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尊儒术

(重定向自獨尊儒術

独尊儒术,全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指漢武帝接受董仲舒的建議將儒家列為統治思想並壓制其他思想流派。但漢武帝只是表面上用儒家思想潤飾,實質上為法家運作的統治機器。儒家直到漢元帝時期才真正成為統治思想[1]

词源编辑

這一術語並不出現於古籍中,《汉书·武帝纪赞》僅僅表明了“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學者易白沙在1916年2月15日的《青年雜誌》卷1第六號發表《孔子评议》上,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利用孔子为傀儡,垄断天下之思想,使失其自由”,第一次提出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這一術語,指出這一政策正是帝王以孔子為傀儡奴役人民的手段。然而對於這一論述是否符合歷史史學界仍存在爭議[2]

历史编辑

春秋战国时,各国思想家都提出了自己的策略方针,以法家为盛。各国纷纷启用法家人物变法改革。 汉朝建立後,原战国各学派思想逐渐恢复,尤以儒家道家两派为盛。汉朝初期各君主主要奉行“与民休息,无为而治”的黃老之術,尊重道家思想,惟七国之乱平定後,汉朝中央政府权威空前强大,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急切需要大一统的思想标准。但是随着国家的发展,到汉武帝时,日益需要完整及深厚的哲学思想来维护政权的权威。由于当时的学者还是各尊各道,無统一的思想。汉武帝即位後,权臣卫绾田蚡窦婴等主张尊崇儒术,贬抑法家,同主张道家無為思想的窦太后展开政治斗争,建元二年(前139年),窦太后一度得胜。建元六年(前135年),窦太后去世,支持儒家的官员重新得势。

在这种情况下,汉武帝于元光元年(前134年)征召天下著名儒生入长安策问。其中著名儒生董仲舒提出《天人三策》:“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班固於《漢書》《武帝纪》讚曰:“孝武之初立,卓然罷黜百家,表章六藝。”,《漢書》中武帝未置可否,不過武帝頗好方術[3],但孝文帝本好刑名之言,及至孝景,不任儒者[4]的情況有很大的改善,在全国的思想及仕进上慢慢開始采用儒家思想的观點。此后,汉武帝大量任用儒生为官,同时张汤杜周等人主张以《春秋》决狱,逐渐使通晓儒家经典成为为官为吏的必要条件之一,儒家逐渐成为中國社會的统治思想。但是,汉武帝尊崇的儒术同孔子的思想出现了很大的区别,其中加入了天人感应的神学思想,該时期的儒术成为了以原儒家思想为主体,大量吸纳其他诸子百家思想的一种新的思想体系。

汉宣帝時期一度偏向法家,遭到大臣蓋寬饒的反對[5],而太子刘奭也十分相信儒家学说,同樣对宣帝喜歡任用文法吏利用刑名之學處治大臣不满,結果刘奭遭宣帝训斥:“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用德教,用周政乎?”[6]儒家直到刘奭即位後才真正成為統治思想[1]

學術爭議编辑

雖然易白沙在提出這一論述後,這一論述成為史學的公論。易白沙提出這一學說有著新文化運動追求民主、自由的歷史背景。但是從70年代開始,不少史學家開始質疑這一論述,對於漢武帝是否實行過獨尊儒術,或者漢代學術是否獨尊儒術,受到了學界的廣泛質疑和批評;而對於“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學術性質,學界也眾說紛紜;就目前而言,學界的否定派佔據上風,否定漢武帝曾經實行過這一政策。[2]

注释编辑

  1. ^ 1.0 1.1 《评法批儒词语简释》. 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新华词典编纂组编写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75 第126页. 
  2. ^ 2.0 2.1 丁四新. 近四十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问题研究的三个阶段. 衡水学院学报. 2019, 21 (3): 10–17. 
  3. ^ 《後漢書·列傳·方術列傳上》:「漢自武帝頗好方術,天下懷協道蓺之士,莫不負策抵掌,順風而屆焉。後王莽矯用符命,及光武尤信讖言,士之赴趣時宜者,皆騁馳穿鑿,爭談之也。」
  4. ^ 《史記》外戚世家
  5. ^ 《漢書》卷77:是時上方用刑法,信任中尚書宦官,寬饒奏封事曰:「方今聖道浸廢,儒術不行,以刑餘為周召,以法律為詩書。」
  6. ^ 赵沛. “霸王道杂之”思想的形成与意义. 凤凰网. 凤凰网文化综合. 2011-04-18 [2020-07-02]. 《汉代中前期的政治结构与“霸王道杂之”的政治意义》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