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宁海号轻巡洋舰中華民國海軍的一艘轻巡洋舰,为寧海級輕巡洋艦首舰。本舰为国民政府向日本订购,在九一八事變后两国交恶的情况下于1932年进入中华民国海军服役。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日军航空兵对中国海军连续发起多次攻击,重创宁海号,使其在长江边坐沉。

宁海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五百島いほしま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宁海号防护巡洋舰
宁海号防护巡洋舰,摄于1932年
概觀
艦種 防护巡洋舰
擁有國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中华民国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大日本帝国
艦級 寧海級輕巡洋艦
製造廠 日本播磨造船所相生工厂
動工 1931年2月20日
下水 1931年10月10日
服役 宁海:1932年7月31日
五百島:1944年6月1日
結局 宁海:1937年9月25日受日军空袭搁浅
五百島:1944年9月19日被美军潜艇击沉
除籍 五百島:1944年11月10日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2526吨[1]
全長 垂线长:102.0米
全寬 13.44米
吃水 4.92米
燃料 燃煤:600吨
燃油:110吨[2]
鍋爐 ロ號舰本式煤油混烧水管锅炉4座
动力 直立三段往复式蒸汽机3座
功率 10,579匹馬力(7,889千瓦特)[1]
最高速度 设计:22(41公里每小時)
实际:23.207節(42.979公里每小時)[1]
續航距離 5,000納米(5.0×10−9公里)/12節(22公里每小時)[2]
乘員 361人[3]
武器裝備 三年式50倍径双联装140毫米炮3座计6门
三年式40倍径单装76毫米高射炮6门[4]
维克斯单装40毫米高射炮8门
维克斯8毫米机枪10挺
双联装21英寸(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计4具
裝甲 水线带:9-25毫米
装甲甲板:19毫米
炮塔:25毫米
司令塔:76毫米[5]
艦載機 水上飞机2架

1938年日军成功打捞起宁海号,并送往日本本土进行修复。此后日军将宁海号另起一临时名字“御藏”(日语:御蔵みくら Mikura ?),长期闲置。随着太平洋战争的进展,日本海运状况日趋严峻,为加强海防能力计,1944年年中日本海军重新启用本舰,并以“五百岛”(日语:五百島いほしま/いおしま Ioshima ?)之名加入日本海軍[6]。同年9月19日五百岛遭到美军潜艇伏击沉没。

目录

设计和概述编辑

1928年,中國海軍曾经接洽英、美、德等国,寻求建造一款吨位适宜的巡洋舰。囊中羞涩的海军四处碰壁,多次空手而回。另一方面日本播磨造船所因为世界大萧条而陷入经营困难,此时向中国政府抛出了一份价格颇为低廉的订单,并同意进行相关的技术转让。双方一拍即合,即使当时中日关系已经非常紧张,依然签订了相关合同。其中首舰造价432万日元(当时约合146万美元),以东北大豆折价支付[7]。加上水上飞机等设备,最终总造价450万日元;因为中国政府财政紧张,合同规定中方不提供担保,而是先期支付85万日元,此后每月支付11万日元,剩余100多万尾款在接收军舰后结清[8]

本舰是在日本自用的夕張號輕巡洋艦的基础上进行设计。夕张本来就是一艘带有实验性质的军舰,日本设计师在不大的舰体内塞入了大量的武器设备。本舰仿照夕张的做法同样堆砌了各种武器,然而吨位较之夕张更甚,仅2526吨[9]。这也使得本舰比夕张有着更严重的适航性问题,重心过高,只适合近岸使用。

外观上本舰有着和夕张类似的筒状烟囱。本舰的引擎为老旧的三段膨胀式蒸汽机,故而只能提供有限的动力,公试时出力10,579匹馬力(7,889千瓦特)[10],实际航速仅23.207節(42.979公里每小時)[1]。全舰共安装4座舰本式吕号锅炉,全部沿中线布置。主机舱在锅炉舱后方。煤舱环绕锅炉舱两侧设置,共可装煤600吨;燃油舱则更靠近主机舱一些,储存110吨柴油[2]。从前部弹药库到后主机舱之间设置了双层船底[5]

本舰由于总吨位的限制,装甲防护比较薄弱。要害部分(轮机舱、弹药库、通信管道)的侧舷装甲仅有25毫米,其他部分则更是削减到16-9毫米。轮机舱部位的装甲甲板厚19毫米。司令塔厚76毫米。[5]

本舰除常规武器外还搭载了两架水上飞机。其中一架为日本制造,随舰回国,后命名为“宁海一号”;1933-1934年间中方根据宁海一号飞机又仿制出第二架,命名为“宁海二号”[1]。本舰没有配备水上飞机弹射器,只能用起重机吊放和回收舰载机[9]

舰历编辑

 
下水仪式上的宁海号

中国海军时期编辑

1930年12月5日,中日双方在南京签订了本舰的建造合同。[11]

1931年2月20日,播磨造船所相生工厂开始为本舰安放龙骨,正式动工兴建。日本海军派出贝沼门次郎海军预备役大佐作为技术顾问,中方则由军械处长李世甲带领20余人的队伍赴日监修[12]。同年10月10日,本舰建成下水[1]。此时中日两国之间由于九一八事變而交恶,但下水仪式依旧如期举行[12]。中国方面低调处理,不派高官出席[13],而是由驻日公使蒋作宾代为主持仪式,中方出席人员包括总监造官、海军总务司司长李世甲以及其其他监造人员,还有多名赴日留学生参加仪式[12]

1932年1月28日,一·二八事變爆发。第一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日语塩沢幸一海军少将致信中国海军,要求为了防止冲突扩大化,中国海军应该中立[14]。中国海军顾虑到依然在日本舾装的宁海号,被迫实施中立。5月24日,宁海号进行公试;7月进行武器测试。8月24日宁海号带着海军监修官员及宁海-1号水上飞机离开吴港返国[15]。26日抵达上海[1]。回国后宁海号加入了第一舰队。

1933年6月20日,宁海号从上海出发,一路沿长江而上,7月2日抵达汉口。沿途宁海号开放民众参观[16]。同年7月5日薛家岛事件发生,原东北海军海圻號海琛號肇和號驶往香港,准备南投广东海军。海军部立即派宁海号偕海容號逸仙號前往香港试图说服三舰官兵,终究慢了一步[16]。同年11月20日又发生福建事变,次年1月11日海军部长陈绍宽海军中将搭乘宁海号到达福建督战[17],不过宁海号并没有直接参加战斗[18]

1934年5月30日,中国海军得到消息,日本将于6月5日举行东乡平八郎元帅海军大将的国葬[19],海军部决定由王寿廷海军少将率领中国代表团赴日。6月2日06时,王寿廷乘宁海号出发;由于宁海号航速较慢,故不直接驶向横滨,而是在3日23时抵达门司港,中国代表团下船换乘火车,5日早晨赶到东京参加仪式。宁海号则在港口进行加煤,7日抵达横滨。当天200多名华侨登舰参观。10日,蒋作宾公使也携眷登舰参观。14日宁海号离开横滨,去往播磨进行检修,7月14日检修完毕返国。[20]

1935年6月15日,已投粤的海圻号、海琛号两舰官兵因不满陈济棠,再次发生哗变,扣压了舰上粤籍官兵,前往香港。各方纷纷派出代表进行游说,甚至连日本驻广州领事也赶到香港试图游说两舰投奔满洲国蒋中正也派出邢森洲进行游说,说服两舰前往南京。6月21日两舰北上,而身为闽系的中央海军派出第一舰队的宁海号、應瑞號、海容号、海籌號、逸仙号,由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海军少将率领进行阻拦。宁海号对两舰进行了一轮威吓射击,迫使两舰退回香港。7月4日海军军令处处长陈策前往香港进行调停,海圻号、海琛号两舰编入第三舰队,不受陈绍宽节制,事件方告一段落[21]

1937年8月,中日双方不断在上海增兵。在一触即发的局势下,11日平海号宁海号从南京出发,12日开始协助各舰执行沉船封江的任务[22]。8月接下来日军断断续续地进行了多次空袭,不过并没有对江阴一带的中国军舰造成实质性的伤害[23]。9月15日开始中国军队陆续向内陆撤退,同时日军开始着手准备攻占南京。为此,时任日本第三艦隊司令长官兼中国方面舰队日语支那方面艦隊(日語:支那方面艦隊)司令長谷川清海军中将下令在地海军以航空兵力,消灭退守江阴的平海号等大型中国军舰,以为日军进军扫清障碍[24]。攻击计划原定在9月21日,后因天气恶劣而推迟了行动[25]。接下来的两天日军出动第二航空战队日语第二航空戦隊航空母舰加贺的舰载航空队、以及陆上航空队,对中国军舰发动了轮番攻击(22日第一、第二、第三次攻击;23日第四、第五、第六次攻击)[25]。日军的空袭对当时停留在镇江上游的4艘中国军舰(宁海平海應瑞逸仙)造成重创[26]。其中,22日的轰炸对宁海号造成轻伤,6人负伤[27]

23日上午日军对宁海号进行了重点攻击,虽然没有直接命中,但依然对宁海号造成多处破裂进水[28]。时任舰长陈宏泰回忆,当天第一波攻击后,锚链舱首先进水,接着水势蔓延到粮舱、弹药库、帆缆舱等处。炸弹爆炸使得舰身剧烈晃动,舰桥航海仪器、无线电发报机等仪器损坏[29]。14:40指挥作战的陈季良海军中将鉴于日机凶猛的攻击,下令各舰起锚往上游退避。宁海号由于锚机故障掉队,承受了日军的集中攻击。全舰电话中断,同时多处水兵舱室起火[29]。15:30宁海号已经严重进水[30]。15:50一枚炸弹击中宁海号主桅右后方,高射炮、右舷鱼雷管损坏,锅炉舱、后主机舱进水,舵机失灵[31]。陈宏泰左腿受飞溅的弹片击中负伤,副舰长甘礼经代为指挥[32]。16:30宁海号在八圩港北岸搁浅[31]。日方资料则称宁海号受到4枚60公斤炸弹命中,同时还受到5枚近失弹波及,舰上起火被迫搁浅[26]。当天宁海号全舰伤亡62人,发射炮弹700余发、机枪弹15000余发[31]

同年12月2日,日军攻占江阴要塞,随即着手对封锁线进行扫雷和爆破。4日,日军炮舰保津日语保津 (砲艦)与第24驱逐队在沿长江溯流而上时,发现了坐沉状态的宁海号。保津舰长派人乘坐汽艇登上宁海号进行调查,并宣布捕获了宁海号。尽管如此,此时两岸仍在中国军队控制下。中国军队的陆地机枪阵地对登舰日军进行扫射,击伤数人。保津突破封锁线,救下登舰成员,然后撤回锚地。[33]

日本海军时期编辑

1938年(昭和13年)1月,日军在攻陷南京后,着手清理宁海号的淤泥,开始打捞工作[34]。日本人在4月的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还导致两名潜水员丧生。5月4日第二次尝试总算把宁海号打捞起来,随即送往上海进行应急修理。日本原打算把宁海号送给汪精卫政权,不过又改变主意,将其拖回日本本土进行修理[35]。同年6月3日,宁海号抵达播磨造船所。7月11日,日军为宁海号拟定了一个临时名字“御藏”(后来该名用在了1943年下水的海防舰御藏日语御蔵 (海防艦)上),准备用作练习舰,不过修复工作一直拖延了下来[1][36]。此后从1938年7月到1943年12月,宁海号都一直系留在岸边充当练习舰[35]

1941年3月15日,汪精卫政权海军部提出《海军部建设新海军五年计划》,希望向日方索回宁海号等6艘被日军捕获的舰艇。汪政权海军部列明该6舰修理费需法币1370万元(新建费用则达到7000多万元)。同年9月,汪政权海军部修订该计划;1942年1月汪政权海军部第二次会议再次提出索取的计划。但各次计划均无疾而终。[37]

1943年底,随着太平洋战争的战局进展,日本对于护航舰艇的需求与日俱增[1]。同年12月,宁海号在相生工厂接受改造,主要的目的是降低重心,为此拆除大型三脚桅、撤除司令塔、缩小上层建筑;另外6门主炮改成两门127毫米高射炮,为了减轻重量采用的是敞开式炮座;增加5座九三式三联装25毫米机关炮;增加听音器、声呐、22号电探(雷达)、深水炸弹导轨。[36]

1944年(昭和19年)同年6月1日,日军将捕获的两艘宁海级重新命名加以起用,其中宁海号更名为“五百岛”[6],舰艇类别也变更为海防舰[38],入吴镇守府[39]。6月28日五百岛改装完成,7月上旬在濑户内海进行训练,随后加入横须贺防备战队。7月22日五百岛护送运输部队前往硫磺岛,途中遭到美军潜艇伏击,不过鱼雷射失,五百岛顺利完成护航任务并返回[40]

同年9月19日,五百岛在御前崎南方进行船队护航时,遭到美军潜艇鲋鱼号英语USS Shad (SS-235)伏击。05:53鲋鱼号发射了4枚鱼雷,3枚命中,当即沉没[41][42]。同年11月10日,日本海军将五百岛(原宁海号)退出现役[43],并除去军舰籍[44][45]

历代舰长编辑

中国舰长编辑

下表高宪申两任之间情况不详。

  • 高宪申 海军上校:1932年[46] - 不详
  • 高宪申 海军上校:不详(不晚于1935年2月) - 1937年4月[47]
  • 陈宏泰 海军上校:1937年4月[47] - 损失

日本舰长编辑

下表系根据《日本海軍史》第9、10卷《将官履歴》,以及《官報》进行整理。

  • 舾装长
    • 福地秋二 海军少佐:1944年6月1日[48][49] - 1944年6月28日[50]
  • 舰长
    • 福地秋二 海军少佐:1944年6月28日[50] - 1944年9月19日(认定为战死,同日追晋海军中佐)[51]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马幼垣,#靖海澄疆,551页
  2. ^ 2.0 2.1 2.2 章骞,#艨艟夜谭,152页
  3. ^ 陈悦,#力挽山河(中),52页
  4. ^ 陈悦,#力挽山河(上),56页
    (按,宁海号高射炮数量有分歧。《艨艟夜谭》记载为8门,但又叙述到只有3门高射炮的平海号是宁海号的一半。故此处采信陈悦文所述。)
  5. ^ 5.0 5.1 5.2 章骞,#艨艟夜谭,150页
  6. ^ 6.0 6.1 #S19達6月p.1『昭和十九年六月一日 海軍大臣 嶋田繁太郎 海防艦 五百島(イホシマ)(舊艦名寧海) 海防艦 八十島(ヤソシマ)(舊艦名平海)』
  7. ^ 章骞,#艨艟夜谭,146-147页
  8. ^ 陈悦,#力挽山河(上),52页
  9. ^ 9.0 9.1 章骞,#艨艟夜谭,151页
  10. ^ 章骞,#艨艟夜谭,148页
  11. ^ 章骞,#艨艟夜谭,146页
  12. ^ 12.0 12.1 12.2 章骞,#艨艟夜谭,147页
  13. ^ 陈悦,#力挽山河(上),59页
  14. ^ 陈悦,#力挽山河(上),61页
  15. ^ 章骞,#艨艟夜谭,148页
  16. ^ 16.0 16.1 章骞,#艨艟夜谭,159页
  17. ^ 章骞,#艨艟夜谭,160页
  18. ^ 陈悦,#力挽山河(中),56页
  19. ^ 第2576号 9.6.2 外国海軍指揮官接待に関する件》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05023436600 
  20. ^ 章骞,#艨艟夜谭,161-162页
  21. ^ 章骞,#艨艟夜谭,162-163页
  22. ^ 章骞,#艨艟夜谭,164页
  23. ^ 章骞,#艨艟夜谭,165页
  24. ^ 中國方面海軍作戦(1)407-408頁『長谷川長官、江陰方面中國艦艇攻撃下令』
  25. ^ 25.0 25.1 中國方面海軍作戦(1)408-409頁『攻撃経過』
  26. ^ 26.0 26.1 中國方面海軍作戦(1)409-410頁『攻撃成果並に所見』
  27. ^ 章骞,#艨艟夜谭,172页
  28. ^ 章骞,#艨艟夜谭,175页
  29. ^ 29.0 29.1 王晓华,#国殇7,134页
  30. ^ 章骞,#艨艟夜谭,176页
    (按,王晓华《国殇7》引述的陈宏泰回忆内容中,也有类似的中弹损伤情况,但时间为“起锚20分钟后”,即大约15:00。鉴于该书为历史小说性质,且陈宏泰回忆多有失误之处(如日机空袭误记为26日),本文不予采信。)
  31. ^ 31.0 31.1 31.2 章骞,#艨艟夜谭,179页
  32. ^ 王晓华,#国殇7,135页
  33. ^ 中國方面海軍作戦(1)459頁『「寧海」の捕獲』
  34. ^ 章骞,#艨艟夜谭,184页
  35. ^ 35.0 35.1 [1] CombinedFleet.com: Isojima Tabular Record of Movement;
  36. ^ 36.0 36.1 章骞,#艨艟夜谭,185页
  37. ^ 马幼垣,#靖海澄疆,420-423页
  38. ^ #内令昭和19年5月(3)p.2『内令第七百二十號 艦艇類別等級別表中左ノ通改正ス 昭和十九年六月一日 海軍大臣 嶋田繁太郎 海防艦、第二號型ノ項ノ次ニ左ノ一項ヲ加フ| |五百島、八十島|』
  39. ^ #内令昭和19年6月p.41『内令七九六號 海防艦 五百島 右本籍ヲ呉鎮守府ト定メラル|呉鎮守府在籍 海防艦 五百島 右警備海防艦ト定メラル 昭和十九年六月二十八日 海軍大臣』
  40. ^ 章骞,#艨艟夜谭,186页
  41. ^ 马幼垣,#靖海澄疆,552页
  42. ^ 章骞,#艨艟夜谭,187页
  43. ^ #内令(秘)昭和19年11月(2)p.27『内令第一二五三號 横須賀鎮守府練習兼豫備艦 軍艦 迅鯨|呉鎮守府豫備海防艦 海防艦 五百島 右役務ヲ解カル|呉鎮守府在役特務艦 特務艦 隠戸 右第四豫備特務艦ト定ム』
  44. ^ #内令(秘)昭和19年11月(2)pp.21-22『内令第一二四七號 艦艇類別等級別表中左ノ通改正ス|昭和十九年十一月十日 海軍大臣|軍艦、航空母艦大鷹型ノ項中「雲鷹、」ヲ、同水上機母艦ノ項中「、秋津洲」ヲ、同潜水母艦ノ項中「迅鯨、」ヲ、敷設艦ノ項中「、八重山」「、蒼鷹」ヲ削ル 驅逐艦、一等卯月型ノ項中「、皐月」ヲ削ル 海防艦、占守型ノ項中「、平戸」ヲ、同第二號型ノ項中「、第十號」ヲ、同「|五百島」ヲ削ル 輸送艦、一等第一號型ノ項中「第三號、第四號、第五號、」ヲ、同二等第百一號型ノ項中「、第百二十七號」「、第百三十四號」ヲ削ル 驅潜艇、第一號型ノ項中「、第十號」ヲ、同第十四號型ノ項中「、第三十二號」「、第五十五號」ヲ削ル』
  45. ^ #内令(秘)昭和19年11月(2)pp.27-28『内令第一二五四號 横須賀鎮守府在籍 軍艦 秋津洲 軍艦迅鯨|呉鎮守府在籍 軍艦 雲鷹|佐世保鎮守府在籍 軍艦 八重山|舞鶴鎮守府在籍 軍艦 蒼鷹 右帝國軍艦籍ヨリ除カル|佐世保鎮守府在籍 驅逐艦 皐月 右帝國驅逐艦籍ヨリ除カル|横須賀鎮守府在籍 海防艦 平戸|呉鎮守府在籍 海防艦 五百島|佐世保鎮守府在籍 第十號海防艦 右帝國海防艦籍ヨリ除カル|呉鎮守府在籍 第三號輸送艦 第四號輸送艦 第五號輸送艦|佐世保鎮守府在籍 第百二十七號輸送艦 第百三十四號輸送艦 右帝國輸送艦籍ヨリ除カル|横須賀鎮守府在籍 第三十二號驅潜艇|呉鎮守府在籍 第五十五號驅潜艇|舞鶴鎮守府在籍 第十號驅潜艇 右帝國驅潜艇籍ヨリ除カル|呉鎮守府在籍 特務艦 勝力 右帝國特務艦籍ヨリ除カル 昭和十九年十一月十日 海軍大臣』
  46. ^ 章骞,#艨艟夜谭,194页
  47. ^ 47.0 47.1 章骞,#艨艟夜谭,156页
  48. ^ 昭和19年6月1日付 海軍辞令公報(部内限)第1499号》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099400 
  49. ^ 昭和19年6月8日付 海軍辞令公報(部内限)第1509号「訂正記事」》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099500 
  50. ^ 50.0 50.1 昭和19年7月5日付 海軍辞令公報 甲(部内限)第1526号》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099900 
  51. ^ 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昭和20年11月12日付 海軍辞令公報 甲 第1979号

参考資料编辑

  • Jentsura, Hansgeorg. Warships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869-1945.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6. ISBN 0-87021-893-X. 
  • Howarth, Stephen. The Fighting Ships of the Rising Sun: The Drama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895-1945. Atheneum. 1983. ISBN 0-689-11402-8. 
  • Dull, Paul S. A Battle History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941-1945.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8. ISBN 0-87021-097-1. 
  • 海軍歴史保存会『日本海軍史』第7巻、第9巻、第10巻、第一法規出版、1995年。
  • 《造舰技術の全貌》興洋社、昭和27年。
  • 防衛庁防衛研修所戦史室. 戦史叢書 中國方面海軍作戦(1) 昭和十三年三月まで. 戦史叢書 第72巻. 朝雲新聞社. 1974. 
  • 『官報』
  • 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公式)(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 昭和19年1月〜6月達/6月. Ref.C12070125000. 
    • 昭和19年1月〜7月内令/昭和19年5月(3). Ref.C12070197600. 
    • 昭和19年6月内令. Ref.C12070195400. 
    • 昭和19年9〜12月秘海軍公報号外/11月(2). Ref.C12070497800. 
    • 昭和20年11月12日付 海軍辞令公報 甲 第1979号. Ref.C13072108200. 
  • 章骞. 艨艟夜谭:章骞近代舰艇史话十二夜. 青岛: 青岛出版社. 2012. ISBN 978-7-5436-8615-1. 
  • 马幼垣. 靖海澄疆:中国近代海军史事新诠. 中华书局. 2013. ISBN 978-7-101-08730-7. 
  • 王晓华. 国殇 第7部 国民党正面战场海军抗战纪实. 北京: 团结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126-1405-5. 
  • 陈悦. 力挽山河:南京国民政府海军“宁海”、“平海”号轻巡洋舰(上). 现代舰船. 2012, (5月B刊). 
  • 陈悦. 力挽山河:南京国民政府海军“宁海”、“平海”号轻巡洋舰(中). 现代舰船. 2012, (6月B刊). 
  • 陈悦. 力挽山河:南京国民政府海军“宁海”、“平海”号轻巡洋舰(下). 现代舰船. 2012, (7月B刊).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