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青崖(1886年10月21日-1969年7月31日),名,字戊如青崖,祖籍湖南湘阴。世居长沙中国著名的翻译家,对莫泊桑小说更有精诚的探索。他翻译出版的法国文学著作有39部,其中28部为莫泊桑作品集。为沟通中法文化交流尽瘁一生。历任大学教授,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副馆长。

李青崖
Li-1958-3-Shanghai.jpg
性别
出生 1886年10月21日
 大清湖南省湘阴縣
逝世 1969年7月31日(1969-07-31)(82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淮海中路1493号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教育程度 复旦公学
比利时列日大学理学院(Université de Liège)
亲属 李庠(子)

早年留学,科学救国,从工,从教,从戎。编辑

李青崖出生于书香门第、官宦世家。高祖李星沅,曾任两江总督,为官清廉,有循吏之称(见“清史稿。李星沅列传” )。叔曾祖李黼堂,做过浙江藩台,杭州西冷印社有其石刻手泽。祖父李辅耀,号幼梅。为杭嘉湖道台,在任时致力于整修海塘(堤),保民安全。李青崖从小就和祖父生活在一起。李幼梅服膺清初颜李两家学说,注意实践的事功,谋求自强之道,也注意文艺。晚清末叶,所谓名流新派知识分子大率如此。李青崖在其祖父熏陶下,十来岁是就明了持身严谨的长处,在日后一生中从事教学,致力译作,以及教育儿女,勤奋认真,一丝不苟的态度,即以此为起点。1907年秋,李青崖读完复旦公学土木科二年级课程,本科学救国之志,考取官费,到比利时列日大学理学院攻读采矿。他爱好西洋文学,也先选修法国文学,思想眼界扩大了不少。1911年十月辛亥革命爆发,推翻了封建王朝。李青崖次年束装回国,投身科学救国。1913年春,应湖南高等商业学校之聘,开设定性化学和矿物学两门课程;下学期复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兼课。因北洋军阀部队到了湖南,李青崖的新派言论受到当局的注意,1914年初不得不离开长沙开封,在陇海铁路工程局担任技术员,1915年秋,比利时德国侵占,所提供的铁道贷款中断,以致基建停顿,乃去山西矿务科任技术员,但设备简陋,未能一展所长。

1917年李青崖八月又回到长沙。先在湖南省商业专门学校教授法文及物理学,复在湖南楚怡工业专门学校教授矿物学及物理学。从1920年7月到1926年2月,历任湖南省公署法文秘书、湖南省交涉司〔后改为交涉署〕秘书。二十年代初,留法勤工俭学浪潮风起云涌,长沙蔡和生、蔡畅徐特立等热烈响应。李青崖也热心支持这一行动,就在家里花厅开办留法预备班,参加学员有四五十人,给他们在出国前打下些法语基础。京沪学术界倡导文字改革,李青崖也在长沙办注音字母班。1926年北伐军兴,这年春夏之交,李青崖投笔从戎,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总指挥部交通处人员,又当长沙大公报随军记者。不久随军到达光复了的武汉. 1927年国共分裂,当年十月,李青崖脱离公职。

弃理从文,从师,倡导新文学,主攻文学翻译。编辑

早在1921年,李青崖在长沙时,即参加了文学研究会,开始介绍和译述法国文学作品,有莫泊桑短篇小说三册,福罗拜的《波华荔夫人》及《法朗士著作》等,作为文学研究会丛书,在商务印书馆出版。曾在长沙组织湖光文学社,出版湖光半月刊,倡导新文学运动。1928年暮春,李青崖与上海北新书局曾定译书契约,举家迁沪,住宝山县城,远离上海尘嚣,安心译述莫泊桑短篇小说达一年之久。这些译作是《哼哼小姐集”、《鹧鸪集》、《苡威狄集》、《羊脂球集》、《遗产集》、《霍多父子集》、《蝇子姑娘集》、《珍珠小姐集》、《蔷薇集》等。另有伊巴鸠兹的长篇小说《启示录的四骑士》。1929年2月,应国立同济大学校长张群之聘,李青崖到吴淞担任同济附中校长。同济原为德国人创办,课程设置均照德国学制。李氏主持附中后,将课程按国民政府教育部规定,予以全面纠正,并请名师来执教,引进新思潮。1930年8月,吴淞中国公学校长马君武约李青崖担任文理学科学长;李同时兼任复旦大学文学院教授,后又担任大夏大学中国文学系主任。在上海初,李青崖为国际笔会活跃分子,与林语堂邵洵美颇相得,一起创办《论语》杂志,与林语堂轮流分期主编。李青崖与徐仲年、黎烈文等法文文学翻译家亦往来颇密。黎烈文也是留法学生,一度为申报主编《自由谈》。黎谦称后学,李也应约撰文。李青崖又与郑振铎耿济之赵景深、谢六逸、傅东华、徐调孚、樊仲云等人,一起编过《文学周报》。

成就翻译 著述等身编辑

作为翻译家同时要伺候两个主子,既要精通外文,又要善于利用本国语言。翻译要做到“信、达、雅”的确不易,既要保持原著风格,中译又要流畅通晓。李青崖主张,不但在句型上,而且在含义上,译文应尽量体会到原作者的意旨表达。李青崖著述等身。他译作中以莫泊桑小说最多,是人所共知的。莫泊桑有短篇小说巨匠之称,着重描写人情世态,文字简洁质朴。左拉称“莫泊桑的文字是清澈动听的流泉,我愿看到每代人到在这流泉中开怀畅饮。”李青崖认为莫泊桑写作范围很广,反映的思想活动也很复杂。但是,在他的作品里对下层,尤其对中下层妇女,都是抱着深切的同情,挖掘他们的生活痛苦,歌颂他们的朴质和鲜明的民族意识。对于上层社会的妇女,实际上是轻蔑的,把她们看作上层社会中的玩物,又是玩弄上层生活的人。莫泊桑字里行间,常常显出非凡的才华。抗战初期,除前述北新出版诸译作外,李青崖译作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有:《莫泊桑短篇小说集》〔一〕〔二〕〔三〕,莫泊桑著《橄榄田集》和《天外集》,福罗拜尔著《波华荔夫人传》,法朗士著《波纳尔之罪》和《艺林外史》,伊巴涅兹著《四骑士》,安端等著《木马》〔喜剧〕,巴尔扎克等著《法兰西短篇小说集》,李青崖编著的《近代法国文学鸟瞰》和《1934年世界文学》。莫泊桑是短篇小说大师,文笔清新自然,用语准确,善于描绘人情世态,娓娓道来,显示他社会风俗画家的才华。李青崖先生如实地体显了莫泊桑的风格,相得益彰。

抗战岁月编辑

抗战之前,执政当局推行不抵抗政策。有人在上海请李青崖教授翻译雷马克的《炮火》,因为书中法国土话〔丘八话〕很多,只有李氏这样熟悉法文的人才能译。李青崖拒绝翻译, 并表示《炮火》渲染战争的恐怖过多, 对正在开展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的中国军民并不合适。他转而编译了宣扬民族意识的《俘虏集》(法国左拉都德等著),以鼓动抗日热情,此书于1936年由开明书店出版。李氏在代序中提出:“把国家和种族的存灭兴亡看作自己的个人切身利害,看作国民的责任心,能持久的壮烈勇毅自卫手段,呼吁奋起。”这本书的出版,对当时唤醒民众支持抗战颇有影响,也无疑的是对当局不抵抗政策的鞭挞。

1937年日寇入侵上海,李青崖江湾寓所被炮火所毁,他只抢救了一套法文原版的莫泊桑全集逃了出来。上海烽火声中,他不愿呆下去,自己随同复旦、大夏联大内迁,辗转到达贵阳,在大夏大学任教。其长子李颢参加医疗队,奔赴抗日前线,救死扶伤;次子李度,三子李庠,亦赴内地继续读书。李青崖在贵阳任教,又与蹇先艾主持抗战文艺协会贵阳分会,出版刊物,接待因抗战来的文化界人士。1942年7月,李青崖辞大夏教职,应约到辰溪,任国立湖南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湘桂大撤退后,李青崖又到达陪都重庆。1945年春,应孙源介绍,在法国驻华使馆新闻处负责时事文件及小册子的编译、审核工作约半年,还译了《戴高乐传》出版。

从文,从教生涯编辑

1945年八月到沙坪坝国立中央大学,任外国文学系教授。抗战胜利后随校迁回南京,在中央大学任教至1947年7月为止。1946年冬到1947年初,李青崖曾在上海为复刊的“论语”半月刊主编过三期。当时他审时度势, 力图使这个刊物在保持幽默讽刺风格的同时,内容更加贴近社会现实,保持幽默讽刺的风格,也刊载一些小说、译品,封面由丰子恺作漫画,辟“京话栏”〔南京方面的时事动态及漫评,由黄芝岗担任。1947年1月,因登载嘲笑当朝新宪法的《中华官国宪法》一文,刊物已印好正待发行,被老板邵洵美发现,横加干涉,撕下该文,涂改目录。李青崖因邵违反“编辑部是独立的”的约定,盛怒之下拂袖而去。

李青崖于1949年8月至1952年2月任震旦大学教授。李青崖在各大学任教数十年,他是怎样教学的,也是人们所关注的事。这里引用抗战时他在湖南辰溪湖南大学执教的事迹。四年中,他先后开出西洋文学史大纲、文学概论、短篇小说作法研究、古典小说选读、唐宋散文选、作文六门课程。在课堂上,先生娓娓讲析,引入种种可喜可愕的艺术境界。其间“点睛”的话头,常以妙语出之,谈言微中,使学生听而忘倦,沉思玩索而有得。学生谭佛雏曾有诗记其事:“施罗〔指施耐庵罗贯中〕妙谛费推寻,花语飞来满座惊。相约明朝应起早,先生评点到儒林〔指“儒林外史” 〕。先生论文虽主性灵,仍以健拔为尚,曾称:“青年为文,最忌有脂粉气。”先生教学民主,多方启人思考,拓宽眼界,堂上如沐春风,堂下则亲如家人。

文史研究事业管理编辑

1950年9月,李青崖任上海市文献委员会主任委员;1952年1月改任上海市文化局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处处长;又担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之职。1952年,上海市文化出版社出版了李青崖译《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集》。1953年,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李青崖担任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其时,馆长张元济年登耄耋,德高望重而体力不济,时值初创时期,一应馆务概由李青崖主办。当时李氏已六十七岁了,认真负责,天天到馆办公,为团结和安置社会上老年的高层次文化人材,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文化,组织、发掘、提供近、现代中国史料作出卓越的贡献。

洁身自好编辑

李青崖寓沪,家中墙上不悬书画。友人问道:“当代著名书画家沈尹默吴湖帆,贺天健等都是文史馆的,何不请他们大笔一挥,不是增彩增色了吗?”李老微笑说:“我一生见过的书画多了,自己也有过不少。但经过三次战乱,即八一三淞沪抗战长沙大火湘桂大撤退,书画衣物几乎丢光,想起书画终究是身外之物,多留了也没有意思。沈、吴、贺等几位是当代书画名家,但都在文史馆,请他们执笔,固然是使蓬荜生辉,然而不免遭人物议,不可这么做。”他洁身自好,清介自重以至如此。

文革浩劫,含冤离世编辑

文化大革命”中,李老遭受无情打击,把他毕生译注书籍、未刊文稿、及辗转万里患难与共的法国原版文学书籍洗劫一空,说是“破四旧”。1969年7月备受凌辱的八十三岁老人,终于含冤离开了人间。

夫人吴琴清编辑

李青崖夫人吴琴清(1886年10月15日-1983年10月24日),为常州人,与青崖同庚。她擅长国画、诗词、善绘花鸟,有声于世。原来上海市文史研究馆拟聘她为馆员,为李青崖所拒,说:“我担任馆长,聘她当馆员,不妥当。”直到文革结束,李氏逝世将近十年的1978年11月,吴琴清老人才被聘为馆员。她于1983年10月逝世,终年九十七岁。李青崖吴琴清夫妇的骨灰安葬在苏州洞庭东山。1979年1月,上海文史馆补行先生追悼会,将衣冠盒安放在上海龙华烈士陵园骨灰室。

年谱编辑

  • 1907年,复旦公学(即今复旦大学)肄业,同年赴比利时列日大学理工学院学习,同时钻研法国文学。
  • 1911年,回国,返回湖南任教。
  • 1920年到1926年间,开始发表文学翻译作品。曾组织长沙湖光文学社,出版《湖光》半月刊。还利用自家庭院为新民学会开办赴法预备班,自任法语教师。
  • 1921年,经郑振铎介绍参加文学研究会。1923年,将历年翻译发表的莫泊桑短篇小说50多篇,辑成3集,作为文学研究会丛书出版。
  • 1926年8月,作为随军记者随北伐军东进。
  • 19287年举家落户上海。在上海,先后任同济大学附中校长、中国公学文理学学长、复旦大学、湖南大学中央大学教授、大夏大学文学系主任。其间,1928年7月,在文学研究会的《文学周报》兼任编辑。此时开始,有计划地向国人翻译介绍莫泊桑小说。至1930年底,经上海北新书局出版9部李译莫泊桑小说集。
  • 1932年,作为主要编辑人,与林语堂郁达夫等共同发起创办《论语》周刊。
  • 1937年抗战开始,随复旦大学师生内迁,经江西湖南到达贵阳。其间,在内迁的大夏大学任教,并与谢六逸、蹇先艾等人组织“每周文艺社”,为《贵州晨报》开办《每周文艺》副刊,开展抗战文艺活动。1942年秋,到湖南,在湖南大学开设文学课程。
  • 1945年回上海,在复旦大学南京中央大学任教。
  • 1949年5月,任上海市文献委员会主任委员。1953年,任上海文史馆常务副馆长。
  • 1955年至1958年,李译莫泊桑长篇小说《俊友》、《温泉》、《人生》和李译《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上、下)》先后由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出版。
  • 1969年7月,于上海寓所逝世。
  • 1978年后,李译的大仲马长篇小说《三个火枪手》、《莫泊桑短篇小说全集》、《莫泊桑长篇小说全集》等多部译著分别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等出版。
  • 至2010年,李青崖翻译出版的法国文学著作有39部,其中28部为莫泊桑作品集。

著作编辑

  • 《上海》(短篇小说集)1933,新月
  • 《一九三五年的世界文学》(论文集,编1936) 商务印书馆

翻译书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李青崖先生传》,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