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薛祿(?-1430年),原名薛六山東承宣布政使司青州府膠州(今青岛市胶州市)人,明朝軍事將領,陽武侯

薛祿

大明太保兼鎮朔大將軍總兵官
爵位 陽武侯
籍貫 山東承宣布政使司青州府膠州
族裔 汉族
字號 景陽
出生 不详
山東承宣布政使司青州府膠州
逝世 宣德五年(1430年)
北直隸順天府
親屬 薛安(曾祖父)
薛大(祖父)、薛遇林(父)
薛五(兄)
薛勳、薛桓(子)
薛詵、薛濂(孫)
薛翰、薛琮(曾孫)
薛倫、薛鋹、薛鈺(玄孫)
薛濂(來孫)
薛讚、薛幹(後代)

目录

生平编辑

建文年間编辑

薛祿家族排行老六,人稱薛六,后改名薛祿。靖難之役中,他以士兵身分跟隨燕王朱棣起兵,奪取北平九門。真定之戰中,他持槊刺左副將軍李堅墜馬,并生擒他,后升任指揮僉事。之後跟從朱棣援救永平,并攻下大寧富峪會州寬河等地。后還師北平,并擊敗中央軍遊騎,進指揮同知。攻打大同時,他身為先鋒。此後在白溝河之戰後追擊中央軍至濟南,升任指揮使。東昌之戰中,以少勝多。當時朱棣被盛庸打敗,退守北平。盛庸通知真定諸將屯守威縣深州,薛祿均擊敗各部。在滹沱河之役中衝鋒陷陣,出入數十次戰鬥,并追至夾河[1]單家橋之戰中,薛祿被平安生擒,但之後掙脫繩索,并拔刀斬殺守衛,飛馳返回燕軍并繼續戰鬥。此後接連攻破順德大名彰德西水寨,并生擒都指揮花英[2]。之後趁勝攻破東阿東平汶上,在淝河戰役小河戰役靈璧戰役中功勞最大。后隨朱棣攻破應天府,升任都督僉事[3]

永樂年間编辑

永樂六年(1408年),進升為都督同知。兩年后,擔任驃騎將軍,跟隨明成祖北征,晋升左軍都督府右都督。永樂十年(1412年),他上疏請求訓練武臣子弟。永樂十五年(1417年),以行在後軍都督身分管理營造事務[4]。永樂十八年(1420年)十二月,明成祖遷都北京,他被封為陽武侯,俸祿一千一百石。二十一年(1423年),率領右哨跟從朱棣北征,班師后平定長興盜患。二十二年(1424年),再統領右哨,跟從北征[5]

洪熙宣德年間编辑

明仁宗即位后,任左軍都督府都督,加太子太保,予世券洪熙元年,充任總兵官,鎮守塞外。之後因獲寇功,再增俸祿五百石。同年,佩鎮朔大將軍印,巡撫開平大同邊疆[6]。明宣宗即位后,召還,他陳述邊疆守衛五事,后再次派遣巡邊[7]

宣德元年,漢王朱高煦謀反,薛祿跟從明宣宗親征樂安,并擔任前鋒。朱高煦被捕后,留薛祿與尚書張本鎮守。次年春,奉詔巡視畿南諸府城池。同年夏,復佩大將軍印,北巡開平,還駐宣府。期間率領精兵偷襲瓦剌。后召還。宣德三年,再此跟隨北征,在寬河獲勝,之後留守薊州永平。再佩鎮朔印,進行巡邊護餉。宣德五年,在鳳凰嶺遇敵并獲勝,加封太保[8]。他上言永寧衛一些地方宜建城堡守衛,明宣宗批准并派遣三萬六千軍民赴工、精騎一千五百護行,均聽由薛祿調遣。臨行前并賜詩讚揚,以仲山甫南仲比喻。薛祿為武將不知其意,於是向楊士奇求教。楊士奇稱:“聖上是以古賢人待君也。”薛祿則稱:“祿安敢望前賢,然敢不勉圖報上恩萬一。”同年六月,得病,召還。次月病亡。贈鄞國公,謚忠武[9]

後事编辑

薛祿有勇好謀,且紀律嚴明,秋毫無犯。善撫士卒,同甘苦。靖難功臣中,張玉朱能和薛祿的功勞最大,而薛祿歷任三朝元老,為宿將[10]。其孫薛詵繼承爵位,之後傳至曾孫薛翰,薛翰死後無子,族人相爭襲位,久而不得請,后,田宅歸入公家。萬曆五年(1577年),再封其族人薛鋹為侯,傳至薛濂崇禎末年,李自成攻佔京師,薛濂被害,爵位遂斷絕[11]

逸事编辑

紀綱有次欲買一道姑為妾,都督薛祿先得所願,紀綱在大內遇到薛祿,鞭打、敲擊其頭部,腦袋傷裂幾乎死去。[12]

薛祿母親待產,正逢大雨磅礡,等孩子生下來,哇哇大哭的時候,其父聽見門口有人說話,打開門一瞧,原來是兩個在他家門前避雨的將軍,一左一右地站在那兒,按著刀,倒像在給他家站崗把門兒似的。   後被一位相士知道以後,就說這孩子降生之際,兩將軍守門,將來必成大器,後來薛祿果然拜將封侯,富貴之極。

文学作品上的薛祿编辑

聊斋志异》上有一篇《阳武侯》就是薛祿的传奇故事。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155):“薛祿,膠人。行六,軍中呼曰「薛六」。既貴,乃更名「祿」。祿以卒伍從燕起兵,首奪九門。真定之戰,左副將軍李堅迎鬥。鋒始交,祿持槊刺堅墜馬,擒之。擢指揮僉事。從援永平,下大寧、富峪、會州、寬河。還救北平,先驅敗南軍遊騎。進指揮同知。攻大同,為先鋒。戰白溝河,追奔至濟南,遷指揮使。戰東昌,以五十騎敗南兵數百。時成祖為盛庸所敗,還走北平。庸檄真定諸將屯威縣、深州,邀燕歸路。祿皆擊走之。戰滹沱河,右軍卻。祿馳赴陣,出入數十戰,破之。追奔至夾河,斬馘無算。”
  2. ^ 明史》(卷155):“戰單家橋,為平安所執。奮脫縛,拔刀殺守卒,馳還復戰,大敗安軍。掠順德、大名、彰德。攻西水寨,生擒都指揮花英。”
  3. ^ 明史》(卷155):“乘勝下東阿、東平、汶上,連戰淝河、小河、靈璧,功最。入京師,擢都督僉事。”
  4. ^ 明史》(卷155):“永樂六年進同知。八年充驃騎將軍,從北征,進右都督。十年上言:「自古用人,必資豫教。今武臣子弟閑暇不教,恐緩急無可使者。」帝韙其言。會四方送幼軍數萬至,悉隸祿操習之。十五年以行在後軍都督董營造。”
  5. ^ 明史》(卷155):“十八年十二月定都北京,授奉天靖難推誠宣力武臣,封陽武侯,祿千一百石。二十一年將右哨從北征。還,討平長興盜。二十二年再領右哨從北征。”
  6. ^ 明史》(卷155):“仁宗即位,命掌左府,加太子太保,予世券。洪熙元年充總兵官,備禦塞外。尋以獲寇功,益祿五百石。是年頒諸將軍印於各邊鎮,祿佩鎮朔大將軍印,巡開平,至大同邊。”
  7. ^ 明史》(卷155):“宣宗即位,召還,陳備邊五事。尋復遣巡邊。”
  8. ^ 明史》(卷155):“宣德元年從征樂安,為前鋒。高煦就擒,留祿與尚書張本鎮撫之。明年春,奉詔巡視畿南諸府城池,嚴戒軍士毋擾民,違者以軍法論。是夏復佩大將軍印,北巡開平,還駐宣府。敵犯開平,無所得而退,去城三百餘里。祿帥精兵晝伏夜行,三夕至。縱輕騎蹂敵營,破之,大獲人畜。師還,敵躡其後,復奮擊敗之,敵由是遠遁。召還。三年從北征,破敵於寬河,留鎮薊州、永平。復數佩鎮朔印,巡邊護餉,出開平、宣府間。五年遇敵於鳳凰嶺,斬獲多,加太保。”
  9. ^ 明史》(卷155):“上言永寧衛團山及雕鶚、赤城、雲州、獨石宜築城堡,便守禦。詔發軍民三萬六千赴工,精騎一千五百護之,皆聽祿節制。臨行賜詩,以山甫、南仲為比。祿武人不知書,以問楊士奇。士奇曰:「上以古賢人待君也。」祿拊心曰:「祿安敢望前賢,然敢不勉圖報上恩萬一。」其年六月有疾,召還。逾月卒。贈鄞國公,謚忠武。”
  10. ^ 明史》(卷155):“祿有勇而好謀,謀定後戰,戰必勝。紀律嚴明,秋毫無犯。善撫士卒,同甘苦,人樂為用。「靖難」諸功臣,張玉、朱能及祿三人為最,而祿逮事三朝,巋然為時宿將。”
  11. ^ 明史》(卷155):“孫詵嗣。至曾孫翰卒,無子,族人爭襲,久之不得請,田宅並入官,世絕者三十餘年。萬歷五年乃復封翰族子鋹為侯。再傳至濂。崇禎末,京師陷,被害。”
  12. ^ 明史》列傳第一百九十五 佞幸(卷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