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塔克夏王朝

亞美尼亞的王朝
阿爾塔克夏王朝的旗幟

阿爾塔克夏王朝阿爾達克夏王朝亞美尼亞語Արտաշեսյան արքայատոհմ)從公元前189年開始統治亞美尼亞王國,直到公元12年被羅馬人推翻。他們的領土包括大亞美尼亞索芬英语Sophene、并間斷地擁有小亞美尼亞和美索不達米亞的部分地區。他們的主要敵人是羅馬人塞琉古人帕提亞人,亞美尼亞人不得不與這些敵人進行多次戰爭。

歷史背景编辑

根據地理學家斯特拉波的說法,阿爾塔什斯一世扎里亞德雷斯英语Zariadres兩位是塞琉古帝國的總督,分別統治大亞美尼亞索芬英语Sophene兩個領地。公元前190年塞琉古人馬格尼西亞戰役戰敗後,他們叛變並宣布獨立,阿爾塔什斯一世於公元前188年成為亞美尼亞阿爾塔克夏王朝的第一位國王。

學者們認為,正如他們的伊朗-亞美尼亞人(而非希臘人)的名字所顯示的,阿爾塔克夏和扎里亞德雷斯不是外國將領,而是與先前奧龍特王朝有關的當地人物。[1][2]根據尼娜·加索安英语Nina Garsoian在《伊朗百科全書》的說法,阿爾塔克夏是伊朗最早源自伊朗的奧龍特王朝的一個分支,至少在公元前5世紀就證明在亞美尼亞地區統治。[3][4]

阿爾塔什斯一世對亞美尼亞領土的整合编辑

阿爾塔什斯一世被視為亞美尼亞歷史上最重要的國王之一。他稱自己為奧龍特王朝的合法後裔,儘管他是否確實與該王朝有關尚不得而知。在他統治初期,亞美尼亞高原的部分說亞美尼亞語的人,仍處於鄰國的統治之下。阿爾塔什斯一世將這些土地納入他的治下作為優先事項。希臘地理學家和歷史學家斯特拉波敘述了 阿爾塔什斯一世對他在西、東、北和南邊領土的征服,並指出這些領土的人口是說亞美尼亞語者。

根據斯特拉波普魯塔克的說法,阿爾塔什斯一世還借助迦太基將軍漢尼拔的幫助,建立了亞美尼亞首都阿爾塔沙特漢尼拔受到阿爾塔克夏宮廷中的羅馬人庇護。以前在的奧龍特王朝首都奧倫蒂德(Eronvandat)的人口被轉移到了阿爾塔沙特。在現今的亞美尼亞境內發現了超過十多個刻有亞拉姆語文字的阿爾塔什斯一世統治時期的界碑;在界碑被發現之前,古亞美尼亞歷史學者科林的穆夫希斯英语Movses Khorenatsi已經證實他們的存在。在這些碑文中,阿爾塔什斯一世聲稱是奧龍特王朝的後裔——奧龍特·扎里亞德斯(Orontid Zariadres)之子,阿爾塔克夏王朝國王。

希臘化的影響编辑

儘管大亞美尼亞受到亞歷山大大帝征服的影響只在表面,但該地區在公元前第三世紀開始受到奧龍特王朝統治下的希臘化世界的影響,這一進程在阿爾塔克夏王朝統治下達到了頂峰,特別是在提格蘭二世在位的時候。在此期間,亞美尼亞統治者吸收了許多希臘元素。當代亞美尼亞錢幣(最早出現在奧龍特王朝統治時期)證明了這一點。他們沿用希臘模式,用希臘語來刻鑄銘文。一些錢幣將亞美尼亞國王描述為“ Philhellenes”(“希臘文化愛好者”)。[5]對於後人了解希臘語在亞美尼亞的運用,從倖存的羊皮紙和岩石銘文也提供了證明。提格蘭二世的妻子本都的克麗奧佩托拉英语Cleopatra of Pontus邀請修辭學安斐克拉提斯英语Amphicrates of Athens和歷史學家史派奇斯的梅措杜拉斯英语Metrodorus of Scepsis等希臘人到亞美尼亞宮廷。根據普魯塔克的說法,當羅馬將軍盧庫魯斯佔領亞美尼亞王國首都蒂格拉諾塞塔英语Tigranocerta時,他發現了一支希臘人的演員團隊,他們是來此為提格蘭二世演出的。[6]提格蘭二世的繼任者阿爾塔瓦茲德二世甚至親自創作了一齣希臘悲劇。儘管如此,亞美尼亞文化仍然保留著強烈的伊朗元素,尤其是在宗教事務上。[7]

宗教编辑

正如詹姆斯·羅素英语James R. Russell教授所說:“阿爾塔克夏王朝君主很自然地宣稱自己是“ Philhellenes”(“希臘文化愛好者”),但不能認為他們和自己長久過往的宗教信仰脫離:堅定的瑣羅亞斯德教信仰者。”[8]大衛·馬歇爾·朗英语David Marshall Lang教授補充說,希臘的宗教信仰英语Hellenistic religion和古典神祇的萬神殿無疑在阿爾塔克夏王朝後期時,在上層階級中很流行。[9]

亞美尼亞的帝國编辑

提格蘭二世大帝統治時期(公元前95-55年),亞美尼亞王國處於其鼎盛時期,並短暫地成為羅馬帝國以東最強大的國家。阿爾塔什斯一世和他的追隨者已經建立了基礎,讓後繼者提格蘭二世建立一個帝國。儘管如此,亞美尼亞領土內多山,還是由那哈拉人英语nakharar統治的,那哈拉人英语nakharar基本上是在中央政府之下的自治者。提格蘭二世統一了他們,以在王國中維持內部安全。亞美尼亞的邊界從裏海延伸到地中海。當時,亞美尼亞帝國變得如此龐大,以至於羅馬人帕提亞人不得不聯合起來擊敗他們。提格蘭二世在他的領地內找到了一個更位於領土中央的首都,並將其命名為蒂格拉諾塞塔英语Tigranocerta

他從帕提亞人手中奪取了大片領土,帕提亞人人被迫與提格蘭二世簽署了友好條約。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高加索阿爾巴尼亞王國阿特羅帕特尼王國也失去了領土,其餘的王國成為附庸國。塞琉古帝國內的希臘人於公元前83年向提格蘭二世提供了塞琉古王冠,此後,亞美尼亞帝國一直向南延伸至現代以色列的阿卡,而與那兒的哈斯蒙尼王朝發生了衝突。

衰敗编辑

羅馬帝國捲入小亞細亞的紛爭,結束了提格蘭二世的帝國。提格蘭二世與羅馬的主要敵人本都的國王米特里達梯六世結盟,在公元前69年的第三次米特里達梯戰爭英语Third Mithridatic war中,由盧庫魯斯率領的羅馬軍隊入侵亞美尼亞帝國,並在蒂格拉諾塞塔英语Tigranocerta挫敗了提格蘭二世 。公元前 66年,盧庫魯斯的繼任者格奈烏斯·龐培最終迫使提格蘭二世投降。格奈烏斯·龐培將亞美尼亞的疆域縮減到以前的邊界,但允許提格蘭二世保住王位,作為羅馬的盟友。從那時起,亞美尼亞王國成為羅馬帝國安息帝國兩個相互競爭帝國之間的緩衝國。

提格蘭二世的繼承人阿爾塔瓦茲德二世維持了與羅馬的聯盟,並為羅馬將軍馬庫斯·李錫尼·克拉蘇在對抗安息帝國的戰役中提供了有用的建議 - 但是馬庫斯·李錫尼·克拉蘇對這些建議不以為意,並導致他在卡萊戰役中慘敗。當馬克·安東尼成為羅馬東部各省的統治者時,他開始懷疑阿爾塔瓦茲德二世的忠誠度,後者將他的妹妹嫁給了安息帝國的王位繼承人。公元前35年,馬克·安東尼入侵亞美尼亞,將阿爾塔瓦茲德二世送往埃及囚禁,之後將他處決。馬克·安東尼把自己與埃及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所生的六歲兒子亞歷山大·赫利俄斯送上亞美尼亞帝國的寶座。阿爾塔瓦茲德二世的兒子阿爾塔克夏斯二世英语Artaxias II安息帝國那裡獲得了幫助,奪回了王位,並屠殺了在亞美尼亞的羅馬要塞駐軍,但在統治十年後被謀殺。王國陷入了親羅馬帝國派,和親安息帝國派之間的內戰,直到奧古斯都皇帝時,確定成為了羅馬帝國的保護國。 阿爾塔克夏王朝陷入混亂,逐漸衰敗,經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直到亞美尼亞阿薩希德王朝崛起,成為無可爭議的繼任者。[10]

参考资料编辑

  1. ^ Hovannisian pp.47-48
  2. ^ Chahin, M. The Kingdom of Armenia: A History. Psychology Press. 2001: 226. ISBN 978-0700714520. The Artsruni Princes were, like the Artaxiads, related to the ancient Orontid line. </span> </li> <li id="cite_note-3"><span class="mw-cite-backlink">'''[[#cite_ref-3|^]]'''</span> <span class="reference-text">Garsoian, N. TIGRAN II. Encyclopaedia Iranica. 2005. Tigran (Tigranes) II was the most distinguished member of the so-called Artašēsid/Artaxiad dynasty, which has now been identified as a branch of the earlier Eruandid dynasty of Iranian origin attested as ruling in Armenia from at least the 5th century B.C.E 
  3. ^ Garsoian, Nina. ARMENO-IRANIAN RELATIONS in the pre-Islamic period. Encyclopaedia Iranica. 2004. However, the recent discovery in Armenia of boundary stones with Aramaic inscriptions, in which the ruler Artašēs proclaims himself “the son of Zareh” and an “Eruandid king” (Perikhanian, 1966), demonstrates that both “generals” [Artaxias and Zariadris], far from being Macedonians, belonged in fact to the earlier native dynasty, albeit probably to collateral branches, and that the Eruandids, or Artaxiad/Artašēsids as they came to be known, with their Iranian antecedents, continued to rule Armenia as before. An unexpected corroboration of this dynastic continuity is also provided by Xenophon’s much earlier choice of the name “Tigranes” for the crown prince of Armenia in his historical romance, the Cyropaedia (Xen., Cyr. 3.1.7). (...) Except for the occasional princes imposed by the Romans, none of whom succeeded in consolidating himself on the throne, all the dynasties to rule pre-Islamic Armenia were of Iranian stock. 
  4. ^ Russel, James R. Zoroastrianism in Armenia. Harvar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Near Eastern Languages and Civilizations. 1987: 85. ISBN 978-0674968509. 
  5. ^ Grousset pp.90-91
  6. ^ This section: Hovannisian pp.50-52
  7. ^ Russel, James R. Zoroastrianism in Armenia. Harvar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Near Eastern Languages and Civilizations. 1987: 85. ISBN 978-0674968509. 
  8. ^ Lang, David Marshall. Armenia, cradle of civilization 3. Allen & Unwin. 1980: 148. ISBN 978-0049560093. 
  9. ^ This section: Hovannisian pp.5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