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门槛选举阈值(英語:Election threshold)是一个政党在立法机构中取得議會席次所需的最低投票份额。

方式

编辑

可以有不同的方式运行。例如:

  1. 名單比例代表制系统中,选举门槛要求一方必须在全国范围内或一个特定地区,获得指定的最低票数(如5%),以获得在议会中的若干席位。
  2. 如果有多个多个选区,每个选区都会有一个配额,即在该选区的选票的最低百分比可获得一个议席。
  3. 如果有数个多重获胜者选区,每个选区都会有一个配额,即在该选区的选票的最低百分比可获得一个议席。

可以定义两个界限:“代表阈值”是可能产生一个席位的最低投票份额(在最有利于党的情况下),而“排除阈值”是最大投票可能不足以产生席位(在最不利的情况下)。利普哈特建议计算非正式阈值作为它们的平均值。[1]

各国的法定选举门槛

编辑
 
显示选举阈值的世界地图。请注意,一些国家可能有更多的联盟和独立人士,以及获得特定数量区域席位的规则。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7
  每个议会具有不同的阈值。

有些還加上區域席次門檻,德國5% 或分區得三席以上,紐西蘭5%或分區得一席以上,南韓3%或分區得五席以上,義大利4%,匈牙利5%,俄羅斯5%。

歐洲

编辑

歐洲理事會在2018年時建議:若歐洲議會超過35個席位需要引入選舉門檻。該門檻不得低於2%且不得超過所投票數的5%。新規則也適用於擁有一個選區超過35個席位的成員國。

國家或地區 個別政黨 其他類型
  阿尔巴尼亚 3% 政黨聯盟5%[2]
亞美尼亞 5% 政黨聯盟7%
  奥地利 4%
  比利时 5% (at constituency level; no national threshold)
  波黑 3%
  保加利亚 4%
  克罗地亚 5%
  賽普勒斯 3.6%   北賽普勒斯5%
  捷克 5% 兩黨聯盟10%,三黨聯盟15%,四黨以上的聯盟20% (只有捷克众议院 )
  爱沙尼亚 5%
  丹麦 2% or direct mandate [3][4]
  德国 5%的有效“政黨名單”投票支持比例代表(或贏得三個選區)
  格鲁吉亚 5% 區域7%
  希腊 3%
  匈牙利 5% 10%兩黨聯盟, 15%多黨聯盟[5]
  冰島 5% (only for compensatory seats)[6]
  義大利 3% 10%(黨派聯盟),但名單必須至少達到3%、1%(黨派聯盟黨派)、20%或兩個選區(少數民族)
  拉脫維亞 5%
  列支敦斯登 8%
  立陶宛 5% 政黨聯盟7%
  摩尔多瓦 5% 3% (無黨派), 12% (政黨聯盟)
  蒙特內哥羅 3%
  荷蘭 0.67% (至少需要一席位)
  挪威 4% (only for compensatory seats)
  波蘭 5% 8% (政黨聯盟)、0% (ethnic minorities)
  羅馬尼亞 5% 10% (政黨聯盟)
  俄羅斯 7%
  圣马力诺 3.5%
  西班牙 3%
  瑞典 4% (國家級)
12% (地方等級)
  塞爾維亞 5% 0.4% for ethnic minorities (percent of votes needed for one seat)
  斯洛伐克 5% 7%兩黨聯盟、政黨聯盟10%
  斯洛維尼亞 4%
  土耳其 7%[7] 無黨籍不適用
  烏克蘭 5%

其他洲

编辑
國家或地區 個別政黨 其他類型
  阿根廷 3%[8]
  玻利维亚 3%
  布隆迪 2%[9]
  哥伦比亚 3%
  东帝汶 4%[10][11][12]
  斐济 5%
  印度尼西亞 4%[13]
  以色列 3.25%
  莫桑比克 5%[14]
  尼泊尔 3% vote each under the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category and at least one seat under the first-past-the-post voting
  新西兰 5% (or winning an electorate seat)
  秘魯 5%[15]
  巴勒斯坦國 2%
  菲律賓 2% (兩成席次) Other parties can still qualify if the 20% of the seats have not been filled up)
  韩国 3% (或贏得五個地方席次)[16][17]
  卢旺达 5%
  中華民國 5%[18]
  乌拉圭 1% (Deputies)
3% (Senate)

評論

编辑

支持者認為,选举门槛的制度可以拒绝小党派林立阻礙議會效率、迫使小黨加入联盟

批评者指出,在没有选择选举制的情况下,少数党派的支持者实际上被剥夺了选择的人的代表权。

对此,一个极端的例子是2002年土耳其大選英语2002 Turkish general election——在这次选举中,由于1980年土耳其政變英语1980 Turkish coup d'état后通过的1982年宪法设下了高达10%的选举门槛,多达46.33%的选票投给了无法议会中取得代表权的政党,正义与发展党由此仅以34.28%的选票就赢得了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中66.00%的席位。[19]

德國另類選擇2013年德國聯邦議院選舉中,該黨取得了4.7%的選票,由於未能跨越5%的得票門檻,所以未能晉身國會。但是隨者情勢變化,該黨在2017年時成功進入議會。

參考資料

编辑
  1. ^ Arendt Lijphart (1994), Electoral Systems and Party Systems: A Study of Twenty-Seven Democracies, 1945–1990.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 25–56
  2. ^ The Electoral Code of the Republic of Albani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03-31., Artikel 162; vor der Wahl 2009 waren es bei völlig anderem Wahlsystem 2,5 % bzw. 4 % der gültigen Stimmen auf nationaler Ebene (nur für die Vergabe von Ausgleichssitzen; Direktmandate wurden ohne weitere Bedingungen an den stimmenstärksten Kandidaten zugeteilt)
  3. ^ Folketingsvalgloven. [24 February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09). 
  4. ^ Bille, Lars; Pedersen, Karina. Electoral Fortunes and Responses of the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and Liberal Party in Denmark: Ups and Downs. Mair, Peter; Müller, Wolfgang C.; Plasser, Fritz (编). Political parties and electoral change. SAGE Publications. 2004: 207. ISBN 0-7619-4719-1. 
  5. ^ Act No. XXXIV of 1989 on the Election of the Members of Parliamen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8-13., Art. 8 Abs. 5
  6. ^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Election to Altthingi Law, Act no. 24/2000, Article 108
  7. ^ Turkey lowers national threshold to 7% with new election law. Daily Sabah. 2022-03-31 [2022-03-31]. 
  8. ^ Código Electoral Naciona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rticle 160
  9. ^ Electoral system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PU
  10. ^ Electoral system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ter-Parliamentary Union
  11. ^ [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Fourth amendment to the Law on Election of the National Parliament. Article 13.2
  12. ^ Timor Agora: PN APROVA BAREIRA ELEISAUN PARLAMENTAR 4%, 13. Februar 2017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bgerufen am 23. März 2017.
  13. ^ 存档副本. [2019-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0). 
  14. ^ Electoral system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PU
  15. ^ 存档副本. [2019-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6). 
  16. ^ 存档副本. [2019-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9). 
  17. ^ 공직선거법 13조 5항(The fifth clause of Article 13 of the Public Official Election Act)
  18. ^ 存档副本. [2019-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9). 
  19. ^ Toker, Cem. Why Is Turkey Bogged Down? (PDF). Turkish Policy Quarterly. Turkish Policy. 2008 [27 June 20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10-04). 

外部連結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