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恂(前1世紀?-36年),字子翼上谷昌平(今北京市昌平区)人,雲台二十八將之一。

寇恂
國家中国
時代东汉
主君上谷太守耿况汉光武帝刘秀
封號承义侯雍奴侯
出生不詳
逝世建武十二年(36年)
諡號

生平编辑

上谷功曹编辑

寇恂为上谷昌平人,其家族世代为名门大姓。寇恂最开始在本郡太守耿况手下做郡功曹,深得耿况器重。

更始元年(23年)王莽兵败被杀,更始帝即位。更始帝派使者巡行各郡国,说“先投降的恢复爵位。”耿况交上印信后,使者没有还给他的意思。寇恂便带兵去见使者,请求归还印绶。使者不肯,说:‘我是天王派下的使者,功曹您想胁迫我吗?’寇恂说:“我不敢胁迫使君,不过窃以为你的做法不周密。现在天下刚刚平定,国家的信义还没传扬出去,使君执持符节,前往各地,各个郡国无不伸长脖子侧着耳朵、闻风归附。现在刚到上谷就失去信义,败坏各地的归化之心,滋长背叛的裂痕,又如何能号令其他郡呢?况且耿府君在上谷,长期为官民所爱戴,现在要撤换他,如果是贤人则会局促不安,是不贤明的人则更是只会引起动乱。为使君考虑,不如恢复耿府君的官职以使百姓安心。”使者不回应,寇恂的随从便以使者命令召见耿况。耿况一到,寇恂就向前取下印绶给耿况。使者不得已,只能秉承皇帝旨意颁布诏书,耿况受诏而归。

归附刘秀编辑

更始元年末,王郎起兵。王郎派将领巡行上谷郡,要调动耿况的部队。此时耿况的儿子耿弇已经归附了刘秀,并写信给耿况称赞刘秀的气量和才略,劝早日来与刘秀相见[1]。耿况前往昌平,派小儿子耿舒献马[2]。寇恂和门下掾闵业也劝耿况归顺大司马刘秀。耿况担心王郎势大,寇恂说:“现在上谷富足,有万骑士兵,凭借大郡的资产,可以仔细地选择去处。我请求向东和渔阳联合,齐心合力,邯郸的势力不值得担心。”耿弇此时也恰好来到昌平,支持耿况派寇恂东联彭宠,归附刘秀[3]。耿况于是派寇恂前往彭宠处结谋。

寇恂回来,抵达昌平,袭击杀死了王郎派来的使者。寇恂与耿弇、上谷长史景丹联合吴汉等率领的渔阳军,向南沿途攻杀王郎手下大将、九卿、校尉四百余人,平定涿郡、中山、巨鹿、清河、河间等二十二县,在广阿和刘秀会合[4]。刘秀拜寇恂为偏将军,号承义侯。寇恂跟从刘秀讨灭群贼,多次与邓禹谋议。邓禹认为他不寻常,送给他牛、酒,与其结好,。

镇守河内编辑

建武元年(25年)春,光武帝劉秀向南平定了河內,但更始帝的大司馬朱鮪等以重兵盘踞洛陽,并州又未平定,劉秀認爲鎮守河内很難,便向鄧禹咨詢鎮守河内的人選。鄧禹說:「過去漢高祖任命蕭何留守在關中,從此無復四顧之憂,從而得以專心於山東,終成大業。現在河內以黃河為屏障,人口衆多,北通上黨,南接洛陽。寇恂文武兼備,有統治人民的才能,除他以外無人可以勝任!」,遂拜寇恂为河內太守,并要求他供应补给、操练军队、阻止其他军队北渡黄河。寇恂砍伐淇園的竹子,製作了百餘萬箭矢,養馬兩千匹,收租四百萬,轉運往供給軍隊。

镇守洛阳朱鲔听说刘秀北上、河内空虚,便派討難將軍苏茂、副將贾彊带兵三万多人,从巩县渡过黄河攻打温县。朱鲔的檄書到達,寇恂立刻急行出軍,並發公文要求屬縣發兵在温县下會合。军中的将帅官佐都勸諫說:『現在洛陽的軍隊渡過黃河,前後不絕,應該等待各路軍隊全部集結,才可出戰。』寇恂說:『溫縣是河内郡的藩蔽,丟失了溫縣則無法守住河内郡。』於是急行趕赴溫縣。。第二天作戰,军队還沒集結完成,偏将军冯异派的救兵剛好感到,寇恂便命士兵爬上城楼大喊“劉公兵到了”,使苏茂的部队動搖,趁机出击,大败敌军,苏茂的士兵自己跳进黄河淹死的就有几千人,俘虏万余人,杀死贾彊[5]。寇恂、馮異乘勝度過黃河,圍住洛陽城一遍后返回[6]。從此洛陽震動,白天城門緊閉。當時,劉秀聼傳聞說朱鮪攻破河內,过了一会儿,寇恂檄文到了,劉秀大喜道:『我知道寇子翼可勝任!』

后来寇恂听取同学茂陵董崇的劝说,便推病不管事。到了刘秀要攻打洛阳时,寇恂便派他哥哥的儿子寇张、姐姐的儿子谷崇做部队的先锋。刘秀很欣赏他们,封他们做偏将军。

任职颍川编辑

建武二年(26年),寇恂因犯拘囚拷问上书人的罪被免职。当时颖川人严终赵敦聚众万余人,和密县贾期合兵劫掠。寇恂遭免職數月后,被任命為潁川太守,与破奸将军侯进攻擊贾期,歷時數月,將贾期斬首,潁川郡全部平定。光武帝封寇恂为雍奴侯,赏万户。

執金吾賈復的部将在潁川殺人,寇恂將其拘捕處死。當時國家剛剛建立,部隊中人犯法大多會被容忍,賈復因此引以爲恥,和左右說:“我與寇恂同爲將帥,今日被他陷害。大丈夫岂有怀着怨恨而不决断的呢?我见到寇恂,一定要亲手杀了他。”寇恂知道后不與賈復見面。谷崇说:“我也是将军。带剑侍卫在旁边,有变乱也足以抵挡。”寇恂说:“不對。過去藺相如不畏懼秦王而屈於廉頗,是為國家著想。區區趙囯,尚有此義,我怎麽可以忘了這個道理呢?”于是命令属下各县存储准备酒饭,贾复军队入界,就用两人份的酒食招待。贾复入界后,寇恂上路上出迎,但半途就称病而囘,贾复想领兵去追,但士兵都已经喝醉。寇恂让谷崇将情况通知刘秀,刘秀便征召寇恂,寇恂到时,贾复正在席上见到寇恂到来想要退避。刘秀勸說:“现在天下还没平定,两虎怎么能够私鬥呢?”,下诏两人同坐。於是两人和解,相挨着坐十分开心,最後共車同出,結友而去。寇恂回到潁川。

建武三年(27年),寇恂做汝南太守,与骠骑将军杜茂讨伐盗贼,后来便修建乡学,教授学生。

建武七年(31年),寇恂接替朱浮执金吾。第二年,寇恂跟随光武帝攻打隗嚣,这时颍州盗贼蜂起,寇恂便与光武帝一同驾车南征,盗贼全部投降。最后光武帝没有留任寇恂为颍州太守,百姓請求再借寇恂留任一年,皇帝准許,史稱“借寇恂”。

建武十年(34年),光武帝准备亲自讨伐隗嚣余党高峻,寇恂劝阻他,但光武帝不听,最终还是没有攻下。后来光武帝派寇恂出使高峻,说如果还不投降,就要带耿弇等五营攻打他。高峻的军师皇甫文会见寇恂,婉言推辞不肯投降,寇恂大怒,杀死了皇甫文。并派皇甫文的副使告诉高峻“軍師無禮,已戮之矣。欲降,急降;不欲,固守。”高峻當天就打開城門投降。

名重朝廷编辑

建武十二年(36年),寇恂去世,曰威侯。儿子寇损继承爵位。[7]

家族编辑

世系图编辑

评价编辑

  • 鄧禹:“寇恂文武備足,有牧人禦眾之才。”(《後漢書·鄧寇列傳第六》)
  • 范晔司马彪《後漢書·鄧寇列傳第六》:“稱‘喜怒以類者鮮矣’。夫喜而不比,怒而思難者,其惟君子乎!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於寇公而見之。”“元侯淵謨,乃作司徒。明啟帝略,肇定秦都。勛成智隱,靜其如愚。子翼守溫,蕭公是埒。系兵轉食,以集鴻烈。誅,有剛有折。”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一》:弇亦書與況,盛陳世祖度略,宜速來相見。
  2.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一》:況乃馳至昌平,遣小子舒獻馬焉。
  3.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弇走昌平就況,因說況使寇恂東約彭寵,各發突騎二千匹,步兵千人。
  4.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 》:弇與景丹、寇恂及漁陽兵合軍而南,所過擊斬王郎大將、九卿、校尉以下四百餘級,得印綬百二十五,節二,斬首三萬級,定涿郡、中山、巨鹿、清河、河間凡二十二縣,遂及光武於廣阿。
  5.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三》:明旦,陳兵未合,而馮異適至。恂乃令士卒乘城鼓噪,曰:「公兵至!」茂陣動,因奔擊,大破之。茂兵自投河,死者過半,斬其副將賈彊,遂乘勝渡河,環洛陽城,乃還。
  6.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異遣校尉護軍將兵,與寇恂合擊茂,破之。異因度河擊鮪,鮪走;異追至洛陽,環城一匝而歸。
  7.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ref1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