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河僊鎮
Trấn Hà Tiên
越南阮主阮朝

1708年-1832年
Asia位置
1829年左右河僊鎮鄚氏土司的統治範圍
首府 河僊(今河仙市
統治者
 - 1681年-1735年 鄚玖 (首)
 - 1735年-1777年 鄚天賜
 - 1784年-1787年 鄚子泩
 - 1830年-1833年 鄚公材 (末)
歷史時期 近世
 - 鄚玖受封河僊鎮總兵 1708年
 - 鄚天賜正式脫離柬埔寨 1739年
 - 暹羅入侵 1771年–1773年
 - 西山軍佔領河僊 1777年–1787年
 - 廢鎮改省 1832年
現隸屬於  柬埔寨
 越南

河僊鎮越南语Trấn Hà Tiên鎮河僊/鎮河仙)是越南阮朝初期的一個鎮,主要包括今越南堅江省金甌省後江省南部,以及柬埔寨白馬省西哈努克省貢布省沿海地區。

目录

历史编辑

河仙鎮前身是柬埔寨的邊班迭密省。邊班迭密省實行雙頭政治制度,有高棉人及華人二名長官,高棉人長官駐紮班迭密,統治高棉人;華人長官駐紮河僊,統治華人及越南人。[1]

河仙的高棉語名字是「邊」(ពាម 发音:[piəm]),意思是「港口」或「河口」。[2]1679年,柬埔寨國王委派中國明朝遺民鄚玖擔任此地的屋牙英语Oknha,率領華僑來到這裡進行開發。因該地相傳常有僊人出沒於河上,故而鄚玖將其漢字名字確定為「河僊」。[3]泰國史料將河僊鎮稱為普泰瑪泰語พุทไธมาศ 发音:[pʰut̚˦˥.tʰaj˧.maːt̚˥˩]Phutthaimat)或班泰瑪บันทายมาศ 发音:[ban˧.tʰaːj˧.maːt̚˥˩]Banthaimat),[2]其統治者為「披耶·拉差社提」(พระยาราชาเศรษฐี 发音:[pʰra˦˥.jaː˧ raː˧.t͡ɕʰaː˧ seːt̚˨˩.tʰiː˩˩˦]Phraya Rachasethi);這是因為當時泰國人將河僊同附近的班迭密បន្ទាយមាស 发音:[ɓɑːn.tiəj.miəh])混淆了;「披耶·拉差社提」之名來源於班迭密的高棉族長官頭銜「屋牙·列謝塞泰」(ឧកញ៉ារាជាសេដ្ឋី 发音:[ʔuk.ɲaː riə.ˈciə seːt.ˈtʰəj]Okna Reachea Setthi)。這個雙頭政治制度直到1771年暹羅入侵河僊之後才宣告終結。[1]

鄚玖招攬華僑及越南流民,在他的經營下,河僊成為了一個繁華的港口。此後事實上發展成了一個割據政權。[1]

當時柬埔寨孱弱,屢受鄰國欺淩。河僊也曾被暹羅入侵,鄚玖本人曾被暹羅軍隊擄去暹羅十數年,不得不對暹羅稱臣。後來鄚玖趁暹羅內亂,逃回河仙。為了尋求保護,鄚玖接受謀臣建議,轉而向越南的廣南國阮主稱臣。

永盛四年(1708年)[4],鄚玖遣使到富春(今順化)覲見阮主阮福淍,被封為河仙鎮總兵,從此以後,鄚氏政權成為廣南國藩屬。阮主遙給木牌,一切事務聽任其自治。[5]不過,鄚氏土司政權仍未放棄其與柬埔寨之間的聯繫,仍向柬埔寨朝廷進貢繳納稅收。[6]1728年,鄚玖派遣劉衛官、黃集官前往日本,獲得江戶幕府頒發的信牌日语信牌,自此得以與日本展開貿易。[5]

永佑元年(1735年),鄚玖逝世,其子鄚天賜繼位。翌年,阮主冊封鄚天賜為河僊鎮都督。柬埔寨對於鄚氏土司向越南臣服甚為不滿,希望藉此機會收復河僊之地。根據越南的史料記載,柬埔寨軍隊在「匿盆」的率領下入侵河僊。鄚天賜夫婦親自督戰,奮力擊退了柬埔寨的進攻。[6]此戰不見於柬埔寨史料記載,但被認為是河僊脫離柬埔寨的標誌性事件。[1][6]

鄚天賜統治期間,建立官僚體系,擴充軍備,建立許多堡壘和商業街區。這一時期被視為河僊鎮歷史上的黃金時期。河僊成為湄公河三角洲的貿易中心;在西貢(胡志明市)和曼谷建城之前,河僊是暹羅灣最著名的港口。此時的鄚氏土司擁有很高的自治權。[7]有些中越漢文史料將其政權認定為「國」,以河僊國[8]港口國本底國南港伊代嗎尹代嗎昆大嗎等名稱稱之;[5]另一些則認定其為越南阮主下轄的土司,如《清實錄》稱其統治者為河仙鎮目河仙鎮土目河仙鎮夷目[9]在1742年寫給日本江戶幕府的高棉文書信中,鄚天賜使用「柬埔寨國王」(រាជាក្រុងកម្ពុជាធិបតី 发音:[riə.ˈciə kroŋ kɑːm.pu.ciə tʰɨp.ˈtəj]Reachea Krong Kampucea Tiptei)的頭銜。[7]對此,越南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的學者阮孟強則稱,鄚天賜與高棉人關係很密切,自稱高棉皇帝。[10]此外,鄚天賜崇尚中國的儒家文化,學識淵博,擅長詩歌,不少中國和越南的儒學學者慕名來投,促進了河僊的文化發展。[5]1757年,柬埔寨發生內亂,王子昂敦(烏迭二世)流亡河僊鎮,鄚天賜將其收為養子,並派兵送其歸國登上了王位。作為回報,昂敦將一些領土割讓給河僊鎮,授予鄚天賜「索多親王殿下」(អ្នកសម្ដចព្រះសុទត្ដ 发音:[nɑːʔ sɑm.ˈɗɑːc prĕəh sot.ˈtɗɑː]Neak Preah Samdech Sotoat)的爵銜。

1767年,緬甸入侵暹羅,導致阿瑜陀耶王國滅亡。暹羅王泰沙的孫子昭最เจ้าจุ้ย)逃往到河僊鎮,受到鄚天賜的庇護。鄭昭建立吞武里王國,成為新的暹羅王,要求鄚天賜交出昭最,遭到拒絕。清朝聽聞暹羅遭受入侵,派人出海探問其消息,在此期間,河僊鎮為清朝提供了不少關於暹羅的情報。據《清實錄》記載,鄭昭派遣使者前往清朝,請求冊封自己為暹羅國王;但鄚天賜(莫士麟)向乾隆帝揭發鄭昭是篡位者,因此乾隆帝嚴詞拒絕鄭昭的請求。[9]景興三十年(1769年),鄚天賜派陳大力出兵暹羅,想要送昭最歸國繼位。清朝兩廣總督李侍堯認為鄚氏此舉是想「藉以居奇,从中圖事」。這次軍事行動沒有成功,反而使河僊兵食虛耗、民心騷動,此後又發生一系列的叛亂事件,使其元氣大傷。

在平定了暹羅各地內亂之後,鄭昭於景興三十三年(1772年)入侵河僊。鄚天賜戰敗,退守鎮江道(今芹苴市)。此後,鄭昭派華裔暹羅將領坤·披披瓦提(陳聯)守河僊鎮,將鄚天賜子女帶回吞武里當人質。直到1773年,暹羅與阮主達成協議,鄭昭送還鄚天賜的子女,並讓暹羅軍隊撤離河僊鎮,鄚天賜得以返回河僊。根據《河仙鎮協鎮鄚氏家譜》記載,暹羅軍隊在撤離河僊之前拆毀了河僊城池。此戰以後,河僊鎮政權急劇走向衰敗。[5]

鄚天賜恢復統治後不久,西山起義軍迅速推翻了廣南的阮主政權,誅殺了太上王阮福淳、新政王阮福暘等眾多阮氏宗室,阮主政權暫時宣告滅亡。隨後,西山軍在景興三十八年(1777年)佔領了河僊鎮。鄚天賜拒絕效忠於西山軍,於是流亡到了暹羅,被鄭昭授予「披耶·拉差社提·阮」(泰語พระยาราชาเศรษฐี ญวน 发音:[pʰra˦˥.jaː˧ raː˧.t͡ɕʰaː˧ seːt̚˨˩.tʰiː˩˩˦ jua̯n˧])這一暹羅的爵位[11]

不久後,幸運逃脫西山軍追捕的王子阮福映佔據嘉定(今胡志明市)及附近地區,舉起反西山軍的大旗。阮福映派人前去暹羅探訪鄚天賜消息,但鄭昭中了西山將領阮惠的計謀,將鄚天賜一家及一眾越南人殺害,其餘流放郊外。唯有鄚天賜幾個年幼的子孫被披耶甲叻洪 (波)(高羅歆卟)收留,暗中撫養長大。景興四十三年(1782年),鄭昭被推翻,拉瑪一世繼位,開創拉達那哥欣王國。拉瑪一世讓被流放的越南人返回,鄚天賜的後代亦獲准居住在曼谷。阮福映失國後,拉瑪一世派披耶·他沙達พระยาทัศดา,撻齒多)佔領了河僊,邀請阮福映入暹羅避難。

景興四十六年(1785年),拉瑪一世派公摩鑾·貼帕里拉(昭曾)領兵送阮福映歸國復位,鄚天賜之子鄚子泩回到河僊,與披耶·他沙達一起領兵對抗西山軍。在瀝涔吹蔑之戰中,河僊是暹羅和西山朝拉鋸的戰場。暹羅戰敗後,鄚子泩派船接應阮福映,使其得以再度流亡暹羅。

景興四十八年(1787年),西山朝內亂,阮福映趁機收復河僊。在阮福映與西山軍對抗之時,鄚子泩被暹羅送回了河僊。中國學者戴可來認為,暹羅在這個時期將鄚子泩送回河僊,目的是將目的是要將河僊收為暹羅的附庸。[12]不久鄚子泩去世。此後,河僊鎮由具有暹羅血統的將領吳魔(Ngo Ma)擔任代理總督。[13]根據戴可來考證,此吳魔可能就是《河仙鎮協鎮鄚氏家譜》中提到的「通言阿摩」,1777年,鄭昭曾派他與高綿王子螉蟜一起邀請鄚天賜來暹羅避難。這說明此時的河僊受制於暹羅。[12]

景興五十年(1789年),阮福映遣人出使暹羅,聲稱鄚子泩病逝、鄚氏後繼無人,要求送鄚天賜的孫輩回河僊襲職。暹羅二王瑪哈·索拉辛哈那把鄚子泩之侄鄚公柄送回越南,阮福映讓他擔任龍川留守。由於鄚公柄沒有出任河僊鎮守,引起暹羅的不滿,阮福映不得不讓鄚公柄回河僊。[12]

景興五十三年(1792年),鄚公柄死,河僊鎮由暹羅官員陳亨、陳蘇父子管理,但陳亨父子不得民心。景興六十年(1799年),河僊鎮官員武世登前往暹羅控告陳亨父子。二王索拉辛哈那大怒,送鄚天賜的幼子鄚子添、侄兒鄚公榆回河僊,同時逮捕陳亨回國治罪。鄚子添前往嘉定拜見阮王,被阮福映任命為欽差統兵該奇。鄚子添在鄚公柄死後繼任河僊鎮守職務。嘉隆二年(1803年),嘉隆帝阮福映在嘉定府設立嘉定鎮,設立總鎮官,總掌邊和、藩安、定祥、永清四鎮的軍民事務,又以河仙鎮為附鎮,自此河仙隸屬於嘉定管轄。嘉隆四年(1805年),鄚子添陞任欽差掌奇。嘉隆六年(1807年),因鄚子添出使暹羅,由鄚公榆權領鎮務。戴可來認為鄚子添可能是以暹羅的附庸王侯身份,親自去曼谷弔唁三王阿努拉特韋[12]

嘉隆八年(1809年),鄚子添卒。此時阮朝統一越南已經接近十年,穩固了對國內的統治。於是嘉隆帝以鄚公榆獲罪為藉口將其逮捕,派遣吳依儼黎進講前去接收了河僊鎮,將其變為越南的直轄領土。暹羅得知此事後,聲稱鄚天賜父子有大功,希望越南赦免鄚公榆之罪,讓其襲職。為了不激怒暹羅,吳依儼、黎進講二人的官職僅為「權領鎮事」,而不是鎮守或協鎮。嘉隆帝還聲稱鄚公栖鄚公材二人年幼,讓二人蔭授該隊職銜,以守鄚祀,讓公栖等從鎮公務。暹羅默許了阮朝的行為。[12]十年(1811年)春,召鄚公榆、鄚公材等人來順化,復其家五十人徭役。由於越南與暹羅與嘉隆十二年(1813年)在柬埔寨發生衝突,為利用鄚氏子孫的微妙地位,鄚公榆於嘉隆十五年(1816年)陞河僊協鎮,[12]十七年(1818年)陞河僊鎮守。

明命十年(1829年),鄚公榆致仕。翌年,鄚公材被任命為河僊守管守。明命十三年(1832年)撤銷河僊鎮建制,廢除鎮守、協鎮等官職,改為河僊省

明命十四年(1833年),黎文𠐤之亂爆發,鄚公榆、鄚公材及和他們的兒子鄚侯熺鄚侯耀都接受了黎文𠐤任命的官職,後來被逮捕送往順化審問。不久鄚公榆、鄚公材就病死,鄚侯熺、鄚侯耀被囚於京師大獄中。不久明命帝釋放鄚侯耀,派他去偵探暹羅消息,但他久不返回。又放鄚侯耀前往乂安上道偵探,但他沒有到達就返回了,最後瘐死乂安獄中。

嗣德元年(1848年),嗣德帝蔭授鄚天賜的曾孫鄚文烽為隊長,使之奉鄚天賜的祭祀。

沿革编辑

永盛四年(1708年)[4],始置河僊鎮,由鄚氏土司世襲統治。

景興三十三年(1772年),被暹羅侵佔。三十四年(1773年),暹羅撤軍並交還河僊鎮。

景興三十八年(1777年),西山軍佔領河僊鎮。

景興四十八年(1787年),西山朝內亂,阮福映趁機收復河僊。次年(1788年),阮朝將堅江道龍川道劃歸永鎮營管轄。

嘉隆元年(1802年),阮福映統一越南,建立阮朝,改嘉定府為嘉定鎮,節制諸營,同時遙領河仙鎮。嘉隆七年(1808年),嘉定鎮升格為嘉定城,諸營升格為鎮,河仙鎮與其他四鎮均屬嘉定城管轄。嘉隆九年(1810年),永清鎮堅江道龍川道堅江縣龍川縣重新劃歸河仙鎮管轄。

明命六年(1825年),河仙鎮廢除堅江道、龍川道2道,而增設堅江縣、龍川縣2縣知縣,並以河仙鎮直轄村社設河仙縣,同時設安邊府,3縣均屬安邊府管轄。

明命十三年(1832年),明命帝分設承天府以南省轄,改河仙鎮為河僊省,廢除鎮守、協鎮等官職,設置巡撫、按察使等職務。

行政區劃编辑

明命十三年(1832年)分設省轄前,河仙鎮下轄1府3縣。

  • 安邊府:河仙縣、堅江縣、龍川縣

歷任河仙鎮統治者编辑

姓名 越南文國語字 官爵 在任 註釋
鄚玖 Mạc Cửu 河僊鎮總兵、玖玉侯 約1708年—1735年 同時持有柬埔寨爵位「屋牙」(ឧកញ៉ា
鄚天賜 Mạc Thiên Tứ 河僊鎮都督、琮德侯 1735年—1771年 鄚玖之子
同時擁有柬埔寨爵位「索多親王」(អ្នកសម្ដចព្រះសុទត្ដ
及暹羅爵位「披耶·拉差社提」(พระยาราชาเศรษฐี
陳聯 1771年—1773年 暹羅任命的總督
鄚天賜 Mạc Thiên Tứ 河僊鎮都督、琮德侯 1773年—1777年
鄚子泩 Mạc Tử Sanh 參將、河僊留守、理政侯 1784年—1788年 鄚天賜之子
同時持有暹羅爵位「披耶·拉差社提」(พระยาราชาเศรษฐี
吳魔 1788年—1789年 暹羅任命的代理總督
鄚公柄 Mạc Công Bính 龍川留守、柄正侯 1789年—1792年 鄚子泩之侄
陳亨、陳蘇 1792年—1800年 暹羅任命的代理總督
鄚子添 Mạc Tử Thiêm 欽差統兵掌奇、河僊鎮守、添祿侯 1800年—1809年 鄚子泩之弟
吳依儼黎進講 1809年—1818年 權領鎮事
鄚公榆 Mạc Công Du 河僊鎮守、榆成侯 1818年—1829年 鄚子泩、鄚子添之侄
1816年任河仙鎮協鎮
1818年昇鎮守
1829年致仕
鄚公材 Mạc Công Tài 河僊守管守 1830年—1832年 鄚公榆弟
1832年廢除官職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Cooke & Li 2004,第43–46页
  2. ^ 2.0 2.1 Nicholas Sellers, The Princes of Hà-Tiên (1682-1867): the Last of the Philosopher-Princes and the Prelude to the French Conquest of Indochina: a Study of the Independent Rule of the Mac Dynasty in the Principality of Hà-Tiên,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Empire of Vietnam, Brussels, Thanh-long, 1983, p. 164.
  3. ^ 嘉定城通志·疆域志·河仙鎮》:「相傳常有仙人出沒於河上,因名河仙云。」
  4. ^ 4.0 4.1 此據《大南實錄前編》和《嘉定城通志》,《大南一统志》沿袭《大越地舆全编》作1714年。
  5. ^ 5.0 5.1 5.2 5.3 5.4 李庆新. 鄚氏河仙政权(“港口国”)与18世纪中南半岛局势. 
  6. ^ 6.0 6.1 6.2 戴可來《<嘉定通志>、<鄚氏家譜>中所見17~19世紀初葉的南圻華僑史迹》,附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311頁。
  7. ^ 7.0 7.1 Ooi 2004,第806页
  8. ^ 大南一统志》河仙省·建置沿革:以所居相傳常有僊人出沒於河上,國因號河僊國。
  9. ^ 9.0 9.1 《清實錄·高宗實錄·卷之八百十六》
  10. ^ 李庆新. 鄚玖、鄚天赐与河仙政权(港口国). : 164. 
  11. ^ Siamese Melting Pot by Edward Van Roy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戴可來《<嘉定通志>、<鄚氏家譜>中所見17~19世紀初葉的南圻華僑史迹》,附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326-329頁。
  13. ^ Nola Cooke, Tana Li. Water Frontier: Commerce and the Chinese in the Lower Mekong Region, 1750–1880. Rowman & Littlefield. 2004. ISBN 0-7425-3083-3.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