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陳敏(3世紀-307年),令通廬江郡人。西晉官員,曾領兵討平張昌部將石冰,然而及後卻據江東叛晉,終在江南士族反叛下遭遇失敗。

生平编辑

少有幹能编辑

陳敏年輕時有才幹,初當郡吏,以廉吏獲補尚書倉部令史。永寧元年(301年),齊王司馬冏等三王起兵擊敗篡位的趙王司馬倫,迎晉惠帝復位,然而他們的軍隊卻久駐洛陽,遂將洛陽倉庫中的糧食都吃盡了。面對糧倉空匱的困境,陳敏提議將南方積聚的糧食運上來以解京師糧困。朝廷聽從了陳敏的建議,於是改以陳敏為合肥度支,後轉廣陵度支[1]

揚土復寧编辑

太安二年(303年),義陽蠻張昌江夏起兵,派遣石冰進攻揚州,當時揚州刺史陳徽出逃令揚州失陷,石冰隨後攻向壽春,都督荊州諸軍事劉準對此憂心徬惶,無計可施。陳敏當時亦在壽春,就向劉準自請統率運糧兵出擊,劉準分配兵力支援。劉準於是分配些兵力加強陳敏戰力,最終陳敏果敗石冰。陳敏接著乘勝北逐石冰,前後打了數十戰事,雖然都以寡敵眾,但都每戰皆捷。陳敏及後自廣陵率兵增援自發討伐石冰的江南士族人士周玘,於蕪湖擊殺石冰別帥率趙驡,於是兩軍合力進攻建康。石冰無法抵抗,出走徐州投靠封雲[2]。陳敏回軍進攻封雲,封雲司馬張統將二人殺害,以此投降,徐揚二州遂回復安定。陳敏戰後以功勳獲授廣陵

自立楚公编辑

當時西晉仍在八王之亂的紛亂之中,河間王司馬顒勢力挾晉惠帝至長安,引來東方以東海王司馬越為首的諸王力量不滿,就將要討伐司馬顒。陳敏這時就萌生了割據江東的想法,其父知道後大怒:「滅我門者,必此兒也!」不久其父去世,陳敏就離職守孝。永興二年(305年),東海王司馬越要出兵迎惠帝東歸洛陽,承制授陳敏為右將軍、假節、前鋒都督,並寫書稱許他討伐石冰的戰功,請他支援自己。陳敏當時亦有領兵北上會合東海王,但在蕭縣被豫州刺史劉喬阻擋。接著,陳敏見中原大亂,自請返回江東,收集兵眾以歷陽作據點,開展割據的計劃。

東海王參軍、離狐令甘卓當時亦見天下大目而棄官東歸,經過歷陽時就遇上陳敏。陳敏十分高興,並和他共同籌劃大計,更加讓兒子陳景娶了甘卓的女兒,以姻親鞏固二人關係[3]。陳敏讓甘卓假傳皇太弟命令,拜陳敏為揚州刺史,更加假授一眾江南士族為將軍、郡守等職。當時陳敏弟弟陳昶懷疑士族們的忠誠,勸陳敏盡殺他們,但陳敏在江南士族領袖顧榮的勸說下沒有聽從,繼續任用他們[4]。揚州刺史劉機、丹楊太守王曠知陳敏反叛,都棄官逃命,陳敏就分遣弟弟陳恢進攻江州,逼逐刺史應詹;陳斌攻東方諸郡,將吳越地區都佔領。陳敏下令部下推舉自己為都督江東軍事、大司馬,以十郡封「楚公」,加九錫,並稱受了詔命要北方迎帝。

潰敗滅門编辑

廬江內史華譚知顧榮等人接受了陳敏所授官位,就寫信詰責他們。顧榮等人本身亦不是盡忠事奉陳敏,反而見陳敏無大志向,且對刑政無章,得不到俊才支持,又縱容子弟為禍,遂日夜害怕禍難降臨,周玘更是稱病不就職。他們接到信後更感羞愧,於是決心反叛。周玘暗中聯結劉準,請他臨江列兵,並以己作內應。面對劉準派劉機、衡彥兵向歷陽,陳敏派了陳昶到歷陽防禦;但周玘就策反陳昶司馬錢廣,讓錢廣殺掉陳昶,控制了歷陽以應晉軍,並移兵朱雀橋,在南岸列陣[5]。陳敏派了甘卓討伐錢廣,更將最好的裝備都給了甘卓部隊,甘卓陳兵朱雀橋南與之對峙。甘卓向來敬重顧榮,加上對於陳昶之死的恐懼,顧榮於是成功策反甘卓。永嘉元年(307年),甘卓先詐病迎女兒回來,接著斷朱雀橋,將船都收到南岸,正式反叛陳敏。陳敏率萬多人討伐甘卓,但因橋斷無船而受阻於水,顧榮以其威望向大軍一揮羽扇,竟令陳敏軍潰散,陳敏被逼出奔,但走到江乘就被捕,接著被押到建康與母親及妻兒一同被誅殺,其他在諸郡的弟弟亦被處死。

參考資料编辑

  • 《資治通鑑》 (卷八十五及八十六)
  • 《晉書·陳敏傳》
  1. ^ 《晉書·陳敏傳》
  2. ^ 《晉書·周玘傳》:「時右將軍陳敏自廣陵率眾助玘,斬冰別率趙驡於蕪湖,因與玘俱前攻冰於建康。冰北走投封雲,雲司馬張統斬雲、冰以降,徐揚並平。
  3. ^ 《晉書·甘卓傳》:「東海王越引為參軍,出補離狐令。卓見天下大亂,棄官東歸,前至歷陽,與陳敏相遇。敏甚悅,共圖縱橫之計,遂為其子景娶卓女,共相結託。」
  4. ^ 《晉書·顧榮傳》
  5. ^ 《晉書·周玘傳》:「陳敏反于揚州,以玘為安豐太守,加四品將軍。玘稱疾不行,密使告鎮東將軍劉準,令發兵臨江,己為內應,翦髮為信。準在壽春,遣督護衡彥率眾而東。時敏弟昶為廣武將軍、歷陽內史,以吳興錢廣為司馬。玘密諷廣殺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