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復(9年-55年),字君文南阳冠军人。中國東漢初期軍事、政治人物。他協助漢光武帝建立東漢,虽然是儒生出身,但勇猛异常,常随汉光武帝左右,屡次冲锋在前,身负十二处创伤而不矜伐其功,為「雲台二十八將」第三位。他曾先後擔任執金吾左將軍等職,天下平定后又配合刘秀“偃干戈,修文德”的政策,主动与邓禹一同削减军队,推行儒学,为在“退功臣而进文吏”的局面下仍然能够参与讨论国家大事的三位列侯之一。

賈復
左將軍
時代新朝东汉
主君王莽→獨立勢力→漢中王刘嘉汉光武帝刘秀
君文
職官郡掾→自立将军→校尉破虏将军偏将军都护将军执金吾左将军
封爵冠军侯胶东侯
封地冠军朝阳冠军三縣→郁秩壮武下密即墨观阳六縣
籍貫南阳冠军
出生新朝始建国元年(9年)
逝世东汉建武三十一年(55年)
諡號刚侯

生平编辑

年少好學编辑

賈復年轻时喜爱學習,研习《尚书》。师从舞阴人李生,李生惊叹于他的容貌志气,对他大加赞赏。王莽末年,賈復做了縣,到河东郡,路上遇见强盗。同行的十多个人都舍盐而逃,只有賈復将盐带了回去,县中人称赞他讲信用。

追随刘秀编辑

下江、新市兵起时,賈復在羽山聚衆數百人,自立為将军。后来更始帝登基,賈復就带部下归顺了汉中王刘嘉,并且做了校尉

更始二年(公元24年),賈復见更始帝治下政治混乱、诸将放纵,便劝刘嘉说现在天下未平,當力求统一而不是割据一方。刘嘉认为他说的很对,但觉得自己没有这种能力,便推荐賈復去找当时身为大司马刘秀。賈復拿著劉嘉的推薦信,與劉嘉部下的朱祜陳俊一同北渡黃河,投奔劉秀。賈復在柏人追上刘秀,靠邓禹的介绍得到召见。刘秀認爲他非尋常之人,鄧禹也稱賈復有將帥的氣節,便任他为破虏将军督盜賊。賈復的馬羸弱,劉秀便以其車駕的左馬賜予他。刘秀属官認爲賈復是後來投奔劉秀的又喜歡折辱同僚,要求降他为尉,但刘秀說:“賈督有擊退敵人千里的威風,剛剛得到任職,不得擅自更改職務”。

未嘗喪敗编辑

刘秀到达信都,命賈復为偏将军。五月,攻克邯郸,升任他为都护将军。秋,劉秀征討在射犬的赤眉別帥與青犢、上江、大彤、鐵脛、五幡共十餘萬眾,有次賈復随刘秀與青犊賊作戰,战至中午,敵軍堅守不退。刘秀想要先让军士吃饭再战,賈復則以“先破之,然後食耳!”回應,背负羽旗衝鋒在前,所向披靡,敵人敗走,諸位將領都佩服其武勇。

建武元年(公元25年),賈復又在北面与五校贼战于真定,大破贼军,但也身負重傷。刘秀大驚說:“我之所以不讓賈復擔任別將,就是因爲他輕敵,果然失去了一位名將。聽説他妻子懷有身孕,若是女孩,我以兒娶之,如果是男孩,我以女嫁之,不讓他擔心他的妻子子女。”不久后,賈復的伤好了,在蓟县追上了刘秀,相見兩人非常高兴,大摆筵席。又任賈復为先锋,攻打邺县。劉秀即位為帝,賈復被拜为执金吾,封为冠军侯[註 1]。賈復率軍渡過黃河,與大司馬吳漢、建義大將軍朱祐,廷尉岑彭,右將軍萬脩,驍騎將軍劉植,楊化將軍堅鐔,積射將軍侯進,偏將軍馮異祭遵王霸等十一將軍圍朱鮪於洛陽,时间达数月之久[1]。九月辛卯(11月5日),朱鮪接受岑彭劝降,举城归附。后击败朱鲔陈侨等人。

建武二年(公元26年),又加封给他穰县朝阳两个县。三月,劉秀因爲南方的郾王尹尊等人尚未归降,召集众将商议军事。劉秀沉吟許久將檄文擲於地上,說:“郾最強,宛其次,誰能擊破他們?”,賈復主动请缨攻擊郾王。劉秀笑道:“執金吾攻擊郾王,我還有什麽擔心的呢,大司馬吳漢應該去攻擊宛地”。光武帝便派他和阴识刘植等人南下渡过五社津攻打郾王,城破,尹尊投降。之後,又東擊更始帝任命的淮陽太守暴汜,暴汜也投降。秋,賈復又南下攻克召陵新息等地,也被平定。

八月,鄧奉囘家鄉新野時,看見家鄉被吳漢所掠奪,憤而造反,擊破漢軍,駐扎于淯陽,與董訢等勢力相聯合。十一月,賈復和征南大將軍廷尉岑彭、建义大将军朱祜、建威大將軍耿弇,漢忠將軍王常,武威將軍郭守,越騎將軍劉宏,偏將軍劉嘉、耿植等人共同討伐鄧奉,攻打堵鄉的董訢,鄧奉率兵來救,董訢、鄧奉兩人所率均爲南陽精兵,戰事持續數月不能取勝,朱祜兵敗被俘[2]

建武三年(27年)春天,賈復升任为左将军,在新城渑池击败赤眉军,后与光武帝会师宜阳,使赤眉军投降。

夏四月,光武帝南下親征董訢、鄧奉,到了葉,董訢、鄧奉兩人率兵阻攔,被岑彭所擊敗。大軍前進至堵陽,董訢投降,鄧奉在夜晚逃回淯陽。光武帝於是統領岑彭、耿弇、賈復及積弩將軍傅俊、騎都尉臧宮等諸將追擊鄧奉於小長安,大破敵軍,鄧奉投降[3]。在征討鄧奉的過程中,賈復再次負傷[4]

恩遇甚厚编辑

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賈復被封为胶东侯,以郁秩、壯武、下密、即墨、梃、觀陽六縣為食邑。賈復知道光武帝要偃息干戈,休整文德,便同右将军高密侯邓禹一同削减军队,敦崇儒学,光武帝也因此罢免了左、右将军。賈復回到封地后,加位特進,便闭门修养威严。朱祜等人又推薦賈復應該擔任宰相,但當時劉秀剛把政事全部交給三公處置,功臣一并不用,賈復并未为相。當時列侯之中,只有高密侯鄧禹、固始侯李通與膠東侯賈復三人得以參與議論國家大事,恩遇非常。

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三月,刘秀詔羣臣商议分封皇子之事,于是贾复与大司空窦融、固始侯李通、高密侯邓禹、太常登[註 2]等一同上书,奏请刘秀分封皇子,刘秀下诏同意了他们的意见[5]

建武三十一年(55年),賈復去世,谥号刚侯

評價编辑

  • 劉秀:“賈督有折沖千里之威。”“我所以不令賈復別將者,為其輕敵也。”
  • 范曄後漢書》:“從征伐,未嘗喪敗,數與諸將潰圍解急,身被十二創。以復敢深入,希令遠征,而壯其勇節,常自從之,故復少方面之勛。諸將每論功自伐,復未嘗有言。帝輒曰:『賈君之功,我自知之。』”“若之不伐,公之義信,乃足以感三軍而懷敵人,故能克成遠業,終全其慶也。”“陽夏師克,實在和德。膠東鹽吏,征南宛賊。奇鋒震敵,遠圖謀國。 ”

家族编辑

胶东刚侯
賈復
胶东侯
贾忠
贾武仲胶东侯
贾邯
即墨侯
贾宗
胶东侯[註 3]
贾敏
胶东侯
贾育
即墨侯
贾参
胶东侯
贾长
即墨侯
贾建

子女编辑

  • 賈忠:賈復死後,嗣爵。賈忠死後,子贾敏嗣爵,建初元年(76年)因誣告母親殺人而入罪,國除。
  • 贾武仲:賈復第五子,妻為馬援馬姜,詳見其詞條。
  • 賈邯:賈復小子,原膠東侯國除后漢肅宗更封其為膠東侯,食邑一縣。賈邯死後,子賈育嗣爵。賈育死後,子賈長嗣爵。
  • 賈宗:賈邯弟,原膠東侯國除后漢肅宗更封其為即墨侯,食邑一縣,官至長水校尉,詳見其詞條。

相關编辑

故事编辑

  • 某次賈復軍隊駐扎在汝南(資治通鑒係于建武二年賈復奉命南征之時),部將在潁川犯下殺人之罪,為潁川太守寇恂所殺,當時法度剛剛建立,軍中犯法,大多被寬恕,賈復因此以之爲恥,對周圍人說:“寇恂與我同爲將帥,現在卻被他欺負,大丈夫哪有受到欺負而不解決的呢?我現在見到寇恂,一定要親手殺了他。”[6]寇恂聽聞了賈復的謀劃,想避而不見,其外甥谷崇認爲有自己帶劍護衛左右,足以抵擋賈復,寇恂用藺相如廉頗將相和的典故回應,表示屈于賈復是為國家大事著想而不是怕他[7]。於是命令屬下各縣存儲準備酒飯,賈復軍隊入界,就用兩人份的酒食招待[8]。賈復入界后,寇恂上路上出迎,但半途就稱病而囘,賈復想領兵去追,但士兵都已經喝醉[9]。寇恂让谷崇將情況通知劉秀,劉秀便徵召寇恂,寇恂到時,賈復正在席上見到寇恂到來想要退避,劉秀說:“現在天下還沒平定,兩虎怎麽能夠私鬬呢?”,於是下詔兩人同坐,兩人最終十分開心,出門同車,結友而去[10]

傳説编辑

  • 民间传说中,认为云台二十八将上应二十八宿,而賈復则对应氐土貉。
  • 中國指腹爲婚的最早記載即來自於《後漢書·賈復傳》,劉秀以爲賈復傷重將死,於是表示要將自己的兒女與其妻腹中之子相婚配,但這只是對有功之臣的安撫,不能以其為民間已大量存在此習俗的根據[11][12]

注释编辑

  1. ^ 冠軍縣為賈復家鄉,冠军侯亦为西汉名将霍去病之封号。
  2. ^ 太常登具体姓名不详。
  3. ^ 建初元年(76年)坐罪,國除。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與大司馬吳漢,大司空王梁,建義大將軍朱祐,右將軍萬脩,執金吾賈復,驍騎將軍劉植,楊化將軍堅鐔,積射將軍侯進,偏將軍馮異、祭遵、王霸等,圍洛陽數月。朱鮪等堅守不肯下。
  2.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復遣朱祐、賈復及建威大將軍耿弇,漢忠將軍王常,武威將軍郭守,越騎將軍劉宏,偏將軍劉嘉、耿植等,與彭並力討鄧奉。先擊堵鄉,而奉將萬餘人救董訢。訢、奉皆南陽精兵,彭等攻之,連月不克。
  3.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帝至堵陽,鄧奉夜逃歸淯陽,董訢降。彭復與耿弇、賈復及積弩將軍傅俊、騎都尉臧宮等從追鄧奉於小長安,帝率諸將親戰,大破之。奉迫急,乃降。
  4.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彭與耿弇諫曰:『鄧奉背恩反逆,暴師經年,致賈復傷痍,朱祐見獲。陛下既至,不知悔善,而親在行陳,兵敗乃降。若不誅奉,無以懲惡。』
  5.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三月,乃詔羣臣議。大司空融、固始侯通、膠東侯復、高密侯禹、太常登等奏議曰:「古者封建諸侯,以藩屏京師。周封八百,夾輔王室,尊事天子,享國永長,為後世法。故詩云:『大啟爾宇,為周室輔。』高祖聖德,光有天下,亦務親親,封立兄弟諸子,不違舊章。陛下德橫天地,興復宗統,襃德賞勳,親睦九族,功臣宗室,咸蒙封爵,多受廣地,或連屬縣。今皇子賴天,能勝衣趨拜,陛下恭謙克讓,抑而未議,羣臣百姓,莫不失望。冝因盛夏吉時,定號位,以廣藩輔,明親親,尊宗廟,重社稷,應古合舊,厭塞衆心。臣請大司空上輿地圖,太常擇吉日,具禮儀。」制曰:「可。」
  6. ^ 後漢書·鄧寇列傳第六》:執金吾賈復在汝南,部將殺人於潁川,恂捕得繫獄。時尚草創,軍營犯法,率多相容,恂乃戮之於市。復以為恥,嘆。還過潁川,謂左右曰:『吾與寇恂並列將帥,而今為其所陷,大丈夫豈有懷侵怨而不決之者乎?今見恂,必手劍之!』
  7. ^ 後漢書·鄧寇列傳第六》:恂知其謀,不欲與相見。谷崇曰:『崇,將也,得帶劍侍側。卒有變,足以相當。』恂曰:『不然。昔藺相如不畏秦王而屈於廉頗者,為國也。區區之趙,尚有此義,吾安可以忘之乎?』
  8. ^ 後漢書·鄧寇列傳第六》:乃敕屬縣盛供具,儲酒醪,執金吾軍入界,一人皆兼二人之饌。
  9. ^ 後漢書·鄧寇列傳第六》:恂乃出迎於道,稱疾而還。賈復勒兵欲追之,而使士皆醉,遂過去。
  10. ^ 後漢書·鄧寇列傳第六》:恂遣谷崇以狀聞,帝乃征恂。恂至引見,時復先在坐,欲起相避。帝曰:『天下未定,兩虎安得私鬥?今日朕分之。』於是並坐極歡,遂共車同出,結友而去。
  11. ^ 什么是指腹为婚?它有什么历史?_韦放. www.sohu.com. [2020-10-29] (英语). 
  12. ^ 光武帝刘秀“指腹为婚”. 文史天地. 2011, (11): 93.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