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潮州裔臺灣人

(重定向自臺灣潮州人

臺灣潮州人,是臺灣的一個已經被文化滅絕的消失群體,指祖籍為清代潮州府地區,本屬潮州民系移民來臺的臺灣漢人先祖(其所用的潮州話與泉漳閩南語有祖緣關係)

潮州裔臺灣人
總人口
族群認同已被滅絕,人口數量不可考
分佈地區
 中華民國臺灣島
語言
臺灣閩南語臺灣話
臺灣客家話
中華民國國語現代標準漢語
宗教信仰
臺灣民間信仰道教佛教漢傳佛教
基督宗教新教天主教
相關民族
閩南人潮州人)、客家人閩南裔臺灣人
南方漢族閩越人
臺灣原住民
三山國王是潮州裔的鄉土信仰,圖為臺南三山國王廟

臺灣潮州人分散在臺灣西部各地,因為清代臺灣歷史上的閩粵不合,所以在清代的臺灣,臺灣潮州人所講的潮州話,雖然跟福建省的閩南語系出同源,但實則是兩種難以溝通的語言,本身也是粵人粵籍而被泉州人漳州人、汀州人敵視並肇生族群不合。所以在清代的臺灣潮州人,有時也跟同屬粵人的另一族群,也就是潮州客家人甚至是惠州、嘉應客家人,一起互相合作,脣齒相依,以抵抗泉州人與漳州人入侵家園。

原本在清代的臺灣潮州人因所使用的潮州話,因為與同屬古代閩南語系泉州人漳州人的閩南語有親緣關係,而後到了台灣日治時期(1895年-1945年間),被日本人歸類為「福建種族」。現今,臺灣潮州人宥於世代居住的聚落周圍之客家族群、漳泉族群同化而產生客家民系閩南民系的殊異認同[1],只有地名上,仍還留下吉羊崙(揭陽崙)、潮洋厝(潮陽厝)、惠來厝、普令厝(普寧厝)、程海厝(澄海厝)、潮州寮、潮州莊等潮州式地名。

除了屏東縣潮州鎮以外,今高屏地區,在六堆外的許多「六堆附堆」庄頭,如八老爺、力社、佳佐、林後、苦瓜寮、四塊厝、崁頂、新莊、九塊厝(位於今九如鄉),上武洛、下武洛(位於今里港鄉)、手巾寮、楠仙(位於今六龜區)、茄苳(今鹽埔鄉洛陽村)、鹽樹(今高樹鄉鹽樹村)等庄頭中,頗多先祖,原本就講潮州話的臺灣潮州人,所以加入六堆客家聯盟,成了「六堆附堆」庄頭。這些「附堆」,地理位置同樣也和「六堆客家庄」唇齒相依,共同保鄉衛土。但到今日,這些附堆庄頭的臺灣潮州人後裔,很多被形勢所迫改為認同自己是講臺灣閩南語,有些,則改講南四縣腔六堆客家話

然而,「附堆」村莊如海豐莊、佳佐莊,在文獻[2]中,與六堆客莊之間亦存在粵人族群內部之爭端衝突。其餘粵莊,如八老爺莊,未有資訊證實潮州裔祖居的潮州府縣份及村落,現有文獻[3]實際走訪當地氏族,已指出八老爺庄存在河洛人柯、楊兩姓及泉州府晉江縣賴姓宗族,並非客庄,亦無訪得當地氏族任何潮州來源。因此,此種缺乏文獻證實之潮州庄,很有可能只是尋常的漳泉裔村莊,且莊內漳泉裔放棄祖輩口音轉為現使用腔調。

早在明代末期,廣東省潮汕地區也是鄭成功家族糧餉和兵員的主要來源地之一,鄭氏攻占臺灣之後,還從沿海招募移民開發土地。由是,來源的軍民在鄭氏治下的臺灣並存,例如臺南市境內善化區小新營的潮州府潮陽縣湯姓、漳州府漳浦縣李姓、江寧府上元縣吳姓宗族[4],以及永康區埔姜頭的溫州府樂清縣張姓宗族[5]高雄市路竹區蔡文的處州府龍泉縣蔡姓宗族[6]雲林縣大埤鄉埔姜崙的寧波府鄞縣沈光文後人沈姓宗族[7][8]

此外,臺灣潮州人又可指1949年金門爆發古寧頭戰役,當時參加此役的士兵有大約一、兩萬人是胡璉將軍潮州揭陽潮安的招募的青壯年,後來移防到臺灣本島後陸續退伍,一部份定居高雄[9]。但許多已混入於使用中華民國國語臺灣外省人之間,較難察覺。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1. ^ 臺灣的語言戰爭及戰略分析
  2. ^ 〈「消失」的族群?南臺灣屏東地區廣東福佬人的身分與認同〉,《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臺灣史研究集刊》,第20卷第1期,頁177、178,2013,陳麗華
  3. ^ 〈由屏東市天后宮珍藏「義祠亭碑記」論清廷對屏東客家六堆態度的轉變〉,《臺灣風物》,四十七卷二期,頁22,1997,簡炯仁
  4. ^ 〈宗族發展與社會變遷—臺灣小新營李姓宗族的個案研究—〉,《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第35期,頁90,1973,王人英
  5. ^ 《永康鄉志》,1988,頁565,石萬壽
  6. ^ 〈明鄭時期二層行溪流域漢人之拓墾〉,《嘉南學報》,第三十一期,頁676,2005,吳遐功
  7. ^ 〈開台文化祖師沈光文〉,2015,胡清旺
  8. ^ 〈雲林客家走透透—雲林客家地圖普查〉,2008,頁15,黃衍明、鍾松晉
  9. ^ 〈移民與食物: 二次戰後高雄地區的潮汕移民與沙茶牛肉爐〉,《師大台灣史學報》,第8期,頁99,2015,曾齡儀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