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小王子

1943年小说
(重定向自小王子 (小说)

小王子》(法語:Le Petit Prince、英語:The Little Prince),是法国贵族作家、诗人、飞行员先驱安托万·德·圣修伯里创作的最著名的小说,发表于1943年。作为法语书籍中拥有最多读者和译本的小说,《小王子》曾当选为20世纪法国最佳图书。它是世界最畅销的图书之一,被翻译成250多种语言和方言[2],全世界迄今已售出两亿多册,年销售一百多万册。[3][4][5]

Le Petit Prince
Littleprince.JPG
作者 安東尼·聖修伯里
中文書名 小王子
插圖 圣修伯里
語言 法语等250多种其他语言
類型 兒童文學
出版商

Reynal & Hitchcock(美国)

Gallimard(法国)[1]
出版日期 1943(R&H)/1945(Gallimard)
上一部作品 《战区飞行员》(法語:Pilote de guerre)英文版書名《航向阿哈斯》(英語:Flight to Arras)(1942)
下一部作品 《给一个人质的信》(法語:Lettre à un otage/英語:Letter to a Hostage)(1944)

聖修伯里作为法国最有名的幾個文学奖的得主与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始时的预备役飞行员,在法国沦陷自己流亡美国时完成了本书的手稿。其大半的著名作品都是其时在感情剧变和健康恶化的状况下写出的,这之中就包括那个关于一个跑到地球来的小王子的有关孤独、友情与得到而又失去的爱的感人小故事。[6] 自小说发布以来,《小王子》已經被广泛改编为廣播劇舞台剧电影电视剧芭蕾舞剧歌剧等各种形式。[7][8][2]

灵感来源编辑

事件与人物编辑

《小王子》所述的飞行员坠机于撒哈拉沙漠的情节明显取材于聖修伯里的亲身经历。聖修伯里1939年的回忆录《风沙星辰》(法語:Terre des hommes)中详细地叙述了这段遭遇。

1935年12月30日2:45,聖修伯里与副驾驶兼导航员安德烈·普雷沃(法語:André Prévot)在飞行了19小时44分钟后,飞机因故障不幸坠于撒哈拉大沙漠[9]。他们当时正试图打破巴黎至西贡的飞行速度记录,赢得150,000法郎的奖金[10]。飞机型号是 Caudron C-630 Simoun[N 1],据信坠机地点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奈特伦洼地(Wadi Natrun Valley)附近[11]

两人都在空難中奇迹生还,但紧接面临着沙漠酷暑,严重脫水的挑战。当时他们只有一张简单含混的地图,几串葡萄,一瓶咖啡,一个橙子,一点和一天量的飲用水。过了不久两人就看到了海市蜃楼,紧接着感到越来越逼真的幻觉。第二、三天的时候,竟脫水到了一滴汗都流不出的地步。最后第四天,一个貝都因人骆驼路过时发现了他们,用土法施补水术后才救了两人的性命[10]

聖修伯里做邮政飞行员时,曾在撒哈拉沙漠见过一种大耳朵的狐狸「耳廓狐」,这大概就是书中狐狸的原型。1928年聖修伯里在尤比角做航空邮件站经理时,曾在一封给他妹妹Didi的信裏,提到过驯养耳廓狐的想法。

据研究,文中小王子的那朵自负而任性的玫瑰乃基于聖修伯里的萨尔瓦多籍妻子康斯薇洛·德·聖修伯里[12],而小行星 B-612则源于其以多火山而著名的祖国萨尔瓦多[13]。尽管两人的婚姻并不圆满,他还是像小王子温柔地爱护他的玫瑰一样把她放在心上。小王子在地球上遇到的玫瑰,象征着聖修伯里遇到的出軌等婚姻问题。

有证据表明,故事中的狐狸说的那句玫瑰之唯一而特别只因他爱她的话,源于聖修伯里的纽约密友汉密尔顿[12]。《小王子》标志性的语句“人只有用自己的心才能看清事物”据说也是汉密尔顿说的。

有研究者认为,书中巨大的猴面包树暗喻当时正毁灭地球的纳粹势力。[12]而小王子安慰飞行员说自己的身体只是一具空壳的话则来自聖修伯里的弟弟法蘭索瓦,法蘭索瓦臨終時,对守在病床前的聖修伯里说:“别担心。我很好。我撑不下去了。这只是我的身体。”[14]

以“外太空到地球来的访客的遭遇”的故事来表述自己哲学和社会观点的手法,早在1752年就由伏爾泰在其作品《Micromégas》中用过了。聖修伯里极有可能读过并了解这部传统法语文学作品。

小王子的形象编辑

小王子这个形象可能受聖修伯里自己幼年外貌的启发。他小时一头蜷曲的金发,被朋友和家人叫做“太阳王”(Le Roi-Soleil)。1942年聖修伯里在加拿大魁北克遇到的哲学家查尔斯的儿子,八岁的托马斯同是一头蜷曲的金发。[15][16][17]

另外,聖修伯里居于纽约长岛时曾与美国飞行员先驱查尔斯·林德伯格及其妻子安妮·莫罗见过面,他们的儿子兰德·莫罗·林德伯格也是一头金发。[18][19][N 2]

聖修伯里对小王子的记述最早一次可追溯到1935年。其年5月14日他作为巴黎晚报记者来到莫斯科,在那发回的第二份稿件中,他记述了在法国开往苏联的火车上的经历。一天晚上,他大胆地从一等车厢跑到三等车厢,看到几个挤到一起回国的波兰家庭。他在稿件中不仅写了一位小小的王子,还在思辩的文字中融入了种种不同的风格[20]

小说创作编辑

二次大战刚爆发时,聖修伯里正在法国空军的一个侦查飞行中队工作。而他在战前就已是一名小有成就的飞行界前辈了。法国1940年战败并投降納粹德國,成為納粹的傀儡政權,是為維琪法國,聖修伯里与其妻子逃离了法国,1940年生平第一次来到美国,目的是劝说美国政府尽快参战对抗德国等轴心国

1941年1月至1943年4月期间,聖修伯里夫妇住在位于纽约中央公园南的两件套间公寓中[21],后来搬到了长岛阿舍罗肯的贝文公馆,最后住在了贝克曼(英語:Beekman Place)一栋租来的房子[22]。 魁北克的游行演说结束并返回美国后,他后来的出版商 Reynal & Hitchock 中伦尤的妻子伊莉莎白·伦尤仔细观察了聖修伯里几个星期,并极力劝说他写一本童书。她认为这样做有助于缓解他的健康问题,减轻压力。于是聖修伯里于1942年后期在纽约州阿舍罗肯创作了这部《小王子》,手稿最终于十月完成。[17]

 
长岛的贝文公馆[17],摄于2009年4月2日

本书最初创作于中央公园南的套件公寓中,但不久聖修伯里就觉得这地方太吵,夏天太热,不适合写作。后来康斯薇洛找了一个更好的住处:位于阿舍罗肯的足有22个房间的贝文公馆,俯瞰长岛海湾。聖修伯里刚开始还抱怨说“我只要个小屋,你却把凡尔赛宫搬来了”。但没过几个星期,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甚至开始对其装修。最后按他的话说,这里成了“...一个写作的天堂,我这辈子都没住过这么好的地方”。于是就开始昏天黑地地写起来。累了就借助加了雞蛋的松饼、琴通寧調酒、可口可乐雪茄和来乡下看望这位知名人物的各路朋友和侨胞们的评论打起精神。看望他的人之中有一位为康斯薇洛写作的瑞士作家德尼·德·鲁热蒙(法語:Denis de Rougemont)。他设计了那张小王子趴在地上,四肢朝天的的图。[6][22]这位作家后来写了一部聖修伯里的传记,还帮康斯薇洛完成了其自传《玫瑰传》(The Tale of the Rose)。

那栋法兰西第二帝国风格的公馆,掩映在乔木之间,其规模为聖修伯里提供了多样的写作环境。他可以连续几个小时一会写作,一会画素描和水彩;同时为了照到太阳,把扶手椅和画架,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从图书室直搬到客厅。就像《小王子》中一天43次的日落:“在你的小小星球上...只需把你的椅子稍微挪一点点...”[6][22]。《小王子》出版时聖修伯里43岁,他44岁牺牲。实际上原文写的是43次日落,但他死后的版本大都改成了44次来向聖修伯里致敬。[23]

《小王子》出版后仅仅几个星期后,甚至连版税都没来得及领,作家兼飞行员聖修伯里就参加了自由法国军。而他确实十分喜欢《小王子》,战时也随身带着一份作品副本,时不时地读给他人[24]。聖修伯里坐船到北非,加入了原来的飞行中队,恢复了原先的领航员工作,为32艘船护航。1944年7月为了防备轴心国在法兰西的攻击,他参加了一次从科西嘉岛飞往大陆的间谍行动,随后失踪,从此再也没有人见到他。此时距巴黎解放仅三个星期。[6]2004年,法國文化部考察隊在法國馬賽的外海發現聖修伯里當年駕駛的P-38戰鬥機殘骸。

插图与手稿编辑

那些简洁而优雅,早已成为故事一部分的水彩插图全是聖修伯里自己一个人画的。他青年时期学过建筑,但完全不能据此认定他是个画家——正如他在《小王子》开头自嘲般地说的那样。有几张画画到了他常用的那种透明纸的反面。[22]有时候他会把图画初稿和文章草稿送给同事和朋友,甚至在他后来驾驶的P-38闪电式战斗机的驾驶舱中都发现了几张卷成纸团的草稿。据说,纽约艺术家,雕塑家兼实验电影制片人约瑟夫·康奈尔(英語:Joseph Cornell)现藏有两三张《小王子》原稿插图。[25]2007年有人证实,1994年日本一场二手交易会上曾神秘售出过一张《小王子》水彩草稿。[26][27]

聖修伯里终其一生都在不停地涂鸦。他不时会在类似给情人的信,笔记本,手绢,桌布或随便其他的什么地方上画小人。他画的早期人物,随主题不同而外形各异。例如有些长得像洋娃娃,有着娃娃脸和天使的翅膀,还有一个和罗伯特·克鲁姆(英語:Robert Crumb)因之而出名的的作品 Keep On Truckin' 中的角色长得很像。聖修伯里时常会画一些小人追蝴蝶的画,要是有人问他这是什么意思,那个总把这些涂鸦小人当成自己第二意志的聖修伯里会说,这些小人追的实际上是“实体化的理想”[6]。最终,小王子的成了现在我们所熟知的样子:早熟的小孩子,一头蜷曲的金发。其来源引发了无数的猜测。

为纪念《小王子》出版五十周年,皮尔庞特摩根图书馆暨博物馆曾举办过一场大型展览,展出了该博物馆从各处得到的聖修伯里手稿,图画等资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聖修伯里的密友汉密尔顿。聖修伯里在离开美国,到阿尔及尔重拾其法国空军飞行员身份前把这些草稿送给了她。

博物馆的发言人称,《小王子》的最终插图手稿现已全部遗失,这次展览上展出的是聖修伯里没有在作品中采用的几幅插图手稿。例如,小王子的行星被猴面包树吞噬殆尽、飞行员孤单地睡在飞机旁的图画。也许是为了不让读者觉得插图太一板一眼才删掉的。[12]

附有聖修伯里签名的《小王子》手稿和其他几幅文字图画草稿现存于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摩根图书馆暨博物馆[4]。还展出了一些没有在书的最终版本中出现的内容。

译本与发行编辑

《小王子》的首部译本是凯瑟琳·伍兹英语Katherine Woods(1886-1968)翻译的英文版(英文版書名:The Little Prince[28]

自1943年发行第一版起,世界各地至少出版了二百五十种语言写成的許多版本,直到2014年為止,粗略估计仅中文就有不下七十個版本。2017年,《小王子》廣東話版出版[29]。《小王子》的中文版有两个常用译名:“小王子”與受到日本影响的“星星王子日语星の王子さま[30]

事实上通过对句子结构和用词等方面的分析,语言学家可以找出译本的翻译来源,例如从法语原作、英语第一版或其他地方翻译過来[31]

2005年,有人将《小王子》翻译成一种阿根廷土著语言图巴语,书名是《So Shiyaxauolec Naa》。这是《聖經新约》后第一本译至该语言的图书。人类学家弗洛伦斯·托拉(Florence Tola)称“既然《小王子》讲的是蛇,狐狸和星际旅行之类的事情,那就和图巴神话没什么区别,所以没有什么奇怪的。”[32]除此之外,它还是少数几本译成拉丁文的现代图书,称为《Regulus》或者《Pueri Soli Sapiunt》。

因為《小王子》直率的观点和清晰的言论,维希法国官员很早就封禁了此书,《小王子》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才在法国本土正式出版[1]。法国解放前,《小王子》和其他聖修伯里作品都只在地下发行[33][34]。例如1943年法国里昂就秘密印刷了一千份他的畅销作品《Pilote de Guerre》,书中再现了德国对法国的侵略。[35]

改编编辑

几十年来《小王子》被广泛改编为各种形式,包括:

其他

小王子这个形象还出现在了下述各处:东芝集团的环保标志;威立雅能源服务集团的戒烟运动“虚拟大使”;美剧《迷失》一集中。

荣誉与历史编辑

博物馆与展览编辑

位于法国巴黎勒布尔热法国航空航天博物馆中,有一处特地为纪念聖修伯里而设的展位。展馆展出了《小王子》的几个早期版本,及其他几部聖修伯里作品。2004年在地中海地区发现了他失踪时驾驶的P-38闪电式战斗机的残骸,修复后也在展出之列。

1996年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宣布了他《小王子》主题的艺术装置:七个花岗岩小行星漂浮在两米高的地球四周,上面放着黄铜制的故事中各人物的像。它自1996年初造成后就一直放在丹麦富勒比约市的中心广场。[46]但正如《小王子》中所述“真正重要的事物眼睛是看不到的,要用心去感知”,2011年塑像在一次丹麦比隆的展出中被偷走了。[47]

 
日本小王子博物馆的“点灯人广场”

日本神奈川箱根町有一个小王子博物馆。博物馆广场立有小行星 B-612 及小王子的雕像,包括一个“点灯人广场”。博物馆还包括了一座不小的小王子公园,园中有一座”康斯薇洛玫瑰花园”。但实际上博物馆的主体还是其室内部分。

2009年,为庆祝“法国年”,巴西圣保罗 OCA 艺术展览中心(OCA art exhibition centre)举办了一场小王子专题展览。在整整一万平米,四层楼的展馆中展出了各种有关《小王子》,有关聖修伯里及其哲学思想的展品。四层楼分为四种风格:沙漠,异世界,星星和宇宙。一楼有张巨大的地图,上绘有聖修伯里飞过的路线和南美的航空邮政站。展览上还展出了当时他驾驶的飞机 Caudron Simoun 的全比例复制品,及其坠于撒哈拉大沙漠的情景再现。

天文学编辑

因《小王子》的主题及其知名度,多颗小行星以与小王子相关的名字命名。

  • 一颗1975年发现的小行星被命名为 “2578 Saint-Exupery”。
  • 一颗1993年发现的小行星被命名为 “46610 Besixdouze”。十进制46610化为十六进制就是B612,而“Besixdouze”在法语中是“B 六 十二”的意思。
  • 2003年,一颗小行星卫星(实发现于1998年)被部分命名为“Petit-Prince”。
  • 有一个叫做“B612基金会”的组织,协会宗旨是为地球搜寻各种对其有危险的小行星
 
印有聖修伯里头像和《小王子》插图的50法郎

钱币与邮票编辑

法国进入欧元区前,50法郎的纸币是瑞士设计师普杰(Roger Pfund)设计的《小王子》主题,上有是聖修伯里头像和《小王子》插图,包括一副蟒蛇吃大象的图画。[24][48]用放大镜可以看到上面的微缩文字“Le Petit Prince”。[來源請求]法国另於1993年10月发行了一款面值50法郎的纪念币,一面是聖修伯里的画像,另一面是小王子。[49]

据统计截至2011年,至少有24个国家发行过《小王子》或聖修伯里相关的的纪念邮票。[50]

笔记本编辑

Moleskine笔记本品牌设计了以小王子普鲁士为主题的限量版周记本、日记本和礼盒套装。[51]

底注编辑

注释
  1. ^ 聖修伯里坠毁在撒哈拉大沙漠的飞机是一架Caudron C-630 Simoun,序列号 7042,法国注册号 F-ANRY。
  2. ^ 据霍夫曼所说:“安妮在她写的东西里对聖修伯里的迷恋跃然纸上,不过也许这只不过是一位传奇般的飞行员作家谈到另一位时很自然的反应。”聖修伯里拜访过安妮,在他家呆了一整天但只和后来回家的查理谈了一小时的话。查理不会讲法语而聖修伯里不懂英语,而且两人在诸如目前的欧洲局势的应对方法和阿道夫·希特勒其人等问题上意见相左,还有充当两人翻译的安妮法语很吃力,因而两人其实根本没谈点什么。圣修伯里那时正广泛宣传称美国应早日参战,林德伯格则强烈反对美国政府扯进这场欧洲战争中,而且和斯大林一样,认为应该与希特勒签订和平条约。最终,按霍夫曼的话,两位未来的战时P-38飞机飞行员之间的谈话收场得“完全不算什么光辉胜利”,“而且因为他妻子对这位法国冒险家表现出了过多的兴趣,查理很不高兴。”
引用
  1. ^ 1.0 1.1 LePetitePrince.net (2011) Le Petit Prince - 1945 - Gallimard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2-02-25., lepetitprince.net. [2011-10-6]. 尽管聖修伯里生前最后的法国出版商称《小王子》在1946年才开始销售,在那一年此书才出版,但很明显这只是一种法律上的处理,是为了类似能多享受一年版权保护之类的目的而做的。因为包括该网站在内的好几个其它来源均声称,1945年12月30日就已有了一批共12,250份的印本。
  2. ^ 2.0 2.1 Shattuck, Kathryn. A Prince Eternal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New York Times, 3 April 2005.
    Mun-Delsalle, Y-Jean (2011) Guardians of the Futur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Peak Magazine, March 2011, pg. 63.
  3. ^ Goding, Stowell C. (1972) Le Petit Prince de Saint-Exupéry by George Borglum (review)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French Review,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eachers of French, October 1972, Vol. 46, No. 1, pp. 244-245. Retrieved 26 October 2011. (subscription)
  4. ^ 4.0 4.1 Van Gelder, Lawrence. Footlights: Celestial Traveler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New York Times, 9 May 2000.
  5. ^ Inman, William H. (2011) "Hotelier Saint-Exupery's Princely Instincts", Institutional Investor, March 2011. Retrieved online from General OneFile, 6 November 2011 (subscription).
    The Independent. The Little Prince' Graphic Novel To Be Published in English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Independent, 23 September 2010. Retrieved 18 September 2011.
    Little Prince enthusiast websit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ell, Susan. I Shot French Literary Hero Out Of The Sky Archive.is存檔,存档日期2008-05-11, The Scotsman. Johnston Press Digital Publishing. 17 March 2008. Accessed 4 August 2009.
  6. ^ 6.0 6.1 6.2 6.3 6.4 Schiff, Stacy. A Grounded Soul: Saint-Exupery in New York. The New York Times. 1993-05-30 [201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08). 
  7. ^ Naina Dey. Cult of subtle satire. The Statesman. 2010-01-14 [2010-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7). 
  8. ^ MTG editorial. World Classic for all ages. 2010-02-05 [2010-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2-08). 
  9. ^ Schiff 1996, p.258.
  10. ^ 10.0 10.1 Schiff, Stacy. Saint-Exupéry: A Biography, New York, 1994, Da Capo. pp.256–267.
  11. ^ Schiff 1996, p.263.
  12. ^ 12.0 12.1 12.2 12.3 Reif, Rita. "A Charming Prince Turns 50, His Luster Intact", The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19, 1993.
  13. ^ Saint-Exupéry, Consuelo de, 2003
  14. ^ Saint-Exupéry, Antoine de. Airman's Odyssey, Reynal & Hitchcock, 1942.
  15. ^ Schiff (1996), p. 378.
  16. ^ Brown (2004).
  17. ^ 17.0 17.1 17.2 Cotsalas, Valerie (2000) 'The Little Prince': Born in Asharoke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New York Times, 10 September 2000.
  18. ^ Dunning (1989).
  19. ^ Hoffman, William. A Flight To Eternit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Doric Column, 16 December 1998. Retrieved 16 October 2011.
  20. ^ Saint-Exupéry, Antoine de. A Sense of Lif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Funk & Wagnalls, 1965, pg. 37.
  21. ^ New York Times. 1989-05-12.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22. ^ 22.0 22.1 22.2 22.3 Cotsalas, Valerie. 'The Little Prince': Born in Asharoken. New York Times. 2000-09-10 [2009-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30). 
  23. ^ Schiff, Stacy. Bookend: Par Av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New York Times, 25 June 2000.
  24. ^ 24.0 24.1 Schiff, Stacy. Bookend: Par Av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New York Times, 25 June 2000.
  25. ^ Bourdon, David (1967) The Enigmatic Collector of Utopia Parkwa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Life Magazine, 15 December 1967, pg. 63.
  26. ^ Frey, Christopher (2007) "Read Your Own Adventure", Globe and Mail, 7 April 2006.
  27. ^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07) "Original Little Prince Drawing Found in Japan", CBC Arts,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pril 4, 2007.
  28. ^ Woods, Katherine, 1886-1968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ew York: CORSAIR Online Catalog of The Pierpont Morgan Library, The Morgan Library & Museum. Retrieved April 21, 2012.
  29. ^ 小王子廣東話版 | 安東尼.廸.聖艾舒比尼. www.cosmosbooks.com.hk. [2019-05-20] (中文(香港)‎). 
  30. ^ Bathrobe. Le Petit Prince in Chinese, Japanese, and Vietnames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athrobe's Le Petit Prince website, retrieved September 16, 2011.
  31. ^ Bathrobe. The 'Sheep Test' and Other Tests for Identifying If The Little Prince Was Translated From French or English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athrobe's Le Petit Prince website, retrieved September 16, 2011.
  32. ^ Legrand, Christine, "Quand Le Petit Prince devient So Shiyaxauolec Nta'a" ("When The Little Prince Becomes So Shiyaxauolec Nta'a"), Le Monde, 6 April 2005, p.1.
  33. ^ Severson 2004, p.166, 171.
  34. ^ Schiff 1996, p. 366
  35. ^ Lepetitprince.net (2011) Articles of StEx: Brief Chronograph of Publication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12-10., lepetitprince.net website, 2011. Retrieved 23 October 2011.
  36. ^ Dvoskina, Yelena. "Knipper, Lev Konstantinovich." In Grove Music Online. Oxford Music Onl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ccessed August 4, 2009.
  37. ^ Block, Geoffrey. "Loewe, Frederick." In Grove Music Online. Oxford Music Onl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ccessed August 4, 2009.
  38. ^ Winn, Steven. "Little Prince' Opera Comes To Berkele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April 27, 2008. p.N–20. Accessed August 4, 2009.
  39. ^ Collins, Glen. "From Kubrick To Saint-Exupery." New York Times. April 14, 1985. p.30. Accessed August 4, 2009.
  40. ^ 存档副本. [2015-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8). 
  41. ^ "Grammy Award Winner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 Grammy.com. The Recording Academy. Accessed August 4, 2009.
  42. ^ "Le Petit Prince Spectacle Musical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2-15." Music Nation Group. Accessed August 4, 2009.
  43. ^ Le petit prince. IMBD. [2015-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06) (英语). 
  44. ^ 法国动画《小王子》首曝预告 CG+停格重塑经典 英文版配音众星云集. 时光网. 2014-12-10 [2015-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0) (中文(中国大陆)‎). 
  45. ^ 影/《小王子》電影版 在台未演先轟動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9-24.
  46. ^ Galschiøt Gallery official website. [2012-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15). 
  47. ^ Tyve Går Eft Er Galschiøt-Skulpturer (Thieves Make Off With Galschiot Sculpture Yesterda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丹麦文), Copenhagen: Berlingske (e-newspaper), 17 October 2011. Retrieved 13 January 2012 via Galschiøt Gallery website.
  48. ^ Roger Pfund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Dave Mills and Madison; Banknotes of France. Retrieved March 26, 2011
  49. ^ Scott, Simon (2000) Profile: French Pilot and Author Antoine de Saint-Exupery (broadcast transcript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PR Weekend Edition, National Public Radio, 23 December 2000. Retrieved from Gale Document Number: GALE|A1661222035, 6 November 2011.。
  50. ^ Images of international stamps (government- and private-issue) honoring Saint-Exupér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2011-08-20.
  51. ^ http://shop.moleskine.com/en-us/search/?q=LE+PETIT+PRINCE[永久失效連結]
文献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