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英国宪法(英語:Constitution of United Kingdom),是一系列规范英国政治体制的规则的统称。英国宪法不是一个单一的成文法律文件,而是几个世纪以来,通过制定法判例政治惯例社会共识而形成的一系列原则的集合。

英国宪法起源于1215年大宪章大宪章奠定了议会制度,公平审判的基础[1]。通过1603年英国内战,1688年光荣革命,和1689年权利法案,加入了个人的基本权力,议会权力,和王权限制。1800年联盟法案,统一了大不列颠岛上的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三国。 1832年改革法案和人民代表法案,完善了代议制议会制度。1911年和1949年议会法案,限制了议会贵族院的权力[2]。1928年人民代表(平等授权)法案,给予了妇女选举权,1969年人民代表法案把选举权年龄下调到18岁。1997年工党改革,实现了权力下放到联盟内各国议会。1998年人权法案,把欧洲人权公约正式纳入了英国宪法框架。2005年宪法改革,把终审权从议会上院剥离,同时剥离了司法部长的部分司法职能,组成了新的英国最高法院

英国宪法,通过不断的改革和进化,形成了议会主权法治权力分割君主特权宪法习惯宪法法律,六大基本原则,具备现代民主宪法的特征。

基本原则编辑

议会主权编辑

 
托马斯·赫伯斯的议会主权巨人

议会主权,又叫议会至上,是英国宪法中处于中心的元素。在一个有成文宪法的国家,宪法是最高的权力来源,并由宪法法院进行解释;而没有成文宪法的英国,理论上,最高的权力来源是议会,议会的产生的法律是最高形式的法律[3]

在英国宪法中,议会主权和政治主权不同的,议会主权是指立法主权,拥有者是议会。而政治主权的拥有者是人民,这两种主权是关联的。立法主权由政治主权产生,如果政治主权对立法不主权不满,可以推翻立法主权[4]

 
戴雪

英国十九世纪宪法学者戴雪对议会主权解释为:第一,议会可以随心所欲的立法和撤法,内容上不受限制。第二,法院,不能质疑议会法案的合法性[5]。所以,理论上英国议会是英国最高的权力来源,无法被挑战,其通过的宪法性法律文件,理论上司法和行政机关都无法改变。议会可以自己采取手段来“陷入”宪法性文件,可以一定程度上保护其不被后续的议会所修改或者移除。”陷入“有程序陷入和内容陷入两种方式,程序陷入是指要求后续的议会必须以一定的程序来修改宪法性文件,比如需要70%的支持率,需要公投等等,来防止被后续议会以简单多数修改。其内容陷入是指以宪法习惯方式让议会不能限制某些方面的立法,比如人权

绝对的议会主权的理论不断被挑战,最重要的挑战是法治对议会主权的限制,2005年的Jackson案中[6],法官明确提出了议会主权不是绝对权力的观点。在实践中,特殊情况下,法院可以修正议会主权原则,使之不与英国宪法的其他基本原则相冲突。同时,议会主权又受到来自权力下放欧洲联盟法国际条约人权保护的挑战。但是,无论议会主权如何被挑战,都将始终处于英国宪法中心位置[7]

法治编辑

在英国宪法中,法治没有直接的定义,宪法性成文法中,只有在2005年宪法改革法案[8]中对英国宪法中的法治有一个简单的确定,并没有直接定义。英国法治理论至今在讨论中不断的进化,但是,法治原则在英国宪法中已经十分强大,甚至在特殊情况下法院可以否决议会主权下通过的法律,但是无论两者如何冲突,议会主权始终是英国宪法的核心。

由于英国的不成典宪法,没有一个最高的宪法法院可以解释宪法,英国的三权分立也不完美,所以法治是对议会主权进行限制的一个重要制度。

英国的法治,诞生于中世纪对君主绝对权力的对抗。法治的最基本的理解是:社会每个成员都受到法律约束,政府行为必须得到法律授权。也就是说,政府,议会和一切立法执法机构,都必须受到法律约束。这种最基本的法治( Minimal Rule of law)的观念[9],这种基本法治观点放到现代现实环境中,在不考虑到实际的情况下,很难顺利运行。

法治的定义根据内容,被学者们分为两种,一种是法治的形式定义(Formal Conception),这种理论强调立法的过程,形式,执行和执行对象,不强调法律的内容,不强调法律是否道德,不强调是否保护人权。与之相反的理论被称为法律的实质定义(Substantive Conception)。现代英国宪法中的法治,是实质定义和形式定义的混合体。

英国十九世纪宪法学者戴雪是法治形式定义的支持者,戴雪基于判例法,认为:1,没人能被合法剥夺身体和财产权,2,除非有清楚的违法行为。3,是否有违法行为,必须由法院在法律思维下决定。[10],戴雪的三段论,由于不考虑道德等实质因素,现在已经被认为完全过时,2005年,被英国法官在Jackson[11]中直接否决。

根据戴雪的理论,立法和使用法律程序正确,并且法律被公平的使用到社会每一个成员身上,都是法治。而不需要强调法律的实质内容,比如,假设某国立法规定每一个有出生缺陷的婴儿都应该被处死,并且平等的使用到每个社会成员身上,根据戴西的理论,就应该是法治的。也就是说,法律不需要合理的目标,不需要考虑到人权,不需要考虑到道德。关于英国法治采取形式定义还是实质定义,虽然在英国被长期的讨论,但是类似戴西的存粹的形式法治理论被大部分人否决。现代英国宪法中的法治理论中,实质论是已经拥有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约瑟夫·拉兹

约瑟夫·拉兹教授自认为是法治形式定义的代表之一。 拉兹教授提出:法治只是一个法律系统的美德之一,任何法律系统,都可以做到程序上的法治。但是,拉兹并没有否定实质概念,他认为,民主,人权,平等等其他道德因素是法律系统等其他美德,只有这些美德同时存在,才会有一个好的法律系统[12]

 
汤姆·宾干

汤姆·宾干,是英国大法官之一,他根据他的实践经验,提出了他的法治观点,在肯定了法治的形式定义的同时,加入了国际法和人权的实质内容。但是他的实质内容,必须依靠外部的标准来执行,所以还是被认为一个形式定义理论。[13]

存粹的法治的实质定义在现实中实现有一定的困难,实质定义的本质是强调法治的道德因素,要求法律本身必须是良法而不是恶法。这里‘良’和‘恶’本身是个政治议题,很难定义。自然法宪法学家罗纳德·德沃金在法治的实质定义和形式定义的理论以外,提出了法治的权力定义(rights comception)。和法典定义(rule-book conception)。他提出,公民的道德权利和政治权力被法律所认定,当法律有效,个人就可以通过法院或者其他相识机构来执行。其次,他认为,法治不是关于法律的内容,而是强调政府不能针对个人行使权力,除非这些权力已经存在于法律中,而且是针对所有的人[14]。另外一个自然法学者,隆.福勒认为,法律需要1,普遍,2,公开,3,未来,4清楚,5,不矛盾,6,合适,7,稳定,8,全等。如果缺乏某项特征,就不是法律。 福勒认为,这八点是德治和法治的交集。这些特点的法律,一般都会是良法而不是恶法[15]。立法的过程决定了立法的内容,好的内容就能完善法治基础之一的实质正义,自然法学者认为,道德和法治是有交集的,他们认为,法律必须是道德的,法律的道德要求,使用程序就可以很容易解决,而不用使用外界的道德判断。

现在的英国宪法中的法治,是法治形式定义和实质定义的综合体。英国的主体是形式定义,但又有相当重要的实质内容,比如人权和国际条约的要求。现在普遍认为,如果法治中没有这些实质内容,不然就不能被认为只法治。

权力分割编辑

英国宪法受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的影响,采用了‘权力必须被权力所制约‘的原则,把统治权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部门,又被称为三权分立。但是,英国宪法又不是一个完美的三权分立。例如,行政部门的首领:首相,又必须是议会下议院议员。所以,宪法惯例和法治,成为了监督权力分割,防止出现少数人暴政的重要手段。

宪法惯例编辑

宪政惯例也是组成英国不成文宪法的一个重要部分。戴西认为,宪法惯例法律的区别就是能否被法院来执行[16]。宪法惯例不具有法律的强制性也不是法律条文,而是一系列长时间以来一直履行的,通过实践所得到的传统和习惯,宪法惯例是一个道德的范畴。英国宪法中,宪法惯例非常重要,它是宪法各项原则和角色的粘合剂,也是议会主权的一个限制因素,比如,议会必须遵守民主原则,不能暴政的宪法惯例。

英国宪法中有很多惯例,比如:君主必须颁布通过两院批准的法案。首相需要在议会例行的“首相答问”中出现。议会上院不能反对二读三读中含有执政党竞选宣言的法案。如果没有得到苏格兰议会许可,英国议会不能就下放苏格兰议会的权力立法。君主必须指定众议院中最可能够驾驭议会多数的人为首相。首相必须是下议院议员。等等。

宪法性制定法编辑

宪法性制定法,即通过英国议会立法程序,即下议院上议院通过,由君主颁布生效,具备宪法性质的成文法。

根据议会主权原则,议会通过的法律都应该具备平等的最高的法律地位,且后续议会可以任意修改前议会的制定法。但是某些制定法,是通过一定的形式和实质程序,或者宪法惯例,被“陷入”,而不能被后续议会以简单多数修改,并且发挥宪法性的作用,这类的议会制定法,被称为宪法性制定法。

部分重要的宪法性制定法包括:

1911年,1949年议会法:限制上议院权力。[17]

1972年欧共体法:加入欧洲共同体[18]

1998年人权法:把欧洲人权公约引入英国宪法[19]

1998年苏格兰法:成立苏格兰政府和议会[20]

1998年威尔士政府法:成立威尔士政府和议会[21]

1998年北爱尔兰政府法:成立北爱尔兰政府和议会[22]

2005年宪法改革法:成立最高法院[23]

君主特权编辑

君主特权,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君主拥有的权力,起初,这些特权是君主独享的。当今,根据宪法惯例,这些特权由政府直接行使。议会可以使用制定法来缩小和解除君主特权。[24]

君主特权非常有限,而且不允许被扩大,现在的君主特权主要有:和外国订立条约,颁发和吊销护照,制定和开除政府部长,等等,君主特权是英国宪法中最微弱的原则。

挑战编辑

地方政府,欧盟,和权力下放对议会主权的挑战编辑

 
伦敦市政厅

英国宪法的议会主权原理,决定了英国政府是一个单一制的政府。作为一个单一制国家。理论上只拥有一个中央政府以及位于中央政府之下没有宪法权力依附中央政府的地方政府。但是,1990年代以后,英国权力开始去中心化,议会主权受到了地理权力分散,权力下放,和欧盟法,人权法的挑战。产生了除地方政府以外的权力下放政府,同时一部分政府权力也被移交给了欧盟。

1,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 根据议会主权的原理,英国地方政府,没有宪法地位,依附于中央政府存在。二战过后,出现了中央下放一定权力给地方的宪法惯例,但是1975年过后,又被收紧,现在英国地方政府存在的基础是两个没有宪法地位的制定法:2000年地方政府法和2001年地方化法。[25],所以,又有观点认为英国的地方民主制度是不完善的。[26]

地方政府有征税权和提供公共服务的义务,履行一定的管理权和立法权。地方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需要向私营经济开放,地方政府只允许参与比私营经济更有竞争力的公共服务。履行比如办法执照权等管理职能,还有依据议会法案进行一些地方立法。

当前,英国地方政府结构有一级,或者两级的政府,地方政府的按结构可被分为五类:1,郡议会。2,地区议会。3,单一制地方政府。4,大都会地方政府。5,伦敦自治镇[27],

2,权力下放

 
苏格兰议会

1998以后,英国高度权力集中的议会开始下放权力到苏格兰[28],北爱尔兰[29],和威尔士地方议会[30],成立了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政府。权力下放分有两种形式的,1,权力赋予模式:中央政府决定下放给地方政府的权力。地方政府根据下放权力立法。2,权力保留模式:中央政府设定一部分领域地方政府不能立法,其他领域全面开放。

3,欧盟 欧盟创造了一个超国家政府,欧盟法的地位高于国内法[31],英国的议会必须移交部分权力到欧洲议会。英国宪法的议会主权原理又一次受到挑战。 英国脱欧以后,还会经历一个过渡期,欧盟法律将继续在一个定时期内执行,未来欧盟法在英国的地位还没有完全被确定。

司法覆核对议会主权原理的冲击编辑

 
英国最高法院

司法覆核是指司法机关审查行政机关的决定,已确定行政机关根据法律和习惯法赋予的权力行政。在英国,司法复议是行政法的主要手段。

由于没有成文的最高的宪法性文件来约束政府的行为,这就意味着英国没有一部最高的法典和最高的宪法法院可以用于保障基本的价值,个人权力和社会利益。所以,司法监督是在英国宪法体制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着用。2005年宪法改革法案将最高审判权从议会上院剥离,成立了最高法院,并且将政府司法部长的司法功能去除。使英国司法更加独立。这种以不以成文法形式来定义法治的目的之一,就是让司法机关可以自由运用适当的不同的法治理论来裁判不同的案件。这种自由,是普通法系国家的一贯传统,也成为了对议会的一种牵制手段,所以,这又让法治和议会主权原则产生了冲突。

英国司法复议的重点,逐步从复议政府行政程序,扩大到了对个人权利的保障,和法律的合法性的监督,开始具备了一定的宪法职能。传统上,英国宪法和行政法没有交集:宪法规定了行政机关的权限。而行政法解释规范的权限。 但是近二十年来,法院开始对法律的合法性和行政机关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而并不是简单的来审查行政机关权限进行解释。这是因为随着民主程度的进步,对人权的逐渐重视和对传统的程序主义的法治理念的检讨,社会对“良治”的要求从简单的程序正义转向一定的实质正义。宪法理论上,传统的政治宪法论也和法律宪法论不断的讨论和冲突。使法治和议会主权两大宪法原则也产生了矛盾和冲突,促使了司法复议的不断进步。

司法复核对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行为从以下方面管辖:1,非法(illegality)。2,不合理(Irrationality)。3,不对称 (Proportionality)。4,程序不当(Improriety)。5,合理预期(Legitimate Expections)。6,人权(human rights)。

国际法对议会主权的冲击编辑

国际公法(public international law)对英国国内法有相当重要的影响。二战过后,随着全球化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和人权保护框架的发展,西方国家绝对国家主权概念慢慢被侵蚀。

首先,国际法的效力直接大于英国国内法,冲击一会主权原理。

国际公法被分为条约和习惯法,条约是指,国家间或有订约能力的国际组织间,签订的有国际法效力的,有法律约束力的成文文件,[32]一般还需要经过议会批准方可执行。条约必须由双方自愿签订,一旦签订,就必须认真执行。国际习惯法,是指国际间某些统一的,不间断的行为。国际习惯法为由广泛的法律效力,不需要签订和通过。传统上,国际法和国内法是互不干涉的两个范畴,但是,现实中,国际法已经是国内法一个重要来源,地位也高于国内法。在英国,订立国际条约是由政府行使的君主特权,但是,需要得到议会的通过才能成为国内法,这被称为是二元立法,目的是防止政府利用国际法绕过议会行使超越宪法的权力。[33]而国际习惯法可以直接在英国国内使用[34],法院在国内判例法和国际习惯法相冲突的时候需要采用国际习惯法。[35]当国际法和国内法产生冲突的时候,国际法处于优先地位,法院裁判的时候会首先假设议议会不会允许违背国际法[36]

第二,英国司法管辖权也受到国际法的冲击。

司法管辖权是国家主权的主要表现形式。一般来说,司法管辖权得行使应该只采用国内法,司法管辖权有五种形式,1,国土管辖。2国籍管辖,3,主动人员管辖。4,普遍管辖,5,国家保护性管辖。

历史编辑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Magna Carta 1215 clauses 1 ('... the English church shall be free...'), 12 and 14 (no tax 'unless by common counsel of our kingdom...'), 17 ('Common pleas shall... be held in some fixed place'), 39-40 ('To no one will we sell, to no one will we refuse or delay, right or justice'), 41 ('merchants shall have safe and secure exit from England, and entry to England') and 47-48 (land taken by the King 'shall forthwith be disafforested').
  2. ^ Parliament Act 1911Parliament Act 1949
  3. ^ Barnett, H. (2011) 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8th edn, London, Routledge.
  4. ^ Lev, A. (2014) Sovereignty and Liberty: A Study of the Foundations of Power, Abingdon, Routledge.
  5. ^ Dicey, A.V. (1889)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the Law of the Constitution, London, Macmillan.
  6. ^ Jackson v Attorney General [2005] UKHL 56, [2006] 1 AC 262
  7. ^ Loveland, I. (2018) Constitutional Law, Administrative Law, and Human Rights: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8th ed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8. ^ Constitutional Reform Act 2005 c 4
  9. ^ Hussain, N. (2003) The Jurisprudence of Emergency: Colonialism and the Rule of Law,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0. ^ Dicey, A.V. (1889)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the Law of the Constitution, London, Macmillan.
  11. ^ Jackson v Attorney General [2006] 1 AC 262
  12. ^ Raz, J. (1979) The Authority of Law: Essays on Law and Moralit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3. ^ T Bingham, The Rule of Law (2011) and Entick v Carrington [1765] EWHC KB J98
  14. ^ Ronald Dwoking(1996)Freedom's Law: The Moral Reading of the American Constitution.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5. ^ Fuller, L. (1964) The Morality of Law,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6. ^ Dicey, A.V. (1885)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the Law of the Constitution [Online], Indianapolis, LibertyClassics. Available at http://files.libertyfund.org/files/1714/0125_Bk.pdf (Accessed 30 April 2015).
  17. ^ Parliament Act 1911 & 1949
  18. ^ European Community Act 1972
  19. ^ Human Rights Act 1998
  20. ^ Scotland Act 1998
  21. ^ Wales Act 1998
  22. ^ Northern Ireland Act 1998
  23. ^ Constitutional Reform Act 2005
  24. ^ Maer, L. and Gay, O. (2009) The Royal Prerogative, House of Commons Briefing Paper SN/PC03861; last updated 30 December 2009. Available at http://www.parliament.uk/briefing-papers/SN03861.pdf (Accessed 30 April 2015).
  25. ^ Local Government Act 2000 & Localism Act 2001
  26. ^ Loveland, I. (2018) Constitutional Law, Administrative Law and Human Rights: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8th ed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7. ^ Local Government Structure. accessed:https://www.politics.co.uk/reference/local-government-structure
  28. ^ Scotland Act 1998
  29. ^ Northern Ireland Act 1998
  30. ^ Wales Act 1998
  31. ^ Barnett, H. (2013) 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10th edn, London, Routledge.
  32. ^ Vienna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reaties 1969
  33. ^ Re McKerr [2004] UKHL 12, [2004] 1 WLR 807
  34. ^ Buvot v Barbuit (1737) Cases t. Talbot 281
  35. ^ Trendtex Trading Corporation v Central Bank of Nigeria [1977] QB 529
  36. ^ Salomon v Commissioners of Customs and Excise [1967] 2 QB 116, per Lord Diplock at 143

延伸閱讀编辑

Articles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