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雙性戀,亦稱為雙性向,一般指能對男性和女性皆產生愛慕感、建立浪漫關係,或認為兩者皆有性吸引力的一種現象[1][2][3];在某些定義中會把當中的「男性或女性」替換成「多於一種性別社會性別[4]。它也可定義為不論對象的性別或性別認同如何,都能對其產生愛慕感或認為其擁有性吸引力的一種現象——這種情況可稱為泛性戀[5][6][7]

在大部分語境下,雙性戀一詞是指當事人認為不論男性還是女性,皆有想與之建立性或浪漫關係的魅力[1][2][3]。它是三大主要性傾向分類之一,與異性戀同性戀並列於性取向連續體之內。自認為雙性戀者的人不一定會認為兩性皆擁有一樣的性吸引力;不少自認為雙性戀者的人會認為某種性別相對較有性吸引力[8]

雙性戀可見於各種人類社會的歷史記載,同時也存在於其他動物当中[9][10][11]。而雙性戀一詞的英語「bisexuality」則誕生於19世紀[12]

目录

定義编辑

性取向、性認同與性行為编辑

雙性戀是指能與男性和女性建立浪漫關係,或認為兩者皆有性吸引力的一種現象。美国心理学会指出:「性取向是一個連續體。換句話說,一些人不一定是絕對的異性戀者或同性戀者,但是可處於兩者之間,或偏向其中一邊。性取向的發展縱貫一個人的一生——不同的人會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意識到自己是異性戀者、雙性戀者,抑或是同性戀者。」[8][13]

認為有性吸引力的對象、性行為及性認同可以出現不一致的情況,認為有性吸引力的對象或性行為不一定跟性認同相符。一些自我認定為異性戀者、雙性戀者、同性戀者的人不一定對此有過任何相符的性經歷。另有一些有過同性性行為的人不會認為自己屬LGB社群的一員[13]。同樣,自我認定為同性戀者的人也可能會展現對異性的性興趣,但不會因此認為自己是雙性戀者[13]酷兒[14]多邊戀[14]也可用於描述一種性身份認同或性行為模式。

一些資料來源指雙性戀一詞包含能與所有性別認同者建立浪漫關係、認為他們都擁有性吸引力的意思;或定義其為不論對象的性別及性別認同為何,皆認為其擁有性吸引力,能與之建立浪漫關係——使它的意思跟泛性戀相近或相同[5][7]。泛性戀這一概念為對「只有兩種社會性別」(性別二元論)的概念之蓄意抵制[7],泛性戀者願意跟不完全認定自身為男性或女性的人建立浪漫關係[5][7]

雙性戀活動家羅賓·奧克斯英语Robyn Ochs定義雙性戀為「能對多於一種性別或社會性別感到魅力和/或性吸引力的現象。雙性戀者不一定同時對多於一種性別感到魅力和/或性吸引力,展現方式及所感受到的程度也可能存有不同。」[15]

羅薩里奧、施恩蕭、亨特、布勞恩於2006年指出:

……同性戀或雙性戀的性認同發展是非常複雜且因人而異的。LGB社群不像其他少數社群(比如少數族裔或種族)般,能在認識、加強、支持這一身份認同的共同體中成長;相反他們通常會在對同性戀一無所知或充滿敵意的環境中成長[8]

研究證實雙性戀也可作為一種過渡性的性傾向認同。羅薩里奧等人進行了一項有關LGB青年性認同發展的纵向研究,最後「分別找到了證明性認同會在一段時間跨度內保持一致/出現變化的證據」。不論其最初自評為雙性戀者還是同性戀者,該些青年於隨後評價中自認為同性戀者的可能性為雙性戀者的3倍。在一開始評價的時候自認為雙性戀者的青年當中,有6-7成人於隨後評價中繼續維持原本的身份認同,約3-4成人改認定自己為同性戀者。羅薩里奧等人於是結論道:「儘管大部分青年在整個研究中會維持雙性戀這個性身份認同,但對於一些青年而言,雙性戀只是一種過渡性的性傾向認同,他們會於後來認定自己為同性戀者[8]。」 麗莎·黛蒙德英语Lisa M. Diamond也為此進行了一項纵向研究,其跟蹤了一群自認為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不進行任何標籤的女性,結果發現在十年跨度內,「維持『女同性戀』及『不進行任何標籤』這兩個性身份認同的女性多於捨棄的……雙性戀/『不進行任何標籤』的女性對同性/其他性別產生愛慕感的整體比例相當穩定。」[16] 黛蒙德也對男雙性戀者進行過調查,結果發現「大部分人會在某個時段從『自認為同性戀者』過渡至『自認為雙性戀者、酷兒,或不為此進行任何標籤』,如同從『自認為雙性戀者』過渡至『自認為同性戀者』般。」[17][18]

金賽量表编辑

在20世紀40年代,動物學家阿尔弗雷德·金赛提出了一個依據某人在特定時間內的經驗或反應,來測量性傾向的連續式量表,亦即金賽量表。其測量範圍從絕對的異性戀(0級)到絕對的同性戀(6級)[19]。金赛在研究人類的性後,認為即使當事人目前沒表現出相關跡象,也有可能是異性戀者或同性戀者[20]。評為2-4級的人經常被認為是雙性戀者,因為他們處於兩個極端之間[21]馬丁·S.溫伯格英语Martin S. Weinberg科林·J.威廉姆斯英语Colin J. Williams這兩位社會學家寫道,在原則上,處於1-5級的人也可被認定為雙性戀者[22]

心理學家吉姆·麥克奈特寫道,金賽量表只含蓄地包含「雙性戀是一種處於同性戀和異性戀之間的性傾向」的概念。自艾倫·貝爾和溫伯格共著的《同性戀:多元男女研究英语Homosexualities: A Study of Diversity Among Men and Women》出版以後,這個觀點便受到了「嚴重的挑戰」[23]

人口數编辑

金賽在《男性性行為》中指出「……因此人口中就有46%的人既有異性性行為,又有同性性行為,或者對兩者都有性慾上的反應」[24]。金賽本人不喜歡用「bisexual」(雙性戀)一詞去形容既有異性性行為,又有同性性行為的人,因為這一用詞最初是源自雌雄間性的英語「hermaphroditic」,他於書中指出:「直到證明是性關係源自兩性的生理結構或機能之前,稱某人為『bisexual』是不恰当的 」[25][26]。出版於1990年的《杰納斯性行為报告》顯示,5%的男性和3%的女性自認為雙性戀者,4%的男性和2%的女性自認為同性戀者[27]

21世紀初的雙性戀人口統計結果各有不同。美國全國衛生統計中心英语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於2002年發表了一項調查,結果發現在年齡介乎18-44歲的男性中,有1.8%自認為雙性戀者,2.3%自認為同性戀者,3.9%自認為「其他性傾向者」;對於年齡處於同一水平的女性而言,有2.8%自認為雙性戀者,1.3%自認為同性戀者,3.8%自認為「其他性傾向者」[27]。2007年,《紐約時報》健康專欄上的一篇文章指「1.5%的美國女性和1.7%的美國男性自認為雙性戀者[28]。」同年,《Psychology Today》上的一篇文章指14.4%的美國年輕女性自認為「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異性戀者」,5.6%的男性自認為同性戀者/雙性戀者[29]。2011年,一項發表於《生物心理學》 期刊上的研究顯示,有男性研究對象會自認為雙性戀者,並對男性和女性皆能產生性興奮[30]。《國民健康訪問調查》為首項美國政府主導的大型性傾向調查,它於2014年7月公佈首項調查結果,指只有0.7%的美國人自認為雙性戀者[31]

從人類學的角度而言,雙性戀的人口數會因文化而出現很大差異。這一種現象在一些部落中並不存在,而對於另一些而言,則最少在行為上所有人都是「雙性戀者」。後者的例子包括眾多美拉尼西亚社會[32]

历史编辑

在大部分為人所知的社會中,都能發現不同程度的雙性戀個案;而這些個案在現代文化體系中常被當做同性戀看待。事實上,如「異性戀」、「雙性戀」、「同性戀」等具有較清楚定義的現代詞語,在早期歷史文本中是找不到的。然而綜觀歷史,在中國古代君主士大夫、古希臘城邦[33]羅馬帝國公民日本封建時代的武士階層……,甚至阿拉伯文化中,均可發現有家室的男性同時維持著同性戀關係的記載;其中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與摯友赫費斯提翁(Hephaestion)之間密切的同性愛關係尤廣為人知。歷史上的漢武帝也可能是雙性戀者(與韓嫣衛子夫的關係)。 [34]

西方社会中的双性恋编辑

有些同性戀者有時候也稱呼自己為雙性戀者,以做為對自身的一種保護(社会会视双性恋为以异性恋)。或有一些雙性戀者,被認為是一些不敢承認自己是同性戀来作掩饰。這種現象在現在的流行文化,比如電影、電視、甚至音樂中都很常見。在同性戀文化群體裡,人們也習慣於說“他現在是個雙性戀,一會兒就會變成同性戀”。非常有名的美國電視劇《六人行》(又譯《老友記》)中有一首很短的歌詞,代表著這種普遍的誤解:

雙性戀者有时并不觉得他们属于同性恋社群,也因为雙性戀者在公众场合下通常是不公开的。而有些人倾向于建立他们自己的社群和运动,很多也以异性恋身份在社会活动。在把他们向社会更加公开的努力中,迈克尔·佩奇创造了雙性戀自豪旗帜

雙性戀者也可能成為廣義恐同者暴力的受害者。如美國演員丹納·卡維(Dana Carvey)在《週末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節目裡說:“雙性向者是那些扒下任何一個人的褲子,不管發現什麼都會得到滿足的人”。不少雙性戀者其实很多具异性恋倾向,亦体现在社会文化中,因为在现实中,女性之间的接吻并不会引起社会反感(不少为异性恋女性),但男性之间的接吻会被社会认为是同性恋,不被社会认可,亦会惹来社会反感。不少电影及电视剧的女主角与闺蜜同居并有一定的亲密行为,最后与男主角一起,但女主角的设计不会被认为是双性恋。

双性恋自豪旗帜编辑

作為雙性戀團體象徵的雙性戀自豪旗幟是由麥可·佩奇設計的。雙性戀旗幟的上端是代表同性戀的紅色或者粉紅色條紋,底端是代表異性戀的藍色條紋,中間是代表雙性戀的紫色條紋。

泛性戀编辑

泛性戀跟雙性戀,都是非單性戀的性取向。[35]

就字面上而言,兩者區別在於雙性戀對於戀愛對象仍被一些人認為有二元性別的概念,而泛性戀則強調戀愛對象的光譜性,或是對對象不存在性別條件;但在實務上,泛性戀與雙性戀這兩個概念僅有模糊的差異,許多人亦採用接近泛性戀字面定義的詮釋來定義雙性戀並認同自己是雙性戀。

對於這樣的現象,雙性戀社群強調自我認同是一個個體有機的、主觀的定義。由於每個人對詞彙的詮釋不盡相同,會導致不同的名詞使用;字面上的定義僅僅是字面上的定義,並不是一個必須符合的標準。在雙性戀活動中,常常可以見到問卷上的性取向設計為複選,便是一例。

其他相關的性取向還有多性戀(polysexual)、全性戀(omnisexual)、疑性戀(question)、流性戀(fluid)等。[36]

其他主題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Sexual orientation, homosexuality and bisexuality.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1 April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8 August 2013). 
  2. ^ 2.0 2.1 Sexual Orientation.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3 Decem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6 July 2011). 
  3. ^ 3.0 3.1 GLAAD Media Reference Guide. GLAAD. [14 March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1 January 2011). 
  4. ^ Understanding Bisexuality.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019 [8 March 2019]. 
  5. ^ 5.0 5.1 5.2 Soble, Alan. Bisexuality. Sex from Plato to Paglia: a philosophical encyclopedia 1.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6: 115. ISBN 978-0-313-32686-8. 
  6. ^ Carroll JL. Sexuality Now: Embracing Diversity. Cengage Learning. 2015: 322. ISBN 1305446038. Pansexuality is also sometimes included under the definition of bisexuality, since pansexuality rejects the gender binary and encompasses romantic or sexual attractions to all gender identities. 
  7. ^ 7.0 7.1 7.2 7.3 Rice, Kim. Pansexuality. (编) Marshall Cavendish Corporation. Sex and Society 2. Marshall Cavendish. 2009: 593 [3 October 2012]. ISBN 978-0-7614-7905-5. In some contexts, the term pansexuality is used interchangeably with bisexuality, which refers to attraction to individuals of both sexes... Those who identify as bisexual feel that gender, biological sex, and sexual orientation should not be a focal point in potential relationships. 
  8. ^ 8.0 8.1 8.2 8.3 Rosario, M.; Schrimshaw, E.; Hunter, J.; Braun, L. Sexual identity development among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youths: Consistency and change over tim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06, 43 (1): 46–58. PMC 3215279. PMID 16817067. doi:10.1080/00224490609552298. 
  9. ^ Bruce Bagemihl. Biological Exuberance: Animal Homosexuality and Natural Diversity. London: Profile Books, Ltd. 1999. ISBN 1-86197-182-6. 
  10. ^ Joan Roughgarden. Evolution's Rainbow: Diversity, Gender, and Sexuality in Nature and People.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May 2004. ISBN 0-520-24073-1. 
  11. ^ Driscoll, Emily V. Bisexual Species: Unorthodox Sex in the Animal Kingdom. Scientific American. July 2008. 
  12. ^ Harper, Douglas. Bisexuality. Online Etymology Dictionary. November 2001 [2017-02-16]. 
  13. ^ 13.0 13.1 13.2 Appropriate Therapeutic Responses to Sexual Orientation (PDF).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63, 86. [15 May 2011]. Sexual orientation identity—not sexual orientation—appears to change via psychotherapy, support groups, and life events. 
  14. ^ 14.0 14.1 Firestein, Beth A. Becoming Visible: Counseling Bisexuals Across the Lifespan.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7: 9–12 [3 October 2012]. ISBN 978-0231137249. 
  15. ^ Eisner, Shiri. Bi: Notes for a Bi Revolution. Seal Press. 2013. ISBN 978-1-58005-474-4. 
  16. ^ Diamond, Lisa M. Female bisexuality from adolescence to adulthood: results from a 10-year longitudinal study.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008, 44 (1): 5–14. PMID 18194000. doi:10.1037/0012-1649.44.1.5. 
  17. ^ Denizet-Lewis, Benoit. The Scientific Quest to Prove Bisexuality Exists.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20 March 2014 (New York Times). 20 March 2014 [21 March 2014]. 
  18. ^ 2014 Sexuality Preconference. Fifteen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Society for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 Preconferences. Society for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1 March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1 March 2014). 
  19. ^ Kinseys hetero homo rating scale Retrieved 7 April 2011.
  20. ^ Young-Bruehl, Elisabeth. Are Human Beings "By Nature" Bisexual?. Studies in Gender and Sexuality. 2001, 3 (2): 179–213. doi:10.1080/15240650209349175. 
  21. ^ Szymanski, Mike. Moving Closer to the Middle: Kinsey the Movie, and Its Rocky Road to Bisexual Acceptance. Journal of Bisexuality. 2008, 8 (3–4): 287–308. doi:10.1080/15299710802501918. 
  22. ^ Weinberg, Martin S.; Williams, Colin J.; Pryor, Douglas W. Dual Attraction: Understanding Bisexualit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41. ISBN 978-0-19-509841-9. 
  23. ^ McKnight, Jim. Straight Science: Homosexuality, Evolution and Adaptation. Routledge, 1997, p. 33.
  24. ^ Research Summar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6 July 2010. from the Kinsey Institute.
  25. ^ Mary Zeiss Stange; Carol K. Oyster; Jane E. Sloan. Encyclopedia of Women in Today's World. Sage Pubns. 2011: 158–161 [23 June 2012]. ISBN 978-1-4129-7685-5. 
  26. ^ Kinsey, A. C., Pomeroy, W. B., & Martin, C. E. (1948). 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 Philadelphia: W. B. Saunders. p 657.
  27. ^ 27.0 27.1 Frequently Asked Sexuality Questions to the Kinsey Institute. The Kinsey Institute. [16 February 2007]. 
  28. ^ Carey, Benedict. Straight, Gay or Lying? Bisexuality Revisited. The New York Times. 5 July 2005 [24 February 2007]. 
  29. ^ Leonard Sax. Why Are So Many Girls Lesbian or Bisexual?. Sussex Directories/Psychology Today. [28 April 2011]. 
  30. ^ Elizabeth Landau. Bisexual men: Science says they're real. CNN. 23 August 2011 [2011-08-15]. ...confirms that men with bisexual arousal patterns and bisexual identity definitely exist... 
  31. ^ Health survey gives government its first large-scale data on gay, bisexual population. Washington Post. [20 March 2015]. 
  32. ^ Van Wyk PH, Geist CS. Biology of Bisexuality: Critique and Observations.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1995, 28 (3–4): 357–373. PMID 7560936. doi:10.1300/J082v28n03_11. 
  33. ^ 斯巴達(Sparta)也鼓勵士兵間的同性性愛關係,即便這些男性士兵有妻子有孩子。斯巴達人認為年長士兵和年輕士兵間的性愛關係能使士兵在戰鬥中團結一致,並且為了給自己的愛人留下美好印象或者為了保護自己的愛人,士兵在作戰時會更勇敢。參見底比斯聖隊
  34. ^ Chun-shu Chang (2007), The Rise of the Chinese Empire: Nation, State, and Imperialism in Early China p.91-2, ca. 1600 BC-AD 8. ISBN 0472115332.
  35. ^ Who’s Under The “Bisexual Umbrella”?
  36. ^ The Bisexual's Umbrella

外部链接编辑