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花清瘟胶囊

中成药

连花清瘟,按剂型称为连花清瘟胶囊连花清瘟颗粒,是治疗SARS期间研究的一种中成药[1]。该药的主要成份为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棉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2]以岭药业拥有此药的诸多发明专利和用途专利[3][4],2011年其制造工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5]

连花清瘟
剂型粉劑 / 裝填膠囊0.35g/粒
组成
北板藍根255毫克
金銀花255毫克
連翹255毫克
魚腥草255毫克
綿馬貫眾255毫克
石膏255毫克
红景天85毫克
广藿香85毫克
炙麻黃85毫克
甘草85毫克
炒苦杏仁85毫克
大黄51毫克
薄荷醇7.5毫克
功用
清瘟解毒,宣肺泄热
  1. 用於治療流行性感冒屬熱毒襲肺証,症見:發熱或高熱,惡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頭痛,咽干咽痛,舌偏紅,苔黃或黃膩等。
  2. 在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的常規治療中,可用於輕型、普通型引起的發熱、咳嗽、乏力,療程7~10天。

沿革编辑

研发编辑

根据2004年6月30日《中国中医药报》第2168期的一篇文章《在血与火的洗礼中绽放科技之花—连花清瘟胶囊研发纪实》记述,研究人员在2003年SARS期间15天内完成了“连花清瘟胶囊”的提取、浓缩、干燥、成型等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的研究工作,并进入抗SARS新药快速审批绿色通道;从研制到获省药监局批号,再到进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快速审批通道,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2004年5月,连花清瘟胶囊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6]

2022年4月18日,以岭药业在「互动易」上回应股民疑问,指连花清瘟「研发仅仅用了15天」一说与事实不相符,并称研发过程符合国家药品监督部门新药研发程序。[7]

2003年2月SARS在我国广州爆发,因流感和SARS均属于中医“瘟疫”范畴,具有相似的症状表现,在后续研发过程中,公司科研团队将已开展新药研究用于治疗流感的连花清瘟定位流感和SARS两项适应症,于2003年5月完成流感、SARS药效研究及毒理研究井申报临床批件。2003年5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为促进预防、诊断、治疗非典药物尽快上市,发布了《关于防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药品快速审批有关事项的通知》、《防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药物研究的基本技术要求》,开辟“绿色通道”加快审批。2003年6月,公司分别取得了连花清瘟治疗流感临床批件(批件号:2003L02071)和连花清瘟治疗SARS临床批件(批件号:2003L02292)。公司在获批临床批件后便积极开展筹备工作,但在此过程中因SARS临床病例滅少无法满足临床试验要求,故临床研究仅开展了流感2、3期临床研究。2004年2月,连花清瘟申报生产。2004年5月9日,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属热毒袭肺证(药品批准文号:国药准字Z20040063)。

——以岭药业[8]

列入2019冠狀病毒病中国推荐用药编辑

2020年4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在原批准适应症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新适应症;“用法用量”项则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疗程7~10天”[9]。2022年3月18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發佈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中,除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继续列为中医治疗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外,还将其列为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轻型和普通型推荐用药。[10][11]

臨床試驗编辑

2022年1月18日,新加坡衛生科學局批准一項由新加坡中華醫院副總監白偉良醫師發起,同兩家西醫診所(烏美1道 Ubi Family Clinic & Surgery 和裕廊西1道 Banyan Clinic@JW)合作就連花清瘟膠囊在新加坡開展的臨床試驗,以評估此藥在2019冠狀病毒病治愈上是否有互補的效用。參與臨床試驗的西醫診所要求冠病患者一連七天每天服用连花清瘟胶囊三次[12]。這項研究採取隨機雙盲及安慰劑對照的方式進行,預計將於2022年12月完成[13]

疗效编辑

前瞻性研究发现,连花清瘟具有广谱抗流行性感冒病毒效果[14],能够治疗甲型H1N1流感[15][16]。连花清瘟还能抑制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引发的急性炎症[17]。2021年12月钟南山等多人在美國「藥理學研究」期刊刊文” Lianhuaqingwen exerts anti-viral and anti-inflammatory activity against novel coronavirus”,认为,连花清瘟能够抑制SARS-CoV-2的复制,降低促炎细胞因子,从而缓解2019冠状病毒病症状[18][19]。在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20]

不过在稍早,香港新加坡均有药品管理机构及研究专家表示,无证据显示该药能够治疗或预防2019冠狀病毒病

需要注意的是和温病中医相同,以治疗為主,而不是预防用[19][21][22]

不良反应编辑

在2015年修订版本中,连花清瘟的说明书称不良反应“尚不明确”[23],后续版本将“不良反应”修订为“上市后监测数据显示本品可见以下胃肠道不良反应,如恶心、呕吐、腹痛、腹泻、腹胀、反胃,以及皮疹、瘙痒、口干、头晕等”[24]。2022年1月的整合分析表明,此药含有61种可能有生物活性的化合物,常见胃肠道不良反应(恶心、呕吐、腹痛、腹泻、腹胀、反胃),以及皮疹、瘙痒、口干、头晕等;此文也强调“一般疗法”副作用更多。[25]

注册情况编辑

此药除在中国大陆市场销售外,亦在香港、澳门[26]、巴西、印度尼西亚、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泰国分别以“中成药”、“药品”、“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食品补充剂”、“现代植物药”等名义注册获得上市许可。

注册/批准时间 国家/地区 注册类型 注册号/批准文号 功能主治
2012年 加拿大 天然健康产品 80033781
2017年8月 莫桑比克 植物药
2018年8月 香港 中成药[27] HKC-18059
2020年3月 泰国 现代植物药 i6300037/63(H) 1、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症见发热、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咽痛、头痛;

2、根据中医理论可解毒、泄热,用于治疗感冒,症见发热、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咽痛[28]

2020年4月
(补充申请)
中国大陆 药品 国药准字Z20040063 用于新冠病毒性肺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疗程为7至10天[29]
2020年4月 厄瓜多尔 天然药物[30] 192-PNE-0420
2020年5月 新加坡 中成药[31] 126634 缓解伤风和感冒症状的中成药,属于“受当局管制的辅助保健品”[32]
2020年6月 老挝 中成药 06TI 0261/20 清热解毒, 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产生的发烧,肌肉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咽干咽痛,舌偏红[33]
巴西 植物药

2015年12月,连花清瘟胶囊获美国FDA批准开展二期临床研究,二期临床尚未完成,並非美國FDA的認可藥品[34]

遭禁止携带入境编辑

由于含有管制成分,新西兰[35]、瑞典[36]、美国[37]、澳大利亚[38]均禁止携带连花清瘟入境。由于麻黄新西兰受管制,在新西兰使用或供应连花清瘟属违法[39]

争议编辑

药效论文作者未申报与药厂利益关系编辑

论文《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在新冠病人中的有效性与安全性:一个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试验》[19]的作者之一贾振华被质疑未能在论文中披露与连花清瘟生产商以岭药业的关系[40],即贾振华为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的女婿。作者随后在一份勘误[41]中声明,以岭药业有限公司提供部分资金(占比10.41%)并捐赠了本研究的研究药物(连花清瘟胶囊,折合人民币2.96万元),但不参与本文的数据采集、统计分析和写作。

遭瑞典海关扣押,微信引瑞典不知名媒體攻擊瑞典编辑

2020年5月,瑞典廣播電台报道瑞典藥品管理局及瑞典海關總署表示沒有任何研究證明連花清瘟膠囊對COVID-19具有療效,亦未取得進口批文,已將該貨品扣押在邊境。另一方面,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應邀為留學生答「疫」解惑時表示,「進行實驗後,我有底氣、有證據來說,連花清瘟真地有效。」[42],又提到中国大使馆未经授权发放此药物。報導稱中国卫生部门将该药物描述为对冠状病毒和COVID-19有效,但在常规药物研究中尚未显示出这种效果,「瑞典海關總署对该药物进行的实验室检查表明,缉获的制剂中活性最高的成分是薄荷醇」(瑞典語:Laboratorieundersökningen som gjorts av Tullverket visar att den mest aktiva ingrediensen i preparatet som beslagtagits är mentol.),因為未獲藥品註冊,該藥品不得輸入境內,但是,某些草药制剂可以作为膳食补充剂获得进口许可证[43]。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则自称引述瑞典媒体报道的检测结果称其「成分只有薄荷醇」,經查说法最初來自不知名瑞典小媒體aftonbladet+,与瑞典官方以及瑞典实验室所稱的实验结果不符[44][45]。《环球时报》还称中国网民对此不屑一顾[46]

5月11日,以岭药业发布公吿稱,相關報導中所提到的「連花清瘟僅含有薄荷醇」與事實嚴重不符,且产品未在歐洲國家進行註冊,亦未向該國出口銷售,目前公司並不掌握報道中該國海關限制進口及其所檢測藥物來源的具體情況。至於外界傳言「加拿大拒絕連花清瘟膠囊入境是由於該藥富含馬兜鈴酸成份」,公吿表示,上述問題主要是針對連花清瘟中所含的藥材魚腥草,馬兜鈴酸是一種具有致癌性和腎毒性的化學物質,存在於馬兜鈴科植物中,而魚腥草並非馬兜鈴科植物[47]。实际上,許多抗發炎中藥都用到的鱼腥草,不含馬兜鈴內醯胺Ⅰ,不會損害腎臟。[48]

新加坡政府稱非防治2019冠狀病毒病编辑

新加坡衛生科學局在2021年11月發表聲明指沒有證據顯示中成藥「連花清瘟」具有預防或治療冠狀病毒肺炎的功效[49],只是與其他舒緩普通傷風症狀的草藥一樣用於流鼻水和咳嗽等症狀。目前缺乏臨床和科學數據證明,任何中草藥可作為預防或治療的用藥[50],因此聲稱可預防或治療冠狀病毒肺炎是不被允許的,衛生部提醒經銷商及商家不要散播不實傳言,否則將要面對監禁及罰款,同時呼籲民眾不要聽信「連花清瘟」的謠言[49]

香港政府专家顾问许树昌指出該中成藥沒有經過安慰劑對照,沒有科學證明可有效紓緩2019冠狀病毒病確診症狀,而且缓解不适病症不等同治疗,有病应尽快求医[51][52],許又稱市民如要舒緩症狀,服用一般的退燒藥如撲熱息痛阿士匹靈已有幫助[53]

解放日报》下属「上观新闻」以及《楚天都市报》下属「极目新闻」引述武汉市、上海市多位医学专家,表示连花清瘟对新冠病毒无预防作用,不推荐无症状感染者服用[54][55]

遭曝特定人群不宜及不可服用编辑

藥劑師崔俊明稱有論文指連花清瘟膠囊未能減低患者的病毒量,需要配合瑞德西韋等抗病毒西藥使用,雖有總結稱可降低患者變成重症的比例,但未能證明其可預防感染[34]。註冊中醫林家揚表示連花清瘟膠囊屬於清熱解毒的成藥,不適用於寒濕屬性的人士,陰虛、體質虛弱者忌用,否則有可能削弱免疫力,並加重病情[56]。連花清瘟膠囊因為含有金銀花,該草藥已證實會引起葡萄糖-6-磷酸脫氫酶缺乏症(蠶豆症)患者出現嚴重過敏反應,導致大量紅血球受破壞及發生急性溶血現象,造成生命危險,因此蠶豆症患者絕不可服用[57]。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也刊出报道,引述武汉多间医院专家表示连花清瘟并非适用于所有人群,强调「寒性体质的患者、脾胃虚弱的患者,不建议用连花清瘟胶囊作为常用药」[55]

4月20日下午,以岭药业召开媒体说明会做出回应,强调连花清瘟开展过多轮临床评价研究,是“治疗新冠的推荐用药”。同时明确,连花清瘟“具有良好的安全性,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数据,不良反应发生率属于国际医学科学组织委员会(CIOMS)推荐定义的‘非常罕见’级别”[58]

香港民建聯非法派发未注册版本编辑

2022年2月22日,香港衞生署在表示在近兩日的突擊搜查行動中查獲未有在香港註冊的中國大陸版連花清瘟膠囊,香港註冊中成藥的包裝都必須印有「HKC」或「HKP」開頭的註冊號碼。根據《中醫藥條例》(第549章),任何人不可銷售、進口或管有未經註冊的中成藥,非法售賣或管有未經註冊中成藥最高罰款100,000元及監禁兩年[59]民建聯亦被揭發在社區散發未經註冊的連花清瘟膠囊[60]

上海封控期间过度佔用有限物流资源编辑

由于上海当局大量发放此药,又澄清其无法预防冠狀病毒肺炎,引发浪费物流运力、抗疫资金的质疑。[61]4月14日,王思聪曾在微博转发《睡前消息》的调查视频,要求证监会严查厂家以岭药业,但在约一小时后,王思聪编辑了该条微博,删去了上述评论。以岭药业股价因此在4月15日下午跌停[62]。王思聪的微博也因此在19日被禁言[63],其微博帐号于27日炸号,同时微信朋友圈及群聊功能被永久禁用[64]。此外丁香醫生刊出文章强调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病毒感染,并批评将其大量派发予未感染者这一做法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65]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万盒连花清瘟支援意大利!抗击疫情,中医药作用几何?. 新华网. [2020-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4). 
  2. ^ 连花清瘟胶囊说明书. 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3. ^ 蒋维; 赵硕; 李莹. 以岭药业重点产品连花清瘟胶囊专利分析. 河南科技. 2018, (33) [2020-04-05]. 
  4. ^ 连花清瘟“走红”的知识产权法宝. 中国工业新闻网. [2020-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7). 
  5. ^ 通讯员孙阳河北日报记者张淑会.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获批新增新冠肺炎治疗功能. 河北新闻网. [2020-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8). 
  6. ^ 南深. 连花清瘟只用15天研发?上市公司紧急回应. 微信公众平台. 中国基金报. [2022-04-22]. 
  7. ^ 以岭药业:“连花清瘟研发过程只有15天”与事实不符. 界面新闻. 2022-04-20 [2022-04-22]. 
  8. ^ 问答. 互动易. [2022-04-22]. 
  9. ^ 方京玉. 连花清瘟用于轻型新冠肺炎适应症获国家药监局批准 还有哪些药有希望?.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8). 
  10. ^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 (PDF). 2022-03-18 [2022-04-18]. 
  11. ^ 以岭药业靠连花清瘟9个月营收33亿 天眼查数据显示以岭药业投资超40家公司. 
  12. ^ 吳俍㬕. 卫生科学局批准中华医院就连花清瘟胶囊开展临床试验. 8视界新闻网. 2022-04-17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中文(新加坡)). 
  13. ^ 王康威. 卫生科学局批准中华医院对连花清瘟胶囊展开临床试验. 联合早报. 2022-04-20 [2022-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1) (中文(新加坡)). 
  14. ^ Yuewen Ding; Lijuan Zeng; Runfeng Li; Qiaoyan Chen; Beixian Zhou; Qiaolian Chen; Pui Leng Cheng; Wang Yutao; Jingping Zheng; Zifeng Yang; Fengxue Zhang, The Chinese prescription lianhuaqingwen capsule exerts anti-influenza activity through the inhibition of viral propagation and impacts immune function, BMC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7-02-24, 17 (1): 130, PMC 5324200 , PMID 28235408, doi:10.1186/S12906-017-1585-7 Wikidata Q36290432
  15. ^ Zhong-Ping Duan; Zhen-Hua Jia; Jian Zhang; Shuang Liu; Yu Chen; Lian-Chun Liang; Chang-Qing Zhang; Zong Zhang; Yan Sun; Shu-Qin Zhang; Yong-Yan Wang; Yi-Ling Wu, Natural herbal medicine Lianhuaqingwen capsule anti-influenza A (H1N1) trial: a randomized, double blind, positive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中华医学杂志, 2011-09-01, 124 (18): 2925–2933, PMID 22040504 Wikidata Q40307470
  16. ^ Pan Zhao; Hao-zhen Yang; Hong-yu Lv; Zhen-man Wei, Efficacy of Lianhuaqingwen capsule compared with oseltamivir for influenza A virus infection: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Alternative Therapies in Health and Medicine, 2014-03-01, 20 (2): 25–30, PMID 24657957 Wikidata Q38198471
  17. ^ Liang Dong; Jing-Wen Xia; Yi Gong; Zhen Chen; Hai-Hua Yang; Jing Zhang; Jian He; Xiao-Dong Chen, Effect of lianhuaqingwen capsules on airway inflammation in patients with acute exacerbation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4-05-25, 2014: 637969, PMC 4058171 , PMID 24971150, doi:10.1155/2014/637969 Wikidata Q33757519
  18. ^ Li Runfeng; Hou Yunlong; Huang Jicheng; Pan Weiqi; Ma Qinhai; Shi Yongxia; Li Chufang; Zhao Jin; Jia Zhenhua; Jiang Haiming; Zheng Kui; Huang Shuxiang; Dai Jun; Li Xiaobo; Hou Xiaotao; Wang Lin; 钟南山; Yang Zifeng, Lianhuaqingwen exerts anti-viral and anti-inflammatory activity against novel coronavirus (SARS-CoV-2), Pharmacological Research, 2020-03-20: 104761, PMC 7102548 , PMID 32205232, doi:10.1016/J.PHRS.2020.104761 Wikidata Q89337829
  19. ^ 19.0 19.1 19.2 Ke Hu; Wei-Jie Guan; Ying Bi; Wei Zhang; Lanjuan Li; Boli Zhang; Qingquan Liu; Yuanlin Song; Xingwang Li; Zhongping Duan; Qingshan Zheng; Zifeng Yang; Jingyi Liang; Mingfeng Han; Lianguo Ruan; Chaomin Wu; Yunting Zhang; Zhen-Hua Jia; Nan-Shan Zhong, Efficacy and Safety of Lianhuaqingwen Capsules, a repurposed Chinese Herb, in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A multicenter, prospec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hytomedicine, 2020-05-16: 153242, PMC 7229744 , PMID 32425361, doi:10.1016/J.PHYMED.2020.153242 Wikidata Q95265290
  20. ^ 中国新闻网. 连花清瘟说明书新增新冠治疗获批. news.sina.com.cn. 2020-04-14 [2020-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6). 
  21. ^ 辟谣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可预防新冠肺炎? _光明网. kepu.gmw.cn. [2020-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8). 
  22. ^ 被问要不要吃连花清瘟?张文宏这么回答_一级视场_澎湃新闻-The Paper. www.thepaper.cn. [2020-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7). 
  23. ^ 连花清瘟获批新适应症!治疗新冠肺炎轻型、普通型患者. 梅斯医学. [2022-04-22]. 
  24. ^ 替「连花清瘟」说两句:该不该一棒子打死?. 梅斯医学. [2022-04-22] (中文(中国大陆)). 
  25. ^ Hu, Caiyun; He, Bin; Gong, Fengfeng; Liang, Mingming; Zhao, Dongdong; Zhang, Guoliang. The Adverse Reactions of Lianhua Qingwen Capsule/Granule Compared With Conventional Drug in Clinical Application: A Meta-Analysis. 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 2022-01-27, 13: 764774. doi:10.3389/fphar.2022.764774. 
  26. ^ 連花清瘟膠囊安全及有效 獲國家藥監局上市許可 澳門亦准進口及上市.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 2022-04-21. 
  27. ^ 以岭药业:连花清瘟胶囊获香港中成药注册批件 可在港销售. 中证网. 2018-08-16 [2020-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2). 
  28. ^ 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连花清瘟胶囊获得泰国卫生部现代植物药注册批文的公告 (PDF). [2020-07-2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22). 
  29. ^ 两款中成药正式获批治疗新冠肺炎. 北京日报. 2020-04-15 [2020-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9). 
  30. ^ 走出国门了!连花清瘟胶囊获得多国上市许可. 腾讯新闻_潇湘晨报. 2020-04-24 [2020-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2). 
  31. ^ 连花清瘟海外市场再传捷报!获新加坡注册批文. 以岭药业. [2020-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2). 
  32. ^ 新加坡官方表态:连花清瘟虽然注册为中成药,但只是辅助保健品. 腾讯新闻_医药界. 2020-05-16 [2020-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2). 
  33. ^ 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连花清瘟胶囊获得老挝药品注册证书的公告 (PDF). [2020-07-2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22). 
  34. ^ 34.0 34.1 連花清瘟膠囊無獲美國FDA認可 無證據好過必理痛. 香港01. 2022-02-20 [2022-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8). 
  35. ^ 关于中国公民赴新西兰慎重携带药品入境的提醒. 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 2022-04-08. 
  36. ^ 林瑾. 【新冠肺炎】瑞典海關限制連花清瘟入境:成分僅薄荷醇,無療效. 香港01. 2020-05-08 [2022-04-18] (中文(香港)). 
  37. ^ Research, Center for Drug Evaluation and. Lianhuaqingwencaps.com - 608667 - 07/06/2020. Center for Drug Evaluation and Research. 2020-07-07 [2022-04-18] (英语). Based on our review, this product is an unapproved new drug sold in violation of section 505(a) of the Federal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 (FD&C Act), 21 U.S.C. § 355(a). 
  38. ^ 专家解读:连花清瘟在澳洲为何成了违禁药?还能用吗?. SBS Your Language. [2022-04-18] (中文(简体)). 
  39. ^ 抗疫“神药”连花清瘟在新西兰被禁. 新西兰中文先驱报社. 2022-03-31. 
  40. ^ McCarty, Author Niko. Prominent Chinese scientist failed to disclose company ties in COVID-19 clinical trial paper. Retraction Watch. 2021-05-04 [2022-04-12] (美国英语). 
  41. ^ Hu, Ke; Guan, Wei-jie; Bi, Ying; Zhang, Wei; Li, Lanjuan; Zhang, Boli; Liu, Qingquan; Song, Yuanlin; Li, Xingwang. Efficacy and safety of Lianhua Qingwen capsules, a repurposed Chinese herb, in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A multicenter, prospec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hytomedicine 85 (2021) 153242]. Phytomedicine. 2022-01-01, 94: 153800. ISSN 0944-7113. doi:10.1016/j.phymed.2021.153800 (英语). 
  42. ^ 瑞典海關限制連花清瘟入境:成分僅薄荷醇,無療效. 香港01. 2020-05-08 [2022-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2). 
  43. ^ Hanna Sahlberg. Otillåten örtmedicin sprids av kinesiska ambassaden. Sveriges Radio. 2020-05-06 [2020-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4) (瑞典语). Laboratorieundersökningen som gjorts av Tullverket visar att den mest aktiva ingrediensen i preparatet som beslagtagits är mentol. 
  44. ^ 瑞典禁止进口连花清瘟:"成分只是薄荷醇". 新浪新闻. 2020-05-08 [2022-04-18].  |work=|website=只需其一 (帮助)
  45. ^ “连花清瘟胶囊仅含薄荷醇”?来看看这则谣言是怎么出炉的. 上观新闻. [2022-04-18]. 
  46. ^ GT staff. Chinese netizens mock Swedish Customs' 'testing' of Chinese medicine, say it deserves a Nobel Prize. Global Times. 2020-05-08 [2020-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6) (英语). 
  47. ^ 布藍. 新冠肺炎│瑞典稱連花清瘟無療效限制入境 以嶺藥業:與事實不符. 香港01. 2020-05-11 [2020-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7) (中文(香港)). 
  48. ^ Kumar, Manish; Prasad, Satyendra K.; Hemalatha, S. A current update on the phytopharmacological aspects of Houttuynia cordata Thunb. Pharmacognosy Reviews. 2014-01-01, 8 (15): 22–35 [2020-12-19]. ISSN 0973-7847. PMC 3931198 . PMID 24600193. doi:10.4103/0973-7847.125525. 
  49. ^ 49.0 49.1 HSA Advisory on Lianhua Qingwen Products for Prevention or Treatment of COVID-19. Health Sciences Authority. 2021-11-17. 
  50. ^ 星衛生科學局:沒證據「連花清瘟」可防治新冠. 明報. 2022-02-21 [2022-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6). 
  51. ^ 港人抢购连花清瘟胶囊 多家药房售罄. 联合早报. 2022-02-11 [2022-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6). 
  52. ^ 连花清瘟香港销售火爆 以岭药业开盘封死涨停. 证券之星资讯. 2022-02-15 [2022-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6). 
  53. ^ 「連花清瘟膠囊」熱炒 許樹昌:無科學實證有效紓緩症狀. 頭條日報. 2022-02-19 [2022-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8). 
  54. ^ 白璐. 没生病要吃连花清瘟预防吗?不用,专家推荐的预防中药和方法有这些. 上观新闻 (上海报业集团). 2022-04-09 [2022-04-22]. 
  55. ^ 55.0 55.1 郑晶晶. 武汉多家医院专家提醒市民 别乱吃!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 楚天都市报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2022-04-18 [2022-04-22]. 
  56. ^ 【慎服成藥】連花清瘟膠囊不是保健品萬靈丹 中醫解構成分:亂吃會減免疫力. 香港經濟日報. 2022-02-18 [2022-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2). 
  57. ^ 連花清瘟膠囊含金銀花 蠶豆症患者忌用. AM730. 2022-02-22 [2022-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2). 
  58. ^ 燕云. 以岭药业从连花清瘟有效性及安全性等角度回应社会热点. 证券时报网. 2022-04-20 [2022-04-20]. 
  59. ^ 衞生署採取行動打擊藥店非法銷售或管有未經註冊藥品. 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2022-02-22. 
  60. ^ 衞生署打擊未註冊藥品「瘟膠囊」 民建聯曾於社區派發. 獨立媒體. 2022-02-22. 
  61. ^ 丁香医生. 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 微信公众号平台. 2022-04-17 00:22. 
  62. ^ 王思聪和连花清瘟,杠起来了,以岭药业跌停!. 网易财经. 2022-04-15 [2022-04-18]. 
  63. ^ 王思聪微博被禁言,盘点被他怼过的人和企业. 三言财经. 2022-04-19 [2022-04-20]. 
  64. ^ 禁言数日后 王思聪微博账号被封 | 早报. www.zaobao.com.sg. 2022年4月28日 [2022-05-19] (中文(简体)). 
  65. ^ 丁香医生大战连花清瘟. 德國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