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护法区

中国无政府主义军政府

闽南护法区(1918年9月1日—1920年8月12日),初称福建护法区[1],是以陈炯明为总司令的援闽粤军在以漳州为中心的闽西南26县建立的割据政权。该政权实行了一些具有无政府主义色彩的政策[2]

闽南护法区
福建护法区

汀漳道
1918年-1920年
五色旗
首都龙溪漳州
常用语言漢語闽南语客家语贛語邵将语闽中语莆仙语
政府无政府主义军政府
福建省省长兼会办福建军务 
• 1918年—1920年
陈炯明
汀漳道尹 
• 1918年—1920年
熊略
汀漳镇守使 
• 1918年—1920年
洪兆麟
历史 
• 闽南護法區形成
1918年9月1日
• 援闽粵軍撤退
1920年8月12日

福建历史系列条目

史前福建
昙石山文化
七閩 ·
古閩人 · 閩越人
閩越 前306 – 前110

閩中郡 前222 – 前209
兩漢
揚州刺史部
會稽郡
南海 前195 – 前174前
孫吳
扬州
會稽郡
會稽東部都尉
会稽南部都尉
建安郡
两晋南朝
扬州
江州
陈氏政权 550 – 564
闽州 557 – 565
丰州
建安郡
晋安郡
晋平郡
梁安郡
南安郡
隋唐
江南道
岭南道
江南东道
丰州都督府
泉州都督府
闽州都督府
福州都督府
福建经略使
长乐经略使
福建道 758 – 896
丰州
泉州 (711年前)
建州
闽州
福州
武荣州
泉州 (711年后)
漳州
汀州
长乐郡
建安郡
清源郡
漳浦郡
临汀郡
威武军王氏政权896 – 909
909 – 945
福州大都督府 909 – 932
长乐府 933 – 945
泉州
漳州
汀州
建州
镇安军 941
镇武军 941 – 943
镛州
镡州
943 – 945
建州
镛州
镡州
威武军李仁达政权945 – 947
福州
清源軍 949 – 964
平海军 964 – 978
泉州
南州
漳州
南唐
永安军 945 – 956
忠义军 956 – 976
吴越
威武军 947 – 951、977 – 978
彰武军 951 – 977
兩宋
两浙西南路 978 – 985
福建路 985 – 1278
福州
建州
建宁军
泉州
漳州
汀州
剑州
南劍州
太平军
興化軍
邵武軍
建寧府
福安府
兴安州
范汝为政权 1130 – 1132

泉州行宣慰司 1277 – 1278
泉州行中书省 1278 – 1280、1281 – 1282、1284
福建等处行中书省 1280 – 1285、1286、
1288 – 1291、1292 – 1297、1356 – 1366

泉州分省 1284 – 1285、1358 – 1368
建宁分省 1358 – 1368
兴化分省 1359 – 1366
延平分省 1364 – 1368
江西等处行中书省
江浙等处行中书省
福建道宣慰司 1285 – 1286、1286 – 1288、
1291 – 1292、1299 –1356

福建平海等处行中书省 1297 – 1299
福建江西等处行中书省 1366 – 1368
亦思巴奚政权 1357 – 1366

福建等处行中书省 1369 – 1376
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 1376 – 1645
邓氏政权 1448 – 1449
南明
隆武政权 1645 – 1646
福京 1645 – 1646
明郑政权 1646 – 1683

浙闽总督 1645 – 1658
福建总督 1658 – 1687
閩浙總督 1687 – 1911
福建省 1647 – 1911
耿精忠政权1674 – 1676
厦门英租界 1852 – 1930
黄德美政权 1853
李世贤政权 1864 – 1865
福州日租界 1899 – 1943
鼓浪屿公共租界 1902 – 1943
中华民国军政府闽都督府 1911 – 1912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
福建省 1912 – 1933、1934 – 1949
闽南护法区 1918 – 1920
建国军政制置府 1922
联军办事处 1923 – 1924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闽西特区 1930 – 1932
福建省 1932 – 1935
闽浙赣省 1932 – 1935
闽赣省 1933 – 1935
中華共和國 1933 – 1934
福州特别市 1933 – 1934
厦门市 1933
厦门特别市 1933 – 1934
闽海省 1933 – 1934
泉海省 1933
兴泉省 1933 – 1934
龙漳省 1933
龙汀省 1933 – 1934
闽上省 1933
延建省 1933 – 1934
厦门特别市(日占) 1938 – 1945
福州治安維持會(日占) 1941
福州市政委员会(日占) 1944 – 1945
现状 1949至今
中华人民共和国
华东大行政区 1950 – 1954
福建省
中華民國
福建省(金马地区)

概述 编辑

1917年12月,孙中山领导的广东护法军政府组建援闽粤军,总司令为陈炯明。1918年4月起,陈炯明兵分三路向福建进攻[3]。经百余战,援闽粤军于9月1日攻占漳州,建立援闽粤军总司令部,形成福建护法区(后称闽南护法区[1]),基本控制原汀州府漳州府各属县以及安溪德化大田等县,共26县。11月30日,护法军政府政务会议任命陈炯明为福建省省长;12月12日,又让陈炯明兼任“会办福建军务”[4]。12月6日,闽粤双方达成停战协议。援闽粤军在护法区进行为期两年的建设,取得显著成就。共产国际机关刊物《共产国际》称“漳州是中国南部革命的中心”。1920年8月12日,根据闽粤双方约定,援闽粤军回师广东,闽南护法区遂撤销[5][6]

政治体制 编辑

1918年9月,陈炯明在闽南护法区内沿用旧制汀漳道,管辖26个县;任命洪兆麟为汀漳镇守使[7],下设政务处、警务处、高等法院、财政局、工务局和教育局等。

闽南护法区政权稳固后,陈炯明着手建立地方各级权力机构。在地方官员配置上,任命制、聘任制、荐举制并行,将政府权力下放到地方士绅和开明人士手中。援闽粤军总司令部只负责地方县长任命[8]。道尹熊略、镇守使洪兆麟、政务处处长徐桴、警务处处长丘哲龙溪知县張友仁海澄知县尹骥、东山知事陈策漳平知事熊子勋、宁洋知事黄凯,都是直接从军官中择用加予委派履职的。财政局局长钟秀南和高等法院院长郑丰稔以及一些县知事,都是通过任命当上职官的。工务局局长周醒南、教育局局长梁冰弦、《闽星》社主编陈秋霖,则是从广东择贤邀聘而来的。清流知事区戊圻、建宁知事吴海清、将乐知事朱泰谟,可以说是由当地贤达士绅荐举的拥护约法又众望所瞩的开明人士充任的[3]

行政区划 编辑

闽南护法区下辖26县,包括:龙溪县海澄县诏安县云霄县平和县漳浦县南靖县长泰县永定县漳平县宁洋县龙岩县上杭县武平县长汀县连城县宁化县建宁县泰宁县将乐县归化县清流县大田县沙县德化县安溪县(另有将永春县同安县仙游县计入的说法)[6]

漳州新政 编辑

在信仰无政府主义的陈炯明主持下,漳州建设第一座钢筋水泥桥梁、第一条四车道石板马路、第一个现代公园(漳州第一公园,今漳州中山公园)、第一片城乡公路网、第一家银行,还建设贫民工艺厂、迎宾大旅馆,成立妓女户特区[9],拆除城墙改成道路,引进先进的农业生产设备。在漳州第一公园的门口,竖着高大的石碑,四面分别篆刻着“博爱、自有、平等、互助。”

陈炯明大力延揽全国人才,包括一批“自由社会主义者”(中国无政府主义者刘师复的信徒),帮他一起办教育,并筹办大学。1919年夏,陈炯明从广州专门聘请梁冰弦任教育局长。此外,在各县设立劝学所和教育行政专员,改革旧教材[8]。陈炯明在农村设立现代学堂,做到“一乡一校”。禁绝私塾,设立师范学校、普通中学、工读学校、平民夜校、妇女家政讲习所。1920年,又增办女子师范讲习所、女子工读学校,当年就设立半夜学校90余所。闽南护法区还派遣了数百名去法国勤工俭学留学生,包括后来的中国托派领袖郑超麟[8]

报纸杂志也纷纷涌现,《闽星》半周刊和《闽星日刊》出现,《闽南新报》《闽锋周刊》《军事日报》《云中周刊》也先后创办。陈炯明在《闽星》发刊词里写道,“思想一变就会打破旧生活、旧组织,直向进化线上,一起大努力,创造新生活、新组织,达到无国界、无种界、无人我界的境地……”,并明确提出“全人类社会主义[10]。《闽星》半周刊和《闽星日刊》的编辑人员大多是无政府主义者,这两份报刊大力宣传无政府主义思想,特别是克鲁泡特金的“互助论”,也宣传俄国十月革命,介绍马克思主义学说[6]

为推进社会教育工作,建立了闽南社会教育社。该社演出过易卜生的《娜拉》和一些自编的剧目;陈炯明拨款500元补助,并撰写募捐启事。为提倡体育活动,1919年秋在漳州南校场举行闽南护法区运动大会,参加者有辖区17县选手[11]

为破除迷信,拆除漳州府城隍庙,毁坏玄妙观的神像,但原拟拆除的新桥头大庙,却因庙方向护法区当局缴纳财物而作罢。在革除陋习上,提倡男人剪短发、不留辫,穿短衣、不穿长衫,女人不缠小脚。当闽南护法区运动大会举行时,在进口处贴上禁令:“穿长衫或留辫子者,不得入场”[11]

1920年,美国厦门领事发给美国政府的一份报告中,称“陈氏……施行各种市政改革,他用的手段,近乎革命;但成效极佳,结果人民都感满意。这令中国人看到,事可办成,不必需要过度辛劳和重税。”他还特别提到了漳州宽广的道路,良好的治安,公园、公共菜市场、屠宰场、河堤以及漳厦公路[6]

在陈炯明的努力之下,闽南26县被时人誉为“模范小中国”、“闽南的苏俄”。陈炯明也声名远播,成为当时中国的政治明星[12]

但是,闽南护法区也存在众多乱象。粤军入闽的主要目的在整训军队,因而扩充兵员和补足装备为其首要工作,为此筹饷遂成为当时急务。陈炯明在局势初步稳定后,就建立筹饷局,以周醒南为局长(后改财政局,以钟秀南任局长),会同龙溪县商会会长孙次典,向富户派款,又创设田亩捐(又名义捐,即种鸦片捐)、济饷特别捐(即赌捐)、米捐、糖捐、肥料捐、红料捐(即砖瓦等征捐)、“猪儿捐”等名目繁多的捐税。1919年夏(农历五月),在漳州农民对苛征钱粮不满的背景下,神棍、符仔会首领蔡振声以“驱逐陈炯明回粤”为号召,率会徒百余人入漳州城,袭击总司令部,军警架起机关枪防卫,并开枪射击,死者二、三十人,而蔡及其会徒自原路逃走。洪兆麟任漳码镇守使时,驻防石码,与当地豪强蓝汝汉(俗称“蓝仔番薯”)勾结,由蓝汝汉包揽一切捐税,剥削人民,洪兆麟则大饱私囊,深为人民所痛恨。陈炯明部军纪废弛,官兵随意敲诈勒索,甚至常有士兵携仅装有白水的瓶子,在路上故意与行人相碰而将瓶摔破,拉住被碰者妄称瓶里装的是什么贵重补品,强索折价赔偿的事件发生于街头,因而漳州民间有这样的俗谚:“南无头北无尾,所抢百姓的家伙”(意思是说:南军任意敲诈勒索,好像没有官长,而北军常打败仗,溃退时肆意抢劫,但他们抢夺的都是老百姓的财物)。当全国轰轰烈烈开展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运动时,漳州各校学生组织学生联合会,配合社会青年游行示威,宣传反帝,抵制日货,先后驱逐了日隆商店的日本商人、日本布教堂的教士谷了悟,并在石码搜获豪强蓝汝汉屯积的日货月琴牌火柴,充公拍卖,但当他们在公园演讲时,便因发表反帝反封建的过激言辞,被陈炯明的弟弟陈炯光驱散[11]

无政府主义者在闽南护法区的活动也遭到多方阻挠破坏。张民权等极力宣传无政府主义,作过多次演讲。张民权在漳州城内的陆安中区演说时,由陈家瑞作漳州话翻译,陈家瑞随即被军警以“煽惑民心,扰乱市面”的理由而扣押半夜,经说明后获释。闽南护法区运动会举行时,张民权在南校场当众演说,手执红旗、散发传单,并由李纪堂作漳州话翻译,中途被道尹熊略派军警驱散听众,收回传单。省立第二师范丁班学生赖怀宗在始兴北路广场宣传时,被军警打伤而后扣押,因而激起该校学生公愤,集体捣毁教育局,并向总司令部请愿,要求立即释放被捕学生,赔偿医药费,保证今后不再发生同样事件,陈炯明亲自出面,答应所请各项,立刻将被捕者释放。当时闽西南遍植鸦片,漳州又公开贩卖鸦片烟,许真风和尉克水在街头向群众演说,指出鸦片的毒害,揭露强迫农民种烟的罪恶行为,触怒第二军军长许崇智,两人被捕,几近被枪毙,幸亏梁冰弦等知情,急向陈炯明求情,才获释出境[11]

与苏俄的关系 编辑

闽南护法区的各方面成就,引起苏俄政府的重视。1920年4月29日,自称为苏俄代表的路博(即阿列克谢·波达波夫)将军在上海会见孙中山后,转道漳州访问陈炯明。路博带来苏俄领导人列宁的亲笔信,内容大意是对中国革命表示关怀,对陈炯明表示敬佩和鼓励。路博还转达列宁请陈炯明多做农民运动,注意发动群众等意见。陈炯明热情接待了路博,并请路博转交他给列宁的信。陈炯明在信中表示支持列宁及其从事的事业,希望“新中国与新俄国将如同挚友一般携手并进”,并宣称“我更坚信布尔什维克主义定将造福于人类,我愿将尽全力将布尔什维克主义原则传播到全世界”[6]

评价 编辑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张慧卿认为,陈炯明在闽南护法区建设过程中推行政治革新依靠的是他的个人权威、好恶和政治诉求,同时身边也有不少不赞同“民主”、“自治”政治理念的钻营者。因此,政治革新所带来的“民主”政治新气象屡屡遭到遏制,乃至最终熄灭。五四运动期间,闽南护法区多次对学生罢课、通电、示威游行进行镇压就是明证。即便是陈炯明个人推崇的无政府主义,在闽南护法区传播时同样受到刁难[8]

参见 编辑

参考文献 编辑

  1. ^ 1.0 1.1 闽南日报. 漳州现99年前民国粤军地契 见证一段历史. 台海网. 2019-02-27 [2023-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4-22) (简体中文). 1918年6月,陈炯明与李厚基达成划界停战协议,在粤军所占区域建立“福建护法区”(后称“闽南护法区”),首府设于漳州。 
  2. ^ 国家历史杂志. 无政府主义 陈炯明与“安那琪”世界. 凤凰网. 2009-04-29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中文(简体)). 
  3. ^ 3.0 3.1 肖林. 陈炯明在漳州. 漳州市人民政府. [2023-06-26] (简体中文). 
  4. ^ 汤锐祥. 护法舰队史. 广州: 中山大学出版社. 1992: 278 [2023-08-18]. ISBN 9787306005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8-18) (简体中文). 另一方面,11月30日,军政府政务会议发布任命令,特任护法舰队总司令林怿为福建督军,陈炯明为福建省长;12月12日,又发布补充令,任命福建省长陈炯明兼会办福建军务,方声涛会办福建军务。 
  5. ^ 闽台文化大辞典. 闽南护法区的建立. 福建炎黄纵横. 2019-04-25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中文(简体)). 
  6. ^ 6.0 6.1 6.2 6.3 6.4 张慧卿. 闽南护法区研究 (硕士论文). 福建师范大学. 2005-04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2). 
  7. ^ 陈贤武. 从湘园到瀛园. 潮州日报. 2018-05-22 [2022-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06). 
  8. ^ 8.0 8.1 8.2 8.3 张慧卿. 陈炯明与闽南护法区的政治革新. 宁德师专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04, (87): 96–100. 
  9. ^ 陈福霖(F. Gilbert Chan). 南粤割据:从龙济光到陈济棠. 广州: 广东人民出版社. 1989-11: 382 [2023-06-26]. ISBN 9787218002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7-26) (简体中文). 城墙拆除改成道路,成立妓女户特区,道路拓宽、新屋不少 
  10. ^ 赵立人. 民主社会主义的实践者陈炯明. 广州文史. [2020-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0) (中文(简体)). 
  11. ^ 11.0 11.1 11.2 11.3 郑之翰、陈鉴修. 漳州文史资料选辑(第3辑). 漳州: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漳州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 1982 (简体中文). 
  12. ^ 新京报. 陈炯明:悲伤的乌托邦. 观察者网. 2011-01-12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