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张新吾(1879年12月14日-1976年9月13日),又名星五,曾用名川沙县龚镇人.中國早期应用化学实业人。

张新吾少年时在上海梅溪书院读书,后用张奎名字考入天津北洋大学堂(即北洋大学,现在的天津大学),由于学业成绩优异,官费留学日本

1903年,他从日本帝国大学(现在的东京大学前身)毕业回国,是中国人攻读应用化学科的第一人。因为是官费生,先到天津报到。创办了天津工艺学校兼任教师,备受当时天津名人严范孙赞赏。翌年调到北京,在商部任主事兼任进士馆教习和北京高等实业学堂教师。其时,商部欲在北京开设工厂,树立风气,他看到当时中国市场上日本火柴大量输入,年值银一千万两以上。为了杜塞漏卮,救济民生起见, 建议在京先办火柴厂。商部考官要他当场制造样品。他用几根牙签,配—些化学物品,制成样品,使当场人皆惊讶万分。这样, 就由官商合办丹凤火柴公司,由他担任技术顾问。因品质优良,声誉大著。此后北京即不见日本火柴踪迹了。

他留日时期,曾多次听孙中山革命演讲。孙对他说:“你行动不敏捷,不宜冲锋打仗,身陷火线;可以专心读书,将来革命成功后,可出力建设国家”,于是他就未直接投身革命。丹凤火柴公司于1918年与天津华昌火柴厂合并,改为丹华火柴公司,资金为120万元,由他担任董事长职务,在当时也称得起是个大企业了。在奉天省(即今辽宁省)安东还设立一个火柴匣料和轴木厂,成绩很好。但后因经营不善,改制火柴。

1950年,他以年老辞去丹华一切职务,在家潜心研究国学。

民国初年,他历任农商部参事,代理次长、代理总长。平时最喜读书,有书在手竟至废寝忘食。有一次,袁世凯召集阁员会议,他是代理总长应当参加会议。可是,那时他正在看书,竟至忘参加,致使袁世凱大为不满。他后来辞去代理总长的职务,但仍任参事,并专心搞实业。在农商部任职时间,正值第一次欧战爆发,价飞涨,遂在政府同意下,官商合办龙烟铁矿及附设石铁厂(即现首钢前身),资金一千万元,由他任总经理,计划建设,建造了首钢的第一个五百吨的炼铁炉。后出于军阀混战,铁路时断时通,铁砂不能运到,加以资金不足,铁价因欧战结束而大跌,遂停止经营。

抗战胜利后,石景山炼铁厂曾由国民党恢复开炉,由于他的创办,特请去点火开炉,来纪念他的功绩。他担任总经理期间,本着实业救国的愿望,从没取过工资,还代垫利息五万元,借与龙烟款十万元。他—再以实业为重,而绝不从中谋个人私利。

解放前,他专办实业,对于官宦名利,从不追求。孔祥熙是他的老友,曾多次邀他参加政府工作,他都婉言谢绝。王正廷是他北洋大学堂的同班同学,同住一个宿舍,亦多次邀他出来主持农商部事务,他亦拒绝。翁文灏吴鼎昌钱新之都是数十年的知心朋友,但从未有任何政治上的关系。他在京汉线上与李组绅杨临斋魏子肫等创办了六河沟怡立永安煤矿,担任董事长董事名义。在北京还创办玉泉黄酒公司,名菲一时。

他曾发起与北大化学系教授陈聘丞马君武吴蕴初范旭东创办中华化学会,历任九届会长。后国民政府迁都南京,遂辞去会长名义。他曾与李组绅等兴办天津南开大学矿科。抗战前夕,日本在我国尤其是华北,开设了许多火柴厂。他们大量的偷税走私,以致华商纷纷亏损,多濒于破产,遂与上海大中华火柴厂刘鸿生合倡联营[1]。正巧由于吴鼎昌实业部长坚持要他去日本,担当建商务处并首任驻日商务参赞,直属实业部领导,以批准联营为要挟。他万般无奈,允去半年,设館后即返,遂蒙吴同意火柴联营,结果去了一年。

在东京任职期间,由于他是帝大毕业生,在日本比较有威望。“张公馆”宾客常满,全是实业家及—般名流。前首相石桥湛山就是常客,藤山爱一郎是三代的老友。他想籍此联络日本实业界起来共同反对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曾向蒋政权报告日本机密多件,蒋没任何行动,他知事不可为,遂辞职归国。不久抗战爆发。抗战期间他住在北京。日本三菱财阀,曾多次要求与他合作。三菱常董秋山是他的帝大同学,携日金八百万元,嘱他办任何厂矿,他以年老推脱掉。汉奸王荫泰殷同曹汝霖等亦多次逼他出任伪职,都被他一一拒绝。日本宪兵队曾由曹汝霖陪同,来逼索永安煤矿矿照,亦未付与,其实就在银行保管箱内。他以丹华火柴公司董事长身份,在京隐居八年。他平时极少出门,仅以阅览书籍,尤其是哲学来度时日。

1941年冬,他借第二子结婚机会到上海,想顺道去重庆。但听到重庆政府腐败,特务横行,到处贪污枉法,民不聊生,毫无抗战气氛,遂放弃入川之念,又返北京。胜利后,以年事已高,力不从心,辞去丹华火柴公司职务。在家写作。

张新吾对国学中庸》颇有研究,著有《学庸新义》卷,由唐文治撰写《序言》,称他为中国化学第一名家。晚年以实业家的生涯,潜心对古代哲学整理研究,赋以新义,写了《三极论》初稿。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某老教授夫妇曾不时前来听讲请教并做记录。(原稿在十年浩劫中曾意外灭失,45年后却又神奇地在北京重现。现已由法律出版社刊印全国发行。)老友黄炎培曾建议此稿推荐给毛澤東主席一阅,但他以尚未完稿而推辞。解放后,黄炎培出任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曾到家邀他任副部长,他以年老,对政府政策亦不甚了解,亦没有从命。

张新吾一生谨慎,无恶习嗜好,能操流利的日语英语。一生无积蓄,稍有资金即投入实业,对于贫困亲友能解囊相助,毫无吝啬。张新吾在六十年代初决定参加民革组织,同时参加全国政协学习小组的活动。[2]

參考文獻编辑

  1. ^ 全国文史资科第十九卷
  2. ^ 张维康,《川沙县志资料第7期》,川沙县县志编修办公室编,1983年8月2日,总第十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