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振武

方振武(1885年2月7日-1941年12月)名运策叔平安徽省鳳陽府寿州瓦埠镇人。中华民国军事将领。[1][2]

方振武
Fang Zhenwu.jpg
性别
出生1882年
 大清安徽省鳳陽府寿州瓦埠镇
逝世1941年12月(60歲)
中華民國廣東省中山縣
国籍 中華民國
教育程度安徽武備練軍学堂
职业軍人
活跃时期19世纪

生平编辑

叔祖父方觉先曾获太平天国王爵之封。祖父方省三,为方觉先从侄。父亲方椿良,字旭初,一面耕种,一面在镇上当塾师糊口,1922年逝。母亲孙氏,生子三人。继母金福莲(1875-1957)生二子、二女。兄方运震早殁,弟运廷、运鉴、运朋,妹运兰、运月。 

无钱上学,13岁在瓦埠街上卖水。

参加国民軍编辑

因生活困难,方振武于清末应征到南洋新军第九镇三十一混成协炮营当兵。后加入同盟会,参加了1908年11月熊成基领导的安庆马、炮营起义,失败后被捕,在押往原籍途中逃走,改名后加入第三协辎重营当兵。1911年辛亥革命后,参加光复南京的战斗,升任陆军第一军冷御秋的第三师辎重营长、南京臨時政府第1軍第三师先锋营营长,追击张勋部至徐州。1913年参加二次革命,与张勋、冯国璋的北洋军战于徐州负重伤,年底二次失败后随冷御秋逃亡日本,入浩然学社与日本尚武学校学习军事。1914年(民国3年),加入中華革命党。19l7年回国到广州,任中华民国军政府海军陆战队司令,参加孫文发动的護法战争。1921年10月孙中山图谋北伐,方振武率部随许崇智出师北江,旋因陈炯明叛变,北伐失败,方振武率部打着北伐旗号,由江西进入皖南,陷入困境。在无奈情况下,准备赴浙江投奔卢永祥,但在浙西开化被卢永祥缴械遣散。引退赴上海。[1][2]

1924年9月初齐卢之战(江浙战争)爆发时,方振武再次投奔卢永祥,被派为别动队司令,拨归杨化昭司令指挥,杨又将其拨给第一支队司令张义纯指挥,率部600人主要为安徽在沪的流亡人员与失业工人组成,在浏河嘉定一带做策应和联络。卢永祥战败下野,方振武把部队撤到闸北,缴枪给上海总商会,队伍遣散。1924年9月中旬第二次直奉战争,直系垮台,奉军进驻关内。方振武到天津投奔张宗昌,张宗昌委派方振武为奉军“镇威军”先遣第二梯队少将司令,上校参谋长阮玄武,兵员来自被李景林缴械的王承斌第23师,编为镇威军第74团,辖3个步兵营(营长顾震、盛祥生、郑植)、1个迫击炮连(连长魏锡光)、1个机枪连(连长李尚德),共2000多人,在天津马厂训练。1925年元旦南下,作为奉军先锋打下了浦口、龙潭、镇江直至上海闸北,驻兵昆山,并在家乡寿县、凤台一带组建一个教练营,营长阮玄武,参谋长改为苏致臣。1925年5月,所部随張宗昌进驻山东,把边防军胡翼儒旅留在惠民县的2个步兵营、1个炮兵连、1个机枪连由史晟恩收编为一个团,与方振武部合编为山东陆军第六旅,方振武任旅长;第一团团长史晟恩、方部编为第二团团长顾震,都是張宗昌的干部。方振武的应对办法是把各营拆开编入两个团:

  • 第一团团长史晟恩
    • 第一营营长丁
    • 第二营营长盛祥生
    • 第三营营长郑植
  • 第二团团长顾震
    • 第一营营长王云阁
    • 第二营营长韩
    • 第三营营长阮玄武
      • 第九连连长鲍刚

1925年秋,山东陆军第六旅改编为直魯聯軍的第24師,任師長:

  • 第六旅旅长史晟恩
    • 第一团团长史晟恩(兼)
    • 第二团团长顾震
  • 第七旅旅长方振武(兼)无部队

肥城县国民二军作战时,方振武把顾恩撤职,任命阮玄武为第二团团长,郑植为第三团团长,张义诚继任第一团第三营营长(后在汶河作战阵亡),鲍刚继任第二团第三营营长。第三团没有基本队伍,是由各营抽调人员编成。师参谋长苏致臣,师部秘书长方植之(方振武的堂叔)。冯玉祥派徐谦联络策反方振武。

1926年(民国15年)1月15日,方振武扣押了史晟恩,率部队一夜走了八十里开到郓城县以西,发表通电宣布脱离直魯聯軍,转投馮玉祥率领的国民軍,自任为国民军第五军军长,在临濮集渡过黄河西进濮阳休整。1926年3月底,方振武率部沿京汉路辗转北上,开到北京附近长辛店、牛栏山。出任国民軍第5軍軍長。这时,由于直、奉的联合进攻,冯玉祥已被迫下野,3月22日国民一军放弃天津,4月15日又由北京撤往南口。方振武率部担任掩护,任务完成后也西撤宣化休整。直奉联军发动晋北战役,方振武为国民军东路副总司令,在天镇、阳高、应县、浑源作战。1926年8月国民军总退却,方部移驻五原县。1926年9月17日五原誓師后,任国民聯軍第2軍軍長,并兼任中国国民党国民聯軍最高特别党部執行委員。[1][2]国民联军第五军奉命救援被围城的西安,由五原经宁夏、固原平凉乾州咸阳,先解猴儿寨被围的赵登禹部,继与刘汝明等部进攻围攻西安的刘镇华镇嵩军,使被困8个月之久的西安军民于1926年11月27日重见天日。

国民联军出潼关参加北伐战争,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方振武率部过华阴,出潼关,沿陇海路东进,击败奉军万福麟部,占灵宝、陕州,克新安。先后攻占洛阳、郑州、南阳、襄樊等地,并一路扩充队伍,实力发展到3个军及直属部队、特种部队,共5万多人。1927年(民国16年)6月,历任国民革命軍第2集团軍第3方面軍总指揮兼河南省政府委員。模仿武汉军事政治学校组建了军事政治干部学校,自任校长,共产党员张兆丰与国民党左派余亚农为副校长,魏昆山为教育长,学员后分到第六路军各部从事政治工作。

国民革命军时期编辑

驻襄樊期间,方振武在进军路线、给养补充等问题上和冯玉祥发生了一些矛盾,宣布脱离冯玉祥的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接受武汉国民政府委任的“国民革命军中央直属第九方面军总司令”之职。不久参加了南京方面“讨唐(生智)”,历任国民革命軍第11路总指揮、第一集团軍第四军团总指挥,辖第三十四军(军长阮玄武)、第四十一军(军长方振武兼)、第四十二军(军长马文德)。二次北伐中,1928年5月1日任济南衛戌司令、左路軍总指揮。[1][2]奉军败走关外,方振武率部进驻北平古北口。

1929年初,军队缩编,方振武改任第45師師長,驻古北口。1929年(民国18年)3月,当选中国国民党中央執行委員。

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蒋介石发表方振武为讨逆军第六路总指挥,奉命从津浦路南下,第一步开到德州、禹城、平原一带。4月初,由于蒋介石收买了俞作柏、李明瑞等,桂系内部分化,讨桂战争意外地迅速结束。1929年5月任安徽省政府主席,所部第44师、第45师在许昌驻防。1929年7月底第45师调入安徽剿匪。然而,方振武作为反蒋介石派同蒋介石在方针上逐渐对立。同年9月中旬方振武被骗到南京开会被软禁,蒋介石下令撤销第六路军总指挥部,由方鼎英方策强行接收点编第44师、第45师。第45师在芜湖、安庆发动了反蒋兵变后,蒋介石把方振武投入汤山监狱,与李济深居正关押在一起。1930年(民国19年)10月,遭到剥夺中国国民党党籍1年的处罚。[1][2]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下野前夕,于当年10月,李济深、方振武等获释。方振武重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執行委員,住上海法租界。

察哈爾民众抗日同盟軍编辑

1932年12月20日,方振武变卖家产筹集经费,抵达山西介休的独立第二师(师长鲍刚),率领旧部改称为抗日救国军,自任总指挥,参谋长阮玄武,辖第二师鲍刚(辖王中孚团、刘子斌团、乔明礼团)、第三师张人杰。从介休出发经平遥、襄垣、黎城,出东阳关,经涉县、武安,从平汉路北上行至石家庄附近,北平军分会委员长何应钦奉命派商震第三十二军在保定拦阻,方振武部改道进入太行山区,阮玄武张人杰带着第三师为前队,方振武带着第二师王中孚团居中,鲍刚带着第二师的刘子斌团、乔明礼团殿后。鲍刚部队在后面停止不进,并在涞源发出通电,宣布与方振武脱离关系。抗日救国军只有张人杰的一个师(3000余人)和王中孚团,经定县、唐县、灵丘、广灵、蔚县于1933年4月底抵达察哈尔省宣化

1933年(民国22年)5月,参加吉鴻昌察哈爾民众抗日同盟軍,任前敌总司令兼北路前敵总指揮。其后,在蒋介石的压力下,8月抗日同盟軍被迫解散,方振武与吉鸿昌在独石口把部队改为“抗日讨贼联军”,推选方振武为总司令。在昌平小汤山兵败,逃往香港。在香港,方振武加入中華民族解放行動委員会

1935年留洋。1937年七七事变后回国,面见蒋介石要求参加抗日。1938年(民国27年)3月当选国民党第五届中央委員。[1][2]在桂林闲住。后被迫避居香港九龙丹桂村。

1941年(民国30年)12月,日軍占领香港,方振武把家人(夫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寄住刘熙众[3],只身潜赴内地,途中在广東省中山县戴笠指挥的忠义救国军截获暗殺。享年60岁。[1][2]此后,方振武后人世居香港。

家庭编辑

軼事编辑

方振武於1936年曾赴加拿大溫哥華,獲當地僑胞熱烈歡迎,離開溫哥華時機場熱烈歡送,並贈劍留念。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徐友春主編. 民国人物大辞典 増訂版. 河北人民出版社. 2007. ISBN 978-7-202-03014-1.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王新生等主編. 中国軍閥史詞典. 国防大学出版社. 1992. ISBN 7-5626-0244-1. 
  3. ^ 刘熙众:“方振武被害真相”,发表于《纵横》1985年第1期。
   中華民國国民政府
前任:
陳調元
安徽省政府主席
1929年5月—10月
(5月初为代理;吴醒亚5月起一度代拆代行)
繼任:
石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