宜告子庚曰:“国人谓不穀主社稷,而不出师,死不従礼。不穀即位,于今五年,师徒不出,人其以不穀为自逸,而忘先君之业矣。大夫图之!其若之何?”子庚叹曰:“君王其谓午怀安乎!吾以利社稷也。”见使者,稽首而对曰:“诸侯方睦于晋,臣请尝之。若可,君而继之。不可,收师而退,可以无害,君亦无辱。”子庚帅师治兵于汾。于是子蟜、伯有、子张從郑伯伐齐,子孔、子展、子西守。二子知子孔之谋,完守入保。子孔不敢会楚师。
  11. ^ 春秋左氏傳·襄公十九年》:郑子孔之为政也专。国人患之,乃讨西宫之难,与纯门之师。子孔当罪,以其甲及子革、子良氏之甲守。甲辰,子展、子西率国人伐之,杀子孔而分其室。书曰:“郑杀其大夫。”专也。子然、子孔,宋子之子也;士子孔,圭妫之子也。圭妫之班亚宋子,而相亲也;二子孔亦相亲也。僖之四年,子然卒,简之元年,士子孔卒。司徒孔实相子革、子良之室,三室如一,故及于难。子革、子良出奔楚,子革为右尹。郑人使子展当国,子西听政,立子产为卿。
  12. ^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范宣子为政,诸侯之币重。郑人病之。二月,郑伯如晋。子产寓书于子西以告宣子……宣子说,乃轻币。是行也,郑伯朝晋,为重币故,且请伐陈也。郑伯稽首,宣子辞。子西相,曰:“以陈国之介恃大国而陵虐于敝邑,寡君是以请罪焉。敢不稽首。”
  13. ^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郑伯享赵孟于垂陇,子展、伯有、子西、子产、子大叔、二子石从。赵孟曰:“七子从君,以宠武也。请皆赋以卒君贶,武亦以观七子之志。”……子西赋《黍苗》之四章,赵孟曰:“寡君在,武何能焉?”
  14. ^ 《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裨谌曰:“……天又除之,夺伯有魄,子西即世,将焉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