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臺灣的罌粟在現存資料之記錄,鴉片和罌粟植物似乎都是從海外傳來。臺灣雖然現今已經少見罌粟植物,更在法令管制下,禁止相關鴉片罌粟的種植,或是種子的攜入。但回溯到晚日治時期,臺灣卻在人為的引進之下,曾有一段嘗試種植罌粟的歷史。

目录

鴉片罌粟编辑

罌粟(Poppy)是製造鴉片,必然需有原料,雖然罌粟植物有多達數百種,但並非每一種皆能提煉鴉片,只有「鴉片罌粟」可以提煉出較多的鴉片。罌粟科植物廣泛分佈在全世界溫帶亞熱帶地區,而生產可提煉鴉片的鴉片罌粟產地以印度土耳其中國,及泰國寮國緬甸邊境的「金三角」地區等為主要種植地區。未提煉的「生鴉片」即係從自罌粟成熟蒴果經割傷果皮後,滲出之白色乳汁乾燥凝固而得。含鴉片生物鹼約25種。鴉片的魔力,正是來自於它之中的有效成分—嗎啡(C17H19O3N)。嗎啡是一種生物鹼,生物鹼是一種有機化合物,其中含有許多具有毒性、刺激性及止痛效果。

動機编辑

在臺灣種植罌粟來自行提煉鴉片,其動機可能是為了更多的利潤,或是在避免過多的銀兩因鴉片交易而流出海外。 在19世紀下半葉,臺灣北中南各有零星地區種植罌粟。

鴉片入台编辑

鴉片何時傳入臺灣,有著兩種說法:
第一說指出,荷蘭占領爪哇,輸入鴉片,並傳入鴉片吸飲之風。當時只有當地的住民吸食,後來移居當地的華人也跟吸食,並懷煙土回中國,依法製煙,流毒漳泉、廈門。之後,臺灣被納入中國版圖,鴉片吸食之風習繼而蔓延及臺,在康熙末年時,已有專設之鴉片館英语opium den。清代的資料多持此說。

第二說則認為,有說法指出可能係荷蘭統治臺灣時(1624~1661),將鴉片帶到臺灣,再將鴉片傳至日本、中國,臺灣反而成為鴉片大量輸入中國的第一站。 此說以日本人的紀錄為主,連橫臺灣通史亦持此說,但卻不見於清代的相關記錄。臺灣通史之說為:「臺灣之阿片,始於荷蘭之時。荷人貿易以此為巨,消售閩、粵兩省,漸乃及於內地。」但後面卻提到:「當明之際,華人已有吸用,然僅以為藥……」 似乎又是說在荷蘭人之前,中國已經有人在吸食鴉片,唯僅是以藥用為目的,有所矛盾。這種說法可能是日本人領有臺灣後,鑑於臺灣鴉片吸食的嚴重,或因此而有如此的推想,但亦有學者質疑此說,而認為或許至明鄭時期方引入。

臺灣鴉片問題编辑

隨著十六世紀以降,鴉片因具有重量輕、單位價值高的優點,歐洲人將鴉片當作貿易品傳播,在取得方便而過度吸食的情況,黑色的鴉片的性質也逐漸轉向具有危害性質的毒品。臺灣亦不免於此波「黑潮」之風潮,從十八世紀開始,就已有相關吸食鴉片之記載,其後隨著吸食氾濫的程度,更與纏足辮髮等,並稱為臺灣三大劣習,糾纏臺灣歷史數百年之久[來源請求]

至18世紀初時,鴉片問題已經是臺灣社會上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因朱一貴事件於1722年來臺的藍鼎元(1680~1733),對於清初鴉片的吸食,有著如下的詳盡描述

隨著鴉片的大量運銷入台及氾濫流傳,至十八世紀中期,吸食鴉片的情況更為嚴重,吸食時是「百餘口至數百口為率」,蔓延全臺,時人就感嘆「印度所產阿芙蓉膏,俗名鴉片土,流毒幾璤寰宇,臺人嗜者尤多。[1]

歷年臺灣鴉片輸入額表编辑

歷年臺灣鴉片輸入額表[2][3][4]
年次 純輸入()
1864 99,700
1865 228,800
1866 254,200
1867 258,600
1868 203,300
1869 257,100
1870 289,700
1871 328,000
1872 334,100
1873 359,300
1874 416,900
1875 415,900
1876 451,800
1877 508,200
1878 470,100
1879 555,200
1880 579,600
1881 588,072
1882 459,648
1883 401,833
1884 357,772
1885 377,506
1886 454,567
1887 424,794
1888 464,293
1889 473,487
1890 504,276
1891 558,200
1892 514,100
1893 468,700
1894 390,900
1895 172,900

相關條目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丁紹儀,《東瀛識略》(台文叢2種,1946;1873原刊),頁112。
  2. ^ 資料來源:林朝成等,1998,《安平區誌》下冊,第704頁,台南市安平區公所。
  3. ^ 日治時代安平港口機能的變遷 - 國立臺東大學圖書資訊館 學位論文上傳系統. paperupload.nttu.edu.tw. [2018-12-07]. 
  4. ^ 台灣統治與鴉片問題. 博客來: 17. [2018-12-07]. 


參考資料编辑

  • 《臺灣日日新報》
  • 《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
  • Hodgson, Barbara(霍奇森)著,邱文寶譯,《鴉片:黑色迷霧中的極樂天堂》。台北:臉譜出版社,2005。
  • 連橫,《臺灣通史》。台文叢128種,1962;1920原刊。
  • 臺灣總督府專賣局編,《臺灣阿片志》。台北:臺灣總督府專賣局,1926。
  • 林滿紅,〈清末本國鴉片之替代進口鴉片,1858-1906──近代中國「進口替代」個案研究之一〉,《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9(1980年7月),頁385-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