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花鈿妝

(重定向自斜紅

花钿[註 1]、又稱花子面花,是中國的一種傳統化妝方式,後傳至日本朝鮮,是女子施于额头、眉心、兩鬓的一種妝飾,也即花钿妆

花鈿
臉上飾有花鈿的五代供養人
臉上飾有花鈿的五代供養人
中文名稱
繁體花鈿
简体花钿
日文名稱
日文汉字花鈿
假名かでん
韓文名稱
谚文화전 연지곤지
韩文汉字花鈿、臙脂곤지
文观部式hwajin、yeonjigonji

花钿由金、银、貝、紙或其他材料雕鏤、裁剪成薄片,有花、鸟、蝴蝶等各種形状。顏色則以红、黄、绿为多。與此類似的面靥妆靥則是由胭脂塗成。但兩者有時會混用,指於面上繪上圖案的面妝[2][1]

以材料和顏色不同而又有別稱,如金箔製作的為金鈿,翠綠色羽毛製作的為翠鈿,黃色材料製成的則為花黄。粘花的主要材料是呵胶鱼鳔胶

起源编辑

 
東晉顧愷之《女史箴圖》中女子額上繪有V字形花鈿

中國女性在化面妝的習俗最遲見於春秋战国时期,而花钿本身的起源則較為複雜,歷代文獻對此有不同記載[1]。現代考古發現又與文獻記載有所出入。

漢代劉熙釋名》所言,以紅色顏料點在面上稱為,本來是天子諸侯之妾在月經來潮時表示不能進御的一種標識,後來流傳到民間,成為一種妝飾[3]湖北江陵汉墓就出土了绘有“的”妆饰的木[4]

《中华古今注》说花鈿由秦始皇發明,他命令宮人貼五色花子。至東晉時有童謠說織女死後,人們貼草油花子為織女守孝。到北周時,宮人出席宴會貼五色雲母花子,侍奉主人時則貼奉勝花子作桃花妝[5][2][1]

一說起源於南朝宋武帝之女壽陽公主劉興弟,按《太平御覽》及《事物纪原》引《杂五行书》的相關記載,壽陽公主在某年的人日臥於含章殿簷下,一朵梅花落在公主額上,留下五辮花印,拂之不去。三日後才洗去。宮女覺得奇異,紛紛仿效,即梅花妝:“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臥于含章簷下,梅花落公主額上,成五出之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幾時,經三日,洗之乃落。宮女奇其異,竟效之,今梅花妝是也。” 。[2][1],這說法也不見於正史[4]

還有一種說法指是起源於武周時期女官上官婉兒,上官婉儿原為唐中宗昭容武則天稱帝後,上官婉兒輔助政務,而她因激怒了武则天而被黥面(《北户录》則指是以刀刻面[6]),後來為了掩盖痕跡而贴花。而在唐代宗大曆之前,不少士大夫妻子妒悍,婢妾因小事觸怒她們就被印面,這些婢妾就以形狀不同的點來遮蓋痕跡,有月點、錢點等[7]

亦有研究者主張花鈿是受到外來文化影響,可能源自佛像兩眉間的白毫日语白毫,因為佛教傳入而影響到婦女化妝,例如湖北省武昌蓮溪寺東吳永安五年墓出土陶以及長沙西晉永寧二年墓出土的漢代女俑,額中所飾圓點與白毫相似,然而並沒有實質史料證明兩者關係,此說尚不能肯定[2][4]。而在哈薩克阿斯塔納出土的十六國紙本繪畫以及印度北部古健馱邏國地區出土的貴霜王朝石雕像的裝飾與中國同時期的花鈿面飾相似,花鈿可能是受到中亞印度文化的影響[8][9][10]。亦有指華夏的面花有可能是源於受匈奴紋面圖案影響[10]:60

還有學者認為花鈿妝源於上古繪面習俗,為原始圖騰崇拜的遺風。不少文化當中皆有過在臉上特定位置繪上裝飾圖案的習俗,這些圖案都是有規則地排列,而花鈿妝的妝飾位置也和此類繪面相似,故此有學者認為花鈿妝與繪面有一定關係[2]:66。考古發現湖南長沙小吴门戰國楚墓中的彩繪女俑脸上呈梯形状的三排圆点,以及河南信阳出土的楚墓彩绘木俑的眼皮之的圆点是花钿的雏形,所以花钿的起源至少能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11][12][13]

各地情況编辑

 
初唐額上妝飾花鈿的仕女

中國编辑

先秦時期,婦女在臉上黏貼飾物或描繪裝飾圖案的風俗,即後世所稱之花鈿妝[13]。這種化妝方式在西周已經出現,初期稱為點的[14]。長沙戰國楚墓中的彩绘女俑脸上就点有梯形状的三排圆点,河南信阳出土的楚墓彩绘木俑的眼皮之上也繪有圆点,是早期花子的基本形狀[1][12]

漢代時這種在臉上繪畫圖案面妝很很流行,湖北江陵汉墓就出土了绘有圓點妆饰的木俑,長沙西晉永寧二年墓出土的漢代女俑也有施於眉額中間的圓形妝飾。這類妝飾於魏晉南北朝仍然可見,據晉人王嘉的《拾遺記》所載,東吳廢太子孫和有一次誤傷寵妾鄧夫人之臉頰,太醫說要以白、雜琥珀屑所製之藥膏塗抹,但找不到白獺髓,就用白獺骨代替。但藥膏的琥珀太多,使鄧夫人臉上留下赤點,卻顯得她更美麗。於是欲受寵之嬪御、婢妾紛紛仿效,成為一時風尚。[15][16]。武昌蓮溪寺東吳永安五年墓出土的女陶俑則有圓形施於眉額正中[2][4]。魏晉南北朝時花子的形狀豐富起來,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中妇女及儿童的额头上都绘有卷草形图样,鬓角处绘竖线形图样[14]

 
北宋仁懷皇后朱氏的翟衣像,臉上貼有珠翠面花

隋代,不但婦女會在臉上貼花子,連男性文官也會貼五色花子。無論如何,花钿在隋唐已經是常見的女性妝容[17][1]:13。唐至五代十國是花子的全盛時期,《中国历代妇女妆饰》,唐朝女子化妝順序為“一敷铅粉,二抹敷脂,三涂鹅黄, 四画黛眉,五点口脂,六描面靥,七贴花钿[1]:4。在民間也很流行,李复言的《续玄怪录·定婚店》裡的韋固的妻子就以花鈿遮掩額上的傷疤[18][1]。隨著花子的盛行,唐至五代十國出現很多不同材質、形狀的花子,唐代墓室壁畫中的女性不少都以花子妝飾臉部。晚唐時更發展至鼎盛,並延續至五代,敦煌壁畫中的晚唐至五代貴族婦女供養人畫像就有不少是滿面花子。五代十國的詩詞也有不少描述到婦女臉上的花子,如顾夐的《荷叶杯》有“小髻簇花钿,腰如细柳脸如莲。”,后蜀欧阳炯《女冠子》词曰“薄妆桃脸,满面纵横花靥”[1]:13

宋朝历代皇后翟衣像上仍然可以看到花鈿的蹤跡[1]:14[19]:500淳化年间出現了黑光纸剪成的团靥和鱼腮骨做成的“鱼媚子”,贵妇則用珍珠作装饰,即“珍珠花钿妆”[1]:14。到南宋時因為社會風氣趨於保守而漸漸衰落[1]:15元代妇女雖然仍有用花子飾面,但一般只在额部中央装饰一个极简单的花靥,不再是满面花靥[14]明代婦女在重大場合或節慶之日仍有装饰花靥,稱為面花,《明史·輿服二》載永樂三年定皇后禮服包括珠翠面花,即以珍珠點翠製成的面花,一套五件[20],一件貼於額部,另兩件分別貼於兩靨,兩件分別貼於左右眉梢末端近髮際處。《金瓶梅》第三十二回就提到李桂姐臉上貼著三個翠面花兒,翠面花兒就是點翠面花 [21]。其中貼於兩眉間的面花又稱為眉間俏[19]:362清代以后,妇女面饰花靥絕跡,只見於小孩眉心所點的小紅點,具有辟邪之意[14]

近年漢服復興運動興起,有些人穿著漢服時會在以花子妝飾臉部[22]

日本编辑

 
京都府京都市時代祭中作奈良時代宮廷女性打扮演員的花鈿妝

日本飛鳥時代奈良時代遣隋使遣唐使到中國,把隋唐文化帶到日本,包括服飾及化妝。雖然日本之前已經有化妝文化,但之前的化妝是以辟邪為目的,從隋唐傳入當地的化妝術和化妝品後,日本人才開始以美為目的之化妝。當時日本宮廷女性如皇族女官等亦模仿隋唐唐性化妝,以花鈿、靨鈿妝飾臉部。正倉院鳥下立女屏風就繪著臉飾鮮綠色花鈿與黑色靨鈿的仕女[23]:6[24][25][26][27][28]。當時宮中女性穿著朝服時都會以花鈿、靨鈿妝飾[29]。這種化妝方式一直流行至平安時代初期的宮廷[30],至中期發展出國風文化,帶有唐風的花子妝也漸趨衰落[23]:7[28]。此後只有一些特殊祭典中如平城京天平祭時代祭等需要扮演飛鳥、奈良時代至平安初期女性時才會化花鈿妝。

朝鮮编辑

 
穿上朝鮮傳統婚服圓衫、頭戴花冠朝鲜语Hwagwan,額頭、兩頰貼上臙脂點的韓國新娘

朝鮮的面花稱為胭脂點(연지곤지),由中國傳入[31]:110。在朝鮮三國時期,朝鮮從中國傳入化妝術。高句麗婦女也使用花子妝飾面部,其出現時間正是華人以花子妝面的全盛時期,是受到唐代影響[13]:175。位於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黃海北道安岳冬壽墓朝鲜语안악 3호분壁畫中的冬壽妻子臉上有红色的植物装饰物,為一细枝茎,对生九个小分枝,小枝尖端有圆形小叶。而水山里古墳朝鲜语수산리 고분壁画中的女主人的左侧脸上亦有一指甲大小的红色装饰[13]:173—174東岩里壁畫墳(동암리벽화분)的貴婦、雙楹塚朝鲜语쌍영총壁畫侍女、長川一號墳的舞妓樂妓面上也有花子[32]:5—6

統一新羅時期未見有花子的使用。至高麗王朝後期又再出現花子妝,例如河演之妻貞敬夫人星州李氏朝鲜语성주 이씨容像就以花子妝飾面部[33],一說認為高麗女性的花鈿妝是受到蒙古人建立的元朝影響[34][35]。到了朝鮮王朝,婚禮中的新娘都會在額頭、兩頰妝飾面花[31]:107,直至現在的朝鮮傳統婚禮中仍然可見[36]

類型编辑

花子按照装饰部位、形狀、顏色、材質有不同的名稱,因此名稱繁多。統稱有花子面花花鈿點的等。

装饰部位编辑

花鈿本指飾於額上之面花,後來變成統稱。飾於兩頰的稱為面靨靨鈿。飾於眉尾至兩鬢間太陽穴位置的長型面花稱為斜紅。晚唐起花鈿妝流行貼到面上多處,稱為滿面花子,敦煌壁畫中的就有不少滿面花子的供養人形象。

形狀编辑

花鈿妝所用的圖案多種多樣,有抽象、具象的圖形,複雜多變。有形、杏核形、銅錢形、花卉形、飞鹤形、蝴蝶形、蜻蜓形、菱形形、形、三叶形、形、露珠形、角形、雉鸟形、鱼鳞形、元宝形、扇面形、形、月牙形、卷草形、豎線形等不同形状。或为点画,或为剪贴,疏密相间, 匀称得当[2]:66—68[4]:94—96[1]:18[13]:174

最簡單、最基本的花子是圓點形,早在西周时期即已出现,稱為點的[14]。中國在唐代之前常見黃豆大小之點的[4]:94,有些是多個點的組合成圖案,例如長沙戰國楚墓中的彩绘女俑脸上之點的是組成梯形状的三排,河南信阳出土的楚墓彩绘木俑的眼皮之上也繪有圆点,[1][12]。唐代的《宮樂圖》、五代《簪花仕女圖》中的女性也在兩眉之間飾有圓點[1]:18高句麗古墳朝鲜语고구려의 고분壁畫中也常見圓形花子,例如水山里古墳壁画中的女主人的左侧脸上的红圓形[13]:173—174,東岩里壁畫墳貴婦面上的圓點、雙楹塚壁畫侍女、長川一號墳的舞妓和樂妓兩眉之間的紅圓點等[32]:173—174。由高麗王朝至現代的花鈿妝也是以圓形圖案為最常見。

隨著花鈿妝的發展,花子出現了繁多的形狀,不少是自然界事物如星、月、花、草等形狀,也有一些抽象圖案[2]:66—68。中國在魏晉時期的花子形狀經已豐富起來,如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中妇女及儿童的额头上有卷草形圖案,鬓角处則有竖线形图样[14]。到了唐代,妆靥之风愈演愈烈,图案日趋复杂[4]:94。晋謝朓《美女篇》“约黄能效月,裁金巧作星”與北周庾信《镜赋》云:“靥上星稀,黄中月落”等都是指婦女面上星形和月形的花鈿妝杂[4]:95。花卉形的花子也很常見,有些是以圓點組成花形,也有些是以數片花辮形組成花朵,其中梅花妝就是梅花形的花鈿妝。

有些特定圖案的花子也有特定的名稱,如星星形的面靨稱為星靨,杏核形的面靨稱為杏靨,銅錢形的花子稱為錢點等。

材質编辑

注释编辑

  1. ^ 讀為堂練切(普通話:tián、粵音:tin4),讀為亭年切(普通話:diàn、粵音:din6)為簪子類首飾[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吴倩. 传统艺术中的花钿研究 (碩士论文). 河北大學. 2010.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于倩、卢秀文. 敦煌壁画中的妇女花钿妆. 敦煌研究. 2006, 5: 63–70. 
  3. ^ 释名·释首饰. 以丹注面曰‘的’,的,灼也,此本天 子诸侯群妾当以次进御,其有月事者止而不御,重以口说,故注此丹于面,灼然为识,女史见之,则不书其名于第录也。  参数|quote=值左起第18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李华锋. 中国古代女性奇特面妆研究. 全国商情(理论研究). 2013, 7: 93, 95. 
  5. ^ 馬縞. 中华古今注. 秦始皇令宫人贴五色花子,画为云龙虎飞升。至东晋有童谣云织女死,时人贴草油花子为织女作孝。至后周又谓宫人贴五色云母花子,作碎妆以饰宴;如供奉者,贴奉胜花子作桃花妆 
  6. ^ 北户录. 一日宰李对事,昭容窃窥。上觉,退朝怒甚,取甲刀刻于面上,不许拔。昭容遽为乞拔刀子诗。后为花子以掩痕也 
  7. ^ 酉阳杂俎. 今妇人饰用花子,起自唐昭容上官氏所制,以掩黥迹。大历以前,士大夫妻多妒悍者,婢妾小不如意,辄印面,故有月点、钱点。 
  8. ^ 孫機. 中國古輿服論叢. 文物出版社. 2001. ISBN 7501006555 (中文(简体)‎). :238
  9. ^ 田邊勝美. 眉間白毫相のイラン起源考—仏像のイラン起源論序說. 佛教藝術. 1985-09-30, 162: 29—67 (日语). 
  10. ^ 10.0 10.1 陳健文. 漢代胡人的文面圖樣及其與內陸歐亞之關係.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2011-12: 35—76.  已忽略文本“volume46 ” (帮助)
  11. ^ 古代女子的花钿:杨贵妃死时无尽凄凉. 中國新聞網. 2011-04-22 [2018-01-13] (中文(简体)‎). 
  12. ^ 12.0 12.1 12.2 芮樱. 浅析妇女花钿妆. 藝術品鑑. 2016, 6.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徐晶. 从妇女装饰“花子” 看高句丽文化的中原化. 暨南史學. 2016, 7: 172—177.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张咏梅. 花钿分妆开浅靥. 全国商情(理论研究). 2013, 7: 93, 95. 
  15. ^ 拾遺記·卷八·吳. 孫和悅鄧夫人,常置膝上。和於月下舞水精如意,誤傷夫人頰,血流污褲,嬌奼彌苦。自舐其瘡,命太醫合藥。醫曰:「得白獺髓,雜玉與琥珀屑,當滅此痕。」即購致百金,能得白獺髓者,厚賞之。有富春漁人云:「此物知人欲取,則逃入石穴。伺其祭魚之時,獺有鬥死者,穴中應有枯骨,雖無髓,其骨可合玉舂為粉,噴於瘡上,其痕則滅。」和乃命合此膏,琥珀太多,及差而有赤點如朱,逼而視之,更益其妍。諸嬖人欲要寵,皆以丹脂點頰而後進幸。妖惑相動,遂成淫俗。 
  16. ^ 酉阳杂俎. 靥钿之名,盖自吴孙和邓夫人也。和宠夫人,尝醉舞如意,误伤邓颊,血流,娇婉弥苦。命太医合药,医言得白獭髓,杂玉与琥珀屑,当灭痕。和以白金购得白獭,乃合膏。琥珀太多,及愈,痕不灭,左颊有赤点如志,视之,更益甚妍也。诸婢欲要宠者,皆以丹青点颊,而进幸焉。 
  17. ^ 事物纪原. 按隋文官贴五色花子,则前此已有其制矣,似不起于上官氏也 
  18. ^ 续玄怪录·定婚店. 眉間常貼一鈿花,雖沐浴、閒處,來嘗暫去。 
  19. ^ 19.0 19.1 董進. Q版大明衣冠圖志. 北京郵電大學出版社. 2011. ISBN 9787563525010 (中文(简体)‎). 
  20. ^ 明史·輿服二. 皇后冠服:……永樂三年定制,……珠翠面花五事。 
  21. ^ 金瓶梅. (李桂姐)头戴银丝鬏髻,周围金累丝钗梳,珠翠堆满,上着藕丝衣裳,下着翠绫裙,尖尖趫趫一对红鸳,粉面贴着三个翠面花儿。 
  22. ^ 徐嬌穿越古代俏扮武媚娘 小臉嫩唇、低頭嬌羞樣美翻!. ETtoday新聞雲. 2015-03-05 [2018-01-15] (中文(繁體)‎). 
  23. ^ 23.0 23.1 國枝なつき. 女性の美に関する考察 (學士论文). 北海道教育大学. 2012 (日语). 
  24. ^ やさしい化粧文化史-入門編- 第1回 化粧のはじまり. ポーラ文化研究所. [2018-01-15] (日语). 
  25. ^ 飛鳥・奈良時代における女性の社会的役割について. 奈良大學. [2018-01-15] (日语). 
  26. ^ 飛鳥・奈良時代-1 美意識をもった化粧. ポーラ文化研究所. [2018-01-15] (日语). 
  27. ^ 飛鳥・奈良時代-2 美意識をもった化粧. ポーラ文化研究所. [2018-01-15] (日语). 
  28. ^ 28.0 28.1 ふしぎな化粧 vol.01|花鈿(かでん) - ポーラ・オルビス ホールディン. ポーラ文化研究所. [2018-01-15] (日语). 
  29. ^ 養老の衣服令による命婦礼服. 風俗博物館. [2017-03-30] (日语). 
  30. ^ 平安初期女官朝服. 風俗博物館. [2018-01-15] (日语). 
  31. ^ 31.0 31.1 김현정. 朝鮮時代 後期와 當時代日本의 臙脂化粧의 形成에 대한 考察(조선시대 후기와 동시대 일본의 연지화장의 양상에 대한 고찰). 東亞細亞文化研究(동아시아문화연구). 2014-05, 57: 103—129 (韩语). 
  32. ^ 32.0 32.1 全虎兌(전호태). 高句麗人의 化粧과 裝身具(고구려인의 화장과 장신구). 歷史文化研究(역사문화연구). 2015-08-31, 55: 3—56 (韩语). 
  33. ^ 한국 미인(美人)을 통해 본 화장의 역사. 大韓民國 文化財廳(대한민국 문화재청). [2018-01-17] (韩语). 
  34. ^ Kuiwon. Is the Korean Wave a Repeat Phenomenon? A Look at “Goryeo Form” During the Yuan Dynasty. [2018-01-17] (英语). 
  35. ^ 고종훈, 공미라, 최인수. 生放送 韓國史 09(생방송 한국사 09). Owlbook. 2017: 89. ISBN 9787563525010 (韩语). 
  36. ^ 林佳慧. 韓國傳統婚禮. 大紀元. [2018-01-17] (中文).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