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長孫肥(4世紀-408年),代人[1]鮮卑族南北朝時期北魏名將。

生平编辑

長孫肥十三歲時,被選入宮侍奉昭成帝拓跋什翼犍。長孫肥年輕而且有風度,果斷而剛毅少言。道武帝拓跋珪初在獨孤部和賀蘭部時,長孫肥常侍奉跟從,在左右抵禦欺侮拓跋珪之人,拓跋珪很信賴及依仗他[2]

登國元年(386年),長孫肥與莫題等人俱為大將,跟隨拓跋珪征伐劉顯。登國三年(388年)五月,跟從濡源攻打庫莫奚。登國五年(390年),長孫肥討伐賀蘭部,都立有戰功。登國六年(391年)十月,拓跋珪北征柔然,柔然部族便遷移逃跑,魏軍追至大沙漠南床山下,將其擊敗,俘虜了一半部族人民。柔然首領匹候跋和部帥屋擊各自收集其餘部逃走,拓跋珪派長孫嵩和長孫肥繼續追擊,穿過大沙漠。長孫嵩追到平望川,大破屋擊,並將他擒獲,斬首示眾。長孫肥追至涿邪山,逼近匹候跋,匹候跋所部全部投降。登國六年(391年)十二月,長孫肥又跟随拓跋珪征伐劉衞辰和薛干部,打敗並消滅他們。登國九年(394年)十月,柔然的別部頭領縕紇提的兒子曷多汗社崘等人率領部眾背棄縕紇提向西逃跑,長孫肥率領輕裝騎兵追趕,追至上郡的跋那山,斬殺曷多汗,並將跟隨他叛逃的人全都殺死[3]

皇始元年(396年),長孫肥跟隨拓跋珪征伐後燕,被任命為中領軍將軍。拓跋珪駐在晉陽,後燕皇帝慕容寶的并州刺史、遼西王慕容農放棄城池夜晚逃跑,長孫肥追趕他到蒲泉,擒獲他的妻子兒女。拓跋珪將後燕都城中山包圍,慕容寶放棄城池直奔和龍。長孫肥和左將軍李栗率三千騎兵追趕他,到達范陽,沒趕上而返回。於是攻下研城戍,俘獲一千多人。中山城內的人立慕容詳為君主,拓跋珪包圍他。慕容詳於是派出步兵一千多人,想伺機衝擊包圍網。拓跋珪命令長孫肥挑戰,假裝退卻,慕容詳的軍隊追擊長孫肥,拓跋珪截斷他們的後路,全部擒獲斬殺。這時因兵馬缺乏糧草,就解除對中山的包圍,到河間謀食。其後慕容麟殺死慕容詳而自立。拓跋珪停駐在魯口,派遣長孫肥率領七千騎兵偷襲中山,進入外城後返回。慕容麟率領步兵騎兵四千人追趕長孫肥到弧水,長孫肥從魏昌攻打他,繳獲鎧甲馬匹二百套。長孫肥身中流箭,瘡傷嚴重,於是返回。中山平定後,長孫肥因功被賜爵為琅邪公。調任衛尉卿,改封為盧鄉公[4][5]

天興二年(399年)三月,中山太守仇儒不想向內地遷徙,躲藏在趙郡,推舉盜賊趙準為頭領。荒誕地編造誑惑人心的話說:“燕地向東傾,趙地當繼續,要知他的名,淮河水不足。”趙準高興地聽從他的意見,自稱使持節、征西大將軍、青冀二州牧、鉅鹿公,仇儒任長史,聚集黨羽二千多人,佔據關城,勾結丁零,殺害官吏,煽動常山鉅鹿廣平各郡。拓跋珪派遣長孫肥率領三千騎兵討伐他們,在九門打敗趙準軍隊,斬殺仇儒,生擒趙準。詔令把仇儒的肉當食物,把趙準傳送到京城,在街市車裂,夷滅他的宗族[6]

天興四年(401年)七月,拓跋珪任長孫肥為鎮遠將軍、兗州刺史,給予步兵、騎兵二萬人,向南攻取許昌,攻到彭城。東晉將領刘该派遣使者向長孫肥請求投降,貢奉地方產品。天興五年(402年)五月,後秦皇帝姚興派其弟安北將軍、義陽公姚平率兵四萬進犯北魏,並攻陷北魏平陽郡的乾壁。拓跋珪將要討伐他,選拔眾將領沒有比得上長孫肥的,於是徵召他回京城。六月,派遣長孫肥和鎮西大將軍、毗陵王拓跋順等三位將領率領六萬騎兵充任前鋒。拓跋珪停駐永安,姚平招募派遣勇將,率領精銳的騎兵二百人窺伺魏軍,長孫肥迎擊擒獲他們,姚平的軍隊一匹馬都不能返回。姚平後撤據守柴壁,拓跋珪進軍攻打並屠殺他們。派遣長孫肥返回鎮守兗州[7][8]

長孫肥安撫慰問黃河以南的民眾時,得到官吏百姓的歡心,威望信義聞名於淮水泗水。長孫肥善於策劃,勇氣為眾將之首,每次交戰常在士卒前面,前後征討,不曾失敗,所以每當有重大困難時,都命令長孫肥去面對。向南平定中原,向西摧破羌族賊寇,長孫肥的功勞為多,賞賜給他奴婢幾百人,牲畜財物以千計數。後來降爵為藍田侯。天賜五年(408年),長孫肥去世,諡號「武」,在金陵陪葬。其子長孫翰繼承爵位[9]

參考编辑

  1. ^ 魏書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長孫肥傳》:長孫肥,代人也。
  2. ^ 魏書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長孫肥傳》:昭成時,年十三,以選內侍。少有雅度,果毅少言。太祖之在獨孤及賀蘭部,肥常侍從,禦侮左右,太祖深信仗之。
  3. ^ 魏書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長孫肥傳》:登國初,與莫題等俱為大將,從征劉顯,自濡源擊庫莫奚,討賀蘭部,並有戰功。太祖征蠕蠕,大破之,肥降其主匹候跋,事具蠕蠕傳。又從征衞辰及薛干部,破滅之。蠕蠕別主縕紇提子曷多汗等率部落棄父西走,肥以輕騎追至上郡,斬之。
  4. ^ 魏書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長孫肥傳》:後從征中山,拜中領軍將軍。車駕次晉陽,慕容寶并州刺史、遼西王農棄城宵遁,肥追之至蒲泉,獲其妻子。太祖將圍中山,慕容寶棄城奔和龍。肥與左將軍李栗三千騎追之,至范陽,不及而還。遂破其研城戍,俘千餘人。中山城內人立慕容普隣為主,太祖圍之。普隣乃出步卒千餘人,欲伺間犯圍。太祖命肥挑戰,偽退,普隣眾追肥,太祖截其後,盡擒斬之。時以士馬少糧,遂罷中山之圍,就穀河間。慕容賀隣殺普隣而自立。車駕次魯口,遣肥帥七千騎襲中山,入其郛而還。賀隣以步騎四千追肥至泒水,肥自魏昌擊之,獲鎧騎二百。肥中流矢,瘡重,乃還。中山平,以功賜爵琅邪公。遷衞尉卿,改爵盧鄉。
  5. ^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九》:中山城無定主,民恐魏兵乘之,男女結盟,人自為戰。甲辰,魏王珪罷中山之圍,就谷河間,督諸郡義租。甲寅,以東平公儀為驃騎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兗、豫、雍、荊、徐、揚六州牧、左丞相,封衛王。慕容詳自謂能卻魏兵,威德已振,乃即皇帝位,改元建始,置百官。……秋,七月,慕容詳殺可足渾潭。詳嗜酒奢浮,不恤士民,刑殺無度,所誅王公以下五百餘人,群下離心。城中饑窘,詳不聽民出采穭,死者相枕,舉城皆謀迎趙王麟。詳遣輔國將軍張驤帥五千餘人督租於常山,麟自丁零入驤軍,潛襲中山,城門不閉,執詳,斬之。麟遂稱尊號,聽人四出采穭。人既飽,求與魏戰。麟不從,稍復窮餒。魏王珪軍魯口,遣長孫肥帥騎七千襲中山,入其郛;麟進至泒水,為魏所敗而還。
  6. ^ 魏書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長孫肥傳》:時中山太守仇儒不樂內徙,亡匿趙郡,推羣盜趙准為主。妄造妖言云:「燕東傾,趙當續,欲知其名,淮水不足。」准喜而從之,自號使持節、征西大將軍、青冀二州牧、鉅鹿公,儒為長史,聚黨二千餘人,據關城,連引丁零,殺害長吏,扇動常山、鉅鹿、廣平諸郡。遣肥率三千騎討之,破准於九門,斬仇儒,生擒准。詔以儒肉食,准傳送京師,轘之於市,夷其族。
  7. ^ 魏書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長孫肥傳》:除肥鎮遠將軍、兗州刺史,給步騎二萬,南徇許昌,略地至彭城。司馬德宗將劉該遣使詣肥請降,貢其方物。姚平之寇平陽,太祖將討之,選諸將無加肥者,乃徵還京師,遣肥與毗陵王順等六萬騎為前鋒。車駕次永安,平募遣勇將,率精騎二百闚軍,肥逆擊擒之,匹馬不返。平退保柴壁,太祖進攻屠之。遣肥還鎮兗州。
  8. ^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一十二》:秦主興大發諸軍,遣義陽公平、尚書右僕射狄伯支等將步騎四萬伐魏,興自將大軍繼之,以尚書令姚晃輔太子泓守長安,沒弈干權鎮上邽,廣陵公欽權鎮洛陽。平攻魏乾壁六十餘日,拔之。秋,七月,魏主珪遣毘陵王順及豫州刺史長孫肥將六萬騎為前鋒,自將大軍繼發以擊之。……魏主珪至永安,秦義陽公平遣驍將帥精騎二百覘魏軍,長孫肥逆擊,盡禽之。平退走,珪追之,乙巳,及於柴壁。平嬰地固守,魏軍圍之。秦王興將兵四萬七千救之,將據天渡運糧以饋平。魏博士李先曰:「兵法:高者為敵所棲,深者為敵所囚。今秦皆犯之,宜及興未至,遣奇兵先據天渡,柴壁可不戰而取也。」珪命增築重圍,內以防平之出,外以拒興之入。廣武將軍安同曰:「汾東有蒙坑,東西三百餘里,蹊徑不通。興來,必從汾西直臨柴壁;如此,虜聲勢相接,重圍雖固,不能制也。不如為浮梁,渡汾西,築圍以拒之。虜至,無所施其智力矣。」珪從之。興至蒲阪,憚魏之強,久乃進兵。甲子,珪帥步騎三萬逆擊興於蒙坑之南,斬首千餘級,興退走四十餘里,平亦不敢出。珪乃分兵四據險要,使秦兵不得近柴壁。興屯汾西,賃壑為壘,束柏村從汾上流縱之,欲以毀浮梁,魏人皆鉤取以為薪蒸。冬,十月,平糧竭矢盡,夜,悉眾突西南圍求出;興列兵汾西,舉烽鼓噪為應。興欲平力戰突免,平望興攻圍引接,但叫呼相和,莫敢逼圍。平不得出,計窮,乃帥麾下赴水死,諸將多從平赴水;珪使善游者鉤捕之,無得免者。執狄伯支及越騎校尉唐小方等四十餘人,餘眾二萬餘人皆斂手就禽。興坐視其窮,力不能救。舉軍慟哭,聲震山谷。數遣使求和於魏,珪不許,乘勝進攻蒲阪,秦晉公緒固守不戰。會柔然謀伐魏,珪聞之,戊申,引兵還。
  9. ^ 魏書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長孫肥傳》:肥撫慰河南,得吏民心,威信著於淮泗。善策謀,勇冠諸將,每戰常為士卒先,前後征討,未嘗失敗,故每有大難,令肥當之。南平中原,西摧羌寇,肥功居多,賞賜奴婢數百口,畜物以千計。後降爵為藍田侯。天賜五年卒,諡曰武,陪葬金陵。子翰襲爵。

參考資料编辑

  • 《魏書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長孫肥傳》
  •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零九及一百一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