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彭(?-35年),字君然南陽棘陽人。东汉名将、军事家。岑彭原为新朝官吏,后归顺刘秀,在东汉统一战争中率领大军平定荆襄、陇蜀,最终在攻蜀时被刺客刺杀,成爲繼來歙后又一位在东汉灭蜀之战被刺殺的大將。岑彭以信义著称,洛阳朱鲔、淇園呂植、交阯鄧讓、江夏侯登、武陵王堂、長沙韓福、桂陽張隆、零陵田翕、蒼梧杜穆、交阯錫光、邛穀任貴等人都在其感召或说服下投降,同时其战功卓著、部隊軍紀優良,与冯异并被史书评价为当时仅有的两位“建方面之号”的大将,死後蜀人為其立廟祭祀,为东汉开国功臣,名列雲台二十八將第六位。

岑彭
征南大將軍
國家中国
時代新朝东汉
主君皇帝王莽→大司徒刘縯→大司马朱鲔汉光武帝刘秀
君然
封號归德侯→舞阴侯
籍貫南陽棘陽
出生不詳
逝世建武十二年(36年)
谥号壮侯
墓葬河南省邓州市杨营乡安众村北

生平编辑

归附汉军编辑

新朝时,岑彭署理棘陽县长。地皇三年,汉军起兵,攻拔棘陽,岑彭帶家屬投奔前隊大夫[註 1]甄阜。甄阜愤怒于岑彭不能固守,于是拘禁岑彭的母亲、妻子,令他立功自赎。岑彭於是率領賓客奮力戰鬥。

更始元年正月壬子朔(23年2月10日)[註 2],甄阜、梁丘賜於沘水西戰敗被殺[1][2],岑彭也受了傷,於是逃往宛,與前隊貳嚴說共同守城。漢兵進攻數月,城中糧盡,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岑彭才與嚴說舉城投降。更始元年五月(23年7月4日),宛城被刘縯攻克[3][4]

当时,汉军诸将想要诛杀岑彭,大司徒刘縯说:“岑彭是郡中重要官吏,专心堅守正是其气节。现在我们正做大事,应当表彰義士,不如给他封爵,以勉励后人。”于是,更始帝封岑彭为归德侯,令其隶属于刘縯。不久,刘縯被更始帝君臣谋害,岑彭成為大司马朱鲔的校尉,岑彭追随朱鲔进攻王莽手下的楊州牧李聖,将其斩杀,平定了淮陽城,朱鲔推荐岑彭担任淮阳都尉。更始帝派遣立威王張卬與將軍徭偉镇守淮陽。徭偉反叛,击走张卬。岑彭率兵攻击徭偉,将其击败。之后,岑彭迁任潁川太守,恰逢舂陵劉茂起兵,攻克潁川,岑彭不能夠就任,於是和麾下數百人跟從河內太守南陽人韓歆

更始二年(24年),劉秀也正好來到河內,韓歆主張想要守城,岑彭試圖阻止韓歆,但不被聽從,劉秀也接受冯异建议派修武人衛文劝降韩歆,[5]。不久劉秀到了懷縣,韓歆被迫投降。劉秀知道韓歆当初想要守城的謀劃,非常生氣,將韓歆逮捕于鼓下,準備將其処斬。劉秀召見岑彭,岑彭趁機進言說:“如今赤眉進入關中,更始帝處於危險境地,其手下權臣不守規矩,矯稱詔制。現在道路阻塞,四方蜂起,群雄競逐,百姓無所歸命。個人聽説大王您平定河北,開創王業,這真是皇天祐漢,為士人之福。岑彭有幸蒙您兄長司徒公劉縯相救得以活命,但沒有來得及報恩,司徒公就遇難死去,這讓我永遠遺憾於心。現在又碰見了您,我願意獻身為您效力。”劉秀因此與岑彭結交很深。岑彭又說韓歆為南陽豪族,可以為我所用。於是劉秀赦免了韓歆,任命其為鄧禹軍師。

更始帝手下的大將軍呂植率兵屯駐淇園,岑彭將之說降。

劉秀派吴汉攻击在邺的谢躬,令岑彭協助製作方略,吴汉设计说降魏郡太守陳康,陈康收捕谢躬的妻子儿女和其大将军刘庆。谢躬从隆虑作战失败归来时,并不知陈康已经归降,于是仅率几百骑兵入城,此时岑彭在城内,吴汉在城外,正将谢躬擒杀[6]。拜岑彭為刺奸大將軍,派其督察眾營,授予他平時所持的節,跟從自己平定河北。[7]

勸降朱鲔编辑

建武元年(24年),劉秀即位,拜岑彭為廷尉,讓他仍然保有歸德侯的爵位,行大將軍事。

七月,岑彭與大司馬吳漢,大司空王梁,建義大將軍朱祐,右將軍萬脩,執金吾賈復,驍騎將軍劉植,楊化將軍堅鐔,積射將軍侯進,偏將軍馮異祭遵王霸等人,圍攻洛陽數月。朱鮪等人堅守不肯投降。光武帝劉秀因爲岑彭曾經是朱鮪的校尉,命令岑彭去勸降他。朱鮪在城上,岑彭在城下,兩人相互噓寒問暖説話如平時一樣。岑彭趁機説:“岑彭過去為您部下,承蒙您薦舉提拔,常常想向您報恩。目前赤眉已經攻陷長安,更始帝遭到张卬廖湛胡殷三王反叛。光武帝劉秀承受天命,平定燕、趙,完全占有幽、冀之地,百姓歸心,賢俊雲集,現在他親率大兵攻打洛陽。天下之事,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您雖然嬰城固守,又將等待什麽呢?”朱鮪說:“大司徒刘縯被殺時,我參與了其中謀劃,又上諫更始帝不要派劉秀北伐,實在是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敢投降。”岑彭返還,對劉秀詳言此事。劉秀說:“想成就大事的人,不因小怨而憎恨。朱鮪現在如果投降,官爵都可保住,何況誅罰呢?河水在此,我一定不會食言。”岑彭又去告訴朱鮪,朱鮪從城上放繩索下來說:“一定要讓我相信,就乘此上城。”岑彭快走向繩索想要上城。朱鮪見其誠心,於是答應投降。過了五日,朱鮪率領輕騎拜訪岑彭,回頭對諸部將說:“堅守城池等待我的消息。我如果不能回來,諸位就率領大軍前往轘轅,歸順郾王尹尊。”於是自縛,和岑彭一同前往河陽。光武帝立刻即解開其縛,并召見他,又令岑彭夜晚送朱鮪歸城。第二天,朱鮪率領其部眾出降,光武帝劉秀拜朱鮪為平狄將軍,封扶溝侯。

南平荆襄编辑

冬十月,岑彭受派遣攻擊荊州羣賊[8]。当时南方尤其混乱,南郡秦豐占據黎丘,自稱楚黎王,领地有十二縣;董訢起兵堵鄉;許邯起兵於杏[註 3];又有更始帝手下諸將各自擁兵占据南陽各城。

建武二年(26年),岑彭連下犨、等十余城。秋,岑彭又击破杏,降伏许邯,升任征南大将军。

冬十一月,岑彭率领朱祐賈復及建威大將軍耿弇,漢忠將軍王常,武威將軍郭守,越騎將軍劉宏,偏將軍劉嘉、耿植等八将军讨伐鄧奉[9]。岑彭先攻擊堵鄉的董訢,邓奉率领萬餘人前来救援董訢。董訢、邓奉手下都是南陽的精兵,岑彭等人因之連續數月不能攻克。

建武三年(27年)夏,光武帝劉秀親自南征,抵達葉,遭到董訢手下別將率領數千人遮擋,車騎不能前行。岑彭出擊,大破敵軍。劉秀抵達堵陽,鄧奉在晚上逃回淯陽,董訢降。岑彭又與耿弇、賈復及積弩將軍傅俊、騎都尉臧宮等跟隨劉秀追擊鄧奉,於小長安交戰,光武帝率諸將親自作戰,大破敵軍。鄧奉投降,光武帝劉秀同情鄧奉,認爲他是舊功臣,而且此事釁起吳漢,想要原諒他。但岑彭與耿弇上諫說:『鄧奉忘恩叛逆,反抗超過一年,以致賈復受傷,朱祐被俘。陛下已經到來,也不知道改過從善,卻親自在戰場作戰,兵敗才投降。如果不誅殺鄧奉,將無以懲惡。』於是鄧奉被處斬。

劉秀返還后,岑彭受命率領傅俊臧宮、劉宏領軍三萬餘人南擊秦豐,攻陷黃郵[註 4]。秦豐與其大將蔡宏在鄧抵擋岑彭,岑彭數月不得進軍。

秋七月,劉秀爲岑彭戰事不順而感到奇怪,於是責怪岑彭。岑彭心中恐懼,在晚上率領兵馬,下令稱明早向西攻擊山都。又放鬆俘虜的看守,令其逃亡會去將其告知秦豐,秦豐於是聚集其軍隊在西面邀擊岑彭。岑彭卻潛兵渡沔水,在阿头山破秦丰部将张扬,在河谷間伐木開道,直奔黎丘,擊破各屯駐軍。秦豐聽説后大驚,快速返回救援。岑彭與諸將依靠東山設營寨營,秦豐與蔡宏在夜晚擊鼓進攻,而岑彭預先已經做好準備,出兵迎擊,秦豐敗走,岑彭率軍追斬蔡宏。此役后,岑彭更封為舞陰侯。秦豐相赵京率宜城投降,被任命為成漢將軍,和岑彭一同在黎丘圍攻秦豐。當時田戎擁兵於夷陵,聽説秦豐被圍,害怕漢軍將要抵達,想要投降。但田戎的妻兄辛臣向田戎上諫說:“現在四方豪傑各自占有郡國,洛陽地不過如掌一般大,我們不如按下兵馬不動,以觀察局勢的變化。”田戎說:“以秦王秦豐的強大,尚且被岑彭所圍困,何況是我呢?我已經決定投降了。”

建武四年(28年)春,田戎留下辛臣駐守夷陵,自己領兵沿長江沔水而下,抵達黎丘,約定日期投降,但辛臣偷走了田戎的珍寶,沿著小路先向岑彭投降,再寫信招降田戎。田戎懷疑辛臣一定會出賣自己,於是不敢投降,而與秦豐合兵,岑彭出兵攻擊田戎,經過數月,大破田戎手下的部隊,田戎大將伍公拜見岑彭投降,田戎逃回夷陵。光武帝劉秀到達黎丘慰勞軍隊,封賞岑彭手下百餘名有功的吏士。

建武五年(29年)三月[10],岑彭攻打秦豐已經三年,斬首九萬餘級,秦豐剩下的部隊只有千人,城中糧食將盡。劉秀認爲以秦豐已經變得弱小,下令朱祐替代岑彭圍攻秦豐,派遣岑彭與傅俊南擊田戎,大破敵軍,攻陷夷陵,部隊追至秭歸。田戎與數十騎逃入蜀地,其妻子士眾數萬人都被擒獲。岑彭認爲將征伐蜀地,而夾川谷少,水險難以漕運,於是留威虜將軍馮駿駐軍江州,都尉田鴻駐軍夷陵,領軍李玄駐軍夷道,自己領兵還屯津鄉,正當荊州要害之地,喻告諸蠻夷,若有投降者就上奏分封其君長。岑彭過去與交阯牧鄧讓關係不錯,便寫信給他陳述國家的威德,又派遣偏將軍屈充移檄江南,發佈詔命。於是鄧讓與江夏太守侯登、武陵太守王堂、長沙相韓福、桂陽太守張隆、零陵太守田翕、蒼梧太守杜穆、交恥太守錫光等人都派且使者上供,都被分封為列侯,還有如張隆派遣張曄般派遣兒子領兵幫助岑彭征戰的[11]。從此江南地方的珍寶開始流通於中原各地。

建武六年(30年)冬,刘秀召岑彭入京,多次宴请岑彭,厚加赏赐。岑彭再南回津乡,有诏命他经过家里时为先人上冢,又下命大长秋在初一、十五向岑彭家太夫人请安。

西征陇蜀编辑

建武八年(32年)閏月,岑彭随光武帝攻破天水隗嚣逃往西城,公孫述將領李育前來援救隗嚣,駐守上邽,光武帝便讓岑彭、吳漢率軍圍攻西城,蓋延耿弇圍攻上邽。岑彭用縑囊裝上泥土做堤,堵塞谷水以淹西城,但谷水從地中數丈涌出,城只淹沒了丈餘深,隗嚣將領行巡、周宗率領蜀地救兵趕到,隗囂得以前往冀[12]。漢軍糧食已盡,於是燒毀輜重,率兵前往隴,蓋延、耿弇也隨之撤退。隗囂出兵追擊各營,岑彭殿後阻擋,向東進入弘農后,百姓持酒肉慰勞軍隊說:“有幸將軍殿後,我們的子弟得以能夠生還。”[13]諸將因之保全部隊東歸,岑彭也回到了津鄉。

建武九年(33年)三月,公孫述派遣其將任滿、田戎、程汎,率领數萬人乘坐枋箄到江關,擊破馮駿及田鴻、李玄等人,攻陷了夷道夷陵,占據了荊門山、虎牙山[14],在江水上建立浮橋、鬥樓,设置欑柱堵塞水道,在山上結營以抵抗汉军[15]。岑彭多次进攻不利,於是建造了數千艘直進樓船、冒突、露橈。

建武十一年(35年)春閏月,岑彭與吳漢及誅虜將軍劉隆、輔威將軍臧宮、驍騎將軍劉歆,征發南陽、武陵、南郡的士兵,又征發桂陽、零陵、長沙的转运棹卒,共六萬餘人,五千匹马,一同在荊門会和。吳漢认为三郡棹卒大量消耗粮食,想要解散他们。岑彭则认为蜀兵正盛,不可遣散,并上書说明状况。光武帝刘秀回報岑彭说:“大司馬吴汉熟悉使用步兵、騎兵,不懂水戰,荊門的战事,都依赖征南公您了。”岑彭在军中招募攻击浮桥的人,先登之人可得上賞。於是偏將軍魯奇應募前往。当时風急,魯奇的船逆流而上,直沖浮橋,此時東風,船被水中欑柱的反把所钩住走不了,鲁奇等人乘勢拼命攻战,并投火炬烧浮桥,当时風怒火盛,浮橋和鬥樓都崩塌燃烧起来[16]。岑彭又全军順風並進,所向無前。蜀兵大亂,溺死數千人。斩杀任滿,活捉程汎,而田戎退守江州[17]

岑彭上书奏任劉隆為南郡太守,自己率领臧宮、劉歆長驅直入江關,命令軍中不得抢劫。所过之处,百姓都奉上牛和酒欢迎慰问。岑彭见到各处的耆老,对他们说大漢哀湣巴蜀百姓长期被奴役,于是興師遠伐,讨伐有罪的人,為民除害。辞让不接受百姓的牛和酒。百姓都十分高兴,争相开门投降。光武帝下诏岑彭守益州牧,他所攻下郡,就由他行太守事,離開地方時,就將太守的名號給後將軍,選拔官員擔任州中的長吏[18]

岑彭到了江州,因为田戎粮食很多,难以马上攻陷,于是留下冯骏在江州,自己领兵乘胜直指垫江,攻破平曲,收缴几十万石米。

公孙述派遣延岑吕鲔王元和他弟弟王恢拒守广汉资中,又派侯丹等二萬余人守黄石[註 5]。岑彭于是多设疑兵,派遣护军楊翕和臧宫抵御延岑等,自己则逆都江[註 6]而上,袭击侯丹,大破其军。又日夜兼程连续行军两千多里,直接攻克武阳,派遣精锐骑兵奔袭广都,离成都仅几十里。公孙述本来听说汉军在平曲,于是派大兵迎击。等到岑彭抵达武阳,绕到延岑军后面,蜀地震惊。公孙述也十分惊异,用杖击地说:“他怎么能这么神速啊”。

命逝彭亡编辑

冬十月,岑彭扎营于彭亡,岑彭很厭惡這個地名,准備遷往他地,因天黑未果。公孙述派遣刺客,谎称逃亡的家奴前来投靠,乘夜间刺杀岑彭。岑彭死后谥壮侯。

岑彭攻打蜀地,从荆门到武阳,治军严整,秋毫无犯。邛穀王任貴听说岑彭的威信,数千里外派使者前来归降,恰好岑彭刚死,于是光武帝将任貴所进贡的财物赐予岑彭的妻子儿女。蜀地百姓爱惜岑彭,在武阳给他设立了庙宇,按季节祭祀。

评价编辑

范晔后汉书》:“中興將帥立功名者眾矣,惟岑彭馮異建方面之號,自函谷以西,方城以南,兩將之功,實為大焉。若之不伐,岑公之義信,乃足以感三軍而懷敵人,故能克成遠業,終全其慶也。昔高祖柏人之名,違之以全福;征南惡彭亡之地,留之以生災。豈幾慮自有明惑,將期數使之然乎?”“陽夏師克,實在和德。膠東鹽吏,征南宛賊。奇鋒震敵,遠圖謀國。”

家族编辑

世系图编辑

舞阴壮侯岑彭
细阳侯岑遵穀阳侯岑淮
细阳侯岑伉
细阳侯岑杞
细阳侯岑熙
细阳侯岑福

後裔编辑

相關编辑

故事编辑

  • 既平隴,復望蜀:建武八年(32年)閏月,當時漢軍伐隴,圍困西城、上邽二城,劉秀留信給圍困參與西城的岑彭說:“兩城若攻陷了,就可率兵南下攻擊蜀地。人好像不會知足,已經平定了隴,又想平定蜀。每次發兵,頭髮都白了。”後世即以“得隴望蜀”形容人不知足。

傳説编辑

  • 民间传说中,认为云台二十八将上应二十八宿,而岑彭则对应尾火虎。
  • 中國傳統戲劇中多有岑彭的形象,且常與馬武一同出現,如豫劇中有《收岑彭》的剧目,京剧有《马武收岑彭》《取洛陽》的劇目,傩戏中有《岑彭马武夺状元》的劇目,但多與史實有較大差距。

影视编辑

注释编辑

  1. ^ 此爲新朝制度下官名,相当于南陽郡太守。
  2. ^ 《後漢書》誤作甲子朔,考諸曆法當爲壬子朔。
  3. ^ 《後漢書注》:南陽復陽県有杏聚。
  4. ^ 《後漢書注》:黄郵,聚名也,在南陽新野県。
  5. ^ 即横石滩,位于涪陵。
  6. ^ 即成都江。

延伸阅读编辑

[]

 後漢書·卷17》,出自范晔后汉书
 東觀漢記
 维基共享资源阅览影像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一》:更始元年正月,斬阜、賜,死者萬餘人。
  2.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更始元年正月甲子朔,漢軍復與甄阜、梁丘賜戰於沘水西,大破之,斬阜、賜。
  3.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六月己卯,光武遂與營部俱進,自將步騎千餘,前去大軍四五里而陳。……時伯升拔宛已三日,而光武尚未知,乃偽使持書報城中,云「宛下兵到」,而陽墯其書
  4. ^ 後漢書·宗室四王三侯列傳第四》:五月,伯升拔宛。
  5.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一》:王至河內,太守韓歆謀將城守。脩武人衛文多奇計,馮異素知之。異言於王,使衛文說歆,令降,岑彭亦勸歆,遂從之。王以歆不即降,置之鼓下,將斬之。
  6.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一》:河北既定,遣吳漢、岑彭擊謝躬。躬時拒五校於隆慮,令大將軍劉慶守鄴城。漢說魏郡太守陳康曰:「上智處危以求安,中智因危以爲功,下愚安危以自亡。危亡之至,在人所由,不可不察。今京都敗亂,四方雲擾,劉公所向輒平之,公所見也。謝尚書不量力,內與蕭王違戾,外失河北之心,公所知也。公據孤危之城,堅守自安,以待滅亡。義無所立,節無所成,不若開門內軍,轉禍爲福,免下愚之危,收中智之功,此計之至者也。」於是陳康乃收劉慶及躬妻子,開門內漢軍。躬聞漢等至,將輕騎歸,不知漢已得其城,與數百騎夜至鄴。時漢在城外,彭在城中,開門內躬,脅將詣傳斬之。
  7. ^ 《東觀漢記·傳四》:光武使吳漢收謝躬,令岑彭助漢為方略,拜為刺姦大將軍,督察眾營。上以常自所持節授岑彭,從平河北。
  8.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冬十月癸丑,車駕入洛陽,幸南宮却非殿,遂定都焉。遣岑彭擊荊州羣賊。
  9.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冬十一月,以廷尉岑彭為征南大將軍,率八將軍討鄧奉於堵郷。
  10.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三月癸未,徙廣陽王良為趙王,始就國。平狄將軍龐萌反,殺楚郡太守孫萌而東附董憲。遣征南大將軍岑彭率二將軍伐田戎於津郷,大破之。
  11. ^ 續漢書》:“張隆遣子曄将兵詣彭助征伐,上以曄為率義侯。”
  12. ^ 《東觀漢記·傳四》:岑彭與吳漢圍隗囂,時以縑囊盛土為堤,灌西城,谷水從地中數丈涌出,故城不拔。
  13. ^ 《東觀漢記·傳四》:彭東入弘農界,百姓持酒肉迎軍,曰:「蒙將軍為後拒,全子弟得生還也。」
  14. ^ 後漢書注·光武帝紀第一下》于“公孫述遣將田戎、任滿據荊門。”下注:“《水經注》曰:‘江水東歷荊門、虎牙之閒。荊門山在南,上合下開,其狀似門,虎牙山在北,石壁色紅,閒有白文類牙,故以名也。此二山,楚之西塞也。’在今硤州夷陵縣東南。”
  15.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下》:三月辛亥,初置青巾左校尉官。公孫述遣將田戎、任滿據荊門。
  16. ^ 續漢書》:“時天東風,其欑柱有反把,鉤奇船不得去。”
  17.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下》:閏月,征南大將軍岑彭率三將軍與公孫述將田戎、任滿戰於荊門,大破之,獲任滿。
  18. ^ 《東觀漢記·傳四》:彭若出界,即以太守號付後將軍,選官屬守州中長吏。
  19. ^ 周書·蕭詧傳》:岑善方字思義,南陽棘陽人,漢征南大將軍彭之後也。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