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歼-11

中国产战斗机
(重定向自歼-11战斗机

殲-11戰鬥機(北約代號:側衛-L)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生产的一种重型战斗机,为第四代战机殲-11A是获得俄罗斯苏霍伊航空集团授權生产的Su-27SK,由瀋陽飛機公司建立生產線,俄羅斯供應零件與系統後建立生產與組裝能力。之后,瀋飞在保留Su-27包括气动外形等特性的情况下加上了中国国产的航电、雷达、武器系统等和涡扇-10发动机开发了衍生機型殲-11B殲-11BS,雖然气动外形仍然沒有變化,但在性能上有所改良,并优化内部结构提高了机体寿命。在歼-20战斗机形成足够规模之前,歼-11仍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战斗中执行远程空优作战并夺取制空权的主要力量之一。

殲-11
J-11
北約代號: 側衛-L (Flanker-L)
Chinese-j-11.jpg
概觀
類型 空中優勢戰鬥機、多功能戰鬥機
首飛 1998年
服役 1999年
設計 蘇霍伊設計局
瀋陽飛機公司
生產 阿穆爾河畔共青城加加林飛機製造廠
瀋陽飛機公司
產量 约250架(截至2017年11月)[1]
主要用戶  中国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
衍生自 蘇-27戰鬥機 - 側衛
衍生機型 殲-15艦載戰鬥機
殲-16多用途战斗机
技术数据
長度 21.9米
翼展 14.70米
高度 5.93米
翼面積 35.20平方米
空重 11噸
正常起飛重量 20噸
最大起飛重量 33噸
發動機 歼-11A与歼-11B首批次:
俄罗斯土星科研生產聯合體AL-31F輪扇發動機
歼-11B/B2/BS/BH/BSH/D:
中國航空研究院606所
WS-10輪扇發動機
推力 單台最大軍用推力 74.50KN/86.37KN
單台最大後燃推力 123.85KN/135.39KN
性能數據
最大速度 2.35馬赫
巡航速度 0.95馬赫
爬升率 海平面爬升率:330米/秒
實用升限 18000米
最大航程 4000公里
作戰半徑 1500公里
武器装备
機炮 一門GSh-30-1機炮
火箭 S-5航空火箭彈
S-8航空火箭彈
S-13航空火箭彈
S-24航空火箭彈 等等
飛彈 R-60短程空對空導彈
R-27中程空對空導彈
R-73短程空對空導彈
R-77中程空對空導彈
霹靂-8短程空對空導彈
霹靂-12中程空對空導彈 等等
炸彈 航空炸彈

历史编辑

1989年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決定改善中蘇關係访问北京。莫斯科迫切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戈尔巴乔夫为此送出了一份厚礼重启中苏军事合作。1989年9月苏联《红星报》发表了对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大将的专访,他表示如果中国希望获得米格-29之类的高性能飞机,“苏联政府认为不存在政治障碍”。外界把他的话看作是中苏全面和解的发轫。

苏-27因其性能先进,当时只装备苏联国土防空军,即便在苏联国内也没多少人知道它的存在。正因如此苏联在最初的谈判中,不愿出售苏-27。1990年5月31日由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率领的高级别代表团访问了莫斯科。这次访问中双方签署了《会议纪要》,中国购买苏联武器的工作进入程序化谈判阶段。正是在那次会谈中,中国军人了解到除了米格-29战斗机之外,苏联还有更先进的苏-27。苏联空军在机密的库宾卡基地向客人们现场展示了苏-27战机。苏-27的优越性能让中方大为赞赏,坚定了中方引进苏-27的决心。据米高揚設計局总设计师别里雅柯夫回忆,苏联真正希望推销的是米格-29,因为该机航程短,属于战术飞机。但在会谈中途休息和进餐的过程中,那些曾在苏联留学的中方领导人与苏方领导人共同回忆起两国并肩前进的岁月。而身为中俄混血儿的林虎将军也追忆起在朝鲜战争时期与苏联飞行员共同作战的故事,苏联官员被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所感染。在中方代表团即将离开之际,苏方代表突然向中方转达说:苏联政府原则上批准出售苏-27给中国。

1992年6月27日首批共12架苏-27战斗机,其中包括8架苏-27SK单座型和4架苏-27UBK双座教练型,由俄罗斯后贝加尔军区吉达机场起飞,经蒙古于当日上午10时15分安全飞抵中国空军芜湖基地。苏-27正式加入了解放军空军装备序列。1992年11月8日,所有订购的战斗机全部交付,因负责生产苏-27UBK的伊尔库茨克飞机制造厂当时已停产,解放军订单不足以重启生产线,首批引进的苏-27UBK中有苏-27UB掺杂其中,经中方交涉,额外得到了两架供研究测试使用[2]。对于俄罗斯来说,似乎更愿意向中国销售的是产品而不是技术。但在中国方面强烈要求技术转移,否则该机的采购量将不超过48架的压力下双方于1993年8月展开谈判。在经过3年的拉锯之后,1996年12月6日,俄中签订了转让苏-27生产许可证的协定,整个合同总额估计为25亿美元。

根据合同,中国在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属下的沈阳飞机制造公司(112厂)在15年时间内制造200架苏-27(年产约14架),其中第一批苏-27的机体全部由KnAAPO提供,以后批次的机体逐步过渡到由中国航空工业根据俄罗斯转让的全套工艺文件自行制造,但俄罗斯仍然提供全部200架飞机所需的发动机、雷达及电子设备、机载武器。中国沈阳生产的苏-27不允许出口给第三国。如果生产数量达不到要求可以要求俄罗斯生产。

进程编辑

1990年代中国空军的装备显现出不敌世界先进国家的状况。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决定从俄罗斯引进苏-27(称其为“十一号”工程)的生产许可证,建立飞机生产线。1992年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向台湾当局出售150架F-16 Block 20战斗机,此后不久台湾海峡导弹危机爆发,更是加速了这一决策。

1990年9月17日,包括多位高级将领在内的中国军事代表团参观了莫斯科城外的库宾卡空军基地,此基地是俄罗斯军事航空的重要试飞基地。当时被各国传媒吹得神乎其神的米格-29做了飞行表演,不想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架米格-29做低空特技时突然坠毁,机毁人亡。据传当时苏联拒绝了中国购买苏-27的要求极力推荐米格-29。但中国清楚的知道米格-29和苏-27相比,只不过是一种中小型前线战斗机。苏-27采用模拟式电传操纵系统,虽然比不上西方数字电传操纵,但比起米格-29的液压操纵有實质的飞跃。

苏-27使用的AL-31F涡扇发动机也比米格-29使用的RD-33推力更大,在推重比和使用寿命上更是远胜后者。因此中国绝对不会要性能差劲的米格-29,而是选择一定数量的优秀的苏-27配以研制中的国产中等性能战斗机,形成21世纪中国空军战斗机的主力。

1991年中国花费约10亿美金向俄罗斯订购第一批24架苏-27,其中18架单座,6架双座。随后在1995年订购第二批22架,其中16架单座,6架双座。

1996年12月6日,中俄双方政府经过长时间的谈判达成协议,由俄国提供技术与飞机零件,协助沈阳飞机公司在中国生产最多200架苏-27SK战斗机生产许可证的合同,总价值25亿美元(一说60亿美金),协议中还限制中国不能对外出口。协议规定首先由阿穆尔共青城制造厂提供全套部件,由中国组装然后再逐步国产化。引进中国后改称的机型称为歼-11飞机,该机是一型双发动机、重型、远程及全天候制空战斗机。

1998年9月1日首批苏-27SK由俄罗斯人员试飞成功。

1998年年底至2002年9月,沈飞公司获得国产苏-27的主导权。从俄罗斯订购的SK成品机在80架左右,整个协议的金额约60亿美元,关于苏-27的中俄协议分两部分,一是改造沈飞引进生产线仿制;二是俄罗斯向中国提供苏-27SK的成品及散件,总数量为200架。先引进24架苏-27SK成品,后由中国组装进口散件。根据协议,俄方分3年提供120套散件,由沈飞公司组装,并且按照20%的年进度将苏-27国产化。由俄方提供技术支援与人员培训,并且与中方合作改建沈阳飞机工业公司。沈飞公司先后搭建了总装、试飞、预总装、部装及零件制造的生产线,用近4年时间,建立了一整套第三代重型歼击机的研制生产线,并且顺利通过国家验收委员会的总验收。苏-27与全国产化的歼-11战斗机的国产化分為多个步骤發展,开始时进行进口组装,之后不断提高国产率,最后仿制雷达及发动机,以至全面实现国产化。最初采用散件组装的形式,至2002年根据传媒报道,组装已获得成功。此后进而谋求提高国产化程度,逐步加入自己的产品和改进,例如比俄罗斯相应产品更為優秀的国产电子设备等,最终彻底地提高了国产歼-11的技术水平。

中国从俄罗斯订购的苏-27系列战斗机75%以上都是由加加林共青城飞机生产联合公司制造厂生产的。中国苏-27的订货不仅拯救了该厂,还带动了为该公司配套的生产链,也帮助中国完成了苏-27的部分组装工作。

1999年9月后,苏-27开始交付部队。

1998年12月16日,沈阳飞机公司组装的苏-27成功试飞,由首席试飞员空军第一试飞大队大队长付国祥执行。军委领导亲自观摩了首飞过程。

1999年12月,中国第三次与俄罗斯签订合同,购买28架苏-27双座机。此决定缩短了中国航空装备与先进发达国家的差距,加快了中国国防现代化的步伐。

2006年,由於中国被揭發仿制Su-27SK(J-11A)战机的机型-歼11B(J-11B),所以俄罗斯将该计划的数量削减为95架。此外有一条很重要的补充协议,当中方国产化进度跟不上時,由俄罗斯提供成品机补上。台海形势也要求立即装备更多的先进战斗机。国内率先装备苏-27的部队包括负责模拟主要假想敌的“蓝军”部队,此前“蓝军”由于缺乏先进战斗机,模拟停留在比较低的水平上,影响了练习效果。俄罗斯送到中国的部分苏-27是直接从防空军现役部队中过来的“二手货”。虽然苏联解体前装备的苏-27到中国手里就等于“二手货”,但是性能却比全新的更優良[來源請求]

至2013年4月中國已經在俄製戰機的基礎上成功研製了殲-11A,殲-11B和殲-11BS、殲-11D戰機[3]

技術規格编辑

基本信息

  • 飛行員:1人
  • 長度:21.9 m(71 ft 10 in)
  • 翼展:14.7 m(48 ft 3 in)
  • 后掠角: 42°)
  • 高度:5.93 m(19 ft 6 in)
  • 翼面積:62.04 m²(667.8 ft²)

性能

  • 最高速度:2,500 km/h 於高空 (1,550 mph Mach 2.35)
  • 航程1,340km 於海平面/ 3,530 km於高空(800 mi 於海平面 / 2070 mi於高空)
  • 實用升限:18,500 m(62,523 ft)
  • 爬升率:300 m/s(64,000 ft/min)
  • 翼負荷:371 kg/m²(76 lb/sq ft)
  • 推重比1.07

武器

  • 1 x GSh-30-1 30毫米機炮,150發子彈
  • 8,000公斤(18,000磅)的10個掛載點
  • 衍生型编辑

    • 殲-11A
    俄羅斯零組件在瀋陽飛機公司組裝的原始型號,生產了104架。原始提供組件為SU-27SK標準,但目前服役之殲11A已換裝國產飛彈警告系統英语Missile approach warning system。歼-11A是直接从苏联/俄罗斯购买的苏-27SK,以及引进苏-27SK成品零部件并在中国国内生产线组装成的战斗机,没有或只有极少量的中国国产化零部件。[4][5]现已停产。
    • 歼-11B
    殲11B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嘗試以全自產自製改良型Su-27。歼-11B飞机实现了机体平台、材料、动力装置等的全面国产化。配装了自主研制的先进飞控系统、雷达火控系统、高度综合化的航电和武器系统,飞机综合性能明显优于歼-11A。[6]原型机生产6架,首飞员为毕红军。
    歼-11B在苏-27SK的设计基础上,换装了中国产综合航电武器系统、雷达、全玻璃化座舱、四余度数字式电传操纵系统等核心部件,还装备了用于破解隐身战机的红外搜索跟踪系统和光电瞄准系统(英语称之为EOTS英语Electro-Optical Targeting System)。最初的6架原型机除了第一批次歼-11B继续装备AL-31以外,其他批次都换装了涡扇-10“太行”涡轮风扇发动机,发动机推力比AL-31系列更大。[7]通过航电替换和复材应用,歼-11B在空重上比歼-11轻了数百公斤,而且歼-11B已经实现电子战设备完全内置,而歼-11A仍需外挂电子战吊舱。同时歼-11B与歼-11A最大的区别是雷达罩从苏-27的向上开启,改为向侧面开启,因此雷达罩外形及连接方式有明显变化。
    英國《簡氏防務週刊》推测,殲-11B能同時探測20個目標,並攻擊其中的6個,且殲-11B還比蘇-27增強了對地攻擊能力,從而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重型多用途戰機[8]
    • 殲-11BS
    殲-11B的雙座型,并且采用电传飞控技术。[9]
    • 殲-11BH
    • 歼-11B的海军型,除拥有海军涂装外与空军型号相同
    • 殲-11BSH
    歼-11BS的海军型,除拥有海军涂装外与空军型号相同。
    • 殲-11D
    機首雷達罩變更,外界認為該改良是更換主動電子掃描陣列雷達,且改進航電之改型,目前已终止研发,转为改装升级歼-11B[10]
    • 殲-11B2
    2017年為了補充軍改後的機隊而恢復生產殲-11B,有消息稱殲-11B2裝配了較新的系統,而達到了部分性能的提升。
    • 殲-11BG

    :歼-11B的改装升级版,更換主動電子掃描陣列雷達,改進航電系统和挂架。

    事故编辑

    • 2017年11月7日,解放軍西部戰區飛行中隊長黃鵬駕駛殲-11B戰機,在進行訓練中突然發生飛行事故,黃鵬因錯過了最佳逃生時間而遇難,年僅29歲。

    用户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

    [11]

    应用编辑

     
    美國P-8A海神偵察機在南海拍攝的J-11BH起飛攔截
     
    J11-BH向P-8展示其兩枚PL-8飛彈和兩枚PL-12飛彈

    2014年8月19日,一架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航空兵所属歼-11B战斗机驅離了一架美国海军所属P-8A“海神”海上巡逻侦察机。美国发言人柯比英语John Kirby (admiral)称,“中国战斗机三次快速穿过美国军用飞机,其中一次距离仅仅50至100英尺。中華人民共和國战斗机还90度垂直从美机的鼻尖处穿过,机腹朝向P-8,以此展示机身下方携带的武器。做这个动作时,中華人民共和國飞行员无法看到P-8,增加了两机发生碰撞的风险”。“之后,这架战机在美国海军飞机侧翼伴飞,两架飞机的机翼最近时只有20英尺,而后在与P8相距不到45英尺的距离内,做了一个翻滚。”柯比认为,中国战斗机的行为距离美机“太近,太危险……相当危险,而且相当不专业。”中華人民共和國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则称,“中方飞行员的相关操作是专业的,并与美机保持了安全距离。美方对中方的指责是完全站不住脚的”。[12][13]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