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戰役

金城戰役,又稱金城反擊戰抗美援朝1953年夏季戰役第三階段,是朝鮮戰爭進行的戰役,自1953年7月13日起至27日停戰協定簽字止,歷時15天。這場戰役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渡過鴨綠江以來進行過唯一一場戰役規模的陣地進攻作戰,同時也是唯一一次中國人民志願軍擁有炮火優勢的戰役。

金城戰役
朝鮮戰爭1953年夏季戰役的一部分
日期1953年7月13日 - 1953年7月27日
地点
结果 中國人民志願軍決定性勝利
领土变更 實際控制線向南推進14公里
参战方

联合国 聯合國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美國 馬克·克拉克
大韩民国 丁一權
中华人民共和国 彭德怀
中华人民共和国 杨勇
参战单位

Eighth Army Logo with MSC Logos.png 美國第八集團軍

Socialist red flag.svg 志願軍第20兵团

Socialist red flag.svg 志願軍第9兵团

兵力
187,000人
大量飛機
240,000人
1,360門火炮
伤亡与损失
美方记录:阵亡305人[1]
韩方记录:阵亡 2,689
受伤 7,548
失踪 4,136 [2]
中方记录: 美军伤亡2286名、俘虏70名;伤亡47661名、俘虏2766名[3]
中方记录:20兵团受伤12391名,阵亡9187名[3]
韩方估计: : 66,000[4]

這場戰役的起因在於朝鮮停戰談判中,由於韓國總統李承晚拒絕簽字並釋放約2.7萬名中朝聯軍的俘虜,因此中朝方面無法與聯合國軍達成共識。最終,為了懲罰李承晚不肯簽字的行為,中國人民志願軍決定針對金城地區發動大規模攻勢,這場攻勢也是中國在朝鮮戰爭中進行的最後一場大規模攻勢,面對聯合國軍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攻占了160平方公里的土地並將戰線向南推進了約14公里,並直接導致了朝鮮停戰協定的簽署。

背景编辑

1953年2月22日,聯合國軍司令克拉克致信金日成與彭德怀,建議雙方交換傷病戰俘[5]:211。3月22日,周恩來毛澤東電:「蘇方提議的中心思想,即是準備在戰俘問題上求得妥協,以掌握和平的主動權。解決方案,是利用克拉克的文件,由金、彭出面答以同意根據日內瓦公約一〇九條,雙方先行交換重傷病戰俘,其不願回者暫交中立國,並恢復板門店談判解決具體問題。然後即由中朝雙方當局分別發表聲明,主張戰俘按分類辦法實行遣返,要求遣返者立即遣返,其餘則交由指定的中立國(如印度或其他國,視情況再定),保證其得到公正解決。蘇聯外長跟著發表贊助聲明,然後蘇聯在聯合國代表即作同樣活動。」[6]:181

3月28日,金日成、彭德懷覆函克拉克,同意交換病傷戰俘,並建議立即恢復談判[6]:182。3月30日,周恩來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表《關於朝鮮停戰談判問題的聲明》,提出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朝鮮政府共同研究之建議:「談判雙方應保證在停戰後立即遣返其所收容的一切堅持遣返的戰俘,而將其餘的戰俘轉交中立國,以保證對他們的遣返問題的公正解決。」[6]:182-1834月6日,朝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聯絡官朝鮮人民軍李相朝少將與聯合國軍方面聯絡官美國約翰·C·丹尼爾海軍少將就雙方遣返傷病戰俘問題舉行會談,4月7日雙方交換傷病戰俘估計人數,4月11日完全達成協議[5]:212[7]。4月中旬,毛澤東向鄧華提出:「爭取停、準備拖。而軍隊方面則應作拖的打算,只管打,不管談,不要鬆勁,一切仍按原計劃進行」[6]:183。4月23日,毛澤東對鄧華關於舉行夏季戰役反擊之幾點意見批語:「至於停戰得早,或不要打以利談判,則可於五月間適當時機再行決定。」[6]:183

4月24日,李承晚轉告艾森豪,如果達成允許志願軍繼續留在鴨綠江以南之任何協議,他就決定將韓國軍隊退出聯合國軍,在必要時將繼續單方面作戰[6]:184。4月26日,朝鮮停戰談判恢復,南日將軍之提案遭到聯合國軍首席談判代表哈里森英语William Kelly Harrison, Jr.拒絕;5月7日朝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再次提出解決遣俘問題之八項提案:一切堅持遣返之戰俘,予以直接遣返,其餘不直接遣返之戰俘,全部交給印度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瑞典五國組成之中立國遣返委員會接管[5]:215。双方因战俘问题再次在谈判桌上陷入僵局。

1953年6月8日,朝鲜停战谈判关于战俘问题达成协议。至此,朝鲜停战谈判各项议程已全部达成协议。6月中旬重新校订军事分界线的工作基本完成,谈判双方即将签订停战协定。但南朝鲜李承晚集团以“就地释放”为名,强行扣留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2.7万余名(含志愿军被俘人员50名),并且宣称南朝鲜准备单方面继续打下去,企图破坏停战的实现。为实现稳定可靠的停战,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于6月20日建议,推迟停战协定签字时间,再给南朝鲜军一次打击。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于21日指示:停战签字必须推迟。再给南朝鲜军以打击,极为必要。志愿军决定,以金城以南地区的南朝鲜军部队为主要攻击目标,发起金城战役,狠狠打击南朝鲜军,确保停战的顺利实施和停战协定的落实

過程编辑

此次戰役志願軍集中了20兵團的第21、第54、第60、第67和第68軍以及第24軍,總兵力達到24萬人,同時集中了1360門火炮,形成强大的進攻力量,在金城以南——牙沈里至北漢江間22公里地段上對對面韓國第3、6、8、9四個師展開進攻。其中,7月14日凌晨,志願軍第203師609團第2營和第607團的一個偵察班組成的作戰支隊,穿過韓國國軍的炮火封鎖區,摧毀了位于二青洞(利川洞)的韓國陸軍首都師(猛虎師)第1團團部,是該戰役中最經典戰例,由于在此團部繳獲一面綉有白虎頭圖案的旗幟而聞名為“奇襲白虎團[8]。至7月16日下午時分,志願軍戰線已向南擴展192.6平方公里,達到既定戰役目標。與此同時,部分韓軍陣地由美軍及韓軍預備隊接防,從16日開始,美軍第3師、韓國軍第5、7、11師以及3、6、8、9四個師的殘餘部隊向志願軍連續反擊,截至7月27日停戰的11天裏,志願軍第20兵團打退了美軍和韓軍的連續反擊一千余次,韓軍攻占了白岩山、黑雲吐嶺等地點,但志願軍守住了其餘的新占領的約180平方公里的地區。

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序列编辑

  • 第20兵团:15个师200,166人,炮兵7个团另14个营3,677门炮,工兵6个营47套门桥2套制式浮桥,20辆坦克。司令员杨勇,政委王平,副司令员郑维山
    • 西集团:57362人,905门炮。68军代理军长宋玉琳
      • 第68军第203师 师长杨栋梁
      • 第68军第204师
      • 第54军130师
      • 第135师野炮营
      • 第199师野炮营
      • 第198师炮兵团
      • 第200师2个榴炮连
      • 第130师山炮营
      • 第134师山、野炮各1个营
      • 第135师山炮营
      • 第203师山炮营
      • 坦克第3师炮兵团1个营又1个
      • 炮兵第2师第30团第1营
      • 炮兵第7师第20团第1连
      • 炮兵第21师第201团(132火箭炮)
      • 炮兵第404团第2营(用于反坦克的加农炮)
      • (高射)炮兵第601团、高射炮第49营、第50营、第135师独立高炮营
      • 工兵第4团2个营
      • 坦克独立第2团1个连、57防坦克炮兵1个营
    • 中集团:82068人,1598门炮。67军军长邱蔚
      • 第67军第199师
      • 第67军第200师
      • 第67军第201师
      • 第68军202师(欠605团)
      • 第54军第135师
      • 第201师野炮营
      • 第199师山炮连
      • 第200师山炮连
      • 第201师山炮连
      • 第196师炮团第3营
      • 炮兵第2师第29团2,3营
      • 炮兵第2师第28团1,3营
      • 炮兵第7师第41团
      • (火箭炮)炮兵第21师第207团
      • (高射)炮兵第607团,高射炮第22,45,46,47营
      • 工兵第10团,第20团各1个营
      • 坦克独立第2团1个连,57毫米防坦克歼击炮1个营
    • 东集团:47236人,877门炮
      • 第60军第179师
      • 第60军第180师 第二梯队
      • 第60军第181师 第一梯队
      • 第202师605团
      • 第60军野炮团
      • 炮兵第7师第20团第1,2营
      • 第179师山炮营
      • 第180师山炮营
      • 第181师山炮营
      • 第33师1个榴炮连
      • 第196师炮团第2营
      • 高射炮兵第48,53营
      • 工兵第10,第18团各1个营
    • 预备队
      • 54军134师:13500人,297门炮
  • 第21军:49051人,1055门炮 军长吴咏湘。为志愿军总预备队。
  • 第24军:49513人,1120门炮 军长张震。进攻当日控制乐上、下九片公路,保障了20兵团右翼安全。
  • 志后前方指挥所:司令员吴先恩(志后副司令员兼),调派10个汽车团2000台汽车赶运1.5万吨作战物资。

结果与评价编辑

毛澤東對這次戰役給予了很高的評價。第20兵团攻克39个目标,歼敌52,783人,其中俘虏2,836人,击落敌机85架,缴获飞机1架,坦克34台,汽车231台,火炮245门。此次戰役最終直接迫使聯合國軍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

金城戰役的主要對手是韓軍,聯合國軍司令官克拉克曾表示:“在我看來,這場共產黨的進攻(即金城戰役)最重要的或者是唯一的意義,是給大韓民國一個響亮的耳光,並以此向韓國人和世界宣誓——‘北進’(指李承晚試圖向北進軍統一朝鮮半島的計劃),做起來比說起來難!”[9][10]但儘管遭受重大失敗,李承晚最終依舊拒絕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並表示不願意放棄“北進”。

参考文献编辑

  1. ^ Richard E. Ecker. Korean Battle Chronology: Unit-by-unit United States Casualty Figures and Medal of Honor Citations. McFarland. 2005: 180 [2020-10-26]. ISBN 9780786419807. 
  2. ^ Chae,Chung & Yang(2001),第679页.
  3. ^ 3.0 3.1 徐焰 1990,第148页.
  4. ^ Chae,Chung & Yang(2001),第680页.
  5. ^ 5.0 5.1 5.2 靳大鹰. 志愿军战俘纪事 纪实文学精选.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09-04-01. ISBN 9787503321993. 
  6. ^ 6.0 6.1 6.2 6.3 6.4 6.5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逄先知金沖及主編 (编). 《毛澤東傳(第三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7. ^ Pace, Eric. John C. Daniel, 93; Admiral Had a Role In '53 Korean Truce. New York Times. 1992-11-29 [2020-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7). 
  8. ^ 康海. 亲历者讲述1953年志愿军奇袭“白虎团”真相. 凤凰新媒体. 
  9. ^ 王樹增,《遠東朝鮮戰爭·后記彩蝶紛飛的幻覺》
  10. ^ Hermes, Walter.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Truce Tent and Fighting Front. United States Army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1992: 466. ISBN 9781410224842.    该来源属于公有领域,本文含有该来源内容。
  • Chae, Han Kook; Chung, Suk Kyun; Yang, Yong Cho, Yang, Hee Wan; Lim, Won Hyok; Sims, Thomas Lee; Sims, Laura Marie; Kim, Chong Gu; Millett, Allan R. , 编, The Korean War, Volume III, Lincoln, NE: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2001, ISBN 978-0-8032-7795-3 
  • (中文) 徐焰, 第一次较量: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回顾与反思, Beijing: Chinese Radio and Television Publishing House, 1990, ISBN 7-5043-0542-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