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阿瑟·詹姆斯·贝尔福,第一代贝尔福伯爵KGOMPCDL英语:Arthur James Balfour, 1st Earl of Balfour,1848年7月25日-1930年3月19日),英国保守党政治家。曾任首相,任期自1902年7月开始,1905年12月结束。后任外交大臣,任期自1916年开始,1919年结束。


The Rt Hon The Earl of Balfour
贝尔福伯爵阁下
Gws balfour 02.jpg
联合王国首相
任期
1902年7月11日-1905年12月5日
君主 爱德华七世
前任 第三代索尔兹伯里侯爵
继任 亨利·甘貝爾-班納曼爵士
反对党领袖
任期
1906年2月-1911年11月13日
君主 爱德华七世
乔治五世
首相 亨利·甘貝爾-班納曼爵士
H·H·阿斯奎斯
前任 约瑟夫·张伯伦
继任 安德魯·博納·勞
任期
1905年12月5日-1906年2月
君主 爱德华七世
首相 亨利·甘貝爾-班納曼爵士
前任 亨利·甘貝爾-班納曼爵士
继任 约瑟夫·张伯伦
外交大臣
任期
1916年12月10日-1919年10月23日
总理 大卫·劳合·乔治
前任 爱德华·格雷爵士,Bt
继任 凱德爾斯頓的寇松伯爵
第一海軍大臣
任期
1915年5月25日-1916年12月10日
总理 H·H·阿斯奎斯
大卫·劳合·乔治
前任 温斯顿·丘吉尔
继任 爱德华·卡森爵士
枢密院议长
任期
1919年10月23日-1922年10月19日
总理 大卫·劳合·乔治
前任 凱德爾斯頓的寇松伯爵
继任 第四代索尔兹伯里侯爵
任期
1925年4月27日-1929年6月4日
总理 斯坦利·鲍德温
前任 凱德爾斯頓的寇松侯爵
继任 帕穆尔勋爵
掌璽大臣
任期
1902年7月11日-1903年9月
总理 阿瑟·贝尔福
前任 第三代索尔兹伯里侯爵
继任 第四代索尔兹伯里侯爵
个人资料
出生 (1848-07-25)1848年7月25日
英國東洛錫安惠廷茲漢姆
逝世 1930年3月19日(1930-03-19)(81歲)
英國薩里沃金
墓地 Whittingehame Church, Whittingehame
政党 保守党
配偶 终身未婚
母校 剑桥大学三一学院
专业 国会议员
宗教信仰 英国国教会苏格兰国教会
签名 墨水草书签名

贝尔福生于苏格兰,曾经接受哲学教育。1874年大选后,他首次进入国会。贝尔福初入政坛时,被人视为一个门外汉,直至1887年,他获任为爱尔兰布政司英语Chief Secretary for Ireland,表现出色,在1887年引入强制法英语Coercion Act,以针对爱尔兰土地战争英语Irish Land War期间出现的杯葛恐吓非法集会

1902年7月,贝尔福接过叔父第三代索尔兹伯里侯爵的两个职位(英国首相和保守党下议院领袖)。贝尔福担任首相期间,英国成功与法国签订挚诚协定,但保守党却因关税改革的问题而分裂。1905年12月,他向自由党让出权力。在次年1月的大选中,保守党及其盟友自由统一党大败,在国会中只剩下157个席位。贝尔福本人亦失去了东曼徹斯特选区席位,但他在一次补选中取得了伦敦市选区席位,重入国会。在大卫·劳合·乔治国会审议1911年国会法令期间,他一直担任反对党领袖。1911年11月,因未能领导保守党赢得1910年两个大选,贝尔福辞去保守党下议院领袖一职。

贝尔福在1915年5月组成的联合政府中出任第一海军大臣,后于大卫·劳合·乔治所领导的联合政府中担任外交大臣(任期由1916年开始,1919年结束)。担任外相期间,他发布了贝尔福宣言,支持犹太人巴勒斯坦建立家园,他亦因此广为人知。在1922年大选中,贝尔福退休,获封伯爵。在20世纪20年代晚期,他再度出山,在斯坦利·鲍德温第二次政府中任职。

目录

早年生涯编辑

 
早年贝尔福

阿瑟·贝尔福生于苏格兰薩里沃金,父亲是詹姆斯·梅特兰·贝尔福(James Maitland Balfour,1820年-1856年),母亲是布兰奇·加斯科因-塞西尔女爵(Lady Blanche Gascoyne-Cecil,1825年-1872年)。贝尔福生于一个政治世家,他的父亲曾是议员,而他的母亲则是政治家第三代索尔兹伯里侯爵(后为首相)的姊妹。他的教父是威灵顿公爵[1]贝尔福是家中长子,在八个孩子中排行第三,有四个兄弟,三个姊妹。他起初受教于赫特福德郡霍兹登一间预备学校(1859年-1861年),后入伊顿公学(1861年-1866年),师从有一定影响力的学者威廉·约翰逊·科里(William Johnson Cory)。自伊顿公学毕业后,贝尔福入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深造,修读人类科学(Human science),最终以二级荣誉毕业。他的兄弟,弗朗西斯·梅特兰·贝尔福(Francis Maitland Balfour,1851年-1882年)是剑桥大学一位知名的胚胎学家。

1875年,贝尔福的意中人,表亲梅·利特尔顿(May Lyttelton)因斑疹伤寒而病逝。尽管他后来说,“大体上没有影响”,但实际他上显得心烦意乱。后来贝尔福从灵媒处收到一系列讯息,称是利特尔顿给他的。这个事件被称为“圣枝主日案件”(Palm Sunday Case)。[2][3]贝尔福大概因此而终身未婚。后来,马戈特·坦南特(Margot Tennant)有意嫁给他,却遭到他如此回复:“不,我还是喜欢独自继续我的人生。”[1]他的家居由他同样终身未婚的姊妹爱丽丝打点。中年时,贝尔福和玛丽·查德仕,埃尔科女爵开展一段长达四十年的友谊。[4]

1874年,他获选为赫特福德选区国会议员,从此,他多次连任该区议员,至1885年结束。1878年春,贝尔福受叔父索尔兹伯里勋爵任用为私人秘书。他亦因此随叔父往德国,参加柏林会议。会议重建了俄土战争后的国际秩序,贝尔福获益良多(在国际政治方面)。这段时期里,他在学术界有一定的知名度,他在1879年出版的著作“Defence of Philosophic Doubt”,使贝尔福这个名字在哲学界有一定声望。

贝尔福公私分明。1880年大选后(因他是私人秘书,大选期间公务繁忙),他在国会中更加活跃。在一段时间里,贝尔福和伦道夫·丘吉尔勋爵亨利·德拉蒙德·沃尔夫爵士约翰·埃尔登·戈斯特是盟友。他们之间的联盟被称为四人派(Fourth Party)。四人派因其首领丘吉尔大肆批评“老人帮”(Old Gang)重要成员,如斯塔福·诺思科特爵士克罗斯勋爵等人,而臭名昭著。

于索尔兹伯里勋爵政府中任职编辑

 
贝尔福,乔治·格兰瑟姆·贝恩所摄

1885年,索尔兹伯里勋爵任命贝尔福为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President of the Local Government Board),次年他又获任为苏格兰大臣,更获得一个内阁级职位。这几个职位,锻炼了他多方面的能力。1887年初,爱尔兰布政司迈克尔·希克斯·比奇爵士(Sir Michael Hicks Beach)病重辞职,索尔兹伯里勋爵让他的侄子,贝尔福接过比奇的职务。此举在政治界引起不少争议,甚至可能是英国短语“Bob's your uncle!”的出处。贝尔福担任爱尔兰布政司期间,引入强制法,执法冷酷无情,震惊舆论界,并因此得到一个外号“血腥的贝尔福”。他因此而赢得一定政治声望,不再被视为新手。 贝尔福反对要求爱尔兰自治(Home Rule)的爱尔兰国会党(Irish Parliamentary Party),和约瑟夫·张伯伦所领导的自由统一党(Liberal Unionist Party)结盟,并大力支持爱尔兰的统一主义活动。1890年,为改善民生,贝尔福创立了爱尔兰高密度区域委员会(Congested Districts Board for Ireland)。这段时期(1886年-1892年)内,他锻炼了自己的演讲能力,成为了一个知名的演讲家。贝尔福的演讲,合乎逻辑,充满说服力,深受大众欢迎。

1891年,第一财政大臣下议院领袖W·H·史密斯逝世,贝尔福接替他两个职位(这是这个职位最后一次不是由首相兼任)。1892年,政府倒台,接下来的三年里,他都是反对党的一员。1895年,保守党再度上台,贝尔福再次担任第一财政大臣和下议院领袖。1896年,他改革教育的提案因国会审议缓慢而流产,不过国会仍然通过了改善爱尔兰政府系统的草案,他为此感到高兴。在1895年-1900年间,贝尔福积极参与了国会内多个关于外国和国内问题的辩论。

1898年,索尔兹伯里勋爵病重,贝尔福接管了外交部,负责在华北铁路的问题上和俄国协商。1899年,英国和德兰士瓦、奥兰治爆发战争,作为内阁成员的他有一定责任。战争初期,英军受挫,张伯伦第一个意识到要全力进行这场战争。他在下议院中的领导地位基本上无人质疑。

首相生涯编辑

 
贝尔福肖像(1892年)

1902年7月11日,索尔兹伯里勋爵辞职,贝尔福在盟友自由统一党的支持下继任为首相。他上任之时,正直爱德华七世登基、第二次布尔战争结束。在一段时间内,贝尔福都没有多大的反对力量。自由党成员对布尔战争意见不一,一片混乱。内阁的首要任务有两个,第一个是延伸教育法令,第二个是购买爱尔兰土地。贝尔福政府另一个引人注目的举动是建立了帝国国防委员会(Committee on Imperial Defence)。

在外交方面,贝尔福与其外交大臣兰斯多恩勋爵(Lord Lansdowne)戏剧性地决定要与法国修好,最后在1904年和法国签署了挚诚协定。在这个时期内,日本和俄国之间爆发了战争,而英国作为日本的盟友,在战争的尾声和俄国之间发生了多格滩事件(Dogger Bank incident)。但贝尔福却忙于国内政务,将外交问题交给了兰斯多恩勋爵。

贝尔福并不相信美国关于平等的观念。在协商建立国际联盟期间,美国独立宣言中的“人人生而平等”成为话题。威尔逊总统的随从豪斯上校称贝尔福“不相信那个19世纪的命题。他相信在某个特定的国家内,人人生而平等,但生于中非的人和欧洲人相比,并不平等。”[5]

预算显然有不少盈余,可以不征收税款。预算引起了激烈讨论,其他问题都被暂时搁置,引起了一个新的政治运动。财政大臣查尔斯·汤姆森·里奇(Charles Thomson Ritchie)减免谷物入口税,引起约瑟夫·张伯伦发起关税改革运动,旨在免本国工业于外国竞争、提高政府收入,无须提高税率、进行更多社会福利计划。会议进行期间,自由统一党成员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关税改革大受自由统一党支持者欢迎,但该政策提高进口食品价格,不能实现。贝尔福希望内阁、政党内的自由贸易者和关税改革者产生分歧,而他本人则主张征收报复性关税,更能促进全球自由贸易。

然而,政府中的自由贸易支持者和关税改革支持者不够多。1903年末,在贝尔福的同意下,张伯伦辞职,退出内阁,在全国各地进行关税改革运动。同时,贝尔福试图通过接受支持自由贸易的大臣辞职,平衡两派力量。首先申请辞职的是财政大臣里奇,紧接着的是德文郡公爵(Duke of Devonshire,前为哈丁顿勋爵)。重臣先后离开政府,令政府变得脆弱。到了1905年,自由统一党已经没有多少个自由贸易者(1904年,温斯顿·丘吉尔在奥尔德姆落选,转到了自由党),但贝尔福的举动使得政府倒台。

1905年12月,贝尔福辞去首相职务,希望自由党党魁坎贝尔-班纳曼无法组成一个强势政府。班纳曼当上首相后不久,自由党几个重要成员企图迫使他升入上议院,削弱他对下议院的影响力,是为维吕加合谋(The Relugas Compact)。班纳曼得悉这个企图后,马上解散国会,大选随之展开。大选中,保守党大败,在下议院中只剩下157个席位,甚至贝尔福自己也失去了下议院席位。后来,他在伦敦市选区补选中胜出,重返国会。在他重返国会前,下议院保守党议员暂时由张伯伦领导。

晚年生涯编辑

 
老年贝尔福

1906年大选中,保守党再度大败,但贝尔福仍是党内领袖,他的力量更因张伯伦在同年7月中风,无法参政而增强。虽然如此,他仍然无法和下议院内占多数的自由党对抗。贝尔福和执政党辩论,希望能鼓舞他的支持者。他采用他以往的方式发言,被班纳曼称是“愚蠢的”。后来,为了阻碍自由党政府管治,贝尔福和上议院议员兰斯多恩勋爵联手,在上议院(自由统一党在上议院占多数)否决自由党的法令。1906年-1909年间,自由党的多个法令被上议院否决,大卫·劳合·乔治为此评论到,上议院已不再是“宪法的看门狗,而是成了贝尔福先生的狮子狗。”劳合·乔治最后提出人民预算(People's Budget),挑起了宪政危机。自由党又提出了1911年国会法令(Parliament Act 1911),如果法令通过,上议院的否决权将会被大幅削减,拖延通过法令的时间,最长只能两年。1910年,自由统一党在两场大选中落败(贝尔福为此软化了对关税改革的态度,保证为食品税问题发起公投),上议院的自由统一党分裂,投票赞成法令,以免初登王位的乔治五世册封大量自由党人为贵族。法令通过后,贝尔福辞去其党魁职务,由安德魯·博納·勞接替他。

贝尔福自此仍是党内重要人物。1915年5月,自由统一党人获邀加入H·H·阿斯奎斯。贝尔福接替第一海军大臣温斯顿·丘吉尔的职务。1916年12月,阿斯奎斯政府倒台,接替他的是大卫·劳合·乔治。但贝尔福却未因此而退出政府。他留任第一海军大臣几日后,调职外交大臣,但正值一战,战时内阁实际上没有外交大臣的位置。贝尔福经常不能参与政府内部运作。外交大臣任内,贝尔福发表了著名的1917年贝尔福宣言。这是一封写给羅斯柴爾德勋爵(Lord Rothschild),他在信中表示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民族家园。

1919年,凡尔赛和会结束后,贝尔福辞去外交大臣一职,但并未退出政府,改任枢密院议长。1921年,他代表英国参加了华盛顿海军会议

1922年,保守党后座议员叛乱,反对联合政府。贝尔福因此辞去枢密院议长职务,退出政府。博納·勞随即接替劳合·乔治。同年,贝尔福获册封为贝尔福伯爵。和上届政府的不少大臣一样,他没有在博納·勞政府中任职。虽然如此,在1923年5月,贝尔福仍然获得乔治五世的邀请,让他接替博納·勞,成为保守党党魁。当一位女士(寇松勋爵的妻子,格莱斯·寇松,凱德爾斯頓的寇松侯爵夫人)问他“亲爱的乔治”(寇松勋爵)会不会被选为党魁时,他回答到:“不,亲爱的乔治不会被选为党魁,但他还有格莱斯的爱。”

1924年,斯坦利·鲍德温第二次担任首相。和前几次一样,贝尔福一开始没有加入政府,但是,在1925年,他又一次加入内阁,接替枢密院议长寇松勋爵,他的任期在1929年结束。1925年,贝尔福到访圣地[6]

1928年之前,贝尔福只发过几次烧,患过几次流感,身体大体上还算健康,还不时打网球,他一度担任英国国际草地网球俱乐部(International Lawn Tennis Club of Great Britain)主席。到了1928年末,他大部分的牙齿已被拔去,循环系统也出现问题,一直无法恢复。1929年1月,贝尔福离开在惠廷茲漢姆(Whittingehame)的家,到兄弟杰拉尔德·贝尔福(Gerald)在薩里郡沃金(Working)费谢山(Fisher's Hill)的家居住。他一直患有静脉炎(Phlebitis),到了1929年末,这个病已经固化了。1930年3月19日,在朋友探访了贝尔福后,他终于病逝。同年3月22日,他被安葬在惠廷茲漢姆,家人的坟墓旁边,葬礼按苏格兰国教会的仪式进行。不少人冒着大雪远道而来参与葬礼。贝尔福逝世后,他的爵位由兄弟杰拉尔德继承。

贝尔福在泰晤士报卫报先驅報的讣闻都没有提到他发表的贝尔福宣言。[7]

阿瑟·贝尔福内阁,1902年7月-1905年12月编辑

 
阿瑟·贝尔福,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

变动编辑

  • 1903年5月,昂斯洛勋爵接替R·W·哈瑙马为农业委员会主席。
  • 1903年9月-10月,伦敦德里勋爵接替德文郡公爵为枢密院议长,同时兼任教育委员会主席。兰斯多恩勋爵接替德文郡公爵上议院领袖的职务,同时兼任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勋爵接替贝尔福掌璽大臣的职务。奥斯丁·张伯伦接替里奇为财政大臣。接替奥斯丁·张伯伦邮政总长职务者,并非内阁成员。阿尔弗雷德·利特尔顿接替约瑟夫·张伯伦为殖民地大臣。布罗德里克接替乔治·汉密尔顿勋爵为印度事务大臣。休·阿诺德-福斯特接替布罗德里克为陆军大臣。
  • 1905年3月,安德鲁·格拉汉姆-默雷接替温德姆为爱尔兰布政司。索尔兹伯里勋爵接替杰拉尔德·贝尔福为贸易委员会主席,同时兼任掌璽大臣。考德勋爵接替塞尔伯恩勋爵为第一海军大臣。艾尔文·费罗斯接替昂斯洛勋爵为农业委员会主席。

作品及学术成就编辑

贝尔福的作品包括:

  • Defence of Philosophic Doubt(1879年)
  • The Humours of Golf,白明顿图书馆藏书中关于高尔夫的一卷的一章。(1890年)
  • Essays and Addresses(1893年)
  • The Foundations of Belief, being Notes introductory to the Study of Theology(1895年)
  • Questionings on Criticism and Beauty,基于他的罗曼纳讲座编写。(1909年)
  • Theism and Humanism,基于他1914年的吉福德讲座编写,至今仍有印刷。(1915年)
  • Theism and Thought,基于他1922年的吉福德讲座编写。(1923年)

爱丁堡大学、圣安德鲁斯大学、剑桥大学、都柏林大学、格拉斯哥大学分别在1881年、1885年、1888年、1891年给予贝尔福荣誉法律博士学衔,1891年又获牛津大学给予民法博士。1886年,担任圣安德鲁斯大学的校长,1890年,担任格拉斯哥大学的校长,1891年,担任爱丁堡大学的校監,1888年,他是伦敦大学校董会的一员。1888年,他加入皇家学会,1902年,以外籍荣誉会员身份,入选美国艺术及科学学院,[8]1904年,担任英国科学协会主席,1914年-1915年间,担任亚里士多德学会主席。他早年是个音乐家,后来成为了高尔夫玩家,在1894年-1895年间担任皇家圣安德鲁斯高尔夫球会队长。

他也是物理研究学会的成员,在1892年-1894年间担任其主席。

流行文化编辑

  • 贝尔福是两本基于爱丽丝梦游仙境的讽刺小说Clara in BlunderlandLost in Blunderland的主角,在小说中名卡罗林·刘易斯。两本书的其中一个作者是哈罗德·贝格比。[9][10]
  • 在乔治·格里菲斯的科幻爱情小说The Angles of the Revolution中,当时仍是反对党领袖的贝尔福当上了首相。

注脚编辑

  1. 1.0 1.1 Tuchman, The Proud Tower, p. 46.
  2. Oppenheim, Janet. The Other World: Spiritualism and Psychical Research in England, 1850-1914.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132–133. ISBN 0-521-34767-X. 
  3. Wilson, A.N. The Victorians. Random House. 2011: 530. ISBN 1-4464-9320-2. 
  4. Sargent, John Singer. The Wyndham Sisters: Lady Elcho, Mrs. Adeane, and Mrs. Tennan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1899, published February 2010 [June 4, 2012]. 
  5. "Notes of David Hunter Miller", p. 183, Vol. I, The Drafting of the Convenant, 1928, Putnam.
  6. In the Promised Land. Time Magazine. 13 April 1925. 
  7. Teveth, Shabtai (1985) Ben-Gurion and the Palestinian Arabs. From Peace to Wa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503562-3. Page 106.
  8. Book of Members, 1780–2010: Chapter B (PDF).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9 May 2011]. 
  9. Sigler, Carolyn, ed. 1997. Alternative Alices: Visions and Revisions of Lewis Carroll's "Alice" Books. Lexington, KY,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Pp. 340–347
  10. Dickinson, Evelyn. 1902. "Literary Note and Books of the Month", in United Australia, Vol. II, No. 12, 20 June 1902

进阶阅读编辑

  • Harcourt Williams, Robin (Editor): The Salisbury- Balfour Correspondence: 1869–1892, Hertfordshire Record Society (1998)
  • Adams, R.J.Q.: Balfour: The Last Grandee, John Murray, 2007
  • Anderson, Bernard: Arthur James Balfour", Grant Richards, 1903
  • Dugdale, Blanche: Arthur James Balfour, First Earl of Balfour KG, OM, FRS- Volume 1, Hutchinson and Co, 1936
  • Dugdale, Blanche: Arthur James Balfour, First Earl of Balfour KG, OM, FRS- Volume 2- 1906–1930, Hutchinson and Co, 1936
  • Egremont, Max: A life of Arthur James Balfour, William Collins and Company Ltd, 1980
  • Green, E. H. H. Balfour (20 British Prime Ministers of the 20th Century); Haus, 2006. ISBN 1-904950-55-8
  • Mackay, Ruddock F.: "Balfour, Intellectual Statesman", Oxford 1985 ISBN 0-19-212245-2
  • Raymond, E.T: A life of Arthur James Balfour, Little, Brown, 1920
  • Young, Kenneth: Arthur James Balfour: The happy life of the Politician, Prime Minister, Statesman and Philosopher- 1848–1930, G. Bell and Sons, 1963
  • Brendon, Piers: Eminent Edwardians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80) ISBN 0-395-29195-X
  • Begbie, Harold: Mirrors of Downing Street- some political reflections, Mills and Boon (1920)
  • Tuchman, Barbara W: The Proud Tower – A Portrait of the World Before the War (Macmillan, 1966)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前任:
查尔斯·迪克爵士
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
1885–1886
继任:
约瑟夫·张伯伦
前任:
达尔胡西伯爵
苏格兰大臣
1886–1887
继任:
洛锡安侯爵
前任:
迈克尔·希克斯-比奇爵士
爱尔兰布政司
1887–1891
继任:
威廉·罗伊斯·杰克逊
前任:
W·H·史密斯
第一财政大臣
1891–1892
继任:
威廉·尤尔特·格莱斯顿
下议院领袖
1891–1892
前任:
罗斯贝尔伯爵
第一财政大臣
1895–1905
继任:
亨利·坎贝尔-班纳曼爵士
前任:
威廉·弗农·哈考特爵士
下议院领袖
1895–1905
前任:
第三代索尔兹伯里侯爵
掌璽大臣
1902–1903
继任:
第四代索尔兹伯里侯爵
联合王国首相
1902年7月11日-1905年12月5日
继任:
亨利·坎贝尔-班纳曼爵士
前任:
亨利·坎贝尔-班纳曼爵士
反对党领袖
1905–1911
继任:
安德魯·博納·勞
前任:
温斯顿·丘吉尔
第一海军大臣
1915–1916
继任:
爱德华·卡森爵士
前任:
富尔顿的格雷子爵
外交大臣
1916年12月10日-1919年10月23日
继任:
凱德爾斯頓的寇松伯爵
前任:
凱德爾斯頓的寇松伯爵
枢密院议长
1919–1922
继任:
第四代索尔兹伯里侯爵
前任:
凱德爾斯頓的寇松伯爵
枢密院议长
1925–1929
继任:
帕穆尔勋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