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神誕生(日語:神産み(かみうみ))乃日本記紀》二書中伊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二神繼國誕生後,產下諸神的日本神話故事。

目录

概要编辑

日本書紀之記載编辑

按照《日本書紀》卷第一的記錄,伊奘諾尊伊奘冉尊二神生完大八洲國後,次生海洋河川山巒,復生木祖句句廼馳、草祖草野姬(亦名野槌)。接著二神共議曰:「我們既已生大八洲國及山川草木,何不生天下之統治者?」於是共生日神號大日孁貴(又云天照大神、亦云天照大日孁尊)。此子光華明彩,照亮六合之內,故二神喜曰:「我們生的子息雖多,沒有像如此靈異之兒。不宜久留此國,應當送上天而授以天上之事。」此時天地相去未遠,故以天柱舉於天上。

接著生下月神(又云月弓尊、月夜見尊、月讀尊),其光彩次於日神,可以配日而治,故亦送之於天。復生蛭兒,雖已三歲,仍然無法站立。故載之於天磐櫲樟船,而順風放棄;最後再生素戔嗚尊(又名神素戔嗚尊、速素戔嗚尊),此神雖勇猛安忍,卻時常哭泣,令國內人民多以夭折、青山枯黃,故伊奘諾尊和伊奘冉尊向素戔嗚尊說:「你暴虐無道,不可君臨宇宙,還是去適合你的根之國吧!」遂驅逐之。

第一種說法謂伊奘諾尊說:「我想生可以統御宇宙之珍子。」乃以左手持白銅鏡則化出大日孁尊,右手持白銅鏡則化出月弓尊。又廻首顧眄之間則化出素戔嗚尊。大日孁尊及月弓尊二神質性明麗,故使之照臨天地。素戔嗚尊的個性則好殘害,故令之下治根國

第二種說法謂日、月二神既生,次生蛭兒。此兒年滿三歲,脚尚不立。伊奘諾尊和伊奘冉尊巡柱時,後者說:「應該是違反陰陽之理,所以才生下蛭兒。」次生素戔嗚尊,此神性惡,常好哭恚,國民多死,青山枯萎。故其父母勅曰:「假使讓你治此國,必多所殘傷,所以你可以去統治極遠之根國。」次生鳥磐櫲樟橡船,便以此船載蛭兒順流放棄。次生火神軻遇突智時,伊奘冉尊卻被軻遇突智燒焦而亡。臨終之際臥生土神埴山姬及水神罔象女。軻遇突智娶埴山姬,生下稚產靈,此神頭上生臍中生五穀。

第三種說法謂伊奘冉尊生火產靈時,為子所燒焦而神退(亦云神避)。神退之時生水神罔象女及土神埴山姬,又生天吉葛(一云與曾豆羅)。

第四種說法則曰伊奘冉尊生火神軻遇突智之時,悶熱懊惱而嘔吐,穢物化作金山彥小便化作罔象女、大便化為埴山媛。

第五種說法謂伊奘冉尊生火神時被灼傷而神退去,故葬於紀伊國熊野之有馬村。按當地之風俗,祭祀此神之魂時,花時亦以花祭,又用鼓吹幡旗歌舞而祭。

第六種說法曰伊奘諾尊與伊奘冉尊共生大八洲國,然後伊奘諾尊曰:「我所生之國佈滿朝霧。」乃吹出氣息吹散霧氣,吹撥之氣化成風神級長戶邊命,亦曰級長津彥命;飢餓時生下倉稻魂命,復生海神少童命、山神山祇、水門神速秋津日命、木神句句廼馳、土神埴安神等,再生萬物。至於生火神軻遇突智時,其母伊奘冉尊灼焦而化去。伊奘諾尊恨之曰:「可以用一子來代替我所珍愛的妻子嗎?」言畢在亡妻頭、腳間匍匐哭泣,淚墜化為神,即是畝丘樹下所居之神,號啼澤女命。接著拔出所佩帶十握劍斬軻遇突智為三段:劍刃垂血化為天安河邊之五百箇磐石,即經津主神之祖;劍鐔垂血化為甕速日神(亦曰甕速日命)、熯速日神(亦曰熯速日命),其中甕速日神乃武甕槌神之祖;劍鋒垂血化作磐裂神、根裂神磐筒男命(或云磐筒男命與磐筒女命);劍頭垂血化為闇龗、闇山祇、闇罔象

然後伊奘諾尊追隨伊奘冉尊入於黃泉,後者曰:「我的夫君啊!你已經晚了一步,因為我已吃了黃泉國烹煮的飯食。現在是我休息的時刻,請不要看我。」可是伊奘諾尊不聽,偷偷折下櫛梳的一柱作為炬火,看到的卻是妻子屍身膿沸蟲流的駭人景象。今日世人在夜間忌諱一片之火,或者晚上丟擲櫛梳,便是這個道理。伊奘諾尊大吃一驚後說:「我再也不想到這個汙穢之國了。」於是急忙逃回。伊奘冉尊恨曰:「你所說的話使我感到恥辱。」遂遣泉津醜女八人(又云泉津日狹女)追趕。伊奘諾尊一面拔出揮舞一面逃跑,又丟出黑鬘化作葡萄。醜女撿食後繼續追,伊奘諾尊投出湯津爪櫛化作,醜女撿食後仍追趕,且伊奘冉尊也追上來了。另有一說,伊奘諾尊向大樹撒尿,此即化成巨川。泉津日狹女渡過河水時,伊奘諾尊已至泉津平坂。故伊奘諾尊便以千人所引之磐石阻塞其坂路,並與伊奘冉尊相向而立,遂建絶妻之誓。

伊奘冉尊曰:「雖然我愛我的夫君,但我當縊殺你所統治之國民千人。」伊奘諾尊答曰:「雖然我愛我的愛妻,但我當令我國民每日生一千五百人。」因曰:「自此莫過。」即投其杖生成岐神,又投其帶生成長道磐神,又投其生煩神,又投其化作開囓神,又投其是謂道敷神。其於泉津平坂,另有一說非泉津平坂,而是別有處所,但臨死氣絶之際是在泉津平坂。所塞磐石是謂泉門塞之大神,亦名道返大神。

伊奘諾尊返回後說:「我去了凶目汙穢之處,當洗去我身之濁穢。」乃前往筑紫日向小戶橘之檍原而秡除,將洗盡全身之汙穢時說道:「上游太湍急,下游太靜弱。」便洗濯於中游,因而生出八十枉津日神,次將矯其枉而生神直日神、大直日神。又沈濯於海底,因以生底津少童命與底筒男命;接著潛濯於潮中而生中津少童命及中筒男命;後來又浮濯於潮上而生表津少童命和表筒男命。底筒男命、中筒男命、表筒男命等三神合稱住吉大神;底津少童命、中津少童命、表津少童命則是阿曇連之祭神。

然後洗左天照大神,洗右眼生月讀尊,洗復生素戔嗚尊。伊奘諾尊對三子說:「天照大神可以治理高天原,月讀尊可以治理滄海原潮之八百重,素戔嗚尊可以治天下也。」是時素戔嗚尊年紀漸長,復生八握鬚髯;不治理天下卻常啼泣恚恨。伊奘諾尊問之曰:「你為什麼像這樣一直哭泣?」對曰:「我想去根國找媽媽,所以才哭泣。」伊奘諾尊怒曰:「那就隨你去吧!」乃逐之。

第七種說法提及伊奘諾尊斬殺軻遇突智成三段:一段為雷神、一段為大山祇神、一段為高龗;又云斬軻遇突智時其血液染紅了天八十河中的五百箇磐石,因而化成神:磐裂神、根裂神、兒磐筒男神、次為磐筒女神、兒經津主神

而第八種說法則謂伊奘諾尊斬軻遇突智命爲五段,各化為五山祇:頭部化為大山祇、身體化為中山祇、手部化為麓山祇、腰肢化為正勝山祇、足部化為䨄山祇。是時斬血激灑,染於石礫、樹草,這就是草木沙石自含火之由來。

第九種說法云伊奘諾尊欲見其妹,乃到殯殮之處。是時伊奘冉尊猶如在世時一樣,出來迎接共語。後來伊奘冉尊說:「我的夫君,請勿看我。」言畢忽然不見,且四周陷入黑暗。伊奘諾尊舉起火把視之,伊奘冉尊的屍身腫脹,上有八色雷公。受到驚嚇的伊奘諾尊急忙走避,八色雷公追趕之。伊奘諾尊躲進路邊的桃樹下,並以果實擊退眾雷,這就是桃子能驅的源由。伊奘諾尊乃投其杖曰:「自此之後,雷不敢來。」便是所謂的岐神,也是來名戶之祖神。而所謂的「八雷」,在首曰大雷、在胸曰火雷、在腹曰土雷、在背曰稚雷、在尻曰黑雷、在手曰山雷、在足上曰野雷、在陰上曰裂雷。

第十種說法謂伊奘諾尊追至伊奘冉尊所在處,告訴她說:「因為悲憐妳所以才來的。」答曰:「不要看我。」但伊奘諾尊不從而視之,故伊奘冉尊恥恨之曰:「既然你已看到我真正的樣貌,我也要瞧瞧你真正的樣子。」伊奘諾尊感到慚愧地逃離現場,卻又惱羞成怒地發誓:「我要跟妳離婚,」又說:「以不負於妳。」於是他所吐出來的唾液號曰速玉之男,接著以腳掃出之神號泉津事解之男。伊奘諾尊與其妹在泉平坂爭論相鬪,伊奘諾尊曰:「一開始為妳悲傷及思哀,是吾之怯懦矣。」泉守道者說:「伊奘冉尊留話云:『我和你既然已生國,何必再求復生呢?我要留在黃泉國,不跟你回去。』」此時菊理媛神出現,對伊奘諾尊提出建言,後者聞言便稱讚菊理媛神,然後離開此地。可是親臨黃泉國十分不祥,故欲濯除其穢惡,乃前往見粟門及速吸名門。然而此二門潮流過於湍急,故轉向於橘之小門而拂濯身體。入水時吹生出磐土命,出水時吹生大直日神,又入時吹生底土命,出時吹生大綾津日神,又入時吹生赤土命,復出時吹生大地海原之諸神。

第十一種說法說伊奘諾尊勅任三子曰:「天照大神可以統御高天之原,月讀尊月夜見尊可以配合太陽而知天事,素戔嗚尊可以治御滄海之原也。」天照大神在天上曰:「聽聞葦原中國保食神,應該讓月夜見尊前往拜訪之。」於是月夜見尊受勅而降,保食神乃回頭向著葦原中國,嘴裡吐出米飯;面向則嘴裡吐出大小群;面向則嘴裡吐出大小獸類。一切食物具備,擺設宴席以宴請月夜見尊。後者忿然作色曰:「真是骯髒汙鄙!竟然用嘴巴裡吐出的東西招待我!」於是拔劍殺死保食神,然後回去向天照大神稟告一切。天照大神聽完勃然大怒地說:「祢是惡神!我們以後不必再見面。」乃與月夜見尊,一日一夜隔離而住。天照大神派遣天熊人前往探看,保食神確實已死,只見其頭頂化為、頭顱長出小米眉毛長出[1]眼睛長出肚子長出稻米下陰長出小麥大豆紅豆。天熊人將這些東西帶回獻給天照大神,天照大神歡喜地說:「天下蒼生可以食用這些東西而活命」,乃以粟、稗、麥、豆為旱田種子,以稻爲水田種子。祂又任命天邑君將稻種植於天狹田及長田,到了秋天稻穗飽滿垂首,一片豐收景象甚是快活。又口裏含繭,便能抽絲,從此始有養蠶之道。

古事記之記載编辑

古事記》上卷記載,伊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生國,更生神。先生大事忍男神,次生石土毘古神石巢比賣神大戶日別神天之吹男神大屋毘古神風木津別之忍男神等(即家宅六神)。接著生海神大綿津見神、合稱水戶神的速秋津日子神與速秋津比賣神;這對掌管河川及海洋的兄妹神另外生下四對八位神明: 沫那藝神與沫那美神、頰那藝神與頰那美神、天之水分神國之水分神、天之久比奢母智神與國之久比奢母智神。

復生風神志那都比古神、木神久久能智;隨後出生的是山神大山津見神和野神鹿屋野比賣神(亦名謂野椎神)。大山津見神及鹿屋野比賣神之間產下四組子神:天之狹土神與國之狹土神、天之狹霧神與國之狹霧神、天之闇戶神與國之闇戶神、大戶惑子神與大戶惑女神等。

然後生下鳥之石楠船神,亦名天鳥船;次生大宜都比賣神以及火之夜藝速男神,又名火之炫毘古神、火之迦具土神。伊邪那美命生下後者時,下陰遭灼傷而臥病在床。其嘔吐物生成金山毘古神、金山毘賣神糞便生成波邇夜須毘古神、波邇夜須毘賣神尿液生成彌都波能賣神和久產巢日神等二神,後者之女名曰豐宇氣毘賣神;不久伊邪那美命身故。

傷心的伊邪那岐命哭著說:「親親吾妻,妳怎能用自己的性命換這個孩子呢?」言畢在亡妻的頭與腳之間來回匍匐啼哭,滴下的眼淚落在香久山之畝尾木本(今奈良縣橿原市木之本町),名為泣澤女神,而伊邪那美命的屍體葬在出雲國伯伎國交界的比婆之山日语比婆山

盛怒之下的伊邪那岐命拔出十拳劍,砍下了迦具土的頭顱,其血液從劍上落到岩石。其中由劍鋒落下的血生成石拆神、根拆神石筒之男神;劍身落下的血生成甕速日神樋速日神建御雷之男神(亦名建布都神、豐布都神);劍柄落下的血生成闇淤加美神闇御津羽神。而迦具土的屍體亦化為眾多山神:頭化為正鹿山津見神,胸部化為淤縢山津見神,腹部化為奧山津見神陽具化為闇山津見神,左手化為志藝山津見神,右手化為羽山津見神,左腳化為原山津見神,右腳化為戶山津見神。所斬之刀名謂天之尾羽張,亦名伊都之尾羽張。

由於非常思念伊邪那美命,伊邪那岐命遂追往黃泉國。在黃泉國大殿門前,伊邪那美命由殿內開門迎接,伊邪那岐命對祂說:「我的愛妻呀,我和妳創造的國土尚未完成,請跟我回去吧!」伊邪那美命答:「真是可惜呀!你不早點來,我已經吃了黃泉國的飯食。既然你特意前來找我,我也願意回去呀。且讓我跟黃泉神商量,在這期間不要偷看我。」伊邪那美命邊說邊走入殿內。伊邪那美命久而未返,伊邪那岐命等得不耐煩,於是取下左髮髻插著的髮梳,折下一齒作燭火,走入殿中。但祂所看見的卻是伊邪那美命腐爛的身軀上佈滿了蛆,且發現頭部被大雷盤據、胸部被火雷盤據、腹部被黑雷盤據、下陰被拆雷盤據、左手被若雷盤據、右手被土雷盤據、左足被鳴雷盤據、右足被伏雷盤據,共有八雷神繞纏其屍身。

伊邪那岐命嚇得拔腿就跑,伊邪那美命怒斥:「你這樣簡直是汙辱我!」立馬派遣豫母都志許賣追捕。伊邪那岐命丟出黑御鬘變成山葡萄,趁豫母都志許賣撿食之際逃跑,卻仍被追上。再丟出右髮髻插著的髮梳,折下一齒變成竹笋,又趁豫母都志許賣撿食之際逃逸。後來伊邪那美命遣八雷神率領一千五百黃泉大軍追趕,嚇得伊邪那岐命抽出十拳劍一邊揮舞一邊逃走,黃泉大軍猶窮追不捨。逃到黃泉比良坂盡頭時,伊邪那岐命摘下三顆桃子用力丟向追兵,於是黃泉大軍停止追趕。所以伊邪那岐命對桃子說:「你們有靈性,能驅鬼避邪。往後葦原中國的芸芸眾生遇到危難時,就像剛才幫助我一樣,去幫助他們吧!」於是伊邪那岐命賜了意富加牟豆美命的名號給桃子。

最後伊邪那美命追來,伊邪那岐命遂舉起千引石堵塞黃泉比良坂,巨石置中,兩神相對而立。伊邪那美命言:「親愛的良人,如果你欲斷絕夫妻之情,我就每天絞殺你一千個國人!」伊邪那岐命回曰:「親親吾妻,如果妳這樣做的話,我就每天為我的國人蓋一千五百個產房。」是以每日必有一千人死亡,也必有一千五百人誕生。所以伊邪那美神命號曰黃泉津大神,一云因緊追不捨而號曰道敷大神。堵塞黃泉比良坂的千引石則號道反大神,亦謂塞坐黃泉戶大神。故所謂黃泉比良坂,今謂出雲國之伊賦夜坂(今島根縣松江市東出雲町地區)。

伊邪那岐命說:「我剛從骯髒醜陋的國度返回,故我將為我的身軀進行禊祓(袪除污穢的淨化儀式)。」於是坐在竺紫日向橘小門之阿波岐原實行禊祓。他投棄的手杖變成衝立船戶神、衣帶變成道之長乳齒神、囊袋變成時量師神、衣服變成和豆良比能宇斯能神、變成道俁神、頭冠變成飽咋之宇斯能神;左手之手纏變成奧疎神、奧津那藝佐毘古神和奧津甲斐辨羅神;右手之手纏變成邊疎神、邊津那藝佐毘古神和邊津甲裴弁羅神等神祇

接著他又說:「上游流速較快,下游流速緩慢。」在中游淨滌身體,產生八十禍津日神大禍津日神二神。因為伊邪那岐命到過許多髒汙的地方,由亡者之汙穢所成之神明。接著為了消除前二神之禍,又生神直毘神大直毘神伊豆能賣神等三神。接著在水底洗滌時生出底津綿津見神底筒之男命;在水中清洗時生出中津綿津見神中筒之男命;在水面清滌時則出現上津綿津見神上筒之男命,共計六位神祇。這三位津綿津見神即是阿曇連日语阿曇氏祖神以伊都久神,所以阿曇連一族乃綿津見神之子宇都志日金拆命之子孫。底筒之男命、中筒之男命、上筒之男命等三神,乃墨江之三前大神

接著洗左眼時變成天照大御神,洗右眼時變成月讀命,洗鼻子時則化成建速須佐之男命。此時伊邪那伎命歡喜地說:「吾終於生得三貴子。」馬上取下掛在脖子的御頸珠之玉相擊發出聲音,然後賜給天照大御神說:「我命令妳去統治高天原。」後者遵照命令收下賞賜,故御頸珠名謂御倉板擧之神。接著對月讀命說:「我命令妳去夜之食國治理。」月讀命也遵照命令。接下來對建速須佐之男命說:「我命令你去統治海原。」建速須佐之男命也銜命。

後來三神各銜其命前往治理其國,只有速須佐之男命不知所命之國而獨自哭啼,八拳寬的鬍鬚長到心前。哭泣的樣子青山如枯山泣枯,河海者悉泣乾。是以惡神之音如佈滿了狹蠅,萬物之妖皆出現。因此伊邪那岐大御神詔速須佐之男命曰:「你為什麼不治理你的國度而哭泣呢?」答曰:「我想去母親的根之堅洲國,所以才哭泣。」伊邪那岐大御神忿怒地說:「那麼你就不可以住在海原。」乃將之流放驅逐。伊邪那岐大神坐鎮在淡海之多賀也。

內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八百万の神々 日本の神霊たちのプロフィール》,戶部民夫著,新紀元社,1997年12月,ISBN 978-4883172993
  • 《日本神樣事典》,CR&LF研究所著,賴又萁譯,商周出版社,2012年3月11日,ISBN 9789862721315
  1. ^ 此字同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