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秦康公(?-前609年),名春秋时期秦国君主。秦穆公之子,在位12年。

秦康公
谥号 康公
时代 春秋
国家 秦国
身份 秦国君主
逝世日期 前609年
在位年代 前620年—前609年
秦穆公
穆姬
子女 秦共公
太子 秦共公
都城 雍城
居所 高寝宫
墓葬 竘社

秦康公在位期间,秦国与晋国多次发生战争,而秦国也从秦穆公时期的西戎霸主逐渐走向衰落。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前636年,秦穆公派身为太子的秦康公护送晋文公回国,秦康公见到舅舅怀念起已经去世的母亲穆姬,送到渭河北岸时秦康公作《秦风·渭阳》,后世以渭阳比喻甥舅关系。[1]

前621年,秦穆公去世,其子秦康公继位。[2]

令狐之战编辑

前620年八月,晋襄公去世,太子夷皋年幼,晋国国内想要拥立一位年长的君主。晋国执政赵盾主张拥立在秦国的晋文公之子、晋襄公的庶弟公子雍回国继位,而狐射姑则主张拥立在陈国公子乐回国继位。赵盾指出公子乐生母辰嬴地位低下,并且侍奉过两代晋国君主,公子乐所在的陈国弱小偏远,有事不能求援;而公子雍生母杜祁有道义,秦国强大而且距离晋国近,有事足以救援,于是派先蔑士会到秦国迎接公子雍,而狐射姑也派人到陈国迎接公子乐。赵盾派人在郫(今河南省济源市西)谋杀了公子乐。作为报复,狐射姑于九月派续简伯杀害了支持赵盾的大夫阳处父。同年十一月,因事情败露,续简伯被杀,狐射姑被迫逃亡至北狄[3]

前619年,秦康公派军队护送公子雍回国。而晉襄公的夫人穆嬴一面以太子没有过错为由,天天抱着太子在朝廷上啼哭,一面威胁赵盾。在穆嬴的压力下,赵盾被迫迎立晋襄公嫡长子夷皋继位,为晋灵公,同时发兵阻挡秦国的护送军队。晋军由箕郑父留守;赵盾为中军将,先克为中军佐;荀林父为上军将;先蔑为下军将,先都为下军佐;步招为赵盾驾御战车,戎津为车右,晋军到达堇阴(今山西省临猗县猗氏城东)整兵备战。同年四月,秦军行进至令狐(今山西省临猗县猗氏城西)时,晋军在夜间出兵偷袭,秦军大败,晋军一直追击到刳首(今山西省临猗县西)才撤兵。先蔑和士会因为赵盾背约,投奔秦国。[4]

为报令狐之战战败之仇,前619年,秦康公派兵攻打晋国,夺取了武城(今陕西省华县东)。[5]

前618年,秦康公派使者到鲁国,向去世的鲁僖公和夫人成风赠送衣服。[6]

前617年,晋国攻打秦国,夺取了少梁(今陕西省韩城市南)。[7]同年夏,秦国实行报复性进攻,夺取了晋国的北征(今陕西省澄城县西)。[8]

河曲之战编辑

前615年,秦康公决定攻打晋国。秦康公先派西乞术到鲁国行聘礼,并将伐晋的计划告知鲁文公,以获取鲁国的声援。同年冬,秦国夺取了晋国的羈馬(今山西省永濟市南)。晋国发兵迎击,赵盾为中军将,荀林父为中军佐;郤缺为上军将,臾骈为上军佐;栾盾为下军将,胥甲为下军佐;范无恤为赵盾驾御战车。秦晋两军在河曲(今山西省芮城县风陵渡镇)对峙。臾骈认为秦军不能久战,建议赵盾加固营垒以逸待劳,消耗秦军实力,赵盾采纳了他的建议,拒不出战。

秦康公向士会询问策略,士会说:“拒不出战这种巧妙的计策一定是赵盾新提拔的部下臾骈所出的主意。赵氏旁支子弟赵穿,是晋襄公的女婿,年少轻狂而又恃强好战,不懂军事而且嫉妒臾骈。如果派人向晋军挑战,赵穿必定会逞强好勇而出战。”秦康公采纳了士会的策略,并把玉璧丢进黄河,向河神祈求作战胜利。

同年十二月,秦军袭击晋军的上军,上军按兵不动,只有赵穿率兵追击,但没有追上。赵穿责备三军不出击,旁人劝他要等待时机,赵穿则坚持要出击,于是率领自己的私属部队单独向秦国进攻。赵盾得知赵穿单独出战后,急忙下令出兵接应,秦晋两军刚一交战就争相退兵。当夜,秦康公派使者告知晋军明日再战,臾骈看出使者神色慌张,语无伦次,断定秦军恐惧,当夜要撤军,并建议趁秦军渡河时攻击,定能大获全胜。但赵穿和胥甲却以战场未打扫,伤兵未救回是不仁,不在约定的日期作战发动偷袭是不勇为由拒绝出战。晋军停止出击,秦军则趁夜撤军。不久秦国又发兵攻打晋国,夺取了瑕(今河南省陕县西南)。[9]

次年春,晋国夺回了瑕,并派詹嘉率军驻守,扼守住秦国向东进攻的咽喉之地桃林塞(今河南省阌乡县西)。[10]

士会归晋编辑

晋国群臣害怕秦康公重用士会对晋国造成祸患,于是派魏寿余假装率领魏邑(今山西芮城县东北)的百姓发动叛乱。晋灵公缉拿了魏寿余的家属,魏寿余则趁夜逃奔秦国。魏寿余以魏邑归秦为诱饵,会见秦康公,在会见时魏寿余故意踩了一下士会的脚,示意士会与他一起回晋国。因魏邑在黄河以东,魏寿余要求秦康公派一位能与魏邑官员打交道的秦国官员随行,秦康公派士会前往。士会对秦康公说:“晋国人是老虎豺狼,如果他们背弃诺言不让微臣回来,君上将微臣的家属杀害,恐怕对君上的声誉不利。”秦康公说:“如果晋国人违背诺言不让你回来,我向河神保证一定送还你的家属到晋国。”士会于是和魏寿余渡过黄河,从魏邑返回晋国。魏邑的百姓得知士会回到晋国后欢呼雀跃,而秦康公也按照许诺送还了士会的家属。[11]

去世编辑

前610年,秦康公派军队援助楚国,楚国与蛮族结盟后联合秦国、巴国灭亡了庸国[12]

前609年,秦康公去世,葬于竘社,其子秦共公继位。[13][14]

评价编辑

毛诗序》认为《诗经·秦风》中的《晨风》、《无衣》和《权舆》三篇都是讽刺秦康公忘记秦穆公时的霸业,疏远贤臣、[15][16]穷兵黩武。[17]此外,秦康公还穷奢极欲,耗费三年时间大兴土木筑台,任妄劝告秦康公这样劳民伤财必然会招致他国的攻击。[18]林剑鸣所著《秦史稿》认为秦康公是一位好大喜功而又昏庸无能的君主。[19]

参考资料编辑

  1. ^ 《毛诗序·诗经·国风·秦·渭阳》:《渭阳》,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晋献公之女,文公遭丽姬之难未反,而秦姬卒,穆公纳文公,康公时为大子,赠送文公于渭之阳,念母之不见也,我见舅氏,如母存焉。及其即位,思而作是诗也。
  2.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穆公)三十九年,缪公卒…其太子罃代立,是为康公。
  3. ^ 《左传·文公六年》:八月乙亥,晋襄公卒。灵公少,晋人以难故,欲立长君。赵孟曰:「立公子雍。好善而长,先君爱之,且近于秦。秦,旧好也。置善则固,事长则顺,立爱则孝,结旧则安。为难故,故欲立长君,有此四德者,难必抒矣。贾季曰:「不如立公子乐。辰嬴嬖于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赵孟曰:「辰嬴贱,班在九人,其子何震之有?且为二嬖,淫也。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国,辟也。母淫子辟,无威。陈小而远,无援。将何安焉?杜祁以君故,让逼姞而上之,以狄故,让季隗而己次之,故班在四。先君是以爱其子而仕诸秦,为亚卿焉。秦大而近,足以为援,母义子爱,足以威民,立之不亦可乎?」使先蔑、士会如秦,逆公子雍。贾季亦使召公子乐于陈。赵孟使杀诸郫。贾季怨阳子之易其班也,而知其无援于晋也。九月,贾季使续鞫居杀阳处父。…十一月丙寅,晋杀续简伯。贾季奔狄。
  4. ^ 《左传·文公七年》:秦康公送公子雍于晋,曰:「文公之入也无卫,故有吕、郤之难。」乃多与之徒卫。穆赢日抱大子以啼于朝,曰:「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适嗣不立而外求君,将焉置此?」出朝,则抱以适赵氏,顿首于宣子曰:「先君奉此子也而属诸子,曰:『此子也才,吾受子之赐;不才,吾唯子之怨。』今君虽终,言犹在耳,而弃之,若何?」宣子与诸大夫皆患穆嬴,且畏逼,乃背先蔑而立灵公,以御秦师。箕郑居守。赵盾将中军,先克佐之。荀林父佐上军。先蔑将下军,先都佐之,步招御戎,戎津为右。及堇阴,宣子曰:「我若受秦,秦则宾也;不受,寇也。既不受矣,而复缓师,秦将生心。先人有夺人之心,军之善谋也。逐寇如追逃,军之善政也。」训卒利兵,秣马蓐食,潜师夜起。戊子,败秦师于令狐,至于刳首。己丑,先蔑奔秦。士会从之。
  5.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康公)二年,秦伐晋,取武城,报令狐之役。
  6. ^ 《左传·文公九年》:秦人来归僖公、成风之襚,礼也。
  7.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康公)四年,晋伐秦,取少梁。
  8. ^ 《左传·文公十年》:夏,秦伯伐晋,取北征。
  9. ^ 《左传·文公十二年》:秦伯使西乞术来聘,且言将伐晋…秦为令狐之役故,冬,秦伯伐晋,取羁马。晋人御之。赵盾将中军,荀林父佐之。郤缺上军,臾骈佐之。栾盾将下军,胥甲佐之。范无恤御戎,以从秦师于河曲。臾骈曰:「秦不能久,请深垒固军以待之。」从之。秦人欲战,秦伯谓士会曰:「若何而战?」对曰:「赵氏新出其属曰臾骈,必实为此谋,将以老我师也。赵有侧室曰穿,晋君之婿也,有宠而弱,不在军事,好勇而狂,且恶臾骈之佐上军也,若使轻者肆焉,其可。」秦伯以璧祈战于河。十二月戊午,秦军掩晋上军,赵穿追之,不及。反,怒曰:「裹粮坐甲,固敌是求,敌至不击,将何俟焉?」军吏曰:「将有待也。」穿曰:「我不知谋,将独出。」乃以其属出。宣子曰:「秦获穿也,获一卿矣。秦以胜归,我何以报?」乃皆出战,交绥。秦行人夜戒晋师曰:「两君之士皆未憖也,明日请相见也。」臾骈曰:「使者目动而言肆,惧我也,将遁矣。薄诸河,必败之。」胥甲、赵穿当军门呼曰:「死伤未收而弃之,不惠也;不待期而薄人于险,无勇也。」乃止。秦师夜遁。复侵晋,入瑕。
  10. ^ 《左传·文公十三年》:春,晋侯使詹嘉处瑕,以守桃林之塞。
  11. ^ 《左传·文公十三年》:晋人患秦之用士会也…乃使魏寿余伪以魏叛者以诱士会,执其帑于晋,使夜逸。请自归于秦,秦伯许之。履士会之足于朝。秦伯师于河西,魏人在东。寿余曰:「请东人之能与夫二三有司言者,吾与之先。」使士会。士会辞曰:「晋人,虎狼也,若背其言,臣死,妻子为戮,无益于君,不可悔也。」秦伯曰:「若背其言,所不归尔帑者,有如河。」乃行。绕朝赠之以策,曰:「子无谓秦无人,吾谋适不用也。」既济,魏人噪而还。秦人归其帑。
  12. ^ 《左传·文公十六年》:秦人、巴人从楚师,群蛮从楚子盟。遂灭庸。
  13. ^ 《史记·卷五·秦本纪》:康公立十二年卒,子共公立。
  14. ^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康公享国十二年。居雍高寝。葬竘社。生共公。
  15. ^ 《毛诗序·诗经·国风·秦·晨风》:《晨风》,刺康公也。忘穆公之业,始弃其贤臣焉。
  16. ^ 《毛诗序·诗经·国风·秦·权舆》:《权舆》,刺康公也。忘先君之旧臣与贤者,有始而无终也。
  17. ^ 《毛诗序·诗经·国风·秦·无衣》:《无衣》,刺用兵也。秦人刺其君,好攻战亟用兵,而不与民同欲焉。
  18. ^ 《韩非子·说林上》:秦康公筑台三年。荆人起兵,将欲以兵攻齐。任妄曰:“饥召兵,疾召兵,劳召兵,乱召兵。君筑台三年,今荆人起兵将攻齐,臣恐其攻齐为声,而以袭秦为实也,不如备之。”戍东边,荆人辍行。
  19. ^ 林剑铭. 《秦史稿》第136页.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1年. 
前任:
秦穆公
秦國君主
前620年—前609年
繼任:
秦共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